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二章·千机却邪(一)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邱非还在老叶的肚子里【大雾



0

人啊,一辈子哪儿能没有当个夹心烧饼的时候。

这句话是乔一帆听叶修难得讲电话时抱怨的——而他现在也不得不觉得这句话很对。

简直太对了。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一脸懵逼地看着前面叶修把个小黑板挂上了墙,挺想问问叶修是不是故意的。

 

“哟,”等叶修一回头,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居然还对乔一帆说,“你被施定身术了?怎么一动不动盯着我?就算我好看也不能这么看吧?”

 

乔一帆面如死灰,旁边旁听的魏琛一拍大腿大呼叶修不要脸。

有这么个老师,真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1

其实乔一帆也不知道为啥自己就落到了一个夹心烧饼的境界。

叶修带着三个小少年到了H市就直奔一家咖啡厅,一进门,就看见一位短发美女在前台高兴地打了个招呼:“回来了?”

叶修说:“恩,回来了,小唐好久不见啊,老板娘呢?”

乔一帆跟在后头还心想,叫叶修以一种随便又亲和的语气叫老板娘的女人,必定是一位端庄有名望的中老年女人……毕竟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男主角下榻的隐居之地必定有位老前辈,给地方给功法又给当靠山。

 

谁知道叶修话音刚落就听见啪嚓一声,然后乔一帆就见另一位扎着马尾的年轻美女从楼上冲了进来,不管掉在地上的盘子上手就揪……上了叶修的耳朵!

 

乔一帆:目瞪口呆.jpg

 

“你这家伙还知道回来啊!!!!!”

 

乔一帆往后退了一步,所谓的老板娘居然是位美女,既不端庄,也不是中老年妇女!

 

严秦芩评价:“切,练气八阶,你怕什么。”

 

高英杰一路上有跟乔一帆做简单的科普,王杰希教的偏,更注重魔法和炼药一些,却也教了一些基础的常识,就比如这个,修真者的级别概念——练气,顾名思义,还在练习灵气的阶段,这个阶段意味着你刚刚引起入体,是普遍意义上的修真者的菜鸟阶段总称。

 

乔一帆平时还看点X点小说,知道这么个等级算是很低的了,结果就看见堂堂旧日斗神跳脚叫痛:“痛痛痛老板娘你轻一点……”完全没有躲开的意思,似乎,也是躲不开的——暴怒的女人,实在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哎哟老板娘你松手,形象,我的形象!”

 

2

被称作老板娘的女人,其实是很和善热情的一个人。据她自己介绍,她叫陈果,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真者,天赋限定了她以后不会有什么大成就,但乔一帆一点儿也不敢小看她——他现在连陈果都不如呢。

 

高英杰也不敢招惹‘敢揪着斗神耳朵大骂’的女人,所以两个小小少年放下行李就开始乖乖打招呼:“陈姐好,打扰了。”

 

严秦芩下巴昂的老高,对着陈果没说一句话,倒是看着前台叫唐柔的美女,目光锐利,语气有点点不满:“离你上次来看叶修才多长时间,你居然又进步了!”

 

唐柔淡淡一笑,并不说什么。

 

陈果倒是很喜欢两个乖孩子,叶修坏啊,没告诉他有一个是王杰希的高徒,老板娘就搂着两个少年唠叨去了,特别是乔一帆,得到了老板娘的重点关爱:“辛苦你了,和叶修这种懒人住这么久!”

 

乔一帆真想下意识地回答: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然后他就看见老板娘问叶修:“悠悠呢!我最近都没看到悠悠,你把悠悠派哪儿去了?”

 

叶修则轻车熟路地摆出一副‘你好烦’的表情:“我说老板娘,她都断奶十几年了,不就是跟着小周他们去混吗,你怎么硬是觉得她三天两头过来看看才正常?”

 

“她小啊!”

 

叶修一脸无辜:“可三个你也打不过她一个啊?你担心个什么劲儿啊?少操点冤枉心多练功行不行?啧,再这样下去……”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果,“你明年都别想筑基了老板娘。”

 

乔一帆默,高英杰默,陈果被戳到了痛处,开始满屋子追杀叶修:“要你管!你给我站住!”

 

老板娘……老板娘威武。

他们心里默默地说。

 

不过……

 

“悠悠是谁?”高英杰和乔一帆小声地交流着,“听起来有点耳熟啊……”

 

乔一帆摇摇头:“不知道。”

 

总不可能是叶修的女朋友吧。

 

3

女朋友个鬼。

 

严秦芩耳聪目明——用通常话来说,眼睛和耳朵都很灵光,高英杰自认为小声,严秦芩却听到了,看了他们一眼,嘴巴动了动,又一皱眉,哼了一声就转头,权当没听到。

 

不知道就问啊,既然你们不问——那我就不说了!

 

哼。

4

两个少年正懵懂着,叶修被老板娘追杀着追杀着突然脸色一变,伸出一只手横在陈果面前:“等一下。”

 

他说的太正经,陈果以为有什么要紧事需要说,就停了下来,谁知道叶修居然嘴巴一捂就往酒吧台那边跑,冲着那边的盥洗池开始开始吐。

 

这回目瞪口呆的变成了陈果:“……你这是怎么啦?!晕车还是晕机哪?!这点路……你不至于吧?!哎呀!柔柔你给他倒杯柠檬水来!”

 

叶修吐完洗漱了一下,接过唐柔倒的柠檬水,一副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模样:“没什么,天气热了点,肠胃不好。”这当然不能跟老板娘说实话——实话这个东西,一向是超出人们想象的,叶修觉得陈果就是个普通人范围,还是别拿鬼胎的事情吓她比较好。

 

要是实话实说了,估计他的耳朵又要遭罪了。

 

高英杰连忙说:“我给前辈你看看吧。”说着就从他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了一个垫手用的垫子。乔一帆看着他把那个三个巴掌大的垫子从那个一个巴掌大的小包里掏出来,不禁再次感叹——魔法真是方便啊。

 

叶修现在一看大夫就发晕,连忙摆手:“不不不,别,老王和新杰快把我训傻了,小高你就别瞎掺和了,乖啊。”

 

“咦?那前辈你……”高英杰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个回答,把垫子放了回去,“那前辈你这是……”

 

叶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小口喝着柠檬水,努力把嗓子眼里的恶心给压下去,神情还是老神在在:“没事儿,飞机颠簸久了,又跟王大眼儿喝了两杯,胃有点不舒服。”说完他看向唐柔,“这么久没回来,倒是挺想这边的……罗辑呢?包子没去烦他吧?”

 

叶修一句话问了两个乔一帆不认识的人,乔一帆只听见唐柔说:“罗辑现在还没放学,他回家那条道上经常有人勒索,包子自请给他保驾护航去了。”

 

叶修噗的一声喷了:“保驾护航?罗辑好歹也是个召唤师,他操的哪门子心?他是想打架了吧。”

 

高英杰也忍俊不禁地笑了,悄悄跟乔一帆说:“听说,最低级召唤师召唤出一个哥布林,就能活生生撕开一个成年人……”说完又怕乔一帆害怕,连忙说:“不过这些召唤兽都不会随便攻击的!有相关的法律和契约,这些能保证召唤师不会乱用召唤兽去伤人。”

 

乔一帆想了想也想笑,这样说的话,那位叫罗辑的召唤师,根本就不需要保驾护航:“英杰你懂的真多。”

 

叶修敲敲沙发上的扶手:“行了,悄悄话留到晚上说,一帆小高,你们俩上去找个客房放行李,小严你就自己回家吧——啊对,如果钥匙找不到了也别跟我说,自己飞上去,都休息吧,坐飞机的和骑扫帚的都够累了。”

 

严秦芩一声不吭,转头就走,乔一帆则是一愣:“住在这里吗?可是……会不会太打扰……”

 

“这里是兴欣,咱们的大本营,不住这里住哪里——小高呢,就当做个旁听生,”叶修很想抽支烟出来,可惜他兜里的烟都被唐柔刚才一弯腰就溜走了,只好遗憾地把手放下,“去吧去吧,我一会儿也要睡了。”

 

乔一帆看了看手表,晚上九点半,对学生来说还很早,对坐了飞机的人来说,也确实是晚了。陈果热情地一手拉一个,带着他们上楼了。

 

上了楼,乔一帆才发现,这栋看起来不过两层的小咖啡厅,居然别有洞天——不说微草那样宽敞的城堡,这家兴欣咖啡厅的二楼,也是有着数几百平米的,房间粗略一看都有上十个,用来休息娱乐的大厅也是不小,一看就知道是施展过了空间魔法的。

 

“来,小高住这边,小乔呢就住隔壁,”陈果给了他们一人一把钥匙,钥匙倒是挺普通的,还贴心地被贴上了房间门牌号,“你们先放衣服吧,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乔一帆连忙说:“我们吃过了,陈姐你不用……”

 

陈果摆手:“别跟我客气啊,都是自家人——得,我下去看看叶修,上次拿飞剑带我玩蹦极怎么没见他吐,一定有鬼!”

 

说到底,自家人自己了解,乔一帆挺懂陈果的心情的——叶修的话你就不能全信!这家伙说不定哪句话就是在忽悠你,他想忽悠你,是一定没破绽的。可这么个现在可以称作高分低能的人,你很难真的放心由他去忽悠你。

 

说白了,就是不信,就好像每次乔一帆问叶修抽了几根烟,他总是会无辜又真诚地回答‘我没有’,而乔一帆总是不会因为这句话,就放弃了监督叶修戒烟一样。

 

对叶修这么个人,该信的时候就该毫不犹豫地去相信;可是不该信的时候信了,那是连年都要过错的!

 

5

兴欣咖啡厅二楼的房间个个大小差不多,却都很有人情味。一打开房间门,就能闻到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乔一帆略微一扫眼,这房间开了窗通了风,窗子上挂着蓝色的窗帘,窗台上还有小盆栽。床是标准的席梦思,却没有和叶修家的客房一样积灰严重,反而干干净净,一看就是有人整理过的。

 

房间不小,有个双开的大衣柜,乔一帆放下自己的行李,一打开衣柜,就看到了里面放着防虫的樟脑球和崭新的衣架。他心里对陈果和唐柔有了一点点感激,这样的布置,肯定是为了他来而做过准备的。

 

看起来,叶修的朋友,都是好相处的人。

 

“那就在这里好好待下去吧。”乔一帆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对自己说,“就这样跟着老师走,挺好的。”

 

他打起精神来,把自己的行李打开,分门别类地整理完毕,又洗漱了一下,这才下楼去,想要倒一杯水。

 

然后他就又懵逼了。

 

“老大我错了~~~”

一只站起来足有孩子高的金毛大狗,以一个很微妙的姿势站在——不,小腿弯曲着地,上身直立,这是在跪啊!

 

乔一帆赶紧揉揉眼睛,他肯定是眼花了,才会看到一只狗跪在地上,还讲着讨饶的话——不过,狗的老大是什么,难道,还有一只大狗吗?

 

“说,错哪儿了?”讲话的不是大狗,是手握水杯的叶修,他跟前还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学生,看起来挺委屈。

 

“不该只把他们吓跑,”那只狗义愤填膺地道,“欺负我小弟,应该让他们留只手再走!”

 

男学生看起来快要昏过去了。

 

叶修说:“留下来干嘛?这玩意留下来你又不吃,人家也没第三只手,你说,人呢,随便少只手,不是不能拿筷子就是不能撸,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的事情,干了有什么用?不对,重点是,你怎么就那么变成人形了?”

 

乔一帆恍然大悟——难怪这只狗会说话会给跪,原来这只看起来威风却又跪的可怜的狗,是只犬妖啊!

 

大狗说:“狗爪子拿不了板砖啊!”

 

乔一帆:…………

 

不,这个逻辑好像有点奇怪?为什么非得是板砖?!

 

叶修头痛地揉了揉脑袋:“罗辑啊——”

 

男学生立马转身蹲在地上:“别叫我啊啊啊——”

 

“你也是,被勒索的堵住了,不是有隐身符?你倒是贴啊!”叶修简直恨铁不成钢,“也不管管包子……”

 

罗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管不住啊——而,而且,我的隐身符没带。”

 

“为什么没带啊?”

 

“作业太多了,就把符放家里了……”

 

“……”

 

上课,这群人都得上课!做人做事还有法术,都得上课!叶修被这俩人噎得一拍桌子,拍完就觉得肚子一抽痛,嚷嚷道:

 

“哎呦我的老腰!诶一帆你来的正好,快帮你老师我揉揉!”

 

“……老师,你捂的是肚子。”

 

“哦是吗,那我换个地方,”叶修把手换到了腰上,“哎呦我的腰!”

 

“……”还是乖乖去捶背捏肩揉腰吧。

 

6

乔一帆并不是从小被溺爱长大的,因此也不是很认床,真要说,陈果给他准备的床不硬不软正好,青少年的身体躺上去,只会觉得更舒服,随即昏昏欲睡。

 

高英杰临睡前还拿了一个绿色的小香囊给乔一帆挂在了床头,说:“这个是催眠作用的,一帆你白天不要靠太近啊,不然会发困的。”

 

所以乔一帆安安稳稳一觉睡到大天亮。

 

然后他就被叶修给拍起来了。

 

乔一帆清清爽爽地度过了早上,就发现他敬爱的老师居然按着学校上早自习的钟点,把几个人叫到了一起,让他们一个挨着一个坐在沙发上,然后他自己坐在单人沙发上,找来一块白板就说要讲课!

 

不,这个对乔一帆来说不是重点!叶修早就跟乔一帆说了,马上就要给他讲述非人类的课了,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任他怎么做准备,这个座位表还是伤不起啊!

 

左边严秦芩,右边高英杰,这种座位安排看似很安全,对吧?看似隔离了严秦芩和高英杰,对吧?

 

可事实上,乔一帆还是如坐针毡——所谓的冰火两重天,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样子吧,特别是冰火还不对板儿的时候,那麻烦就大了。

 

就好比刚开始排座位的时候,叶修随手一指:“小高,一帆,小严,包子……”

 

然后严秦芩就开炮了,这人冷哼一声:“我不跟智商低下的狗坐。”

 

乔一帆心想,原来这家伙不是仅仅针对英杰啊!

 

一句话说出来,包子还没有什么反应——他的人形是个金发高大帅小伙——罗辑先体会出了这其中的贬低之意。他虽然一直觉得包子这人太麻烦,却还是和他关系蛮好的,哪儿能光听不帮,不过,他不是很会说话,涨红着脸想了半天,说:“现在是一个自由主义社会,你为什么还活在阶级社会里?”

 

严秦芩赏了他轻蔑一瞥:“实力差距决定了你在自由主义社会还是阶级社会——就好像你这种召唤师会懂一样。”

 

乔一帆在他旁边简直坐立不安:现在去捂严秦芩的嘴,会不会被打?

 

包子倒是终于有反应了,只见他大喊一声:“狗怎么了,你瞧不起狗吗?!”

 

严秦芩说:“我不是瞧不起狗,我是瞧不起……”

 

叶修赶紧打断:“我说,上课了,能不能安静点?小严你要是不想坐这里,去挨着小唐坐。”

 

严秦芩不说话也不动窝,姿态高傲依旧,叶修懒得管他这大爷的嘴脸,直接拿着那把伞指指点点:“上课了上课了,安静点,该做笔记的做笔记,这节课上完了,一会儿跟我去别的地方继续上数学课。”

 

“……啧啧,夭寿啊,第一次听说咱们这种人还要上数学课。”旁边提早来帮忙的魏琛——经过叶修介绍,乔一帆得知这也是位老前辈——如是感叹。

 

7

乔一帆没工夫感叹,他得把膝盖上的笔记本摊开,和以前一样乖乖等着叶修讲解。只见叶修也不用笔,伞尖在白板上一指,白板上就出现了一个词——穴位。

 

这个词对高英杰来说并不陌生,作为王杰希的高徒他也是有这门课的,可是他现在也蛮懵逼——怎么先讲的是穴位?!

 

“你们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基础的,所以呢,为了保证你们速学有成,我呢就从一些技巧开始讲。”叶修伸手打断了高英杰的欲言又止,“别跟我说要先上谱系门第和阶级基础,这种没用的玩意儿是用来锦上添花的,你们这茫茫飞雪呢,不送点扎实的碳怎么行。”

 

高英杰和系出名门的罗辑囧囧有神——多少门派势力都是从这些‘没用的玩意儿’学起的好不好! 虽然三界宽广,势力门派无数,可是就连专门处理民间派别事物的联盟,都是认可这几门初级课程的,结果现在叶修要把这些咔擦掉?

 

“你们别小看穴位,”叶修笑笑,银伞在他手里就是一把法杖,稍稍一挥,几幅发光的人体穴位图就凭空出现,乔一帆仔细看了才发现,这几张图里只有一张是人类的穴位图,其他几张,身体上不是多了点什么,就是少了点什么。

 

“小高是血族,背上多了对骨翼,小严不知道是什么,脊背上也有多出的脊骨,应该也是翅膀,不然,你也不能飞不是?你们这一类呢,属于一类;一帆,小唐和罗辑都是正常的人类,身体结构大体一样,不过,罗辑的身体,”叶修一指点在其中一张图的心脏中央,“多了一份契约,因为召唤师和召唤兽是交换了契约的平等存在,心神互通,心脏就会多生一条神经,由魔力构成,这就是生理上和精神上的联系了。包子又是另一种情况,他是妖修,本身是兽,变成人形后空有人的形,没有人的穴位,除非他脱胎换骨,元婴有成,真的有了一副人的身体,所以你们遇到妖修,得先看他的原形,再来揣摩情况,打对了穴位,断了他的灵力或魔力流转,或者叫对方露出破绽,都行。”

 

听了这一番话,唐柔若有所思:“以巧破力。”

 

严秦芩不以为然:“一力降十会!”

 

乔一帆和高英杰头对头琢磨着,旁边罗辑倒是头一次学这个,嘴里嘀嘀咕咕的,手上笔记不停,包子却还是一脸‘我没听懂’的模样。

 

魏琛正在旁边歪着,抽着一管水烟,此刻吧嗒吧嗒抽完,说:“讲了一大堆,都是些理论,你倒是告诉我,要他们去干嘛啊?这和平年代,你教这种小窍门?”

 

叶修转了个身,把一张纸拍在他头上,“你老年痴呆到连这个日子都忘了?当年你家少天怎么大显身手的?”

 

魏琛一看那张纸,一拍大腿,“哟呵,联盟举办的新星赛?你要他们去参加这个?”

 

乔一帆听着这个神似选秀比赛的名字,心里有点方,连忙回头问给他们送了一盘水果的陈果:“陈姐,什么是新星赛?”

 

陈果连忙放下果盘:“神马?叶修你要他们参加新星赛?!你没搞错吧?”说完跟乔一帆他们解释,“联盟每隔一百年都会举办一场新星赛,说是,不忘前人之风,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过由于奖品很丰厚,再加上是全联盟的赛事,评委也都是那些名人,只要是修行没超过十年,骨龄岁数没到五十岁的,都可以参加。”

 

罗辑问:“为什么是骨龄?”

 

“因为妖修的年龄一向很长啊,光开发智商就至少需要一百年,人形也是随着修为变化的,算真实年龄不公平,就只好算骨龄咯,”叶修伸手叉了一块苹果,嘎嘣嘎嘣吃了,“想出名的话,只要在新星赛打到决赛,谁都会高看你一眼,同时呢,也是个锻炼新人的好机会,所以联盟的那些人都会把新人放上去争一争——怎么样,想不想试试?”

 

唐柔微笑着说:“试试就试试。”

 

高英杰和乔一帆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见了同样的担忧。叶修眼睛多尖啊,一手压了他们一个:“你们俩就别犹豫了,一个是大眼儿的高徒,一个是我的学生,不上去还像话吗?”

 

乔一帆哭笑不得:“老师,我什么都不会啊。”

 

修行一天都不到,他怎么去‘试试’?

 

高英杰跟着点头:“我,我学的还不够好,到时候肯定会丢老师的脸……”

 

叶修不可置否:“有什么怕的啊你们,在我手里调教一番,包你们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嘴上说的痛快,他心里却也在数日子,大半年,也就是七八个月的时间了……唉,不知道到时候肚子里那个出来没有。

 

叶修轻轻把手覆上肚子,叹气——就算是为了你,我也得赶紧让他们把这个比赛拿下来啊!

 

魏琛问叶修:“诶,今年的奖品是什么来着?我听说联盟那疙瘩的人跑去虚空之海重金打造了个什么东西,又跑了一趟雷霆制作厂,这么大的工夫,做出来了个什么啊?”

 

“我哪里知道,”叶修面不改色心不跳,“你问少天去啊。”

 

“问他干嘛?他个不孝子孙,最近找他聊天都没人,问起来就一个字,忙!活像有人在他后面用飞剑追杀一样。”魏琛翻了个白眼。

 

叶修悠悠地说:“因为他是今年的评委之一啊!”

 

TBC

写了七千字依旧没有正题……我觉得我是时候好好练习码字了!

热度逐渐上来了,好高兴!能求多多的评论否?

对了这第一页我暂时不打CPtag,猜猜这一大章是什么CP?

评论(1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