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jaytim/damitim]BROTHER

※人在不爽而且没有粮食吃的时候总是想摸鱼开脑洞

※达米安和提米交换次序,达米安十几岁,提米几岁,我至今没闹明白世界线们的年龄差,所以大家不要细究岁数,有好心人给我科普一下吗?

※提米发育迟缓,至今还能被桶哥拎着跑。

※蝙蝠一家亲万岁

※题目简单粗暴

※也许会是个长篇,也许——我得先去补习一下DC乱七八糟的世界线。


0

Damia·Wayne第一次在韦恩庄园见到Tim·Drake时,后者还是个几岁的孩子,穿着可笑的兔子连体睡衣,浑身毛茸茸地待在Jason·Todd的怀里,像每个网瘾少年一样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即使这玩意的大部分款型都不是他能拎着到处跑的类型。


“……解释。”韦恩家的三子冲自己单干的大哥露出了一个分外烦躁的表情,而连夜带着自己的兄弟从布鲁德海文赶过来的夜翼露出了一个很迷茫的表情:“解释什么?”


“他是谁,哦不,这个问题已经过时了,我当然知道他是谁,”damian指着死而复生的jason的手指转向了窝在二代罗宾怀里的‘物品’,那个抱着笔记本电脑的,“我不管他是以什么理由从地底下爬回来的,先告诉我,他怀里那个是什么玩意儿?他穿的又是什么玩意儿?”


jason对这个新任罗宾抱以了极大的没耐心和暴躁,他呲牙咧嘴地从dick的手下拯救出自己的胳膊,以防夜翼用绷带谋杀自己的胳膊,吐出一句话:“也许是你弟弟——不过timmy可比你乖巧多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子。”


他把最后那个词咬得又干脆又鄙夷。


damian皱起眉,为这个荒谬的人说的荒谬的话。他抱着手臂冲dick嚷嚷:“他从棺材里爬出来后脑子不清楚了?”


“嘘,嘘,安静,damian,”夜翼像个姑娘一样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我求求你们——恳求你们,坐下来,好好地,安静地坐下来,至少让我把jason的伤口处理完——哦天哪,”他的语气里充满的痛苦,“小翅膀,你到底挨了几颗子弹?”


jason把头扭向一边,很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这时他怀里呆着的那个玩意动了动,一个闷闷的声音从帽子底下传了出来,带着深沉的困意,回答了dick的声音:“事实上只有三颗,只是我们一直为了赶路没有治疗它。”


当damian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时,他看到jason伸手一把拉下怀里孩子的帽子,一头乱糟糟的黑发从里面露了出来,连带着一张严肃而又疲倦的白净小脸也一起露了出来,好了,这下damian看清了,那是个男孩,黑发,蓝眼珠,拥有足以一眼把Todd看没了声音的特殊技能。


但那明显是个很正统的美国男孩,他看上去并不像有着damian亲生母亲的血脉。


“你好,”dick对这个孩子非常亲切,却摆脱不了当初他见到达米安时一样的,作为大人骗小孩子话一样的语气,“我还没问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小甜心?谢谢你陪着jason来找我。”


“等下,”damian伸出手制止了韦恩家长子的问话,“他,陪着Todd?来找你?”


“如果不是他烦的老子快疯,”jason粗鲁地揉了一把男孩的黑发,后者抗议地‘嗨’了一声,“鬼才来找这个见鬼的,长高了的,还变疯了的Dick·Grayson!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摸准这家伙的电话号码的!”


dick简直是震惊地看着他:“天哪jason,你不能不来找我!!想想看,你继续拖着伤口跑到天涯海角?”他压低了声音,伸手捂着男孩的耳朵,damian翻了个白眼,果不其然听到自己的长兄说:“你他妈的好不容易回来,好不容易让我知道你活着,你却不来找我?拖着伤口?你难道还要再死一次?!”


他气傻了。damian判断道。


而男孩拉掉dick的双手,仰起头去看抱着自己的人:“我知道是因为我黑掉了布鲁德海文警局的资料库,不管他是不是罗宾,夜翼,你的哥哥,他总该有个工作的号码。”


“行了,停止你感人的眼神,Grayson,”达米安把自己丢在沙发上,双腿交叉翘到桌面上,他不关心别的,比如死人从地底下爬起来,他只关心他想关心的,不管dick几乎算得上是斥责的眼神,“解释,Todd,为你刚才荒谬的话!”


jason挑起自己的眉,用空着的那只手抓起怀里的兔子男孩,丢到一个离damian更近的地方,“你那该见鬼的妈咪要我给你带来的秘密武器,一个发育迟缓的,精通黑客与侦查技术的男孩,好了,tim,timmy,别睡了,”他比他嘴上恶劣的语气所表现的和男孩更加亲密,他的行止粗鲁,对着男孩的语气却明显和缓,“行了我知道你很困,但是先跟你的little brother打个招呼怎么样?”


tim揉揉眼睛,从睡意中努力地挣脱出来,睁大了他那双蓝眼睛去看damian,后者则用盯着一件新收到的小玩意的眼神看着这个孩子,紧锁眉头说不出话。


tim慢慢地挪回jason的身边,把自己埋到男人的怀抱里,埋进去就闭眼,他就好像一只真正的,粉红色的小兔子,对于自己的老窝特别留恋。


但是他在睡过去之前还是和damian打了个招呼。


“嗨哥哥,”他半眯着眼睛冲damian说道,语气熟热的像是对着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随意到可怕,“我终于来找你玩了——对了,我是tim。”


01

jason在捧着红茶的时候才解释清楚——他是在离开的时候才被Talia塞了一个大包袱,护照,钱,假身份证,武器,干粮,水,衣物……该有的,用于出逃的一切东西,talia都为他准备了,可是不该有的东西也被塞到了里面,那就是tim和他的笔记本电脑。


jason发誓,在他看到箱子里熟睡的孩子时,他的内心第一次在如此奇特的情况下被震惊了,呆若木鸡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表情。他当时真想问问talia,问问她是不是疯了才把这个小炸弹塞进了他的箱子里。


“我要去找哥哥。”被jason在下一秒疯狂摇醒的tim端坐在jason的行李箱里,语态平静,语气幼稚,“我要和你一起回去。”


jason不是没见过tim——刺客联盟有一个很隐秘的房间,但是talia带他去过,他刚刚从死亡里清醒时就见过,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只不过房间中央有个大冰块,不可融的那种,三岁的tim就在那里面,安静地好像琥珀里早已死去的昆虫,多面的冰面折射出多重的光,压在他脸上的光影和死一般的安宁令他从一个孩子变成了一个仅供观赏的艺术品。


“几年前我们得到了他,”当时那个美丽的女人用沉重的语气和他说,“我们不确定他是不是还活着——他没有生长的迹象,我们也没有打碎这块冰的打算,它的来源一直是保密的,于是我提议把他放到了这里。”她在这里停顿了一下,“这个房间很隐秘,你可以就住在这里,没有人敢进来这个房间,你会很安全。”


“等等,等一下,停下,”damian伸出手制止了jason的描述,“你说冰?慢着,我好像记起来了!”他用野兽受到侵犯一样的眼神看着jason,和他怀里把帽子拉上睡觉的兔子,“那是我祖父得到的东西,我五岁那年他跟我说过,这个玩意儿是属于我的!”


“也许他是个秘密武器,你的祖父才要把他这个小甜心送给你,”dick才不在乎刺客联盟,他几乎是满足地看着jason拍着兔子男孩的样子,他第一次觉得生命是那么美好,“小翅膀你看起来会是个好爸爸。”


jason嗤笑一声:“他当然是,他在我入住三个月后就从冰里出来了——因为一场实验意外——Ra's叫了一打的家庭教师来教他,他聪明的不可思议,眼珠子像是摄像头一样善于观察每个人,他长到四岁时就没有仆人能瞒住自己的秘密了,五岁时已经不满足于一般的课本了,他在电脑方面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糟糕的是,Ra's也知道这个,所以你们也看到了,”他拍拍兔子男孩带着尾巴的屁股,“虽然可能搞不定蝙蝠洞的系统,但是黑黑银行账户和警察局资料库还是很简单的。”


“你在得意吗?”damian淡漠地问,“又不是你干的,我搞不懂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这是我的礼物,是我的东西。”


“damian,他是个男孩,不是‘东西’,”dick说,“他现在几岁了,jay?”


“八岁,”jason说,“他发育比较迟缓,生长速度一年比一年只快那么一点,所以别看他小的跟只狗一样可以被拎起来,只要他想,他就能闹出个大乱子——而且他一旦开始管事,他就能比最啰嗦的老妈还要管的人烦。”


仿佛是听到了有人在说他坏话,睡梦里的tim蹬了蹬脚,在jason怀里扭了扭,jason赶紧把声音放小:“这小魔鬼两天没睡觉了,吵醒他就完了。”


“你怕一个身材直到你小腿上的孩子?”damian嗤笑一声,“也许我低估了你,todd。”


“不用急,山寨货,”jason露出一个假笑,“他是你的,我会让你切身体会一下他的说教,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他究竟有多么固执和可怕了。”他端起桌上早就放凉的披萨,狠狠咬了一口,“而我会在旁边看着你们放声大笑。”


TBC

没粮吃到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评论(1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