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全职高手][all叶]对你说一句生日快乐

※叶修叶秋莫名其妙见到了来送礼物的不速之客一二三四五六七~

※不速之客八和前面七个不是一伙儿的

※伞修出没

※迟来的生贺

0

那一年叶修五岁,叶秋也五岁,叶家还住在军需大院儿里,两个人大半夜的躲过父母,偷偷地在半夜偷溜出去,蹲在院子里等零点。

等自然不是干等,叶秋乖得很,叶修却很有点手段,掏出一个装着满满零食的包,摸了把亲戚之前给的糖出来,又跑去偷客厅桌子上放着待客用的水果,最后还从冰箱里摸出两瓶酸奶,小哥儿俩就这么丰丰富富地坐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一边儿眼皮打颤,一边儿等零点。


叶秋拿着一块表,在还未变热的夏风里昏昏欲睡,但是他又不想睡,只好掰着指头数还有几分钟到零点,还很认真地跟哥哥说:“不到零点不可以吃蛋糕。”


叶修长得跟他差不多大,却很像个哥哥的模样,开口就教训他:“别翘着指头,特傻。”


叶秋说:“不翘的话我怎么数。‘


叶修说:“你又不是小姑娘,放下放下,翘也别翘成兰花指啊。”


叶秋哦了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翘的姿势特别清奇,只好放下手,正襟危坐,盯着表。


离五月二十九号零点,还有十分钟。


01

兄弟俩等来等去,生日没等来,流星没等来,月亮倒是挺亮,却照亮了不速之客的脸。


不速之客还特别手欠,伸手就捏住了叶修的脸,张嘴就像连珠炮一样开始唠叨:“哎呀,哎哟喂,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叶修叶修叶修……叶修你居然是这么个小模样,哈哈哈,哎哟你说说你,以后长得也不算矮,现在怎么跟个胖汤圆似的,唉我看看这桌子都是什么,啧啧薯片饼干糖,这样吃能有营养吗,我回去后一定得好好笑笑你,你小时候居然比小卢还萌萌哒……”


叶修一把想要拉开他的手,心里就觉得奇怪了,怎么这人长得是个汉子模样,却比他家大姨还唠叨。


叶秋像个小炮弹一样冲过去,小拳头砸在不速之客身上:“你干什么欺负我哥哥!”


叶修心道不好,如果这是人贩子,谁不想一拐拐俩啊。


果然,不速之客看见叶秋像是看见了稀罕物,空着的手就冲着叶秋去了:“嘿,还真有个一模一样的,啧不是我说,你们俩虽然长得一模一样,怎么我愣是没办法弄混呢,真是奇了怪了……哎呀,别打啊,我还欺负你哥哥,你哥哥不知道以后得欺诈压迫本剑圣多少回,现在连个手瘾都不让我过,天理何在啊天理何在……”


“少天。”


不速之客X2啦!!!


叶修转头就看见了另一个人站在叶秋身后,连忙上前拉住叶秋的手把他拉过来,故作镇定:“你们是谁,有何贵干?”


“哈哈哈哈哈,虽然是挺正经的话,看你这老成的小模样我怎么那么想笑呢,”不速之客一还在哈哈狂笑,他和不速之客二好像是一伙儿的,前者管后者叫队长:“队长你快看,过了可就没了,这福利哪年哪月能有啊。”


“你吓着他们了。”不速之客二很温文尔雅地说,伸手把两个礼物袋子放在了桌子上,袋子包装精良,红色的蝴蝶结在上面绑着,可爱又招眼,“生日快乐,叶修,还有叶秋。”


不速之客一说:“怎么是两份……啊呸嘴误,队长你怎么带了两份?”


叶修鼓着腮帮子抬头问:“为什么不是两份?”


在他的认知里,如果是送礼物的人,肯定要送他和弟弟一人一份礼物,为什么不是两份?


不速之客一不太好意思地摸头:“还不是你这个没良心的,我都习惯只准备一份了……”说完他又蹲下身去掐叶修的脸,叶修一脸嫌弃地想躲开,无奈人小力薄,胖脸蛋还是落入魔爪,“来来来,叫哥哥叫哥哥,叫我一声黄少天哥哥我就给你们发红包好不好呀。”


叶修给他的眼神更鄙视了,嘴巴轻轻巧巧吐出三个字:“我就不。”叶秋作为他的支持者,紧紧地抓着哥哥的袖子,跟着一起仰着小胖脸死瞪不速之客一。


大概是看出了小哥俩的排斥,不速之客二伸手拍开了不速之客一,笑眯眯地对叶修说:“不把礼物打开看看吗?”


借着月光,叶修看清了他的脸,确定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你们怎么进来的?”他想到这个问题,问他们。


不速之客二似乎很想也捏捏他的脸,却又忍住了:“为什么进不来呢?”


叶修理所当然地道:“因为这是我们家的院子啊。”


不速之客二说:“那你猜猜看?”


叶修说:“你说猜我就猜,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不速之客二:…………


不速之客一也蹲在了自己队长的旁边:“诶,你就不怕我们是会迷惑人的妖怪,是来把你们吃掉的?”


叶修看他的眼神更鄙视了:“现在是科学社会,我两岁就不听这种故事了。”说完又安慰地捏了捏自己真信了的弟弟,“怕个啥,妖怪不长他们这样。”


不速之客二笑了出来:“那你说妖怪长什么样呢?”


叶修想了想:“这个……黑面獠牙,可怕吓人的吧。”


不速之客指了指自己的身后:“那你看,我身后那个叔叔,像不像吃人的妖怪?”


叶修扒着他的肩膀,垫着脚去看他背后,然后他就大惊失色了。


“像,太像了!”


02

不速之客三沉默地站在他们背后,他身强体壮,脸色铁青,牙根儿咬的紧紧的,和他身边戴眼镜的不速之客四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叶修说:“如果他身边那个抱着圣经戴着十字架的四眼儿是牧师的话,那他是不是阎王爷。”


叶秋哆嗦着缩在了叶修的后面——这么可怕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半夜的,五岁的叶秋小朋友接受无能。


不速之客一发出了一系列响亮的爆笑:“哈哈哈哈哈哈韩文清,你看看你在老叶眼里的模样,阎王爷哈哈哈哈哈……我说就算你们是老对头了,也不用拿这么个表情吓他吧,我说这可不地道啊哈哈哈哈……”


不速之客三一步步走向前,把一个装着衣服的袋子放在桌子上——说实话,他拿着这玩意走过来时,叶修还以为那是个哑铃呢。


“生日快乐——快点长大,”这个人用极其生硬的语气说,“不管什么时候都别犯怂。”


叶修从小就是孩子王,胆儿和傲气都挺大,带着堂兄弟都敢往出轨的堂姐夫家门口扔炮仗,所以一点儿也不怕不速之客三的这吓人口气,而是直接仰着脸儿和他眼对眼,觉得这个人在小瞧自己:“我才不会。我什么时候犯过怂。”


小小年纪,口气居然一点儿都没有犹豫。


不速之客三看着他的小胳膊小腿,再看看他的圆脸蛋,最后看看他脚上的兔子凉鞋,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等你自己兑现这句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秋看他走了才好奇地探头,伸手拉过那个袋子,发现里面是两件运动衫,他小小地欢呼一声就在身上比了比:“大小好合适!”


不速之客一和不速之客二对望了一眼,都觉得有一个问题重要极了,而他们对这个问题也好奇极了。


——韩文青到底哪儿来的尺码?


03

“生日快乐。”


被叫做四眼儿牧师的不速之客四很中规中矩地道了一声生日快乐,他也不是空着手来的,叶修这才知道,《圣经》和十字架居然都是他给自己的礼物,而叶秋的礼物则是普普通通的一块儿表。


介于他貌似是最正常的,叶秋也就暂时不去想为什么陌生人要送他们礼物,小孩子收到礼物总是高兴的,所以他小小地道谢:“谢谢您。”


叶修则说:“谢谢,不过我要这些玩意儿干嘛?”那本圣经有他脑袋三分之二大,又重又难拿,叶修颇为嫌弃这份礼物,倒是对十字架蛮好奇的,叶家老爷子信佛,基督教对叶家来说就是邪教,所以叶修很少看到十字架,倒是挺感兴趣地拿在手里晃晃荡荡地把玩。


然后他看到四眼儿牧师的眼镜反光出一道白光,随后十字架项链就被一双大手接过,叶修还没抬头,那双似乎带着洗涤剂清香的手就把项链戴在了他的脖子上,还顺带帮他整了整领子,动作熟练极了,一点儿都不像是今天才见到自己的人。


“牧师要从幼儿抓起,”他语意不明的说,“希望你以后能够对牧师有所改观。”


不知为何,叶修莫名觉得,这个人的语气,沉痛无比,又满怀希翼,好似看着祖国花朵的人民教师。


他莫名地在这个正常无比的人面前打了个冷战。


04

叶修心里嘀咕着:有一就有二,有三就有四。


——有四就有五,今晚的不速之客真是多。


叶修简直想去搬个小板凳看看墙上的日历,难道他们兄弟俩生日的前一天是什么特别日子吗?这群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爬墙吗?墙上可有不少亮晶晶的玻璃渣呀。


不速之客五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蹲下身摸摸他的脑袋,声音温和沉稳,“你好,叶修。”


叶修觉得自己似乎该有礼貌一点。


所以他点点头,说:“叔叔好。”


“噗————”不速之客一一口喷出来,饱腹狂笑,却被不速之客五看一眼就消了音,举手表示投降,背过身去,“我不看,我不看哈哈哈哈……”


不速之客五淡定地道:“他才五岁,不叫叔叔,就是他占便宜了。”说完从兜里掏出两个小盒子,一个递给叶秋,一个递给叶修。


“生日快乐,叶修,叶秋。”


叶修说:“还没到呢,你们怎么都来给我们送礼物。”


不速之客五摸摸他的脑袋,小孩子头发长得还不算多,夏天热,家长都会给他们剃头,叶修的脑袋也就是个板寸,摸起来像是片草地,挺有手感,“以后你就知道了。你不用去想我们怎么进来的,只管和你弟弟过生日。”


叶修说:“那为什么之前几年你们不来?”


不速之客五道:“这有什么关系?对你来说,多得一份礼物,不好吗?”


叶修低头不语,拆开了手里的盒子,小小地惊讶了一下:“水晶球!”


小小的玻璃球里装了一个极其迷你的景观,小桥流水,江南院墙,叶修稍微把手倾斜一下,还有底部的仿真雪花飘飘而落,夏景立马变为冬景。


“真好看。”他忍不住说。


不速之客五笑笑:“你喜欢就好。这是H市的旅游产品,以后你去了H市,可以亲眼看看更多的真实景色。”他顿了顿,“或者不用H市,B市也很好……”


“去去去,一边儿去,别的不见你做,拐人一把手啊你。”叶修转头就看见不速之客一又开始聒噪吵闹,“G市也不错嘛,好吃的挺多的,也没B市那么冷,我说叶修你以后去G市读书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呵呵。”叶修呵呵一声,不予置评。


叶秋插嘴道:“哥哥最不爱学习了,你越说他越烦。”


“怎么这么多嘴啊你。”叶修瞥了弟弟一眼,“明天别指望我帮你背琴谱。”


“诶!!!”叶秋一声惨叫,“可是……”


“没有可是。”叶修很斩钉截铁地道,抱着胳膊一偏头。


不速之客们一起笑起来:“你又欺负你弟弟。”


“胡说,”五岁的男孩一本正经地说,“我这是为他好。”


笑了一会儿,不速之客五说,“我得走了,你们也呆的够久了,该给后面的人腾位子了吧?”


然后叶修就看到不速之客一的脸色迅速难看起来。


“就该堵死周泽楷那个只有一张脸的家伙!不然他凭着他那张脸,现在就把叶修的魂儿勾走了怎么办!”


叶修说:“哦,可是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挺想看看什么叫做‘把我的魂都勾走了’的人啊。”


叶秋拉拉哥哥的袖子:“什么叫魂儿都勾走了?哥,是指电视剧里会勾魂的狐狸精吗?”


突然出现的狐狸精·不速之客六:“…………”


05

“生日快乐,前辈。”


不速之客六果然是有一张好脸的。


五岁的小男孩摇头晃脑地叹息,又对不速之客六诚恳地道:“哥哥,你确实是个帅哥啊,不过就比我差那么一点,就一点点。”他想了想,“……不过‘前辈’是什么?”


不速之客六沉默地摇摇头,只是微笑着把自己的礼物塞到男孩怀里。


那是一大包糖,里面什么糖都有,牛奶糖,水果糖,太妃糖,软糖,橡皮糖……零零总总总共快有百颗。


不速之客二说:“这么吃糖,恐怕要蛀牙啊,周队。”


不速之客六摇摇头:“迟早要换。”


“那也不能给小孩子多吃糖,”不速之客五道,“吃出咳嗽就不好了,周队,你给的太多了。”


似乎确实是觉得自己给的太多了,不速之客六蹲下身很认真地想要开口,顿了顿,他伸出三个手指,声音放轻:“一天三颗。”


叶修眨眨眼,乖乖地点了点头——反正这人又不能看着他吃几颗。


“蛀牙很痛。”不速之客六说,“拔牙也很痛。”


他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又郑重地说,“比打针还痛。”


叶修说:“我不怕打针,叶秋才怕。”


叶秋不服气地道:“我哪里怕啦!”


叶修看了弟弟一眼,“哦,那下次我不陪你去打针了。”


叶秋立马卡壳了。


不速之客六笑笑,言语简短,叶修却听得出来,这位帅绝人寰的哥哥是在情真意切地祝福他。


“希望前……你不会吃苦。苦的话,吃糖。”


希望你每天都能心甜嘴也甜,希望你每天都能开心。


希望你一辈子都不会尝到日后艰辛,一辈子都不要吃苦。


06

不速之客六前脚走,不速之客七后脚来,最后被不速之客一二三五一起带走。


这位不速之客七嚣张无比地从墙上一跃而下,摆了个特别酷的姿势,脸上戴了一副墨镜,头发都用发胶抹的整整齐齐。


然后叶修就看到这个人摔了一大捧玫瑰花在石桌上,用愤怒的语气说。


“给你的,拿着!”


叶秋目瞪口呆,叶修歪着脑袋看桌子上那一大捧花,琢磨了一下,说,“我家没姐姐,不能给你做女朋友。”


不速之客七一下子语塞,然后他的脸就肉眼可见地迅速涨红:“谁要你家姐姐!等,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玫瑰花是表白的意思!你不才五岁吗!”


叶修不说话,只是拿看智障的目光看着这个连眼睛都不敢望过来的人。


他无辜地说:“我参加过婚礼啊。你不是送我姐姐的,难道是送我的?”


不速之客七:!!!!!谁,谁送你了!


07

介于此人太过丢脸,不速之客一和不速之客二联手把他拉住,并拖向黑暗的不知名处,不速之客五负责跟哥俩道别。


“我们这就要回去了。”不速之客五说,“等到零点就睡吧,你们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夜凉,早点睡。”


“谢谢叔叔。”叶修心想。这一大一小一双奇怪眼睛的叔叔人还是挺好的。


不速之客五欣慰地摸着两个男孩的小脑袋,然后就听见后方传来一声叫声。


“叶修——”


叶修从不速之客五的咯吱窝下往外看,只能听到不速之客七的声音和一个背影隐隐在消失。


“……对不起。”


他声音低落了下来,好像水珠从悬崖掉落,无声无息,轻微的要命。


说完,他就彻底消失在了黑暗中。


07

院子里终于空旷到只剩兄弟俩了,叶修看着这一堆的礼物,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不速之客一到七一走,热闹和人烟味也走了,院子里空荡荡的,反而显得特别冷清。


叶秋问哥哥:“哥,你说他们是什么人啊,出现和消失都那么突然……”


叶修折了一朵玫瑰闻了闻,想了想,说:“大概是……科学家?从未来来的科学家们什么的?”


以后,五岁……叶修的小脑袋暂时想不通前因后果,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身为小孩子独有的奇思妙,和让他回想起他看过的蓝胖子。


如果世上真有时光机呢?


“可是科学家不都是白大褂吗?”


“那倒也是……”


滴——


不知不觉,叶秋给电子表定的时间到了,兄弟俩拿过电子表一看,欢呼了起来。


五月二十九号零点到啦!!!!


“生日快乐,哥!”叶秋抱着哥哥,把脑袋搁在哥哥的肩膀上。


“恩恩,生日快乐啊,叶秋。”叶修拍拍弟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六岁啦。”


“诶,哥,六岁可以正式上小学了!”


“……”


“哥?”


“这真是个不幸的消息……表姐说的那种起早贪黑的日子就在眼前了,弟!”


“啊?!”


砰————


突然,天边炸开了一朵绚丽的烟花,红的发紫,亮到与月争辉,只是那么一下,却好像一个信号——


——天空中随后绽开了七八朵更为绚烂的烟花。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叶修生日快乐……”


有人在唱歌。


——有人站在叶修背后,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唱着不成调的生日歌。


叶修吃了一惊,这个人突然地就出现了,没有任何预兆,就好像从天而降,没有一点动静!


“不要回头。”


那个人笑着说,伸出双手定住叶修的小脑袋,轻声在他耳边重复。


“别回头。如果回头,烟花会消失,我也会消失,就和肥皂泡一样不见了,祝福语你就听不到了。”


叶修固定住了自己的脑袋,按耐住了好奇心:“你也是来给我们送礼物的吗?”


“对啊。烟花就是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那给我弟弟的呢?”


“我只送你。”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朋友。”


“可是我不认识你。”


“你会认识的。”


“……大半夜放烟花,爷爷说过这是扰民行为。”


“没关系,没关系。”


那个人的笑和声儿都轻巧地钻进了叶修的耳朵里,沉重地落在了小小男孩的心里。


“总有一天,全国的人会因为你的诞生日而欢呼,总有一天,全世界都会为你的生日而疯狂。”


“为什么。”


那个人从背后拥抱了他,不算高大不算厚实的胸膛热到发烫,心跳声灼热地传达了过来,震得叶修的心脏也扑通扑通直跳。


“因为你是叶修,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叶修,遇到你的人会觉得自己很幸运,错过你的人会觉得自己很不幸。”


“你说的好听,我怎么觉得听得像哄小孩儿的呢。”叶修伸出指头刮刮脸,很想去看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却被压住了头顶,只好给弟弟使眼色,叶秋了悟地转了转脸,让自己的眼珠映出对方的脸。


可是纵使这样,叶修还是看不清对方的脸。


“别看啦,别记了,记了也是徒悲伤。”


那个人说道。


“来,听听我的祝福语吧。”


“……好。”


“希望叶修能快快长大。”


“废话。”


“希望叶修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你在讲笑话啊。”


“希望叶修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然后呢,一辈子都顺遂,恩,还要好好地尊老爱幼,比如尊尊我这个老啦……哎呀你别捶我啊。”那个人笑着去揉叶修的脑袋。


叶修不满地说,“你难道就不能祝福点别的,比如出人头地啊,做个小明星之类的。”


那个人说:“可是你不需要啊,你就是你,是最好的你,叶修,你本来就会出人头地,成为比明星还要受人爱戴,受人尊敬的人,搞得我一直为你而自豪……你看,这根本不需要我祝福啊。”


叶修想了想,小脑袋一点,觉得很有道理:“说的也是。”他抓了抓那个人的袖子,“你还是今天第一个给我们唱生日快乐歌的,再唱一遍呗。”


“好啊。”


说完,那个人就打着拍子唱到。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跑调,破音,节奏不对……


叶修很想再发表点专业意见,却被这轻轻的曲子催的困意绵绵,眼皮子慢慢地就合上了。


临睡之前,他想问那个人,你叫什么名字,你也是未来的人吗,我什么时候会遇到你……却也不知道自己问出口没,只听见那个人温柔地拍着自己的背,把自己抱在怀里,说:


“生日快乐啊,叶修。”



END

原本以为自己对男神的爱已经淡薄了许多,写着写着才发现,爱男神已经是我生命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虽然是迟来的生贺,我倒是在大半夜笑着写完。

千言万语都不能描述我的心情,那么还是几句话说说吧——


有幸遇到了认识你,最最了不起的你,也许以前你的生日,没几个人可以喊对你的名字,可是现在你看,所有人都在为你的生日而欢庆。


真的很爱你,希望下一段路也能跟你一起走过,叶神。

稍稍打两个明显的CPTAG

评论(32)

热度(370)

  1. 舊時、彷徨死后七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