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伞修支线END(上)

00

苏沐秋觉得自己现在特别地尴尬。

 

泪眼汪汪的贵妇女士,横眉竖目的中年男人,连带着一个超级大美女,最后附带一堆佣人打扮的人,全部热切地围在他床边,眼巴巴地看着他。

 

不止如此,嘴里还不停地叫着名字,嚷着醒了,醒了。

 

叫什么名字呢?

 

阿云。

 

面前的小床桌上摆着不少碗碟,切成块的水果,熬的香香的鸭肉枸杞香菇粥,炸的金黄的三丝春卷,红亮亮的一碟小菜,蒸的特别好看的桃花烧麦,最后是一大盅熬了好久,都收汁儿到面里去的鸡汤面条。

 

一看就是养胃养生的。

 

东西是好,都还是热的,香味一个劲儿地勾人,苏沐秋做鬼多年,好久都没吃这么好了,生前都不带吃这么好的,就算是上叶悠身那几天,大夏天没啥胃口,叶悠那小身板,病了几场也只能清汤寡水地养着,嘴里除了甜食甜甜嘴,都能淡出个鸟来,现在这一桌子好吃的摆在面前,他口水都快滴答了,硬是没办法下嘴。

 

这着实是个难过的心理问题。

 

————不过是抱着必死的心,啊呸,必下地狱的心去和别人拼命,怎么就那么容易就上了别人的身,做了别人家的儿子了呢?

 

1

苏沐秋很久以前就说过。

 

谁要是敢欺负叶修和沐橙,都要背上他苏沐秋最深的恨意。

 

他就算是拼着玩命,甚至魂飞魄散,也要叫那个人付出代价。

 

因此他叫小鬼啃食卫云记忆时,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就算卫云拿了个金观音来他都没停,反而护着小鬼继续啃,不顾自己跟块烂布一样一点点飘散。

 

有什么好怕的呢。

 

不过是再死一次罢了。

 

 

谁知道天意就他妈是个愚弄人的玩意儿,不过是卫云在地上摔了一下,带着叶修也伤了腿,他离得近了点,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叶修已经确确实实地倒在了他身前,眼珠子盯着的是他,映出的却是卫云的脸。

 

次奥。

 

苏沐秋脸上一瞬间就空白了,露出了班长形容的那种“比他五岁时还纯洁”的茫然眼神。

 

他还真不是装的,而是真.茫然。

 

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2

自那以后,苏沐秋不管是被黎云的人带走,还是送进医院,都没有一点反应,茫然,完全的茫然,看见镜子里那张讨人厌的脸时还一口气上不来,昏了过去,搞得医生诚惶诚恐,看不出他有什么毛病,只好说是营养不够,需要静养。

 

现在可不是好吃好喝的静养了吗。

 

但是吧,叫他占了人家儿子的东西,还要吃人家的东西,以苏沐秋一贯以来的认知,实在是下不去这个口。

 

谁知道卫太太一看他这样,还以为儿子傻了,一巴掌就拍上去了:“你倒是别磨我的心,快点吃啊!”旁边的超级大美女——黎云也在不停地给表弟使眼色,苏沐秋看这位卫太太都要哭出来了,只好大口大口地喝起了鸭肉粥,又吃了一碟春卷,几个烧麦,就这样卫太太还不放过他,使劲儿催着他把那碗鸡汤面吃了。

 

苏沐秋真是人生中第一次被人逼着吃这么多东西,颇不适应,以前家里哪有这么好的鸡汤。过年偶尔熬了一锅也下面吃,只不过肉都被他和叶修给了沐橙,他大几岁,这种时候也偶尔让让叶修,生怕自己吃多了。

 

如今这么一大碗看着没有三只鸡别想熬出来的东西,想吃都吃不完,苏沐秋深感这小日子过的太奢靡。面下去了半碗,卫太太才露出笑颜:“这才对,你这么年轻,就需要多吃点好的。”

 

旁边卫先生有脾气发不出来,愤愤哼了一声:“都是你惯的他!做下这种事儿,叶家才不会善了!又不是什么外边儿的私生子,那是长子!还有唯一的千金!等他能走就让他去向叶家赔罪!!”

 

黎大小姐在一旁低眉顺目,心想若不是你当年当断不断,放着外面的女人天天和表弟说七骂八,自己家都懒得回,表弟也不会变成神经病;苏沐秋也懒得理这男人,男人犯罪,女人受罪,最后男人还要骂女人,要不是这男人当年管不住自己的二两肉,哪儿来卫云这祸害!

 

所以卫先生说什么,他都听,只是左耳进右耳出,在医院里挨了三天就挨不住,逮着卫太太来的时候就非常陈恳地说了实话——他真的不是卫云。

 

从衣食住行上苏沐秋就可以看出这位太太有多爱自己的养子,他有点留恋,却不愿意骗人。

 

他不能接受这份不属于自己的母爱。

 

但是他的好意和实话却迎来了卫太太的哭泣,恳求,和一向刻薄装X的卫先生难得的沉默。

 

专家和教授像吃流水席一样地来了又走,问过的问题把苏沐秋耳朵磨出了茧子,最后这些人摇摇头就走,没一个信他的,反而异口同声说他这是得了反向性某某症,觉得自己被人代替了,而自己就是那个人。

 

卫太太哭的收不住声,卫先生一个头两个大,最后只有黎云有空过来,劝苏沐秋:“就算你觉得你不是卫云,你就算是个别的什么人,也该体谅姑姑,别让她承受这样的打击,她身体最近不太好,为你操碎了心,你难道一点儿都不知道?”

 

苏沐秋看着黎云的表情纯洁如个几岁孩子,声音听起来还蛮有几分无辜:“可是我真不是卫云,总不能骗人呐!”

 

“你就当体谅体谅姑姑,骗骗她又怎么样?”黎云并不相信他的话,还多加了一句,“让姑姑高兴了,好些了,你就算想见叶修,也不是不可以。”

 

苏沐秋不说话了,沉默地坐在那里。

 

他不是卫云,这没错,他也不想骗人,这也没错。

 

可是他想见叶修……这有错……可是他就是想错上再错!

 

黎云自以为抓住了重点,趁热打铁道:“你好好想想,是你病了能见他,还是健康着能见他。”说完,她便拎包走人,留下苏沐秋一个人坐在窗边,痴痴地看着玻璃上那张陌生又可恨的脸。

 

他曾经想弄瞎这双眼睛,让他卫云也看不见叶修,前途尽毁,人生无望。然而现在他却苟且地缩在这里庆幸,他当初没有这么做。

 

如果瞎了这双眼,他又怎么能去看看沐橙,看看叶修呢?

 

3

过了好几天,苏沐秋终于不再天天嚷嚷他不是卫云了,卫太太喜得天天念佛,卫家的厨师变着法儿做饭,希望这位独苗少爷吃好了后,别再闹得卫家上下忐忑不安。

 

苏沐秋瞅了几天,卫云的口味也够怪——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怪,只是传说中上流社会爱吃的鱼翅燕窝各种贵东西他都不爱,外国大餐也不太爱,反倒爱些平民家常菜色,当厨师战战兢兢过来问少爷今天吃不吃番茄炒鸡蛋时,苏沐秋委实反应不过来,这和电视上的大少爷生活实在是有点出入,虽然叶修也是个大少爷,可叶家军人出身,绝对禁止奢靡浪费。

 

最后端到他面前的还是一碗汤汁浓白的汤面,一看用的就是好东西,说是家常,做法一点儿也不家常,苏沐秋吃了几筷子才想起来,叶修最喜欢吃的就是汤下面,什么汤都行,骨汤鱼汤肉汤都能被他喝的干干净净。

 

他挑了一筷子面,一边吃一边想,卫云真的是把自己的点点滴滴都揉进了关于叶修的回忆里。

 

那自己到底算什么?硬是把别人挤出去的孤鬼?讨人厌的反派?

 

一筷子又一筷子,面很快就被吃光了,而苏沐秋苦着脸,始终无法定义自己的存在。

 

他把碗推到一边,难得的迷茫了起来。

 

……如果是叶修,这个时候他会怎么做呢?

 

苏沐秋的脑海里闪现了这个想法,下一秒便得出了答案。

 

他清清嗓子,“麻烦一下——”

 

他的病房门外立马进来了一个佣人。

 

“少爷有什么吩咐?”

 

“不是什么吩咐啦,”苏沐秋摆摆手,“就是麻烦你给我找台电脑和荣耀登录器来,如果有账号卡那就更好啦。”

 

佣人有点楞。

 

“少爷是想?”

 

“哦,”苏沐秋笑眯眯地道,“没什么,我就是想玩玩荣耀了。”

 

4

啪嗒啪嗒啪嗒。

 

卫太太还没进门,就听见一阵键盘响动,她悄悄把病房门推开一条缝,只看见整个黑洞洞病房里,电脑屏幕上游戏的微光照亮了儿子难得带笑的脸。

 

唉,打游戏就打游戏吧,哪怕是跟叶家大少一样去打职业呢,还是个正常人就好。

 

卫太太心满意足地合上了门。

 

5

苏沐秋重新建了一个号,光想名字就想破头,荣耀运行至今,什么名字没有?最后也只好照老办法,把卫云的名字倒过来,前面又加了反派两个字,神枪手‘反派云微’,性别,女。

 

人妖号,毫无疑问的人妖号,苏沐秋建的时候兴致勃勃,捏脸时也兴致勃勃,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弄了个卫云脸的女人出来,十分解气,选区也直接选了第十区,稍微手熟一点后升级刷刷刷地升,到了级别就去加了兴欣公会,刷到什么都往公会里扔,反正这身体不知道能用多久,能给沐橙叶修他们攒一点是一点。

 

他就这么兴奋地天天打,夜夜打,直到有一天打出了问题来——卫云本身的完美时差还没扭完,苏沐秋就把黎云说过的事情给忘了,电脑屏幕还亮着呢,叶修直接在他房门外头推门而入。

 

惨啊。戴着耳机没听见脚步声,却在电脑屏幕上看到反光里的叶修的脸,苏沐秋差点跳起来,也不知道该是先惨叫还是先欢喜地扑上去比较好……不,不能扑上去。

 

他占了卫云的身体,卫云心黑手黑不假,苏沐秋却知道,叶修对这个同学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卫云也是可怜的人,一颗红心向叶修,就算人品太歪,苏沐秋却明白,再怎么陌生冷淡的人,碰上卫云这种炽热而又可怕的爱,铁打的心都得融化——他不能打这个赌。

喉头滚动几下,苏沐秋暗暗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就飞速关了屏幕,摆出一张茫然的脸,回头。

 

“谁啊?”

 

嘴上随随便便,苏沐秋在心里重重地殴打着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网游里,街区那一块儿人见人爱,也人见人怕的苏沐秋,变得这么胆小了?苟且偷生,欺上瞒下,简直是个小人。

 

也许他不应该默认黎云的提议,他不应该见一见叶修,时间越长破绽越大,他现在已经不是恶鬼了,有些东西是隐瞒不下去的,当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面前,谁会不去相信真相?

 

可是我想见他。苏沐秋对着自己挣扎的心轻轻说道。

 

苟且偷生,欺上瞒下,不就是为了再见他一面吗?

 

啊。

 

看着身边带着探头探脑的妹妹的男人,即使面前这只是个普通的宅男,又不英俊又不高挑,只有一双手称得上完美,苏沐秋还是感动地想要往下掉泪。

 

麻木的心口上,好像被哗啦一下划开了一个大口子,滚烫的血就这样泵进了血管里,骨骼里,热度从里到外救活了他这个不断在心里鄙弃自己的人,让他成功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活人。

 

我还算‘活着’。

 

我终于见到他了。

他努力地压下那种酸涩感,努力地学习着卫云那口标准的普通话,努力地把自己腔调里所有的南方口音压下去。

 

 “请问……您是哪位?如果是来探望我的,不胜感激,不过,如果是熟人就请见谅,我……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呢。”

 

6

等连叶悠的后脚跟都迈出病房,苏沐秋松了一口气,瘫倒在床,这才使劲儿地哆嗦,用被子把自己抱成一团。

 

做了几年鬼,就算是只狗都因为巴甫洛夫效应能有身为鬼的自觉,苏沐秋觉得自己还是比狗要有意识一点的。

 

——悠悠,阿悠,小悠,亲亲,小三儿,哥哥给你做一大堆银武当嫁妆,咱们以后不戴你男朋友给的玉佛好不好?

 

7

“哎呦我擦,这玩意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叶悠晃晃手上的镯子,里面的珠子滚动的叮当响,玉佛摆来摆去,“我不是把玉佛扔给孙翔了吗?”

 

“不要白不要呗,哥找他要的,”叶修在旁边的病床上拿着笔电手指飞快,“既然是好东西就凑个整,零碎的咱不要,男戴观音女戴佛,挂着就挂着呗。”

 

叶悠呲牙,没好意思和哥哥说这玩意把她害惨了:“观音和佛我都不喜欢……哥你在干嘛?”

 

“没什么,作为队长嘛,总要抽空查看一下最近的公会新人记录。”

 

他的鼠标点在了一个名字上,转眼间又定在了另一个名字上,想了想,问叶悠:“你刚刚接了谁的电话来着?”

 

叶悠一副你逗我的模样:“小宋啊,他问我霸图全明星晚上要不要去吃个饭,阿戴说想聚个会。”

 

叶修呵呵一声笑了:“聚会?吃饭?小宋?你小心你那小班长跟你急。这次霸图主办全明星,张新杰是什么意思?”

 

叶悠眨眼:“霸图主场,你小心人身安全,还问你前几天给他打电话干嘛。”

 

“哦,想叫他到时候开个后门,做事儿方便。”

 

“……啊?”

8

“身体恢复地怎么样?”把门关上,叶修走进病房里,护士和卫家的保镖意思意思地点点头,随后病房就只剩下了他和苏沐秋。

 

“啊,其实我也很苦恼,”苏沐秋一本正经地做出苦恼的表情,“身体其实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妈还是说我要继续在医院待着……你每过一个星期就来看我,真是不好意思。”他努力地挪挪屁股,心想卫家保镖通知的实在太晚,叶修要是待上半个小时,这笔记本电脑不知道会不会被他压坏?

 

“顺便嘛,”叶修挑眉,毫不客气地拿起他床头的书,翻了几页,“王尔德的?还是德语版?你不是法语好吗?”

 

“你记错了吧,叶少,”苏沐秋面不改色心狂跳,心想这该不会是在诓他吧,“我看不懂法语,我大学应该选的是德语。”他看着叶修盯着书页颤了颤眼睫,随后抬头冲自己笑笑,差点没把牙根咬断,“叶少有何贵干?”

 

“没有贵干,给你送东西。”叶修在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票,递到苏沐秋面前,后者盯着票面再看看叶修,猜不准这混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好出声多一句嘴:“这是什么?”

 

“上个月的时候呢,哥看你不是开始试着玩荣耀了吗?这不是荣耀职业联盟举办的全明星聚会正好要开了吗,哥就走后门拿了票,看在老同学的份上,送你了,”叶修弹了票一下,把它塞进苏沐秋的上衣口袋,“借着这机会,好好熏陶熏陶,当年班上玩游戏就你手残,还不好好厚积薄发一下,下次同学聚会,陈岚他们可是准备了荣耀刷卡器的,这票据说是VIP座位,你把你未婚妻带过来也行啊。”

 

未婚妻你个球。

 

苏沐秋的眼珠盯在票上看了看,又慢慢地转动着,把视线聚集在了叶修的脸上——他真想扑上去问问叶修这个混账,问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问他是怎么知道的,知道为什么还装X。

 

可是他最终也只是点了点头,把脸转了过去,千句万句话到嘴边也只剩下了一句。

 

“不……我是说,好的,谢了。”

 

叶修看着他半响,没有说话,最终随便聊了几句,就走了出去,苏沐秋等了一会,爬到窗台上,远远看着他走出医院的背影,嘴唇蠕动几下。

 

看着我啊……不,别看着我,别看着我,别看这张脸。

 

对,就这样,别看着我,哪一个都是我,我却想你看到的是另一个我,而不是这样一个我。

 

别看着这样的‘我’,就让那个‘我’作为终结,让苏沐秋这个人功成身退地消失在你的未来人生里,让卫云也消失在你的视野里,这样到最后的最后,你只会记得那个光辉灿烂的苏沐秋,而不是这个小人苏沐秋,他们都是爱你的苏沐秋,但是却都渴望被你所爱,你却只可能爱一个……对吧?


TBC

哎呀,真是卡啊……越是喜欢越是慎重,下笔就格外地艰难呢……

恭喜姑娘们,猜对了,伞哥在这条支线里确实填充进了卫云的身体里,至于卫云,显而易见,我也不卖关子,他在团团身体里,至于为什么是团团,请看下回分解诶嘿~!


评论(1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