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吴叶番外试阅

0

郭明宇对着手机看看记录,再看看门牌号,确定正确了以后就把行李箱一放,伸手就砰砰砰敲门,一边敲还一边想,老吴居然能在这地方租房子,简直了得。

 

没几下门就开了,给了郭明宇莫大的惊喜————来开门的是个萌萌哒的小少女,长了一张他老熟人的脸。

 

郭明宇抱着手臂从小少女的脸看到小少女的胸:“唉,老叶,这迎接礼够丰盛的啊,这胸垫的?”

 

“我次奥!你看哪儿呢?!”

 

穿着兔子连体装的小少女一脚踢了过去,还没踢到,郭明宇就被老朋友给救了下来。

 

“悠悠别闹,”拎开暴力的小少女,吴雪峰摸摸她的头,看向郭明宇:“你别逗她。”

 

郭明宇很无辜地眨眨眼:“我没逗她!”

 

“你连男女都分不清了?这是叶修的妹妹。”吴雪峰无奈地道。

 

郭明宇把门外的行李拎进来,笑着道:“知道知道,不过这镇队吉祥物怎么在你这儿啊?不是说她跟她哥住一块儿?这丫头我可稀罕了,难为你居然把人家给绑来了。”

 

“捡的。你是看报纸上写的?”

 

“哪儿能啊,是看微博上传的,领队和吉祥物,这兄妹住了一间房……嘶这外国天变得比外婆脸还快啊,晚上也算冷啊。”

 

“进来喝点酒?”

 

“行,来来来让哥哥看看叶修家的小三丫头……哎呦丫头你别咬我的手啊!”

 

身穿兔子睡衣的小姑娘张牙舞爪,好似一只小老虎。

“不准!叫我!小三!”

 

1

人生中老有一些事情无法如人意。

 

好比择校,好比考试,又好比离家出走,还好比……去他妈的剪头发!

 

郭明宇看着我的头,笑得打跌,问我:“怎么不去理发店剪呢?”

 

哎呦,还不是我哥,说他没时间,要训练,他个领队哪儿来的没时间!他还很严肃地跟我说:“三啊,人,要有自知之明,这在中国走丢了,还能救,你要是在这歪果仁的土地上走丢了,这可没法找啊。”

 

然后他说,我给你剪吧。

 

想想当初我一口答应的干脆,我现在就欲哭无泪:“呵,呵呵,呵呵呵,我当时居然还兴高采烈地答应了!然后我坐下了!!然后我还放心让他剪了!”

 

这真是万万没想到啊!!!我当时气的直接掀桌往外溜,紧抓着兜帽的沿儿,眼睛抽搐着奔出了酒店——不是我大热天的非要戴个帽子避暑,实在是这头乱发已经被大哥折腾的快要沦为狗啃过的草地了。

 

哥啊,大哥啊,亲哥啊,你的手艺怎么就那么臭呢?!艾玛我这至少三个月都不用见人了,这惨状,理发店能不能救啊?!不能救我哭给你看啊亲哥!!!

 

就算我曾经说过,不在意发型如何……你也不能真把我按‘不在意’的方向剪吧!!!

 

我大概迷失了大半个小时,后来也只好郁闷地跑到附近的广场上喂鸽子,一边喂还一边叹气——白胖胖的鸽子啊,赐我你们寻路的能力吧!

 

还没祈祷完,老天爷大概没有听到我的心声,这种我特别不爽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敢来跟我搭讪!一堆外国小混混,有的都可以叫大叔了,喂,这光天化日之下,大广场之上,你们是真没看到保安朝这边走呢,还是眼睛瞎啊。

 

我当时正准备装个可怜给保安看,就听见有人好像在喊我:“悠悠。”

 

然后我就被人一把扯了过去,被很标准地护在了身后,那个人还问那群小混混:“请问你们找我妹妹有什么事?”

 

保安也凑了上来,问有什么事,小混混只好散开了,那个人拍拍我的肩膀:“你怎么在这里?你哥哥呢?”

 

虽然我从没见过这个人,不过我是认识这张脸的——吴雪峰!!

 

我从没想到过,我会在苏黎世遇到这个人!这个人在离开后可以说是了无音讯!我问沐橙姐,沐橙姐都得摇头说不知道的那种!

 

我还在目瞪口呆的时候,就听见他问我:“愿意跟我走吗?”

 

后来回想起来,这种行为,其实应该叫拐带未成年少女,只不过拐人的和被拐的都是没见过面的大熟人。哦对,后来我还问他,就算我经常上媒体,但是茫茫人海,他是怎么在人群中认出我的。

 

他笑笑,顺手帮我拨正一撮碍眼的头发。

 

“恩,大概是,你长得很像你哥哥,”他说,“而我可以从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他。”

 

2

雪峰哥是个很温和很稳重的人,简而言之,他是大人的代名词,副队和队长也经常训我的,不过可能是由于辈分问题,我并不觉得他们是长辈。

 

雪峰哥就不同了,他就是长辈,只要他开口劝我,我就只能乖乖地听,不管是多吃一块糖这样的小事儿,还是跟郭明宇拳打脚踢这种大事儿。他为了在苏黎世看比赛,在本地租了一套房子,租金不算便宜,但他看起来还租了好长一段时间,每天还带我去各个景点玩一玩,偶尔还出去买买菜,跟邻居们也相处地相当好;他很少带我去下馆子,每天晚上都要争取早点回来,然后就是一阵煎炸煮烹,他在那里做菜,还要我在一边看着学,学得好,他就允许我再吃一块蛋糕。

 

这小日子过的,我几乎都忘了我是为什么来苏黎世的了。

 

雪峰哥不管我叫小叶,也不管我叫叶悠,他就管我叫悠悠,我曾经抗议过,说听起来太软绵绵了,别的不说,叫阿悠也行啊,他却否决了,说以前就这么叫的。

 

我问他以前是什么,他说:“叶秋……叶修的钱包里有你的照片,要是偶尔聊到你,我就是这么叫的。”

 

说完还问我:“难道你想让我像他一样,叫小三?”

 

我死命摇头。

 

“悠悠就悠悠吧……”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乐乐当初被我叫花花的痛苦,

 

3

“你几岁啦?喜欢吃什么啊?平常玩音乐累不累啊?喜欢玩荣耀吗?”

 

要不是雪峰哥坐我旁边,我真是打死也想不到,我对面这个拿见小朋友的口吻来问我的人是郭明宇,你说田森也是个堂堂大个儿的好汉,怎么前辈看上去这么不可靠?

 

看,他旁边的方士谦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用看似小声其实我全听见了的声音说:“人家是十五岁,又不是五岁,惹毛了你就等着挨揍吧,人又不是叶秋,阿不,叶修,长年战五渣,你长点心吧。”

 

这位治疗之神我早期还见过他几面,没想到现在在他的心目中我已经凶残成这样了,这都是谁给我抹的黑啊?

 

“我印象中她只有这一点啊?”郭明宇居然比了一个三头身的高度,摸摸脑袋,“老叶照片里更小,跟老韩那张合照也就是个三头身,现在一下子习惯不过来啊……”

 

“那你得赶紧习惯。”方士谦从桌子上拿过一瓶酒,朝厨房里嚷嚷一声:“老吴,你家有冰没有!”

 

“悠悠。”雪峰哥正忙着加热汤,没手,干脆喊了我一声,意思很明显,我只好啪嗒啪嗒地穿着拖鞋秒速拿冰,然后放餐桌上,方士谦看着我的脑袋再看看厨房,啧啧称奇:“有你的老吴,管大了大的,又来养小的,我看叶修家要给你颁发个荣誉奖章。”

 

唉,说是这么说,我们家还有一个大的,天天醋意绵绵,偶尔还傲个娇,有人能管管不?

 

“这屋子里怎么一股酒味?”郭明宇嗅了一下,眼睛看向我:“你喝酒了?”

 

我也很奇怪:“没有啊。”

 

“我之前调坏了一杯果酒,”雪峰哥端着砂锅一步步慢慢渡了过来,方士谦上前接过去后,他一边摸着耳朵降温一边说,“所以悠悠,你还是只能喝果汁。”

 

……噫。

 

“悠悠去洗手。”雪峰哥说,“对了,叶修给我打电话了。”

 

一瞬间我的脚步停了,方士谦差点把砂锅给摔了,郭明宇在菜里挑拣的筷子停了,这一瞬间我们三个人像傻瓜一样看着他。

 

“他说明天早上来接你回去。”雪峰哥平淡地说,我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

 

是谁和我说这位和我哥很真切地有一腿的,谁!!!看这一脸平淡,怎么也不像啊!!!!

 

但是奇怪的是,方士谦和郭明宇露出了跟我同样奇怪的表情。

 

我正准备再问问的时候,门铃它不长眼地响了,雪峰哥看我一眼,我只好继续啪嗒啪嗒跑去开门,从猫眼里瞥了一眼,卧槽,熟人啊。

 

“哟大家晚上好啊!今儿个国家队分开开伙,我跟着来混餐饭没意见吧?”

 

本应该出现在国家队下住酒店的方锐眼睛特别亮,身后跟着本应该才是正主的,已经退役了的林敬言。

 

噫,买一送一,这感觉真糟糕!

 

4

“你可真能耐,”方锐拿筷子指着我,“说溜就溜,也不回个电话,身边谁也不带,这外国人的地盘,你还敢瞎跑!”

 

我不屑地切了一声,表示不把他放在眼里,又不是我们轮回的,还是我哥下边儿意义上的下属,我个人觉得,我有时候完全不需要接受他的教训。

 

就为他当初转会前那一场微博大战,就有好多人对他羡慕嫉妒恨!仇恨值妥妥的!对,我也羡慕嫉妒恨,因为我当初被我哥理智又残酷地丢别人队里了!现在是他主动把方锐请过去!羡慕,嫉妒,恨!

 

“吃饭点儿,不骂孩子行不行!”郭明宇一筷子打断了他,给我夹了块红烧肉,“来小叶,吃,别理他,前辈挺你!”

 

我默不作声地咬下那块肉,突然有点担心自己日渐飙升的体重——等世界赛开场仪式开场舞的时候,我真的能跟那群外国小姑娘一样轻快地跳起来吗?

 

林敬言和方士谦也算是老熟人了,碰了个酒杯,聊着一些退役后的感受,郭明宇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劲儿地问我一些不相关的问题,什么爱吃啥喜欢什么颜色,最后还问到喜欢的男孩子类型上去了。

 

方锐本来很专注地在吃菜,一听这种敏感话题,变得特别兴奋:“前辈,你别看她年纪小,已经名花有主了,你没可能了。”

 

“去!”郭明宇推他一把,“老子有媳妇儿!”说完还不死心问我:“有男朋友吗?”

 

我下意识地摇头,又被这种可疑的态度吓得点头:“有。”

 

郭明宇恨得捶桌子:“天道不公啊!怎么还是晚了!”

 

雪峰哥伸过头看了一眼他的杯子:“他喝醉了。”说完,他把杯子倒扣在了郭明宇的头上,后者果然浑然无觉,继续捶,我和方锐对视一眼,都不由得想去伸手调戏一把远古大神。

 

“那要是没有男朋友呢?”方锐问。

 

郭明宇来劲儿了:“我有一个弟弟,今年二十岁,在美国读大学呢,英俊潇洒气度不凡,我想给他娶个会玩荣耀的老婆……”

 

“为什么?”我囧囧有神地问。

 

“他老不玩荣耀,作为哥哥没法看到弟弟给自己当接班人,哥哥我好心痛啊。”郭明宇抱着自己的胸口沉重地说。

 

我不由得点点头,顺便也为我哥而痛苦——有这么个弟弟,是他的不幸,我有这么个拔我电闸的哥哥,我也挺痛苦的。

 

方锐喷了:“二十岁,你想的美呢?!这是意图拐骗未成年人啊喂。”

 

“就相差五岁,怎么了?!”郭明宇把杯子从头上拿下来,又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光,“五岁而已!”

 

雪峰哥温柔地拿走了他手里的杯子:“五岁也不可以。”

 

郭明宇居然就此嚎啕了一声,然后把头捶在了饭桌上,倒是把方士谦吓一跳:“哟,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快速地把自己灌醉了?受什么刺激了?”

 

雪峰哥微笑不语。

 

我总觉得他好像知道些什么,可是他就是不说,还在心里暗爽,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如果是对的,那么雪峰哥切开肯定是黑的。

 

这世界上还有比‘我一个人怀揣秘密偷着乐,但我就是不说’更缺德的事儿吗?

 

5

等那群大人聊到十二点时,等我那被雪峰哥调的很健康的生物钟催促我开始打呵欠时,他们决定将就着在这睡一晚,估计是打算打个大通铺,大老爷们继续头对脚叙叙旧。

 

这种时刻,我当然只有被领上楼去睡觉的命啊。

 

躺在床上时我还有点困,雪峰哥帮我把被子铺开,盯着我喝完安眠的牛奶,才摸摸我的额头跟我说晚安。他对我一直向一个称职的爸爸对孩子,我一直搞不懂他到底是闹哪样,是当年他就这样对我哥习惯了呢,还是纯粹父爱泛滥?他这个年纪没有女朋友倒是挺出乎我意料的。

 

“明天我哥真来接我啊?”我把自己裹进被子里,问雪峰哥。

 

“恩,”他摸摸我的头,“所以睡一觉你就能见到叶修了,快睡吧。”

 

“哦,那好吧,晚安啊雪峰哥。”

 

“恩,晚安,悠悠。”

 

6

“恩,晚安,悠悠。”

 

愿你一夜好梦,因为过了这一夜,我要把你还给你的哥哥了。

 

看着小姑娘闭上眼睛,把房门关上,吴雪峰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慢慢走下了楼,推开了浴室的门。门一开,就是一阵酒气弥漫,一个明显醉的死死的人摊在瓷砖上,只有呼吸和脸色还能证明他还是个活人。

 

“胆儿大啊,老吴。”方士谦从客厅走了过来,他后面的郭明宇看起来总算清醒了一点,“你什么时候套的陶轩麻袋?”

 

吴雪峰的表情看上去很谦逊:“今天早上,我让悠悠去中国城帮我采购了。”意思很明显,趁未成年不在的时候套的。

 

“打了没?”方士谦知道和这个人不能说虚的,只能说实的,“醉的挺彻底啊,难怪一屋子酒味,我还以为是你真的调错酒了。”

 

套麻袋就算了,反正知道您老人家和他的仇比山高比海深,这套了还不打?没觉得您以前是如此心慈手软的人啊。

 

“打了不顶事儿。”吴雪峰淡淡地说。


T·请敬请期待本子·B·如若未买本请等待本子完售·C

通告,所有的番外已写完!!!!!查漏补缺后就可以丢给排版咯!!!

介于我想写一个不一样的吴雪峰,我这里的吴大大十分凶残——陶老板,你欺负人家心爱的熊孩子,有想过人家不在家的家长会生气么?再熊也是别人家的,哪儿能你欺负完就完了呢?


PS:今天写完卫叶,突然很想给自己哭一把鼻子——我当年就该和基友一起偷偷翻学校墙的,没点这回忆感觉都没点激情了,一定是我写感情戏的技能又朝诡异的地方进化了!


PSS:卫叶我就不放试阅了,怕掐,我们要和谐看本……

评论(16)

热度(130)

  1. Agatha死后七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