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二章·千机却邪(三)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邱非还在老叶的肚子里【大雾


15

一眼看到唐柔的人,一般都不会想到这位美人是一位使矛的好手。因为她平时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像一幅优雅的画,但她也干事儿麻利,言语温和,虽不话多,但也会有些谈笑风生的时候。

 

但是当唐柔挥舞起矛的时候,那副画俨然动了起来,用色明艳,线条凌厉,写意山水瞬间化为了欧式油画,油画里有着骑士杀敌无数。

 

乔一帆觉得,如果说在这之前她能吸引诸多屌丝和高富帅的目光,那么现在不过几秒,那些人就能吓得逃之夭夭。她用的是一杆浑身火红的长矛,花纹饰金,挥舞起来仿若六月烈阳,灼热的红里绽放着灼目的一点灿金,矛尖锐利到每一次的挥舞都会划破空气,发出轻微的声响。

 

唐柔本身身材修长柔软,动作灵活,如果说原来的这一切仅仅是给她的靓丽锦上添花,那么现在这些都是她的优势,武斗时的优势——动作与角度灵巧又刁钻,这似乎是女性独有的天赋。乔一帆的眼睛有时候根本跟不上她,眼里只能偶尔映出这位可怕的美女几个凌厉的侧脸。

 

“叮!”

铿锵一声,火红的矛尖打在了另一柄矛尖上,后者的红更深更沉,分量更重,尖刃和锋利也更胜一筹,一个呼吸间,银柄长矛出其不意的一个倒转,唐柔被这一击击中,因为冲击力而倒退好几步,调整呼吸和站稳花不了她几秒,她便又冲了上去,以更快更强的姿态。与其说她手里攥着神兵利器,不如说她自己就是一柄又快又强的利器。

 

不过最令乔一帆惊愕的并不是唐柔,而是之前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叶修,现在正拿着那把银杆红矛,一招招打得唐柔无法再进一步。

 

他愣神站在兴欣的演武场边缘,眼珠随着叶修的身影而动,觉得记忆好像被一万头大象狂奔踩踏而过,碎的一干二净。

 

这个……真的是他家的老师?

 

16

叶修在乔一帆的记忆里,一直是一个需要被人照顾的形象。

 

重物提不动,楼太高就爬的气喘吁吁,五百米都跑步下来,太阳大一点都能把他晒得头昏脑涨——这些都是乔一帆亲眼所见,不如说,这就是叶修的常态。

 

简而言之,他就是个生活二级残废,妥妥的。

 

而现在这个叶修,身影绰约,一举一动充满了随意,长矛在他手中非常有力,他舞动这根武器是那么顺溜,身法步履连接连贯地如云流水,仿佛这些就是他天天练习的玩意儿,比喝水吃饭还要熟悉。

 

强大,潇洒,灵活……这样的叶修,乔一帆暂时接受不能,脑袋当机。

 

“这一击有进步!”

接下了唐柔新的一击,叶修笑着一个掠身,气息稳定,手上的却邪却被他用的生风,每一次看似随意的动作都能挡下唐柔的进攻,唐柔是很快,可是叶修的动作更快,他的快并不是一昧迅速,而是脚步非常有章法,巧妙的几次挪步,就能让他动作不大却灵巧躲开唐柔,后者几次俯身或跃进都不能碰到他一片衣角,时间长了反而被对方看穿了心思,每一击都击不中要害,而是被提前卸掉力气或者挡下。

 

“还有更有进步的。”唐柔并不恼怒,反而露出一个充满攻略性的笑,手上的红杆长矛往虚空中画了个圆,乔一帆只觉得空气里突然有了一种无名的扭曲感,随后便看见一道带着火焰的光圈从矛尖脱离,犹如脱弦之箭,朝叶修高速飞去。

 

叶修不慌不忙,手中银光一闪,一眨眼的功夫,乔一帆见过的那把银色大伞就张开了一道圆圆的伞面,挡住了那道光圈,火焰在碰到伞面三米之内之前就好像被关了的煤气灶,瞬间乖巧地熄灭。

 

叶修的挑眉一笑:“不错不错,小唐这炫纹有进步,已经可以接近千机伞的三米之内了,如果是非S级的法器,现在已经烧起来了。”

 

唐柔在原地停下,略有点不甘心地说:“还是无法接近你的千机伞。”

 

“两把武器换着来,作弊。”在旁边观看的严秦芩不屑地评价。

 

叶修说:“小朋友,新星赛不禁止带几件武器,难道你临场对敌时,遇到我这种面面俱到的人,你无计可施,就要很没面子地跟他说你作弊?谁跟规定说人家只能用一件武器,学一家法术了?照你这说法,你那对翅膀也是犯规不是?”

 

严秦芩冷哼一声,下巴高高昂起,避重就轻:“我才不会无计可施。”

 

“那我拭目以待。”叶修点头,无所谓地道。

 

“却邪果然名不虚传,”唐柔用一种好车的人看到绝世跑车的眼光看着叶修手里的武器,“不过,你就这么拿着,嘉世那边不会察觉么?阿悠是怎么把它抢过来的?”

 

虽然和唐柔比划几下只是一时兴起,叶修却蛮怀念自己的老伙伴,这才兴起这个念头,他看着手里的却邪,不解地道:“这玩意儿被小三儿封了个七七八八,现在也没留下什么神力,你说有恶鬼吧,那它就不是这个模样了,唉,不明白,真的搞不明白,刚才我用它时它也没什么反应,一点神力的流动都没有。”

 

想了想,他拉开嗓子喊:“老板娘,通讯符还有没有!”

 

陈果气还没消呢,在楼下拉着嗓子喊:“懒死你!!自己画!!!!!”

 

高英杰连忙说:“要不还是我来吧,还是镜像魔法比较快……”说着他从自己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了一面巴掌大的银框镜子,叶修瞅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蹲你的马步去,没叫你呢。”

 

高英杰只好委委屈屈地和乔一帆一起蹲马步去了。

 

对,蹲马步。

 

从高英杰开始,然后是乔一帆,严秦芩,罗辑,四个人蹲在了一块儿小地方,表情不一,体力较弱如乔一帆,已经开始双腿打颤。

 

“一群连体育课都要翘课的小混蛋,”叶修没好气地道,“下盘不稳,一下就能被人撂倒,你们这一个个的有什么用啊,啊——我就不说一帆了,刚才给你们一对一演练,有翅膀的,有扫帚的,飞不起来就逃不开了,啊?还有你罗辑,一昧依赖召唤兽,你不打算回蓝啊?”

 

被垫底的乔一帆格外苦逼的低下头——比起扫帚被收的,翅膀被绑的,没蓝的,什么都没有的他简直是个叛徒。

 

高英杰认命地低头,谁也没想到叶修拿起却邪的第一句话就是检查进度……或者说模拟考试。斗神名不虚传,神力未动身先行,几个新人被打的跟狗一样惨淡,中途包子还惹毛了严秦芩,得到了一个烧烤VIP体验。

 

所以包子没有蹲马步,包子被叶修一个法术给禁言了,而严秦芩头上多顶了一桶水,以作惩罚。

 

“一帆过来,”叶修朝乔一帆招招手,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一本满是符文的小册子,和一只大号的钢笔,“诺,你就照着这个画,认真点儿,材料不贵但是画一次挺麻烦的,画的时候你就想,接通地府接通地府接通地府……”

 

乔一帆颤颤巍巍地站直:“……老师,这……要是我不小心画坏了?”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儿你能行的,你是最棒的。”

 

由于这个鼓励着实太敷衍,显然叶修没长心,乔一帆拿着纸笔久久不敢下手。

 

严秦芩在一旁嘲讽道:“都什么时代了,拿专用手机一个电话打过去的事情,非要学土鳖去画通讯符,果然是化石级别的人物,够老土,啧。”

 

叶修说:“我说严秦芩同学,你知道那玩意儿有多贵吗?通讯符的成本价和通讯盘的价格,那可是一比五十啊!”

 

严秦芩嗤笑一声:“借口,都是借口,你就是不想用。”

 

说完他掏出一个圆圆的盘,手指在上面滑了几圈就朝乔一帆丢了过去,乔一帆连忙伸手接住,只见那是个巴掌大小的金色圆盘,角落里刻着‘雷霆制造’,做工十分精细,它就好像商场的抽奖转盘一样有着指针和划分区域,一小块一小块的区域里写着乔一帆不懂的文字,最中央则有一大块水色的水晶,晶莹剔透,切面光滑可见人影。

 

水晶上显示着几排小字。

 

通讯人,叶悠。

通讯地区,地府。

虚空之海联络部诚挚为您服务。 

 

17

世界上所有的紧急问题都毁于拖拖妈妈的外交上。

 

叶悠这么想的时候,正窝在张新杰的办公桌下面,抱着自己的数学作业,屏气凝神地听张新杰跟嘉世派来的人打交道。

 

按理说,两邦要是有来往,一般会先派出通讯使者,这个等级可不够张新杰亲自接见,无奈,这次前来交涉的陈夜辉手持嘉世长老令,级别够高,张新杰也不是个随性傲慢的人,把叶悠往桌子底下一塞,亲自遮掩了她的气息了事儿,然后他就准备这么接见来使了。

 

“我说您老就不能放我直接回家吗?或者放我回副殿自由复习也行啊!”叶悠被塞进去的时候强烈抗议着,“长得矮也不能这样图省事儿地塞啊,长得矮也有人权啊!”

 

而张新杰只用一句话就让她闭嘴了。

 

“嘉世送礼的人进了副殿,安静。”

 

于是小姑娘委委屈屈地安静了,委委屈屈地缩在他那张古董梨花木雕花大桌底下,抱着胳膊偷听桌子上头的人打官腔。

 

人一无聊,就想来点刺激,女生一无聊,就想听点爆料。叶悠就心想,说点重要机密吧,说点爆料吧,我他妈在下面都快要憋没气儿了,好歹给我点料YY当娱乐啊。

 

陈夜辉不负叶悠在桌子底下的期盼,在经过了一系列对张新杰的问好,对韩文清的问好,对霸图的问好,再接受了张新杰对嘉世的问好后,终于在进入主题时,搞了个大爆料。

 

“我们最近要办喜事了,不知道张前辈愿不愿意来喝杯喜酒?”

 

张新杰的声音无波无澜:“喜事?是哪两位有喜事?”

 

陈夜辉的声音里充满了得意:“我们的新掌门孙翔和旧掌门义妹苏沐橙,可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喜事?到时候还请您赏脸来喝杯喜酒,也就是我们的荣幸了……”

 

叶悠在下面差点尖叫。

 

啥?你说啥?!我姐和孙翔?!你他妈在逗我!!!!

 

我的天哪,到处追杀着我哥,还敢乱点鸳鸯谱,到处发请帖,你们就不怕众目睽睽之下,司仪跟前新娘就一怒之下手刃新郎啊喂?

 

18

张新杰叫人把副殿里嘉世的礼物都抬出来,一样样的清点时,才想起来叶悠还没从桌子下爬出来。

 

“叶悠?”他喊了一声,转头去看,就看见小姑娘缩成一团,神游天外,魂儿都要飞了,不禁皱眉。

 

“怎么?”他问。

 

叶悠说:“我觉得吧……陶轩的脑袋一定是坏掉了。要不就是我刚刚渡了个九天雷劫,被一下子劈到了别的世界。”

 

张新杰无动于衷:“很早以前就没有雷劫了。”

 

叶悠一声哀嚎,难为她一身可爱的洋装,脸上却是个不怎么淑女的怪模样:“那就是我在做梦吧,肯定是在做……不对!”

 

她一个打滚从桌子底下滚了出来,“不对啊,孙翔那个鬼性子,怎么可能愿意娶我姐!开玩笑,上次为了护着我逃跑,我姐单挑他单挑地快把嘉世打穿了,他不是自称要娶贤妻良母吗,怎么会愿意娶我姐!”

 

张新杰看了她一眼,坐回到桌前继续批改山堆高的文件,并不对这番话发表言论,但对她一身灰颇有微词:“你去你副殿的房间打理打理,洗漱一下再换件衣服,一会儿我来检查你的初级治愈术。”

 

叶悠顿觉生无可恋。

 

——救命,为什么她到哪里都要上课!!!

 

19

因为叶悠颇觉生无可恋,所以当她接通严秦芩的通讯盘时,也是一张很生无可恋的脸。

 

“贱人,有什么事儿啊?”她看也不看水晶屏幕,张嘴就问。

 

拿着严秦芩通讯盘的乔一帆:“………………额,你好?”

 

“哟,你是一帆吗,”叶悠一看不是严秦芩就变了个画风,咳咳几声,“你怎么拿着那贱人的通讯盘啊?有什么事儿吗?”

 

“对他是一帆,对我就是贱人,你这么区别待遇,小心我告诉你男朋友去。”严秦芩在旁边冷笑讽道。

 

叶悠瞪着眼说:“都说了班长不是我男朋友!你他妈耳朵有问题!百说不听,天天一张讨人嫌的嘴脸,你不是贱人谁是——上次烧了阿戴的辫子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叶修看这十三岁的和十七岁的居然还能吵得起来,只好出声:“喂喂,说正事儿。三儿,小三儿,听得到我说话吗?”

 

乔一帆听到这个称呼,心想难道老师这个妹妹家里排行第三……然后他就听见叶悠勃然大怒。

 

“你才小三!!!你全家都小三!都说了,不要叫!我!小!三!”

 

乔一帆:………………

 

这个,老师的全家……难道不也是你全家吗?

 

“啊呸又把我自己骂进去了!”叶悠呸呸几声,“哥,问什么你倒是说……等下,你是不是又瘦了?过来我看看!不许躲!”

 

乔一帆看她问东问西的模样,很有点想笑,他之前没见过叶悠,只知道是个小姑娘,现在细看,着确实是个小姑娘,却也不是一般的小姑娘。

 

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身量小小,脸蛋微微有点圆,五官和叶修如出一辙,和严秦芩斗嘴时,那种神态也像极了叶修,但她一旦开始发火或者开始对叶修叽叽喳喳时,就好像一团火,烧的热烈,却又是另一种神态,看她就好像看着另一个表情不同的小叶修,连乔一帆这种厚道人都实在是忍不住,第一次就忍不住多看小姑娘几眼    。

 

“对了哥,”叶悠问完一些叶修的日常终于住嘴,转个话题,“我刚才窝在张新杰桌子底下,听到嘉世的人给霸图送请帖,说是沐橙姐和孙翔要结婚!”

 

墙边蹲马步的高英杰和罗辑吃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乔一帆先是一愣,随后也想起来了苏沐橙是什么人,孙翔是什么人。

 

苏沐橙,叶修最好的搭档,他亲手养大的联盟第一美人,和叶修情同兄妹,而孙翔,正是那个抢了叶修的位子,叶修的武器,间接性害的叶修被追杀的人,嘉世如今的掌权人。

 

乔一帆的脑袋里立马闪现了‘阴谋’这个词。

 

然而叶悠的话叫他接下来和叶修一样大吃一惊。

 

“结婚,结个毛线的婚,”小姑娘满脸的嘲讽,“连新郎的魂儿都搞错了,他们还打算广邀宾客来场风光的呢?”

 

叶修奇怪地道:“妹啊,你这话是怎么说?是听到了什么绝密消息么?说来听听。”

 

叶悠一撇嘴:“什么绝密消息啊,要是我猜的没错,正主就在你的却邪里!记得晚上千万别把它放你房间,不然被变态看光了我可不管!”

她这句话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怒气冲冲的青年声在喊:

 

“别恶心我了,谁要看他!你说谁是变态!”

 

20

“我是却邪的器灵,才不是什么器缚灵,那种低下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英明神武的本大爷我。”

 

那个男声有着一口普通话,和一把张扬的嗓子,人还未现声先行,把离却邪很近的乔一帆吓得退后几步。

 

“器灵和器缚灵……有什么区别吗?”高英杰偷偷和罗辑小声交谈,乔一帆把通讯盘递给叶修,也跟他们窝成一块儿,听高英杰问,也连忙跟着听。

 

罗辑说:“器灵是法器,灵器,仙器,神器等有着天地造化之机缘的器物,加上主人千万年的滋养才能生出的守护灵,平常就寄宿于这些器物里,有些古董如果被有大气运的人拥有过,也会有守护灵,如果器物受到损害,他们也会跟着消亡……一般来说,如果不是仙器以上级别的器物,是不会有器灵的。”

 

乔一帆看了一眼叶修手里的却邪,问:“那为什么叶悠说……却邪里的是器缚灵呢?”

 

却邪很明显是神器,拥有不应该是器灵吗?

 

罗辑摇摇头,觉得自己的脑袋也不够用了:“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至于器缚灵,你可以联合地缚灵来理解。器缚灵是指某个灵魂罪孽太重,无法进入地府,无法投胎时,灵体都被束缚于某个物体上,久久不能分开……然而它又不能被锻成器灵,因为器灵是器,它的产生是化半生为生,而器缚灵的产生,是化半死为生,属性不一样,不可以统一而论。”

 

乔一帆略微懂的点头,虽然后面那一堆听得不是很明白,可是区别他倒是懂了——自己建房子的和外来户买房子迁入,确实是有区别的。

 

“我怎么不知道我家却邪的器灵是你这样的?你倒是出来让我瞧瞧啊?”叶修用一种看稀罕物的眼光看着手中的却邪,“声儿也不一样啊。”

 

他家器灵闷得很,声音低沉,哪像现在这个……说起来,真要说的话,这把嗓子是挺像孙翔的,不过灵魂之声多空灵,叶修也听不太真切。

 

“你不认识我是当然的,”那个声音嗤笑一声,随后点点红色灵光在却邪上空汇聚,慢慢地汇聚成了一个高大的人影,就好像一幅画慢慢展开了绝世美景,那个人影也从上到下,渐渐露出了清晰的人影,乔一帆站在墙角远远看去,果真看到了一个和那种张狂非常匹配的帅哥侧脸,“你之前的器灵早死了,我是新的,懂不懂!”

乔一帆心里咯噔一下,就看着叶修的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知道这绝对不是高兴的意思。

 

“这可有意思了……”叶修摸着自己的下巴,手里的却邪一点一点地点地,引来了所谓‘器灵’的不满:“你乱晃什么!我灵体都要被你晃散了!”

 

“天哪,这,这……”罗辑一看见那张脸,马步一个没蹲住,哆嗦半天,差点没压住自己的尖叫,“这,这……如果真的和叶悠说的一样,那嘉世的那个孙翔……”

 

乔一帆和高英杰面面相看,后者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到嘉世有关的那个相册,跟乔一帆一起找起了孙翔的照片。

 

然后他们俩一起哑口无言,意识到嘉世这一回也许真的出了个大问题。

 

照片上的孙翔,虽然略显青涩,可那张脸,和却邪里所谓的‘器灵’,完全一模一样。

 

可是!如果真和叶悠说的一样,却邪里这个人才是孙翔——不管他自己有没有意识——那嘉世那位传闻要和苏沐橙结婚的,是谁?

 

TBC

我今天晚上的行程是这样的——下课,吃饭,玩一局暖暖,一睡睡到十点半,本来想把夜晚睡穿,想想还要更新,爬了下来,看狐妖小红娘看的一发不可收拾,(王权富贵篇的OP真的超好听)看完再玩我LL和暖暖,然后关电脑打算睡觉。

关完我才想起来,妈的我下来是更新的,结果尽看动画去了,我这一晚上到底做了个啥?!


评论(3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