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三)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

※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10

小看了谁也别小看了叶秋,这是句在道上广为流传的话,只是随着叶秋在道上销声匿迹,这句话渐渐被新来的小辈儿们所遗忘了,微草的小年轻们虽然也不算初出茅庐,但也有不少只奉王杰希为最强的吸血鬼,他们却不知道,叶秋就算变成了叶修,狐妖变成了人类,该有的身手还是有的。

 

这里面最难改掉自己旧日思路的,还是高英杰。

 

说起来,还是叶修赖皮,跟人家相识了一两年,什么都没告诉高英杰,害的高英杰一直用看邻居家哥哥的眼光看他,刚开始下手就有些留情,谁知道叶修一点情都不留,伞在他手上连个花儿都不转就把高英杰抽上了天。

 

刘小别倒是抱着不轻敌的心思往上冲了,结果呢?

 

这个以速度在道上出名的吸血鬼,玩的还是剑,三把两下就被叶修拿矛尖指着心脏了。

 

叶修在大阳光底下笑的十分不谦虚,“虽然我现在身教体软好推倒,干翻你们两个还是可以的。”

 

他说完居然还冲王杰希招招手,完全不顾周围一阵冷气倒吸声:“老王,来两下?”

 

11

虽然叶修的话挑衅意味十足王杰希并不回答他的话。

 

这个微草的王者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在叶修挑眉的时候转过了身,转身时袍袖纷飞,好似旗帜飘扬,步履不快,却又稳又优雅。

 

其实他今天本来就不适合和叶修动手,他今天穿的是一身长袍广袖,草绿的外袍长到可以拖地,限制了他的脚,身上松松搭着的披肩在胸前聚拢,由黄金抽出的金线拧成了绳结,束缚住了他的双臂,而一个吸血鬼若是束缚住了双臂和双脚,战斗力无疑大打折扣。

 

叶修心里啧啧两声,把手里的银伞收起来,心里琢磨着,说不清王杰希这回避是因为这人自觉衣着不便打不过自己,还是今日真的不想动手。

 

“你连我的身手都不试,就不怕我大开杀戒,杀出你的微草城?”叶修提高声音对着王杰希喊,声音轻快地连‘大开杀戒’这个词都变得轻薄起来,“你变了啊老王。”

 

王杰希停住脚步,在长廊上回过头,镜片下的眼瞳平静地像一波绿潭。

 

“你不会,”他说,“而且,机会以后有的是,我不急于这一时。”

 

大概是在吸血鬼底盘的缘故,明明身上沐浴着烈阳,叶修看着王杰希对他笃定一笑,却觉得全身发冷,深觉十分不妙。

 

 

“嘿,这才几百年不见,你倒是越发返祖了?这一笑,笑的我阴森森的。”叶修摸着下巴说,“我难得主动提出练练手,你都不给面子,真不够意思。”

 

“等你做了我的新娘,”王杰希居然非常认真地说,“微草城就是你的家,你的归宿,你一辈子的归处。”

 

——没有谁不会回家的。

 

所以,王杰希才说,时间还有的是。

 

——他简直就好像认定了,叶修会留下来,留在微草城,留在王杰希身边一辈子一样。

 

可是任何人都知道,斗神不会在谁的身边为了爱而永远停留,即使那个人再强也不行。

那可是连月老的红线,都拴不住心的人啊。

 

11

严秦芩问乔一帆:“你真的不知道叶修是什么人?”

 

老师是什么人呢?

 

这个问题,乔一帆以前从来都没有思考过。抛去和岁数不可考究的吸血鬼相识,和阎王爷定了亲,能让严秦芩和戴妍琦这样不普通的人乖乖听话,叶修似乎还是那个叶修,普通到极点,你就算是摸着良心,你也得说,他连一张脸都是普通的。

 

“他就是个普通的人,是我的老师,”他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把身上的衣服拉紧了一点,“虽然不爱动了一点,也没看见他出去工作,虽然一直是我在帮他做饭和做家务,但是,他也一直对我很好,是我的老师。”

 

是很好——连严秦芩都看出来这一点了。他皱眉去回想当年的成绩表,然后啧了一声:“难怪就你这个样子还能进我们班。”

 

没有哪个学校高二不分班的,他们学校也是当地名校了,更别提B市是个什么地方,那可是被称作为帝都的地方!严秦芩回想当初的成绩表,乔一帆的成绩在年级里不上不下,他们班却是火箭班,分班前严秦芩和乔一帆一个班,眼看着乔一帆为了和高英杰一个班,硬是咬着牙把名次考上去了,还挺奇怪的,这软弱到被高年级同学勒索也一声不吭的家伙,哪儿来的毅力天天头悬梁锥刺股啊?

 

乔一帆的这种进步也颇引人注目,但也令不少人笑话他——他和高英杰,虽然关系很不错,可是在学习上,这两个人实在是差的太远了,还有不少人觉得他是高英杰的绿叶,平时没什么人知道的乔一帆,就这样在年级里还略出了一点小名气。

 

戴妍琦一边在手中的本子上写写画画,一边说:“哎哎哎,注意语气,好好一句话到你嘴里,为什么怎么听怎么像斥责人家抱了大腿呢?”

 

“叶修难道不是条大腿?!”严秦芩一眼瞪回去。

 

“这个嘛,在学习上抱叶神大腿有用吗?还不如去拜罗辑呢!”戴妍琦说,“你这是鸡蛋里挑骨头,吃不到说葡萄酸……哎哎好啦好啦我不说!就你脾气大!”

 

她从自己手上的本子上撕开一张纸,丢在桌面上,“诺,这就是我能看到的结构图,但是吧,微草城那么大……”

 

“微草城是什么?”乔一帆发现自己又听不懂了。

 

“你真当王杰希就住那么个小宅子啊?”严秦芩拿看稀罕物的眼神看乔一帆,“那座山只是个障眼法,山里别有洞天。”

 

被王杰希用魔法遮掩起来的,可是他的王国和城池!

 

肖时钦咳嗽一声表示自己还没睡着:“小乔,你先去睡吧。”

 

乔一帆很奇怪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要求去睡觉。

 

“啊对,一帆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戴妍琦蹦起来去看乔一帆,伸手就要去扯他衣领,“英杰他没咬你吧!他们应该只用了注射器吧!”

 

英杰。

 

乔一帆如今想起这个名字就觉得难受。

 

他现在也说不准自己的行为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也许他就该开开心心地接受英杰没死的现实,然后开开心心地被洗掉那份记忆,虽然肖时钦安慰他说,王杰希这是诓他的,可是谁又能保证,叶修真的能带他进入‘那个’世界呢。

 

毕竟,他就是一个什么都做不好的人罢了。

 

12

“叫我说,别带他去微草城。”

 

严秦芩从来都是那个看乔一帆不顺眼的人。

 

“为什么呀?”戴妍琦说,“叶神是一帆的老师,你不带一帆去算什么呀。”

 

“带他去干什么?带他去拖后腿吗?叶悠是干什么用的?”严秦芩说。

 

“阿悠悠和周前辈江前辈他们在外出任务啊!”戴妍琦一拍桌子,指着严秦芩的鼻子说,“你不带一帆,我还不带你呢!”

 

“谁要你带!”严秦芩压根不想理戴妍琦,“我自己也能去把叶修救回来!”

 

乔一帆看看左边,看看右边,发现自己需要问一个很严肃又很不好意思开口的问题。

 

“那个,严秦芩你……”乔一帆看到严秦芩严厉瞪过来的眼神就不自觉地举手再发问,“你为什么也要帮忙救老师呢……你……也喜欢老师吗?”

 

噗————

 

戴妍琦一下没忍住,笑喷了,而严秦芩的脸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就好像吃下了足足十块他不爱吃的五花肉。

 

“不。”他的眼神变得更可怕了,看着乔一帆像是在看一个笑话,“我不会喜欢他,我就算是喜欢一块冰都不会喜欢他。”

 

“……那为什么你要救他?”乔一帆下意识地问。

 

“既然你好好发问了我就告诉你,”严秦芩抱着双臂,居高临下地说,“因为叶修是个活了够久的人。”

 

他的话停在这里不再接下去,自己心里却接了下去。

 

因为叶修是个活了够久的人,而他需要从叶修那里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从何而来……

 

——最后,要到哪里去。

 

13

高英杰用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

 

吸血鬼的指甲可以变得非常锋锐,只需要一下,就可以划破人类的皮肤;吸血鬼的獠牙也可以变得非常锋锐,只需要一下,就可以刺进人类的血管。

 

这就是高英杰所学到的东西,而吸血鬼需要血来维持生命的主要机能,这也是他所学到的东西,可是作为人类的生理性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他没办法主动去吸食血液。

 

“啧啧,弄巧成拙了啊你们。”叶修打开高英杰房门的时候,就看见了小吸血鬼蜷缩在墙角,指甲直直掐进了自己的肉里,獠牙变长,眼瞳发红,这是吸血鬼极度渴血的征兆。

 

“当他喝过最高档次的酒,谁会想去喝一块两毛五的兑水酒?”叶修手上还是握着那把银伞,在微草成员们的注视下一步步向高英杰走去,“要不怎么说老王机智呢,他当年就知道抵抗,虽然抵抗不成功吧,好歹是个聪明的人,能做到后续无忧,看看他,再看看你们,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他用脚尖轻轻碰了下高英杰:“连我家的弟妹们在三岁时就知道,来历不明的东西不能吃,不能喝,你说你碰到个没不良反应的血,怎么就这么痛快的喝了?真饿成那样了啊小高?”

 

“……叶修前辈,”高英杰的头埋在了自己的手掌里,声音像是玻璃,轻巧地就碎了,“我喝的……真的是一帆的血?”

 

“可不是,”叶修坦荡的回答了他,毫不在意身后一群人杀鸡抹脖子使眼色的动作,“难道你觉得,你之前追了几百米的不是我家一帆,而是什么麻雀不成?”

 

“…………”

 

“哟,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又不说话了?”叶修还在调笑他,“吸了一帆的血,愧疚了?”

 

高英杰抬起头,几乎是对他怒目而视:“您不用明知故问!我,我我……”他的火气到最后也不敢真的对叶修发,声音越来越小,“我这辈子也不能再见一帆了。”

 

“为什么?”叶修说,“我还真搞不懂你们这帮子小年轻是怎么想的,你给我解释解释呗?”

 

“……我会把一帆吸干的。”高英杰慢慢地说,“我,我——”

 

他的厌食症若是不解决,就只能喝一帆的血了。

 

“吸血鬼新生时吸的第一口血,是有瘾的,”柳非轻声说,“是我们不对,让他第一口喝了活人的血……叶神您别为难他了。”

 

再问高英杰这些问题,简直是在他千疮百孔的心上再重复戳上几刀。

 

谁知道叶修居然很轻快地道:“没事啊,这事吧,就跟戒瘾一样,很好戒的。”

 

“………………诶?”高英杰一时听不懂他的意思,“您是说……”

 

“你们以为,”叶修手指随意一转,银伞在他手里转了个花,“你的老师喝的第一口血是谁给的?”

 

高英杰……高英杰懵逼了。

 

“难道是……”高英杰不敢置信地问,“是……”

 

“对啊,是我啊,”叶修说,“你能不拿一副高手在民间在我身边的表情看我吗?”

 

“可是,可是老师喝第一口血,那不是在……”高英杰把那个年份在脑袋里过了好几遍,还低头拿手指辅助着算,“那岂不是……”

 

叶修笑笑,一巴掌摁住他的头:

“我帮你说————那是在三千六百年前。”

 

他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的王杰希:“我没算错吧,大眼儿?”

 

王杰希沉默地看了他一会才说话。

 

“你居然还记得。”

 

叶修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为什么不记得?”

 

“恩,是我想错了。”王杰希说,“我以为,你不会记得的。”

 

三千六百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长到在这些年里,任何事情都能被遗忘。

 

王杰希在心里叹息,说不清是高兴还是难过。

 

没想到,他居然是记得的。

 

TBC

武汉真是把我冻成了傻逼。

真想窝在床上一直不起。大姨妈好痛-。-

最近火影中毒,画画比较多所以才更得比较慢……恩下一发讲讲王叶过去的故事。

写惯了吐槽文现在写正文怎么写都很奇怪啊岂可修…………恩还有我想开佐鸣了嘤嘤嘤嘤嘤岸本我恨你一辈子

评论(1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