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二章·千机却邪(二)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邱非还在老叶的肚子里【大雾

※班长他今天终于来了~


8

黄少天的大名,谁人不知,不仅谁人不知,简直如雷贯耳。

但是大家的反应截然不同。

 

乔一帆一脸迷茫:“……老师,你说的……是那个大明星黄少天吗?!”

 

真爱与黑粉各万千,演唱会门票能炒出上万,身价过亿,歌坛毫无争议的一霸——

 

——老师你说的真的是这个黄少天吗!!!

严秦芩深吸一口气:“今年联盟的赛事组委会想不开?还是蓝雨偷着多交贿赂了?”

 

高英杰:“…………”

 

陈果一脸遗憾:“啊?不是说最近轮回殿主的呼声最高吗,怎么是剑圣大人啊?”

 

魏琛的反应格外不同。

 

“我屮艸芔茻,谁把那个小崽子放出来祸害视听的?!老夫要回家找文州好好谈谈!”

 

叶修嫌弃地一巴掌拍到他身上。

 

“谈什么谈,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别老妨碍我上课。”

9

把魏琛一巴掌拍走,叶修得以继续上课,但是黄少天这个名字引起的喧嚣并没有结束。

 

陈果抓着他的领子死晃:“叶修你说清楚!这情报到底是不是真的!别只说一半逗人玩!”

 

叶修被她晃得胃里翻江倒海,强行忍住了,把陈果拉着:“行了行了别晃别晃,我说,我说还不成吗……”他转头对乔一帆说,“正好,你对蓝雨也没什么认识,一起讲了算了。”

 

乔一帆连连点头,捧起本子。

 

叶修说:“不用写,听着就行了。你大概已经差不多意识到了,一般来说呢,我们这种人,在普通世界总要混个身份玩玩,王杰希那厮就是医科教授,我呢,专职给你做家教,黄少天这家伙,是蓝雨第二把手,天下第一剑修如果真的要评一个一二三,他还是能勉强胜任的。”

 

勉强胜任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乔一帆又不是不知道叶修是一个如何挑剔的人,听到这话倒吸一口气,严秦芩看他这样就烦,嗤笑一声:“没出息。”

 

叶修继续说:“蓝雨以前是武派起家,老魏嘛——别看他现在这屌丝样,他好歹也是一手建立起蓝雨的人,他的职业嘛你们也看到了,就他那一手猥琐的,用来偷懒的空间术,传说中的术士就是他了。能接他的代,也得是术士,所以呢,蓝雨第一把手喻文州也是个术士。”

 

严秦芩说:“手残一个。”

 

叶修看他一眼,似笑非笑,“这话可别让老魏听到——你们几个,都是初出茅庐的新人,估计没听说过当年的事儿。少天如果光算实力,可是远超喻文州的,你们以为喻文州这位子怎么来的?排排坐吃果果排来的吗?”

 

罗辑颤颤巍巍地摇头表示不知道,包子倒是很欢快地举手:“老大我知道了!这个姓喻的肯定砸了魏老大的场子,抢了他的位子,夺了他的妹子!”

 

真以为包子举手是真的知道的罗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你瞎说什么!喻前辈那种人怎么可能……”

 

喻文州可以说是有名的和善人,道上那么多张嘴,羡慕嫉妒恨之下怎么没人多几句嘴,黄少天那是什么修为,什么能力,什么地位,都有人说黄少天为人‘讲个不停,简直该死’‘桀骜不驯,高傲过头’了,喻文州倒是一身轻松,说他深谋远虑的有,说他心怀大志的有,说他为人宽厚的也不少,坏的一方面也只得了一个‘手残’,足以可见这个人的脾气有多好,为人有多滴水不漏。

 

乔一帆略一想,倒是觉得包子说的有点道理——就和叶修说的一样,虽然他不知道喻文州是什么人,但是第一把手的位子,总不可能是顺序排下来的。按理说,黄少天比喻文州强,喻文州也不是魏琛亲儿子,不可以子承父业,那——凭什么这个位子给喻文州不给黄少天?

 

“这个,我略微知道一点,”高英杰举手,“听说是……喻文州前辈发起了一场挑战?”

 

叶修欣慰地说:“不愧是老王,虽然收你的时间很短,该教的八卦还是教了……对,没错,包子说的某种意义上还真是对的,喻文州发起了一场挑战——也是老魏那老货该退休了,就这样输给了小辈,所以呢,他觉得自己也确实该退休了,就让位给了喻文州。”

 

严秦芩说:“这个逻辑不对,既然黄少天比喻文州强,让位为什么不让给黄少天?”

 

叶修摸摸下巴,放出了很吓人的一句话。

 

“因为当时黄少天还打不过老魏那个臭不要脸的,”叶修说,“而喻文州,他做到了三次。”

 

10

讲完了魏琛的黑历史,叶修也没有再多提喻文州——事实上,自己消化远比老师提点要好,喻文州挑战魏琛夺得蓝雨第一把手的位置,这件事如果吃透了,琢磨透了,也是一种人生所获得的经验。

 

叶修转个话音就开始说黄少天:“黄少天呢,小高和一帆应该也不算陌生,对,就是那个大明星,话很多的那个。”

 

乔一帆心想那岂止是话很多,那简直是话唠到没人敢让他上娱乐综艺节目!一般的综艺节目,绝对不敢请他!因为一般的主持人和导演根本HOLD不住他!那是个滔滔不绝又针针见血的人,大牌的娱乐综艺节目都以邀约黄少天为挑战,能请到多少大牌明星都不算数,成功做好一期邀约黄少天的节目,这才是大牌节目立足于娱乐圈的一大里程碑,而目前做到的寥寥无几!

 

高英杰也不是很好意思:“知道是知道,但是……很难联系到一块儿去。”

 

这种事儿,就好像某一天隔壁的大叔突然扯下人皮面具,告诉你,他是你楼上竹马寻找多年的亲生父亲,而且这个父亲还又帅又富有,潜伏在这栋楼里只是为了好好看着儿子长大……相信不管是谁,这种感觉都不会让人好受。

 

真是标准的高手在民间。

 

叶修叹口气:“怎么不能,这么话唠的人,你还能找出第二个?”

 

说的好像确实是这个理,高英杰只能无语凝噎。

 

“黄少天是个耍剑的,自然是剑修,大家给他的称号是剑圣,剑自然是玩的溜的。不过他当年对音律很有点感觉,时不时还要唠叨几嗓子——”叶修拿着手里的伞笔画一二,“说实话,不是不好听,可几个小时谁受得了啊,我当年就没怎么愿意去听,他敢唱我就敢下禁言咒,等他能解开我的禁言咒吧,我就贴禁言符加定身符,后来呢,我就学了个乖,他一开口唱我就跑,总算是得了个清闲。后来也不知道他抽什么风,跑去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一下子就火成了大明星……”

 

乔一帆一下子就囧囧地想起了某个采访里,记者问黄少天为何当歌星,结果大明星的回答是——因为他想要有人听他唱歌!

 

乔一帆顿时悟了——大概就是因为有叶修这种人,才会把人家堂堂剑圣逼去当歌星,让百万粉丝听他唱歌,好弥补弥补在叶修这里受到的伤害。

 

魏琛从楼下蹭蹭跑上来,横眉竖目:“我说我家爱徒剑练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跑去当歌星,原来是你害的!!!!”

 

叶修说:“说什么害呢,我这是激励他自我突破自我成长,你看他原本窝在蓝雨闭门不出,出门就找人练剑,到处嘴炮结仇,当了歌星不好多了?你不谢我还说我害他,还不快给我点精神损失费做补偿?”

 

魏琛看到这个无耻之徒就气不打一处来,差点喷口血出来,上去就跟他玩命:“滚蛋!”

 

11

就在魏琛要老马上阵跟叶修玩命的时候,陈果听到了楼下卡拉卡拉的钥匙旋转声。她奇怪地跑下楼,一边看一边说:“奇怪,都在这儿,谁开的门啊……啊!!!!!!”

 

老板娘的尖叫声把人吓了一大跳。

 

包子一听这叫声立马抄起一板砖:“我看有谁敢撬我们兴欣的门锁,还敢打劫我们兴欣,吓坏我们的老板娘!”

 

“没没没包子你别冲动!”陈果连忙在楼下喊,“我我我是……”

 

严秦芩蹭的一下站起来了:“有血的味道。”他转头看向叶修,“叶悠的血。”

 

乔一帆和高英杰一愣,唐柔的脸色也是微微有了些变动,几下就走到了楼下去,临下楼前还看了叶修一眼,那眼神相当意味深长,意思是,你看着办。

 

叶修心想,我擦,这下老板娘要玩河东狮吼了,事儿瞒不住了,到底是哪个王八蛋送上门了?

 

他想了想,觉得应该不会是他那还在修养的妹妹,也不会是还被扣在嘉世的苏沐橙,再要想的时候,他的肚子似乎是被血给刺激了一下,一阵翻腾倒海地闹腾,叶修实在没忍住,跑到休息厅旁边的盥洗室又吐了个痛快,差点没把胃给一起吐出来。

 

但是这么一吐,他就明白了楼下是怎么回事了。

 

却邪,这把可以号令嘉世众人,却落到孙翔手上作为嘉世第一人象征的神兵,居然不知道被谁拿回来了。

 

他肚子里那块死魂,正是对却邪有了反应,才会折腾地他欲生欲死的。

 

因为叶修也曾把持着徒弟的手,握住那把长矛,为他亲自梳理这份神力,告诉他——

 

【“——这把却邪,我以后一定会交到你的手里。”】

 

12

来的人正如叶修所猜,不是他那被张新杰和嘉世分别扣在地府和嘉世的妹子们。

 

来的是个中学生,一个少年。这少年个子挺高,身量和十指一样修长,鼻子上架了一副眼镜,但并不能影响他冷峻的五官能帅倒一片小姑娘。他一身校服,手上提了一个血迹斑斑的大提琴琴盒,看起来挺斯文,却让人觉得不好靠近。

 

大概是外头在下雨,少年浑身湿透,手上的大提琴盒不住往下滴血水,也难怪陈果开了嗓子就玩命叫。

 

由于表现得过于丢脸,陈果站在他面前都有点不自在,给倒了杯水就不太好意思说话了,倒是少年说了声谢谢,也不多废话,看到叶修终于下楼来,站起来看着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你是叶修还是叶秋?”少年一开口就问了一个让大部分人摸不着头脑,却让叶修有些吃惊的问题,“我手上的东西,只给叶修,不给叶秋。”

 

要在别人听来,这是句双关话,可是叶修知道这是句大实话。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就看见严秦芩嘲讽地说:“还等个什么,叶悠的小男朋友都来了,叶修你还傻站着?”

 

乔一帆心想原来这两个人认识吗,但少年却看也不看严秦芩,只认真地看着叶修,面无表情地等待回答。

 

叶修心里默默喊了声好,嘴上说:“我是叶修没错,不过少年,这东西谁叫你拿来的?”

 

少年说:“你逃学逃了一个月的妹妹。”

 

叶修说:“这个前缀很有意思……怎么,里面装了颗人头?看这血滴的,快把老板娘吓出毛病了。”

 

少年淡定依旧:“因为上面干掉的血迹现在被雨水冲掉色了。”

 

叶修:“你倒是一点都不怕啊,够胆儿啊。”

 

少年不去理会这句话,把手上那个大提琴盒刷的打开,摊在了桌子上,又说:“十天前我收到了一个快递,上面署名叶悠,刚开始还以为是她终于打算悔改,把缺的作业补上了,没想到却是一把凶器。”

 

叶修不急着看那个琴盒,对少年说:“你难道不知道作业缺着缺着会上瘾吗?”

 

少年推推眼镜,冷淡无比:“那就戒。”

 

陈果和魏琛两个人比较好奇,凑身看了一眼那个琴盒,登时倒抽一口冷气。

 

那把‘凶器’就那样静静地躺在琴盒里,银色的长杆,火红的矛头,杆身上巧夺天工的纹路里积满了干涸的血迹,一小行刻痕刻在上面毫不起眼,却依稀能辨认是两个字的模样。

这确实是把凶器,却也是把全天下人都要忌惮的凶器,因为,这是一把神兵,是一件神器,它的名字曾令天下人战栗,杀过鬼弑过神,曾有一段时间,恶人看到它矛尖的刃光就要夺路而逃。

 

它是却邪,神器却邪。

 

13

陈果哭了,哭的特别惨。

 

她一手抓着叶修的衣领子,一手召唤来自己的武器大炮,逼问道:“你告诉我,悠悠到底怎么了!你说!”

 

乔一帆嗅觉很不错,能闻得到那把却邪上,大提琴盒上都是血的味道,寄件人又是那位没见过的‘叶悠’,是谁的血自然不言而喻。陈果大概是因为一向很疼小姑娘,想想叶悠现在还没有消息就心里发慌,觉得叶修肯定是知情不报,硬要他现在给出个答案。

 

叶修头疼死了,摆着双手投降:“她没事儿,真没事儿,我说老板娘你怎么跟我妈似的,说发火就发火……诶呦成成成,我说我说,别拿炮口对着我!她好得很,在霸图歇着呢,张新杰给她治疗,她没事儿!”

 

陈果简直要用眼神杀死他。

 

“都去找张新杰治疗了还没事儿?!”

 

叶修发现自己是真的跟老板娘说不清了。

 

少年上前一步,抬头看着叶修:“霸图在哪儿?地图上没有这个地方,我也没听说过这家医院。”

 

叶修拿一个惊讶的眼神看着他:“难道说,我妹子什么都没跟你说吗?”

 

那一瞬间,乔一帆觉得少年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但是很快,这个表情被收起来了,少年气定凝神地道:“您告诉我我就知道了。”

 

叶修说:“那可不行,既然她不告诉你,那我就不告诉你。”

 

少年点点头,对这种近似挑衅的回答居然也没抗议,反而转了个话头:“叶悠给我打过电话,要我跟你说一句话。”

 

叶修这回真的起了兴趣了,他把少年全身上下都大量一番,他倒不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不过这还是叶修第一次见这个少年人。

 

明明叶悠什么都没告诉他,却十足十的信任他,把铁定是抢回来的却邪交给他,让他来帮忙送还给自己的哥哥。有趣又值得称道的是,这人明明已经摸到了‘不寻常事件’的边缘,却不多一句嘴,多做一件事,一切都以叶悠交给他的任务为先。

 

因为这个少年知道,什么才是最主要的,什么是次要的,次要的需要给主要让位,好奇心也得给急事让位,就这么简单。

 

叶修个人觉得已经阅过了无数天才少年变成神一般的大才,却很少见到这样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还有这种心境。

 

——也许王杰希可以,张新杰可以,但是这两个人是能随手从人群里抽出来的人吗?

 

叶修觉得,这玩意就和天灵地宝一样,如果时运不好,一百万个人里,也不一定有这么一个人。

 

“说什么?”叶修伸手,想要去触摸一下自己的老伙计,却被少年拦住了。

 

“别碰。”少年说道,“叶悠说,这里面封印了一只恶灵,怨意浓郁,恨意绵绵——她要我问你,”他犹豫了一下,说,“——问你是不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破年代惹了一屁股桃花债。”

 

叶修:………………救豆麻袋,少年,这个锅我不背!

 

14

少年自我介绍,说是叶悠学校里的班长,专门辅导叶悠的功课——正因为如此,交托完却邪,他就转身离开了。

 

他走之前还给了叶修一个警告。

 

“我觉得,您最好把叶悠的话当一回事,”他冷淡又有些严肃地道,“我上一次见到叶悠时候,她似乎在跟手里那根矛在吵架。”

 

叶修说:“你不是很久都没见到她了吗?”

 

少年直到现在,才露出一个微微的笑。

 

“她以为她包了个快递包裹可以瞒过我,”他临走之前,无奈又平静地说,“但是我从门口的录像里看到她了——不防备电子器械,真是个栽再多次也还是不改的毛病。”

 TBC

这章是翔叶啦~~少天目前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今天看到了小助攻的货了~十四箱,一共一百套,太可怕了!


评论(1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