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主伞修)如果有一天(00-08)

※祝贺男神的生日,开个随意点的小短篇,随便写点东西……顺便交作业,望天

※奇妙的平行世界,BUT叶修晚出生起码十年捏他,伞哥存活,叶修十五岁作为职业选手出道背景,最年轻的国家队队员

※什么也不想干,就想把叶神宠上天,望天,所以有啥BUG和OOC不要来挑刺哦。

※伞哥其实不是很熟,所以OOC预警

※其实除了伞修,其他的都有点粮食向……


00

车子行驶的挺急,一路飙车飙的苏沐秋都怀疑这车子是不是要飞起来了。

    

他本来戴着眼罩正补觉呢,被几个急拐弯搞得还以为自己在云霄飞车上肆意飞翔,因此不得不取下眼罩拍了拍前边儿当司机的那个,“嘿,嘿嘿,你把车开慢点儿,要是撞上什么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死在今天这个时候。”

    

说完他还自我感觉良好地美滋滋了一下,摸了摸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亲了它屏幕一口:“从此哥哥我就是国家队的领队了,多霸气威风上档次啊——”

    

咔——刺啦————

    

仿佛笔尖把玻璃给划了的一声刺耳声过后,苏沐秋砰的一声撞了个满头包。

    

“怎么着,”前面开车的回过头来气定闲神,嘴里还叼了根烟呢,“当了国家级运动员就敢嫌弃我开的车了?有本事别逼着我考驾照啊苏沐秋大大——”

    

“哎呦我的队长大人,我哪儿敢啊,”苏沐秋立马一副讨好之色,也顾不上摸摸自己头上因为急刹车撞出来的包,伸手就把这位司机给揽了脖子,“我威风也不及你威风不是,你看看啊,你本来护照都没有,这么一来你家老爷子哪儿还催你回家读书,简直是赶着你去办护照,逼着你来为国争光,痛快不痛快,刺激不刺激,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停。”开车的人一根手指点在他嘴上,左手继续打着方向盘,“怎么退役还没几个月就学着和黄少天一个德行了。”

    

苏沐秋高高兴兴地……拿走了嘴上叼着的烟,熟练地换了根珍宝珠塞进去,手法娴熟到位,“这不是高兴吗?我为咱们俩高兴啊——话说你这才几岁,天天叼着个烟作甚啊?”

    

“什么叫我几岁了,”这开车的人不乐意了,把车停到一边,找出身份证,护照,驾照一起拍他面前,“看看看看,十八了,有护照和驾照了,是个成年人了也是个大人了,抽根烟都不让,你当我还十五年华一根葱呢。”

    

苏沐秋忍着笑把那张终于写着‘叶修’名字的身份证和其他证件一起还回去,看着对面叶修那属于正统十八岁好少年好学生的面孔,听着这番大概只有魏琛这年纪才用得着的语气,好悬才没直接说一句‘你本来就是一颗嫩葱啊,我亲爱的叶大大。’。

    

“可不是,”他高高兴兴地说,“我们家队长,在我心里,可是什么时候都还是十五那么年轻呢。”

 

01

“队长队长队长救我,队长救我!!!”

黄少天拍桌而起,义愤填膺,“叶修那小兔崽子,又使诈啊——而且他这次居然还砍了棵树砸我我去!我就那么被树砸了一次他就能一次一次又一次戳我伤口队长你看看看看,快看看他——”

    

喻文州在旁边正好打完一局,闻笑不语,还微笑着喝了一口菊花茶,最近压力过大,他有点上火,还好王杰希慷慨解囊,给了他一大包特质的花茶,据说这看起来特别仙的东西能大大缓解压力给身体造成的各种不适。

    

不过精神上的那就没办法了。 

    

 “哎呦,叫什么叫啊,”就坐他对面的罪魁祸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身高和义愤填膺的黄少天相比还是棵嫩苗稚树,可是脸上的表情比黄少天好多了,显而易见他是坑人的那个,“老叫喻文州有什么用,叫我说你干脆别来找虐了,我一向不欺负老~前~辈~的。” 

    

好好一个老前辈,他愣是说的跌宕起伏,音调柔软婉转,却把黄少天气的不轻。

    

“去去去去去,老什么老,我还年轻着呢,来来来来来来来PKPKPKPK,叶修我跟你说,今天不赢回来你可别想去吃饭!”

    

叶修双手背在脑后头,笑眯眯的:“哟,您一介……哎呦,前辈您今年贵庚我还真不记得,就记得自个儿十八了,您这样欺压我一个小小的新人,还不给吃饭,这不太好吧。”

    

“这话说得,”楚云秀一边嗑瓜子一边跟苏沐橙聊天儿,“十八的国家队队员也就他一个,孙翔都被他挤下去了,气的跳脚呢我听说,这还叫‘欺压’。”

    

“这个嘛,”苏沐橙笑眯眯地拿了颗话梅塞进嘴里,她一向看叶修就好像看弟弟,自然是叶修这一边儿的,“以大欺小总是不好的。”

    

“这要是被第十区那些公会的听见非得气死不可,”楚云秀说,“以大欺小?我看他以小欺大挺开心的,想想当初哪儿有BOSS他就往哪儿跑,还敢从王杰希手下抢材料进JJC,我就觉得咱们大概收的不是一个世界的新人……都是你哥哥惯的他。”她结尾以一句笑着说的埋怨作为结尾,显然是很喜欢这句话的,还重复道,“都是你哥哥惯坏了他。”

    

按说新人,年轻的新人,该尊老吧,该谦虚吧,像卢瀚文,敢站上去大声喊着单挑刘小别,还不是一口一个‘刘小别前辈’喊得欢,对前辈们那可是敬重又崇拜;像高英杰和乔一帆,那完全是最乖的乖宝宝,哪怕是孙翔也不好意思怼他们两句呢;再不济像唐柔,不卑不亢,不上荣耀就还是个标准的淑女。

    

叶修偏不,他狂,他拉仇恨,他还能打!而且绝不尊老,爱幼呢,他下面还真没几个新丁,国家队就他最年轻。哦,还有个苏沐秋,好好的大神自从交了个忘年交损友,活像个捧臭脚的,叶修狂,他说这叫气势,叶修拉仇恨,他说这叫耿直,叶修能打,那更好了,直接夸上天去了。

    

楚云秀三年前第一次见这架势,还以为自己瞬间穿越到了别人的世界。

    

——不然就是,苏沐橙一个不注意,苏沐秋就磕药了,还磕错药了。 

 

02

斗嘴归斗嘴,打归打,谁虐谁之类的下了场也就那样,黄少天跟叶修关系还是蛮好的,两个人午餐时间也不去餐厅,嫌弃人家东西不合胃口,黄少天是G市人,天生的甜口,叶修十五岁以后就待在H市,则算半个。 


一个半的甜派坐在训练室里,偷偷摸摸地分食着几个甜粽子,豆沙的蜜枣的板栗的,还有叶修独爱的白米粽,里面什么也不加,剥开一个,撒了糖就能吃的他满脸舒坦。

        

按照黄少天的说法,那就是‘我和这小兔崽子一见如故,是抢Boss抢出来的交情’,但是这个说法苏沐秋是不依的,他坚称那不过是‘剑圣偶尔下个海抢个怪然后被抢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持续找虐’,什么一见如故,根本没有那回事儿。

    

有好事者跑去问叶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琢磨半天,说苏沐秋说的一半对,黄少天也是一半对,但是问都是哪一半呢,他又懒得回答你,转眼间又上游戏去了。

    

“你个没大没小的,”黄少天一边抢了个粽子——谁知道国家队训练赛谁拿来的粽子——拨了个蜜枣的,一口咬下去还跟叶修抱怨,“要是哪天能听你恭恭敬敬叫我一声黄少天前辈那太阳都能打西边出来了我跟你讲——”

    

“你要是夏休帮我们刷点材料,我现在就能让太阳从西边出来。”叶修嘴角勾起,笑出了点少年人独有的狡黠,他勾勾手指,被黄少天一巴掌打掉了:“去,当我没看见过你这手势呢,你上个月就是这样把孙翔骗走的啊?”

    

“这抢BOSS的事情哪儿能叫骗呢,”叶修一口咬掉第二个豆沙粽,“我这叫帮他涨涨经验呢,你说说,多大的人了还能被我诓,轮回未来可堪忧啊。”

     

黄少天嘴角一抽。

     

孙翔好不容易在轮回混的风生水起——他也是倒霉,好不容易从嘉世的麻烦事里解脱,渐渐地有点儿成年人的样子了,谁知道这个才十几岁的新人大概是他命里的小魔星,比赛打不过就算了,但是明明孙翔知道自己才是前辈,除了秃噜后辈的脑袋外不能以大欺小,要有风范,却每每被叶修这个后辈三言两语气的跳脚,说好的前辈风范三秒内就能魂飞天外…… 

    

 不仅如此,自从孙翔遇上叶修,仿佛就开启了‘好骗’这个属性,据说轮回都不敢派他夏休期带人抢怪,就是因为叶修让他显得太好骗了,一来二去的,旁边人还迷糊着呢,怪已经被兴欣抢走了,有次孙翔临走前,叶修还很给面子的说了句‘谢前辈照顾咱们这群后辈,二翔前辈慢走啊~’,成功把他再次气爆炸。

    

但是你要说这俩关系不好似乎也不对,孙翔第二天就买了张票,飞到H市来抓着叶修来了趟空中飞人,飞完就贼大度的说前后辈没有隔夜仇,他大人有大量,浑然不顾叶修一脸铁青地用‘你是傻瓜还是白痴’的眼光看着他。 

    

这八卦当时传的到处都是,高英杰还挺懵懂地问了句什么叫空中飞人,乔一帆在电脑那头叹了口气,发给他一个视频,点开来看赫然是孙翔仗着个儿高腿长年纪也长,抓着发育不太良的未成年人·兴欣小队长原地转圈,转的叶修双脚悬空两眼发黑,恨不得去吐个天昏地暗,而那姿势确实活像游乐园的空中飞椅…… 

     

更可怕的是,视频后半段里,高英杰发现包子似乎觉得这样好玩极了,在叶修落地后再来了一次空中飞人……

     

视频的最后当然是苏沐秋闻风而来,并且差点把孙翔揍成个猪头,他抱着被解救下来的叶修,嚷嚷如果他们家心肝宝贝儿王牌队长长不高那就找轮回要身高损失费云云……然后就被叶修上手就一掌拍过去叫他闭嘴。

    

高英杰:“…………”

    

——最后这段视频被路过的王杰希偶然间看到,据说还要去做了独家收藏。 

    

03

苏沐秋拿着车钥匙找到叶修的时候,发现他跟黄少天在分粽子吃,顿时就不乐意了:“不是说好待会儿带你出去吃吗,吃什么粽子啊,都吃饱了还能吃什么。”说完还瞪了黄少天一眼,“别老投喂我们家队长奇怪的东西,糯米对他的胃不好。” 

    

“我说老苏,这你就不够意思了,他跟我抢了四个粽子,你还说我投喂他,哪儿那么贱的人啊!!!我跟你讲,宠孩子可不能宠成这样,你好歹也是堂堂嘉世的前队长,现在都快成保姆了,这小子要是以后越来越不像话都是你惯的。”

    

“我哪儿不像话了,你这话可伤我的心了,少天,”叶修没大没小直呼其名,还伸手掳了最后一个粽子,递到苏沐秋手里,“还有,我都十八了,这怎么还能叫孩子呢?要不要我下次不剃胡子给你看看我有多么成熟。” 

    

黄少天才不信他,长长地切了一声。

     

苏沐秋疼爱后辈,特别是叶修这个后辈是联盟里大家都知道的那种八卦,据说在苏沐秋这儿,一般来说,除非是苏沐橙,不然你和叶修起争执,他永远都会告诉你叶修是对的,不是联盟第一女神就别指望苏神能做个公平人,就算叶修是错的他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告诉你叶修可对的不能再对了。

    

苏沐秋被调侃这点惯了,一点儿都不带脸红的:“我乐意,怎么着吧你,有本事你也宠你们队长去啊。” 

    

说完,他把车钥匙丢到了叶修手里。

    

“又是我开车?”叶修啧了一声,不爽地道,“你就不能去学个驾照?”

  

苏沐秋打死都不学车,苏沐橙一般不用开车,而叶修一到年纪,苏沐秋就逼着他去学车了,还火速买了辆不错的车,钥匙基本都在叶修手里,而叶修考取驾照后,他还大喜过望地说他终于可以出门坐私家车了。

      

“我这不是有你吗,”苏沐秋揽住他就往外走,还拍拍他的脑袋,“走走走,下午没训练,和老吴他们约好了的,一起喝酒去——对了,你不准喝,你不是说这边床睡不惯吗,正好上老吴那儿补会儿觉去。”

    

04

早期的几个人其实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叶修的一点点事情。而后期的选手们则喜欢津津乐道后来的事情。 

    

当年叶修十五岁,大好的时光被他用于离家出走,走了还直接泡在了网吧,专心致志打游戏。

    

当时还是选手们的夏休期,叶修可能真的有高手雷达搜寻系统,因为第一天就碰到了小号的黄少天,第二天就收到了‘王杰希 is watching you’的deBuff,第三天就引得各大帮会前来招揽,最后还是黄少天无意间说了一句‘这抢Boss的作风和老苏一样无耻啊卧槽一叶之秋你说不定和他组个无耻团呢’,当时不觉得,后来看简直是神来之笔。

    

作为一个职业选手,黄少天当然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没有说老苏是谁,叶修虽然觉得对方水平颇高,也没想到自己离家出走后刷的一下就能碰上职业选手,当时两方都没放到心上,谁知道黄少天可以说是一语成箴,搞得后来好多受这两人欺压的人都称他这次是有史以来最黑的乌鸦嘴,别人组团是1+1=2,苏沐秋和叶修明明年纪差了那么多,合作起来却神奇般的造就了1+1>3的可怕效果,第十区那时候还没开启,却注定了遍地鬼哭狼嚎的未来。。

    

——对,叶修离家出走第四天,和苏沐秋相遇了。

    

……或者说,久别重逢? 


05

叶修家境不错。

    

这句话可能在他耳朵里可能是过眼云烟,他也不把这个放在嘴边儿,要不是苏沐秋偶尔有一次说漏了嘴,可能根本没人知道这事儿,因为叶修身上半点儿都没有什么富家子的臭毛病,兴欣的人直到他双胞胎弟弟穿着校服来找他,再算一算那学校的学费,这才砸吧砸吧嘴发现这个不仅善于精打细算,生活还半点儿不挑剔不讲究,指挥老气横秋的少年大小也是个别人嘴里的‘叶少’,和唐柔站一块儿都能组个‘深藏不露富二代’组合。 

    

这样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打荣耀打的那么好,还混着混着跑到兴欣,还混的和苏沐秋好的几乎穿一条裤子,实在是个未解之谜。 

    

但是就叶修来说,这完全是孽缘,而且不仅是孽缘,还是十分搞笑的孽缘。

    

叶修第一次用这个说法时,苏沐秋进行了严肃地抗议,然而这没用,叶修翻着白眼,掰着指头问他:

    

“有谁会傻笑着站在马路中央,差点被车撞?被我一个小学生救了的又是谁啊,啊,你说,是谁啊?”

    

当时正全明星,大家坐在一块儿开茶话会呢,听见这说法就吃惊地看向苏沐秋,后者则仿佛压根不觉得这是件耻辱,还很嘚瑟地一拍桌子:

    

“你小孩懂什么,这叫有缘。”

    

“我呸!”

    

06

当年的叶修不可谓不年轻——才是个青春水嫩的小学生呢,那身高估计都不到苏沐秋的胳膊肘,但是他聪明啊,聪明地一颗心都是老的,小学生的暑假,大家都要么做作业,要么出去玩,就他没事儿干,跑街上去甩着两条腿压马路。

    

当时他们家暂时因为工作原因来H市居住,叶家当然不缺房子,但是由于叶父的习惯,他们家的佣人本来就很少,搬来这边后更是不多,一来二去,叶修踩了几次点,叶秋又老实听话,他溜出去再没人会发现的。


上街逛了一圈,看腻了逛过的地方,他就干脆走远了一点,嘴里还含了块儿用五角钱买的太阳糖,红红艳艳,虽然是廉价的三无零食,可叶修还挺喜欢它太阳底下透出漂亮的红光。

    

    

都说这世界上傻人比较多,可不是这样吗。叶修后来想起来时这样想。那天,等他糖都快舔掉一半,他正用舌头和黏牙的糖稀作斗争时,稍微往抬头看了一眼,这可不就看见了个傻子吗。 

    

傻子苏沐秋,一个人提着个袋子,站在马路中间,正嘴角裂开傻乎乎地发笑——这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离他大概有五十米的地方,一场交通事故正朝着这边轰隆而来,他却丝毫没看到的样子,搞得叶修目瞪口呆之余,不得不秉承一个好学生,红雷锋的原则,以他当年还未倒退到复数的短跑速度,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然后把人拉回了安全地带,由于用力不恰当,苏沐秋嗷了一下,还把脚给扭了,捂着脚跳开的样子十分滑稽。 

    

三秒之后,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在两人面前轰隆一声撞倒无数无辜路边建筑,离得近的行人都尖叫着逃窜,倒是还有人拿着手机在拍摄。

    

苏沐秋这才回过神来,目瞪口呆,叶修则仰着脑袋,把糖从嘴里拿出来,无限地鄙夷。

    

“大哥,过马路可不能发呆啊。”

还是个四点五头身的男孩老气横秋地说完,还带点婴儿肥的脸点了点,又把糖塞到了嘴里,摆摆手,“不用谢我了。”

    

07

“你这是怎么搞的,”陶轩找来小医药箱给苏沐秋,唠唠叨叨的,“这马上就要举办第一届比赛,成立战队的大好时机,你居然过马路都不看路,要不是人家小朋友拉你一把,你说你怎么办?!”

    

脚扭了,当然得处理,苏沐秋就近就去了陶轩的地盘儿,叶修还挺尊老地扶着他点儿,搞得苏沐秋颇不好意思,看他比苏沐橙还小,却挺机灵,路上还问了他许多诸如你叫什么,你几岁,爱吃啥之类疑似人贩子的问话

    

叶修也不嫌烦,还挺好奇地跟着他第一次跨进网吧——事实证明这就是个无法挽回的惊天里程碑——在陶轩唠叨苏沐秋的时候,他就坐在一旁,抱着瓶陶轩给的营养快线,看别人噼里啪啦打荣耀,苏沐秋后来还兴致上头,找了台机子,亲自给小朋友演示他是如何的牛X,两个人在陶轩‘你是人贩子还是诱拐儿童的怪叔叔’的目光里泡了一下午的游戏,叶修的世界从此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当年他们都没有想过后来。

    

08

后来怎么着?

    

十五岁的叶修,在重新看到苏沐秋账号的那一年,在听说苏沐秋退役的那一年,在那年的冬天离家出走,还在过马路时不慎把脚给崴了,仿佛是当年嘲笑苏沐秋的下场,而收到短信过来接他的苏沐秋哭笑不得,两个人对着看了大约半分钟,大的那个净身出户账号卡易主,小的那个背着双肩包就敢离家出走,毫无经验颇为狼狈。


大的那个说,跟我混吧,小的那个则说,好啊。


后来苏沐秋就蹲下身,把叶修背在背上,一步步地背了回去,背回了兴欣,处理完他的脚后,还把他背回了他和苏沐橙的小家。

    

那一年,叶修离家出走,苏沐秋离开嘉世,五个人都不到的小团体在兴欣网吧,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在第十区掀起腥风血雨,谁都不知道一叶之秋居然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儿,君莫笑则是退役的古早大神苏沐秋,所有人都把他们一起恨得咬牙切齿。


然后就是回去,就是再往上走,就是冠军。

    

那就是关于他们荒唐又令人悲悯的那段时光的全部故事了。    

   

TBC

又是生贺又是当作业,生日那天写了一半,但是现在还没写完OTZ


先交个作业……


复健真的好难啊…………

评论(1)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