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序章·Please find me(六)

※有原创人物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是的就是之前说过的阎王的未婚妻的那个新坑。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以故事性为主。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21

也许是因为转化太晚,王杰希手下的一帮子人,至少有六成主力不太清楚叶修到底怎么了,像袁柏清这种纯血吸血鬼,都是听着‘斗神’的故事长大的,可是吧,那个故事的主角,不叫叶修,而是叫叶秋。

 

但是王杰希老神定定,在搜索到乔一帆的那一刻,指着水晶球里叶修的脸说,这就是斗神,如果没有必要,不要去惹他。

 

斗神只是个称号,是大家对叶秋的尊称,可是这个尊称也非常实在,因为,斗神斗神,之所以是‘神’,是因为,千百年前的那个斗神,拥有着神格!!

 

他是一位真正的,值得人敬仰的,力量还在王杰希之上的神。

 

然而叶修这个乔一帆实际意义上的监护人,怎么看都只是个人,是个会变老,会生病,不能飞也不能游,上个五楼就得气喘的普通人。

 

但是这个普通人现在对着他们举起了一把伞,随意地笑着,威胁他们,如果不交出他的学生,他就要开始打人了。

 

刘小别和袁柏清互相看了一眼,叹气,说到底还是老前辈,谁敢跟叶修横啊?刘小别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放在手心里冲它吹了口气,说:“周烨柏,去找前辈把那个乔一帆带出来,人家老师杀上门了。”

 

他话音刚落,那张纸条就化为一道光,咻的一声不见了。

 

叶修道:“你也不用这么隐蔽地冲老王告状,打从我爬你们山脚他就知道了,不过吧,估计他是有事儿要干,所以才硬撑着不出来见我。”

 

柳非毕竟还是个女孩子,藏不住事儿,脸色微变,袁柏清看着面前那个男人举起伞,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胃有点痛。痛也没办法,痛也得说啊,他捂着肚子,艰难的开口:“叶神,我们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是,你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做个一刀两断,”叶修道,“可是你们消我学生的记忆,问过我了吗?我都没见你们打个报告,老王就要动手,真当我是死人啊?”

 

刘小别吸口气,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只听一声高昂的‘卧槽着火了!!!!’,他就刷的转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后边。

 

和西方由石块堆砌的古堡不同,微草的大本营全是木质的,坐落在山林翠竹之中,周围布满了浓雾与一点让人忽略其中的小魔法,可是若真的动起手来,也很简单,放火就行了。

 

但是,谁有这个胆子敢在微草放火?没有人!!!!!

 

但是刘小别就是眼睁睁地看着一把大火从微草的后庭烧了起来!!!!如果这是个人干的,那这个人也太懂了!专挑后庭——王杰希在的地方烧!那个地方因为种满了珍稀草药,没办法用魔法来保护,平日里都是由王杰希亲手呵护栽培,谁有那个胆子烧王杰希的宝贝草药!!!

 

“不对,这火不对,”袁柏清的反应比他还快,“院子里种着冰心草,火能烧个P啊!!!”

 

而叶修在他们的慌乱注视下,露出了一个特别奸诈的笑容,一边儿手足无措打算飞走的柳非看着这个人的笑容,心里莫名有点怕。

 

当一个无所畏惧的人,露出一个他又赢了的笑容,是很可怕的。

 

“看,我就说你们把我当死人啊。”他摊手,“难道老王觉得,把你们弄来拖住我,我就没办法把学生救出来?”

 

他搓搓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长地道:“我觉得我被小看了诶,小同志们。”

 

他放下了手上被包的严严实实的‘人’,任由它被掉在地上,柳非发出一声惊呼,刘小别仔细一看几乎后悔的要死——他们又被摆了一道。

 

‘人’在地上滚了两圈,帽子掉了下来,露出的是由纽扣和颜料做成的五官,而不是刘小别他们以为的那个人。

 

那只是个人偶而已。

 

22

乔一帆愣愣地看着微草极具特色的古典长廊一格一格地离自己远去,耳边充斥着爆炸一样的争吵。

 

“你有什么毛病,非要用飞的!!!!”戴妍琦的声音尖锐地抗议,“低飞有什么用,要飞往高飞啊!!!!”

 

把乔一帆丢在自己背上的人对此嗤之以鼻,高傲几乎要在他的声音里被拧出汁儿来:“戴妍琦,一看就知道你物理下次又是倒数,飞得越高,称重越大,你倒是告诉我,我怎么带着你们两个人飞!”

 

“那就我来啊!”戴妍琦的声音听起来,“艾玛你难道就让我做个爆破啊?!”

 

“放P!爆破是我做的!你光鼓着采花去了!”那个高傲的声音暴躁地说,“谁知道你那点小法术能坚持多长时间?!”

 

“呸,瞧不起人!”

 

乔一帆终于觉得自己清醒一点儿了——不是他反应迅速,实在是这场景太熟,除去对话内容,这种气氛好似他仍在学校。

 

“小戴?”乔一帆用有点发懵的声音说,“学委?”

 

虽然看不清自己在谁的肩膀上,可是勉强抬起头,乔一帆还是能看见被拉着一只手带着飞,怀里一堆奇花异草的戴妍琦。

 

哦,他还顺便看清了自己被人抱着飞的事实。

 

“嗨一帆,”戴妍琦冲他眨眼,“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可是我有一堆事儿想问你。乔一帆很想这么说,可是戴妍琦一副‘你课上睡醒了吗’的随意语气,他都想自问一下自己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一点。

 

所以他转移了一下问题重心:“学委你……会飞?”

 

他的记忆几乎是断片,上一秒王杰希严肃的脸还清晰可见,下一秒旁边的墙就被爆破了,一只手从硝烟里抓住了他的手,一甩,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脑袋就暂时死机了。

 

“你头脑还清醒吗?”把他背着的人用嘲讽的语气问。

 

“对不起……事情……发生的太快,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乔一帆说,“这个,重复的问一下,学委,你会飞?”

 

严秦芩的态度特别凶,他问:“这该是个问句吗?我都已经带你飞了这么远你才问?这个问题有意义吗?”

 

严秦芩就是有这个本事,让你觉得自己问的每一句话都是废话,乔一帆本来还想问,你们来干嘛的,看看自己的处境,明智的换了个问题:“那学委你……和小戴怎么进来的?”

 

戴妍琦抱着一大袋子的草药说:“这个问题我来解答——我们本来找不到这个位置,后来听说亲王殿下的居所周围有冰心草,冰心草方圆五十里内无火,我们就一路放火,看哪边的草烧不起来就往哪边走,于是就一路烧过来啦!然后我们玩了个爆破,炸了墙,就这样把你抢出来咯。”

 

“你说的太轻巧了。”乔一帆忍不住这么评价,“那……是叶修告诉你们我在这儿的吗?”

 

戴妍琦一听到这话简直要放声大笑,她嘴角都翘起来了,被严秦芩愤怒的一个眼神压回去了:

“矮油这个嘛……说了多不好意思,就不说了。”

 

乔一帆:??????

 

还没从戴妍琦的神思维里挣脱,严秦芩的飞行猛地一偏移,飞出了走廊,被迫朝着高空加速飞,吓得戴妍琦连忙抱紧他的手臂:“哎哎干嘛突然加速!吓死我了!我要被甩下去了!”

 

“有人在后面追你不加速,等停车啊?!”听着严秦芩吼了回去,乔一帆被迫抱紧这位讨人厌学委的肩膀,偏过头去,才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跟着追了上来,只不过飞的没有严秦芩快,就好像小轿车死活追不上跑车一样,看起来十分艰难。

 

那个人,他们三个都认识。

 

“英杰!!!!!”戴妍琦和乔一帆一起忍不住喊了出来。

 

只有严秦芩低声骂了一句。

 

“见鬼的,他怎么在学校运动会上没这么能追?!我鼻子都要被这个该死的吸血鬼熏坏了!”

 

23

要不是吸血鬼的眼睛好到足以媲美superman,高英杰会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居然有人敢炸微草的地盘,居然有人能从他的导师手下抢人,居然有……

 

不,这些都不是重点!!!高英杰一瞬间醒过神。

 

重点是,被他旧日里那个讨人厌的学委带走的,是一帆!!!!

 

一帆。高英杰的房间离王杰希只有一步之遥,赶到走廊里的时候就看见一帆被人拉着飞走,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想明白为什么一帆会在这里,‘一帆’这两个字就被他在嘴里反复喊了两三遍,这两个字仿佛有着无穷尽的力量,他踩着墙就猛地冲了出去,追着严秦芩飞走的方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跟在后头的周烨柏真是拉都拉不住,只好苦哈哈地看着王杰希脸色阴沉地从房间踱步出来。

 

“这个,前辈,是不是……”

 

“由他去。”王杰希说,“他也该学着认清现实了。”

 

“啊?”

 

“你去把叶修请到这里来,”王杰希转身踏入自己的房间,宽袍广袖翻滚起一片青绿,“好好地请。”

 

“前辈,理由是……”周烨柏小心翼翼地说。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就说,我要给他把把脉。”

 

周烨柏大惊失色——王杰希在把脉这一手上,封手已经几百年了,原因早就不可追究,现在微草房子被人烧了,学生追着人跑了,他反而把罪魁祸首请来把脉?!


王杰希知道他的手下在后面做出了什么表情,却不在意,只是走到一个柜子前,拉开上面四角包玉的小抽屉,取出了一副银针。


叶修的状况不对,王杰希心想,从斗神沦落到普通人,叶修身上肯定出了点变故。

检查身体这一门上,魔法容易被各种情况所哄骗,而王杰希身为一个吸血鬼,也不擅长治愈系魔法,因此他选择了最古老的方法——亲手把脉。


他看着被布包裹着的那副银针,长长地叹息一声。


自从上次叶修从他眼前消失,他便再也没有为人把过脉。


TBC

昨天简直是噩梦般的一天——牙痛不可言就算了,因为牙痛不吃饭饿过了点,又想吐又吃不了东西,吃一口就恶心的不行……

真的,同志们,不要有蛀牙,不要忽略自己的智齿,说不准什么时候它就给你添了大麻烦……

评论(19)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