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第一章·blood lover(一)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叶修和老韩被一根红线拴在了一起,被迫成为了未婚夫夫。

※有原创人物X2

※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0

严秦芩,戴妍琦,乔一帆三个人围在一张桌子上,一个比一个面色惨白,一个比一个悲伤难过,一个比一个心如死灰。

 

严秦芩是最心如死灰的那一个,戴妍琦是脸色最好的那一个,乔一帆不上不下,正好被夹在中间,做了个夹心烧饼。

 

乔一帆轻悄悄地拉开袖子看了一眼手表,指针已经走过了三个数,这就代表他们三个从天而降回到乔一帆家的公寓,已经三个小时了。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可是他们三个坐在这儿三小时了,依旧束手无策。

 

“他怎么就非要把叶修扣下了?这不科学!”严秦芩一开始是这样表明自己的怒火的,“看我不一把火烧了他的深山老林养老院!”

 

“哎哎,亲王殿下要是能忍你一把火烧了整座山,就不会让柳非姐她们,恩,”戴妍琦想了想,“就不会让她跟我们直接的说,明目张胆地说,叶修前辈被他们扣下了嘛。”

 

“这个……这叫什么?”乔一帆说,“老师为什么会被扣下?老师……我很确定,老师就是个普通的人类啊?”

 

“吸血?”戴妍琦眨眨眼。

 

“……”

 

于是,一室沉默就这样维持了三小时。

 

“……哎呀呀,这么晚了,我得去给肖老师打个电话!!”

戴妍琦觉得被这沉默给逼疯了,蹦起来就一跳一跳地去打电话了。

 

不跳不行啊,平时光顾着写字画画,体育课都是插科打诨的戴妍琦同学……在飞行着陆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一只脚。

 

01

在戴妍琦用苹果六传唤自家人时,严秦芩眼角抽搐:“这个时候她找肖老师干嘛?撒娇吗?”

 

乔一帆认真地回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不认识一个姓肖的老师,所以他不得不提出一个比较蠢的问题:“肖老师是谁?”

 

“哦,你不知道吗?”严秦芩抓起桌子上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是她的监护人,据说在隔壁大学做老师,大名肖时钦,器械工程系的。”严秦芩脸上不屑一顾的表情很明显,“就是个普通的老好人。”

 

“……哦。”乔一帆挺想说你知道的可真多,可是想想戴妍琦和严秦芩身上不算‘普通人’的地方,倒是觉得自己挺像个多余的,真正的普通人。

 

“哦什么?”严秦芩苹果啃得咔擦咔擦,“都几点了,飞了一路,快把我累死了,听说叶修都是蹭你家饭吃,这么个情况你就不能去做个饭?!非要我说你才动?”

 

也许是他的表情太过于凶恶,乔一帆一阵颤抖,狠狠点点头就跑去了厨房。不是他胆小,实在是这位学委的表情太过可怕,好似要把他一把火烧熟吃掉一样,作为人的本能,不跑不行啊。

 

徒留原地的严秦芩狠狠切了一声。

 

“……都是些小白兔,平时不顶用,软的要死,跑的倒快!”

 

02

叶修轻轻地叹一口气。

 

“我说,隔壁家他老王啊,以前没觉得你吃饭这么猴急啊?”

 

要是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个房间里的景象,肯定会一柱擎天,幻肢发硬,再怎样淡定也会嗷嗷直叫。这很正常,当你看到一个人埋首于另一个人的大腿间,就算你正直如直线,都难免会想歪。

 

下身被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大腿被馋嘴的吸血鬼反复用唇舌舔舐着那片最嫩的内侧肌肤,叶修险些把持不住,面色潮红,嘴巴却不停,“你说,你的用餐礼仪呢,你的仁义礼智信呢,你身为亲王的得体呢,你身为一个华夏人民的爱国呢?”

 

他聒噪的太狠,王杰希不得不抬起头来,他的一头长发全部散了下来,只穿着一件单衣,修长的手指覆在叶修的腿上,强势又不显粗暴。他一本正经地道:“我只是在正常地品尝你全身上下最美味的那部分血而已。”

 

“你要是告诉我你家没注射器和血袋,我立刻就一脚把你踹下去。”叶修说。

 

“比起利用现代科技,我宁愿用原始方法给你减轻一点苦痛。”王杰希舔了舔嘴边的一点点血,他的獠牙既不会暴涨也不会特别尖锐,事实上,身为最正统的吸血鬼,虽然一直生长在华夏大陆,他依旧有着一副能让猎物沉湎于其中的好牙。

 

吸血鬼吸血并不会疼痛,相反,由于獠牙上分泌的一种特殊液体,被正统吸血鬼所捕获的猎物,会像吸食了少量毒品一样在短时间感到非常舒服,叶修曾经戏称,口水都能当毒品麻药卖,真是一个嘴里生金的好种族。

 

叶修感叹:“早知道该诳你多吃点糖的……连颗蛀牙都没有,真叫我难办啊!”

 

“在我看来,有个事情更难办。”王杰希微微眯起眼,手上一翻,他那副单片眼镜就出现在了他掌心里,戴上眼镜的那一刻,他那只略小的眼睛就由进食的血红变回了祖母绿。

 

其实王杰希的眼睛真的很迷人,只是叶修从来都没有承认过。

 

如珍如宝,如翠似玉,色沉而不浑,相清而不轻。

 

“怎么样?”叶修偷偷多看了几眼,便无所谓地靠在一堆靠枕上,手腕轻晃,“有看到什么吗?”

 

“别动。”手指暗示性地按了下叶修的大腿内侧,王杰希不太高兴地沉默了一会,才把手覆上了叶修的胸口,淡淡地道,“我看见了。”

 

“哟,功力见长啊,”叶修惊奇地上下看了眼王杰希,“几百年前你还以为那玩意儿栓我手上呢。”

 

“……没想到是拴在了心口。”王杰希的手慢慢地在那个地方游动,低声道,“如若是手,我断你一手,亦可医也,亦你生出一只新的,可是这个地方,我不能动。”

 

叶修心想这大概是真生气了,好不容易从古言憋回了白话,这都多少年了,生气时还会犯老毛病,古腔浓郁——而且还说一半留一半。

 

“淡定,说点有用的。”叶修拍拍他的肩,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尖锐的獠牙再度扎入了血管,堪称狂饮起了血液。

 

叶修捂着头说:“我说王道友,王大眼,我知道你抢婚不成功,很不爽,但你不知道人一次只能献血200cc吗?你这都吸了多少CC了,也不怕我贫血啊?这我得跟你好好讨论一下人权了。”

 

王杰希抬起头,咽下那口血:“我叫他们给你做点阿胶糕?还是你更喜欢红枣枸杞汤?”

 

叶修:……谢谢,留给你自己滋补吧。

 

03

肖时钦敲响门得到了回应后,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少年紧张地看着他,而客厅的餐桌上一盘狼藉。

 

他有点目瞪口呆:“这个,一帆啊……我家小戴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乔一帆心想,原来这个每天都会做好菜等戴妍琦回家吃饭的人,不是戴妍琦的爸爸啊?

 

他说:“不不不……他们只是,对吃的有点狂热过头了。”

 

“你的说法真委婉,”肖时钦点点头,有点若有所思,“看来我做饭的手艺还不够好啊……”

 

“啊?”

 

“哦没什么……不过躺在旁边的那个是谁?”肖时钦指指沙发另一端窝着的那一团,乔一帆说:“是我们的同学。”

 

“哦我想起来了,”肖时钦拍了拍头,“看我这记性,小戴之前还跟我说过他,说他有翅膀也会放火,怀疑他……咳咳不好意思,我多说了,能先让我进去吗?”

“啊,不好意思,请进……”乔一帆忍住了多加询问的心,拿了一双拖鞋出来。

 

戴妍琦也是住在一栋公寓里,在乔一帆的印象里,肖时钦是个永远站在窗口,等戴妍琦进了楼门口才关窗的人,搞得乔一帆一直以为他是戴妍琦的爸爸,现在仔细看,这个衣着整齐,;脸上架着一副眼镜的男人,确实太年轻了,与其说是戴妍琦的爸爸,不如说是她哥哥,除非这男人天赋异禀,不然就算十八岁生孩子,也生不出戴妍琦这么大的女儿。

 

而且吧,乔一帆觉得,这是个全身上下都写着‘我是理科生’的男人。

 

而戴妍琦……她是个文科美术生。

 

恩。

 

果然不是父女呢。

 

04

其实严秦芩和戴妍琦真没什么深仇大恨。

 

他们大打出手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为了抢最后一只肉圆子。乔一帆回家途中就被劫走,还没来得及买菜,搜刮了自己家和叶修冰箱里的存货,再做了个蛋炒饭,虽然量足,多样性却是有点少,乔一帆不爱吃肉,叶修无所谓,正在发育期的少年少女便为了一盘肉圆子大打出手,先是吵得唾沫横飞,再是筷子不断飞舞,乔一帆不过是吃完自己的饭抬头,就看到一团火焰噗的朝戴妍琦飞了过去。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就开始打的一发不可收拾,直到两败俱伤,分别倒在沙发两端,由着乔一帆端水给他们,照生理上的说法,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也并不夸张。

 

“我看你和叶悠挺要好的,和她男朋友关系也不错,怎么一见到小严,你就看他不爽?”肖时钦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打湿了盖在戴妍琦脑门上,叹息,“这都什么时候了?”

 

戴妍琦讨好地冲他笑:“哎呦这不就把你叫来了嘛,老师你行行好,通知个大神来呗?看上叶神的辣~么~多,一个巴掌都数不完,再不行,把正主叫出来呗?”

 

肖时钦说:“我记得你小时候,被我带去看望那位‘正主’,吓得拔腿就跑,修为还大大有所长进……小戴,你这是又级了?”

 

戴妍琦刷的就起身:“我哪有!只是……我觉得吧,老师,抢了这么多次婚,为什么那位正主从来都不找人算账呢?”

 

乔一帆听见‘抢了这么多次婚’这句话,立马懵逼了,不仅懵逼,还彻底傻眼,呆在了原地。

 

抢婚?!

 

严秦芩拍了他一下,说:“你这是要变成一张永久的JPG图片?”

 

戴妍琦瞪眼,伸手去摇乔一帆:“别啊一帆,快变回GIP!不动点大!”

 

乔一帆:…………

 

05

“这个我觉得等你上了大学,叶神才肯告诉你。”戴妍琦坐在肖时钦身边,撒娇够了就很够意思地给乔一帆科普,“我们都是一出生就注定了走这条路,想拐也拐不回来,叶神肯定是不想耽误你的学习啦。”

 

乔一帆的表情依旧是迷茫的。

 

严秦芩哼了一声:“别当小说里的都是真的,什么请假去搞奇遇,都是假的!我警告你们,敢拖我们班后腿我就烧死你!反正你只是个普通人,要烧就烧……”

 

戴妍琦横眉竖目:“不带这样威胁人好好学习的呀!”

“呵呵。”

 

肖时钦咳嗽几声:“咳咳,总之呢,小乔,你要理解叶……修的一片苦心,他不告诉你这些,实在是因为,这些东西会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等你到大学,闲了一点,我想叶修也不会不教你点东西的。”

 

乔一帆想了想,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说:“可是那位王教授说……我只是个普通人,我不应该和这些扯上关系。”

 

肖时钦拍拍乔一帆的肩膀:“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玩文字游戏呢——现在你确实是个普通人,但是你既然是叶修的学生,就不会永远只是个普通人。他这是钻了空子,让叶修挪移了重点,好请君入瓮呢。”

 

“请谁,入谁的瓮?”严秦芩用一种吃错东西的脸色说,“真的是抢婚?”

 

乔一帆问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老师有未婚妻?”

 

戴妍琦一听这个就来劲儿,笑眼弯弯地说:“他没有未婚妻,但是有一位未婚夫?”

 

乔一帆废了老大的劲儿才没让自己再度变成一张懵逼.jpg。

 

“是谁?”严秦芩帮他问出了这个问题,“哪个人这么勇敢?”

肖时钦无奈的揉揉额头:“实际上我们一直都觉得勇敢的是叶修……说起来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小乔可能不知道,小严再怎么样也该听说过。”

 

说完,乔一帆就看见肖时钦伸出手指指了指下方,他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只看到了地板,莫名其妙,再一看严秦芩,发现这位仁兄也变成了一张懵逼.jpg图片。

 

“这个……到底是?”乔一帆问。

 

“是那位主宰阴曹地府,守卫冥河忘川,管理与审判死灵的人,”肖时钦说,“他的名字叫做韩文清。”

 

想了想,似乎觉得自己的语句太过繁琐,不易懂,肖时钦便换了个简单的说法:

 

“他还有一个职称名,叫阎王。”

 

乔一帆:……………………

 

TBC

电脑断网好几天,终于可以发文啦!!!!!

评论(16)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