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四)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

※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14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叶修,不,叶秋的时候,他才刚刚从‘沉眠’中醒来。

 

说来可笑,王杰希这么个人,看起来挺风度翩翩,似乎他的衣摆连一根草,一颗尘土都沾染不上,可是最开始叶秋看到他的时候,这人别提有多脏了。

 

当然,当时的情况,叶秋也不能要求王杰希有多干净,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小乡村的后山坟地角落,当时风刮的人几乎站不住脚,暴雨将至,也就是叶秋这种人敢在外面乱晃——晃着晃着,可不就遇见王杰希了?

 

“这种事情,说起来也是一种缘分。”王杰希提起这件事时也并不是完全淡然的,他说,“完全不能想象,若我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你,我会是什么模样。”

 

“你还能变成什么样子?你王杰希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咯。”叶修毫不在意这个问题,“难不成你觉得没遇到我,就会长得没有现在俊吗?”

 

这个对话出自千年前,当时人们都不用‘帅’,都说‘长得俊’,所以叶修也就这么跟着夸,说的王杰希笑笑,没有说话。

 

不论如何,他当初如果没有见到叶修,也许事情就不会是这样了。

 

至少,他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因为,最初,他只是一个,带着对生的渴望,从死亡和坟墓里,双手泥泞地爬出来的死人罢了。

 

15

叶修还是叶秋的时候,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老王你就是该放到博物馆里的稀罕物,你说你一个人,害的中西方的概念一起乱,怎么这世界上偏偏就有你这么个吸血鬼。”

 

王杰希也不生气,只是回答了一句话:“不知道。”

 

他确实是不知道的,不过他不知道,就没人知道,为什么在好好的华夏土地上,会有一位土生土长的东方人,莫名其妙地在死亡中觉醒了他的吸血鬼血统。

 

是神明垂怜,还是自己祖上的血脉里有着什么别的东西,他一概不知,只是事实就这样摆在了那里,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哦对,这份血脉,还是最高级别的血统,亲王始祖级别的,叶修至今还记得,吸血鬼元老院那群老家伙们见了王杰希简直惊为天人,一个接着一个围着他打量,看他好似个神亲自创造的奇迹,回去就开始往死里研究历史,就因为王杰希这么个人的存在,所有的西方系谱系和传说都得重新拆散,一一重新研究,工程量一下子就浩大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样的风水,土地,和时运,才会造就王杰希这么个人,一直是很多人的疑问。

 

而这么稀罕的王杰希,其实也就出生在那个埋他的小山村里而已。

 

王杰希至今还记得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的水很清,河流浅到直没过他的小腿,水流欢快地冲过来时还会带着一点点小的小鱼,鱼虽小却肉质很不错,很多人都会捞回去,拿挤出来的一点油炸着吃。

每天日出的时候就有人出来忙于农活,日落之前所有人都能坐在餐桌旁边吃饭,小孩子们喜欢穿过小小的不平坦的路,把欢声笑语从白天带到黑夜,偶尔王杰希还撒一把糖出去,可以收回更多的欢笑。

 

王家其实并不是祖籍在此,不过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世家,当时世道比较乱,王家便隐居了起来,王杰希说起来还算个贵族小郎君,只不过之前再金尊玉贵,隐居起来也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他自幼天资聪慧,爱好医术,便在这并不富足却也很不错的小乡村当了个大夫,家里人偶尔还埋怨他不读圣贤书,他也是左耳进右耳出,长辈抽查却也倒背如流。

 

怎么说呢,叫王杰希自己说,他也能摸着良心说,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又是个聪明人,又是个好人,若无意外,好好活到耄耋之年,儿孙满堂,也是很容易的。

 

只是世道并没有那么好而已。

 

16

“我过来的时候呢,就看见一个妖道在胡说八道,抬着棺材往这边葬呢,”叶秋大大咧咧地坐在石碑之上,也不在乎石碑上写的人正在他旁边,就那样随手擦起自己的长矛来,“你运气倒好,下葬几天了?”

 

王杰希看着自己墓碑的周围,回答是死一样的沉默。

 

下葬几天了?他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裳——还好,棺材用的都是好木料,衣服腐蚀的差不多,总归还有最后那一层,足以遮蔽,不过,效果也不大。

 

几天?怕是几十年都有了。

 

小小的一片土地,不知道才过了多少年,居然已经有了数百以计的墓碑,每一块都笔挺耸立,在这贫瘠的地方密密排布,如木如林。

 

王杰希还能依稀想起未葬之时,他的意识尚停留在家宴之中,等意识回归,他早已躺在了没有丝毫温度,没有一点声音,耳边只有虫在蠕动的墓穴之中,棺材之内。他几乎是头一次地拥有了恐惧这种情绪,拼着命地想要破开这狭小的空间,又拼了命地想要从令人窒息地土层中破开而出,他用手,用脚,甚至用牙去反抗这些束缚压迫自己的一切东西,每当他觉得要精疲力尽时他都会想到死亡这种事情的可怕。

 

死亡可怕吗?

 

不可怕,王杰希对自己说。

 

——可是就这样因为这样的原因死去,他这个人,他王杰希又算什么?他生下来难道就是为了干这种事情的吗?

 

他想活下来,想活出个有意义的人生再去死……他想活过来!

 

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因为这种不甘不愿,和对生的渴望,王杰希才能最终破土而出。

 

棺材被他撬开,土层被他破开,叶秋看到他时,就是看到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男人,艰难地从土层中伸出一只手,那只看上去曾经养尊处优的手已然鲜血淋漓,指甲全无,皮开肉绽,而王杰希居然还在用那只手借着雨水抹开了脸上的泥污,露出了那张毫无生气的脸。

 

虽然那张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麻木或者狰狞到麻木来形容,可是叶秋还是觉得这个人的表情很可怜,可怜到他顺手就去拉了王杰希一把。

 

等这么做的时候他才发现,不知何时,也许就在王杰希破开土层的那一刻,一直闷着不下的雨,倾盆降临。

 

大雨终至。

 

17

“那个道士呢?”王杰希冷静地问。

 

这场死亡最开始便是一场瘟疫和一个道士——莫名其妙的,村中的村民接二连三地得病,他一家家救治着,效果甚微,正想再研究一下药方子,一个道士却飘飘然而来,说此地运势有鬼作祟,需贵人阵地,又掐指一算,指向了王家,言此家有子,命中有大贵,可保此地运势长盛兴隆,可惜生不在此,根不在此,无法救助此地。

 

而命格尊贵的那个人,正是王杰希。

 

现在王杰希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都要叹气——多么天真,不知人心险恶的人啊。

 

自以为已经读懂了人心,便不懂得防备人心了,因此仆役的一杯水酒就能放倒了他,而家里的人就这样默默允诺了这个做法——全因自己得当时统治者看重的长兄也得了病,且病入膏肓。

 

生不在此,根不在此,可若是死于此地,埋于此地呢?

 

18

“那老道在这个地方作威作福有好些年了,我看着这地方的人也太可怜了,遭个半吊子的摆弄,就把那老道杀了。”叶秋比他还冷静,比他还轻描淡写,一边啃着一个干巴巴的饼一边说,“告诉村民定期把有运势之人活埋在地下,以改风水甚至国运,根本就是歪门邪道嘛。我说怎么这地方的运势活像被狗啃了的,呵呵,干这种事儿,这种人身上罪孽重着呢,能杀就杀,说不定下辈子投个畜生胎,还能叫他学会点做人要讲良心的道理。”

 

死了。

 

王杰希叹口气。就算这道士活着又有什么用呢?连个复仇的机会都没有了,自己算是孤魂野鬼,还是行尸走肉?

 

他近乎冷漠地看向那些墓碑,不出意外从中找到了长兄的名号,和他死去的年份——即便是暂时得到了生命,终归这位长兄还是和他一样要被埋在黄土之下,如今长兄已然安眠,他却爬了上来。他隐隐约约知道这不正常,但也不想去思考这其中的原因了。

 

活着就好。

 

“大恩不言谢,”王杰希说,“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拉了我一把,除去了那个老道。”

 

“没,你也不用说这么夸张,”叶秋看着这个看起来还并不算年长的人,在墓里埋了几十年,这人却还只有二十来岁的模样,长了一张书生脸,却并不像书生那样酸唧唧又软弱无力,这么一看筋骨,似乎还真是个人才,“到底是你自己爬上来的。”

 

什么武器都没有,男子棺材里也不会有钗环这等尖锐物品,在身体已经死亡后再次徒手撬开棺材,再从那样深的地底一点一点爬上来,这样的人,怕是掉到地狱,叶秋都觉得他会咬着牙从里面爬出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想活,而且,他该活。

 

“村子里的人呢?”王杰希问,“你这一身的伤……是那个道士干的?”

 

虽说王杰希爬出来后是一身狼狈,可叶秋也不得多让,这人本来只穿了件布衣,罩了一层环锁铠,现在却变得破破烂烂,血污从他的手臂处晕开,而他的左腿一直立在那里没动,全身大部分的力量都依靠在了他手里那把有着火红长缨的长矛上。

 

不知为何,他看着那块儿的血迹,莫名觉得嘴唇和咽喉那一块儿,干的可怕。

 

“谁说的,那种玩意儿哪儿能伤到我!”叶秋看上去很不高兴王杰希问了这个问题,王杰希隐约能猜到,他大概也是被村民给暗算了。叶秋把头偏了过去,顿了一会,慢慢地道:“按照你这个说法,都过去十几年了,哪儿还有什么人?外来的人都被杀了,里面的人想出去也被杀了,不是我今儿个路过,估计还要死人……咳,这个地方的人,是都信那个老道信的魔疯了,哦对,你姓王是吧,王家的人呢,也死光了,他们家据说时不时出个贵人什么的,为了家族兴盛什么都敢做,他们不死谁先死?那老道住的就是王家的宅子,养了好多不像话的东西,我一把火连着宅子一起烧了,你别介意。”

 

“无妨,”王杰希低头重新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袍子后,抬头说,“王家的王杰希早就死了,现在和你交谈的,只是我自己而已。不过,你的腿还需早日得到救治比较好,这附近有条河,你还是早点去清洗一下伤口比较好。”

 

叶秋有点惊讶:“你眼神儿不错啊?不过你自己都这样了还想着我的腿啊?”

 

“我之前是个大夫,”王杰希说起生前之事时,已经能够很平静了,“老习惯而已。”

 

说到这里他又停了一下——大夫救死扶伤乃天职,只可惜当年那样的疫病,他不但救不了多少人,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道士的那个方法又多有用呢?也就是村民这种天天就想着吃饱穿暖的底层百姓,没有想通这其中诡异。

 

村子里的人,一个个没有被疫病害死,最终却被自己人丢进了坟墓,何其奇怪?

 

19

稍微在河边洗漱了一下,王杰希和叶秋一起趁着暴雨之下无人出门,悄悄地回到了王家的宅邸里,宅邸被叶秋一把火烧掉了,自然是不剩下什么,但是王杰希到底还是个曾经在这里活过的人,七转八转,掀开一些破专烂瓦,就和叶秋合力打开了一个地下室的入口,因为其藏得隐蔽,因此里面所私藏的一些物品并没有被道士所发现和占有。

 

“本来是用来做最后的底牌的,”王杰希换上一身样式已经老旧的衣裳,略带自嘲地道,“谁也料不到兵乱会何时蔓延到这里,谁知道,最后毁掉王家的不是兵乱,而是他们自己。”

 

他从旁边的一口箱子里拿出几瓶药,闻了闻,皱眉,“年岁已长,不能用了。”

 

“你这情况,还是得去城里啊。”腿上已经被简单包裹过的叶秋坐在另一口箱子上,抛着几个金元宝,“不过我还有事儿,就不跟你一起走了。”

 

王杰希顿了一下,“你的腿伤还没有好。”

 

叶秋冲他露出一个笑:“明天就会好了。”

 

“明天?”

 

“就和你现在的情况一样,”叶秋用一种看稀罕物的眼神看着王杰希,“你难道就不觉得,你身上有什么不对的?不能吧,我觉得你还是挺聪明的啊。”

 

“我是人还是鬼,都不重要,”王杰希收拾东西的手没有停顿,把一些财物和用品都分成两份,打包了起来,“若我不害人,我是鬼又何妨,若我害人,那我是人又与鬼有何区别?”

 

TBC

回忆杀第一部分!

评论(10)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