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序章·Please find me(四)

※不明种族的叶修老师教导着有吸血鬼小伙伴的小乔的故事。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是的就是之前说过的阎王的未婚妻的那个新坑。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以故事性为主。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13

“谢谢惠顾,一共三百二十三元!”收银员愉快地说道。

 

女孩子在买东西这一点上,真是可怕的生物。乔一帆左手拿着一大包零食,右手拿着几本打包在一起的书与大包大包的画具(这个可怕的女生是美术生的副社长),背上还有书包,气喘吁吁地觉得自己需要多加锻炼。

 

但是买了这么多东西,依旧不能让戴妍琦心情好一点。

 

“哎呦喂,第几次了,严大少爷!!!”她之所以没有拎东西,就是因为她正双手叉腰,瞪着不知道多少次和他们偶遇的严芩秦,“喂,喂喂难道你是跟踪狂吗!!”

 

严芩秦双手插着口袋,不屑地切了一声,他长得帅,什么动作都看起来有派头极了:“这条商业街又不是你们家开的!”

 

“哎嘿?是吗~那接下来我要小乔送我回家,你要是再跟上来你就是变态!”戴妍琦比了个鬼脸,跺跺脚,拉着小乔就跑。

 

听到戴妍琦的话,严芩秦露出了一个被侮辱的神色,冲着他们俩的背影大喊:“难道你要说我是来跟踪你的?你想得美!”

 

“有本事你别跟!!!”戴妍琦远远回过头喊,旁边被拉着的乔一帆觉得自己活像个电灯泡,结果戴妍琦拉着他跑远了还嘀咕:“……害得我像个当电灯泡的坏人……”

 

“啊?”乔一帆没听清她嘀咕的东西。

 

“没什么没什么,送到这里就好了小乔。”戴妍琦笑眯眯地把东西都接过去,“今天谢谢你啦,你也早点回家嘛,明天记得早点来,我英语作业还要靠你救呢。”

 

她从袋子里抽出一本厚重的书塞到乔一帆手里,“呐,你要是再碰见那个严大学委,你就拿了书照他头上狠狠地抽!抽死算我的!!!”

 

乔一帆:…………

 

14

后来这本厚的要死的《圣经》没有被抽在严芩秦头上。

 

后来每当看见周烨柏时,乔一帆都觉得挺不好意思,而且他总觉得,当初戴妍琦给了他一本厚装圣经,说不定是故意的。

 

不,一定是故意的!

 

15

高英杰到现在还会做那个梦。

 

损毁的飞机,四散的人流,尖锐到足以把人切碎的气流,和大气层里可以把人心也一起冻结起来的凉意,这就是他在飞机失事时最初的记忆。

 

从天空上掉下来,不可能不会死的,这是他所抱有的念头,然而在意识伴着痛一起消亡时,高英杰却在感谢上苍。

 

——太好了,当初一帆因为生病没有踏上这架飞机,真的是太好了。

 

梦的第一段到此为止,好似剪辑过的影片一样,意识消亡后直接跳到了第二段,映入高英杰眼底的是‘那个人’模糊的身影和声音,那个人的手指是微凉的,却带着被烫过的温热,他凑得那么近,好像看护小孩儿的父亲,高英杰几乎可以闻到他身上那种多种草药混合出来的清香。

 

而关于那个人的声音——那是近似于神明,导师,和父亲一样的声音,威严又慈祥,庄严里又带着温柔。

 

“你愿意跟着我学习吗?我会治好你的致命伤,给予你永恒到令人厌恶的生命,能够让你不被任何意外威胁的成长环境,我会教导你我所知道的一切,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切,但是你从此就得脱离‘人类’的身份,和我一样,昼夜颠倒地生活,毕生都将去做无穷无尽的救治和研究,你不会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我的学生’。”

 

那个人咬准了我的学生这四个字,高英杰却没有多大犹豫就点了头,不担心这是个骗子在骗他——他已经一无所有,性命堪忧,除了面前这个人,他又能求谁救自己呢?

 

“我……愿意。”
他想要张嘴说话,可是声音却嘶哑到说不出来,面前的那个人却像是有着读心术,点点头,说:“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学生。”

 

那个人的‘初拥’是十分温和的。

 

所有人都以为吸血鬼是一种可怕的生物,但其实他们的牙咬在人的血管上却是不痛的,仅仅是一瞬间,一滴指尖血被滴进了高英杰的嘴里,他立马就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在成立,那是一种盟约,一种誓言一样的东西,随着那个人落在他脸颊上的吻,一切都落定了。

 

高英杰几乎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生长,撕裂的伤口在飞速复原,血管里不停产出新血,受损的身体机能都被神明一样的力量给修复,他的骨头甚至在发痛,因为它们正在以产生新的部分,不属于人类的部分。

 

不过几秒,他就把踏进死亡的两只脚都收了回来,从一个濒死的人成为了一个崭新而又健康的吸血鬼。

 

“我叫王杰希,”那个人的身影,终于在他被血统修复的眼睛里渐渐明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学生。”

 

这就是他,梦境的终焉。

 

16

“醒醒,快醒醒!”

 

高英杰是被柳非吵醒的。

 

他稀里糊涂地从床上坐起来——是的他们不睡棺材,那样不健康——对王杰希领地里唯一的女性说:“发生了什么事?老师在叫我吗,柳非姐。”

 

柳非用一副又尴尬又惊恐的表情,给了他一个小瓶子:“梁方他们给你捕获的新粮食。赶紧喝。”

 

高英杰更糊涂了:“肖云前辈他们昨天不是才遇到了意外吗,这个为什么要给我啊?”

 

“对,但是那是他们活该,”柳非拧开那个瓶盖,努力地屏住呼吸,以免自己的口水跟着一起滴下来,“他们为了你可是费劲了心思,你再绝食非得变干菜不可,乖,就喝这么一点儿。”

 

高英杰沉默了。

 

他对吸食血液一直有着一种障碍,心理上知道这是自己该进食的东西,可是生理上一碰到血就得又吐又呕,王杰希给的判断是,这是一种心理病,大概是因为当初高英杰看了太多在飞机爆炸中四散的血,所以现在身为吸血鬼,他害起了严重的厌血症。

 

有时候身为大家的家庭医生,袁柏青看着高英杰的病历都很想吐血——你是吸血鬼啊,你怎么可以患上厌血症呢,这种病症,对吸血鬼来说简直是要命的厌食症啊!

 

高英杰看着她拧开瓶盖就想拒绝,可是闻到那个味道,他却觉得自己的肚子在咕咕叫——他已经一个月都没有进食血液了,光靠人类食物能补充蛋白质却不能满足吸血鬼本身的食欲,原本饿着饿着就习惯了,可是柳非拿来的这瓶血似乎分外不同,高英杰并没有产生呕吐的欲望,反而有了大快朵颐,大喝特喝的欲望。

 

“柳非姐,”高英杰有点怀疑地问,“这是什么东西的血?”

 

“额,这个……”

柳非迟疑了,柳非苦恼了,柳非说不出话了,她不是很会撒谎,总不能直接告诉可爱的后辈……他们把后辈的好朋友抢了过来,强行放血,梁方还付出了被一本《圣经》抽的头晕眼花的代价吧?

 

“这是新货色。”柳非似是而非地说——他们偶尔会调配一些很像血的营养剂,然而他们管捕获到的新猎物也叫新货色,高英杰还不太懂的这其中的区别,没有吸食过人血的他也还分辨不出来这两者从气味上的区别,所以尽管知道事后处理会很糟糕,柳非还是很快就让高英杰把这管得之不易的血理解成了前者,从而一饮而尽。

“感觉怎么样?”看着后辈的脸色立马好了起来,柳非暗暗松了口气。

 

“唔,意犹未尽,”高英杰不好意思地眨眨眼,“还有吗?”

 

不,再来一次我们就要完了,不只叶神和你的小伙伴,你也会剐了我们的。柳非赶紧摇头:“只有一……额,另一管给了肖云他们,你知道,他们那几个倒霉的伤的不轻嘛。”

 

“晚上出去捕猎不小心摔下了扫把,还遭遇了一场火灾,”高英杰同情地道,“前辈他们确实需要好好休养。”

 

……不是所有的吸血鬼都要扫把的。柳非心想,你是还没搞清楚我们这帮子人是吸血鬼的异类,那群背上长了翅膀的懒汉宅男,一般情况下能坐着就不飞着……

 

不过啊,交通事故还遇上火灾,这破理由到底是谁想的?

 

17

叶修发现了他的学生没回家六点的事儿,所以他在晚上七点准时来到了他该出现的地方。

 

你很难想象一个吸血鬼会住在这么一个地方——深得不能再深的深山,白日里有着非常充沛的阳光,空气里混合着青草,薄荷,水汽的味道,所有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都是植物,连头顶上的树木都枝蔓交缠,叶修穿着雨衣,拿着一把长柄伞,沿着人为所修建的石板路不快不慢地前行。

 

他不必担心走错路,因为这山里只有一条给人走的路;他也不必担心看不清路,因为路旁的所有树上都垂挂着几盏绿纱灯笼,纱又薄又柔和,灯火从里面照的它呈现了一种雨过天青的色泽,灯光几乎可以说是倾泻在了路上,不显眼,却不会让人在黑暗里摔个底朝天,不知道的人从山底看山上,会以为是月光照亮了植物的绿色。

 

“我下次一定要建议老王修个电梯。”叶修走到一半就不太有耐心了,他挠挠头,有点苦恼地看向山顶,有些自言自语地道:“元老会那群老鬼……他们到底是怎么把这座山批给你的?!这个高度简直是犯规。”

 

他的自言自语得到了一个声音的回答,那声音不太大,听上去挺缥缈,颇有世外仙人的范儿:“你可以飞上来。”

 

“我可是没翅膀的人类,”叶修说,“你的待客之道就是让我选择一个不可能的选项啊?

那个声音带了点斥责:“我送过你飞天扫帚。”

 

叶修说:“扫帚去年被小乔扫散架了,要我说那质量真不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去买架雷霆的飞行器给我?都是扫帚,用符咒和用电的,我还是喜欢后者一点。”

 

声音:…………那你来微草干什么。

 

“老王,大眼儿,王大眼儿,”叶修仰着脑袋,也不知道是望着夜空还是望着那个虚无缥缈的人,“我是不是很早以前就说过一件事儿——不管你们想干嘛,别动我的学生。”

 

这句话他说的很随意,可是那个没有露面的人——王杰希,却并不随意地对待这句话,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了一会儿,那个声音说:“我确定我没有动过你的学生。”

 

“你手下那些人动了,而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叶修咧嘴笑,“为了你那心爱的学生——有够偏心的啊老王,不愧是亲自初拥的人,不过呢,将心比心,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一个等孩子回家的人在等不到孩子回家后的心情?”

 

这话直直戳到了王杰希的心上。他手下有很多吸血鬼,其中不乏有年轻又精英的存在,可是那都是他收服来的,并不是由他来转化的,可是高英杰不同,那是王杰希唯一的学生,王杰希看中他,亲自教导他,想把毕生所学的东西都传承给他,这个学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意外,即使他们使用的手段有点不讲道理。

 

王杰希叹息了一声。

 

“我很抱歉,不过我会把他完完整整地还给你。”王杰希说,“不过,他是你的学生?我不记得你又收了学生。”

 

“他当然是。”叶修翻了个大白眼,拿伞尖点点石板路,“一开始就是!所以行行好,快把我最后一个学生还给我!”


TBC

老王对小高特别好,这个从原著就能看出来,同时,他对乔一帆抱有一个半陌生人的态度,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实,之前乔一帆在他这里压根没什么印象。


序章还有大概一章就完了,呵欠…………


评论(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