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54-1065)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54

在梦里梦见了奇怪的东西。


就好像被人丢在了水里一样,首先感受到的是刺骨的冰冷,随机一只手把我拉了起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拉出了水面,奇怪的是,下一秒我又坐在了有着温暖壁炉的木屋里。


“要喝茶吗?”


……最不可思议的是,站在我对面的人。


他还是那一副夏天的装扮,也是我曾经梦里的模样,正在微笑着坐在我面前的原木凳子上,麻利的给我倒了一杯茶。


“……沐秋哥。”我应了一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


明明是富有光泽的红色茶汤,却又酸又苦,什么玩意儿啊?!


“啊,抱歉抱歉,我太久没有喝茶,已经把茶的味道给忘了。”

沐秋哥一脸惊讶地收回了杯子,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副扑克牌。


“这里……是哪里啊喂!”


做梦的人当然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我当时这样问他。


“这个你别管啦,”他手脚利索的洗好牌,在我面前的圆桌上一抹,一长条牌整整齐齐地放在那里,“来,选一张吧。”


我似懂非懂地伸手去抽了一张,拿在手里,我的运气一直很不错,一抽就是大王。


沐秋哥笑笑:“再抽一张。”


我又抽了一张红桃K。


“再一张。”


……


一直到抽了快七八张,他才停下来。


“我不会打扑克。”我比较纠结的看着他。


他摇摇手指:“不不不,这个不是让你抽的——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最喜欢哪一张呢?”


……哈?


1055

我对扑克并不了解,仅仅是知道哪张比较大的程度,因此对于我来说,似乎哪张都一样。


我把想法说了出来,结果沐秋哥摇摇头,“不一样,怎么会一样呢,你看,大王面值最大,”他一指我手中的大王,“但是这张红桃Q却是女孩子们的最爱,因为它是‘王后’。”


他把这两张抽了出来,又抽出方块K的那一张,“但是呢,我又记得你好像挺喜欢方块。”


……唔,不得不说,他说的好像是蛮对的。


“来吧,告诉我,你想选哪一张?”

他笑眯眯地摊开手看着我,“选一张嘛。”


选一张干嘛啦!


我一撇嘴:“麻烦,我都不选,沐秋哥你又能怎么样。”


“噗,”他不知为何笑了起来,把那几张牌归在一起,放在我手里,“那么。这几张牌你都拿着就行了嘛,真是和你哥一样笨。”


……哈?


突然地,他又一挥手。


“去吧,去吧,时间到了,你该回去了,好好做训练,别偷懒吃零食啊!”


……我靠,你又跟我身后偷看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回去是什么意思,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木屋里的情景像是一张纸一样扭曲成一个点,离我远去,随后一阵疼痛,我就蓦地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怎么了,突然一副见鬼的表情?喂、喂!!该醒醒了!!!”


……特么的,可不就是见了鬼。


似乎是来叫我起床的孙翔在我眼前使劲儿地挥着手,我双眼放空地看着前方,一巴掌把他打开,又问他。


“……喂,有没有扑克牌?”


1056

自从孙翔来了我们这儿,他就好像得了自闭症一样,天天粘我粘的跟贴了双面胶一样,就算吵得要打起来也还是粘,却也不太和其他人说话,简直不像他了。


我仔细地想了想——总不能告诉我,他这么大个人,还认生吧。


根据我大轮回教的讨论,他大概是得了心理阴影了,对嘉世。


所以才不多说一句话,不多做一件事。


这真是看的我牙疼————懂事儿了是好事,可是这样的孙翔,真是令人觉得心肝儿都在颤。


这人也不容易啊。我感叹着。


但是这是不行的————他好说歹说,虽然吧,二了点,他还是我们期待已久的冲锋手啊。


照副队的话来说,他还年轻,未来是属于他的,轮回的未来也是需要新血支撑的。


“你把他揍一顿他就清醒了。”


老嫌天下不乱的七期汉子们这么出卖着他们的队友,除了刘小别——不知道是哪个坑爹的人,把他手机号给了卢瀚文,现在这丫的休息时间,不是被卢瀚文约着打竞技场,就是在被约竞技场的路途上,其中卢瀚文的热情简直让我不禁多想了点细思恐极的东西。


不过那也不关我事儿。


心理辅导这事儿我从来都做不来,看那可怜的张家兴就知道了,我能做的,似乎也只有抓住孙翔的肩膀摇摇摇,叫他打团队时长点心——要不是他现在真的是有所长进,我真想把这个让一叶之秋缩手缩脚的家伙痛打一顿再丢出队伍。


你说我亲自指挥一趟我容易吗我,我的指挥技能到现在还没点满,大哥现在闲的要命,天天给我加战术课,我学习的容易吗我。


后来还是副队有办法,叫我带着队长去找他,如此这般一番嘱咐,我频频点头,然后就带走了队长。


然后我就真的把一枪穿云账号卡摔孙翔桌子上了,再一拉沉默的队长,对孙翔冷笑。


“来战吧——如果你就在这儿退缩了,你的初恋追求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


说着说着,连我自己都我不知道该不该吐槽那个初恋。

“什——”孙翔勃然大怒,“叶悠你有什么资格——”


我立马躲到队长后面:“队长他凶我!队长快瞪他!!!”


孙翔被我一噎,不知道是发现队长真的在瞪他,还是被我如此无耻的行径吓,简直是呆滞地愣在那里。


“……掏卡。”队长终于说了俩字,平静地看着孙翔。


也许是那种目光太过令他难受,孙翔咬咬牙,掏出了账号卡。


1057

“是啊,他掏出了账号卡,然后呢?”

我哥百无聊赖地一口一口喝着热腾腾的,老板娘给他炖的鸡汤,悠闲地我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哥,我难得来看你,你就一个眼神都不给我啊?!”我抢走他那碗鸡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经过队长和他打指导赛一样的磋磨,再加上副队的心理教育,他现在好歹乖点儿了。”


“行呗,乖就带他装逼带他飞,不乖就再打呗,”大哥打了个呵欠,手指敲着键盘,“小江调教人是有一手的,多和他学学,你现在毛都没长齐,但等你长齐了,事儿也就来了,到时候管不好孙翔你就麻烦了。”


……啥意思?


我决定先不追问,一屁股坐他床上,看他又开始喝汤,感叹一声:“孙翔二是二,骨气还是有的啊……”


到底是不想对情敌投降,打的可起劲儿了。


“瞧你说的,”大哥看我一眼,“没有骨气和冲劲儿,什么都做不成,懂不懂?”


“你是我亲哥吧!”我一枕头丢过去,“老训我!”


“你要不是哥亲妹妹,”大哥反而笑了,“哥才懒得训你——那么说,你们是没事儿了?”


“事儿多呢,”我摆手,“孙翔那家伙,恭敬有余,亲近不足。”


其实我觉得吧,就是他没有粉我们队长,还刷了个敌对,所以没有加入我大轮回男神邪教,导致没有共同语言。


再说坦白一点,我们这群人都是萌‘周泽楷X我哥’的,他偏偏萌的是‘孙翔X我哥’,拆了本命什么的,简直是太桑心啊有木有,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这需要一个适应期,连妹子们都会为了CP撕逼,何况是自己的CP。


然而我这点理解,似乎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慢慢来就好了,孙翔吧,本质上是个好孩子啊。”我哥悠悠打了个呵欠,伸手一摸我衣服,“你今天怎么穿这么多?”随后他看到我面前老板娘给的褐色热饮就悟了,“哦,大姨妈来了?”


我一枕头刷的拍上去了。


你为嘛非要说出来!!!!!


1058

自从孙翔来了轮回,我再也没有一个懒觉可以睡了——每天清晨,他的行程是这样的:


起床,洗漱,在镜子前臭美半天,然后从阳台翻身到我房间,把我从美梦中摇醒。


今天的他也是如此的聒噪,我发誓他要是敢让班长从他那个窗台翻到我房间追着我要自修作业,我就把他打的连班长他姨妈都不认识。


“叶悠!起床了!!小小年纪就赖床,小心长不高!”


随着这么一声大叫,我就被他吵醒了——再不醒,他就要掀我被子了,这家伙根本没有我是个女孩子这个概念啊有木有!!!!他真的看我那张脸就把我当男孩子了吗!他真的因为我是我哥的妹妹就把我当弟弟看了么?!!!


我是叶家老三没错,我好歹也是个被班长告白的人吧,你说你这一点都不见外,被子都掀了,天天骚扰我,你真不怕班长找你谈人生啊?啊?!


还是说你非要我抽出苏菲来,糊你一脸大姨妈你才行?!


还有,长得高了不起啊!!!


“孙翔同志,”我在吃早饭时幽幽抗议,“你再闹腾我,我就要有黑眼圈了。”


孙翔莫名其妙:“我哪有闹腾你。”


我看了他一眼,想到他也蛮可怜的,没说话。


“你这什么眼神!”

我闭嘴吧,他老人家又不乐意了。


“吃你的早饭去。”

我端起粥碗,就着小笼包慢慢吃了起来。


眼光一扫,看到旁边吴启杜明在一旁憋笑,我把碗重重一放:“笑啥呢!”


“没,就是觉得挺好笑的你们俩,”吴启说,“你说明明你们个头年纪差这么多,怎么感觉得掉个个儿呢。”


“我们家小三原来也有长大啊。”杜明不知道哪里来的感叹,闭着眼睛陶醉道,“想想还有点,噗,有点小失落。”


我看你们俩是找打呢。


我卷卷袖子扑了上去。


“说了多少遍!不!准!叫!我!小三!!!!”


1059

“这个给你。”

孙翔把一个盒子拍到我桌面上,把我吓一跳。


休息时间大家都去聊天了,我在做编曲练习时就看到他就这样翻了进来,然后掏出了这个比我脸还大的盒子。


说真的,他怎么装进外套那个口袋的?!


“这是什么?”


孙翔一瞪眼:“你连自己生日都记不住了?!”


……噶?


好像是哦。


荣耀官网都放出百鬼夜行的活动了,那么意味着我生日确实就是最近了……我哗哗哗跑去翻日历,囧囧的发现还真的是今天。


糟糕了,好像我哥说过我生日回来看我的……


我看着手中的盒子,先问了一句:“这是你送的?”


“当然,”孙翔哼哼一声,“本人亲自挑选,还不谢谢前辈我。”


我抽抽嘴角,看在他记得的份上没多说:“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算了我问了个蠢问题,别管我。里面是什么?”


他一听这话,更得意了:“你拆开看就知道了。”


1060

我看着盒子里那条雪白的裙子,默默地凝视了它好久。


说实在的,这是条好裙子,用料柔软透气,做工精细,荷叶边层层叠叠,正好可以掩盖我的平坦身材,下摆飘飘,我打包票如果我穿着它转起来,裙摆能和伞一样宽大。


但是——


但是!!!!


我一眼刀子刷的过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的!!!!”


孙翔一脸的意味深长————我得说,这个表情在他身上太不合适了!


“哎哎,这别问我,问我弟去,”他一边忍笑一边捂肚子,“我什么也不知道!”


=皿=!!!!!


1061

我坐在训练室里心神不宁地等待着神展开。


然后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神展开它终于来了。


训练完毕,大家都在往食堂走,队长走在最前面,结果一打开门:


“生日快乐!!”

砰~


无数的彩带随着礼炮响声散落在队长身上。


“哟,小周?”

我哥举着礼炮摸摸头,沐橙姐在一旁尴尬地笑着。


“不好意思,搞错了。”我哥伸手给他拍去满头的彩带。


队长不说话,看着大哥愣神,突然间脸就红了,不知道是又脑补了什么,队长什么都好,就是太羞涩,又爱瞎想,哎,得亏他沉默寡言啊。


后面的孙翔……正呲牙咧嘴地跟什么似的。


他像是赌气一样的转过头,连个眼神都不给了。


1061

“生日快乐。”


我傻站在原地,看着不知道哪儿来的一双手把一顶王冠戴在我头上,王冠沉甸甸的,看上去并不是便宜货,上面镶着的宝石比我眼珠子都大。


“恭喜,十四岁了。”

班长站在门外,从沐橙姐身边走出来,淡定的看着我。


“知道你老忘记自己生日,就干脆帮你把你哥哥姐姐接过来了。”


……谢谢,你真是太体贴了。


“本来就说好帮你庆祝的,”副队揉揉我的头,“那正好,前辈和苏女神一起来吧,对了,还有这位,”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孙翔的弟弟。”


班长点点头算是致意,身上那种学霸的气场直接令学渣和网瘾青年们后退三米:“顾青翳。”


班长这个名字,直到现在,我听到的第一反应依旧就是——


“——听起来就好绕口,怎么写来着?”


我听见杜明小声问吴启。


看吧,果然就是这个。


我叹了口气。


“我脑袋上这个是什么?”我指着脑袋上那玩意。


“你的同桌送的礼物。”班长淡定地回答我。


我盯着他盯了半天,蛮想问问他打算送我什么,但是又觉得自己问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头,于是只能闭嘴。


结果我就听他问:


“想知道我送你什么礼物吗?”


……我有把我的疑问写脸上吗?没有吧?


班长冲我展开一个令我毛骨悚然的微小,然后……一只手伸到了我们面前,我们双双抬头,就看见大哥一张玩味的脸。


“你们——是不是当哥不存在啊?走开走开,男孩子离我们家小三儿远点,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很明显的,我看见班长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微妙的抽搐了。


1062

聚餐是早就准备开了的,普通员工的礼物早就在早上收到了,而现在教友们也一一给我送上了礼物。


孙翔的就是那件奇妙合身的裙子,今晚他不知道为何,打死都不看大哥一眼;副队送的是个笔记本,说是我也该开始学习各种记账和整理资料了;吴启和杜明合起来送了我一件……女仆装,我拆出来的第一刻,这俩就被所有人的眼光给凌迟了,我也嘴角抽搐地看着他们俩。


“图个乐而已,而已。”副队这么打着圆场,对我哥说,“前辈不要在意啊,他们就是爱逗小叶。”


我大哥拿着那件女仆装看来看去,队长看着他这个姿态看来看去看的眼睛发亮,大概还是在脑补不该脑补的东西。


方明华送了我一双手套,于念送了我一个PSP,真是正常极了的礼物,至于沐橙姐,她笑眯眯地送了我一包沉甸甸的东西,并且吩咐我回宿舍再拆开。


我摸着这四四方方一看就是书的东西,不用猜就能知道这是什么。


我说,生日送我这个,真的呆胶布?


大哥无奈的看着沐橙姐,啥也没说,就是不知道心里有没有叹气。


“现在都十四了,小叶有没有什么愿望啊?”于念问道。


有,多的是呢。


我掰着指头算了算,我想长高,我想变强,我想二哥多长点情商,我希望队长能如愿,但是同时我又希望我身边那只鬼也能……哎。


我想着想着,突然就觉得自己很苦逼————我离家出走到底是为了干嘛的啊?!就为了咸吃萝卜淡操心啊?!


我把脸重重地砸进手里。


“愿望太多了!!!”

如果每个人在生日的许愿都能成真……上帝也好,梅林也好,撒旦,玉皇大帝等等卡密萨马,求开小号啊!!!


1063

最后的时候班长掏出了一个盒子,轻轻在桌子底下抓过我的手,递到我手里。


我看了看这个大概比巴掌大一点的盒子,摇了摇——这么大,不可能是戒指,我想班长大概也没丧心病狂到这个境界。


“这是什么?”


孙翔看了一眼,然后就惊掉了下巴:“这,这个是……喂,你这么干,姨妈她知道吗!”


班长没有做解释,只是平静的点头:“不知道和知道的结果是一样的。”


我满腹问号地打开了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只手镯。


“手镯这种东西,送也不送一对儿,班长你要不要这样。”我对着光看这只玉镯——做工精巧,中间是空心的,里面装着几颗珠子,戴上手走一走就会发出响声。


“嘿这镯子是蛮好玩的,”杜明捅捅孙翔,“什么情况?”


孙翔咽了口口水:“这是他家的家传镯子,只给儿媳妇戴的玩意儿……”他迅速地看了一眼我哥,“我妈也有一对儿,咳咳。”


……


我细思恐极地立刻马上,把镯子取了下来。


这比戒指可怕多了!!!!


班长,你已经要做出强买强卖这种事情了吗!!!!!!


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喂!!!!!


1064

班长慢悠悠地走人了。


他完全不顾已经快把他戳成筛子的一堆成年男人的眼刀子,直接对我说,别扔回来。


“送你的就是你的了,如果不是你戴着,它也就没有人会再戴了,我说过的话从不反悔,这只镯子,”他把镯子塞到我手里,“只会属于你,只可以属于你,除非……”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是队长大概是听懂了,一副细思恐极的表情把我抱在怀里拖到一边去,说实话,真像抓着兔子远离野兽的老奶奶。


我想了想。


镯子,只传儿媳妇的镯子,只属于我,除非……


诶……


等下……


等等等等等等等下啊啊啊啊!!!!


我一把捂住自己的脸。


在我终于听懂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自己已然爆炸掉了——这个人,这个人!!!


班长!!!班长你真的想太多了!!!!!


1065

教友们十分给力,在我哥的光辉指导下,他们一个挪一个,磨牙霍霍地重新调动了位置,争取把孙翔隔离到最远,生怕这丫受了弟弟的指导,干出一样没脸没皮的事情。


我也挺担心的。


但是也蛮欣慰————有班长这个弟弟,他居然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太奇妙了!


还好他是做哥哥的那一个。


外界的粉丝老以为选手过生日有多隆重,多热闹,其实我们也就是吃个饭聊聊天而已,吃完了还有人拿了一副扑克牌过来打起了扑克,我哥几乎在玩游戏上五毒俱全,样样拿手,几下就能把人输的裤子都没有。


我在旁边被大哥明目张胆的教着怎么出老千,心不在焉地神游,看着扑克牌就想起了昨天那个梦。


什么意思呢,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想了想,我决定付出一下行动。


我咳嗽几声,让他们停止,拿过扑克牌,洗牌过后正面朝上,然后对着我哥郑重其事的说:“选五六张你喜欢的。”


我哥看了看牌,抽了几张出来拍桌子上:“怎么,看了什么奇怪的心理测试,想给哥试试?”


我勉强点点头,又说:“现在,选一张你最喜欢的——只能选一张。”


所有人都凑了过来,兴致勃勃地看我哥怎么选。


“只能选一张?”我哥不知道为什么沉默了一下,问我。


我点头:“恩。”


我觉得他肯定懂了什么——但是很可惜,我还没懂。


突然地,我哥把所有牌一扔:“哦,那就不选了。”


……噶?!


等,等下,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我还打算把牌全部给你呢!


……诶?


我突然意识到沐秋哥在逻辑上好像有点不太对——既然要选的只有一张,为什么他最后把所有的牌都给我了?


我还在懵懂之间,就听见我哥笑眯眯地把牌全部都扣过来。


“这个东西对哥来说,每一张牌都一样,如果只能选一张,其他的牌会被你撕吧撕吧,价值也会因为这个降低……那哥干脆哪一张都不选了。”


我相信他说的绝对不是牌。


“但是你可以让我把他们都给你啊。”我有点混乱的问,“有没有想过这个?”


我哥嘴巴一撇,“没有。”


“为什么?”我一摊手。


我哥反而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你问过人家扑克牌的意见了吗,虽然哥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家乐意不乐意呢?哥要那么多干嘛?”


……我擦,我好像懂了!!!


1066

砰。


孙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不知道犯什么毛病。


他从大哥近来开始就没怎么说话,冷冰冰的,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现在却是气势汹汹,磨牙霍霍。


只见他一指大哥,气势浩荡。


“你考虑都不考虑就全部都不要了,你又有问过牌的意见吗!!!!”


他的声音特别大,大到我惊呆了,转过头去看队长,后者却很平静地看着我们。


孙翔的手指都快到我哥鼻子上去了。


我哥茫然的看着他,大概是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这家伙了。


“你,你你你……你连一次机会都不给,你还装什么民主!你其实,其实就是……”

孙翔不顾我在后面死命踹他,说出了不知道是不是气话的话。


有些话,心里知道就好,你说出来干嘛啊!!!


“叶修你就是个谁也不敢选,只会逃避的胆小鬼!!!”


!!!!


我擦!!!!!!


TBC

我已然困成了狗……

唠嗑的话有精神再说,各位,我终于回来了!


而且剧情马上就要开始跳跳跳了!

可以给的剧透有:1,小三是从头到尾不变的轮回人,不转会

                            2,卫大少又要开始破狗血了

                            3,很久不出来的和从未出来的都要出来溜溜了

                            4,班长的计划不高,他想要儿女双全【什么鬼

评论(30)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