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孙翔·班长·表兄弟番外

0

孙翔一开始不太喜欢自己的弟弟。

 

因为这个姨妈家的弟弟是‘别人家的孩子’——长得帅,聪明,懂事儿,成绩好,音乐领域更能算得上‘天才’。

 

而且这表弟,名字实在忒难写了,这不怪孙翔,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在高中必备文言文列表里呢,几岁的孩子哪儿读过。

 

更重要的是,他似乎什么都会做,比起孙翔填鸭学习都填不进去的成绩,他成绩优良甚至并不是一味的死读书,孙翔就听过他尝试各种乐器,帮姨妈配出几种稀有的香料,他尝过表弟做的饭,啧啧,简直好吃地要把舌头吞下去,结果他那挑剔地像个婆婆的姨妈还说:“你要让我嘴巴淡出个鸟来吗儿子,这么点肉菜哪儿够吃了。”

 

没法比,真的没法比,孙翔是他妈新婚蜜月里怀上的,生下来的时候出了点波折,总之孙妈那真是一点委屈都不想让儿子受,溺爱这两个字,简直就被烙在了这位慈母身上,孙翔从小调皮捣蛋,逃学旷课,孙妈硬是没有碰过他一指头,孙爸要打,孙妈还拦着,孙爸想打儿子还得趁老婆不在,简直像个后爸。

 

但是孙翔从来不打弟弟,相反,他知道,弟弟是要护着的。

 

顾家姨妈倒也不太打儿子,不是她手不辣,而是顾青翳这位表弟很少惹事,孙翔出生的太早,从小就听孙妈各种抱怨姐夫,什么不归家,酸里酸气,对姐姐不尊重,能力不出众,心比天高……什么难听说什么,孙妈是个标准的贤惠碧玉,说不出多难听的话,能听见她这么说一个人,孙翔从小就深信表弟的亲爸不是个好人。

 

事实证明,那男人确实不是好人。

 

1

顾青翳五岁生日那年,孙翔正牵着这弟弟四处溜达呢,就看见他名义上的姨夫牵进来一个小女孩,指着她对表弟说:“翳翳,叫姐姐。”

 

孙翔一听这话,再看看那个明显已经八九岁的,下巴扬得老高的女孩,女孩手里还牵着一个比表弟还小的男孩,那男孩还眼巴巴的看着表弟手上的一块蛋糕,火气蹭的一下就起来了,伸出手就把女孩推倒在地,不顾被女孩牵着的男孩吓得嚎啕大哭。

 

“姐个P!”孙翔抱起表弟就跑,也不顾表弟手里的蛋糕撒了一地,“他没姐姐,只有哥哥!就我一个哥哥!”

 

他只有我这一个哥哥!!!谁都别想越过大爷我去欺负他!谁都别想!

 

2

孙翔是个比较迟钝的人,记忆力也不算超群,所以他一直不记得,在那次以后,顾青翳就此对他越来越啰嗦,越来越管的宽,对他越来越恨铁不成钢。

 

所以他一直不记得,从那天开始,顾青翳再也没规规矩矩地叫过他一声表哥,如果要叫,那么,不是‘表哥’,而是‘哥’。

 

虽然顾青翳一直觉得,孙翔某种程度上也算半个糟心亲戚,可是他这么想着,给孙翔收拾烂摊子的手和脑子却没停。

 

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个人,他蠢,冲动,做事不过脑,却是你亲戚,对你好,莫名其妙地要罩着你,让你不得不对他好。

 

3

孙翔一向觉得自己弟弟是个很干脆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好比当初他在想,要不要去做职业选手,他爸愁,他妈愁,他也愁,这条路不好走,可是孙翔确实有这个实力,而且他本来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样东西保持如此大的热情。

 

孙家一家子都愁,顾表弟却不愁,把孙翔叫到家里去,叫他自己一项项地做选择,然后把结果拍在他的脸上说,既然你如此放不下,那你就去,你家又不缺你这点工资!你又不是没那能耐!

 

孙翔恍然大悟,欣然而去,而且战果累累,每当此时他都要感谢一下当年他弟为他坚定的决心。

 

可惜好景不长,他弟因为职业联盟这点子事儿,第一次在心里把他给骂的狗血淋头,骂的很干脆不说,卖他也卖的很干脆,害他被狠狠砸了满头包——

 

——谁叫他孙翔看上的,间接过分地欺负了一把的那个人,叫叶修,是叶悠的哥哥呢?

 

——谁知道就那么阴差阳错的,叶悠正好就是顾青翳的心上人呢?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4

顾青翳出生以来第一个收拾不了的乱摊子就是嘉世。

 

他曾经自己分析过这个俱乐部,在知道嘉世的老队长是叶悠的哥哥之前,评估了一番,又看了很多比赛视频,收集了很多资料,然后,他做下的第一个评断是——

 

这个俱乐部有个很聪明的队长。

 

然后他就很可惜地做下了第二个评断——可惜这个队长有一群猪队友,不仅如此,还有个猪一样的老板。嘉世从没换过老板,而这个老板依旧表露出了他的愚蠢,就算再过十年,这份愚蠢和没眼光也不会变。

 

当时顾青翳和之后的卫云有同一个想法——光挖孙翔把叶秋换掉,有用吗?你叫一个小年轻光凭打架压一帮子浑水摸鱼的,这是人能做出的愚蠢决定吗?

 

对不起,在顾青翳的评判标准里,这并不是一个标准智商以上的人能够做出的决定,顾青翳自认,如果他是陶轩,如果他也要换掉叶秋,他绝不会这么干,相反,他会把叶修留下来,给这位老将最好的待遇,不挑拨反而撮合孙翔和叶修的关系,孙翔会从这位老将身上学到无数他不会有的东西。叶秋能在最初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连续三年夺冠,他的老对手第四年才夺冠,这是靠操作水平就能决定的事儿吗?更别提当时还有一些人,有着属于成年人的一些老道和稳重,当然了,当时吴雪峰也在队里,不得不说,这也是一大强力的助力。

 

可是现在呢?大家只闻斗神,不闻气冲云水,这是时间就能做到的事情吗?

 

顾青翳觉得,自己表哥这要是真的就这样把叶秋给挤下去了,人家要是想反手重来,不说别的,跳个水平正常的队,孙翔上去就是给人当盘菜的。不过他倒是没料到嘉世做的如此之绝,直接要断人家的职业路,连跳槽都不许,这让顾青翳对陶轩的评价上来了一点——还没蠢到家,知道打蛇不死反成仇啊。

 

但是这也从另一个方面降低了他对陶轩的人格评价——对一个老朋友,老将,老功臣都这样,那当这事儿轮到孙翔的身上,孙翔会怎么样?

 

孙翔自己没觉得自己被当了把枪使,顾青翳却给嘉世记了一笔账,却没打算出手,坐等嘉世自己找死。

 

这就好比打仗,你给了你队伍换了一个新主将,光有武功却没有智商,军心本就不团结,他还没有老功勋压众人一头,光拿了一把名剑和一个风光的名头——就这样你还不给他配一个老道又功高的军师,就好像你不知道以前的主将是个将军军师一体机一样,你是想死啊,还是想死啊?!

 

不过说不插手,最后顾青翳还是大半个人插进这件事去了——谁叫他有个当嘉世新队长的表哥,又有个是嘉世老队长妹妹的心上人呢。

 

人啊,有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有时候你觉得这些事儿忒麻烦,可是你能拿这些人有什么办法吗?没有啊,再怎么做事不过脑,再怎么麻烦,一个两个都是你所重视的人,你能怎么办?

 

每每想起这一件事情有多麻烦,顾青翳总要自己叹上一大口气,然后继续动动手,动动嘴,继续投入收拾乱摊子的行列中。

 

5

有很长一段时间,孙翔都很怀疑自己弟弟要打光棍,不说别的,就说他平常连笑都不笑一个,瘫着张脸,嘴上全是学习和校规,谁愿意和一本学生教科书谈恋爱啊?

 

所以他听姨妈说,表弟居然把女孩子往家里带的时候,他简直要喜极而泣,他喜极而泣的结果就是,他冲到了表弟家里,调戏完兔子后,在再次去表弟家做客时,正好遇到了他所谓的‘表弟女友’。那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哦,他弟长大了。那个小时候被他抱着四处跑,不肯让他用小勺子喂自己吃饭,第一次用筷子还能打翻碗,很小就能拼很大数目的拼图的弟弟,那个有时候还被人说没有爸爸的弟弟,长大了。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顾青翳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眼光看叶悠,但是,如果这种无可奈何真的很讨厌,那为什么顾青翳还喜欢把叶悠带到家里做辅导呢?那为什么顾青翳还要时时刻刻关心一下叶悠有没有按时吃饭呢?

 

明明顾青翳曾经嫌弃地说过,网瘾少年最没出息了。

 

孙翔托着下巴,想着这其中的原因,想着想着就笑了,虽然叶悠不是窈窕淑女,但是毫无疑问,还是‘君子好逑’的。

 

直到很久以后,叶悠升官了,成了队长,压在孙翔头上了,她在孙翔的心里还是没脱离她第一次见孙翔时,孙翔对他的第一印象——个子矮矮的,细胳膊细腿,长得不算可爱,但很顺眼,不过打人真的超级疼,脾气也不好,护短护的不得了。

介于第一印象如此之不美好,叶悠这么听说的时候,都很怀疑那个顺眼是孙翔后期加上去的。

 

但是孙翔从来都没有亲口告诉她一件事。

 

他一直觉得,她和顾青翳能够相遇,对这两个人来说,都实在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6

有时候顾青翳也会斤斤计较一些小事儿。

 

这是让孙翔十分吃惊的一件事,说实话,他表弟老在打破他自以为是的印象,就好比孙翔好长一段时间觉得,表带这种人,十指不沾阳春水,就和他一样。

 

然而顾青翳在厨艺上称不上样样精通,也算得上‘某几样很不错’了。当他把一碗咖喱饭放到孙翔面前时,孙翔只尝了一口就傻眼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太好意思地对表弟的手艺使劲儿地夸,后者只给了他一个无所谓的眼神,就坐在一边默默地吃饭了。

 

至于斤斤计较,还是孙翔后来发现的事儿,第一次发现的时候顾青翳还小,偶尔也会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这种蠢问题顾青翳六岁以后就没问过了,所以六岁之前,他是不懂什么叫做出轨,入赘的,离婚也是半懂不懂。

 

孙翔还记得顾家姨妈烦的不行,直接趁他六岁生日把他亲爸一家请来了,那家新生的小女孩儿,眼睛跟她哥哥一样在好东西上瞅,还哭闹着想要顾青翳从孙翔那儿得的一串亮晶晶的挂饰,亲爸肯定是疼小女儿,要顾青翳大方点,还说‘你什么都有,不就一串挂饰吗’这种话,孙翔听着就火大,刚想上去欺负一把,就看见刚才还露出个笑的表弟,沉默地把那串玻璃挂饰给捏碎了,捏碎了后还对孙翔说:“对不起,能再送我一串吗?”

 

孙翔愣愣地点头,当时没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只觉得他小手都被玻璃碎片扎出了血,肯定是生气了,怪可怜的。

 

后来他才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我心爱的东西,不心爱的东西,毁了也不给你,如果我想要,我还可以有,可是我就是不给你——这算是顾青翳很明显地在表现‘讨厌’这一情绪了。

 

这事儿还没算完,后来顾青翳十岁生日时,大办宴会,他亲爸一家又来了,他新老婆身上有串珍珠项链,估计是新买的,看起来挺得意,还说了些什么老公疼人的话,顾青翳只看了一眼,转眼叫人拿出了一串更好的,叫家里佣人一颗颗拆了,磨成粉,刷的混进颜料里了,还转眼就把颜料给家里来的亲戚家的小朋友玩涂鸦去了。

 

孙翔依旧当场没回过神,后来才回过味——这小子就是记仇,怎么都要气一气那家人,所有人都说他气度非凡,胸怀宽广,其实这丫心眼还是比较小的。

 

对啊,十岁的孩子,有个P的胸怀!十岁的孩子,就该有仇记仇,挨呲必报!

 

孙翔顿时对表弟的心理状况放心了——男孩子,该熊的时候就得熊!

 

7

也许是求主意求成了习惯,在发现了‘我看上的人是我弟弟的大舅子是我名义上的死对头我还坑了他一把我还当他面说他坏话’这等只能说是‘阴差阳错’的乌龙事儿,孙翔被顾青翳打包回了顾家。

 

孙翔一进门瘫倒在顾家柔软的沙发上,久久没有说话,顾青翳坐在他的旁边,翻完手里的资料,开门见山地给他打了个响雷。

 

“这整件事,我什么都看见了。”他说,“你的错。”

 

孙翔一个激灵:“我没错!我有什么错了!是叶修,他……不对是崔立他们……”

 

顾青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地:“只有没能为的人才会把错推到别人身上,你要做没能为的人吗?”

 

孙翔不做声了。他确实有点怪别人——怪嘉世有点绝,怪叶修不说实话,怪叶悠不说实话,还怪老天爷玩他,就是没想过自己,但是他也不想承认,自己是个没能为的人。

 

顾青翳端起一杯刚泡好的茶,喝了一口,淡淡地火上浇油:“你要做我亲生父亲那样的人吗?遇到事,不怪自己,全怪别人,不但怪别人,还怪自己人,怪女人,怪老天爷。”

 

孙翔最恨的就是这男人,立马回道:“我才不!”

 

顾青翳笑了:“那你就使把劲儿啊?”还好,还没蠢到家。

 

孙翔一个打滚坐起来,抱怨:“我知道,我之前是过分了点,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我说,你总该知道我没什么坏心吧?”

 

顾青翳说:“我知道,但别人不知道,不过,我觉得,那位是知道的,这其中有误会,是他不愿意告诉你,还是不能告诉你,想要知道是哪一个,就看你的本事。”

 

孙翔想了想,有理,他简直想给弟弟鼓掌。他低头虚心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顾青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喜欢人家?对他好就成。莫非,你追人还想摆一张冷脸说,你已经老了,没力了,乖乖从了我,我年轻我罩着你,开心了我让你摸两把一叶之秋……”

 

孙翔被这话扎的要疯,之前干过的蠢事一件件被想了起来,他恨不得跳起来叫顾青翳闭嘴:“你你你……怎么说话的,你想气死我啊?”

 

顾青翳居然一笑:“这也是一种幽默。”

 

孙翔真是给他跪了——你的幽默太扎心了,求别改你的设定,你还是继续高冷多智吧!!

 

7

有孙翔在,顾青翳就是永远地,收拾他烂摊子的那个人。

 

在得知,孙翔忍不住跑去质问了有关叶修故友的问题,顾青翳第一时间就犯了头痛,这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打劫了孙翔的账号卡,又给了孙翔几个什么开光佛珠啊,开光金佛啊,开光翡翠观音啊,总之零零散散装了一包,都是顾家的老古董,要是被他那早死的外祖父看到,估摸着得气的跳起来,但是他也顾不了太多了。

 

叶悠身边那只鬼多可怕啊,陶轩都被吓得跑去抱了卫云的大腿,谁知道一只鬼会做出什么事儿?这只鬼根本不怕自己被暴露,那他害怕什么?什么都不怕。

 

当一个人什么都不怕的时候,那么那个人的仇人,就得小心了。

 

孙翔搞不懂为什么自己要装这些玩意,顾青翳的理由是,孙翔对别人的亡友不敬,合该帮人家多念几句佛,孙翔还想说什么,被顾青翳轻飘飘一眼堵回去。孙翔并不傻,他觉得弟弟有事儿瞒着自己,去找姨妈告状,结果姨妈抚摸着他的狗头笑而不语,说,你弟弟想告诉你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孙翔随即被埋胸,只好闭嘴,任由弟弟左右手不协调地在那儿捣鼓自己的账号卡。

 

8

顾青翳在孙翔的床前放了一碗面,语气平淡。

 

“你吃,还是不吃?”

 

没有什么比发现心上人醒了,回家却被告知蠢哥睡不好吃不香更烦躁的事儿了。淡定如顾青翳,偶尔也会想,他上辈子一定欠了这哥哥很多债。

 

孙翔难得没精神,憔悴万分,他看了顾青翳一眼,觉得自己的话难以开口,却又觉得不得不开口。最后,他说:“我告诉你个事儿,我觉得吧,那天的叶悠……”

 

“是鬼。”顾青翳打断他的话,“男鬼,死了快十年,是苏沐橙的哥哥,叫苏沐秋,叶修的老朋友,这事儿我知道,叶悠知道,你猜的大概都是对的,所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没说话就过来吃面。”

 

孙翔日思夜想的一堆问题就这样被堵在了肚子里。想了想,他觉得自己还有一个问题可以问:“那叶修之前……知道吗?”

 

什么问题都不重要,就这个问题最重要。

 

顾青翳道:“他之前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别人却一清二楚,你要不要从此反省一下自己的作为,以后少掺和点麻烦事?”

 

“那,那这个苏……”孙翔说的很轻,很不愿意说出口,就好像不说出口,他想的就不是真的一样,“他和叶修……”

 

“我要说,不是,你信吗?”顾青翳冷淡地说。

 

孙翔想一想当时那个情景就被刺激的眼泪都在转悠,他背过身去,抹了一把眼睛,嚷嚷道:“你让我骗骗自己会死啊!顾青翳你再不学会温柔,小心叶悠不要你!”

 

“我骗你,事情就不是真的了吗?”顾青翳真想再叹口气,他坐下来,平静地说,“同样的,他们是那种关系,或者,叶修知道,那又有什么关系?他甚至碰不到他。”

 

孙翔把自己缩成一个球,不说话,顾青翳心想这大概就是猫科动物的习惯,一难受就把自己缩成球。

 

“你家庭美满,父母双全,前途大亮,名利双全,人缘也不错,”顾青翳道,“你却羡慕他吗?”

 

“羡慕,”孙翔轻声道,“我真想早生几年。”

 

早生几年,早点玩荣耀,早一点遇到那个人,早一点撬开那个人的心。

 

顾青翳点头:“你羡慕他,我羡慕你。”

 

“啊?”

 

顾青翳看着自己的手:“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成为一个好的荣耀职业选手,一堵墙搁在了我和叶悠面前,我却没办法。”

 

倘若有朝一日,叶悠喜欢上了别人,他符合了叶悠想要的一切要求,那自己怎么办?自己这辈子只会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已经订好了,那个人就是叶悠。

 

“可是光想这些是没有用的。”顾青翳说,“只看眼下——你为什么还呆在这里?你难道就不会去医院献献殷勤?你看护完回来就这样乖乖把位子让给了别人?”

 

人要是不会逆流而上,拼命争取,那这个人就算完了。

 

孙翔懂他的意思,他也并不想玩完,所以他捞过床头的面就吃。汤已经放干了,他也不嫌弃,刺溜刺溜地吃,还对顾青翳说:“对着你,你哪像我弟,你像我爸!”

 

不,你就是我哥,顾青翳想,如果我是你爸,我肯定操起鸡毛掸子,把你从小打正了。

 

“你当然是我哥,”顾青翳说,“就算我小学时,你给我开家长会冒充我爸,还被揭穿,你也还是我哥。”

 

孙翔忍不住咧嘴给了他一拳:“臭小子,别揭我黑历史!”

 

9

再怎么蠢,会惹麻烦,会冲动讨人嫌,顾青翳依旧记得,当年是孙翔抱着他就跑,免得他被欺负,从小到大,也是多是孙翔陪他玩,给他念书听(虽然都是童话书),开家长会时,他淡定地面对自己旁边的空位时,也是孙翔大摇大摆进来坐下,校服都没脱就一板一眼地跟老师说,我是顾青翳的家长。

 

有些事情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好笑,可是难过时,生气时想一想,却越发觉得自己生命中,这个人是重要的,这个人是不可抛弃的,把这个人抛弃了,自己的童年就被整个刨走了,就算顾青翳早就学会了靠自己,可孙翔还是时不时用一些行为告诉他,哥在罩着你。

 

顾青翳忍不住叹息,多蠢啊,这怎么就是他哥呢,说句实话,他不爱管闲事,要不是孙翔喜欢叶修,他管叶悠他哥喜欢谁呢。但是谁叫这事儿就是注定了的呢?从当年这货抱起自己就跑,对着自己的异母姐姐和亲爸嚷嚷‘他就我一个哥哥’时,有些事情就是注定了的。

 

孙翔就是顾青翳他哥,顾青翳就是他弟,这种事情,出生时就订好了,一辈子都不会变。

 

叶悠有句话说的没错——哥哥是什么,哥哥是这世界上最嫌弃你的人,偏偏他又是最罩着你的人,不论他聪明或愚蠢,他总是想当一个最照顾你的人,因为他是你哥,这点是最开始就说好了的。

 

那么作为被哥哥照顾的他们这种人,能做什么呢?

 

叶悠当时叹了口气,现在顾青翳也想长长地叹口气。

 

哥哥在前面罩着他们,弟妹在后面,也只能在哥哥自己手忙脚乱地时候,偷偷摸摸插那个欺负哥哥的人几刀咯,谁叫他们是做弟弟妹妹的呢?

 

这种事情,出生时就订好了,就算是过了一辈子,都不会变。

END

哎呀写着写着我自己突然觉得有哥哥真好www可惜我是独生女,打滚大哭。

介于大家都在询问本子进度,我来贴一下计划表:

各正版支线叶受结局 ✔

 青悠番外1✔

青悠番外2(网络暂不放出完整版)✔

孙翔班长兄弟番外✔

非支线吴叶番外(网络暂不放出完整版)✔

非正版支线卫叶结局(网络暂不放出完整版)

双花番外✔

关于本子,定金的页面依旧开着,但是提醒,并不会收到货,尾款会在我这几天完稿后定下(字数决定价格!),到时候会开一个尾款页面,到时候拍完,才算是正式开始等待本子下印啦,因为临近过年,大家零花钱比较充足,所以发货应该在过年后了。

另外你们想要什么特典给我出出主意嘛,本人选择恐惧症啊…………

评论(2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