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序章·Please find me(三)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是的就是之前说过的阎王的未婚妻的那个新坑。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以故事性为主。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08

“你听说过王杰希这个人吗?”

叶修看乔一帆半点精神都没有,最重要的是,眼皮子肿的老大,直接给他请了一天假,被夜晚的寒流侵袭的小少年躺在被子里,极其难得地被叶修伺候了一回,吃完药还没缓过劲儿来,就听见叶修这么问他。

 

乔一帆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既然叶修问了这个名字,那么这个名字肯定就是他听过的那一个了,所以他点了点头:“好像是……医学界的……那个教授?”

 

王杰希,医学界里以中医和人体而著名的一位名人,三篇论文震惊了整个医学界。一般来说,这种人就是那种出生就特别,比如小学就跳级,初中就考大学,媒体企图挖掘他的背后故事,结果最后都空手而归。

 

一般来说,这种人还特别抢手,是,多少学校争着抢着请他当教授,多少公司哭着喊着请他来当座上宾,听说国家那边也对他颇有兴趣,可惜这位在某不知名大学挂名的教授,只愿意安静地做个美男子,对这些邀请一一谢绝,从此社会上再没了他的消息。

 

“哟,没想到你真知道啊,”叶修给他捏好被子,“对医学有兴趣?”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道:“在老师你书房的书上看到的。”

 

叶修的书房兼卧室如果不是乔一帆定期打扫,早就尘土飞扬了,犹记某次乔一帆跟着高英杰一家出去旅游了一个星期,仅仅一个星期,等乔一帆再次踏入这里时,除了门口到电脑那儿整理出了一条路,整个房间已经无从下脚了。

 

“对,那是那些出版社的人为了拍他马屁印的,然后他就把书送我了。”叶修说,“不过那上面印什么你都别信,就他那身份证都是瞎印的,光年龄就欺骗了广大妇女,百八十岁了,还装二十几,我都替他觉得害臊。”

 

“百,百八十岁?”乔一帆觉得又有点囧,脑袋里浮现出一个老头子的模样,“这,吸血鬼活那么久也正常?”

 

“恩,不过这家伙一般都在隐居,主攻中医学和占卜,不过吧,”叶修摸着下巴说,“这家伙还是魔法更溜,毕竟是吸血鬼,这玩意还是有血统加成的,我一直都觉得他是霍格沃茨留学回来的,可是他一直打死不承认,说自己从秦国开始就归隐山林了……诶小乔?小乔?!别慌啊?”

 

乔一帆抱着头慢慢把自己摔回到枕头上:

“老师,你等一下,我怎么觉得这信息量有点乱……”

 

中医,占卜,魔法,霍格沃兹,吸血鬼,秦国,归隐山林……这个,画风好像太乱?

 

“谁说不是呢,”叶修跟着感叹,“不过乱的也不只他一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乔一帆:……不止一个?!

 

09

“所以说,你现在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了吧?”来探望乔一帆的江波涛听完整件事儿后恍然大悟地说,“我说呢,鬼魅皆无实体,手机这种东西,碰到他们就失灵,如果是这样解释就说得通了。”

 

乔一帆捧着杯子,看着里面自己的倒影,说:“老师说,是因为英杰变成了吸血鬼,他才能活下来。

 

实际上叶修还讲了更多东西——只有亲王爵的始祖吸血鬼才拥有初拥人类的能力,虽然王杰希这个人天天作息健康到可怕,但是他身为吸血鬼的血还是毫无疑问比较给力的,他只要初拥了高英杰,高英杰因为事故而濒死的身体就会因为他给予的血而得到改善,从而拥有了高强度的恢复能力与战斗力,这就好像玩游戏开启了种族副本,技能全部加强洗点,脱胎换骨也不过如此。

 

乔一帆不知道这些事儿是不是叶修早就知道的,也不想去想——叶修明显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是这件事儿明显不适合告诉他,那个奇妙的世界和乔一帆的世界好像隔了一道墙,以乔一帆的力量,打不破也推不倒,只好在墙那边无知着,大家都觉得对乔一帆来说。无知着才能不更伤心,无知着才能过的更安心。

 

“前辈也是为了你好,”江波涛敏锐地察觉到了乔一帆的失落,微微笑笑,“虽然没有更多的相关书籍,我也知道,吸血鬼的寿命是人类的无数倍,只要不割掉脑袋,放空心脏的血,吸血鬼就可以一直一直地活下去,所以,那位亲王殿下曾经定下了一个规矩——原本是人类的人,如果被他初拥,成为了吸血鬼,就必须和他所有的亲友切断一切联系。”

 

乔一帆:“为什么?”

 

江波涛问:“小乔啊,你觉得吸血个以什么为生?我们的血管里又是什么?”

 

血。

 

乔一帆没有说话——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也是个很蠢的问题。

 

“他是网瘾少年,你是那台电脑,你明白电脑对于网瘾少年的吸引力吗?”江波涛可以说是惋惜地拍拍乔一帆,“小乔,我们可都是普通人,普通人可不能作死啊。”

 

他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一样一拍脑袋,“哎呀,看我的记性,小周也来了,小周——”

 

乔一帆几乎可以说是惶恐地听着隔壁房间传来一声很短的‘嗯’?

 

然后他就听见了叶修的喊声。

 

“小江你快把你家上司拖回去!你们是来看小乔的还是来烦我的!!!”

 

江波涛露出一个笑,一边朝隔壁走一边说:“自然是我来看望小乔,小周是来拜访你的,前辈,一个月没见了,他有点想你,并且在一个月内对小乔的待遇表现了相当激烈的羡慕嫉妒恨,如果你不想更麻烦的话,前辈还是乖一点吧。”

 

乔一帆:…………

 

他有点惶恐地走出自己的房门,心中对于隔壁杀猪般的呻吟有了各种猜测,然而当他想着各种全武行走到叶修房门口时,却看到一个发傻地的学生会长。

 

“我发誓,这只是一点后遗症!!”叶修使劲儿地掰开周泽楷圈着自己的手,对乔一帆解释道,“来帮帮忙,把你们的会长大人掳下去……小周,小周!”

 

叶修推了推那张帅到天际的脸,没反应,乔一帆觉得这个时候他还是退后比较好,可是他还是忍不住上前看了一眼:“……咦,会长睡着了!”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见校草的睡颜的,不管他是冰山般高冷,还是烈阳般温暖,也不管你是他亲近无比的好亲友,还是学校里随处可见的小透明。

 

“那是当然的,”江波涛很贴心地从包里拿出一条小毯子,它看上去柔软温暖极了,“会长已经一个月没睡好一次觉了。”

 

说完他又拍拍不明所以的乔一帆的肩膀:“那么会长我就放在这里,拜托小乔你稍微关照一下啦。”

 

“可是,副会长,这个……”

 

“没事的,小周——我是说会长,他基本上睡着了就不会醒,你不用特别地做什么,只是前辈偶尔会顾不上他,如果他不小心从床上跌下来或者梦游什么的……你就提醒提醒前辈吧。”

 

这个说法把乔一帆要做什么说的很详细,可是依旧有不详细的地方,直到江波涛贴心地退出这个家门时,乔一帆仍然搞不清楚,为什么他们学校里的校草,高官,大名人,非得在这儿,窝在叶修房里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地方才嫩睡个好觉。

 

或者说,换个问法,为什么周泽楷,周会长,会一个月都睡不好觉呢?

 

乔一帆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很值得深思,还是别研究为好。

 

10

有时候你得承认,世界上老有些人,不知道该干什么时,就喜欢手贱。

                                        ————BY刘小别

 

“不,不行,我不能喝!”

 

听着隔壁房间传来的,少年嫩嫩的惨叫声,肖云叹了口气:“小年轻就是倔啊。”

 

刘小别一直坐在一旁打手游,此刻听见这句话抬起眼:“虽然我们都是吸血鬼,但是你也是去年才转化的,你有什么资格说他是小年轻。”

 

“转化大一岁也是大啊!”肖云得意地说,“他就是小年轻,得叫我一声前辈。”

 

刘小别说:“等他的公爵爵位被批准下来,你再去说这句话怎么样?”

 

始祖级的亲王亲自初拥的第一个人类,会被远在大腐帝国的那帮子老菜帮子封一个仅次于亲王的公爵爵位,虽然爵位对于王杰希来说什么也不是,不过哪个吸血鬼不喜欢每个月有定时的饮食配给呢?

 

偏偏高英杰他不!

 

穷对于吸血鬼来说不是病,穷到讨厌钱和血,那就很有毛病了。

 

柳非推门而入的时候,刘小别刚好打完一局,手机里甜甜的声音喊着‘演唱会成功’,抬头问道:“他还是不肯喝吗?”‘

 

柳非把手一摊:“青少年总是有点挑食,有什么办法啊,就好像,额,我现在吃鱼还是觉得腥一样嘛。”

 

“那你就硬灌啊,”肖云说,“我懂这种小年轻,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啊!”

 

“可是柳非啊,”袁柏青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他作为吸血鬼的时间比较长,背上的翅膀都长得差不多了,随着他伸懒腰的动作跟着一起展开,刷的一下打了旁边肖云的头,后者嗷的一声吃痛的叫了出来,“他再不喝点血,我觉得我们都会倒霉啊,你能不能再抢救一下?”

 

柳非叉着腰对他怒目而视:“我们几个懂医的难道不是就你一个?你叫我抢救有什么用?姐姐我大学修的是刑法学不是心理学!”

 

肖云捂着头说:“我有一个提议。”

 

“说。”刘小别进入了下一曲,头也不抬地道。

 

“我们去抢他最难拒绝的血过来,”肖云说,“难道他还能拒绝进食?”

 

一直在打瞌睡的周烨柏一个激灵,说:“好主意!!可是纯粹之血往哪儿找!”

 

梁方说:“找什么找,他那个老朋友身上的味儿我隔着老远就闻见了,可香甜了,简直是五星级大餐,我们悄悄去取一点不就行了。”

 

柳非沉默不语,袁柏青沉默不语,刘小别挺想沉默不语,可惜他不能,所以他说:“你们有不惊动叶神的方法吗?”

 

肖云拍着自己的胸膛大声说:“这有什么,不就是去叶神家取那个小子一点血,怕他干嘛!摸到他的房里,掀开他的被子,打开他的衣领,拿针管一插,得血就走人,这有什么难的。”

 

柳非怎么听怎么不对味,这听着怎么不像取血手续,而是像夜袭手续呢?

 

刘小别摇摇头,抢救无效,继续低头玩游戏,既然道友执意找死,那就不关贫道什么事了。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看来,吸血鬼也是一样的。

 

11

乔一帆是被一阵寒意惊醒的,随即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任谁半夜醒来,看到一个大男人在自己床边,拿着闪亮亮的针管对着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忍不住大声叫了一声:“谁!!!!”就被另一个人捂了嘴,他更觉得怕了——居然还是团伙作案!

 

“不许说话!不然要你的小命!!”捂住乔一帆嘴的男人低声威胁着,被同伴拍了一下:“你别吓唬他!好好说话!”

 

“我们只是想取你一点东西,”那个语气比较和蔼的人对乔一帆说道,乔一帆用眼角看了看,发现他们都穿着经典的黑斗篷,黑衣服,黑鞋子,觉得这些人可以统称黑衣人,“如果你觉得怕,我们可以用麻醉模式。”

 

“……麻醉模式?”乔一帆哆嗦着抱着被子轻声问。

 

“就是这样。”拿着针管的人急切地把针管一扔,张嘴就朝乔一帆手腕上咬,后者立马被吓得喊道:“别吃我!!!我不好吃!!!!!”

 

乓。

 

像是刀子划在玻璃上的一声尖锐声音刺啦响起,露出尖牙的那个黑衣人被啪叽砸到了墙上,发出了就算是堵着耳朵的奥德赛都不得不回头看一眼的巨响。

 

“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隔壁传出叶修懒洋洋的声儿,这让几个黑衣人惊恐万分地叫了一声糟糕,和善的那个黑衣人痛苦地蹲在了地上,想了想,抬腿就从窗子翻了出去。

 

他的逃跑是正确的选择,因为下一秒一个人影就出现在乔一帆房门口,脸色比黑夜还阴沉,脸却长得比满月的光辉还要迷人,毫无疑问,乔一帆觉得这是他借宿的学长,那个不知为何一个月没睡好的周会长,而周会长平时在学校的文静似乎在半夜一点儿都没剩下,他默默举起一把看上去很逼真的枪,只说了一个词。

 

“烧。”

然后他就扣动了扳机,引起了一阵的哀嚎,等乔一帆反应过来时,周会长已经和一具梦游的僵尸一样慢吞吞地回了隔壁,徒留地上一堆烧焦的痕迹。

 

也许我还没睡醒吧。乔一帆抱着这个念头,也慢吞吞地回到了被窝里。

 

也许睡一觉就好了。他想。

 

12

第二天乔一帆踏进教室时,坐在第一排的严芩秦露出了一个非常厌恶的表情,那表情标准地简直可以拿去丢在电视剧演员的脸上,告诉他们,他们的厌恶还不到位。

 

“你身上怎么那么丑!你几天没洗澡了!!!”严芩秦质问他。

 

乔一帆抱着书包,挂着一对黑眼圈,眨眨眼,看上去特别无辜:“我每天都有洗澡啊?”

 

“胡说!”严芩秦使劲儿地挥着手,“离我远点!!!”

 

乔一帆简直可以说是莫名其妙地抱着书包一边儿去了。他刚刚坐下来,就问他旁边的女生:“小戴,我身上有什么很难闻的味道吗?”

 

女生——戴妍琦扎着两个辫子,使劲儿地摇头,咯咯笑道:“没有啊!我只闻到了沐浴露和书墨的味道啊。”

 

“可是学委说……”

 

“矮油,”现在换戴妍琦露出那个标准的厌恶表情了,“一帆你别管他,他一天不挑你个刺就不舒服!”说完她对着乔一帆又笑了:“今天云秀大大有本新书出来,一帆陪我去买吧,那边的路我还不是很熟!”

 

“哼。”随着一声冷哼,严芩秦气势汹汹地路过他们的桌子,收走了他们放在桌上的作业。

 

乔一帆:他又怎么了?!!!

 

戴妍琦:别管他!他有病!该治!

 

TBC

嘿咻,这个世界除了小乔人人都不算普通人,至少就已出场来说,微草是一帮子吸血鬼,学生会的正副会长里都是异能者。


小戴嘿嘿嘿……………………

评论(2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