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双叶支线END(上)

0

二哥说他讨厌这世界上所有的理所当然。


我曾问过他,‘理所当然’里包括什么,他说全部。


“早起,晨跑,成绩好,很乖巧,”二哥说,“我从小就觉得这是我生命所要做的全部。”


我心想那你的童年还真是悲惨啊,当然,我的童年也不咋地就是了。


“后来呢?”我继续问。


二哥道:“后来那些理所当然就变成了——精明,能干,样样好,努力过头也不逃跑。”


挺押韵。


“那又是为什么?”我有点不能够理解,“小时乖巧,大了却要精明,这个……就我们家这阶段养成还带改属性?”


“别满嘴宅词,”二哥瞪了我一眼,“什么养成……这还不是拜你最爱的大哥所赐?我本来是次子,乖巧能干就够了,谁知道叶修一跑——”


我接口:“咱哥一跑,你就是长子了。”


就好像最爱他的不是你似的!什么我最爱……听起来挺酸哦?


“对,”二哥咬牙切齿道,“所以这是他欠我的。”


他看了一眼被我刚才拍到他桌上的信封:“聊天聊够了,来谈谈正事——这就是你嚷嚷着要我看的东西?”


我是没告诉二哥有个信封这件事儿的,因为我觉得这事儿还是先不要告诉他的好,要是选的不是他,我攥着结果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呢?这


最亲密的人还就是难办,有这么两个哥哥,真不知道我前世造了多少冤孽。


“你打开看看。”我努嘴。


他疑惑地瞅了我一眼,就好像小时候每次我都撒谎说没玩游戏。但他很怀疑地看着我一样,手上慢慢拆开了信封——我说二哥,你还怕我夹刀


片不成?


刷的一下,一张字条被他抽了出来——说实在的,我都挺奇怪的,就我背过身那会儿,大哥是怎么把字条写好放进去的?


“搞定叶秋再谈——什么玩意儿?”

二哥的脸都拧巴了起来。


我冲他摊手:“你在他心目中比谁都重要的——证据。”


01

我妈永远都是白忙活。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好不容易,大哥带我回家吃一顿饭,大哥二哥陪着老头看无聊的节目,我被我妈揪到了楼上询问有关那个经久不衰的‘


你有没有大嫂’的问题。


她还特别执着地问我:“叶修真的对沐橙没意思?人家可是个好姑娘。”


唉,怎么说呢,这样算有了进步吧,早些年还在嫌弃这家女孩子家风不好,那家女孩子地位不够高,品味不合意,能把我妈逼得除了外貌人品


啥都不看,除了沐橙姐真的很不错以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妈好歹也算是学会退让了——只要儿子喜欢,人不错,知根知底,娶就娶!


然并卵。


周围一堆基佬,自己也是个基佬,是我我也不糟蹋人家好姑娘(特别是好姑娘很有可能也被基友迷倒),我觉得大哥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那你觉得,你二哥跟沐橙……”


我类个去,妈,亲妈,你就这么想要个儿媳妇吗?


“不急,不急……”我只好这么跟我说,谁知道我妈冷不丁瞪我一眼:“不急个什么!再这样下去,他们都奔三了!好女孩都在二十出头结婚


了,到时候剩下的都是歪瓜裂枣!我还等着养孙子呢!”


哎呦喂,得了吧,不是我说你,你说你和老头子的教育方式,教育出了个啥啊,兄妹三个都想离家出走,唯一一个未成功的是当时胆小力薄的


二哥,没跑掉,你给他个豹子胆子试试,我们家估计一个都剩不下!


哦不对,他现在已经有豹子胆子了,敢盯上自己亲哥的屁股了,好胆子。


我妈在我面前滔滔不绝,我心里弹幕如飞,偶尔看看表,都过半小时了,我忍不住打断她:“妈你就是白操心!你能逼迫他们相亲结婚,还能


逼迫他们睡女人不成!!”


嗷,不好,没控制住自己的嘴!


我妈果然怒了,站起身来就拿扇子抽我:“你哪儿学的话!什么睡女人!你出去都学了些什么脏的坏的回来!!!”


我刷的一下就蹦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往外跑——哇嗷,亲妈,打人别打手啊!!!!这是我吃饭的家伙啊!


02

拯救了我的是我们家的管家爷爷,钟叔。说起来这个年纪了我得叫一声钟爷,可惜辈分不对,喊一声钟叔也不掉块肉,我也就一直这么喊了。


“钟叔,叔!您都一把年纪了,跑个甚啊!”我停了下来,把难得跑起来的钟叔拦了下来,“诶诶诶,妈,钟叔有事儿找你!”


“哎呦大小姐您还惹夫人生气呢!”钟叔记得跺脚,“先生在下面要给二少爷上家法!!!”


一听这话我就纳闷了:“您别是说错了吧?打我二哥?”


我妈在后面也停了下来:“老钟,您确定您老没弄错?是叶秋?”


“不然我急个什么啊!”钟叔一拍大腿,“二少爷可没大少爷皮糙肉厚,夫人快看看去吧,大小姐嘴巴甜点,劝劝先生,啊!”


……皮糙肉厚,是因为从小打成习惯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危急关头,我突然觉得有点囧——为什么我们家的严厉家规,会教育出我们这三兄妹呢。


我一边这么思考一边蹬蹬蹬往楼下跑,刚刚进大厅,就看到我俩哥双双跪着,二哥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卧槽,那不是二哥,是大哥!!


我擦咧,不会是那什么暴露了吧!!!


二哥的腰挺直地像一根立起来的棍子,我看了他好几眼,都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说了。


“你再说一次?!”我爸站在他们面前,声音洪亮地可怕,“叶修你别说话,滚去旁边坐着!”


我妈默不作声地走了过去,拉起大哥,把他摁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然后站在了我爸的旁边——她老是这样,我最讨厌她这一点,冷冰冰地站在


我爸那边,不管事情怎么样就是只支持我爸的决定。


“我不会结婚,”二哥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只是说了这个程度,对吧?你还没蠢到把全部都说出来,对吧?


我觉得我现在肯定很暴躁,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我真想上去给二哥好一顿敲——我们说好的不打草惊蛇呢!


03

我曾经问过二哥,你是真的考虑过了吗?


喜欢男人和喜欢哥哥,意义上是不一样的,这是双重的罪,老头子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大哥可是我们的哥哥。”我不得不说了句老套的话。


“如果就因为他是我哥我就不能爱他,”二哥难得嘲讽地笑笑,“那这份感情也不会被称为禁忌了吧?”


我无法去反驳他。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一群基佬,也许是因为我还是个比较固执的人,在耳目濡染下,我对感情的质量要求很高,但是对伦理这


种东西反而并不怎么在意。


都是我哥哥,你要我怎么去反对?去告诉二哥这样是错的?告诉大哥千万不要理二哥?最好让他们的心都死个彻底,好好结婚生子?


……


我擦咧,我还没那么傻好吗!!!!


04

老头子的脸介于惊怒,暴怒与愕然之间,那只掌握过巨大权利和财富的手在此刻拿着鸡毛掸子,对着自己的儿子,真切地颤抖了起来。


我从未见到过二哥在家里有着这样淡然的表情,他就那样跪在了老头子的面前,伸出一切能被打的地方让老头子打。


“你打吧爸,”二哥低垂着头,“但是我的话一个字也不会变,这都是我自己的问题——所以不管您打断我几根骨头,我今天都认了。”


“叶秋!!!”

大哥蹭地一下就从我妈的身边站了起来,又蹭的一下在我们家老头子面前跪了下来,看似讨饶,实际上他把二哥遮的可好了。

“爸您别管他,他今天没吃药!您看您鸡毛掸子也快捏断了,是不是放下来休息一下……我给您倒杯茶?”


但是老头子看到这兄弟情深的戏码,反而气的更厉害了,脸上涨红的要命,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算是完了。


我爸气的青筋直冒,深呼吸几口气,问大哥:“你也认为他是对的?!还是你也和他一样,喜欢男人——”


大哥反而很平静地问:“喜欢男人也没什么错的。”


次奥啊,你们真是作死二人组!


果然,老头子连声说着好好好,刷的一下这鸡毛掸子就下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是不是有技能在帮我加速度,只知道当我意识过来的时候,鸡毛掸子已经狠狠地落在我的胳膊上了——哇咧,好痛啊!


“叶悠!!!”二哥骂我,“你来掺和什么!”


“你闭嘴!!!!”我冲他吼了一句,然后非常认命地闭上眼,伸出手臂,把两个哥哥一起罩在……好吧,我这身高罩不住!


我把大哥往二哥方向一推,很好,变成一团了,这回好罩了。


早就决定好了的,一定要为他们扛下这顿打的。


“爸,您要打就打我吧,我今天就放话在这里了,”我觉得我现在一定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您要是打他们一下——我!就!跟!


您!玩!命!”


然后……我爸就一鸡毛掸子抽上来了!果然亲戚们说的老爸疼女儿都是骗人的!!!好痛!


“把老三拉开!”我爸对我妈喊道,然后用鸡毛掸子指着我大哥二哥:“你护着他们做什么?恩?一个!从你两岁起就没有抱过你一下!另一


个,一点魄力都没有,连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都能难倒他!传宗接代,光大门楣,都是家里男人的责任,他们呢!我教他们的东西都被他们学


到狗肚子里去了!有能力的不听话,没能力的死撑不起来!这种东西你还护着他们干什么!”


得了吧,二哥要不是胆儿比较小,早跟着一起跑了!您到底是恨什么啊?恨有能力的不听话和听话的没能力?


“现在我们都不听话了。”大哥突然出声,“您可以考虑改一改法子了。”


“住嘴!”我爸大概是真的气傻了,连老土台词都说出来了,又抽了好几下,痛的挡住大哥的我嘶了好大一声,“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孽障!都是你起的坏头!”


他真的是气坏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爸这种人,威风八面,特爱装X,据说什么事情都不能叫他打破他的教养。


以前听这种台词,我还能淡定,现在我只想叉腰大笑三声。


——多稀奇啊,您要是能生孩子,您现在动鸡毛掸子干嘛?


“你让不让开!”我爸说,“难道说你和你的哥哥一样喜欢男——”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话里有哪里不对,他停顿了一下,旁边我妈的一张脸略微抽了抽。


“废话,我当然喜欢男人!”我囧掉了。


“怎么跟你爸说话的!”我妈训斥我道,“还不给我过来!!”


“我不!”我觉得我现在肯定是一张暴躁的脸,“有种你们别打!!”


“这是家法,”我妈居然还能比较淡然,“你哥哥只有挨了家法,挨了打才知道做错事的痛。”


她这态度,让我不由得怀疑她是不是精分,或者说,难道她真的那么天真,觉得谈恋爱和性取向这事儿打打就能打回来?别开玩笑了!!!


“你去联系一下心理医生。”我爸居然还对我妈说这种话,哎哎,这你就请医生,那二哥要是和你说,他的心肝宝贝是大哥,你不得昏过去?


“叶悠,手伸过来。”大哥趁机一把拉过我的手,看着上面抽出来的印子,“疼吗?”


废话——还有你别过来!!看!这不是又被老头给抽了一下!


“你还挡?”


我点头:“不然你挨抽?!别开玩笑了!”


大哥居然也点点头,“手机给我——你们学校现在不上课吧?”


啊?


“既然这样,小受大走,”大哥一把扛起我,我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眼花,他的力气在这个时候变得特别大,一只手扛着我一只手拽起二哥,“跑!”


……啥?!


TBC

本子预售地址请戳→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4408868749

终于到动家法的时刻了!不知为何我好开心!

昨天真是苦逼死我了,早上发现电脑没存前晚的图,晚上电脑一卡机,稿子全没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明天就把下赶完!!


另外再说一下本子的问题,大概会在一月十五号左右补尾款,春节后发货,等的心焦的姑娘们十分抱歉,因为我在不停地爆字数呢……以至于爆出了三本嘿嘿……

谢谢姑娘们的支持么么哒!

大家元旦快乐哟~


评论(15)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