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八)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邱非还在老叶的肚子里【大雾


33
乔一帆有点怵。

介于他上一次是被绑架到微草城的经历,这是可以理解的。

不是谁都能接受上一次凶神恶煞的吸血鬼们,这一次却彬彬有礼地接待自己的。

“你傻吗。”严秦芩给了他个“愚蠢的凡人”的表情,“上次你是被抓来补充食源的猎物,这次你是这里主人朋友的学生,是这里的客人,这地方未来的主人,对,我说的就是那个杀千刀的高英杰,他是你的朋友,你以为你会遭到什么对待?”

乔一帆依旧有点懵逼,说:“这个……差距太大了……”

上一次,他是被打横带进来的,带他的人没什么好气,王杰希更是对他进行了温柔的威胁,搞得他身心疲惫。

而这一次,高英杰站在门口迎接了他,他的前辈们不太好意思地看着他们,微草城大门敞开,还没进去就有穿着齐胸汉服的魔人偶给他们奉上了几枚微草通行证。

还以为他们又要飞过去的乔一帆就此傻眼。

 

“什么?飞过去?你当你和戴妍琦两个像柳絮一样轻?我又不是飞机!”

严秦芩死不耐烦地拉了他就进去,倒是戴妍琦,高高兴兴地跟好姐妹打招呼:“柳非姐~”

营救叶修之旅就此变成了朋友家做客。

34
“这是明草茶。”将一杯蓝色清亮的热茶放到乔一帆面前,高英杰忐忑不安地介绍,“很好喝的,一帆你应该会很喜欢。”

茶很香,隐隐地有种香草气息,闻着就觉得甜美,乔一帆拿起杯子,刚刚想尝尝,就被严秦芩虎着一张臭脸拦住,“你也不怕他下药,在微草瞎喝东西,被人吸干了我不管你!”

高英杰的脸色刷的就变了,旁边陪坐的柳非和刘小别互相看了一眼,同觉得手痒——这是哪一家的熊孩子啊?!

戴妍琦说:“我说学委,你这人怎么能那么煞风景!!好好地喝个下午茶不行吗!真像阿悠悠说的,一天不刻薄人就要了你的命啊?!”

严秦芩轻蔑地哼了一声,脸转到一边去:“肮脏的……”

戴妍琦刷的掏出了一只硕大的笔——这次乔一帆终于看清楚了——一脸地跃跃欲试:“学委,这可是叶神之前说的,说你再到处瞎嘴贱,我就把你冰封了……”

 

严秦芩压根没把她当回事:“你来啊?你有这个本事?”

这个乔一帆倒是之前就听说了——戴妍琦是一个道上新丁,她所在的雷霆对战斗不太擅长,她又是个法系,就被肖时钦时不时送到叶修那里,跟定期找叶修有事儿的严秦芩练练手,一来二去,两个人互看不对眼,严秦芩高傲却实力高强,戴妍琦却比他会做人,叶修就叫戴妍琦管管这家伙,管不了就上家伙。

严秦芩的毛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白了就是老看不起人,嘴里没一句好听的,戴妍琦说这就是嘴贱!

戴妍琦算得上是个法师,严秦芩却不知道是什么,他天生就能飞,对火焰的控制精确无比,就好像那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这种实力让他目中无人————乔一帆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在学校他也是这样,不高傲的严秦芩根本就不是严秦芩,哪天严秦芩和蔼可亲起来,估计乔一帆还得被吓傻。

他不得不打圆场:“小戴,学委,走了那么久,歇会儿吧。”


“这样吧。”柳非说,“老是这么坐着也没意思,英杰你带你朋友去你的住所玩,我和小戴许久没见,想聊聊天。至于这位……就由小别招待吧。”

刘小别一张惨白的脸从手机上抬起来,意思很明显——他不想接着活儿。


严秦芩则说:“你当我傻?让这个弱鸡进了高英杰的房间,他还能出来吗?”

高英杰看着他,死死的咬住嘴唇,乔一帆看他都快把指甲掐进肉里了,也不管自己被形容成弱鸡,连忙打圆场:“这个……我觉得没什么……”

“你闭嘴!”严秦芩毫不留情地瞪了他一眼,“你有什么资格觉得没什么!凭你体育课连一千米都跑不及格吗?”

“那你就有吗!”高英杰气的浑身发抖,终于忍不住出声,“你……我和一帆的事情,关你什么事!”

“呵。”严秦芩抱着手臂撇嘴,嘴里一句话比一句话难听,“成了吸血鬼脾气见长啊?怎么,觉得自己抱上了微草的大腿,就能跟以前有什么不同了?”

 

过去的高英杰,哪有这底气跟他这样对着干!

 

“学委你少说几句吧……”乔一帆觉得自己真是难为的脸都绿了,“英,英杰你冷静,这个……你带我去你的新家看看……”

“乔一帆你过来。”严秦芩冷冰冰地瞪着高英杰,命令道。

 

乔一帆抿嘴,两难地看了看左右。其实说实话,他觉得严秦芩不是坏人,事实证明他确实不是坏人————他就是对高英杰有着深深的偏见而已。

 

“英杰是我最好的朋友,”乔一帆试图跟严秦芩讲道理,“这里也不是荒无人烟,我也相信英杰不会对我……”

 

“相信什么?你相信一个生物的本能冲动我还不相信呢。” 严秦芩看高英杰,一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乔一帆简直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种族,居然对吸血鬼如此痛恨,“吸血鬼这种东西……哼。

 

他接着问乔一帆:“你过不过来?”还很不耐烦地皱眉,一张脸简直不能更臭。

 

乔一帆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过来。”

 

说完他居然拉着高英杰就跑了!把严秦芩气的跳脚:

 

“乔一帆你给我回来!”

 

35

“严秦芩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时间总不能真的逼叶修口上答应,王杰希也不慌不忙,手一挥,一碟子茶点和一壶热茶飞了过来,桌上的水晶球闪闪烁烁,发着不知名的光,光里隐隐约约有着场景,正是大厅里僵持的几个少年。

 

不知道的人要是看了,说不定还以为这是在拍《哈利波特》电影,“能烧掉冰心花,起码得是三级以上质量的火焰。”

 

戴妍琦之前还估算错误,以为王杰希院子里的是冰心草,但是实际上,经过王杰希的特殊培育,冰心草早已开了花,效力翻倍,别说五十里以内的火焰,就算五百里以内,普通的火焰也烧不起来。

 

“我还以为你要跟我拼命呢。”叶修毫不在意地道,“这小子嘴巴是臭了点,人还不错。”

 

王杰希抬手,茶壶像是长了腿一样蹦蹦跳跳地自己给叶修添茶:“他只是说话难听,嘴巴其实没你厉害。”

 

“好说好说,”叶修一点都不谦虚,“比起我来他是差了点内涵,小高呢,也确实是涨了点胆气,小严居然压不下他了。”

 

王杰希说:“他毕竟是我的学生。只是——他们难道有过什么过节?”

 

不怪他这么想,严秦芩那态度,简直要跟一脚把高英杰踢进东京湾填水泥一样恶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抢了女朋友呢。

 

叶修说:“我呢也不是小年轻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谁知道他们这批人是怎么了,乖巧的也有,但是也一个比一个古灵精怪。”

王杰希忍不住说:“哪个都没你手下的古灵精怪。”

 

叶修举杯笑着说:“承让承让。古灵精怪也有古灵精怪的好处,反正呢,不乖我就动家法,总能教好的。”

 

说完他喝了口茶,立马双眼瞪圆,差点没一口吐出来,王杰希看他这表情不对,连忙问:“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觉得你这儿茶淡了点……你加了多少水?!”叶修抓着那只蹦蹦跳跳的茶壶捞起盖子就看,“我说大眼儿你也太抠了,不对,你不是这么抠门的人啊……难道小严那一把火烧了你们家放茶叶的屋子?”

 

王杰希不明重点,还是说:“我给你泡的是珑茶,加了八分茶两分薄荷,水只过了一道,你这杯更是加了蜂蜜,‘淡’这一字从何而来?”

 

珑茶得来不易,必须在风水宝地上别具灵气地方才能找到珑茶树,每三百年才能出珍品,光晒成茶叶就得拿月华晒,它独具一格的味道由灵气酝酿,水加再多依旧能出好味儿。珑茶滋味不错,就是略苦,如果没有灵气酝酿的那股甘甜,叶修是碰都不会碰的——他向来不喜欢喝苦茶,王杰希怎么会搞错这一点?

 

王杰希多精明的一个人,看叶修一顿就放过了那只可怜的茶杯,显然是心里有数,这不是茶淡了,是叶修口味变了,但是连叶修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他立马反应过来,一只手抓过去,道:“我给你再把把脉——”

 

叶修心里有数,但是也有点掐不准,就把手伸了过去,还说:“那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王杰希说:“我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什么病,是我没有见过的?且不说人类得的病我都能治,不能治的病我也能治,就算是什么治不好的伤,还有张新杰,我现在不过是给你把把脉罢了。”

 

叶修叹口气,一脸好吧拿你没办法的模样,把手伸了过去,一改之前那个不想看医生的样子,说:“行,你把吧。”

 

王杰希二话不说,也不像电视剧里那些人似模似样地捞袖子,只用修长两指搭在叶修的手腕上,立马就开始诊断。

 

然后他凝重的表情就顷刻间瓦解了。

 

叶修问:“怎么?有问题?脉象如何?”

 

王杰希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把他上下看了两三次,才说:“你换一只手。”然后说,“另一只手不许捣乱。”

 

叶修哼唧几声,换了一只手,先前那只手也没动,表示自己没闹,还问:“脉象怎么了?”

王杰希……王杰希彻底傻眼了。

 

脉象如何?

 

“……往来琉璃,应指圆滑,如珠走盘。”

 

“……不是,我说大眼儿,都二十一世纪了,能说人话吗?”

 

“……双脉像。”王杰希不得不简洁了一点,伸手从半空中摸出一根短棍,把叶修吓一跳:“你真是霍格沃兹毕业的啊?”

 

“你想多了,这是检查仪器。”王杰希认真地说着,把那根短棍对着叶修比划了几下,然后就看见短棍里喷出一道碧绿的光辉,生机盎然。

 

叶修说:“你还说你不是霍格沃兹毕业的,这不是魔杖是什么。”

 

王杰希说:“你电影看多了。”

 

叶修摊手:“所以说到底怎么样?你摸也摸了查也查了,我脉象到底怎么样啊?”

 

王杰希无比复杂地看着他:

“……我该说恭喜吗。”

 

叶修居然喜上眉梢:“诶呦,你的意思是……”

 

王杰希特别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这什么话都说了,还有什么意思?不就那个意思。

 

但是王杰希不管是作为一个求婚的人,还是一个大夫,都觉得叶修在逗他,不是叶修,那也得是老天爷。

 

这个检查结果根本不该出现,这根本不是他能想得通的问题,所以他直接发问了:

 

“……叶修,你哪儿来的身孕?“

 

36

都说叶神神通广大,三界二十四道,别人顶多一道精通,他倒好,道道精通,什么都蹑手就来,都说这家伙大概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男人了,除了生孩子就没什么不会的。

 

王杰希当时没觉得这话怎么样,现在倒是想起来了,觉得这话要改一改了。

 

他连孩子都能怀上,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本来就是个样样都会的人,现在……不对!!!

 

王杰希的脸色刷的就变了,叶修是男是女他还不清楚,不管是妖是人是神,只要是个带把的,都不会怀孕,也不会想怀孕,神确实是可以随意化男化女,可是前提是,学过生物学的都知道,孕育一个孩子,需要的不仅仅是精子,还得有个培育的母体子宫。

 

叶修现在灵气尽失,犹如人类,他不可能化出一个子宫来,那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在他体内的?!

 

王杰希脑内千种思绪杂乱如麻,然而他毕竟是王杰希,刹那间就从里面抓出了最关键的一条!

 

不,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让男性有孕相!

他之前想的方向不对!既然这不是正常的孕育方式,那就说明,这孩子不正常。再联想到嘉世之前说叶秋犯下不可饶恕之罪,王杰希顿时明了。

 

这是一个鬼胎!

 

“…………你去抢了一个死魂放进自己的体内?!”王杰希难以置信地问叶修,“你疯了?”

 

死魂是什么,死魂专爱吞噬生魂灵气,那就是一个无底洞,难怪叶修灵气尽失!他的灵力,都被他体内的死魂给吸走了!

 

叶修不说话,笑着摇摇头。

 

王杰希问:“何苦?能复活死人的方法,对你而言有千种万种。”

 

叶修说:“那些方法哪有这个方法好,我想要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个七零八落的活死人。”

 

王杰希忍不住提高声音:“你连自己都可能保不住。”

 

叶修耸耸肩,一派轻松,看不出有什么压力,反而很快活地拍拍自己的小腹,说:“我欠这个孩子的。”

 

“……是谁?”王杰希轻声问,“是苏沐秋?”

 

这是他所想到最有可能的人了。

 

叶修轻笑着摇摇头。

 

“……是邱非。”

王杰希在排除了一个错误答案后,恍然大悟。

难怪叶修称这个死魂为孩子。要说这个世界上,什么能令一个人为另一个人全身心地付出,除了恋人对恋人,那就是父母对孩子。

 

邱非,斗神手下唯一一个真传弟子,叶修待他如待亲儿子,甚至胜过王杰希对高英杰。

 

那是叶修曾经的掌中宝,他的心肝肺腑,他最最喜欢的徒弟。

 

如果要说什么人会令叶修这么奋不顾身,宁愿以身作灵气,温养一个死魂,非邱非莫属。

 

当年失去了邱非,叶修神心动摇,从神的地位上堕落并不容易,他却直直地掉了下来,身上一半的神格都消散殆尽,只因他痛心得心神俱焚。

 

那种不比父母失去儿女的痛,令人好似生生剐去了一半的心脏。

 

那种痛,足以令人万劫不复。

 

TBC

来来来我们来解释一下所谓的鬼胎。

所谓的鬼胎呢,虽然一般只是迷信说法,但是在这种世界里,却是真的有,老叶现在的情况是,肚子里有个鬼胎,也就是说,邱非的灵魂只剩下了一点胚胎,得从头培育起,为了好好地修复,老叶需要最好的灵器——比如他自己。


邱非是死后的魂魄,所以是死魂,无法被放在新的身体里复活,叶修只好另辟蹊径……总的来说不算生子,可是邱非真的在他肚子里,摊手。


至于邱非的死……恩,嘉世的锅。


老王诊脉诊出喜脉,真· 懵逼!

评论(2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