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十)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邱非还在老叶的肚子里【大雾


41

叶修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个很怂的人。

 

就好比现在,刚刚还游刃有余跟王杰希讲述‘鬼胎好,鬼胎妙’的人,一听张新杰来了,眼珠子一转就想溜。

 

王杰希道:“你慌什么?张新杰只擅长治愈系法术,想要把你捆回去,除非阎王跟着一起来。”

 

叶修愁眉苦脸地道:“我听说自从上次压轿送亲失败,新杰就去学了点腿脚,他是专攻治愈没错,可他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奶妈和萝莉啊。”

 

王杰希真想说,要是你不揣着这个鬼胎,十个张新杰都打不过你——但是这话也确实说不出口。

 

那不是别人,是邱非,既然叶修执意如此,他又何必苦劝?

 

这世道,师傅救徒弟,老师救学生,天经地义。

 

42

“你们好,请问,你们看到了一只白鸟吗?”

 

当一个文质彬彬,看起来稳重成熟的男人,礼貌地向你问问题时,一般来说,谁都不会拒绝的。

 

所以乔一帆和高英杰的独处也就轻而易举地暂停了。高英杰想了想,指了一个方向:“微草城的雪鸟一般都会在那里歇息。”说完拍拍脑袋,抱歉地说,“啊,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最近雪鸟族群里新出生了一只小鸟,特别喜欢叼走客人的东西——请问,您是被叼走了什么吗?”

 

乔一帆在他说话时稍微靠后了一点——他是个纯种人类,没有任何修为的那种,在这个吸血鬼主宰的城里,还是低调为好——但却偷偷地打量着来者。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像高中数学老师的人,高挑却不壮实,手指纤长,衣着整齐却严谨到连最上面一颗扣子都要扣好。他看起来大概二十五六岁,五官端正,声音沉稳清澈,鼻子上稍微有一点点印子,大概是长年戴眼镜的缘故。不过要乔一帆来说,这个人大概是天生适合眼镜的——不要问为什么,他就是这么觉得。

 

这是一个丢到高中会被女生淹没围观并示好的男人,但奇怪的是,这男人穿着一身黑,款式正常,但是袖口颇为宽大,而且还密密地绣着红色十字形的纹样,连领口下都整整齐齐地压着一条细碎的银链子,上面挂着一个檀木的十字架。这让乔一帆挺无语——一般来说,喜欢这种花纹和饰品的,不是中二,非主流就是牧师,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像前两种。

 

额,可,可如果是最后一种,上帝的代言人来吸血鬼的驻地真的好吗?

 

而男人听了高英杰的话,点了点头:“多谢你。”说完他居然一步也不走,伸手冲雪鸟歇息的那个方向轻轻一勾手。

 

那真的是轻巧的一勾手,就算是女人轻轻挑起一缕丝线也不会那么轻巧,而就在这么一勾手后,乔一帆又一次看见了非科学景象——一副沾着草叶的眼镜好像有一只手在轻轻托在空中,不快不慢地朝这边飞过来。

 

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能绑定物品系统或者招来咒。乔一帆在心里想,就算物品丢了也能轻松找回,魔法或者说法术,真的好方便啊。

 

“失礼了。”用口袋里的手帕擦干净眼镜,重新戴上,男人涣散的双眼终于有神了,乔一帆估计他近视的不轻:“我是霸图的副手,张新杰,已经跟贵地主人通报过来意了。刚刚不小心让雪鸟抢走了眼镜,这才走岔了路。看你的着装,应该是王杰希门下的学徒,不知道能否劳你带我去见你的老师?”

 

高英杰的脸在一听到‘张新杰’三个字时就变得通红,他激动地道:“您,您就是那位……张新杰前辈?”他连忙鞠个躬,乔一帆一看他这样,连忙也跟着鞠躬,而高英杰的措辞也严谨了起来,“不知道是您来了,没有跟您见礼,真是抱歉!”

 

他这么紧张,搞得张新杰倒是松快地笑了笑:“你不用这么紧张。”说完他把笑意收了起来,眼光居然一下就落在了乔一帆身上,后者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注目,把头低的更低了。

 

“你是……乔一帆吧。”张新杰居然准确地叫出了乔一帆的名字,他皱着眉,认真地道,“抬起你的头。”

 

“……诶?”乔一帆疑惑地抬头,就看到了张新杰不算可亲的脸。然而这个不算可亲的人却对他说:“不要轻易低下你的头。既然你是叶秋门下的学生,就永远也不用这样卑微地对别人低下你的头。”

 

“……是……”乔一帆愣愣地点了点头,张新杰便也不再多说。

 

高英杰和乔一帆带着张新杰按照原路返回,并走向了王杰希的书房,路上张新杰对高英杰没有多作评价,倒是问了乔一帆一句话。

 

“你喜欢你的老师吗?”

 

“……老师是我的导师,长辈,和朋友。”乔一帆斟酌了后,真心实意地回答,“我不能没有老师。”

 

“你很幸运。”张新杰站在王杰希书房门前,淡淡地道,“请珍惜现有。”

 

还没等乔一帆体会出这其中的意思,他就已经敲开了门,走了进去,留下高英杰和乔一帆对视。

 

“……这位张新杰前辈,”乔一帆问,“到底是什么大人物?”

 

高英杰苦笑着嘘了一声,有点难为情地把他拉到一边:“一帆,这位前辈说起来……也不算外人,至少对你而言不算啦。”

 

“啊?”

 

“天下第一治疗,三生石的管理者,孟婆汤的研究者……”高英杰说,“他头衔可多啦。”

 

乔一帆依旧还是懵逼的:“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高英杰只好说开了来:“他的上司韩文清前辈,就是叶修前辈的未婚夫……”

 

“…………”

 

43

张新杰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叶修就刷的躲进了一道从天花板垂下的帘幕之中。

 

然并卵。

 

“叶秋。”张新杰不动如山,“不,叶修——你该接受治疗了。”

 

叶修说:“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张新杰道:“你没有抢救的资本,过来。”说完又神色淡然地道,“还是说,你想要阎王阁下亲自压你治疗。”

 

“唉,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居然让两个医生把我逮住了。”

叶修叹了口气,知道今天注定要挨批,索性把帘幕一掀,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张新杰面前的椅子上,而王杰希也十分配合,将桌面的银针收起,注意力却盯在了叶修的肚子上。

 

鬼胎也是胎,男人怀胎,世所罕见,更别提这个男人是叶修——饶是王杰希担忧大于好奇,此时也兴起了浓浓的研究性质。

 

“恩?”张新杰一道白光打过去,神色就严肃了几分,他问叶修,“你带了什么宠物在身上?”

 

叶修咧嘴一笑:“并没有~”

 

张新杰干脆地取下眼镜,揉了揉眼,再一道白光打过去。

 

然后他就深深皱起了眉,问出了一个和王杰希之前问的如出一辙的问题。

 

“你哪儿来的四个月身孕?”

 

“……你猜啊?”叶修眨眨眼,“对了,我说新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诶等下,不对啊,你难道不应该先问我有没有给老韩戴绿帽?”

 

“别转移话题。”张新杰又不傻,接着身孕这种尴尬问题往下问,“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你本来就受了嘉世重创,身上的胎儿又在源源不断地吸食你为数不多的灵气……”

 

他一边检查一边说着,表情越来越严厉,到最后甚至堪称冰冷。

 

“叶秋,你很想死么?”

 

叶修没有回答他。而张新杰难得的不留情面也并没有收回,室内的气氛顿时如掉入了寒冬深潭,冰冷刺骨,又难以化开。

 

“喝茶。”王杰希从旁边的小炉子上取下茶壶,给两个人都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算是有效地打开了一个话题,张新杰看了这茶一眼,点点头:“他现在只能喝药茶了。”

 

王杰希心里明白张新杰肯定是知道了点别的什么,嘴上却不深问:“如此甚好。”

 

张新杰道:“叶秋,既然你不愿意谈这个话题,不如来谈谈另一个——你妹妹闯了个大篓子,目前正在我们那儿修养。”

 

叶修的眼睛立马瞪圆了:“卧槽,你可别吓我——你们那儿可是阴曹地府!去了你们那儿又不是什么好事儿!说起来不好意思,你说的……是我哪个妹妹?”

 

王杰希有点难以理解这句话:“你有几个妹妹?”

 

“俩,”叶修随口答道,“沐橙是我半路养的,还有一个亲的。”

 

张新杰则是很认真地注视着他,“你觉得呢?”

 

叶修知道自己在问一句废话,只好摸了摸鼻子说:“好吧,我就知道闯祸还躲你们那儿的只能是小三儿。情况怎么样?”

 

“没有伤及根本。”张新杰叹道,“但是,没有两个星期,别想重新下地。”

 

“你们那儿已经在地下了好吗,”叶修一本正经地道,“那被她找麻烦的那位伤势如何?”

 

张新杰道:“重伤,没有两个月别想好全。”

 

很显然,嘉世那一边,很显然是没有张新杰这第一手治疗照看的。

 

叶修说:“我就知道她不是吃亏的那个。”

 

王杰希问:“我早说了,联盟应该禁止私下斗殴——起因是什么?”

 

“这是封闭消息,我问了虚空之海的人才知道,”张新杰拉过叶修的手,神色冷淡,语意凝重,“嘉世的人,在逐出叶秋之前,剔掉了他的仙骨……现在,估计就要冲着叶秋的血肉下手了。”

 

“……剔仙骨?”

王杰希手里的杯子碰的碎成了几瓣,他却浑然不觉,只自己咀嚼着这几个字,随后一种冰冷的怒火就渐渐地浮上他的眼底。

 

每一个得道飞升的人,都会拥有仙骨,这是他们脱离了原世的证明,是他们脱胎换骨的凭证,叶修虽然已经脱离了仙,成了神,却是个不太爱惜自己的神,又因为数场战争仙骨不完整,更高一级的神格也快消散殆尽。

 

如果说神格消散,是一种心头难过之痛,那么仙骨被剔,就是一种活生生挖走心脏的生理上的痛。

 

“给了谁?”王杰希轻声问,“你只剩下了八十一块仙骨,他们居然还是不放过?仙骨给了谁?”

 

他看似是问张新杰,眼睛却死死地盯住了叶修。

 

叶修叹道:“孙翔。他和却邪始终无法磨合,所以老陶往死里愁啊。”

 

“贪心不足,得寸进尺,”王杰希毫不留情地道,“要了你的大权,为了权利和力量夺了你的却邪,夺走之后为了让却邪重新认主,就再要了你的仙骨。”他转眼间想到了另一个方面:“非神岂可用神兵?为了能最大发挥神兵的效力,再下一次,恐怕就是要你妹妹的命了。”

 

谁都知道,不服新主的兵器,拿原主的血肉和命来祭练,也可以发挥出原主人的威力,这是一种邪门歪道,大部分人都不会去用,但,谁就能保证嘉世不走这种邪门歪道呢?

 

嘉世动不了叶修,不一定动不了叶修的妹妹,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从根子上算,从理论上算,她的血和哥哥的血几乎没有一分一毫的差别!

 

难怪叶修的妹妹,居然需要去霸图养伤。谁愿意大胆地冒犯韩文清的威严,无视那里张新杰设下的条条框框,堂而皇之地从里面抓人呢?

 

44

“你说的大篓子是什么?”叶修问张新杰,“我觉得我妹应该算正常自卫?”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伤的是孙翔。”

 

叶修:“……这不科学!”

 

“没有什么不科学,”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在愤怒的驱使下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这是女性的隐藏技能。”

 

“你逗我呢,”叶修对他翻了个白眼,“八十的战斗力和一百五的战斗力,这可是接近一比二的巨大差距哪。”

 

张新杰说:“也是孙翔没有注意——对手是个女孩子,难免大意。”

 

叶修心有余悸地道:“联盟里的女人们都那么可怕,他还敢大意,啧啧,年轻人啊。”

 

张新杰伸手一道白光打过去,给叶修继续做检查,嘴上说:“叶悠暂时就留在我们这儿——你打算怎么办?”

 

叶修说:“还能怎么办,本来打算等小乔高考完再走人的,现在只好把他和小严打包着一起走了。”

 

王杰希用一眨眼的时间明白了他的想法:“你……想叫他正式拜你为师?”

 

叶修回过头笑笑:“我本来就是他的老师。现在手下这一群孩子都不老实,我觉得吧,我该把他们拢在一起上上课了。”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你这个样子,怎么走。”

 

“怎么?还不肯放我走?”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王杰希看向叶修的肚子,“还是留下来吧。”

 

叶修有点难为地摊手:“这个嘛……倒不是我不想留下来,只是,不合适啊。你看,我是有人家的人了。”

 

张新杰不太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并不是来当布景板的,于是淡淡出声:“你该去地府一趟了。”他也看了看叶修的肚子,仿佛那是个珍惜物种,“有些事情,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叶修突然咧开嘴笑了:“不能,还有,拜拜。”

 

砰!

 

变化几乎就在那一瞬间————王杰希房间里的窗户,突然被炸了个大开口,一股滚烫的火焰从窗外涌了进来,张新杰是什么人啊,淡定地用了个小法术,房间里就下起了雨。等房间里的火焰渐渐熄灭,叶修已经抓着那把银色的伞,仿若风中柳絮一样飘走了。

 

王杰希没有去追。

 

张新杰不慌不忙地拍了拍身上的灰,说:“他还在微草城境内。”

 

王杰希摇头:“那把伞,应该是可以划开空间裂缝的。”

 

“你是说那是把神器?”张新杰皱起眉,“他现在的灵力……”

 

“随他吧。”王杰希转过身来,不再去看窗外,反而坐在了桌前,拿起笔开始写药方,“他马上就要离开B市了,我看他的胎还不算稳……我还是给他开点药吧。其余的事情,劳烦你多看着点。”

 

张新杰因为他这种语气感到有点不快,但是脸上还是淡淡:“我自会照顾他。”

 

王杰希笑笑,不再说话。

 

45

乔一帆被带上飞机的时候完全是懵逼的。

 

说实话,他对飞机的恐惧到现在还没有消失,但,介于严秦芩就坐在他旁边,想必就算飞机出了个一二三,这位同学也能带着他飞过太平洋吧……

 

只是,这个节奏,是不是太快了点?

 

“……老师,我们到底要去哪儿?”乔一帆有点木,脑子里乱乱的,“而且……您到底是用什么把我拉回去的?”

 

他正跟高英杰喝茶呢,刷的一下一只手把他拉进了一条凭空出现的缝里,对他而言,视野一黑一亮,他就回家了。

 

然后叶修就很大爷地给他下命令了:“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要搬家了,转学手续以后再办,现在,我不想听反抗意见……说的就是你严秦芩同学!还不去收拾东西?晚点了就劳烦您就自己从B市飞到H市吧!”

 

严秦芩觉得他简直是找死:“嘉世在通缉你,你要回H市?”

 

H市,是嘉世的空间坐标所在,想要进嘉世做客,就得到H市区。

 

出于对叶修的信任,乔一帆老老实实地清完了一些随身物品就被带上了飞机,叶修对他的解释是:“原来的地方太容易被打扰了,有些东西呢,你们也该学起来了,小戴跟着老肖走,你们俩就归我咯。”

 

再问,叶修就一个字的解释都没有了,丢给乔一帆一个眼罩————睡觉吧少年,夜班飞机没事儿干只能睡觉啊。

 

乔一帆只好带着满肚子郁闷去睡觉了——然而连睡觉他都不得安生,不到半个小时,严秦芩俨然要火烧飞机,原因不是别的,就因为窗子外映出了高英杰一张脸,差点没把乔一帆吓出个好歹。

 

这可是飞机!!!几万里的高空!!!!

 

然后他又回过神来——哦,英杰现在会飞了。

 

严秦芩的评价是这样的:“高英杰,你神经病啊!怎么,死而复生还不够,你还想上报纸头条?与飞机共舞的少年这个标题怎么样?”

 

乔一帆:…………

 

高英杰连忙嘘了一声,打着手势示意全飞机的人都被他催眠了,乔一帆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魔法,反正三下两下的,舱门就被打开了,一个骑着扫帚的高英杰对乔一帆伸出了手,有点羞涩地道:

 

“……一帆,要跟我一起飞会儿吗?”

 

“乔一帆你别跟他起哄!”

 

“……好啊英杰。”

 

“你?!”

 

46

不是每个人类都有飞越天空,湖泊,和海洋的机会的。

 

然而那确实是很令人心旷神怡的一个体验——想想看,没有任何束缚地飞在空中,风和气流温和地托着你,以一种快速却并不令人恐惧的速度,让你成为这片夜空中的参观者,让你看遍这个广阔世界的美好。

 

在这种世界里,也许你难免会觉得自己渺小,可是在这个飞翔的瞬间,你会高兴的。

 

因为你是那么地自由。

 

“一帆,你感觉怎么样?”

高英杰把乔一帆圈在怀里,双手放在这位朋友的腰间,双翼展开,随时准备飞翔,以免扫帚抽风把乔一帆甩下去。

 

乔一帆的脸红扑扑的,因为兴奋而额间冒汗,“感觉很棒。”

 

高英杰笑着说:“我一直觉得你会喜欢的,飞翔的感觉。”

 

“你第一次飞的时候不会怕吗?”乔一帆问,“那么高……”

 

高英杰一家三口都是飞机失事丢了命,乔一帆很难说高英杰对飞翔这件事,到底是个什么看法。

 

高英杰却摇头:“第一次压根什么都没想,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飞回去了……其实刚开始也会害怕,但是呢,这终归是件很享受的事情。后来……我就想着,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你带着飞一趟。”

 

乔一帆想起在自己家窗外发现高英杰的那一次,小吸血鬼在夜空下飞起来的时候,仿佛是踩着万千星宿而去,当时他不敢去看,现在想起来,也不禁抿嘴笑笑。

 

“谢谢,”他真心实意地道,“我……很喜欢。”

 

“恩,”高英杰轻声道,“喜欢就好。”

 

47

“醒了?”

 

叶修刚刚摘下眼罩,就看到了一对儿不对称的眼睛,不禁有感而发;“我说大眼儿,咱们能不这么吓人吗?”

 

王杰希堂而皇之地坐在他座位旁边,乔一帆被高英杰带出去兜风,正好空出来一个位置,严秦芩就被他一个魔法给催眠了,睡的和满飞机的乘客一样死。

 

“你们还真是喜欢偷袭飞机,”叶修说,“这习惯可不太好。”

 

王杰希不可置否。

 

“我还是希望你留下来。”他固执地说道,“尽管霸图可以庇护你。”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你又不是不知道,”叶修说,“我飞机票都买了,东西也打包了,你能别在这儿说废话吗?”

 

他的语气很随意,态度却很坚决,王杰希便不再提这个——实际上,他也并不是那么强硬的人。

 

“我有时候会在想,”王杰希说,“如果我和正常的吸血鬼一样,一旦转化就睡上几千年,而不是从地底下爬出来,也许情况会更好。”

 

叶修说:“好么?我不觉得,而且你当年要是没有爬出来,咱俩还能认识?”

 

王杰希点头:“所以,我这几千年来,很少陷入长时间的沉睡——睡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了。”

 

叶修说:“哦。”

 

王杰希又说:“你别光顾着哦——我这次来,是有事儿拜托你。”

 

叶修说:“那就说啊——拐弯抹角可不像你啊。”

 

王杰希看向窗外:“我打算睡上半年——英杰就交给你了。”

 

叶修:“啊?你这大晚上的开什么玩笑?”

 

王杰希:“不是开玩笑,是真的——吸过你的血,睡上半年我也不会怎么样,只不过是休息一下而已。”

 

叶修苦笑道:“这种时候,你要去睡觉?英杰呢?我又不是开托儿所的!”

 

王杰希坦然自若:“我进入沉睡,他自然是第二把手,还有小别和柏清他们,出不了事儿,最近的大陆,运气实在乱了点,不睡半年,我实在是没办法用好的状态去再做进一步的占卜。”

 

叶修顿悟为何王杰希之前那么急迫——半年的时间,王杰希实在是害怕叶修死在了哪个角落,只要叶修名正言顺地在微草城里做半个主人,嘉世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只是,理想总是不如现实的。叶修也确实不是那种会躲半年的人。

 

他沉吟了一会,觉得王杰希的话里透露除了一些信息,想了想,答应了:“行,不过,我的课可不是谁都能上的,小高要是不习惯……”

 

“有乔一帆在,他会习惯的。”

 

“……也是。”叶修不得不同意这个说法,“行吧,你安心的睡,到时候我带着小高叫你起……床……”

 

他的话在话尾戛然而止。因为王杰希俯身下去,将一个吻落了下来。

 

叶修以为这个吻会落到嘴唇上,但是实际上,那个吻只是轻轻地落在了脸颊上。

 

“保重。”王杰希看着叶修的眼睛是很温柔的,却也是很平静的,“到时候由一个平安的你来把我叫醒,行吗?”

 

叶修看着这个自始至终都体贴倍至的男人,不得不轻轻叹了口气,心里好像重重地压上了一层锁。

 

“好啊。”

 

叶修伸出小拇指,“说好了,到时候我来叫你,你要是先醒了,就不够意思了。”

 

多大的人还拉勾勾,别的人肯定觉得羞耻,王杰希却吃这一套,小拇指勾了上去,连带着一道保护符也爬上了叶修的拇指。

 

“恩,保重。”

 

TBC

第一章完结了!!!!

这两个星期作业太多,没能更新OTZ

王杰希线over了,下一个还没想好是谁OTZ不过老叶的小课堂要开课了!

熊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评论(1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