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28-1043)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28

我第二天起床,坐在王队家里,听刘小别他们阐述嘉世开的记者招待会时,他用几句话阐述了开头。


兴欣创造了奇迹,兴欣夺得了冠军。


那么问题来了。


1029

“木讷,相当木纳,”袁柏清唾沫横飞地这么评判嘉世众人的反应,“就好像比赛一结束,他们就集体中了混乱之雨一样,连自己干什么都快不清楚了,像被抽掉声优的人偶,你说啥他们应啥,完全失去了灵活劲儿,你说他们往叶神身上泼脏水的灵动和机智去哪儿了?”


我听着他这评价差点笑疯了:“因为觉得自己快红条见底,所以选手干脆GG了呗,账号自然就不灵动了——说说,记者都问什么了,把嘉世搞得这么可怜?”


许斌拿出一个小本子翻开:“第一个问题,就是苏沐橙是否转会,以及她跑到兴欣去是几个意思,嘉世是否和苏沐橙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回答呢?”我摊开手。


“非常官方,简而言之,法律合同尚未解除,有待商议。”刘小别接嘴道。


许斌说:“第二个问题,就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了。”


我精神一震,看起来问题来了。


“先吃饭。”

王队路过我们这一桌大大小小,哐当放下了一大碗豆浆,一桌子人立马逃离,而王队正用比较严厉的眼光看着我。


……


我默默地端起豆浆碗。


食不言,寝不语,我懂的,王队。


1030

“‘那么请问在叶修宣布退役的时候。嘉世是如何和选手沟通呢?从今天这场比赛的表现来看,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叶修是一名需要退役的选手,他的状态非常出色。不亚于嘉世战队的任何一人。’”袁柏清念到,又看向我,“我知道你听到这句话会乐的不找四六,但是麻烦你不要笑得那么灿烂好不好?”


“然后呢?”我喜滋滋地问,“果然还是冠军这巴掌扇得爽啊,我还想说我这里还有点黑历史资料能拿来用呢、”


“什么料?快点爆给我们听听?”袁柏清也来劲儿了。


“秘密——所以说,然后呢?”我摆摆手。


“没有然后了。”刘小别一摊手,表示爱莫能助,“嘉世的经理心理素质太差了,听到这个问题直接晕倒了。”


“我觉得他可能脑补的黑料有点多,想想就一口气上不来,才会晕倒的。”许斌比较客观地猜测。


“但是他是瞩目的,被担架抬出去的时候一路的闪光灯,我想他醒来后肯定会很后悔他晕过去——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告诉所有记者,此处有黑幕,要挖请深挖。”袁柏清犀利地评价,“如果嘉世真的一清二白,他还能晕倒,说出去骗虚空双鬼,人都不信啊。”


“你们等会,我打个电话问问。”我拿起手机就开始给学姐打电话,“我觉得留守H市的一些人能给我们点新的消息。”


1031

“哦,我们还没回去,不过留守网吧的小妹已经给我们打了电话了。”

唐柔学姐这样回答我。


“然后呢,情况是?”


“有一打的记者询问小妹叶修当初是怎么来到网吧的,是什么情景,留守的小妹问我怎么办。”


“恩,然后呢?”


学姐温和地回答我。


“我告诉她,实话实说。”


……


“实话实说?”袁柏清问道。


“实话实说的意思就是,”我心情复杂地道,“告诉记者,我哥就是来网吧要了台机器,而后看到了他们网吧的招人页面,然后主动申请要在网吧打工,就这样,大神沦落到当网管,OVER。”


“……”


大概是这个消息比较劲爆,没有在各队内部传递,只有队长们稍知详情,导致现在我看到的就是一群表情空白的人对着我,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刘小别。


“这怎么可能?!”

他蹭的站起来了。


高英杰难以置信地说:“如果是真的,这怎么可以……我是说,叶神不是嘉世的大功臣吗?”


许斌把自己的下巴合上:“如果这就是大神的下场……我宁愿不当大神。”


袁柏清抓着我的肩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们家不是挺有钱的吗?!就算嘉世干了什么,你们家……”


我非常冷静地摊开手,不得不说掌握真相的感觉非常爽。


“你见过我和我哥常常回家吗?你见过我哥被人叫叶少吗?你难道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离家出走,六亲不理?”


“所以说是真的?这消息?”


“千真万确,童叟无欺。”


“……二翔这回,麻烦了。”

1032

实际上,震惊,三观破碎,世界观出问题的不仅仅是被我爆了第一消息的微草的几个人。


荣耀圈震惊!


粉丝震惊!


嘉世粉丝……其中能体味的滋味,大概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太过分了!”我看到记者随机采访时,有一名姑娘声称,“我无法想象,像叶秋这样的大神,在退役以后居然会是这样的处境,我很怀疑嘉世战队是如何对待选手的,长此以往,还会有选手为他们效力吗?哦不对,已经不会有了,打挑战赛的队伍,什么职业选手才会愿意去啊!”

我去,这姑娘,吐得一口好槽,真是往嘉世伤口上尽情洒了一把盐又插了一把刀啊。


当然,也有不相信的,说什么大神怎么可能这么惨云云,还拿韩文清的工资表来做证明。


同学,谁告诉你大神的工资不能一个天一个地啊?


还有奋力声援我哥的。


“难以置信!嘉世这到底是家什么样的俱乐部?无论他们曾经取得过什么样的成绩,但是,让自己的功臣落得这样的下场,我只能说,丧尽天良。这样的战队,出局那就对了。叶修干得漂亮,挑战赛决赛我看了,精彩,经典,了不起,妈的!”


不得不说,盲生,你发现了华点——不管嘉世是否和我哥有所冲突,我哥干了什么,就算不论工资奖金,让自己的选手没有退役生活保障,这本身就是一种不负责任和不靠谱的行为啊!


哦,当然,这些还说得出话,还口齿伶俐的,都不是嘉世的支持者。


“我想……事情肯定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别的隐情。”


“靠,这肯定是叶修在故意装可怜在抹黑嘉世,这么大个大神,那么惨,谁信啊?我反正不信。”


怎么说呢,嘉世粉丝中,也有分歧,但是除去这两种,更多的还是茫然。


“我不知道……”


或者干脆沉默。


但是他们的行为是统一的——就和我们所设想的一样,当初有多少人去兴欣网吧堵人,抗议,砸场子,现在就有多少人再翻倍地去赌嘉世。


电竞俱乐部的粉丝,终究是由选手的人气而积累起来的,嘉世的杀鸡取卵行为,最终会导致自己高楼瞬塌。


你说吧,当俱乐部欺负选手,王牌选手,粉丝支持谁?


就像班长当初所说的:


“你看着,现在嘉世粉还堵着兴欣门口抗议,等嘉世败北,什么都明了之后,他们被欺骗的愤怒会加倍还给嘉世的。”


他说的真的很对,欠了的肯定要还,还要加倍还,嘉世完全是自作孽,不可活。


看着新闻报道,坐在我身边的大哥也是沉默的。


我没敢问他有何想法。


1033

实际上班长很快就给我打来了电话,给我通报了一个天雷霹雳的消息。


而且还在副队正式给我分派任务之前。


“开心吗?”

他开口第一句就是问我这个,真是太懂我了。


“开心的要死,但是心情也很复杂。”我小声地说,注意着不能让大哥看到我,“我哥……不太高兴。”


“太正常了。”班长淡定地说道,“你要体谅——或者给他找点事儿做也行。”


“什么事?”


“让他教你如何驯服一叶之秋的现任操作者,这个差事怎么样?”


“……卧槽,你几个意思?!”


班长笑而不告诉我是什么意思(虽然我看不到),声音听起来淡定依旧。


“你之后就知道了。”


1034

副队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看记者采访其他的职业选手,特别是队长,希望得到他们的看法。


“这是耻辱。”

韩哥看上去十分愤怒——看来大哥还没有全盘托出啊,感觉下次见面,大哥又得被韩哥瞪了。


大哥也同意我的观点:“看这脸色……看来下次得远离老韩了。”


“以叶修在荣耀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我想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战队感到寒心。”

早就知道。但是还是装成不知道的喻文州这么表示。


大哥对他这种官方表情不发表言论。


“毫无疑问,叶修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家里还住着当事人和当事人妹妹的王队这样评判。


“老王永远都是最客观的那个。”大哥点头。


最受瞩目,最噎人,最短小的回答来自队长。


从来都是沉默,平淡表情的俊美枪王,静默了一会儿,回答:


“——不应该。”


越是短小,不华丽的话,有时候越能打动心弦,这句话在我看到大哥看着电视机沉默,然而表情还是变得十分柔和时,我总算是酸着鼻子意识到了。


各大战队接受了采访的职业选手,有些就和事先商量过的那样,当做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还有些是真的完全不知道,但是却和商量好的一样,总之两拨人众口一词,统统对嘉世进行着严厉谴责。


而职业群里也天天在刷这些消息,这段时间我都不敢上QQ了,生怕一上线就看到一堆艾特。


这已经不是墙倒众人推的节奏了,这是嘉世已经沦为圈内第一罪臣的节奏。


而副队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来的。


我正对着电脑屏幕回放队长那简单短小的三个字呢,就听见副队在电话里对我说:


“我记得你在H市是有住处的,对吧?先不回俱乐部了,在H市等我们过来吧。”


“……啊?!”


副队用安慰我今日不能多吃糖的语气跟我说了一件令我眼角抽搐,从椅子上跳起来的事情。


“我们轮回,打算收购一叶之秋,签下孙翔。”


听到这个消息的三秒后我才意识到副队在说什么。


然后就一口气差点上不来,眼前发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儿,直接挂了副队电话,打给班长。


“你早就知道了?!”


班长还是那么淡定,仿佛我的电话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悠悠地回答我了一个令我恨不得吐血的答案。


“我猜的。”


……你还是去死好了!!!!


1035

之后我一直都没有接关于班长的任何电话,而是直接回到了H市,天天不是在老房子里睡觉,发呆,玩荣誉,就是和沐橙姐聊聊嘉世的问题,手里的录音笔都没有用武之地,记者的采访,通过我和副队商议,暂时也被轮回的外交部挡了。


我现在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郁闷和闲。


“我还打算缠着二哥帮忙收购一叶之秋呢。”


沐橙姐笑了笑:“我觉得叶修不会接受的。”


“那我就攒手里,到时候给大师兄也行啊。”


“我觉得小邱也不会接受的。”沐橙姐依旧是给我一个微笑。


……OTZ,我更郁闷了。


不得不说,沐橙姐说得对。


更郁闷的事情也发生了。


6月7日,嘉世俱乐部发布消息——挂牌出售俱乐部。


……我擦啊!!!!!!


1036

【嘉世老板陶轩委托他的发言人声称,在风风雨雨经营了嘉世这么多年以后,他感到身心疲惫,觉得是时候换一种生活方式了,所以他决定。出售嘉世俱乐部,希望接手人可以率领嘉世再创辉煌,而他本人,将永远是嘉世战队的头号粉丝。】


看着报道上这些话,我真是想吐一吐血再回来看。


我这回倒是明白卫云那种恨不得嘉世去死一死,再也不回来的感觉了。


可巧的是,六月七号,大哥似乎是被王队判定修养够了,从B市回来了。


我带着火气把报纸甩给他,问他:“哥啊,心血被人在一夜之间当产品出售,有何感想?”


大哥接过报纸,看也不看,“哥已经知道了。”


“然后?”


“哥现在修养够了,”我哥伸了个懒腰,“兴欣可以开新闻发布会了。”


……啊?


1037

大哥说,他所计划的解决方式真的特别的简单——开一场他人生中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让记者缺失的九年份的他的照片都照回来,然后把嘉世粉丝们的暴动和混乱,用几句话平复下来。


但是一听开场我就囧了。


我说大哥,你抄袭义斩的新闻发言稿,真的呆胶布?!你人生中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就这样敷衍,真的呆胶布?!


坐在电视机前的我,真的欲哭无泪。


是亲戚也不能这样啊,表哥你怎么什么都给授权啊?!!


等新闻官宣布可以开始提问的时候,下面真是一片举手如林。


第一个被点到的记者,身披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站起来先道喜,恭喜兴欣夺冠,又表示,比赛很精彩,然后问——您是怎么创造奇迹的?


大哥的回答很简单:“这并不值得惊讶,机会总是留给更有准备的一方。”


“有准备?”该记者一怔,“据我所知,嘉世可没有疏于对这场比赛的准备,就像您的妹妹,轮回的选手叶悠在比赛后对嘉世老板说的,他们具备了冠军的所有条件,所以,我想嘉世应该也是很有准备的,但是即使如此,您还是引领兴欣获得了冠军啊?”


大哥似乎是眼角抽了一下,我万万没想到自己还会被提上去挂墙头,就听见大哥这样说道:“但是很遗憾我们更有准备。”


真是打太极啊。


“为什么您能如此肯定呢?”记者立马趁胜追击。


“因为这一场比赛,我们准备了足足一年。”大哥说。


……


我又控制不住我的泪水和思维了。


我不由得想起一年前那一幕。


拒绝了我的资金援助,真的自己宣布退役的大哥,孑然一身离开嘉世,然后,到了对面的网吧。


那个背影想起来我就能哭一年。


真的是……还好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1038

更劲爆的一些问题总是在后面才被提出的。


“我这个问题想问一下叶修队长,作为过去嘉世战队的队长,最近嘉世挂牌出售的消息您想必也听说了,不知道对这事有何看法呢?”


大哥笑了笑。

“我相信嘉世不会因此倒下,嘉世会拥有光辉的未来。”


他一字一句,十分坚定。


看上去就能给人无比的信心。


“可是从现在的状况上来看,嘉世很有可能被拆分出售,嘉世这个名字,有可能将不复存在。”记者小心翼翼地说道。


接下来大哥的一段话让我永生难忘。


我终于知道老头子为何不想放过他了,他在一些重要的地方,实在是比二哥强太多了,明明离家十几年,比起大哥,接受过精英教育的二哥依旧在某些地方上存在弱态。


仅仅是这么一段话,再也没有人会想要追究大哥和嘉世不得不说的一二三,也没有人想知道大哥是不是对嘉世抱有仇恨了。


我觉得,这么一段话被传开后,嘉世的粉丝暴动,一定也会平静下来了。


“有这么多热爱关心嘉世的人存在,你觉得嘉世这个名字真的会消失吗?我有信心,继承嘉世的人,一定会出现,嘉世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决定而废弃。因为嘉世并不是一件商品,他是一种精神,甚至是一种文化,它存在于每一个关心和热爱嘉世的人心中,他们才是真正的嘉世人,这是谁也出售不了的,只要有他们在,嘉世就永远不会倒。”


听完的那一瞬间,我只有一个感想。


王。


我哥是王,那种永远能够引领所有人,就算只身离去,精神犹在,作为一个精神支柱也能定天下的王。


他是天生的领导者,是嘉世的王。


嘉世永远的王。


1039

在我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时候,很不长眼,很不识相的记者还是有的,他直直问我哥——嘉世前队长,你对嘉世被挂牌出售有什么看法。


我看到大哥第一次露出思考的表情。


然后他的神色就不是那么淡定和美妙了,他表达了他的痛心和伤心,和对嘉世沦为商品的看法——总之记者想要得到的讯息,他都说了,还说了点别的。


“正像我说的,嘉世是不会倒的……但是有的人,他已经倒了。”

他叹了口气。


这一次说的是谁,大家都懂了。


1040

我在这一段时间内,真正感到世事无常。


卫云为了大哥坑死了嘉世,但是在大哥不得不一手开始拯救被坑死,也自己作死的嘉世后,我又继无数相关人员之后,被堵在了嘉世门口。


FUCK,我是来找孙翔的啊!为什么会有一堆记者在门口?!


“您好,叶悠小姐,”一个记者直接问道,“请问,您对嘉世挂牌出售,有什么样的看法?还有,在轮回已经挺进季后赛的现在,您为什么在这里?是轮回真的和嘉世有所交易吗?”


我真想一脚踹过去,你问这么多,我真是一个都不想答啊不想答。


“叶悠小姐,当初叶修队长和嘉世之间的矛盾,请问您是否知晓?”


“叶悠小姐,如果真的如大家猜测那样,叶修队长的退役是被迫的,请问那个时候您在干什么?”


=皿=,真是欺人太甚,我没说话而已,你们倒是问题一个比一个过分!


“喂,你们在干什么!”

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


“她是来找我玩的,有什么问题冲我来吧。”孙翔站在我背后,脸上一副已经厌倦人生的表情,“堵着个小姑娘,亏你们做得出来!”


…………我,我擦?!!!你怎么出来了?!


等下,这个时候不是你逞英雄的时候,身为关键人物,你还是快点回去啊我擦擦擦擦!!!班长怎么就没把你拴牢啊?你一出来,事情又复杂了!


1041

通告各位观众朋友,我人生中最装13,装大度,演技破表的时刻,应该就是这一刻了。


我把孙翔拉住,一推,把他推进门里。


然后挡在了大门前,微笑,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大哥版本的淡定微笑。


“我想,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就把我想要说的都说了吧。”


记者们都是一副很坑爹的表情,我觉得他们肯定在吐槽——机会一直都在,只是我不肯说而已。


“首先我要说,此趟来嘉世,是我自己的行为,和俱乐部没有关系。实际上,肯定也有人看到过,我在兴欣获得胜利后,曾经对陶老板说过一通话,我想到现在,知道我说了什么的人也不在少数,我也不多重复一遍了。”我举起手来,示意他们安静,“实际上,我确实对嘉世的行为感到过愤怒——因为我哥哥的退役,刚开始确实不是自愿的。”


“您说一开始?”一个记者紧张地问。


“是的,一开始呢,俱乐部要求我哥交出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希望大哥回去别骂我话太多,“而我哥交了。”


我停顿了一下,下面一阵喧哗,在我举手再次示意安静时又平静了下来。


“但是,嘉世并不愿意让我哥就此和俱乐部解约,他们提议,合约还有时间,哥哥可以作为陪练——”说到这里我真是自己都咽不下一口气,口气都差了好多,“——呆在嘉世。想当然的,我哥肯定是不同意,于是他们就拿着合同指出,我哥这是违约行为,需要交付巨额违约金。”


“也许你们要说,大神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交不出违约金,”我微微笑着,咬牙切齿,“但是你们大概有了解过,比起同是第一赛季就出道,一直奋战到现在的韩队,我哥的工资无疑是一份不太符合队长身份的微博工资,再加上,刚开始的时候,需要钱,和朋友需要钱的地方特别多,我哥并没有攒下一份可观的收入,因此在买回了旧日时卖出的故居之后,他和沐橙姐,是无法担负这一份巨额违约金的,我不知道嘉世是不是算好了这一点,因此才拿出来讲,但是我要说的是,当初这一切,并不是不可逆转的。”


我叹了口气。


我还是做不到真正地去踩嘉世的所有人,算了算了,就当看在班长和杏仁豆腐的面子上吧。


“说句实话,虽然哥哥早年离家打拼,和家里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联系,然而血浓于水,再怎么样,家里也不会看着他被欺负,我当时就秉承了家人的意志,拿了足够数目的现金,打算支付违约金,然而——”我看了周围一眼,“嘉世拒绝接受违约金,甚至提高了违约金的额数,我这里还有一只录音笔,记录了一切的对话,本来是打算拿出来的。”


周围的记者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一副恨不得我马上拿出录音笔播放的样子。


“但是在哥哥于新闻发布会的发言被公布后,这只录音笔被我销毁了。”我面不改色地忽悠人,“因为这是哥哥的意志,我选择尊重他的意志,他一直都是最关心嘉世的人,没有之一,事实上,违约金我们也并不是付不起,就算再提高我们也付得起,是哥哥阻止了我继续拿钱过来。”


“请问叶修队长当时是如何做的?”问我的记者很急切地问。


“他说退役就退役——”我的笑容加深。“——一年而已,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我看着对着我的镜头。


“如果交出一叶之秋,嘉世就能再创辉煌,那么就交吧,如果退役真的能起到效果,那么就退役吧——虽然他没有说,但是我觉得这就是他所想的。”


我摊开手。


“我真的对嘉世感到非常痛心,我哥哥曾一再对与嘉世对战感到难过,”当然,这里我是瞎掰的,“实际上,他一直住在嘉世对面没有远离,嘉世里也不乏有依旧和哥哥交好的联盟选手,一叶之秋的新任操作者孙翔时不时会跑来看望我哥,他一直都是被我哥哥所期待的新星选手,哥哥也曾表示,孙翔会和一叶之秋一起走的更远;而身担牧师职业的张家兴也对我哥多方支援……”


……支援了他的胃,拯救了被逼和女人们逛街的他。


希望这场采访和我的满嘴跑火车过去后,大哥不要打我,大哥不要打我,大哥不要打我。


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说三遍。


“……嘉世让我哥失望了。”我最后总结道,“就算做出如此退让,嘉世依旧辜负了所有爱着嘉世的人的期望,这是我最痛心的地方。”


1042

谢天谢地,记者终于散去了。


而我在记者散去时,找了半天没找到孙翔,最后想了想,一脚踹开了嘉世敞开的大门的背后。


“你的偷听姿势真是太清奇了。”我忍不住吐槽,“看着你这么努力听我装13的份上,我是不是可以把门甩在你脸上?


孙翔眼睛一脸空白地看着某个不知名地方,仿佛被谁扇了几巴掌。


真是头疼死了,班长你能不能把你哥拎回去调教好了再给我送过来?!啊?能不能!


我忍不住蹭蹭蹭嘴里冒火:“你看你这个怂样,我真不敢想象你是我以后的队友!”


“你当我就愿意去轮回啊?!谁想跟你做队友啊?!谁想跟周泽楷做队友啊!”孙翔似乎是被我一下子惊醒了,火也上来了。


“啊呸,你当我愿意啊,我们轮回怎么了,我们队长怎么了,我们队长人长的帅,技术好又温柔,弹琴唱歌也棒棒哒,你说你哪里比得上我们队长!”我使劲儿跳起来抓他的衣领子,妈的,他怎么长这么高!


……咦,他沉默了,他真的沉默了!!!


我到底说错什么话了我?!


“我说错什么了我?”我眼角抽搐,“沉默个什么啊你,你这个连告白都不敢的人?”


……


还是沉默。


突然地,他像是认命一样地呼出一口气,然后用手掩面,问我。


“叶悠,你就老实告诉我一句话。”


“快说。”


“就是你刚才,说的……叶修,”他说的时候居然还有一丝不好意思,“真的,有对我抱有期望?”


我沉默了三秒。


然后一脚踹了过去。


“当然是真的!!你他妈到底都在偷听些什么地方啊?!你的重点在哪里啊喂!!!”


1043

“……我不过就是在来之前去吃了个饭,”班长站在我们俩面前,抱着双臂,那种‘愚蠢的凡人们啊’的表情似曾相识,语气的肯定也很熟悉“你们俩就又打起来了。”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真想转头就跑,却在跳起来的那一瞬间被孙翔给摁住。


“别想偷跑!!!”


“你和你弟兄弟情深去吧,关我什么事?!”


“不要留我一个人面对他的说教!!!”


“你被弟弟说教还有脸说啊?!!”


然后我们俩被班长一人一盒外带食盒拍在了头上。


“安静点行不行,听你们俩吵架,我能瞬间从现实穿越进自带弹幕新番拍摄现场。”


他抄起双手,指着自己手机上的时间。


“两个问题,一,轮回的人什么时候来。”


我举手:“下午三点。”


他看了眼表,“还有一个小时。很好,第二个问题,”他用一种你有完没完的眼神,还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孙翔“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告白?”


此问一出,孙翔立马呛住了。


啊,原来你真的有打算告白啊,就你这怂样。


“咳咳咳……”孙翔咳嗽几声,“谁,谁说我要跟叶修告白了?!”


但是他还是有小声嘀咕。


“起码得到三个冠军吧……”


……奇怪了,这个条件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TBC

明天就要奔赴学校,作为一个社交障碍者我表示亚历山大。


武汉的妹子们要是路过雄楚大道可以来看我,我在HB商贸学院……恩不是什么大学校不过环境还不错的,欢迎偶尔来投喂www


军训真的是……想想就痛啊,还好有笔电……

评论(16)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