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129-1138)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120

别看旋转木马是个忒土的游乐设施,旋转木马有旋转木马的魅力,我们过去时正好在进一拨儿人,工作人员看了眼我们的通行证,就放我们进


去了,但是位子却不太够,沐橙姐乐颠颠地去骑马了,大哥和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架比较远的,装饰华丽的马车。


“……哥,你傻站着干嘛?”


我戳戳大哥,这怎么就站着不动了呢。


大哥沉吟半响,才回头用认真地语气和我说:


“我们现在溜下去还来得及吗?”


叮————


启动铃响了。


我抽抽嘴角,把大哥一把塞了进去。


“不就坐个马车,几分钟就好了,进去!磨叽个甚!!!”


1129

叮叮——


旋转木马这玩意,我小时候也没坐过几回,一个指头都数不完。


队长的拍摄时间比我们都要长,到现在居然还没解放,真是可怜,等会看能不能再拉着大哥和队长一起来吧。


啊,说起来,哪个女孩子没有公主梦呢,五岁以前我也爱坐这个呢,现在想想真是惆怅。


我们家是精英式教育,也许是因为大哥的事情给爸妈留下了阴影,他们再也不敢搞所谓的放养了——据说大哥二哥就是因为在爷爷那里放养了


一段时间才兄弟俩都变成了逗比——从小就严格管理我不说,他们就算有事儿,不在本地,也会让二哥死死地看着我。


所以五岁那年真不能怪我在Q市跑丢,我活着容易吗我。


诶等下。


“哥,那次在Q市的游乐园,”我拐拐无聊地看着窗外的大哥,马车空间小,他坐的挺憋屈的,“你跟韩哥有没有带我坐旋转木马?”


我哥想了想:“有。”


我哆嗦了一下:“谁陪我坐的?”


我哥看了我一眼,皮笑肉不笑:“你小时候忒重,忒闹,硬是要老韩抱,又不让我走,拽着我的袖子叫你二哥,忘了?只好我坐前面的一匹马


,你丫坐在后面的马车里让老韩抱着你,还从窗子里伸出手跟我挥手,乐的颠颠儿的。”


我:………………


我把脸埋进了掌心里,觉得自己仅剩的少女心碎了一地。


我想了想这个画面——这特么是哪儿来的吉祥三宝快乐一家?!


我就不该嘴贱去问的他的。


再也不能直视旋转木马了,OTZ。


1130

“所以说,二哥他那个时候真是逊毙了,”我拿二哥的糗事来打发时间,大哥听得津津有味,“那个女人就那样跪了下去,哭着喊着要和他在


一起,他就那样傻了——”


“唔?”


大哥突然一看窗外,伸手打断了我的描述。


“……哥?”


大哥把头转了回来,皱眉。


“唔没事儿,看错了,你继续。”


……哈?


1131

等待结束铃响的时候,我七手八脚地第一个爬出了马车。


大概是恶趣味,我哥在我讲完二哥的蠢事后就给我讲韩哥带着五岁的我玩的事情,听得我不断哆嗦,生怕知道太多会被灭口。


我再也不能直视旋转木马了,看到它就想到我的童年,我那宏伟的,骑在荣耀圈顶尖选手肩膀上的童年。


如果说大哥和韩哥两个人算职业联盟顶天立地的巨人的话,五岁的我真的可以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蔑视世界了。


“你们玩的倒是蛮乐啊!!!!”


没赶上这一批的黄少天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叶修你坐的还挺舒服是吧!下来下来下来!!!等下你先别下来,给我拍张照哈哈哈哈啊这个


马车!!!”


“少天,别急。”


喻队的表情让我不禁自觉后退三尺。


果不其然,只见他对着还没从马车里爬出来的我哥,微微弯腰,伸出了一只手,另一只放在腹部。


“前辈,请让我扶你下车。”


他说的非常轻柔,犹如在说情话,动作也十分标准,好似迎接公主下车的王子殿下。


最可怕的是,黄少天站在了他的另一边,不明意味地危险地笑了一声,也弯下腰,如法炮制了这样的动作,手直直对着大哥伸了出来,掌心也


是向上。


他罕见的没有说话,但是意思不言而喻。


我看着他们俩,突然地发现,这两个人今天都是精心打扮过的——虽然有帽子和墨镜遮盖自己的身份,但是如果近看的话,墨镜和帽子反而是


增添魅力的好装备,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女孩子在往这边看了。


他们并不是无备而来的,而是马达全开来刷副本的。


他们的这样精心打扮的意思,现在的意思似乎也是很明显。


魅力全开,吸引力全开,双份的冲击力和双份的爱情摆在面前——


——大哥,你选谁?


1132

大哥微微偏头看了他们足足有几秒的时间。


“哟,”他说,“这什么日子,一起来伺候哥下个童话马车?终于明白尊老爱幼了?怎么都没人去接沐橙下马啊?”


“前辈,”喻队还是在那样笑,“选一个吧。”


“哥自己能下来,为什么要你们扶?”我哥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这要是你们心怀不轨,企图谋害我兴欣队长,你们就摊上事儿了,知道


不?”


……他真是太会破坏气氛了。


蓝雨二人组对视了一眼,身体上前一步,居然就这样挡在了门口。


妈呀,这要是被工作人员看到了,不会被当成找麻烦踹场子的吧!


“咦,叶修你们在干……”沐橙姐从旁边绕了过来,“哎呀,你们在干嘛呢?叶修你腰扭了吗?”


说着她一把抓住了黄少天的胳膊,一扯——我从不知道我姐也能这么大劲儿——就把黄少撕开了。


“小悠还不去扶着叶修!”沐橙姐给了我一个眼色。


我只好蹭蹭蹭地跑过去扶着我哥,尽管我们都知道他的腰十分康健,目前为止也没人要做对他腰不利的事情。


沐橙姐出马,真是一个顶俩,每次我遇到这种情况就会啥都不想干。


喻队也自动让开了,扯着黄少:“我们去外边儿买点饮料。”


我砸吧砸吧嘴,扶着我哥的胳膊,结果被我哥掐了一下腰。


“死丫,都不过来帮忙。”

我哥从牙齿间咬出这么一句话。


“我错了。”

我认错态度诚恳极了。


“但是你又要怎么办?”我悄悄问他。


我不信他不懂,我都懂,他不懂,那才见了鬼呢!


“……还能怎么办,要么两个都选,要么谁都不选。”

我哥叹了一口气。


“文州和少天这两个人啊……真会找麻烦,老魏当年是吃错药了让他们搭档!!!”


老魏是吃了药才让他们搭档呢。


蓝雨的剑与诅咒,谁敢小看?单挑一个出来都不是简单的人,更何况两个?


喻队一个人有一点五个人的智商,黄少一个人有一点五个人的行动力和胆量……


大哥,你还没回过味儿来吗,这两个人一组队,你才是摊上事儿了啊!!!


1133

“真的要进鬼屋吗……”

勇猛的沐橙姐,在鬼屋面前停下了脚步,“我就在外面等你们好啦~”


原来沐橙姐也……怕鬼吗……


有点出乎我的想象呢。


我看着招牌上面很诚恳的鬼屋俩字,实在是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别这个表情,”沐橙姐一点我脑袋,笑的很淡然,“我并不是怕鬼,是怕黑啊。”


“行,那我们就速去速回,”大哥拍拍手,“少天你想去干嘛?”


黄少天看着鬼屋面前的巨大骷髅死神雕塑,一句话也说不出口,这真是太可怕了。


“少天?”喻队说,“实在不行的话可以不勉强的,正好,你可以陪一下苏妹子。”


“就是,”我哥幸灾乐祸地道,“怕没什么,少天你不用这么羞涩,咱们谁跟谁啊,怎么也不能看着你被吓哭不是?”


黄少天咬咬牙:“谁说不去了!谁啊!本剑圣才没说不去!!叶修你给我走着瞧,看进去了是谁吓哭!”


噫——所以说男人啊,啧啧。


我看着黄少一秒钟冲进去了。


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就看着他在三秒钟之后冲了回来。


“你们为什么都不进去啊啊啊!!!我,我说这不是说好了一起进去吗……队长你别,你别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笑笑笑,叶修叶悠你俩别以


为你们转过身我就没看见!!!”


哈哈哈哈,啧啧,黄少,叫你逞能啊!!!


1134

和黄少撕扯完后,我们一行人终于冲进了鬼屋,这个游乐园的鬼屋是迷宫类型,走道不宽,我们就俩俩一排进去了


一进门,黑洞洞的,墙上的火把型电灯光线很暗,黄少天全身紧绷的像只猫,不停地在问,队长怕不怕啊,叶修你怕了吧,叶妹子你怕了不之


类的话。


我看最怕的就是你了吧黄少。


“哥看最怕的就是你了吧少天。”我哥果然这样说道,拉拉我的手,“我们家三儿胆儿最大了,这点肯定跟老韩学的,当年啊……”


我立马掐了他一把:“哥你闭嘴!”


本来就对鬼屋抱有复杂的心情,你已经毁了我对旋转木马的幻想,不能让我再毁一项啊!


“好好好,哥不说,不过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不怕鬼屋。”我哥似笑非笑地看向黄少天,“比某些‘前辈’可强多了。”


……当然不会怕啊。


先不说我被沐秋哥附过身,一个人在鬼门大开的那天半夜从旧楼走到嘉世……


来这么一遭,搁谁身上谁会怕人造的鬼屋啊!


等下。


卧槽。


我的左手被大哥牵着,按理说我的右手应该是空的……


慢慢低头一看,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啊啊啊!!!!!!!!!叶悠你干嘛!!!!”


“……黄少,你声音太大了!”


1135

“对不起对不起,班长,我还以为是当鬼的工作人员!!!”


我深深地弯下了腰——这不是因为我的歉意有多深,实在是我不敢去看班长捂着手臂,脸上乌青的样子。


是的,始作俑者就是我。


“就算是工作人员,”他一惯的平淡表情里带了一丝裂痕,“你也不能直接就上脚踢,上手扇吧。”


“……本能反应,这都是本能反应……”


我苦哈哈地笑着。


这都是沐秋哥那个时候造的孽,我们发现在他掌控身体时,我的身体会发凉,大夏天的,这个真不算正常,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他就教我养成


了有人触体就反手开打的习惯。


反正女孩子总是有任性的权利的。


“算了,这回饶了你,跟我走。”他拉住我的手就往另一个方向走。


“等下啊,”我哥在一旁笑的很危险,“你们有把哥放在眼里吗?哥还在这儿呢!”


“有点急事,前辈抱歉了。”班长略点点头,拉了我就走。


“嗨嗨嗨别乱叫,谁是你前辈!我跟你说,你小子可别仗着叶妹子帮孙翔那小子跟叶修乱攀关系!”黄少天的声音在我们身后慢慢远去——听


着还蛮有劲儿,也不知道刚才叫的那么惊恐的人是谁。


“黄少天你吵死了。”这是我哥的声音。


“路上小心。”这是无论何时都很温和的喻队。


拐了几个道,兜兜转转地,我被班长带出了鬼屋,一看后边儿,我们居然已经成功找到了出口。


“你以前来过这里?”我很纳闷儿地问他。


“你没发现吗?这个鬼屋是按照年代设置路线的,几个遇鬼景点都是著名的恐怖历史事件和灵异事件,按照鬼屋发的科普手册算年代就能走出


来。”


班长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令我觉得脑袋发疼的话。


这鬼屋是哪个学霸设计的!拖出去打死!


“所以说,你拖我出来是干嘛?你不是找孙翔去了?”我冲他摊手。


“这才是最见鬼的一点。”他的语气还是淡淡的,眉毛却拧了起来,“他不见了。”


“……啊?!”

我不太理解他说的话。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那么大个人了,还能走丢了,或者被人贩子拐走了不成?


“看吧。”

班长冷笑着看着门口,“等你哥哥出来后,咱们大概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听见这话就不太高兴:“你总不能说是我哥干的吧?”


“不是这个意思,”班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你姐姐在门口,我们在出口,如果我们两边都没有看见你哥哥从里面出来……”


他的说法真是毛骨悚然,我鸡皮疙瘩刷的一下就站起来了!


“啥意思!!!!”


“……那就很有点意思了。”他轻声说。


1136

我不太搞得懂班长的逻辑。


按理说,孙翔应该是在我们拍摄时耐不住寂寞,瞎跑跑不见了,这家伙,手机容易玩没电也不记得带充电宝,我的充电宝都被他拿去充了好几


回了,一旦静音就懒得调回来,手机没电关机,或者打不通,实在不是什么稀罕事。


即便有问题,这和我哥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才早上十一点,”班长鄙视地看着我,“他的手机再怎么会玩也不可能玩没电,我还给他塞了一个充电宝进包里。”


“那如果是没听到呢?”


“我给他调成了震动加响铃。”似乎也是明白孙翔的习惯,班长真是事无巨细地给他准备好了,此刻冷笑一声,“就不该由着他换手机,GPS发


信器都没装。”


我无力吐槽这种类似于STK的行为,眼瞧着鬼屋里边有人出来,戳了一下班长:“出来了……卧槽!”


卧槽,还真的没我哥!!!!


我脑袋轰的一下就发痛到炸开了,蹭地一下就扑了上去拽着黄少天的领子。


“黄少天!我哥呢,我哥呢!!!人呢!!!”


谁知道,黄少天脸上的表情比我还惊恐。


“……老叶没出来?!”


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扇他脸上去。


“出来了我问你啊?!!!”


“队长,”黄少天回身就抓住了喻文州的领子,“我就说那个棺材有问题!队长我们快折回去吧!”


班长走了过来:“果然,叶前辈不在。”


喻队第一次卸下了脸上的笑容,用一副莫测的表情看着班长。


现在谁都能从我们的表情意识到了——我哥的失踪并不是被困在鬼屋里这么简单。


“你知道些什么?你知道多少?”


班长冷笑一声:“你先说你们的情况。”


黄少天都快跳起来了:“我说我们还是先折回去吧!在这里光说有什么用,说个P啊!”


我烦的一巴掌就糊上去了:“你真不愧是二到不行的行动派!”


谢天谢地,喻队没有计较我们的行为。


1137

“你们在什么地方搞不见的他?”班长问。


“十五世纪的那一段。”喻队显然肚子里是有点墨水的,但是显然不够,正在翻阅鬼屋科普手册,“在年代相当前的地方,似乎是英国的贵族


之家的一个小角落。”


“1536年死亡的无头皇后安妮·博林现身的布里克林庄园?”我算了一下手册上面科普的地方,“这不是老黄跟我们讲过的吗?”


我们班主任老黄是个很早就没了老公的寡妇,据说年轻时被男人骗过,从此以业余时间教育女生们谨慎识男,男生们要好好对待女孩子为乐趣


,世界历史里有无数的负心汉和不靠谱男人被拉出来躺了枪,安妮·博林正是被害的凄惨的女人们中身份最高贵的一个——她是英王亨利八世


的妻子,因此死亡后被称作无头皇后。


当然了,要再挑一个令我们这种年纪的人耳熟眼熟的特点来讲,那就是,历史书上,亨利八世正是为了娶她跟罗马教皇翻脸的,宗教改革从此


浩浩荡荡地开始了,也不知道他是真爱这女人还是拿女人当借口,这种男人正是老黄最唾弃的,被拉出来躺了三次枪都不止。


“那里有一顶棺材,”喻队说,“上面写着,‘被遗忘之人长眠于此,被深爱之人长眠于此,被辜负之人长眠于此。’。”


“布里克林庄园可没有棺材。”班长摊开手册,上面的欣赏用图片上明显是没有棺材的。


“我们以为那是工作人员后加的!!!谁知道一被打开叶修就被拉进去了!我们后来使劲儿打开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见鬼了!”黄少天快


抓狂了,“不行,我现在就进去!!!我还以为叶修能被工作人员带出来呢!我这就去把他救出来!”


班长冷冰冰地泼凉水:“等你进去,人都不在一百米以内了。”


就是,你当人傻啊,就把我哥放那儿,等你进去救,那还搞走我哥干嘛!


……等下,也许,谈不上救。


我心里有了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我看向喻文州。


“那个棺材,是我哥亲手打开的,对不对?你们当时站的还不近,对不对?”


喻文州看了我一眼,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是的。”


……我之前怎么就那么傻啊!!!


1138

“你真有能耐,”叶修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敲着那副被抬进来的棺材,“在这种公共场合做手脚,买通了游乐园的老板吗你?”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男人,虽然他身材高大,强壮,曲线优美,但很显然,就算是看他那能迷死一水儿千金和贵妇人的脸也知道,他并不是青葱的少年年纪。


“你能自己跳进来,我也很高兴。”

男人这么微笑着说。


女佣非常有眼色,在叶修一坐下来时就端了红茶和下午茶点心过来,还有一盘切片的水果,旁边摆着个个拿勺子挖的滚圆的西瓜和哈密瓜,最稀奇的是,盘子中央居然还有十几瓣切开的橙子。


“这可不是吃橙子的季节,”叶修很享受地拿了几瓣橙子吃,酸甜可口,汁水十足,一点儿都不像催熟的,肯定用了更高科技的养殖方式,“味道不错啊。”


“我还记得当年班上聚餐,你最爱吃的就是橙子,饭都能不吃只为把果拼盘的橙子都霸占掉。”男人微笑地道,很受用叶修这种随意的姿态,“现在还不到吃饭的点,你就吃点水果垫一垫,吃完饭下午才有力气玩。”


叶修拿惊讶的眼神看着他:“哟,没想到你一把年纪了还想玩游乐园啊,没看出来啊,卫云。”


男人,也就是卫云笑容不改,拿了张餐巾纸帮他擦掉手上的橙汁。


“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小卫吧。”


“小卫,”叶修改口的很顺嘴,“说起来,你是故意让哥看到你的吧?哥在坐旋转木马时,你在周遭晃什么呢。”


“为了让你看到啊。”

卫云笑的更开心了。


“那哥要是不打开那个棺材呢?”叶修摸着下巴,看上去饶有兴趣的问。


“你会打开的。”

卫云笑笑。


叶修挑眉:“你就这么肯定?要是哥蠢了点,没能明白你的意思呢?”


“你不会不明白的。”

卫云笑的更开心了。


他伸出一只手,手掌张得很开,好似要把叶修抓在掌心里。


“因为你可是叶修啊。”


TBC

查阅安妮·博林有关资料时陡然对英国中世纪皇室历史起了浓厚的兴趣,大家拜拜我去看《伊丽莎白》《博林家另一个女人》去了,别想我。

说起来要不是看安妮·博林老公的名字有点眼熟,我也要快忘了这就是那个引起宗教改革的女人23333

这应该是历史必修一的内容吧,可惜最后这女人因为生不出男孩子就被诬陷和弟弟有私情被砍头了,相关资料大家可以百度一下,蛮可怜的。

写完这一章智商严重不够用了,果然是傻白甜写多了吗wwww?

PS:谢谢提醒我tag的姑娘,我现在只想说,快完结了,有谁要撕逼的等我完结了再撕谢谢,现在没空。


PSS:听说有人挂我,不爱特我的挂我的人我就当没看见了。


评论(22)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