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五)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20

考虑到两个人的情况,在王杰希的坚持下,叶秋和他便结伴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县城,随便地找了一家店就这样歇下。说实在,这种乡下偏僻的小县城,人少物少,哪有什么好东西?吃的是冷的,桌椅是脏的,能睡的房间也少,床铺又硬又冷,稍微娇贵一点的人睡在上面怕是得被膈死,叶秋考虑了一下他们身上带的银钱,很干脆地决定就和王杰希挤一间房。

 

一开门,便满是潮味,叶秋伸手一拎,拍拍一床被子,让它能变得柔软一点,说:“来吧,今晚也只能将就一下了,我风餐露宿睡惯了,你要是决定不舒服就忍忍吧。”

 

王杰希脸上没有一丝不快,挺无所谓:“无妨。”

 

睡床铺总比棺材板儿睡得舒服多了。

 

他下楼去想要点水,守在店里的是个干瘦的男子,听了他的要求不屑的哼了一声,给了他一个桶,指了指后院的一口井,态度很差。王杰希也不在意,拿着桶就去打了一桶水上来,到房间里把水放下后,就着房间角落里的小炉子烧起水来,烧好水的第一时间就张嘴叫叶秋:“我给你再清理一下伤口。”

 

叶秋道:“别麻烦了,让我睡吧,我刚才有做清理你又不是没看到。”

 

王杰希坚持道:“我有带一小坛烈酒,年代不算远,用酒就着热帕子清理,伤口才能后顾无忧。”

 

叶秋苦着一张脸:“我说王大爷,啊呸,王公子,你也知道我今天已经精疲力尽了,这烈酒碰伤口,你是嫌我不够疼的啊?这大半夜的,要是疼的我嚎起来,不更费劲儿?”

 

王杰希看他一眼,去提水壶:“那你就忍着一点,别嚎,省力气吧。”

 

叶秋:“……说真的,我这伤口明天就能好!”

 

王杰希把水壶放在旁边的木桌上,神色淡淡。

 

“你的伤口易好与我无关。”

 

“啊?”

 

“我只知道,作为大夫,应救死扶伤,”王杰希将温热的帕子浸上烈酒,明明是个年轻人,他却有着令人不能拒绝的气势,“把腿伸出来。”

 

“……哦。”

 

21

烈酒碰伤口,疼否?

 

这话要是去问王杰希,他会告诉你,会有些疼。

 

但是这话要是让叶秋来回答,他会告诉你,疼,非常疼,不疼你妹,不疼是鬼变的!

 

叶秋倒在床铺上,腿倒是被包扎好了,他捞过一床被子盖在身上,感叹:“我宁愿再去杀十个道士,也不愿意被一个尽职的大夫碰上。”

 

王杰希笑笑不说话,叶秋说:“你别笑,我还真认识一个特别好的大夫,但是他那手啊,毒的……”他一脸想起来就痛的表情,转个身就把自己转过去了,“不说了,我累了,我要睡了!你呢,就自便吧!”

 

王杰希说:“我恐怕是睡不着的。”

 

叶秋睁开一只眼睛:“怎么说?睡饱了不想睡了?”

 

王杰希因为这句话看了他几眼,缓缓地说:“这家店估计不干净。”顿了一下,他又说,“这是离村庄最近的地方,却几乎没人居住;我们赶到这个地方来的时候正是傍晚,街上却几乎没有什么人。”

 

叶秋:“就这个?”

 

王杰希并不脱外袍,就这样坐在床边,给叶秋捏好被子,“一则,我刚才下去打水,看见土地是深红色的,此地偏僻,土质并不好,红土罕见,并不该在此,证明此地有异;二则,刚才我下去打水,店家态度并不好,眼睛一直在我身上的配饰上打转,证明这是一个贪财之人,但一个贪财之人,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经营这样一家人烟罕至,设施也不算完备的小店?这说明他的财物主要来源并不在此。但他又身材干瘦,证明他的饮食条件并不好,这说明,有什么比财物更重要的东西,让他留在了这里。”

 

叶秋终于把两只眼睛都睁开了:“哟,没想到你看的还挺细,想的还挺多,没准儿人家就是来代为看店呢?看你身上的玉饰就是贪婪?不能够吧?小农小民没见过好东西也是有的,多看两眼怎么了?”

 

他这话一股子代底层阶级敌视高层阶级的味道,王杰希却不慌不忙地道:“还有三则。”

 

叶秋坐起身来,挺有兴致地问:“三则什么?”

 

王杰希道:“直觉。”

 

叶秋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呢?”他盯着王杰希上上下下看了一眼,“直觉这个东西可不靠谱啊喂,你知道有多少人死于直觉的错误之下吗。”

 

王杰希摇头:“我相信我的直觉。”

 

因为他就是靠着这种直觉,以此为意念,从坟墓里爬出来的。

叶秋一摊手:“好吧,那你现在要干什么?下去探个究竟?还是咱们立刻打包就走?我跟你说我可走不动了,要走您就得自个儿走了。”

 

这要是别人,王杰希肯定要请这个人一个人留下来,生死随他,可是现在说这些话的人是叶秋,他多会察言观色啊,根本不用去分辨,就知道这人就是在装样。

 

叶秋并不是怕这店有什么问题,也不是没看出这店有问题,可对他来说,现在还是睡觉皇帝大,那么王杰希就可以肯定,这家店的问题并不大,至少,叶秋可以随随便便地就应付过去,说不定应付完了,喝口水就可以再睡下去,第二天早上依旧可以好好地起来吃个早饭继续赶路。

 

因为叶秋就是那么强大的人,从王杰希见到他的第一眼时就知道,这大概不是个普通人,当然,能杀了作恶一方的道士,还说这是个半吊子,当然不会是普通人,可是叶秋似乎是那‘不是普通人’中,更不似普通人的那种人。

 

然而王杰希并不想去探究其中。毕竟当自己爬出土的那一刻,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天空,不是朝阳,不是村民,不是父母,不是兄弟,而是谁也不是,谁也不识,倚着一杆火红长矛的叶秋。

 

就是这个人,拉着他的手,助他一口气脱离那一方令人窒息的坟墓。

 

“我现在什么也不会做。”王杰希最后决定道,“你睡吧,我为你守夜。”

 

叶秋像是听到笑话一眼地指着自己:“你守我?”

 

王杰希点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是。”

 

“好啊,”叶秋重新倒在床上,拿被子一蒙头,“你守呗,不过呢,在睡觉之前,我要给你一个小建议。”

 

“什么?”已经转过身去的王杰希回头,就看见叶秋笑的眉眼弯弯,一根手指点在了嘴唇上。

 

“——在我没睡醒之前,别瞎喝你没有喝过的东西,就算你再怎么想要去碰它,也不能喝。”

 

说着,叶秋那根手指又直直戳在了王杰希的胸口。

 

“怎么样?这个建议,你接受不接受?”

 

王杰希认真地看着叶秋,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可叶秋就是很淡定,连笑容都很淡定,所以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握住那只戳在自己胸口的手,点了点头。

 

“好。”

 

TBC


评论(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