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补充本已经上架+番外节选

好啦姑娘们,很抱歉这些时候让你们等的焦急,再次鞠躬!我要说的是,补充本最终艰难的产出啦!

链接在这里,麻烦定金的姑娘们拍一下: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hbuzof&id=535967300830

请看到的买了定金的姑娘们尽快拍完,这样发货才能快快哒!

余本因为本身利润比定金高,所以买余本的姑娘们等待就好啦!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耽误了这么久真是抱歉!收到补偿本的姑娘们扫描封底的二维码就可以看到放在网络上的番外!目前已经存稿两篇番外,也许还会有多的wwww

唉,搞完这件事我就能好好更新了……心不要太累。也心疼我家代理,感觉给她添了好多麻烦……QAQ

那么这里放上一篇安全的节选!

0

某些人啊,老是不长记性。

 哦,别看我,我没有在说你,沐秋哥,真的。

01

“这人真讨厌!”

卢瀚文跟我唠唠叨叨地道。

 

他比我要大几个月,今年也十八了,然而我的十八和他的十八那简直是天差地别——我的十八岁,依旧没有给我带来几厘米的大好生长趋势,反而只给我胸前多了一点累赘,这他妈感觉一点都不好,跑步跑马打人都有了限制不说,我的大姨妈也开始频繁地难以伺候,时不时来时不时不来,搞得班长天天逼我喝汤,一年四季换着来,搞到最后我看见红枣桂圆枸杞就想吐。

 

卢瀚文的十八岁,那可不是一般的十八岁,几年前他还是一个跟我一样的小萝卜头,现在却长成了个大高个,又不壮又不强,就是瘦高瘦高的,站在他的‘小别前辈’面前时,哎呦喂,我都不好形容刘小别那张青了又青的脸。

 

刘小别也就是个177左右吧,可卢瀚文这绝对是往185以上长的节奏啊,再这么光长个子不长肉还得了。

 

可卢瀚文这倒霉孩子还浑然不知,见了他家前辈就开始兴奋地报告他长了几厘米——我看再过几年刘小别就不用挣扎了,挣扎个甚啊,一个比他还高的男的把他推了,这到底是算哪门子犯罪啊?

 

“我听了半天也没听明白,”我拿着扇子敲敲他面前的桌子,“你到底在说谁?语死早吧你?”

 

大师兄似乎是知道我又在心里吐槽,很贴心地跟我做了前情回顾:“他们队进了个小新人,十六岁,是从他学校里挖出来的,所以不是很爱看战队比赛,前些日子见了刘皓不认识,昨天比赛就被给了好大个下马威。”

 

我真是觉得莫名其妙的:“他怎么还在啊?他到底什么时候打算退役啊?”

 

大师兄深深看了我一眼:“他们队里的新人还需要老人带。“

 

“有糖糕啊,糖糕是干嘛的?”

 

“唐昊前辈毕竟是队长,”宋奇英很中肯的说,“如果说带新人,确实是性格稳重的比较好。”

 

“我呸。”我真是恨不得拍着桌子大喊一声开玩笑,“他那叫口蜜腹剑,心怀鬼胎,忘恩负义,还稳重,就那么个心理素质,前些年被我姐一句话给弄晕了,还稳重。”

 

“他这么个人怎么能这样!”卢瀚文已经从憧憬前辈的年纪到了成为前辈的年纪,语气自然就冲,“又没对他做什么,非要给我家的新人好大一个没脸,他谁啊他!”

 

“他肯定觉得自己被给了好大一个没脸呗。”阿戴玩着手机还翻了个白眼,“我都快把他忘了诶,说起来还真是,他居然还没退役啊。”

 

“得了吧,他自以为有脸,其实谁不知道他的脸早被他自己丢光了。”我喝了一口青芒果汁,被酸的牙都疼了,“啧,酸,就和某人的心一样,酸的人掉牙。”

 

“……你们这样讨论一个前辈总归也不好吧,”高英杰还是我们的毒舌终结者,“都歇歇吧,空调暂时坏了就少生点气,啊。”

 

唉,没办法,无聊嘛,某个万年副队又比较贱,难免说话难听点咯。

 

“你电话亮了。”大师兄拍拍我。

 

我捞起手机一看,发出了一阵哀嚎。

 

“苏沐秋我【哔——】你十八代祖宗!”

 

“……都消音了啊喂!!”

 

02

我面前坐了个穿着校服的小学生,他乖巧地双手并拢坐在那里,眼睛一眨一眨的,就好像闯祸的不是他。

 

而我们窗外有着无数的孩子围在玻璃窗旁,也不管老师忍不住出门后一而再再而三的瞪视,说真的,这孙子是不是故意的,每次都让我们迫不及防地过来,他难道是真心想欣赏啥都没掩盖,就这么顶着国家队队员身份过来的我们家这几口人?

 

“说吧,又干什么了?”我抱着手臂看面前这个老黄瓜刷绿漆的老鬼,“你要是说你调戏女生被发现了,我回家就叫人断你的零食,再打断你的腿。”

 

“冤枉啊!”沐秋哥举起他那小胳膊跟我表示他是清白的,“我一颗心都给你哥哥了,哪里还有其他的心去调戏别人啊喂!”

 

“我看你挺无聊的。”我面无表情地在沙发上换了一条腿翘二郎腿,“我说你要是真不耐烦,就跳级呗——虽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过跳级考试。”

 

“与其这样不如放我进队啊!”沐秋哥一脸痛苦,“你看,你们队不有个神枪手吗,我这年纪正合适啊——”

 

“我擦,合适你大爷!未满十六岁的禁止入队好吗!”我忍不住把近年定的规则给吼出来了。

 

就算队长也不能这么违规开后门啊!!!我当年那是规则还没出好吗!!

 

“那就训练营?”

 

“…………你先说服你哥和我哥再说。”

 

我蹲下来跟他大眼对小眼,同情地道:“虽然大家都是一家人没错,可是呢,你监护权还在你亲哥亲爸亲妈手上呢。”

 

沐秋哥讨好地看着我:“我能申请移交监护权到我亲妹手上么?”

 

看,还魂就是这点不好,你就算打死他跟他说那是你爸你妈你哥,他心里谁是他家里人还是难以改变。

 

虽然我是很高兴这一点,我姐也很高兴,可是不得不说这挺没良心的,卫云还知道改正错误孝敬养母呢,这老鬼的三观必须得掰过来。

 

算了,放假就把他丢回去,不能再接他过来玩了,情分这种东西,处一处就好了,这次沐橙姐再溺爱他,我就不得不找班长帮忙了。

 

女人啊,特别是那个是你姐的女人啊,真的特别难搞啊有木有!

 

“走吧,祖宗,我知道你为什么叫我来应付老师,不就是想跟我去看比赛吗——诶等下,你到底干什么了?”

 

“这个嘛……我考试写错名字了……所以老师以为我公然捣乱呢。”

 

“………………妈的智障。”

 

“谢谢夸奖~”

 

03

等我们回到今年举办决赛的微草时,本来坏掉的暖气已经修好了,B市毕竟是首都,干什么效率都快。

 

我不得不去强抢了杜明的围巾给沐秋哥围上,说真的,B市的贵族学校什么时候能停止这种单薄却不保暖的校服,而且我严肃怀疑这丫出门为了好看,故意穿少了几件。

 

“我说沐秋哥,你不是怕冷吗?”我很无奈地看着我身边的小萝卜头,“去年还跟我说不要在B市呆了,要回H市,今年就自打脸?”

 

他倒是安心地坐在分配给我的房间的床上摇腿,摆摆手:“好看嘛——我就在你这里玩荣耀,你去啦去啦。”

 

“你天天带着秋木苏那张卡也不怕掉,”我抽了抽嘴角,“那我去找卢瀚文他们对台词,你呢就坐在这里不要乱跑,微草给我留的是专用间,不会有人擅自进来的。”

 

“福利真好。”他笑着点头,一副大爷很满意的模样。

 

“好说好说,谁让王队暗恋大哥呢。”我也笑着点头。

 

“………………”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于是我得意洋洋的扬头出门去了。

 

看,老姜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

 

04

我在训练室没找到之前围在一起的那帮子人,去休息室自带的厨房倒是看到那里围了一圈儿的人。

 

我凑过去一看,好家伙,刘小别为主的几个人在私自开荤呢!

 

“你们这是干嘛呢,”我凑过去伸手拿了一块樱桃肉,呼了几下塞进嘴里,顿时觉得人生的幸福就是冬天吃上一块肉,“怎么突然做起这个了。”

 

“还不是这小子说晚上要搞聚会,”刘小别一根指头戳到卢瀚文的脑门上,后者摸着脑袋嘿嘿地笑,笑的跟当年十五岁一样傻,“非要吵吵着吃南边儿的菜,人都给他愁死了。”

 

我看他就是仗着你惯着他,又仗着你勤俭节约不爱乱花钱罢了——我去打电话叫一桌子满汉全席又有多难呢?别的我不敢保证,在B市这个地盘,我要一桌子吃的,就没人敢跟我抢,就好像我们都少那几个钱一样,不说别的,去年楼表哥大半夜突发奇想,大冬天要吃荔枝,钟少当时就在他边上,一个电话过去,我那表哥连荔枝宴都吃上了。

 

这世界上能用钱权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真的,这是我作为富二代和官后代的真实感想。

 

“材料还蛮多啊……”我跑去翻那些食材,“等会借我也做几个菜……卧槽,你们这儿还有意面和牛肉啊,等会借我。”

 

刘小别很惊奇地看了我一眼:“你不是最近都不做了吗?你男朋友都说你在做西餐上毫无天赋。”

 

“别听他败坏我名声,”我麻木地道,“他生怕我太受欢迎。”

 

“那班长真是想太多啦,”卢瀚文把半个身子挂刘小别身上,也不看看他多高了,也不嫌弯着腰疼,他笑嘻嘻地给我戳刀子,“就好像除了他谁敢要你一样。”

 

我冲他亮了亮拳头:“想死请说话。”

 

卢瀚文刷的躲刘小别后面去了:“小别前辈你看悠爷,悠爷她又凶我!”

 

躲什么躲,就好像你躲得了一样!还有这个语气,你当你还是当年的清纯小少年吗你这个天然黑!

 

“……你倒是嘴别这么贱啊。”刘小别叹了口气,看上去颇为头疼。

 

……可是这位仁兄,你好像对于他躲你身后寻求保护很是满意啊!这是什么心态,啊?什么心态!

TBC

(余下部分敬请期待)

因为有篇伞哥坑人事件,于是暗搓搓地打个tag……

                另外再次抱歉搞出这种错误还得让大家跟我一起等待……真的对不起!      

评论(5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