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七)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28

等天亮之时,叶秋跑出去买了一把伞给王杰希。

 

“新生的血族都很脆弱,遮着呗,新生儿。”叶秋抱着手臂看了看王杰希,问,“困不困?”

 

王杰希不明就里,还是回答:“不困。”

 

叶秋:“呵,看来书上写的都是骗人的,什么晚上起早上睡,就是习惯惯的罢了。”说完他看了一下远方,王杰希也不知道他看了什么东西,只听他说:“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呢,目的不相同,就此一别,有缘再见,有缘再见啊。”

 

他一贯洒脱,王杰希心里却觉得不舒服,但这人说的又是大实话,昨晚他就说过,要去南面的战场,不去帝都城了,但自己却是要去的,一个和朝代与中枢脱离太久的‘人’,是无法找到长久安泰的生活方式的。

 

好好儿地就此别过,也就是这样了。

 

王杰希想了想,说:“若你多年后要寻我,请回故地,那时,我必引你为客,并以好酒好菜相待。”

 

叶秋笑了笑,伸出手捶捶这文绉绉的血族公子的肩膀:“成,够意思,要是我有命活到那个时候呢,我就来找你蹭酒蹭饭,”他舔舔唇,觉得昨晚的炖肉格外美味,“再给我炖肉吃,你手艺挺不错,昨晚那炖肉可香了,啧啧,要不,我雇你做个厨子,你跟我走?”

 

王杰希道:“我现在并不愿意掺和到这个时代的战乱中,所以,很可惜,我不能答应你,而且我只是个大夫,只愿意救死扶伤。”说完一顿,“此去也许难得再见,战乱事多,生存不易,请你惜命,惜己命。”

 

这句话由一个死过的人来说,格外的沉重。

 

再高贵的家世,再高尚的人品,死了也就是死了,就算埋葬他们的是金玉,那金玉也不过是相当于一捧黄土罢了。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叶秋哦了一声:“这我可不能保证,这得看情况。”

 

王杰希对着这么个人,心里那种作为医者想掐死他的冲动又来了。世上就有这等人,你叮嘱他当耳旁风,你担忧他当个笑话,你叫他好好惜命,他还要跟你说看情况。王杰希眉头拧到一起:“伤了就要治,病了就要喝药,乃是世间常理。”

 

简而言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不能不吃药。

 

叶秋:“你才不吃药,我还没放弃治疗。”他把却邪扛在肩上,“行吧,你也别操我这个外人的心,我这条命我珍惜着呢,倒是你,可得忍着点,别大开杀戒,想喝血……”

 

王杰希呼出一口气,不知道此刻闷在胸口的那口气为何没办法吐出来,只能温声道:“既然担忧我不能自控,为何放我一个人上帝都城?”

 

叶秋这一次笑得浑身发颤,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莫不是在逗我?你像是那等没节制的蠢货吗?我看你的第一眼就知道,能从地底下爬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克制不了这点问题,对不对?”

 

29

叶修抚摸着高英杰的脑袋,一脸慈祥。

 

“英杰啊,听完这个故事,有什么感悟没有?”

 

高英杰问:“这个……吸血的冲动,是可以克制的?”

 

“啧啧果然小年轻,看事儿浅,这只是第一层,还有呢?”

 

“是靠意志克制的。”高英杰老老实实地说。

 

叶修点头:“还有就是,都是第一次吸血,但是,你得分个一二三对不对?说真的,一次吸非得吸干这种谬论到底哪儿来的?这得看吸的是谁的血,还得看是谁在吸血,不同情况做不同讨论,这点王大眼儿居然没有教过你?”

 

不是不教,估计是怕他说漏了嘴。高英杰这个时候分外尴尬,摸摸自己的鼻子,心里对王杰希的打算明白大半,但是这个是不能告诉叶修的。

 

“有纸笔不?给我一只,我都是给一帆讲课,倒是难得给你讲讲课,今个儿就叫你知道我的授课水平,”叶修兴致勃勃地拿过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小人,笔尖轻点,“就拿游戏的系统来说,这是你的账号,等级最低一,最高一百,最低的时候,一个高级任务的经验可以让你升好多级,可是如果你等级高了,这么一个任务的经验对你来说也就塞塞牙缝,你再啃多了也没用,对吧?”

 

高英杰一想,点点头:“对!可,可是吸血鬼……”

 

“吸血鬼也有等级之分啊,不然你以为那群元老院的老鬼在稀罕什么,”叶修转着笔道,“你以为吸血鬼这东西很难造?为什么你家老师被当成个国宝?又是爵位又是自有豁免权,还不是现在亲王级吸血鬼濒临绝种又已经很难诞生了,看,吸血鬼不仅有等级之分,还分的很有阶级性,既然如此,初拥后的第一次吸血所需要的血,质和量都该是不一样的,没道理人跟猪吃一样的东西还能避免饮养不良,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高英杰能说什么?高英杰只能点头。

 

“也是你现在学习时间太短,级别也没大眼儿高,还没学到血质分析这一手,”叶修心里很明白什么叫做拔苗助长,想必王杰希也是这么想的,“动物血,人血,非人血,等级排列从低到高,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吸血鬼在刚刚初拥时非要吸干猎物的缘故——自身等级太低需要升级,或者猎物等级太低,我觉得吧除了这两种,还有的就是,腐国那群老不死贵族所传下的习惯就是如此,搞得连教科书都是谬误知识。”

 

高英杰觉得有点头晕,叶修一向是个不怎么喜欢长篇大论的人,谁知道这个时候能说的他晕头转向:“等等,可,可是,如果有些吸血鬼吸一部分血就能完成初次吸血,这个习惯就不会流传这么久了啊?早该有人认识到这里面的误差了吧?”

 

叶修一脸‘你在说废话’的表情,对着高英杰摊手,反问:“小高啊,我这么问你吧,把一顿美食放在你面前,你还不会吃撑,你是选择吃完还是就吃一筷子就说,‘哦,我饱了,拿走’吧?”

 

高英杰:………………

 

他挺想立马回答吃完,可是这题目的环境不对!对吸血鬼来说,吃完等于吸干啊!

 

这真是一个尴尬的问题,真的。

 

30

拯救了高英杰的是他亲爱的老师王杰希。

 

王杰希手里拿着一个木制的大食盒,面色平静,语气却不乏指责:“不要瞎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英杰听。”

 

叶修一听这话大呼冤枉:“我哪有!这可伤我心了啊大眼儿,就算不看我和小高过去的情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敢把他教坏啊?你就这么不信我的人品啊?”

 

王杰希不可置否,轻轻瞥他一眼:“我信你的人品,不信你的下限。”说完他把食盒放在叶修面前的雕花梨木桌上,一摆袖子,对高英杰说:“你的朋友到城门口了,去罢。”

 

高英杰愣了三秒:“老师?”

 

“去迎罢,”王杰希说,“好好地招待客人,你的朋友,想必你是比我熟的,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柳非说。”

 

叶修很自然地接过话头,仿佛他才是主人家,“去吧去吧,知道你想小乔,我都说了,没事儿的,忍着点,忍不住了叫小戴给你冰封一下。”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有一眼,要是眼神可以化为轻薄的刀尖,大概叶修已经被戳成筛子了,等高英杰急的都忘了飞,直接拿脚跑出去,他才开口道:“有些事情,不要随便跟英杰说,他是我的学生,该由我来告诉他。”

 

叶修伸了个懒腰:“你迟早要惯死他啊大眼儿,温室里的花儿可没办法经历风雨,你说你也是,定的什么破规矩,看把他折腾的,你们是吸血鬼,又不是以前的那群臭道士,天天就知道修仙,什么斩断尘缘,他们那群斩断尘缘的,一百万个都抗不过少天一个,骗钱倒是贼精,看这都是修的哪门子的仙,又是斩的哪门子的尘缘。”

 

王杰希看着他,好长时间都不说话,等叶修的手开始伸向食盒,他才慢悠悠地说:“嘉世发出了通缉令,只要是能有叶秋的消息,就能获得一座灵山。”

 

叶修头都不抬:“哦,那可真下血本,现在灵山越来越少了。”

 

王杰希:“如果能把你绑到嘉世去,还能获得更高的奖励,具体是什么我不知,但是,嘉世这一次,是真的要下血本了。”

 

叶修从食盒里捧出一个青花大碗,放下就赶紧吹手:“哎呦,你加了保温魔法啊?烫死我了!”

 

“叶修!”王杰希看他这么漫不经心,心头一股火就点着了,还好他不是有脾气就发的那种人,所以他只是伸手按下叶修揭青花碗盖的手,提高声音道,“现在道上吵得纷纷扬扬,连虚空之海都派了人出来,嘉世说你犯下了无可饶恕的罪过,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是王杰希想要知道的问题之一。

 

叶修道:“你叫我说我就说,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你想知道的话,老规矩,得付出点代价。”

 

他只是说着玩,王杰希却回答道:“一棵万年红灵珠草,如何?”

 

叶修差点被他这个筹码吓得瞪眼——红灵珠草!

 

红灵珠草,百年发芽,千年成熟,却无比脆弱,一旦成功存活到了万年,就是罕见的滋补灵草,普通人吃下一棵,就能脱胎换骨,两只脚稳稳地踏入修仙之路——因为一棵红灵珠草可以让一个人拥有一份基本的修士修为,拿大家现在老爱看的修仙小说排个定位,那就是筑基修为,如果是妖兽,更好,吃下去就能化形!

 

红灵珠草这种有钱都难买的东西,也就王杰希能培育的出了,他也许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大夫,却能培育出最好的草药,但由于其过长的生长期,王杰希这里也就这么一颗,是他先救活了一颗几千年的红灵珠草,再接着培育,才辛苦得到的,现在却轻易拿出来和叶修换一个情报,不可谓是不下血本。

 

叶修现在修为几乎全无,这种药草对他来说简直可遇不可求,他琢磨着,王杰希绝不是个冤大头,这个筹码除了足够打动他以外,估计也是王杰希想要探一探他的虚实。

 

他叶修,过去的斗神,是真的完完全全沦为一个普通人了吗?

 

叶修左右思量,觉得这个筹码虽然很容易露底,但是他也确实难以拒绝,于是乎他悠悠地叹了口气,语气里多了几分热切:“老王啊老王,你说,你干嘛对我老这么好……你为啥就这么死心眼地痴情于我?”

王杰希道:“好说,是你自作孽。”

 

叶修看了王杰希一眼,再叹了一口气:“我已经是有未婚夫的男人了,花心不是好习惯。”

 

王杰希不为所动,就好像他在乎一样:“逃了几千年,几百次的婚还没解除婚约,他确实还是你未婚夫。”

 

叶修提到这个问题就觉得很尴尬:“这个,也是因为有各种事情突发哈……”

 

王杰希向前踏了一步,脸上的表情依旧固若金汤,叶修压根没法从里面看出什么来。

 

“和我结婚。”王杰希又向前踏了一步,好似一位将领,步步都在攻略战地,“成为我家里的一份子,成为我的新娘,和我永远在一起。”

 

叶修说:“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

 

王杰希一步不让:“不行。”

 

叶修一根手指竖了起来:“我就问一个,就一个————你为什么这么急?”想了想,他拍巴掌做恍然大悟状,“难不成老韩杀到你门前了?导致你非得做个套,把我引过来,好近水楼台先得月,生米煮成熟饭?”

 

王杰希:“…………虽然原因不对,如果你愿意那么想,就那么想吧。”

 

叶修趴在小桌上,眼睛还是朝着青花大碗瞥,觉得再等下去炖肉就要凉了:“可是我们就不能等吃了饭再解决这个问题?我现在可是普通人,你想饿死我?”

 

王杰希道:“你先答应再说。”

 

叶修笑着摇头:“一顿饭换一辈子,大眼儿你当我是谁啊,我可不做这么赔本的买卖。”

 

“我拿我的一辈子来还你。”王杰希轻声说,“你身上的红线,我会想办法解决,如果解决不了,我也不在乎。”

 

叶修道:“我不信你不知道,红线一旦拴上一根,如果要强硬拴上另一根,命数就会有所变动,也许你上一刻还喜欢着我,下一刻就会觉得我这个人非常讨厌。”

 

王杰希说:“我不会。”

 

“你不会?”叶修反而笑了,“大眼儿啊大眼儿,你凭什么这么笃定啊?我真的是为了你好,我这一团乱糟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这是何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想在嘉世的追捕下名正言顺地庇护我,但是吧,你看你这微草城还有一堆小的要照顾呢,你过你的安生日子,好好地把小高教出来不好?非要瞎掺和。”

王杰希看了他许久才说,“你不会懂的。”

 

31

王杰希在最开始去了一趟西方大陆后,一直在华夏大陆上流连。

 

他是拥有着近乎永恒生命的血族,几乎不必担心任何问题,因此他也几经入朝,还当过几次大官,不过却没有当到宰相或者皇帝,那样权重的位置,太容易露陷。

 

容颜不老,生命不息,心脏却停止了跳动,这就是血族,这就是他王杰希,他几乎从不为哪个朝代或者而停下,因为他的生命实在是太长了,长到他足以因个人的经历而看开一切事情。

 

他抽空学了占卜,几乎能算出人间一切因果世事,却不会因为家人的转世而感到一丝激动;他的眼睛慢慢地因为一些奇遇和魔法在逐渐变化,而成了一双通明之眼,前望过去,看穿现在,未来隐隐约约,还无法看透彻,他却也不在意。因为成钻研从西方带回来的魔法书籍,长期只身一人四处漂泊,走遍了五湖四海,拜访了诸多名门,名声也算大起,多少门派哭着喊着让他留下来,他却一一谢绝,最后还是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小村庄,拿出自己积攒的银钱,买下了那块地,买下了那几座山,重新排布了整块地的风水,建起了属于自己的别庄,里面种满了他搜罗来的奇花异草,天天在草居里过着钻研不知日月的日子。

 

王杰希并不想去知道外面的世界过了多少时日,偶尔叶秋也会打着朋友的旗号来找他,但是这家伙真是无耻,基本上如果不是为了求什么灵药或者治什么很难一时愈合的伤,这个大忙人是很少往王杰希这边跑的,且叶秋实在是个很少遵从医嘱的人,搞得王杰希有的时候一边给他裹伤熬药一边想,也许下次来他该把叶秋拒之门外,也叫他知道知道大夫也是有脾气的。

 

可是每次这么想,等下次叶秋还带着伤来的时候,他还是会热一壶酒,炖一锅肉,再炒几个菜,叫叶秋一坐下来拿着筷子就能吃痛快,看着他一边吃一边抱怨王杰希每次就只做这么些东西,没新意,王杰希就只沉默不说话,当他日子过得太久,把当年说好的炖肉给忘了。

 

有时候他也把日子给过倒了,他不是一般的血族,不需要日夜颠倒,也不愿意和那群同类一样睡棺材——他受够棺材了——所以他一向都是早起早睡身体好,可叶秋不一样,这家伙很多时候都是夜晚来,一身的伤,王杰希为了给他疗伤就得忙大半夜,有时候伤口重一点还得守夜,以防恶化,做大夫的哪还顾得上睡觉,他也就守在旁边熬药,手里的扇子扇啊扇,扇出一屋子药香,这一夜就过去了,等白天叶秋走了,他才能好好睡一觉,有时候醒来还能发现,叶秋临走前给他的别庄上了个结界,又结实又难解,还次次不一样,让王杰希实在是难以想通,这么一个什么法术都算精通的人,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后来他才知道,叶秋哪里是为了受伤或者草药而来的,以叶秋的绝顶天资和种族天赋,伤口哪里能烦到他,有些队里的军医都能帮他解决,何必次次跑到王杰希这边来?叶秋完全就是故意不去愈合,以此找借口跑来王杰希这边,浪费他的草药,吃他做的饭,再和他聊一聊天,临走前下个结界。

 

叶秋只是为了过来看看他而已,看看他这个华夏大陆上唯一的血族,能不能在第二次的人生里过的好,这个人虽然嘴上说的热切,听着冷淡,但心却是真正的热,什么人都能拉一把,连王杰希这种人都能偶尔听到他的事迹。

 

王杰希虽然隐世不出,他的稀有种族和能力却能比风传的还快,黑市上也不乏有些黑心的修真者想抓这么个稀罕物当当药材或者练就仙器,王杰希虽然种族天赋甩这些人八条街,却难免有小人作祟,就和那千百年前一样。

 

等王杰希明白这些的时候,他下山了。

 

然后他就听到了叶家公子,叶将军叶秋战死前线的消息。

 

当时他沉默不语,转身回山,果真在夜晚接到了一个血人,看着这么个‘死人’跟自己说‘又麻烦你了大眼儿’,连王杰希都有点被折腾的眼前发黑,挺想一只捣药杵砸下去,再把门关上。

 

前线传来的消息,叶将军带领一千人对阵一万人,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却旧伤复发,思虑过度,死了,皇帝还言,叶将军虽死犹荣,守住了边关。

 

“你就算是狐妖,并不是凡人。”王杰希说,“你也还是会死的。你现在守下了这座城,把自己装作个死人模样,敌人却还是会来攻打,朝廷不愿意为这座城出死力,你一个人出死力,自己吃了大亏,且它还是会重蹈覆辙。”

 

这个人并不是天上的神明,仅仅是一只狐妖,体魄不比猛兽类健壮,怎么就能这么乱来。

 

“没办法。”叶秋沉默许久后这么对王杰希说。

 

王杰希反问:“没办法?”

 

“那个城主也是我们道上的人,老交情了,”叶秋道,“他呕心沥血才将那么个边城发展成那个样子,日日不为修行为百姓,累的修为不进,还寿数耗尽,前几日就去了,敌人老凶残了,还爱屠城,我能让他们屠了?不能吧。是我领那一千人去对一万人的,我要是让他们全死了,还像话?又不能用太多法术,只好拼命呗,大不了死遁咯,还能避免那死皇帝想太多,多划算。”

 

“你为何不找朋友帮忙?”王杰希说,“就算是最烂的修士,都能一日千里来帮你。”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干嘛要累及他人。”叶秋翻了个白眼,然后又嚷嚷开了,可怜巴巴地看向王杰希:“我饿了。”

 

“我有事说与你。”王杰希不急着给他拿吃的,反而郑重地说,“我也许下山了。”

 

躺在塌上的叶秋一愣:“……好事儿啊?不过为什么?我还以为你很喜欢这种生活。”

 

“我是大夫,济世救人是我的职责,”王杰希给他端来一杯白水——伤着不好喝茶的——加了点蜂蜜进去,给他甜甜嘴,“如果一辈子都隐居于此,我所学一技之长亦无用处。我打算,组建一个自己的势力。”

 

说完,他看着叶秋,问:“不知你护的那座叫微草的城池,是在哪个方向?”

32

王杰希真正的声名大噪,就是在这场‘叶将军战死举国皆哀’的战役之后。

 

因为那座由叶秋守下来的城,一夜之间,凭空消失。

 

从此凡间再也没有听说过那座城的消息,而不久之后,所有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座城归了谁,到了哪儿。

 

那个叫做王杰希的血族,居然在一夜之间,用来自于西方的空间魔法,开辟了一个新的空间,移走了整个城,且以此为根基,建起了一个日后人人敬佩的势力组织,在那个时代,这个组织的主要目的没有其他,只有济世救人,还在各个地方开起了中草堂,专为救人卖药而运作。

 

那时候所有人都说王杰希大概是有着一颗圣人心,只有叶秋明白,王杰希并不是有着一颗圣人心,而是大夫的职责已经刻入了他的骨髓,他最恨救得了人救不了命,战乱死人多,将士拿命守得住城,却解决不了饥荒,洪水,瘟疫……就算这些都解决的了,还是有朝廷大臣和帝王直接弃城!而有这么一个势力,还有王杰希发展的那群新生西方魔法学派,许多医学世家也投奔了他,普通人的日子是好过多了。

 

叶秋知道王杰希会成为一个强大的人,却没想到,他却能在强大的同时,眼光长远且心宽志广。

 

真是了不起啊。他心里感叹。

 

谁能知道当初那个狼狈地从地底下爬出来的年轻公子,现在会成为一个强大势力的首脑?

 

原本谁都不太知晓,被朝廷抛弃的那个城,现在已经人人敬重,人人仰慕了,因为那是微草城的中枢,说是微草这个国度的帝都城也不为过。

 

有了王杰希,这世间再也无人不知微草之名。

 

TBC

卡的太久了来一发粗长!!!!!!

最近我大概是瓶颈了吧……剧情我都有就是写不出QAQ

怎么说呢,感觉自己对塑造人物和安排剧情发展和剧情节奏都有点一塌糊涂QAQ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交流不够之类的。

考虑过是不是倦怠期,就打了两个星期游戏啊……然后还是回来继续写了。

这文的设定太多了,不好好地一一展开,想要靠前几章获得阅读的乐趣是不可能的,我还是继续老实写吧…………


PS:老王他满级出山啦!本来这一章想来个神展开,结果一写这么多,神展开和老韩就留到下一章吧。


评论(1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