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多CP]《非科学授课记事簿》·序章·Please find me(二)

※新年挖坑觉得自己在作死。

※长篇,坑品值得保障。

※世界观私设,东西南北的传说与文化都有渗水,考据党可聊天,可科普,不可撕逼。

※这是个以乔一帆小天使为重要主角的all叶文,以老师教学生为主线,是的就是之前说过的阎王的未婚妻的那个新坑。

※请看CPTAG以避免误食。

※以故事性为主。

※提前试写的片段点这里→http://dieflower.lofter.com/post/24bc2e_90631d5



04

订正完卷子,天色已经晚了,乔一帆便直接在叶修这里睡下了。说起来,这栋楼虽然是栋老楼,面积却不小,三室一厅,乔一帆查看过,除了叶修睡的那一间,自己睡的那一间,还有一件平常锁着的房间。他打扫时进去看了一眼,里面全是女孩子的东西,问叶修,后者的回答是他妹妹会偶尔过来住几天。

 

“少想点东西,睡个好觉,”叶修在他临睡前难得正经叮嘱道,“精神不好我保管你明天早上困成狗,再像上个月那样偷偷跑出去我就揍你的屁股。”

 

乔一帆:…………

 

叶修每次威胁他都是说‘揍你的屁股’,乔一帆被囧的同时偶尔也会想,是不是叶修小时候被揍多了,才会有这种观念?

 

不过他是不敢真的去问叶修的,他自己一向十分乖巧,叶修难得管事儿,如果叶修出口要乔一帆‘别做’什么,他大部分时候时候是会乖乖听话的。

 

“如果要做梦,别梦小高,梦这个。”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到乔一帆床头,压在他枕头底下,“别看,这玩意不能保证你有个好梦。”

 

乔一帆说:“老师,那是什么照片?”

 

叶修很严肃地说:“辟邪的。”

 

乔一帆趁他走了以后,悄悄翻出那张照片看了一眼,差点儿没把自己吓出个好歹。

 

那是一个只照了上半身的男人,有着一张格外可怕格外严肃的脸,偏偏头顶上还被人戴了一双兔子耳朵,这种囧囧的诡异风格简直可怕极了。更让乔一帆心惊胆战的是,照片边缘上那双捏着兔子耳朵的手,俨然是自家老师的,连手表都是他今天戴的那块。

 

乔一帆心想,如果他以后不幸遇到了这个人,一定得绕道走。

 

05

叶修躺在床上,拿着笔电,鼠标动动戳开了一个对话框。

 

【君莫笑】:看看你做的好事。

 

【王不留行】:怎么?我这里正乱着。

 

【君莫笑】:你说呢?别装傻,你怎么不把小高看好点儿——乱什么,他又跑了?

 

【王不留行】:是,又跑了,我已经叫肖云他们追出去了。

 

【君莫笑】:这追的上?这就好像让只能跑八百米的人去追能时速千里的车啊喂!

 

【王不留行】:我给了他们一点小道具——与其担心这个,不如担心你自己。

 

叶修放下手机,心里默默诅咒了王杰希八百遍,他算了算今晚的风速和飞速以及某个人的脚速,数了三十秒后才悠悠走到隔壁乔一帆的房间,巴掌拍了几声,对某人赞美道:

 

“哟呵,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一点,这是要把投胎的劲儿都用上了?”

 

脚都踏上了窗台,被突然关紧的窗户吓愣的某人:………………

 

06

乔一帆是被一声巨大的玻璃碎裂声吵醒的。

 

他睡眼朦胧地摘掉皮卡丘的睡帽,盯着这个黄橙橙的东西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该看窗户。

 

乔一帆默默下床,走到连窗棱都断掉的窗户,从里面往外看,只看到一个一闪而过的黑影,顿时一个激灵,所有的睡意都被紧张给吃掉了。

 

“英杰?”他趴在窗子前,轻声叫了一声高英杰的名字,没有得到回音,就又叫了一声,“英杰!!”

 

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了吗?还是他的心不够诚,或者是他的反应太慢,英杰才不愿意出来见他?乔一帆努力地张大眼睛,在黑暗里寻找着可能的影子,越找越绝望。

 

“让我见见你,好不好?”乔一帆几乎是在用恳求的语气来说话了,“就一面。”

 

黑暗依旧没有给予他回答。

 

我已经在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找你,可是你依旧连见都不愿意让我见一面,乔一帆想,那我的寻找还有什么意义呢?

 

也许他真的应该放——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后被猛地推了一大下,乔一帆小腿一软,毫无预兆地,直直的从被撞断的缺口跌了下去。

 

他听着这夜空中所有的风都从自己耳边跑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里可是十楼啊!!!!!!!!!!!!!

 

“……诶?”

不过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乔一帆所看到的地面景色,从不断放大瞬间变成了不断缩小,马上就要把他撞个头破血流的地面顷刻间变得离他格外遥远,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极其低的体温,和他绝对不会认错的一声喘息。

 

“一帆!!!一帆你没事吧!!!!!!”

 

乔一帆愣愣地看着这个把自己打横抱在怀里的人,这个人有着一张他熟悉的脸,一张他上个月才被火焰化成灰的脸,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张脸了,心里的某个位置已经随着失望而慢慢地麻木了,可是当他看到这张脸,他又觉得那个位置其实还是鲜活的,鲜活到能发痛,痛到令人忍不住掉下眼泪。

 

而这个‘死亡’了很久的人,正抱着他,飞在凌晨的夜空之中,他们在空中好似踩在了万千繁星之上,头顶就是快要消失的月亮,万籁俱寂,夜风里带着一种寒冷和不知名的草药香气,恍若梦境。

 

可是乔一帆却没有欣赏的心。

 

他先是流泪,再是开始大口喘气,气的浑身发抖,高英杰还以为他出了什么问题,关切地问他怎么了,却在他几乎说得上是震怒的目光下渐渐消音,脸色变得比纸还白。

 

他有点绝望地看向乔一帆跌落的那个缺口,在那里,身为罪魁祸首,推了那神之一手的叶修正笑眯眯地冲他挥手。

 

中计了,他想。

 

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就算知道那是陷阱,高英杰还是得急急忙忙往叶修挖的坑里挑——

 

——因为那坑底的诱饵不是别人,而是乔一帆啊。

 

07

“你变成了什么?”乔一帆轻声说着,感受着高英杰浑身的冰冷,“丧尸?”他看了看他们超脱了物理定律的浮空,“还是超人?还是说别的什么?什么东西让你不能告诉我,你还活着?”

没有人看过乔一帆发脾气,高英杰也没有,所以现在他面对乔一帆几乎可以说是滔天的怒火,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事实上,乔一帆的脾气绵软早就深入人心,几乎没人觉得他会发个脾气什么的。

 

来的路上他只是想着看乔一帆一眼,他在乔一帆身上藏了个小玩意,可以时不时地窥探他的一举一动。

 

就算有再多的话想对旧日的朋友说,他也依旧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被沉默以待,乔一帆的唇抿得越来越紧,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对高英杰报以老拳。

 

“喂————”叶修站在那个缺口喊,“抱够了没有!大半夜呢,半空中呢,注意影响!刚转化不久你就学王大眼儿空中载人啊小高?”

 

这下乔一帆可知道推他的人是谁了,可是他气也气不起来——叶修就是这种人,他干事儿总是用最直接的方法去干,有时候这方法真的很不好,可是叶修的方法总是最有效的。

 

高英杰完全就是被他逼出来的——这就好像把一个问题摆在了高英杰面前,问他是要救人还是继续玩假死,高英杰毫无设防,一下子就中计。

 

“放我下去吧。”乔一帆说道,高英杰沉默地照办,轻轻地把他放在地上。

 

乔一帆这才开始打量高英杰——他的皮肤变得苍白到没有血色,个头和头发似乎一起长了一点,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比起以前都说的上笔直有力,也许是为了赶夜路,他披了一件漆黑的斗篷,斗篷的帽子正松松地戴在他的头上,垂下灿金的挂饰。刚才乔一帆问他是不是变成了超人才能在天上飞,现在看来他更像变成了蝙蝠侠,还有了来无影去无踪的特技。

 

“阿姨和叔叔呢?”乔一帆想了半天,才问出这么个问题,高英杰摇摇头,面色晦涩到难以言喻。

 

“对不起。”乔一帆低声说,“那么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就提醒你们一下,”一直倚在旁边的叶修出声提醒,“追兵来了。”

 

“什么追兵?”乔一帆下意识地抓住了高英杰的斗篷,后者几乎可以说是紧张地看着天空飞来几个飞点,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墙上写了几个字,被他情急之下撞破的窗户立马复原,连一块砖都不缺:“我得走了,一帆,你——”

 

你要保重自己,你要好好活着。高英杰想这么说,可是乔一帆看着他,默默地背过了身去。

 

“一帆……”

高英杰立刻觉得自己更难过了。他打开窗户,一顾三回头地飞上了天空,风像是他脚底的台阶,他一步一停顿地和天边飞来的几个人站在了一起,最后的一回头时,乔一帆还依旧背着他,不愿意看他。

 

等到那几个黑点都消失不见,叶修才叹出一口气,从乔一帆的身上捏出一片小小的徽章,丢在地上踩碎,才对乔一帆伸出了手臂。

 

“来吧,小乔,老师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这本来是句挺不要脸的白烂话,可是乔一帆却一下子扑了进去,双手抓着叶修的衣服,像是突然打开的水闸,一下子低声哭了出来。

 

原来早在高英杰一顾三回头的时候,乔一帆忍着不去看他,眼泪却早就忍不住默默落了下来,落的他手掌心一片湿润。

 

“老师,他还活着……”乔一帆抽噎道,“可是他到底变成了什么?他的体温……”

 

“你看过暮光之城吗?你不觉得他的体温有点低吗?”叶修说,“还是你没看见他嘴里尖锐的牙?”

 

“老师,你是说……”

 

“对,就是它,”叶修打了个响指,“吸血鬼。”


TBC

大家,大年初一快乐!都拿了红包吗!


评论(1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