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韩叶支线END)

0

刚开始被邀请去韩文清家的时候,其实叶修本心是拒绝的。


但是嘉世的好副队,人民的好伙伴对自己的队长摇头。


“不会吃了你的,你还是去吧。”


十九岁的叶修死命地坐在椅子上摇头,一本正经地说着非常不正经的话。


“雪峰,你不懂老韩,我认识他三年了他都没请我吃过一次饭,现在居然直接让我去他家?”


“那又怎么样?”吴雪峰把他手底下的冰饮拿走,换成一杯热可可,“现在快冬天了,别图凉快——我看人家韩队只是想和你吃顿饭而已。”


“不,老韩可是肉食动物,我去了肯定会被扒皮扒筋,洗吧洗吧丢到锅里煮了的。”叶修开玩笑道。


“瞎说,”吴雪峰看他那一本正经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样的还不够人家塞牙缝。”


十九岁的叶修瘦瘦高高,刚刚过了少年抽条期,却没有得到充分的蛋白质补充,吴雪峰捏一把他那手腕子都能被骨头咯到。


再想想霸图队长那巍峨的体魄,叶修觉得自己确实是不够格给韩文清塞牙的,于是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去吧。”


1

叶修每每回想起当年,都觉得不该踏出这一步的。


真好,只是去家里吃个饭,吃成习惯以后……自己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


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


当韩文清的侄孙都能满地跑的时候,叶修还在如此感叹。


也许当年那个冬夜,命中就该他吃这顿饭的。


2

刚开始,韩家并不是住在后来那套大房子里的,而是住在一套较偏远的旧院里,那还是韩家往上数三代的祖宗留下来的房子,韩家人都很固执,住惯了就不挪窝。


只是Q市到底不比B市家家有暖气,又不比G市时时温暖如春,韩文清后来攒了钱就买了套靠近霸图的房子,水电暖装全了供韩老太太修养。


因此十九岁的叶修就跟着韩文清左拐右拐,他不像他妹,是个天生的路痴,几年下来,锻炼出的记路能力还不错,掐指算算,这里离霸图起码有十条街开外了,亏老韩跑的起劲儿。


“把围巾裹好,衣冠不整,像什么样子。”看着叶修神游天外,韩文清淡淡地出声,一拉旁边这个人的围巾,随手整好,“你当这里是H市?”


Q市的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不冷,也许是因为靠海的缘故,冷起来能把人冻哆嗦。


“咯嗦,老韩你别学雪峰,跟老妈子一样。”叶修嘟嘟囔囔地把围巾上的蝴蝶结重新系好,“也不知道沐橙怎么样了。”


他是比赛完了直接留在Q市的,苏沐橙一直在吴雪峰家里接受照顾,每每都期盼着叶修早点回来,现在没见到自己妹子,叶修还挺有点惦记。


“你也挺像老妈子,”韩文清哼了一声笑了,“吴雪峰比你可靠多了——白操心。”


“家里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的苦命人,不操心她我操心谁,”叶修摸摸鼻子,“赶紧的,到底到了没有?”


“到了。”韩文清说着,在一道墙外面停了下来,伸手推开了吱吱呀呀的门。


叶修打量着这被青砖小墙,黑瓦和快褪色的朱红色大门的围起来的院子,作为一个在军区大院生长起来的好少年,他天然的对这种院子有着亲切感:“老韩,你家不错啊,看起来挺舒服的。”


他这种领导审视地盘的语气,实在是和他那张嫩脸不搭调,韩文清瞥了他一眼,今天格外好脾气地没揍他:“恩。”


他也觉得自家的家很好。


“妈。”他朝着院子里叫了一声,叶修这才注意到,这院子里居然还有一座木搭的秋千,在架起的紫藤花架子下悠悠地晃荡着。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坐在秋千上,戴着一副老花镜,静静地打着手里的毛衣,嘴角含笑,听到韩文清的呼声就抬起头,笑容扩大:“文清啊!回来了?”


叶修:……卧槽,卧槽!这是老韩的妈?!


十九岁的少年叶修,看了看对手凶神恶煞的脸,不由得对基因学产生了巨大的疑问。


观音脸生出阎王脸,这什么奇妙的遗传基因……


3

韩老太太十分热情。


“文清总算是会带朋友回家吃饭了,我早就炖了汤,饭还没有煮好,你们先垫一垫吧。”她系上洗的发白的围裙,端来两碗汤,看着叶修就皱眉:“小叶啊,你太瘦了,可得在阿姨这儿好好吃顿饭。”


巴掌大的白色搪瓷碗里,熬得滚烫酥烂的鸡汤发出了诱人的香气,吊的叶修口水都快掉下来了,笑着搓着手就接过了汤碗:“哎呦,麻烦您了阿姨,哎呦这个阿姨我来,我来帮您端,给老韩是吧~”


韩文清刚刚接过碗,就看见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叶秋缩在他家的沙发上,小心翼翼地端着碗,有滋有味地嘶溜嘶溜地喝着汤,明明是身子骨已经抽开的少年,坐着却缩地像只没安全感的猫。


裹成一团的,白嫩的,爪牙尖锐的猫。


“很冷?”韩文清看着他那样就不痛快,伸手一拍他的背,说话的声音严厉地像是呵斥,“多大的人了,坐就坐好。”


“哦。”叶修才不怕他,挑起一边的眉看他一眼,继续喝了一口,把脚放了下来,拿汤勺做辅助,刺溜刺溜地吸着汤里的宽粉条,“老韩你都不知道放松怎么做是吧。”


“吃东西小点声,”韩文清不为所动,继续纠正,“你是饿死鬼投胎?”


“这你就不懂了,”叶修把脸埋在了汤碗里,只露出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声音响才是对做饭的人最好的回报,因为这代表好吃,特别好吃,贼好吃,我家里做饭的可好这一口。”


他含含糊糊地没说是自己家里做饭的厨娘,老韩还以为是他妈,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点点头,自己喝汤还是安安静静的,几口喝完就放下了,“有一点我需要先提醒你。”


“啥?”叶修嘴里咬着一块鸡,含混着问。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声音压得很低。


“一会儿我嫂子要过来。”


“啊?”叶修被他这句话弄的发蒙,“你嫂子要过来?你嫂子过来你哥不过来?不对,老韩,你还有个哥啊?我认识你都快三年了也没听你说过啊?你不是只有个弟弟?”


韩文清冷笑了起来,叶修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样笑,笑的人发憷。


“有跟没有也差不多了。”

他轻飘飘地这样对叶修说道。


4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叶修再怎么想也想不到,韩文清这种人,能有一个二十年都不回家的大哥。


“也不是什么大事,”韩文清说起来轻描淡写,“职场不得志而已,出去了二十年,就算回来了也还是懦夫。”


他和大哥差了足足十岁,韩父在世时管大儿子管得严,小儿子管的松,本来打算前者撑起家里,后者图个松快,谁知道竹板子打起来的大儿子几十年都不回家,带出去天天到处走的二儿子反而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等最小的儿子生下来时,韩父已经没精力管了。


现在韩大哥家里就一个嫂子,带着个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儿子,孤儿寡母的,韩大嫂心都死了,要不是有韩老太太照看,又心疼儿子,早受不住再婚了。


韩文清对此事印象颇深,一惯无法看得起大哥的作为,人越大,脸越硬,做事也雷厉风行,和大哥完全是两个样子,教育弟弟也是一样虎着脸,弟弟见了他就怕,也不知道家里谁才是大哥。


这事儿叫叶修说,都得感叹一句,都是命啊,他就说呢,韩阿姨这副脸,怎么能养出老韩这种汉子来,原来是有原因的。


他不由得想起家里的叶秋——还好叶秋和他是双胞胎,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对,家里还有个更小的,他出来时还没断奶的,得亏家里是不缺保姆的。


但是总归是记起来了,叶修砸吧砸吧嘴,把汤碗放了下来。


年轻时就是图一口气,一把自由,现在责任背上来了,就算是想回去看看爸妈,那也是万万不能了——要是被抓回去,一顿板子还算轻的,关家里不让出去可就麻烦了,他们家可不缺那点儿违约金啊。


十九岁,压根不老的少年,深深地思考起了自己的人生。


他如今还不知道,再过个半年,他跟块奶糕一样白团团的妹妹,会一个不小心走丢。


然后又是一个不小心,撞上了韩文清的大腿。


就像他说的,有些事儿,都是命啊。


5

韩嫂子没来时,叶修还想着她会不会抱着儿子来,还琢磨着,玩玩老韩的侄子,会不会被老韩揪着打?


韩嫂子当然是抱着儿子来的。


韩大哥的儿子小名宝宝,大名韩忠国,名字土到叶修都牙疼,一看就是韩父那种人给起的,想当初要不是他妈实在看不过眼,他和叶秋就得一个精忠,一个报国了。


宝宝今年六岁了,已经很能说些大人话了,马上就要上小学了,蹦蹦跳跳很活泼,脸蛋圆圆的,眼珠子轱辘轱辘转,很讨人喜欢,一点儿也不像韩文清他侄子,叶修看着就觉得心痒痒,从包里掏了块糖去逗他,说些“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几岁啊”“你喜不喜欢吃糖啊”这种逗小孩说话的话,韩文清则在一边虎着张脸看他逗自己侄子。


“宝宝真乖,”到最后,叶修抱着小男孩夸道,“比你伯伯可爱多了,咱们以后啊,可别跟他学,不然可找不到女朋友。”


韩文清一听这家伙又开始嘴上不住口,刷的一个眼神就瞪过去了。


韩大嫂在那儿一边嗑瓜子一边笑:“文清别瞪了,你朋友还是个孩子呢,活泼一点儿又怎么了。”


十九岁,在三十几做了妈的人看,确实还是孩子。


宝宝含着糖,口水都要滴出来了,叶修抱孩子的姿势还没生疏,抱着他一颠:“哥哥说的对不对啊?”


几岁的孩子能听懂什么,笑眯眯地答了一句:“哥哥说的对~”


“这辈分错了,”韩嫂子更乐了,“宝宝该叫小叶叔叔的。”


这回换韩文清看叶修抽着个嘴角,嘴角一勾:“确实是该叫叔叔。”


妹妹才几岁的,十九岁的叔叔叶修:………………


6

顺便一说。


后来两个人终于领证时,霸图一堆好汉秉承新仇旧恨,抓着宝宝,也就是韩忠国,和韩小弟的儿子贝贝,指着叶修叫他们喊伯母,指着比韩忠国小两岁的叶悠叫阿姨,把叶悠气的抓着凳子就开杀不说,叶修也乐的跟妹妹一路,一顿饭下来,韩文清夹什么菜他扔什么菜,铁血如韩队也不得不认输,抓着俩孩子认认真真喊叶修伯伯,那一天的晚饭简直是鸡飞狗跳不消停。


最后叶修感叹——把自己喊老的叔叔算什么,伯母才是真绝色!


7

吃完饭的时候叶修先往桌子上瞅了一眼,然后理所当然地坐在韩文清身边。


韩家的桌子不大,满满当当地放满了热腾腾的菜,才吃第一口叶修就恨不得留下两条泪来——现在大家条件都还不错,老陶给他们配了个厨师,叶修却总吃的不对味,吴雪峰手艺好也不能总给他开小灶,现在吃着家常菜,俨然就觉得这大概是传说中‘妈妈做的菜的味道’。


他妈从来不做饭,老韩这家伙真有口福。


“……你不是不挑食?”韩文清看着这家伙尽往些鲜菜上伸筷子,蘑菇豆腐虾仁都是好东西,但是这个时期的男孩子就是要大口吃肉。他伸手,犹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扔到叶修的碗里,“不准挑食。”


叶修并不是不吃肉,而是舌头比较挑,红肉吃得少,因此他看到这块扔到自己碗里的肉就是一愣,随后用不可思议的眼光去看韩文清,后者大概是由于这举动确实不太顺手,没有看他,反而催促道:“快吃。”


韩老太太点点头:“是啊,小叶看上去可瘦了,得荤素搭配才好,男孩儿多吃点肉,不碍事儿的,文清你再给他舀几勺蛤蜊豆腐,我们家这道菜可是拿手菜,可香了,小叶你尝尝。”


“谢谢阿姨!”叶修死活忍着笑,悄悄把自己的碗一推,韩文清眼疾手快地舀了几勺豆腐给他,舀完就又顺手给他夹了几筷子炖羊肉,只给了一个字:“吃。”


“是,是,”叶修夹起那块红烧肉往嘴里塞,胳膊悄悄一拐韩文清,“不得了,不得了,就看在你这张脸,吃了这块肉我得折寿十年。”


“你也可以选择不吃。”韩文清捏着筷子忍着道,“随便你。”


“不,怎么能不吃,老韩你给我夹的,”叶修笑笑,又吃了一勺豆腐,咽下去才道,“就算是折寿十年,我也得吃啊。”


这话他说的顺畅,韩文清却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纵使知道这家伙并没有别的意思,他还是忍不住去看,即使他知道,他什么也不会看出来。


就算韩文清不是这么矫情的人,看着叶修如鱼得水一般地和自己母亲聊天,吃着自己夹得菜,给自己侄子剃鱼刺,他此刻心里都不由得不生出了一种变了味的想法。


要是这家伙一辈子都这么乖巧讨人喜欢就好了。


……要是能一辈子都能和这家伙坐在一张桌子吃饭,就好了。


8

一回生,二回熟,自从第一回来过之后,每次和霸图杀完一轮比赛后,叶修都会大包小包地和韩文清一起来看韩老太太,有时候还会带上苏沐橙。


他也说不准到底为什么喜欢来韩家,也许是因为那个院子很像他长大的地方,也许是因为那满院的紫藤花沐橙很喜欢,也许是因为那摇摇摆摆的秋千上老是坐着那个慈祥的老太太,也许是因为韩文清会给他夹菜,两个人晚上偶尔也能一起睡个地铺,隔着天花板没法看星星也能聊聊人生,荣耀版本的。


不过,也许也是因为,第一赛季的老人越来越少。


等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韩老太太已经和他熟到几个月不来就会念叨的程度了,而他自己也不得不对现实举枪投降——他还真是个恋旧的人,老韩家就老韩家吧。


他确实是真的喜欢那个地方,因此当韩文清说,要带老太太搬家的时候,他起先是沉默的。


“原来的院子不好?”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屏幕上一叶之秋静静地站在大漠孤烟面前,夕阳背景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光线太暗,“搬哪里去?”


“我已经买了一套房子,在俱乐部旁边,”韩文清听他这惆怅的声音就知道他舍不得,声音努力地放的柔软一点,“有电梯有暖气,下面还有小花园,也不差,那地方终究偏了,我妈年纪大了,身子也不算太好,医生上次说要温养。”


听了半天,还没听见对方说话,韩文清加了一句:“到时候我再带你去新家。”


叶修不是听不出来他语气软了,叼这根烟哭笑不得:“老韩,你搬家是你的事儿,你安慰我干嘛?”


韩文清想笑,几乎可以想象到他这时一副吊儿郎当叼着烟,挑高眉,眼睛瞪大的样子,但是嘴上还是淡淡地,一句话回了回去:“我看你也挺舍不得的。”


叶修像头猪一样哼哼唧唧几下,没说话。


他确实是挺舍不得的,就算早早被韩文清告了个白,还是舍不得,和霸图打完的当天还是哼哧哼哧跟韩文清回家了。


终究是舍不得啊……什么都舍不得。


9

“文清啊。”


听见韩老太太这么慢悠悠地喊他,韩文清就知道自己有麻烦了。


韩老太太咳嗽一声,旁边的韩嫂子递上一杯茶,她喝了才继续说:“文清啊……你有多久没带小叶来玩了?你们吵架了?”


韩文清还当有什么事儿,紧绷着,现在一听倒是一松:“他在H市,最近工作暂时停了,现在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带带他妹妹,所以没有到Q市来。”


韩嫂子是看过新闻的,掰着指头算了又算,嘉世都和霸图杀完一轮了还没见叶修来,就知道叶秋和嘉世内部肯定真的闹了矛盾,她也不敢告诉韩老太太,老人家不太听得了坏消息,现在也只是陪笑:“小叶还有妹妹?”


韩文清恩了一声:“还有个双胞胎弟弟,这个妹妹最小,”他皱眉算了算,“比……忠国还小两岁。”


韩老太太对叶悠是有印象的,还是靠着当年叶悠被韩文清抱着抱着上了报纸记住的,此刻也关切道:“叫什么名儿啊?怎么现在倒是跟小叶住了?”


“叶悠,”韩文清喝了口茶,“现在跟着别的战队,明年签约。”


韩老太太宝贝儿子,爱屋及乌,也喜欢儿子的职业,一听叶家两个人都和儿子是同事,喜欢的不行,拍拍韩文清的手:“有时间带小叶回来吃饭,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没追到手呐?我跟你说,这事儿啊,还得从旁使使劲儿。”


韩文清被她猛不丁的这么一说,好险没把茶喷出去,转头看着韩老太太,表情第一次活像见了鬼,可怕极了。


韩嫂子尴尬地咳嗽几声,她以往不是没看出来,只是不好说:“你别急,我们都没有反对的意思,宝宝也喜欢他叶叔叔,妈嘛,你也知道,比你还疼小叶呢。”


韩老太太接口:“对对对,那孩子可人疼的很,你只管追,追到手带回家,我天天给你们俩做饭——他是不是又瘦了?”


其实他又胖了。韩文清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现在好说歹说,同性婚姻都算个合法律的了,民政局都能派发结婚证了,韩文清喜欢他自己的朋友,韩嫂子也没什么想要反对的,韩家也不缺香火,她儿子都快上高考了。


韩嫂子和韩大哥是相亲结的婚,带着儿子过了这么多年,倒有了新想法。


什么都是虚的,世俗道理根本约束不得人,在这种社会,两个人想过好日子,终究还是得有那份心才行。


她看着顶天立地的小叔子被婆婆说的难得不自在,不住地咳嗽以掩饰自己的慌乱,好笑的同时摸了摸自己的脸,


这可真是老了,她想。


要不是老了,寂寞了,怎么会希望这两个大男人能把日子过和美,又怎么会想看到这一路走过来的两个人,最后能好好地在一起?


“文清,”她叹息道,“你要知道,有些东西,拉不下脸,不去追,不抓稳,他可就跑了。”


“……我知道。”

韩文清听了这话,沉默半响,把茶杯放回到桌子上。


“我会抓住他的。”他想了想,想起一件事儿,抬起头,问韩老太太:“妈,您今年有没有兴趣……带带叶修的妹妹?”


10

早听说叶修的妹妹胆子大,韩文清也知道,五岁就敢自己到处走的人,胆子不会小。


只是不知道,这胆子能大到这个地步,门一锁,把他跟叶修都给锁一间房里面了。


她哪儿来的钥匙已经无从考证了,韩文清停止捶门,一坐下来就听见叶修咬牙切齿地说:“那个混账,看哥以后让不让他进门,现在就敢教唆我妹妹,胆儿肥啊。”


“……你妹妹胆子也不小。”韩文清忍不住说。


真是有什么样的哥哥有什么样的妹妹,当年十八岁的叶修和霸图杀完一轮就把情绪不佳的他关厕所里去了,说是要自己冷静冷静,现在他妹妹继续把他关在这里,却多了一个他。


现在他妹妹跟做贼一样拉着一看就是男朋友的同学走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大眼瞪大眼。


十秒钟后,韩文清看着对方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己的脸,终于忍不住开口。


“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他强硬地说道,“我还是那个意思。”


叶修躺在他床上翻个身,抱着后脑勺,吹了声口哨,“哥什么意思都没有,你想多了。”


“是我想多了——”韩文清再一次重复着那句话,眼睛好像锐利的鹰,紧紧盯着对方的脊背,不放过每一个他颤抖的细节,“——还是你想蒙混过关?”


叶修懒洋洋地打个呵欠,拖长了音说没啦没啦,老韩你就是想多了,哥困啦困啦快让哥睡个觉————


但是韩文清却突然一手掰过了他的身体,对着那个讨人嫌的脑袋吻了下去。


片刻之后,他才和叶修都气喘吁吁地分开。


“你骗人。”


韩文清笃定地说,语气不容叶修狡辩,他不出意外看到叶修脸上那层讨人嫌的平静全部被打碎了,而他自己也不剩什么,本来随着年长越来越平静的心里好似天空突然飞过了大群的千鸟,湖面浮起万遍涟漪,白雪皑皑下突然露出了艳丽的花枝。


曙光就在眼前,只要捅破最后那一层窗户纸。


“骗子。”

他看着叶修捂着自己的嘴,狠狠地瞪着自己,还和几年前一样像只不逊的猫,一看就知道这几年来,有的东西变了,有的东西没有变。


变了的是面前这个人,没变的也是面前这个人,韩文清有时候想把他紧紧抓在怀里,他却能轻松跑走,等他开始怀疑自己能否抓住他时,却发现这个人还是站在那里,站在自己的旁边。


几年前他是个令人恼恨的小骗子,如今变成了心口不一却让他挂心的大骗子。


韩文清抓下叶修的手臂,低下头去,摸索这个人的唇瓣,下巴,紧接着是脖颈,刚刚刮过不久的细碎胡茬像是柔软的草地,磨的叶修脸上止不住地发烧。


最后韩文清将脸颊贴到他的胸口时,叶修已经无力抵抗,说辞再不正经,狡辩再多,也没办法做出什么证明,反而是他自家的心跳正快速地出卖着他,慢慢地已经没办法去抵抗上面韩文清的眼神了,脸转开都能感受到那股灼热的视线。


韩文清看着他,感受着他的每一个小动作,每一个别扭,觉得自己应该不用再追问下去了。


他们刚开始的争吵源于他对叶修一直回避的态度,以及火快烧到眉毛的情敌威胁,韩文清只看上了叶修,看上叶修的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


但是叶修到底看上了谁呢?


韩文清本来就是想追问出这个问题——天天看上去没干劲儿。其实比谁都有干劲儿的这个人,谁都看不出在他的心中,到底是谁有着那独一份儿的地位。


但是这个问题,越往深纠结,越往里面挖掘,叶修越是不肯说,跟小辈儿他是耍赖,跟韩文清那就是耍脾气,他们俩最终还是吵了起来,冷着张脸去接个妹妹,都快把叶悠魂儿吓飞了。


——直到被行动力爆表的叶悠关进同一间房。


11

叶修其实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感觉得到。

但是他一直在装,装到谁都去猜他的心思,但是谁都猜不透。


但是他特别不能应对韩文清这么横冲直撞的类型。


就好比现在,霸图的队长在他上方,很认真地说:


“如果你不愿意,不能接受我,就推开,”韩文清停顿了一下,那一刻叶修不是没看到他眼睛里的志在必得和小小的一丝犹豫,“彻底地推开。”


叶修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如果真的有喜欢的人,就拒绝他,彻底地拒绝他,推开他。


但是当叶修真的把手举起,放到韩文清的手臂上时,他喘着气,吸着韩文清呼出的热气,他却无法真的推开这该死的死对头,和他结了十年多孽缘的Q市真汉子。


推开吗?推得开吗?


叶修心里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想法,咬着牙堵气地想去推,身体却不听使唤,韩文清看着他的表情,慢慢地有了笑影,再不犹豫,头一垂,叶修就觉得自己又被老虎擒住了口舌,不过是这么一刻,呼吸间又全是这个人堪称霸道的气息。


最后那只手,也只得郁闷地慢慢放了下来,随后也被韩文清一把并在床头,不大的床吱吱呀呀地摇了起来,叶修心情混乱之间抽了个空,想,果然是推不开啊。


他并不是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吧,也许是确实和韩文清认识了太久,你知道我,我知道他,有些谁都不知道的东西,却怎么也不肯说出口,也说不出口。


但是韩文清却自己咬了上来,自顾自地就认定了,叶修没推开,他就死活不松口。


最后,这头老虎,终于把这块看中多年的老肉咬在了自己的嘴里。


吃的津津有味。


叶修心想,肉却也活该。


早该在第一次,猛虎瞧上他的时候,就该逃开的。


——因为现在就算是后悔,肉自己也不愿意了。


12

也许是这辈子从没开过荤,等韩文清回过神来,叶修只有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份了。


“不准告诉叶悠,不对,谁都不准说!张新杰也不行!”叶修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双眼还狠狠地瞪着韩文清,“不然老韩你就——”


“不会。”韩文清饱含歉意地揉揉他露出被子的头,又有点好笑,“我为什么要告诉新杰?”


叶修哼哼了一声:“你不知道?韩张这CP,现在可火了——你跟他搭档了这么久,怎么就看上哥这块老肉不动窝了?”


叶修这人,一年到头难得见他任性一回,更别提吃个醋,韩文清拿看稀罕物的眼神看看他,他还不乐意,翻个身就不理人,他说着图个嘴上痛快,韩文清心里清楚。


但,韩文清更清楚,恐怕张新杰也盯着这块老肉。


这么一想,他倒是不愧疚了。


人就这么一个,不抢就该跑了。


空调吹了半天有些冷了,他伸手把叶修的被子捏好,“别老跟着些看乱七八糟的,苏沐橙爱看就让她看。”


叶修还是不肯理他。


韩文清只好说:“俱乐部有人卖韩叶本,下次你给她看这些,纠正下她的不正确观念。”


“去去去,看了你就烦,给哥点清净!”叶修这才翻了个身,手一挥,“还不把叶悠叫回来开门,哥快饿死了。对了,你妈那边——”


“她知道。”韩文清说。


叶修猛地抬头,瞪着他。


“我们家,”韩文清努力地思索着该怎么说,“都已经把你……”


当作了一家人。


该怎么说呢?连叶修自己心里都清楚,韩文清算是行动派,早早地把自己的一切,把自己家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韩文清把自己给刨开了,解刨清楚了,把所有的东西都摆在了叶修的面前,就看叶修愿不愿意拿起中央那颗热切跳动的心脏。


叶修很想反驳点什么,但是一抬手就看见了手臂上被弄出的痕迹,他觉得自己现在大概说什么都没说服力,只好说:“反正哥今天不出去吃饭,你端进来伺候哥。”


韩文清点点头,忍不住凑过去又咬了他的嘴唇一口,心情非常愉快之下,跟叶修开了个玩笑。


“我晚上给你煮红豆饭。”


然后他就遭到了刚刚确认关系的恋人的一顿暴击,虽然攻击力只有可悲的1。


13

后来卫云一通闹,闹出了事儿,韩文清一听叶修在医院里,一句话也没多说,连夜赶过去,等他看到个坐在床上精神满满啃苹果的叶修,这才知道这家伙不过是把腿给摔了,真正遭罪的人在他隔壁睡着,一天了,小姑娘葡萄糖吊着,子弹也取了出来,伤口也包好了,但是还没有要醒的意思。


顾青翳坐在叶悠床头,浑身僵硬,把眼睛熬得通红通红,一张脸紧绷着,韩文清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去睡吧,这里有我一起看着。”


十几岁的少年固执地像头牛,不肯走,还看着韩文清:“如果躺在床上不醒的是叶前辈,您估计也是不肯走的。”


“你还小。”韩文清皱起眉头,“先回去。”


“还小?”顾青翳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人生就那么短,不抓紧了还等着什么都留不住?”


他动了动手腕,韩文清这才看见,他一直都在抓着叶悠的手,把手指放到叶悠的手腕上,就好像生怕叶悠哪一刻没了脉搏,而他不知道。


叶修在一旁吐出个核:“得了吧,老韩你别被这小子弄得也紧张兮兮的,小三儿伤的是腿,看她脉搏有什么用,他就是闲着心慌,爱守就守,倒了就让孙翔打包回去。”


韩文清觉得叶修真是永远都不会讲个气氛,看了叶修的伤腿一眼,他忍着把叶修骂一顿的冲动,直接坐到叶修床边。


他终究也没把少年劝走,压低了声音问叶修:“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看上去有很多话想要说,不用韩文清细看,他就能看出叶修的精神满满下有着憔悴,精神上的憔悴就连睡觉都没法补足。


但是叶修摇了摇头,露出个笑,什么也不说,只是把苹果放到一边,把手在被子上蹭了蹭,然后伸手握住韩文清伸出去的手。


“我想睡一觉,老韩。”他的声音真的透出了疲惫,也不自称哥了,“睡醒了我什么都和你说。”


他把头靠在韩文清肩上,努力地想要汲取一点对方的刚强和暖和气给自己。


顾青翳有句话说的没错,这个人生,确实算得上短,不抓紧了什么都留不住。


还好老韩先他一步,抓紧了他。


韩文清毫不犹豫地回答:“好。”


“等好了带我回家,我想吃你妈做的鸡汤下面了。”


“好。”


“出院时背我下去。”


“行。”


“明天我爸来,帮我挨打。”


“……”韩文清有点诧异地看着叶修,叶修看他这表情却笑得更开心了,“把自己和妹妹送进医院,还要跟他说我找了个男朋友……这可不是要挨打吗?”


14

后来他们闹出了很多事,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好好再约个会留个宿。


和叶家宣布出柜是一宗,叶修重回联盟是一宗,兴欣夺冠是一宗,国际赛来了,两个人分居两地又是一宗,最后有记者拍到了他们俩毫不避讳地带了同款的戒指,联盟翻了个底朝天又是一宗。


冯主席听了这消息就晕了过去,醒来后两边劝说,两边都是和气的表示不分,我们不分,最后在轮回那儿被叶悠一张嘴就气了个头晕目眩。


两边的粉丝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在再一次地霸图对兴欣比赛时,两边默契地,第一次和平地坐在了一起,不为别的,只为他是叶修,他是韩文清,叶修和韩文清,他们在一起,不需要理由,仿佛上天造就这两个人,就是因为要让他们遇见对方。


没有叶修的韩文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没有韩文清的叶修的人生也是不完整的。


郁闷,伤心,烦躁……到底是十年多的老粉丝,在这些情绪过后,他们最终选择的是支持,理解,和祝福,而就在这些风波统统平静下来的时候,叶修终于有空,拉着韩文清重新去了一趟那个韩家的老院子。


纵使一推门就能开见灰尘在阳光下的痕迹,叶修却还是觉得等自己再近几步就能看见紫藤花下摇着秋千织毛衣的老太太,房子里也有着鸡汤炖出的香味。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的韩文清莫名其妙地看他:“你干嘛?”


“没什么,”叶修抱着肚子笑,“只是觉得老韩你有时候心也够脏的。”


韩文清哼了一声,也微微笑了:“不心脏一点,怎么收拾你?”


“嘿,哥就夸你一句,意思意思,你居然还嘚瑟上……哎呦哥接个电话。”

叶修掏出了叶悠新给他买的手机,“喂?啊?啊……啥?不会吧?哈哈哈,你还没学乖啊?哦,行,你等会。”


“怎么了?”韩文清拍拍脚边粘上的土,“谁的电话?”


叶修似笑非笑:“小三儿。”大概是确实觉得好笑,他那个儿话音拖得特别长。


“叶悠?她不是说今天也要来?”


叶修把手机放进兜里:“可不是——走吧,老韩,跑一趟吧。”


“她到底怎么了?”韩文清弄不明白,拉住叶修的手,后者终于忍不住,趴在门框旁笑了半天,才直起腰:“她跑去了之前五岁时跑丢的那个游乐园。”


“嗯?”


“然后,”叶修忍着笑,一摊手,“她又迷路了。”


“……………………”


END

不知道有人看出来没有,每条线的分支点是不一样的,韩叶的分支点在更前面的地方,就是在韩家锁门哪一件事儿里,如果韩文清推倒叶修时,叶修没答应,推开了,那韩叶就 BE了,反之,成功了,那么叶修就成功走上了韩叶END线。

嘛,关于推倒这个问题,我个人是觉得,如果不是喜欢,是不会让推的,亲一个是能接受的,推倒就是一个看心的关键,并不是什么,啊,技术好,来一发,就能来一发的,至少全职原著的世界观,应该并不是这个调调。

允许真的推倒,就代表心里其实已经愿意了。

唉这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真是费脑子,我对老韩这种苦手啊……我拿手的只有金牛座的人,犟,犟,往死里犟,然后就是男神级别的苏类型了。


托腮,下一个王叶还是喻黄叶?


我现在真的好担心自己赶不上CP啊啊啊啊,别人期待双十一,我现在恨不得日期还是十月一。

PS:理一下韩家的人物表:

韩老太太——老公死了,生了三个孩子。

韩大哥——离家出走二十年,和韩大嫂有一个儿子韩忠国(宝宝),比叶悠大两岁。

韩文清——出柜,职业选手。

韩小弟——和妻子在外地工作,有个儿子比叶悠小。


按照辈分来说,叶悠还真的算个姑姑……

评论(25)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