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序章·Please find me(七)

※本文又叫《钱包脸阎王在婚期里老是被抢亲》,阎王是谁你们懂的。

※有原创人物X2

※叶悠她就是打酱油的,对观文无影响。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是的就是之前说过的阎王的未婚妻的那个新坑。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以故事性为主。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24

“不准再跟上来!”

 

两手都拖着人,没有空余的手指,严秦芹用放大的音量来对高英杰表示‘此路不通’。

 

乔一帆从下方看过去,看到的是严秦芩气急败坏的脸。在这之前,他其实一直觉得这是一个所谓的‘天之骄子’,也就是说,对他而言,一切都是轻而易举的,因此气急败坏这四个字,也理应很少出现在他的脸上。

 

可是严秦芩是他见过最能打翻‘印象’的人,至少,乔一帆在对方好好拉住自己的手,飞得再快也没松开时,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其实是个好相处的人’这种念头。

 

可是严秦芩对高英杰的态度还是那样坏——没有震惊,没有一切该有的异常,有的只是顺理成章的抱怨,那就是高英杰为什么能追那么远。

 

连‘为什么他在这儿’都给省了。

 

“你先把一帆还给我!!”高英杰对严秦芩连最基本的客气的不想有,他死死地把眼睛盯在了对方身上,刚开始乔一帆并没有觉得那眼睛有什么异常,现在迎着光一照,却觉得那双眼睛似乎是鲜红色的。

 

不,不只是鲜红,简直是浓厚的,成百倍的红,就好像红色凝成了固块,红里透着黑,而不是黑里透着红。

 

“给你做什么?!给你然后让你把他吸干?别开玩笑了!”严秦芩的背上并没有可以用来展开的翅膀,但如果他有,想必早就一翅膀扇了过去,他几乎是破口大骂,“你要么好好死,要么好好当吸血鬼!既然当了吸血鬼就给我走远点!”

 

“晨露!”

高英杰的手朝上一翻,一根扫帚凭空从空气里掉在了他手上,乔一帆还没看清那把扫帚的样子,就看见高英杰翻身坐了上去,然后速度就如同火箭加速一样快了起来。

 

“快走!失败死于话多!!”戴妍琦连忙出声叫到,“再不走就出不去了!”

 

“见鬼你没看我就没停过?!”严秦芩觉得自己真不该把这个人也一起带来,“你做点行不行!你手废了吗!我带你过来不是来采花的!!”

 

“好咯好咯,”戴妍琦嘀咕着说,“这不是天空是你的主场吗?”

 

“我他妈就不该带你来!”严秦芩暴躁地说,“快!非要他追在屁股后头你就高兴了是不是?我就该带叶悠来!”

 

“矮油你好烦,”乔一帆没看清戴妍琦掏出了个什么,只见后者手轻轻地一挥……

 

啪叽。

 

高英杰的脸,重重地撞到了一堵突然出现的冰墙上——而且没完,那并不是突然出现的幻觉,那座冰墙在一瞬间以一种泰山压顶的方式把高英杰压了下去。

 

“给我加!给我压!”戴妍琦用异常欢快的的语气说道。

 

无声无息的,冰墙从一变三,压得高英杰变成了天空里的一个小点,用坐火箭一样的速度往下掉。

 

高英杰:Q口Q?!!

 

乔一帆不忍心地捂住眼睛——虽然知道自己确实不能被抓到,可是那个看着真疼啊。

 

学校里皆传——惹谁不要惹戴妍琦,这句话果然不是虚的。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25

“三号呼叫一号——你们搞定了没?”

 

一个乔一帆没有听过的声音从戴妍琦身上传了过来,由于距离有点远,空气又阻碍了大部分声音传递,他听得并不清晰。

 

“阿悠悠我跟你说,这个学霸他又凶我!”

 

“——他哪天不发个脾气,你又撩他。”

那个声音用一种头痛不已的语气说,“我看你是非要他哪天把你揍一顿就好了。”

 

乔一帆默默地觉得那个声音说得对极了。

 

“……一帆!”

被冰墙压着爬不起来的高英杰只能大声喊,“一帆!!!!!!!”

 

乔一帆看着下面慢慢缩小的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答他。他心里有点难过,他不想让高英杰难做,可是,要是他连那点记忆都没有了,他和高英杰之间的一切总会也跟着一起慢慢没有的。

 

“……至少让我逃避这一下下。”他喃喃地把自己的头转过去,“就一下下。”

 

我可以不见你,可以不想你,可以为你献血,可以为你付出一切。

 

可是我唯独不能忘记的一件事就是——

 

——你还活着。

 

活在这人世间。

26

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

 

黏糊又轻忽,轻忽又缠绵,到最后萦绕在鼻息之间的,是一种名为‘迷’的味道。

 

“……怎么样?”

百无聊赖地数着王杰希墙上挂着的星象图有多少颗星星,还没数到天枰座,叶修就听见幕帘之后那个许久未见的男人对自己如此询问道。

 

“什么怎么样?”叶修用那只空着的手玩着散落在沉色桌上的珠子,眼睛轻轻一瞥那层帘幕上若有若无的人影,“是问我觉得怎么样还是问别的?或者说,你想问问小乔?”

 

王杰希皱眉:“你知道我在问什么。”说着,他手腕轻轻落下,银针在他指尖轻轻滑入布囊,“不就是血气不足吗?医院都能检查出问题来,就大眼儿你还要耍耍你那手针,你容嬷嬷啊你。”叶修闭着眼睛打了个呵欠,“好了没啊——”

 

“气血不足,营养……还算勉强,你还偏食?”王杰希干脆地说到,“你的灵力呢?我刚刚扎了你的几个灵窍,都没有反应。”

 

“吸血鬼跟我提灵力啊?”叶修睁开一只眼睛,“你猜?”

 

“——叶修。”王杰希紧皱眉头,伸手紧紧捏住叶修的手腕,“你现在完全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类。”

 

“那又怎么样?”叶修哦了一声。

 

和外界很多人都不太信叶修所说的人不一样,王杰希几乎是无条件相信叶修说的每一句废话,因为他知道的很清楚,叶修很多时候,是懒得去撒谎,也懒得玩文字游戏的,他就是随口一说真话,不信就算你的错,因为他一点儿花样都没玩。

 

可是就算是真话,他要是想闭上嘴,或者瞒住什么东西,谁都无法从他嘴里撬出一分一毫真相,他就是这么个男人,所有时候都能滴水不漏,偏偏好多人都不信他能滴水不漏,所以那些人都不在了,而一直比他们都聪明的王杰希能活上上千年。

 

看不清一个人的行事风格,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王杰希站起身来,伸手掀开了那层幕帘,仔细地看着叶修的脸,然后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随后这个表情转为了无奈。

 

“你到底不想让我知道什么?”王杰希拉起叶修那只悄悄摁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你摁住自己的静脉做什么?”

 

“既然你知道我不想让你知道,你干嘛要多事儿?”轻轻一抽手臂,叶修也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行了,他们飞远了,我也该走了,你呢,也该把小高抓回来了,关于少年厌食症这个问题麻烦你们自行解决。”

 

“记忆呢?”王杰希问。

 

“你逗我玩呢?他都是我徒弟了你还消他记忆,又不是消消乐,多消多得分。”叶修伸了个懒腰,“大不了你把小高教育好了再放出来,我给小乔来点防身教学。”

 

对于这种始终热衷于打人脸,破坏他人计划的人,王杰希没有大怒,不怒反笑。

 

“你觉得你这样顺顺利利地走进来,就能一如既往地出去吗?”

王杰希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叶修刚想说怎么你还想扣押我,就觉得自己浑身一麻,所有的力气都瞬间抽空,脚软腿软,只能迎来瘫倒在地的结局,只不过叶修待遇较好——王杰希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间接住了他。

 

——卧槽尼玛的王大眼你又阴我。

 

叶修的表情如是说。

 

“你做假脉相,我的施针却是真的。”怀抱着被自己算计的人类,王杰希看着那段露出来的脖颈,微微停顿一下,随后就毫不犹豫地咬了上去。

 

如果叶修乖乖的让他诊脉,就没有现在的可趁之机——怪谁呢?

王杰希太了解叶修,而叶修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他的隐瞒成了王杰希计划里的一步棋,他的随意让他输掉了。

 

叶修在倒下之前就立马想要摒住呼吸求个清醒,王杰希哪儿能做到漏洞百出,除了针灸,房间里那香肯定也有问题。

 

只可惜晚了。

 

只不过一秒,獠牙就那样刺破了肌肤。

 

直到这个时候,叶修才想起来,啊,原来王杰希平淡无波的表面下,也曾经有着因为对血液的渴求而急切到疯狂。

 

只不过他很能忍而已。

 

很少有人看见过王杰希进食,大家都以为他是个能靠药生存的吸血鬼,而他一般来说确实不进食,然而叶修永远是那个意外。

 

“我有和你说过吗?”王杰希将嘴唇埋在叶修脖颈间轻语,他的眼睛变了,在血液进入口腔的那一瞬间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变的红得发亮,他看着连嘴唇都张不开,意识迷糊的叶修,带着一种捕捉到猎物的满意,“你的血,尝起来的滋味,很像陈年的酒。”

 

——醇香,略带酸涩却不乏甜美,醉人到容易令人做着索求甘美的梦。

 

那简直是能让每一个吸血鬼都无法自拔的滋味。

 

“我想要你留下来,叶修,”王杰希轻轻扶着叶修的脖颈与肩膀,埋首的姿势仿若耳语厮磨,“留下吧,我今天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英杰的朋友,而是你,七百年前我就想和你说了——”

 

“——留下来,做我的新娘,叶修。”

 

TBC

 好了,下一章就可以进入正文啦——一章扣一一章,打个王叶!

对,叶悠她又来吐槽了,不过是打酱油的,观文没影响,有影响就说明涉及剧透,恩,就是这样。


评论(1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