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魔道祖师]宋箐个人日记01

※大家有的转世到现代,有的是直接活到现代,记忆有没有不一而足


※晓星尘左手基友,右手阿箐,幸福的一家三口【X


※第一次写,OOC肯定是有的……




0

我是被从孤儿院领养来的。


虽然我小时候每次缠着哥问这一点的时候,岚哥现在看起来严格,却很喜欢逗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说我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害的我小时候每听一次就大哭一次——


——而这个时候星尘哥就会开始哄我说怎么会,你是我们从星星上抱来的,所以你的眼睛才那么亮啊,阿箐。


看,多么温柔体贴的人啊!


……可惜这也是哄我的。哎呀,反正我到上小学的年纪就再也不吃这一套了,岚哥说的我自然不信,星尘哥说的我却很愿意去相信,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是为什么星尘哥收到的情人节巧克力,老能比岚哥多一点的原因。


隔壁蓝家的蓝景仪说,其实岚哥是比星尘哥长得帅,所以他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岚哥的人气老比不上星尘哥,我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哎呀,当然啦,星尘哥和岚哥我都喜欢!


01

我是没有上过小学的人,这一点让我们班同学觉得怪怪的,我刚开始也真的跑回家去问星尘哥,为什么我不上小学,而是被送去隔壁蓝家跟那群美少年一起学习,结果岚哥在一旁听见了,居然还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蓝家的师资和管理是最好的。”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要上小学,我不用呢?”当年我很困惑地问,“为什么蓝家的人也不用上呢?”


星尘哥沉默了一会儿,才摸着我的脑袋说:“因为现在的孩子们学习太紧张了,我不想阿箐小小年纪就把眼睛给读坏了。”


岚哥还在旁边提醒我,叫我好好爱护眼睛,别把眼睛看坏了,在学校里遇到别人欺负也别再哭了,小心把眼睛哭坏了。


当年的我太天真,觉得眼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坏嘛,心里惦记着刚出的漫画,恩恩几声应付了事,结果没等一年我真的把眼睛看近视了,不戴眼镜就是个睁眼瞎,气的岚哥直戳我脑袋,还又冷冰冰地瞪我,星尘哥直摇头叹气,两个人牵着我就去配了一副眼镜。


“不准再点着台灯看小说了,听到没有?”岚哥当时把眼镜给我戴上,语气严的要死,搞得我还有点怕怕的,连忙去抱星尘哥的大腿哼唧:“我知道错了嘛,别这么凶我啊,我又不是故意想把眼睛看坏的。”


我们家的食物链一向是我克星尘哥,星尘哥克岚哥,岚哥克我,结果那一次这个循环也不管用啦,星尘哥也摆了一张很严肃的脸,对我说:


“阿箐,答应我,不能再这样了,好不好?眼睛是很重要的东西,如果真的坏彻底,就救不回来了。”


我多会察言观色啊,一看星尘哥那脸色不对,难看的跟张纸一样,连忙点头,晚上回去还主动乖乖洗碗,乖乖写作业,好不容易才让星尘哥笑笑。


临睡前我还竖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呢,只听见岚哥对星尘哥说,你也别担心太过了,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再怎么……也不会让阿箐……


后面的没听清,我觉得应该是说现代科技发达,怎么着也不会让我成一个睁眼瞎,结果就听星尘哥说,看不见终究是不好的。


岚哥就没有说话了,只听见啪的一声,隔壁的灯也关了,我迷迷糊糊地撑了一会,也睡了。


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是闹不懂,为什么岚哥和星尘哥很讨厌看我戴眼镜,明明岚哥偶尔也戴眼镜的!


后来吧,我说去买副隐形眼镜,他们又说我的眼镜也挺漂亮的,别往眼睛里塞奇怪的东西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觉得戴隐形眼镜是往眼睛里塞奇怪的东西,很危险,我不得不在他们的这种观念下委委屈屈地收起了戴隐形的心。


哎呀呀,真是好奇怪啊!


02

我最讨厌隔壁街上那个老爱恶作剧的薛洋。


有人说他就是有爸妈生没爸妈养,星尘哥不让我这么说别人,蓝家也教育我们不能背后说别人坏话,所以我刚开始压根不想理他,结果这家伙真的是好坏啊!我好好地走在街上,他都能捞一桶水浇到我头上!我爱哭鬼的名号有一半都是他的功劳。


最可恶的是,这个人欺负完我,还跟我说:“晓箐,你怎么那么蠢啊。”


晓箐个什么晓箐啊,我叫宋箐好吗!!!这个人简直有毛病,连人家名字都记不住还要上手就欺负!


我头一次还能很高冷地跟他说你叫错名字了,我叫宋箐,他却一脸踩到了狗屎的表情说,他讨厌‘宋’这个姓氏,‘晓’也讨厌,可是比起‘晓’,他还是勉为其难地叫我晓箐吧。


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但是他真是一个手段能玩出十个花,我有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会跑去和他打一架,打不赢,我也要抓他一脸花!叫他欠抽!真是太可恨了!


可是每次这么干了的结果,就是被街上管理治安的蓝湛哥哥一手抓一个,薛洋被丢回他那个破烂的小家,我比较倒霉,被蓝湛哥哥亲自送到星尘哥那里去,每次蓝湛哥哥家的wifi哥看见了,还嘲笑我说:“哎呦,阿箐回来了,做好了被你家宋岚哥打手板的准备没?”


wifi哥的大名叫魏婴,后来改名叫魏无羡,无羡这两个字,听起来太像无线,街上的孩子们都喜欢他,都管他叫wifi哥哥,他也脾气很好地接受了。唉,他每次嘴巴是欠了点,人还是不错的,每次还跟我笑嘻嘻地说:“哟,我看看,裙子蹭花了?赶紧的,我给你洗一洗,熨干了你再回去,免得我们晓道长还得被你蹭一身灰和泥巴。”


‘晓道长’貌似是他们以前大学里对星尘哥的称呼,因为他为人风度翩翩,对道教又有很深的研究,为人又方正义气,和岚哥一起有了‘道长’的外号,我私下脑补了一下,觉得如果是穿着基三道长袍子的星尘哥和岚哥,也是极好的。


哎呀话题扯远了,总之,如果我实在忍不住,和薛洋那个小混混打了一架,啊呸,是那个不要脸的高中生欺负我这个小妹妹,我就得祈祷无羡哥没有去搞科研彻夜不回啦,毕竟,一个独守空闺的蓝湛哥哥,是很可怕的啊!

TBC


恩,我也不知道有没有02……先半夜来一发再说【你这个人

评论(1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