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序章·Please find me(五)

※有原创人物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是的就是之前说过的阎王的未婚妻的那个新坑。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以故事性为主。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18

乔一帆醒来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自己马上要口水四溢了。

 

一种简直香死人的肉味以一个勾人的角度不停地望他的嗅觉里钻,都说色香味俱全才是好食物,而乔一帆光是闻到这个味道……就觉得这是好食物。

 

“醒了?”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乔一帆身边响起,他吃了一惊,抱着身上的被子向左看,在看到人之前就又吃了一惊。这是一间完全没有窗户的房间,草绿色的纱帘从天花板直垂而下,隔断了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咕噜噜的气泡声充斥其中,乔一帆正好躺在房间最角落的沙发上,身下是不知名的柔软草茎编制而成的席子,明明是夏天,乔一帆还在上面躺了大半天,这条席子摸上去居然毫无温度,凉爽非常。

 

“请允许我先介绍一下自己,”将一个托盘放到乔一帆面前的木质矮桌上,这个房间里唯一的成年人说,“我是王杰希——叶修大概和我提过你。”

 

站在乔一帆身边的正是王杰希,那个令医学界哭着喊着也要为其献身(……)的男人。

 

“……王,王杰希?”乔一帆眨眨眼,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糊,“王教授?”

 

这好像有哪里不对,乔一帆想,把‘原来您这么年轻’这句话吞回到了肚子里。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努力地想要表示出自己的礼貌,脑袋里的信息都混乱成了一锅粥。

 

那是个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的男人,脸上戴着一片圆形的单片眼镜,有着一双和亚麻发色非常相配的祖母绿眼睛。他宽袍广袖,措辞优雅,声音好似大提琴低低拉过最后一个终止音,一举一动中都有着世外仙人的雅姿,看着这么个男人,你会觉得你这一辈子见过的所有男人都是些不懂品味的俗物,只因为这个男人是如此的超脱与出尘。

 

如果把这个人的照片放到是个人面前,大概有九个人觉得这是位知名古代剧演员,而剩下那一个人会说他是世外仙人,哭天抢地地要跟着他去修仙,总之,这么个人绝对不会是吸血鬼,吸血鬼应该皮肤苍白,獠牙尖尖,黑斗篷红眼睛,睡在西式古堡和棺材里,反正,吸血鬼这三个字,和王杰希是完完全全不符合的,而且乔一帆记得很清楚,他被人带到这个地方时醒过一次,当时打开的窗边映出的是满满一格的翠竹,而非所谓的黑夜与满月,硬要说的话,反而是远远的群山更显眼一点。

 

叶修对王杰希的评价是‘特别会装13’,乔一帆当时默默无言,现在可算是知道为什么了——在老师这么随便的人眼里,王杰希会被认为是装13简直是太正常不过了,在叶修眼里王杰希是装13,说不定在王杰希眼里叶修也是颗腐草,是根朽木,永远不动窝的那种。

 

他们一个懒得宁愿买水回来也不愿意去烧水,一个则为了烧一壶好茶而慢工细作,光从一口喝的就看得出来,这两个人根本不算一路人。

 

乔一帆叹息地拿起白瓷杯,揭开盖子喝了一口压压惊,心里觉得还是家里烧开的白开水比较好喝——

 

——看,他和这两个人也不算是一路人。

 

19

“时间不多,我就直说吧,”王杰希直视乔一帆的眼睛,后者本能地转移开了视线,不愿意去直视那对祖母绿的眼睛,“你不能再跟英杰见面了……不如说,你们本该就是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的。”

 

咚。

 

乔一帆在那一刻仿佛听到了,希望如石块一样,沉重坠地,粉碎的声音。

 

“对你所造成不便,我会给予你相应的补偿,但是同样的,”王杰希的话如果不看其内容,是非常得体而悦耳的,可是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乔一帆的心害怕到颤抖,“我希望能由我亲手消去你对于‘这个’英杰的记忆。”

 

“那是……什么意思……”乔一帆几乎想夺路而逃——为了自己的记忆——他牙齿打着颤,细声细气地问,“请问这个意思是……”

 

“意思就是说,”王杰希耐心而冷淡地解释,手指缓慢地摸着茶杯的边缘,“在你的记忆里,‘高英杰’已经死了。如果你不愿意接受‘他死了’这件事,我还可以为你消去更多的记忆。”

 

为了高英杰他曾经查阅过很多资料,为了乔一帆他也查阅过很多资料,他曾经想过,将这个高英杰放不下的人也变成微草的一份子,可是当他进行占卜时,卦象却告诉他,他做不了乔一帆的导师,也做不了他的领导者,而事实上,当他见到一个真正的乔一帆本人时,他也意识到了,这个孩子是无法转化成吸血鬼的。

 

他的血液对于普通的吸血鬼来说,是诱人而又温暖的,甚至是温补的良药,可是这样的人却是无法转化成吸血鬼的,这世界上确实有着这样的人,他们没有什么大的才能,性格温顺或软糯,却比一般的人类要‘干净’,吸血鬼的血液落到他们的嘴里,会首先被他们自己的血液烧的一干二净。

 

王杰希没有找一个‘食材’的想法,在他这里乔一帆就是高英杰早该断绝关系的朋友,只要抹去乔一帆的记忆,给予他被添了麻烦的人生一些补偿,一切就能回归正确的道路。就算是叶修,知道了他这个想法,也得拍个巴掌,说一句滴水不漏。

 

事实上在现有的情况下,乔一帆和高英杰确实已经不适合继续有联系了——王杰希严厉地控制着手下的人,不允许他们随意吸取人血,这是他身为亲王的底线和准则,乔一帆一个连头狗都宰不了的人,在高英杰这个厌食症少年面前,不但有着超高级的吸引力,还有着超低级的抵抗力——这孩子甚至不会拒绝朋友的要求,也许高英杰不用求,只需要一个眼神,乔一帆就会被一直不进食的高英杰吸干。

 

你把一块肉放到饿了好久的狼崽子面前,当他意识到这是他唯一想吃的东西,他的理智和微弱的人生阅历是不会允许他停嘴的,唯有吃尽这块肉,才是他清醒的时刻。

而当高英杰发现,他吸干了自己的朋友——

 

——他会发疯的。

 

而这正是王杰希想要极力避免的——他并不算无情,但也不能有更多的同情了,他活了上千年,懂得种族给予的本能在小崽子身上的威力,他想要高英杰有个好的开始,也希望乔一帆能够有个安宁的人生,所以他这么干了,把那个看似无情的方案抛到了乔一帆面前,并且毫无心理压力。

 

王杰希从袖子里——没错就是袖子——掏出了一个玻璃瓶,那个瓶子看上去就像最简单的糖罐,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糖球。

 

“这是我的诚意——这是一瓶特效药,基本上可以治愈人类会患有的所有病症,我会在上面写上一道符咒,如果你,或者你的亲人,得了医院所无法治愈的病,它会让你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拿起这些药,吃下它,人类便会百病全消,而服用者们一般会比普通人更加长寿。”

 

对人类来说,这一瓶药简直是千金不换,王杰希的诚意,给的确实也算厚了。

 

他将拿着那只瓶子的手伸向乔一帆,明明是只吸血鬼,是西方神明所创造的生物,他偏偏行文优雅,措词古老。

 

“你意下如何?”

 

乔一帆看着那只瓶子,愣愣地看着,他想立刻摇头,却又想到了前几天夜里,高英杰抱着他,飞在夜空里的样子,这个好友走的时候他强忍着没回头,没有给朋友看见自己的眼泪,就是怕……怕什么呢?

 

怕英杰更为难。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难道不也是令他为难吗?

 

乔一帆差点就想点头了。

 

可是如果点头了……

 

“……那我这么努力地想去找‘他活着’的线索,又算什么?”

 

身材并不高大的少年把自己瘫倒在了沙发上,喃喃的话像是在问王杰希,又像是在问自己。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希望……您就这么想要把绝望还给我吗?”

 

王杰希开口的时候,语气仍旧宁静,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里隐含的微小的怨怒一样。

 

“如果不是我——英杰依旧会躺在坟墓之中。”他把那只糖果瓶放在桌子上,“真实的绝望,和虚假的绝望,你想要哪一个?我曾经努力过,但不成功,如果不切断你们的联系,相信我——”

 

——最后绝望的,会是你们两个人。

 

20

刘小别此刻有点痛苦。

 

当你马上就可以得到S判定的时候,被人打断了最后一个敲击,这种感觉就好像被人从最顶楼踢了下去,狠狠的。

 

“叶神,我们真的不想对您动手,”刘小别背着自己的剑飞在空中,对下面把门一脚踹开的叶修说道,“您现在虽然没有一战之力,我们还是尊敬您的,微草不愿意与你为敌。”

 

“绑走的我的学生,我找王大眼要他还不还给我,我觉得他还想给我学生动点手脚……这就是你们的‘尊敬’啊?”叶修也不生气,把那把一直拿在手里的伞抗在肩膀上,“而且吧,到底是谁在道上瞎传,我连你们这帮小崽子都没有一战之力了?简直是造谣!快说是谁,我要告他诽谤!”

 

柳非在地面上叹息——今天穿的是裙子,实在是不好飞——把手一摆:“叶神,我们拦了的,没拦住啊,我们真的不是有意的……这个,反正您那边的能人也烧了我们的人,您就耐心等一下?”

 

袁柏清说:“而且您的学生还英勇地把我们的人砸了个头晕眼花……”

 

叶修厚着脸皮道:“夜袭还想走人?你们是不是太天真了?”

 

“我们就是取点血……”柳非的声音更小了,“英杰的厌食症都快把他逼死了,叶神你就这样见死不救啊?”

 

刘小别叹息了一声,柳非还是太年轻啊。果然,这句话说完,叶修就接了下句。

 

“哟呵,你们还有理了,小高是大眼儿的学生,他的学生快饿死了你们就来找我的学生放血,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告诉你们,小乔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丝,我就敢烧光王大眼的头发,我隐居多年不动手,你们还真把我当死的啊?”叶修翻了个白眼,叉腰放出了山大王一样霸道的宣言,“下来下来,快领我去见大眼儿。”

 

“好吧,可以是可以,”刘小别从天上下来,耸肩摊手,“不过叶神,您这拎着的是什么啊?”

 

“这个?”叶修晃了晃手里绑着了一团的人,“熊孩子而已。”

 

TBC

明天去拔牙,我命休矣……………………

评论(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