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青悠番外之一(上)

0

什么是网瘾少年。

你还没起床她就在电脑前,你在上课她还在电脑前,等你午觉都睡醒了,她才躺下去补觉,晚上更不必提,那完全是夜猫子的天下。

你找她吃个饭她说要打boss,你找她逛个街她说有训练要做,你随时随地问她人在哪儿,她都能说她在开电脑或者干脆用游戏特效音回复你。

等你拿一堆作业过去给她补习……好嘛,一个眼神都不给你了。

1

什么是兄控?

很简单。

天塌下来都没她哥哥想吃点好的重要。

包括你。

2

那么什么是学霸呢?

学习成绩优异,作业从来都是自己加倍,一到上课比谁都来劲儿,且从不死读书,老师如果讲错了,他也必要指出来,完全不懂得什么叫“被教导”,且完完全全看不惯不爱学习的人。

同样的,一般来说,这种人,十个里面有八个,会固执不得了,而这八个里面,往往会有一个人,特别特别固执。

比如班长。

3

“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搞定你媳妇?”

孙翔正好好地享用小饼干,一听这话差点没把整个饼干卡嗓子眼里,连忙一边灌红茶一边看向被指定发言人——他弟。

班长看着正坐他对面的顾夫人,这个女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如二十一的少女,青春,水嫩,且绝对的不够委婉,调侃都写在了脸上。

孙翔的妈也坐在姐姐旁边,笑着推了她一下:“你也太委婉了。翔翔?”

“妈,别这么叫我成吗,”孙翔一脸惨不忍睹,“上次我差点被刘小别他们笑死。”

“不成,”孙母安之若素,“我记得阿翳看上的是小叶?”

“对,要不怎么说他眼光独特呢。”孙翔也来劲儿了,“我看玄!”

班长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但是孙翔看他那小眼神就知道自己被鄙视了。

虽然很想掀桌,但孙翔到底是进步了,成长了的人,他哼哼几声,忍着没做声,心里狠狠记了一笔,在这一瞬间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哼,哼哼哼,你看我到时候和叶修他们给不给你过门儿!

“快了。”班长喝了一口茶,“会成功的。”

顾夫人笑的很含蓄:“那我就等着喝媳妇茶啦。”

你尽管喝,班长想。

只要你受的了她往茶里加的三大勺糖。

4

班长一直觉得追叶悠不是个难事儿,从荣耀圈还未知道他是谁到现在哪个队都有人喊他一句班长,他一直这么肯定着,三连冠之约也被他认为是叶悠已经接受的证明,修成正果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卡擦一下,第十赛季,叶修高高兴兴地带着一群问题儿童把冠军领走,轮回三连冠看起来遥遥无期。孙翔试着去探听了一下,结果叶悠跳起来就跑,给出的答案还是no。

有点奇怪——就算是傲娇和羞涩似乎也不是这么个反应,而叶悠不是傲娇,也并不羞涩。

“你们居然到现在还不是恋人!”

这才是孙翔所震惊的,他抱着名叫羞羞的兔子,差点揪掉它一把毛:“你唬我吧!”

“那怪谁?”班长反看回去,“谁跟我打包票说轮回能来个三连冠?”

“你自己把不到妹还怪我咯!”孙翔用一种看稀奇的眼神看他身上漂亮的三色围巾,“你身上的围巾不都是她送的吗。”

“买的,”班长面无表情,“你有注意的话,就会发现苏沐橙和叶修前辈身上都有歪歪扭扭针都打错了的手织围巾。”

“……喂你这是吃的哪门子干醋。”

班长把茶杯重重放到桌子上,再次阴冷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是干醋。”他非常笃定地说,“这是我该吃的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孙翔想了想,然后一拍大腿,不太好意思地咳嗽几声,“哦,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说。”

“叶悠在上次玩国王游戏的时候,”孙翔顿了顿,“我说了你别气啊。”

班长一个眼神就告诉他让他继续。

“好吧,其实吧,是叶悠说——”孙翔慢慢从沙发上挪过去,“她有个早就失恋了的初恋。”

如此重要的信息居然在他这里被瞒的一丝不漏,班长看着孙翔,一瞬间生起了掐死他的冲动。

不,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

——那个所谓的初恋,到底是该死的,他妈的,谁?!

5

自从卫云搞得腥风血雨的那一夜之后,我总觉得自从我醒来,我和班长的关系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当然了,任何一个人,在经历了差不多算是半个生死大关的事情后,见到的第一个人,这个人睡在你床边,守着你,看护你,还喂你吃粥,你也会产生一点点想法的。

更何况这个人非常不要脸,非常邪门,他知道你的一切,谁都知道的事情和谁都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只要是关于我的,他几乎都知道,我有时候也会想——

——也许他真的喜欢我。

是,没错,告白我收到了,但是我一直没接受的打算,说实话,也许是家学渊源,我对感情的挑剔度不是一般的高,毫不羞涩的说,身为一个被宠大的人,我想要的当然是从一而终,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想当然的,那是不可能的!!!这世道,离婚都成,劈个腿算什么?我找的还是上门女婿,一个人,他可能喜欢我,但是吧,我觉得祖宗后代这等大事,他喜欢我不一定能迁就我,什么,你说分手?卧槽,看着我掏心掏肺的人和别人站一起,我化成鬼也要掐死那个贱人!

什么?你说找个身份低入赘的,不谈感情?卧槽,人又不是性冷淡生物,他总归会有真爱,有了真爱不会没有十八禁情节吧,这一不小心搞出个孩子,拿我的钱养别的女人别的孩子,说不定等我死了还要打我的孩子,哪儿那么贱的人啊?!哦对,孙翔还跟我说过班长家的黑历史,我觉得遇到班长他爹那种人,班长他娘简直是白白浪费了青春。

反正我不犯贱。

我爸给我大哥和二哥两个GAY下的最后通牒就是——搞基?可以,以后分家产没什么大份儿,靠自己工作挣,家底子给外甥,要是你们妹妹没生下三个以上(居然还不包括三,大概是怕又出GAY)的儿子,你们都得给老子乖乖回来结婚生孩子!

作为其中一个当事人,我实在是难以描述我的心情,这不知道的还当我是小心机婊,左一推右一推,轻轻松松就抢了哥哥们的家产了,还有啊,三个以上,你当我是猪啊?!我亲娘生了三是因为一胎多产啊爹!就算是遗传,我哥一胎多产的几率都比我大啊!我可是独个儿生下来的,害的我排名叫起来如此奇怪!

我真想跪下来跟我爹说,您要不老当益壮一把,给我生个弟弟,我好和上面两个哥哥当个恶霸地主叫他个长工小弟努力上进干活娶老婆。

这想头一被我哥知道我就挨了顿后脑勺打,他说:“想什么呢,你想想妈今年多少岁了,生你就不小了,再生?”

我想了想,我妈今年五十有六了,哦买噶,确实好像已经过了生育年纪了。

大哥最近还嫌我不够乱,还问我,很朴实的问我:“你到底是喜欢你那班长呢,还是不喜欢啊?”

这话搁在以前,我得诚实的摇头,搁在现在,想一想,我好像只能犹豫地点头。

一个人,他和你认识了很久,比谁都和你胃口,他知道你的所有秘密,你在他面前什么都不用保留,他虽然很凶,很霸道,却偶尔能很温柔地对待你,他还长得帅,没情债……最重要的是,他和你说,他喜欢你。

这么一个人,谁能昧着良心说,不喜欢?

再觉得不合适,我也不能睁着眼睛继续说瞎话,说我不喜欢他。

因为我大概,确实是喜欢他的。

6

“我看人小伙子长得挺帅的,你为什么不答应啊?”我偶尔和乐乐聊天时说起这事儿,他还很纳闷,“你们俩也算门当户对吧,好歹你长得不丢人,干嘛不答应?”

“不合适。”我砸吧砸吧嘴,“我觉得他呢,应该是那种,恩,放在古代都能自己成家立业,创造一代伟业大族的人,这样的人,你跟我说,他是我的,入赘我们家,就算是真心的,迟早得有龌蹉事儿。”

“我看他人品也不像有问题的啊?人家好好一学霸,都能为你去学打荣耀,我看了你哥磋磨他的几次指导赛,啧啧……这种好孩子,再不抓紧小心溜走啊。”

“你……”我真不是故意想戳他的伤疤,只是吧,“当年天时地利人和就是没告白的……是谁啊?”

耳机里传来乐乐拍桌子还气急败坏的声音:“那能一样吗!那叫天时地利人和?去你妹的!在荣耀圈里最难过的几关都被你过了,你大爷的还有什么不满意?怕早恋了被江波涛抓起来大屁股还是被周泽楷拉去做再教育?明显不可能嘛!”

荣耀圈三大难关——颜低,气小,多基佬。

感情照乐乐的意思是,我这颜值不算低,运气也超好,对象还是个男的,赶快从赶快从?哪有这么恨嫁的汉……啊呸,妹子啊!糟糕,一想起嫁人就想起天要下雨汉纸嫁人,我这思维是不是废了?

乐乐还在电脑那头很乐呵地一边乓乓杀怪一边说:“到时候我给你家女儿当干爹怎么样?你们俩生的孩子肯定很可爱!到时候我给她扎头花买小裙子怎么样?”

7

“阿悠,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要说出来啊。”

来了来了,麻蛋,我上次才跟娘娘就这件事磨叽半天,这次好不容易把一帆约出来玩吧,娘娘居然又磨叽上了。

我一眼瞥向一帆,大概是我作为师姐的眼神着实可怕,他干笑几声:“英杰,我觉得阿悠就是不太饿而已。”

高英杰担忧地看我一眼:“一帆你不知道,阿悠每次可以吃掉一盘子绿豆糕,一盘子枣泥卷,一盘子蜂窝糕,还能吃掉两串糖葫芦,喝两壶水果茶,她上次才跟我说,女人吃甜食,有另一个胃,现在还没吃午饭,我觉得她并不会‘不太饿’。”

不,我只是被闪瞎了眼,愁的吃到嘴里觉得酸而已,你说好好地出来玩,卢瀚文那厮怎么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拉着刘小别就跑,我们几个B市人居然还没他一个G市人跑的溜,真是令人叹服的识路能力,每每让我想起我的路痴属性还没拿掉,我就很想吐血。

“我就不该凑这个热闹,你们这两两凑一对,我算什么啊,电灯泡?”我愤愤地塞下一块绿豆糕。

一帆不得不替自己面红耳赤的小伙伴说话:“师姐,师姐——你又瞎说。”

我眨眨眼:“一帆,你有求于我的时候就叫我师姐,没事儿的时候就叫我阿悠……”

一帆不得不低头做求饶的样子:“师姐,师姐我错了,求师姐嘴下留情。”

我哪儿瞎说了,我这还要留情呢,你们这一个个两两并肩,哎呦,估摸着心都要甜化了,还嘴硬不是一对儿,你们要不是一对儿,王队他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们电话打到半夜?

别说人家眼瞎,人家就跟我副队一样,要不是班长给我打电话,他是万万不肯让我半夜发短信的,虽说这事儿说起来大家都嘿嘿嘿,我也不太想承认,但是道理是一样的。

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大家都是人精,谁不知道啊。

“那个,班长呢……”一帆问,“我们都以为能把你们俩一块儿约出来玩呢。”

我摊手:“人家老家在S市,又不是我的腿部挂件,我在哪儿他到哪儿。”

“可是我觉得他挺想当你的腿部挂件,”高英杰叹息,“不然你天天瞎跑,哪天一个人走丢了可怎么办。”

我:……

他说的特别认真,我也不好意思发火,只好给他六个点表示沉默。

“你和班长吵架了?”一帆问我,“不应该啊,我觉得他对你很平和啊,那天聚会咳咳,你喝醉了,还是他带你走的。”

我很严肃地看着他:“师弟,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他说他想入赘我们家,可是我觉得很亏心,总觉得他吃亏了,怎么办?”

然后我就看见一帆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写的囧。

然后我就听见娘娘在一旁很困惑地问我:“为什么你觉得他吃亏?你不喜欢他?”

我想了想,只能说:“好像是。”

好像是,喜欢的。

8

班长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一本新出的书,讲作曲的,写的还不错,他看得蛮专注,完全不顾身边的背景音不停地啰嗦。

“这位小施主,你到底有没有听贫道在说话!”啰嗦的女人没有头发,一身道装,头发也干干净净,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女人是峨眉峰女弟子,大概是被班长这态度所激怒了,女人一甩拂尘:“贫道是为了小施主好!”

原来这女人真的是个道姑。

班长这才悠悠地抬头,给了那女人一个眼神:“什么?你的废话终于结束了?”

道姑义正言辞地说了半天,结果人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差点气出问题来:“小施主可有听贫道说话?那姑娘天生八字极阴,不可为之良配!此女天就注定要青灯古佛一生,好化去前世怨念!”

青灯古佛你妹。

班长把书一合,提声:“谁放她进来的?我们家不信道,送客!”

刷刷几下,就有保镖冲了进来,捞起道姑往外拖,后者还想拯救一下,说:“施主可知她的八字?她乃——”

“阴年阴月阴时出生,对不对?”班长神色淡淡,“那又怎么样?”

道姑睁大眼睛,震惊地道:“居然还是阴时!此女每逢鬼节,必有灾祸鬼怪在旁,贫道为施主着想才苦苦相劝,施主为何如此固执?”

“那又怎么样?”班长又重复了一遍,看着道姑的眼神冷淡地好像看着一条狗,“不关你为了谁而来,都不干我事——我娶老婆关你何事?”

道姑还想说话,班长直接断了话头:“我看这位女士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把她送出去,下次守门的再让这种人进来,就不用干了。”

“是的,少爷,没问题,少爷!”保镖们点点头,立马把人拖出去了,班长点点头,不愧是从黑道抢来的员工,做事就是利索。

等人的惨叫都不见了,班长背后的房门才慢慢走出一个女人,睡衣轻飘,身材火爆,美艳的脸上都是调侃的神色:“这么疼老婆?是我儿子。”

“谁干的?”班长先问了一个问题,又说了一个肯定句:“你放进来的。”

“那是,守门的哪儿那么大胆子?不知道我最讨厌这种,口头上为人好其实就是为了占便宜的僧啊道的?我猜是你亲爹那边有点想法。”顾夫人掏出一面镜子,给自己仔细地补上艳色的口红,“要是这点定力都没有,你就没必要去入赘叶家了,敢因为这个出轨,不用我媳妇和亲家,我先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她说的轻飘柔软,她儿子却清楚亲妈并没有开玩笑,郑重地点头。

看,要不怎么说有的人天生运气好呢——有的人有那种恨不得媳妇亲自找小三给儿子的婆婆,却也有这种,为了媳妇可以打断儿子第三条腿的婆婆,不得不说,这也是女人的一种幸运啊。

9

我一回家,就接到了班长一条短信,大概是他今天心情不好,他就写了一句话。

【你初恋在哪儿?】什么鬼……等下,孙翔!!!!你个大嘴巴!!!!你怎么连这个都跟他说!!卧槽,我不要挨训啊!

我在家里地板上拿脚磨了半天,最终打算打个电话过去,好好解释一下。手机嘟了几声,就通了,然后我就心惊胆战地听见电话那头班长慢条斯理地说:“想好了没?”

虽然他不在面前,我还是点点头:“想好了。”

“那就说啊。”

“你没办法把他给咔擦的。”

“为什么?”

“因为那是我哥。”

10

哪个小女孩长大了不想嫁给自己哥哥呢?嫁到别人家就没人疼了,只有哥哥会一辈子疼自己,哥哥永远是那个能疼自己的人,不是吗?至于嫂子,那是最讨厌的了,都说哥哥有了嫂子就不会疼自己了,怎么能有嫂子呢!

虽然我觉得小孩子的这种心理略微有点‘纯洁的原罪’的变态意思,但是不得不承认,彪悍如我,小时候也曾天真地想着嫁给二哥。

那时候老头子和我妈大部分时间呆在帝都,只有还在上学的二哥带我,大概是被大哥和老头虐出了心理阴影,二哥十分疼我,作为哥哥,除了拔网线,关电闸,阻碍我玩游戏等等缺点以外,他还是相当称职的。

家里的秋千是他给我装的,每天多吃一杯的冰淇淋是他给我偷偷买的,音乐是他手把手教我启蒙的,家长会大部分时间也是他开的,我的成绩能跳级,也是他给我开小灶的缘故,他每年收到礼物时还常说,这XX东西不错,留给我玩。我小时候开家长会,S市本地的同学本来都想笑我没爸妈来参加家长会,但是我哥往那儿一站,谁不羡慕我?

我小时候就想,我有最好的哥哥,这哥哥我居然不能嫁,我好亏!!!说真的这念头我现在还有,我见过的好男人,第一个是我大哥,第二个是我二哥,第三个是沐秋哥,剩下的好男人几乎全是基佬,我真是亏死了,我是不是该谢谢老天手指缝里漏下个班长?

等我慢慢长大后,我才发现,我要嫁给哥哥这种念头,真的好傻白甜!想当年我还为此狂呲了不少厚脸皮缠着我二哥的女人,想想真是泪流满面的黑历史。

反正我是说了,对不对,我这也不算说谎,对不对?

没想到班长居然当真了,噗。

我如此这般给他解释完了以后,他沉默了一会儿,和我说:“不用你哥哥,我也疼你,疼你一辈子,我不会比你哥哥差。”

……救命,这个人突然欺负我脸皮比他薄!!!我摸摸发烫的脸,没说话,他居然还乘胜追击。

“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像我疼你一样疼你,”班长说,“你信不信?你愿不愿意信我一回?”

他的语气很轻,轻到我觉得他似乎在说耳语,然而他说的话我确实是真真切切地听见了,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

嗨,真棒,我也喜欢你?别逗了!

“另外,下个月我生日,”班长叹口气,放弃了继续说情话,说:“我期待你的礼物。”

11

顾家是商业起家,比起很多因政因军起家的人不同,他们家的家底不算厚,历史却也算悠久,顾夫人更是高层的知名人物,一个女人,比许多老家伙都要狡猾,手段还要好,因此家业发达也不算什么很奇怪的事情,上流社会也确实很尊敬这位女壮士,她的儿子过生日,接到请帖的不少,也没人敢扫她的面子。

老头子是这样评价的——这是个有本事,聪明又不自作聪明的女人,结论,要我向这位女壮士好好学习。

我不太好意识说我看上人家儿子了,于是磨磨唧唧地给他打完报告就去挑衣服,挑来挑去没个准头,最好只好打电话给邹远求救,问他给人过生日穿什么好看,还拍了一张试衣间的照片给他看。

别看邹远这个人平时不出彩,其实人家审美可好了,据说之前是准美术生,进了训练营才作罢,人家是天生的眼光好,没法比啊。

邹远想了想,问我:“小叶,你这是要去约会吗?”

我:……咱能不说瞎话吗。

邹远很贴心地没有再提,问我有没有红裙子,红裙子喜庆,说我皮肤白,穿红的好看,长得不娇气,压得住,又挑了件白色坎肩,挑了件金色的胸针,我仔细一看就囧了,这是我同桌大前年送的礼物,一枚金质的荣耀logo。

我最后把大哥送的发卡别了上去,照照镜子觉得自己还是长得不算丑的,恩,大哥真贴心,这发卡主体嵌的宝石,看起来蛮高端,我妈绝不会又训我了,大哥最好了。

最后我还挑了一条轮回限量版的银项链,迷你的碎霜,可难抢了,当年我只抢到了荒火,这还是我进了轮回后走后门买的!

看看,这才是荣耀迷该有的打扮!我照照镜子,觉得自己特别神气!希望今天见到了班长,他能夸我几句,不,一句,就一句!

“你要换多长时间的衣服?”大哥敲敲我试衣间的门,“叫哥哥我来给你当男伴你就把哥撂这儿了?都多长时间了?你做赛后总结怎么没这种精神劲儿?”

……嗷,我把他给忘了!

12

叶修懒洋洋地从车上下来,牵着他今天格外漂亮的妹妹,不紧不慢地走进酒店,向服务生递上帖子,服务生立马心神一震:“原来是叶小姐,叶小姐晚上好,小姐请走这边,顾少已经吩咐好了!”

进口人流有序却庞大,叶悠和叶修反而被引到了一处VIP通道,叶悠不禁感叹,原来班长家还是蛮有人脉的。VIP通道没有一个人,而且派了四位保镖保守,叶悠很奇怪:“这是什么,寿星专用通道?怎么这么清净,把守还这么严格?”

其中一个保镖开口:“回小姐的话,这是给您的专用通道。”

叶修呵呵一声:“那你们是干嘛的?”

“保护小姐不受骚扰。”

叶修:…………喂喂喂,当哥是死人啊!

叶悠倒是来了兴趣:“咦,怎么,我都那么久没在上面走动了,还有人敢跟我撕啊?”

“是少爷的生父一家,”保镖之一答道,“想走这个通道,还出言不逊,少爷怕他们骚扰小姐,就让我们受着。”敢骚扰,直接往外拖!

叶修挑眉,叶悠哦了一声,也不说别的,直接往电梯间走,结果还没到就被一个刚出电梯的人一把拉了过去:“哎呦喂祖宗,你怎么来的这么晚!都等你好久了!”

叶悠也不气,一把揪住来人的领子:“孙翔你慢点,我高跟鞋,走路慢。”

孙翔今天也一身西服,说起来也是帅气威风,看叶悠的眼神像看一只怪兽:“你不是吵吵着不爱穿吗?终于发现自己海拔不够高了?哎你这项链找老李他们勒索的吧……卧槽,等下,这个人……这是叶修!我还以为来的是你二哥!次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他转身就跑,被叶悠笑眯眯地拉住:“别,一起走啊,不要羞涩嘛。”

叶修跟着一起调戏后辈:“对,二翔啊,不要这么羞涩,来来来跟前辈一起走。”

“二翔你妹啊!嗷!叶悠你又打我!!!”孙翔碍于叶修在场没和叶悠打起来,愤愤的骂完就小声嘀咕:“我跟你说,你这次听见什么都当没听见知道吗!有些人真是有娘生没娘养……”

叶悠说:“你又犯嘴贱,小心哪天被副队听到了又要说你!”

“是真的,我就没见过那么贱的人,参加前期儿子生日宴还敢带自己的其他老婆孩子来,也不怕被打出去,他那老婆生的一女的,嘴特别贱!你要是受了委屈跟翔哥我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丢脸!”

叶悠白他一眼:“是是是,谢翔哥,翔哥是觉得我很容易受欺负是吧?”

孙翔把她上下看一眼:“你今天这样,还真像,脸上写满了特别好欺负五个字!”

“去!”

13

班长今天打扮的挺帅,挺不错,很闪瞎人眼,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几乎感觉到了一阵眩晕,果然男靠衣装和气场,看这主场给他加的点,简直是BUG。

他看到我就直接和在谈话的人说了一句抱歉,然后冲我走过来,这丫直接牵起我的手,用堪比男声优的声音跟我说:“等你很久了。”

我哥的目光直直地扎了过来,他还没有放开,居然还行了个吻手礼。

“你今天很漂亮,”他说,“是因为要来见我吗?”

……麻麻,这个人他不要脸!!!还我当年冷面寡言的班长啊!这个人,这个人他好不要脸!!谁来救救我啊喂!

内心有草泥马飞奔而过,表面我还是很平静地拿出了给班长的礼物,交给他,说了句生日快乐班长,他看了看手里的盒子,看了看我,意思是能不能拆,我摇头:“麻烦您等宴会散了再拆。”

“哎呦,可来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我还没回过味儿来,就被一对巨乳给闷住了脸,这熟悉的触感,绝对是班长的亲妈,那位女壮士啊。我挣扎着抬头一看,她居然越发漂亮了,不说是一年年轻一年,也得是活力焕发,明艳亮丽。这位女壮士放过我又去荼毒我哥,被孙翔很有牺牲意味地挡住了,我只好本着队友爱把他拽出来,叫他陪我去拿吃的,把我哥留给班长谈人生。

阿米豆腐,班长,你好自为生。

14

“诶诶,你别拿那边桌子的点心,拿个饮料也就差不多了,”孙翔阻止了我的手,非拉着我往休息区走,那边似乎是个专区,还有厨师在现做,孙翔说:“那边的食物谁都能拿,流水线做的,谁知道有没有什么鬼东西,这边仅供少数人拿取吃的,还有人守着,厨师也找了可靠的,保证干净美味。”

我有点纳闷:“这是搞宴会还是防毒大会啊,至于吗?”

孙翔居然哼了一声,跟我说:“人心险恶懂不懂!来,大口吃肉,你不是最近爱吃羊羹吗,我弟请了日本的名厨来给你做,不吃就亏了!”

说得对,不吃就亏了。

我拿着小碟子窝在沙发上幸福地吃,孙翔偶尔和其他人说说话,偶尔过来陪我聊聊天,大概他今天的任务就是陪我,我哥则一直在跟班长聊着什么,看脸色还算不错,只可惜我哥什么时候都脸色不错。

“等会跳舞不?”我拐拐孙翔,“天天都打荣耀,我舞步都生疏了,这样下去,再不练练,怕出洋相啊。”

孙翔看了我一眼,砸吧嘴:“祖宗,我才不敢和你跳舞,上次玩国王游戏也是咱俩遭殃,我弟差点把我给剐了,你还害得我撞到桌子……等,停,先别聊,你看你哥又沾花惹草!”

WTF?!这种场合他还能引菊花?我跳起来一看,哟,一水嫩嫩的姑娘在邀请我哥跳舞,说实在,这姑娘长得不错,穿着白底染青葱色的小礼服,一看就是走的婉约清新派,不过我看了一会儿,觉得都是走这风格,还是乐乐的发小林姐姐长得更好看一点。

我拉着孙翔走近了一点,发现这姑娘居然还挺能纠缠的,这可不是我二哥,是我大哥,他那水磨工夫,居然还不能把这姑娘推走。我只好踏着高跟鞋蹬蹬蹬就上去了,一把挽住我哥的胳膊:“你在干嘛啊?怎么还不来陪我?”

我哥立马懂了,朝那姑娘笑笑:“不好意思,失陪一步。”

结果这姑娘还是不死心,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好像瞪了班长一眼,搞得我很不爽,她还在继续说:“那等会我能来找你吗?”

找找找,找你妈!走小清新线还死缠烂打不看眼色,那就证明此路不通!

“阿姨,你谁啊?”我眨眨眼,欣赏了一下对方的脸色,然后看向班长:“你请的?”

班长很不给面子的说:“别人家的家眷,我怎么会认识。”

上层社会都是互通的,除了我们家这种位高权重儿女长期失踪的,基本上本家系的少爷小姐,谁和谁见了面都能叫一叫名字,班长这个说法,就说明这个姑娘是走裙带关系进来的。

那小清新果然忍不住了:“顾青翳,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是你姐姐!”

哦——我知道这是谁了,不过,我有个问题,以班长这脾气,还有这姑娘的年纪,这一家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话说啊,班长的亲爹,长子还没出来你先生了个私生女,这个真的呆胶布?虽说大家默认有钱的普通男人难免出个轨,有个把私生女私生子,可是你这样的人,怎么能这么作死?!

“原来是顾小姐。”我哥装傻,“不过呢,以前还真没见过你,小姐请见谅。”

小清新脸色涨红,很明显,她不姓顾。我戳了戳大哥:“顾个毛线,班长是独苗,谁乱说你都信,你真是智商倒退。”

按理说,听到小清新那么说,就应该回避了,再不济,像我哥那样装傻下别人面子,也就算了,也就是我,我可是出了名的不给面子,出了名的熊,我怎么能辜负那群女人暗地里给我的名声呢?

小清新含泪而逃。

啧啧,敢缠着我哥,还瞪班长,看我不撕了你的脸!我告诉你,好男人就算了,不合格的女人,想抢别人家的哥哥,小心被兄控往死里撕!

15

令人想不到的是,今天唐柔学姐也来了!学姐大概是受到队服影响,一身火红,要多漂亮有多漂亮,跟我们打招呼时还把我们惊艳了一把——知道她漂亮,不知道漂亮女人打扮起来能这么漂亮!点32个赞!

我立马说:“学姐,帮个忙,跟我哥做个伴儿吧。”免得再有女人缠上来,真是没眼色,没看到我哥浑身上下一种宅基的味儿啊!

唐柔学姐十分痛快:“行啊,师姐有令,我肯定遵守。”

“学姐饶命,求别调侃我。”我们师门关系是比较乱,被学姐这么叫,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学姐笑笑,牵着大哥的手就滑入了舞池,大哥的舞啊,我真是不好说,得亏学姐在,不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王队那样的功力的,对不对?

孙翔不甘地望着他们俩远去。班长牵住我的手:“我们去吃点东西再跳舞?”

“我有说和你跳吗?”

“别闹,”他手指挠挠我的掌心,“我知道你把自己留给我了。”

我无语望青天,突然很想问问,到底是谁撺掇班长往卫云的无耻和厚脸皮方向发展的?

TBC

卫云和班长吧,除了立场不同呢,大概也就只有年龄差了,恭喜小三,你支线走对了诶!

下一章撒点狗血,女人啊,你们的战场叫家长里短,你们的聊天叫撕逼!小三,请毫不留情地碾压!


评论(19)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