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六)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22

夜半三更无人时。

 

王杰希真的就和他说的那样,坐在床边,点着一盏小油灯,借着微弱的光线翻看着一本从密室里带出来的书,叶秋睡下去之前还看了一眼,发现这人姿势端正又自然,不像某些酸儒,看书几乎要把眼睛看进书里去。

 

“在看什么?”王杰希发现了他的目光,随意问道。

 

“看你勤学苦读孜孜不倦呢。”叶秋睡下去就想闭眼,“你这姿势太标准了,教书先生一定喜欢你这样的,换我,我是一个字也读不下去!”

 

王杰希笑笑,倒了杯温水放在一旁,说:“你睡吧。”

 

有他坐在这,别的不敢保证,一夜安宁,应该是可以的。

 

要是叶秋知道了王杰希的想法,一定会好好嘲笑这个人一通——

 

——这世界上,人算不如天算的事儿那么多,你怎么就能这么信誓旦旦地保证呢?

 

但是王杰希就是能。

 

因为他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守着他一夜安眠?你可以。

 

那可以了。王杰希对自己说。

 

23

高英杰听到这里有些懵:“那老师他……”

 

叶修心想这后续你还猜不到,果真是没看过小说的好学生啊,脸上正色道:“你老师是什么血统你还不知道?那种破地方,他收拾谁都能跟收拾的像玩儿一样,那镇子上的店家一直和老道有点勾连,有从村子里逃出去的人,都被那些店家给收拾了,那都是些普通人,半点灵力都没有,拿着把刀就要杀人,差点没笑掉我的牙!”

 

高英杰:“您不是睡着了吗?!”

 

叶修说:“可是我最后还是醒了啊。”

 

“为什么?声音太大了吗?”

 

叶修叹口气:“你老师动静挺小的。”

 

“那……”

 

叶修摊手:“这个嘛……如果你半夜被一种要吃人的眼光看着,你也会醒的,对不对?”

 

高英杰:………………

 

24

刀尖儿是从背后刺下的。

 

就算是王杰希都得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是镇定不下来的。他的背后是什么?是窗户,是靠着窗睡的叶秋。

 

可他很快就不必担忧了。

 

不过是刀尖擦过风口的声音从耳边略过,可以遮蔽两人的黑影便从不知名的地方向前延伸,王杰希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却听得见响。

 

那是他身体里,骨骼里,血肉里的响声。

 

骨骼错位延伸的声音,皮肉伴随着疼痛第一次被刺穿的声音,血液随着这种变化而向从未流向的地方流去的声音,甚至于新生的皮肤的弥合声,不论是大如杯碎的声音,还是小如蚊蝇的细声,他的耳朵全都听见了。

 

这种鲜为人知,甚至从未有人体验过的感觉,王杰希并不知道是从何而起,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准确描述,可是当他看见穿着黑衣拿刀的刺客被刺穿在自己犹如鸟兽的骨翼尖刺下之时,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一种另外的声音。

 

像是人群的喝彩与整齐的掌声,有着煽动力;像是母亲悦耳的呼喊和有序的念诵声,有着吸引力;比鼓要内敛,比瑟要奔放,像是海狼一般广阔,却如壁柜一样狭小到让王杰希知道,能听见这个声音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要快。】

 

于是他的背后就生出了如鸟一样,却无羽毛的双翼。

 

【他要杀了我们,那么,只要杀了他就好。】

 

于是那个刺客就那么死了,虽然在王杰希眼里,他的动作俨然慢了下来,可事实上他连刀都才刚刚挥下,就被双翼上的骨刺贯穿了胸口。

 

【血不能滴下来。】

 

那就把血吸食殆尽吧。

 

“……”

 

王杰希在这一刻突然回过神来,这时才发现自己差点就要把头伸过去了。他猛地从床边站起来,双翼在他的一念之间就把刺客丢在旁边的地上,慢慢收起,了无痕迹。

 

他这才清醒几分,伸手拍脸,努力地让自己镇定,然后他就蹲下身掀开了刺客脸上的黑布。

 

——并不是那个店家,而是帮他们打扫房间的小二。

 

也是,这店家再怎么说,也是有几个人可以调配的,亲自上阵怎么保险。

 

他想了想,端起了那盏灯,朝房间之外走去,他甚至还记得叶秋需要睡眠,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他非常轻柔地对床上的叶秋说。

 

25

都说杀人容易救人难,王杰希在亲身试验过后发现,这话果然是对的。

 

从前的他,想把一个患有疫病的人给救回来,多难啊,光药方子就得换上好几次,如果不走运,需要不应季的药材,下场更糟,只能眼看着病人一天天地衰弱下去,生命一点点从自己手上流走。

 

可是杀人就不一样了,王杰希就算在这上面完全是个新丁,也知道如何才能一击毙命,而无后顾之忧。

 

他看着横躺在地上的人,又一次叹了口气。这个镇子上的人,恐怕干净的少,早该死的多,像那个道士那样的人,怎么会就这样放心别人替他断后?

 

王杰希闭上眼睛,强忍着不去看那满地的血迹,才觉得自己能冷静下来。也不知怎么的,自从从地下爬出来,血之于他就好比火之于灯油,一点即燃,越烧越旺,且越看越口干舌燥。

 

可是这似乎又是有一点区别的——他的目力好到足以辨别血与血的区别,鼻子也分外灵敏,似乎隐隐之中多了一种感官,负责辨别那些血,并告诉他,那种是坏的,那种是好的。

 

毫无疑问,地上这些全都是坏的,就好像酿坏的陈醋,泥里的浑水,真正的好东西在楼上,不,不是那个刺客,而是那个正在熟睡的人。

 

【想饮他的血。】

 

【哪怕一杯也好,一口也好,哪怕只是舌尖触碰到零星一点也好,想要他的血,想要知道他的味道。】

 

“……不能喝。”王杰希停住了向楼上走的脚步,手指掐住了自己的胳膊,也不管自己手臂立马被尖锐的指甲掐出了一道口子。“……原来是指这个啊。”

 

【“——在我没睡醒之前,别瞎喝你没有喝过的东西,就算你再怎么想要去碰它,也不能喝。”】

 

“当归,枸杞,藏红花,王不留行……”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仰着面闭着眼,心里默默念过几种,几十种,几百种药名,等开始背药方子时,他才觉得那股子深藏于他咽喉中的干涸和饥饿有所退却。稍微估量了一下,大概快四更了,他便抬走朝厨房走,看也没看地上横七竖八的尸身。

 

“……也不知道他吃不吃得惯白粥。”他轻声说道,想着楼上那人对馒头皱眉却又不得不咬牙啃的模样,“这里可没南面那边的面条。”

 

26

快五更的时候叶秋醒过来的。

 

他是被一阵诱人的香气饿醒的——连带着也被一道灼热的目光给看醒了。他把自己缩成一个球窝在被褥里,花了一会儿时间来想自己在哪儿,睡前在干嘛,然后才想起来看着自己的是谁,以及这诱人的香气从何而来,是什么好东西。

 

十几天没见肉星子,又不是寺里吃素的和尚,叶秋作为一个少年郎,自然是闻肉就醒,刚开始还能在被子里缩一会儿,闻着肉味就腾地坐起身来了:“嘶——谁这么不道德,半夜煮肉吃啊?”

 

王杰希正坐他旁边呢,淡淡答了一句:“我。”然后就指了指对面的小炉子:“还没炖好,你再睡一会,睡醒了再吃。”

 

叶秋搓了搓手,简直立马就要口水滴答:“深夜做饭还让我只管吃不管做……这怎么好意思?”

 

王杰希看了他那个表情一眼,觉得他挺好意思的,就客气了一下:“不吃就放坏了。这店也就食材是干净的了。”

 

叶秋高兴极了,一句话都不问王杰希把这店怎么了,没口地附议:“对对对,是极是极,我们这是物尽其用!不浪费一颗米,吃尽每一块肉,这才是对得起天地良心的事儿!”

 

王杰希:“…………你还睡不睡?不睡的话,就先喝点粥,不然胃会受不了。”

 

“好说好说,”叶秋从床上翻了下来,三下两下穿好了衣裳,陶醉地闻了闻满屋子肉香,“手艺不错啊,真没想到你一脸贵公子酸书生的样子,居然会炖肉。”

 

王杰希有点纳闷:“你不会自己做饭?那你一路是怎么过来的?光靠啃面饼子?”

 

“那倒也不是,”叶秋说,“只不过我那手艺,也就糊弄糊弄我自己,拿去给我家的妹妹吃,她怕都得嫌弃。”

 

“你家里还有妹妹?”王杰希有点惊讶了,“那你还敢一个人出门?你家的妹妹必不会放心的。”

 

叶秋给自己盛了一碗粥,吹吹就喝:“习惯了。”说完,似乎是觉得自己吃独食不太好,意思意思地问王杰希:“你吃了没?”

 

王杰希道:“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我什么都没喝。”

 

叶秋一口粥差点都喷了出来,含混不清地抱怨:“这么严肃的语气,你是和爹娘汇报功课的孩儿吗?!”他把那口粥咽下去,“够能忍啊,不错啊,大眼儿。”

 

王杰希一听这个称呼就淡定不能:“这是什么称呼?”

 

“你没发现你有一对大小眼吗?我看你顺眼,就不叫你王公子咯,大眼儿什么的听起来多亲切,”叶秋又咽了口粥下去,忍不住又伸出手去揭炖肉锅的盖子,“哎呦喂真香,让我先尝一块~”

 

面对他这样的馋样儿,王杰希选择冷酷无情地一筷子打在他手上:“你先说清楚再吃。还有,这儿有筷子,请务必不要徒手吃饭。”

 

叶秋被他这一下抽回了手,甩甩手做出一副很痛的样子:“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血族吗?”

 

“血族?”王杰希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对这两个字无法完全理解,“……是一种种族?我也略读过《山海经》,并未读过这种妖怪鬼魅,更别说,我原本并非这种东西,而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啧啧,你去《山海经》找哪儿找得到?这根本就不是华夏大陆该出现的东西,”叶秋挑眉,翘着腿抱着双臂,气定凝神地说,“血族,只出自西方的异国大陆,这种种族呢,日昼作息与我们完全相反,喜食鲜血,啊当然,虽说嘛,有的是不挑食,牛羊血都行,可是挑食的那一种,只食人血,还很大爷范儿,你让那街头巷尾的小混混去给他卖点儿血,他们说不定还不要。”

 

随着炖锅的水汽越来越大,香味弥漫开来,叶秋一看这肯定是炖好了,喜形于色地跳起来去开锅盖,一边拿着筷子去夹炖的酥烂的肉块,一边嘴里还说不停,“背生双翼,可飞翔,面色惨白,身无心跳,血族这种东西啊,你不亲眼看着他们眼睛红的跟血珠一样还转来转去,你压根儿就搞不清楚他们是不是还活————”

 

他的声音在肉块急急忙忙被咽下的时候戛然而止。

 

细碎的,几乎难以让人辩闻的血液的流动与吸食声,从脖颈那一块儿传达了过来,随之一块儿的,是长发与人的呼吸一齐洒在后颈与肩膀的柔软触感。不过是一口茶的时间,王杰希居然就忍不住了,在楼下炖肉都没有这么地急切,这会儿不过抬首多看了叶秋几眼,看着那系不紧的衣衫露出雪白的一段儿颈子,张嘴就啃了上去,这片大陆上都没人教他怎么做一个血族,可他自然而然地就会用獠牙去吸食叶秋的血液。

 

这就是他的种族特性。

 

如果说楼底下那些人的血,对王杰希而言是超出金银美食的十倍吸引力,那么叶秋的血对他而言,就是千倍万倍的吸引力,王杰希自问就算再活埋他一次,他也禁不住那甜蜜绵柔却又带一分辣子一样刺激味道的味道。

 

这种隐隐约约又近在咫尺的诱惑,简直是在拿刀子一点点扎王杰希的心。

 

“……哎哎,这算什么?我吃肉你喝汤啊?”

 

叶秋的停顿只有那么一下,他苦恼地一手把炖肉送入嘴中,一手拍拍伏在自己脖颈间的王杰希,“行了行了,再吸翻脸啊,吸多了我明天就别想起床了。”

 

“……呼,呼。”

喘息着将獠牙拔出,王杰希发现自己就好像一个赖床的人,将叶秋这一个人形的枕头抱在了怀中,理智告诉他他需要起来,可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理智这么个东西。

 

他从未想过,放开一个人,停止吸食他的血,会变成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

 

“味道怎么样?”叶秋自认很宽宏大量,让王杰希多回味一下,而不是马上把他从身上丢下去,“我这还是第一次被血族吸血,没想到一点儿都不疼啊。”

 

王杰希沉默了还一会儿,饶是他才智高普通人一等,也没想到叶秋会是这么个平静的态度。他想了想,然后才平静地回答了叶秋的问题。

 

“甜蜜绵柔,口齿留香……略带一丝火辣,”他轻声说,“如同埋了百年美酒,令人易于沉醉。”

 

他心里叹息一声,眼睛盯在叶秋的脖子上转也转不开。明明是第一次品尝到鲜血,他却很快通过舌尖的滋味体会出了其中的奥妙。

 

这‘美酒’还是少喝为妙……‘酒’虽美味,却令人易于上瘾啊。

 

而且……

 

“你不是人类。”王杰希突然说道,并抬首去看叶秋,结果发现这家伙居然还在吃炖肉……

 

他不免感到了一阵无力——你觉得你已经发现了诸多重大的秘密,这个世界正向你敞开另一道,结果你却发现门开了以后引路人压根没管你,一碗炖肉都能比你重要。

 

这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叶秋本来一直执着于大口吃肉,听他这么一说才虎躯一震,“哟,你的血统居然优良成这样?这个都能尝出来?!还是说,大眼儿你是什么地方的美食家?!”

 

他干脆地拿袖子一抹嘴,正襟危坐,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杰希:“我呢,确实不是人类——要不你猜猜我是什么怎么样?猜对了我再给你放点血加餐。”

 

“不了,”王杰希看着面前这个笑面盈盈的人,“你还是直说吧。”

 

“你先猜嘛。”叶秋说。

 

王杰希略一思索,凝神道:“我对这些东西,算不上熟悉,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也没看过多少类似的书,但是,我也还能看出一些东西。”

 

“说啊。”叶修歪在床边,撑着下巴道。

 

王杰希道:“你出生在一个大富大贵之家,但却背离了家族,因为,你对财物与贵重之器,有需求却并不贪婪艳羡,当时在密室里,你一眼就能看出一些东西的价值,只有长久的富,才能养出这样的眼光。而你身上的行头,实用为主,却不贵重,证明是你自己勉强置办的,而不是家里准备的。你虽然说家里有个妹妹,身上却没有一样针线……”

 

“这你就说错了,我妹子给我做的内衣和袜子我可一直穿着呢。”叶秋出言打断道。

 

王杰希点头:“那么,换一下——你今年看起来不过十几,你妹妹又芳龄几何?能够有足够上身的手艺,针脚也是十分细密,这说明她必不是富贵人家的女孩儿,且……”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有些疑惑,“恕我直言,你到底是半道离家,还是家业中途败落?”

 

叶秋笑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困惑点在哪里:“前者。我妹子是半路碰上的,和我不是一个爹娘,穷苦人家出生。不过,你大部分猜的还挺准的啊,你继续说?”

 

王杰希再次点头,没有深问:“虽然我醒来的太晚,不过,现在的外面,大概正在战乱吧。你的矛看上去并不只是防身除魔用的,只有多次战斗与打磨,多次损坏与修复,才能造就这么一柄好矛。”

 

“虽然我个人觉得,我这个主人更加值得夸……不过我还是替我的矛勉为其难收下你的夸奖吧。”叶秋拿过自己的长矛挥了挥。

 

“它有名字吗?”王杰希看着那杆火红饰银的矛道。

 

叶秋道:“有啊。”说着他转过了枪杆,给他看杆上刻的歪歪扭扭的两个大字。

 

却邪。

 

27

“我所猜到的,我所知道的,都说出来了,那么,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何方人物了吧,叶秋?”

 

王杰希给自己灌下一口热水以润喉,喝完对着叶秋发问。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叶秋笑着反问。

 

“对我来说很重要。”王杰希平静地道,说完又起身拨亮了一下油灯。

 

“那成,看在那一锅炖肉的份上。”叶秋嘀咕着,搞的王杰希真是无语凝噎——他到底是多久没吃肉了,才对炖肉如此贪恋和执着?

 

“咳咳,那什么,大眼儿啊——”转眼间叶秋拖长了声音道,“你好好看我一眼呗。”

 

不过就是这么一口茶的差别,他的声音居然轻巧甜蜜到仿佛掺了蜜糖,每一个音节都如水波荡漾,听在人耳里犹如美人吹起的香风,琴弦轻拨出的琴音,王杰希几乎是瞬息就把眼睛从油灯下拔了下来,转眼朝他看去。

 

叶秋对他慢慢地,慢慢地展开了一个笑。

 

王杰希屏住了呼吸。

 

那一瞬间,该怎么说呢。不过是微微勾起嘴角,笑的幅度还不如叶秋之前对肉笑的开怀,可这个笑容一看就是笑给人看的,他的眼眸是有神的,眼神是那么的惑人,盈盈间有光流过,他的笑意好似一片掉落在深翠潭水水面的桃花,微小却掩不住它的美丽与瞩目。

 

——这个人,是在对他笑。

 

王杰希晃神时这么想着,心里居然罕见的有点欢喜,直到叶秋拍拍手把他叫回神,又扑向炖肉,他还久久不能回神,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五官都不算倾城的男人,到底是怎样才能做到一句话让人挪不开眼,一个笑让人不禁开怀?

 

“……”想到过去的一个传说,王杰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你是狐妖……真是厉害。”

 

狐妖善惑人。

 

这句话一直是人们口口相传的话,王杰希听得也不少,可是直到如今,他才总算知道,商为何而亡。

 

狐妖的一个笑容,真的是足以把人的魂都偷走。那并不是美色或是床上功夫的作用,君王坐拥天下,什么样的人没有?狐妖却是伸手就勾走了他的心魂,人的魂不在了,人还何存?

 

失了魂的人,如何坐稳江山?

 

“还好吧,我的这门功夫还没杀人功夫好,”叶秋耸耸肩,“也就对凡人有些用吧,你这血统,过段时间就不会被唬住了。”

 

不过,叶秋此刻说的轻巧,却不知道就因为这一句话,让王杰希日后百般怀疑自己的血统等级到底是否有那么高。

 

若不是没有传说中那么高,怎么每次叶秋对他痞子一样地撒泼耍赖,还能笑得他不经意间点头手软?

 

 

T BC

当你明明抵御了魅惑术却还是拿他没辙,那证明你恋爱了啊老王!!

评论(18)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