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伞修支线END(下)

9

“小宋,小宋,”叶悠趁着直播的广告时间,偷偷把队服一脱,溜进了霸图的队伍里,宋奇英连忙低头悄声问:“怎么了?”

 

“我哥之前是不是要你们来点后台操作?”叶悠看看宋奇英又看看张新杰,“这事儿是谁管的?”

“我和负责人说过了,”张新杰回头看她道,“叶修说,是他一位对荣耀很执着的老朋友,想借着这个机会圆圆职业梦,他难得求到霸图头上,经理就卖了个人情给他。”

 

“那个,那号码?”叶悠伸出手搓了搓,问的张新杰很奇怪:“你不知道?我以为你哥的事情你都知道。”

对这种暗暗指责她太爱八卦偷听的话,叶悠默默把一口老血咽下去,忍了,“没有!我知道我就不来了,我这姓氏就够招人恨了!”

 

张新杰想了想,直接指了指一个方向:“那个区,第五排,左数第三。”

 

叶悠一边暗搓搓地想你观察的真清楚,一边往那边看……然后就一个踉跄倒了下去,宋奇英被她吓得一惊,连忙扶住了她的胳膊:“你没事儿吧?”

 

谁!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班长和卫云坐到了一起!!!!左数第三个的卫云,她哥要走后门让这位失忆的来打荣耀?!!这种犹如衍生同人还是冷CP的组合放到现实,你TM在逗我!!!!

 

10

“看,叶悠又要疯掉了,”班长的态度淡定极了,他甚至还捞了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你当时就不应该弄晕她,现在谁都不知道你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这种事情,三张嘴都说不清,老鬼。”

 

苏沐秋坐在他旁边,天气不算冷,他硬是把自己穿成了个谋杀嫌疑犯,围巾口罩眼镜一样不缺,还戴了顶假发,给自己点了颗泪痣,美瞳都戴上了,略一看,确实看不出来这是卫家的大少爷,进场后因为人多,他闷闷不乐地取下了口罩,此刻回答道:“我要是料想得到后面的事情,我就不对这家伙下手了。”

 

“哦。”班长哦了一声,然后就沉默了。他本来就不太爱看这种比赛,苏沐秋找到他都是一个出人意料的事情,他坐在这里时不时瞅叶悠两眼,苏沐秋偶热的唠唠叨叨的分析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哈,叶修昨天才被围攻,这次有好多人等着打他。”

 

“恩。”

 

“小北同志昨天胆子够大,等叶修腾出手来他又要被磋磨了。”

 

“恩。”

 

“你不是挺讨厌宋奇英的?我看叶悠在那摩拳擦掌呢,就差往上跳了,估摸着小宋同志也得挨揍,叶悠可是大兄控,倒霉哟~哎哟刘皓的脸青的,不就是个排名嘛,不就是叶悠刚好高他一名嘛,啧啧,好不容易有进全明星的机会,可怜哟~”

 

……

 

“……我就不明白了,”深呼吸一口气,班长把一把爆米花塞进了苏沐秋的嘴里,眼光如刀一样剐过去,声音压低,“你有口气在这里和我七说八说,为什么不敢去和叶修前辈说一句,嗨,你好,我不小心占了卫云的身体?”

 

苏沐秋:…………

 

“你也不用说了,”班长一指大屏幕,“下去,抽到你的号码了。”

 

11

苏沐秋慢慢地走上场地,接受着其他观众们的羡慕嫉妒恨和尖叫,毕竟卫云有着一张很不错的脸,就算戴了帽子,光是露出的半张脸和身材也是值得尖叫的。他朝台下看去,大概是兄妹摆在一起比较有趣,霸图居然把轮回和兴欣的安排到了一起,叶悠自然跑去兴欣找哥哥,一大一小两张脸,挨得挺近,长得蛮像,给了观众无限的乐趣。

 

“帅哥怎么称呼?”主持人笑问。

 

“……云微(云卫)。”苏沐秋微笑着回答。

 

“那么云帅哥,你想选择的职业账号卡是?”

 

“……”苏沐秋顿了一下,下意识地朝台下看去。

 

叶修仅仅是坐在那里,不说话,胳膊上吊了一个大型挂件也纹丝不动,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欠揍,嘴角和眉头微微挑起,嘲讽力度十足,那张嘴微微张开,仿佛随时就能吐出扎人的话。

 

苏沐秋知道,这就是他的答案。

 

“……神枪手。”他对着话筒,对着数万观众,把这三个字念得清清楚楚。

 

战队区的叶悠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12

秦牧云不是杜明,并不会因为轻敌而败于对方,可是他的败落依旧是十分迅速的。一是因为他使用的是联盟提供的账号卡,装备并不是银装而只是优质的橙装,二是因为,他的对手确实有几十把刷子。

 

“他并不弱,”喻文州看了看台上的立体成像,“霸图居然有这样一位选手……但是更让我吃惊的是,他不弱,但是他的对手比他更强。”

 

本来有些风波的选手区,因为他这句话,慢慢平静了下来。这世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你不弱,但是你输了,这没什么好质疑的。

 

因为你的对手比你更强,就这么简单。

 

13

叶修走进一个员工专用通道内,这本就是供幸运玩家进操控室用的,他对霸图的场地很熟悉,顺着通道走进一道小门,打开小门就是出口通道,不过是几分钟,他就达到了他的目的。

 

就算是在霸图,叶修这种人,想要堵截一个人,还是很容易。

 

“别跑了,”叶修抱着双臂斜着眼看人,“不迷路就不错了,还跑,跑丢了我妹夫可不会去找你。”

 

被堵的人被这话噎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我难道不会去搭个的士?”

 

“看你这双Q,我还真没觉得你会。”叶修嗤笑一声,用一种大神鄙视菜鸟的眼神把人从头看到尾,“不装了?不瞒了?准备给我个交代了?哎呦喂,前辈我真是替小秦抹把泪,改天让叶悠请他吃个饭,告诉他他有多可怜,好死不死碰上你,你居然还没放水。”

 

“嘴巴还是不饶人。”被堵的苏沐秋摸摸自己的鼻子,“叶修你够了啊,时隔多年,时代在进步,放水我就输了。”

 

“没事啊,”叶修的语气里含着浓浓的嘲讽,眉尖轻挑,“反正你不是苏沐秋,你是卫大少爷嘛,谁也不会怪你打不过小秦,对不对?”

 

苏沐秋干巴巴地说:“我是死人,我不和你斗嘴皮子功夫……唉我次奥!!!你打我干嘛!”

 

叶修吹吹自己收回来的拳头,上下打量着对方:“是不是不够重?不够我再打,你再提一句死人,我再补一脚,提两句,你就等着被我妹暴打吧。”

 

苏沐秋自知理亏,知道叶修是真发脾气了,默默低头,想不说话,又觉得该说些什么,便说:“你怎么看出——哎呦你怎么又打我!!!”他捂着右脸哀嚎,“要是留下印子回去要被卫阿姨唠叨老半天!”

 

叶修又是一声嗤笑:“你不是多年以前就说我下手太轻?就我这几下,还能给你留下印子?我告诉你苏沐秋,你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我看你是没被打够——早在医院我就知道了,壳子还是卫云的壳子,卫云玩荣耀,你TM在逗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那张脸,你是什么样子,卫云是什么样子,虽然壳一样吧,别人看不出,你真觉得我看不出?”他再上下瞥了苏沐秋几眼,“没想到啊,在你心中,我就这么不可靠?”

 

“别,”苏沐秋最怕他说这种话,语气温软地道,“我是怕你接受不……”

 

叶修哦了一声:“你跟在叶悠屁股后头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说,她一年的大病小病是不是你干的?你附过她身吧?有没有干不该干的事情,看不该看的东西?”

 

苏沐秋苦笑:“你故意拿话扎我?”

 

叶修居然还点头:“是,故意的,你有意见?”

 

我类个去,看来是气狠了。苏沐秋倒吸一口凉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叶修问:“卫云呢?”

 

这个问题很是个问题——因为苏沐秋他不知道!

 

所以他只好摇摇头:“不知道,但是只能说,应该没死。”

 

叶修还是只是哦了一声,哦的苏沐秋心惊胆战。叶修想了想,说:“把手伸出来。”

 

苏沐秋抿嘴,把手放了上去,叶修嘴角带笑,左捏捏,右捏捏:“阿姨一向溺爱卫云,说说,吃了多少好东西,搞得卫云胖了这么多?唉哟,是热乎的……不是冷的啊。”

 

苏沐秋听着这调侃的话音忽然一转,一愣,再看叶修时,那抹微小带着嘲讽的笑也全然不见,那张向来欠揍的脸,此刻居然面无表情,叶修看着那只手的表情就好像在透过这玩意看另一只,想也知道他看的是哪一只。

 

叶修放开那只手,退后几步,看着苏沐秋,脸上既没有调笑也没有愤怒,只有平静和认真。

 

“我问你啊苏沐秋,”叶修道,“我在你的印象里,就是一个对别人好好好,对你冷酷无情自私自利的人?你就这么断定我和你的关系会因为这些破事儿改变?”

 

苏沐秋不说话,眼里映着叶修的身影,喉头滚动。

 

“是个老鬼有什么了不起?早就死菜了有什么了不起?”叶修深呼吸一口气,深觉自己修养不错,“当了几年鬼,一个字都不说,呦呵,一肚子牢骚全对着我妹去了,你说你,怎么想的?说一句你还在,哪怕是写,很难吗?”他说着说着,自己都觉得牙根儿痒,“很难?”

 

苏沐秋沉默了好一会,才抬起自己的双手,说:“刚开始,很难,很恨,”他的声音很轻很冰,可是对着叶修,却是很温柔的,“后来,却只是因为我觉得不需要。”

 

去你妈的不需要。叶修再度深呼吸一口气,把怒火压下去。他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卫云’,想起了那个惊魂之夜中,挡在他面前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叶悠。如果说之前的一切蛛丝马迹都是猜测的话,那么当那个‘叶悠’站在他面前时,叶修已经没有一丝疑惑了。

 

这个人是苏沐秋,他站在了自己面前,就是他这个混账,没有错,眼泪和巨大的悲伤也随之而来,把它们烧的一丝不剩的则是怒火和喜悦。

 

这世界本来就是这么奇怪,再多的谜团和隐瞒,就算堆成了山也抵不过以一个人的第六感,而人呢,也是这么一个奇怪的玩意,快乐是很容易的,可越是爱着一个人,越是容易伤感和大动肝火。

 

“沐秋,”叶修一字一句地说,“我呢,有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自己瞎,有时候也容忍一些人把我当傻瓜,因为我不在乎,哥哥我不在乎,伤心就伤心吧,过去就好了呗,但是——”他把手重重地锤在苏沐秋胸口,“——这个人,不能是你。”

 

苏沐秋看了他一会,道:“我哪有。”

 

“你有,”叶修道,“就好比今天,你连放水都没放,还溜,难道说你要跟我说,你知道我会追上来?”

 

苏沐秋又不说话了。

 

“破绽那么多,你从来都不打算说,做鬼做到你这个地步还要把自己藏起来,你也不打算说,如果不是我自己猜,你也不打算告诉我,你是不是苏沐秋……懦夫。”叶修说着,又举起了拳头,苏沐秋闭上了眼,感受着拳风从自己耳边划过……然后回到了肩膀上。

 

然后那只拳头便轻轻地捶在了他的心口处。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叶修慢慢露出的笑容。那笑容对现在的他来说何其珍贵,就好像多天的阴雨连绵里露出的第一丝微阳,多年未见的尘埃故居中仍旧焕发生机的一颗绿藤,又可爱又耀眼。

 

然后他就听见叶修轻声对他说:“但是,该说的也还是得说,欢迎回来啊,苏懦夫。”

 

苏沐秋笑笑,握住那只拳头,轻轻地,珍爱地将它的手指掰开,然后放在唇边,吻了吻,即使笑的比哭还难看,终究是笑了。

 

他心想,别对我笑,别对我哭,叶修,你一笑一哭,都是一记高效的杜冷丁。

 

本来已经打算朝毫无光芒的黑暗狂奔,你却硬生生给我止住痛,在我面前晃悠着一针安乐死,要我继续向往着那个温暖又熟悉的,充满希望的团圆梦,让我继续忍耐着,忍耐着这无尽的痛。

 

但是他又怎么会拒绝叶修呢?名为苏沐秋的为数不多的人生里,前半生只爱着妹妹沐橙,后来的朋友再多,压在一起也比不上突然闯入他人生的叶修的一根手指头。

 

他拒绝谁也不会拒绝叶修,所以当那个夜晚叶修对‘叶悠’说,活下来和我说话时,苏沐秋下意识地想活下来,而现在,叶修用‘欢迎回来’暗示他,你欠我一句话,你要还我,那么苏沐秋就笑笑,把那句话还给了他。

 

“好歹是笑了,还不快动动嘴皮子,一句话留了十年,该收个尾了。”叶修就着手一戳他的脸,冷酷和嘲讽一扫而空。

 

“是是是,”苏沐秋叹口气,终究点点头,牵着他的手,笑着道,“——我回来了,叶修。”

 

“欢迎回来。”叶修忍不住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地忍耐着自己绷不住的泪腺,笑道。

 

这一句‘欢迎回来’,他硬生生欠了十年,当年苏沐秋说出去一下,从此之后再也没回来。

 

还好,该回来的人,还是回来了,不论他是鬼还是人,叶修终究是等到了。

 

等到了那句‘我回来了’,和一个活生生的,紧紧的拥抱。

 

14

叶悠被戴妍琦等人灌得头脑都快不清醒了,才被班长握着一只手拖回来,留下一堆被学霸气场震傻的网瘾少年少女只恨自己不透明,只恨自己手贱,围起来给叶悠灌酒。

 

所以苏沐秋见到的就是一个极其不清醒的叶悠。怎么个不清醒法呢?她坐在那里,看着苏沐秋,看了半天,一巴掌扇了过去,苏沐秋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痛的发愣。

班长伸出五根手指,晃了晃:“五的平方是几?命运交响曲是谁写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游戏什么时候上市?”

 

叶悠回答:“25,贝多芬,下个月第一个星期五。”

 

班长放下那个巴掌:“还算清醒。”

 

苏沐秋问:“那她扇我干嘛?!”

 

叶修道:“呵呵,你该扇。”在得知班长知道这件事居然是更早以前,叶修卷卷袖子就又给了苏沐秋一顿好揍。

 

苏沐秋委屈地看向自己妹妹,苏沐橙也笑笑,脸上哭肿的眼圈还没消:“哥,你活该。”

 

苏沐秋:………………

 

15

叶悠被班长灌下了一杯浓茶,神智终于算得上清醒了,但是她第一时间就又扇了苏沐秋一巴掌,问:“装的好玩吗?”

 

苏沐秋知道这小祖宗脾气比叶修还要大,赶紧摇头:“我是被逼的!我是无奈的!求妹妹饶哥哥一命!”

 

叶悠翘起二郎腿:“好,那你告诉我一件事。”

 

苏沐秋点头:“行。”

 

“当年你的死,”说到死,叶悠牙根都咬痛了,目光灼灼,“是意外,还是他杀。”

 

所有人都沉默了。意外就是意外,不用解释,如果是他杀,那么这个‘他’是哪个‘他’,为什么要杀,似乎显而易见——壳子还被苏沐秋套着呢。

 

苏沐秋先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后来一想,明白了,噗嗤一声笑出来,揉揉叶悠的头:“你想太多了。当年确实是我不走心,那个司机又喝了点小酒,那个老街区当年路上的红绿灯也不太灵光,没有什么他杀,真的是意外。”

 

苏沐橙闭上眼睛,在喉咙里发出一声抽泣,叶修不说话,脸上表情淡淡,班长低着头给叶悠编辫子玩,后者没发现自己头发惨遭毒手,吐出长长一口气,想了半天,才说话。

 

“那就算了。”叶悠低声说,“但是问题也来了。”

 

“什么问题?”叶修道。

 

“我知道卫云在哪里。”叶悠一说这话,除了班长以外的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她,她一跺脚,“所以我才说,问题来了!!一,这特么要怎么把他塞回去?!二,把他塞回去了,这杀千刀的老鬼怎么办!”

 

“说重点。”叶修瞪了叶悠一眼,叶悠才说:“哥你住院的时候不是有个叫团团的小男孩来找你玩?还死活都拖不走?班长上次给我带书看,我的妈,那本数学教辅书我看半天才看完,他在旁边看我做题,看着看着问我答案是不是3,我一算,真的是3 !后来我捞了一本一本德文书读给他听,他居然嫌我发音不准!最后是他读给我听的!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却说不上来,最后我一鼓作气拿了把小提琴来,他虽然拿不动,姿势是对的!算算日期,他从植物人恢复正常的那一天,正好是卫云‘失忆’的那一天。”

 

说到最后她摊开手:“我觉得是他,不是他的话,那我也没办法,那也只好让老……沐秋哥继续住着了。”

 

16

这天晚上谁都没能睡着,叶悠把班长轰去孙翔那儿后,兄妹四个谁都不愿意离开,干脆把双人床拼成了一张,四个人一起挤上面,叶悠和苏沐橙都很贴心地睡在了一床被窝里,留苏沐秋和叶修睡在一起头碰头脚碰脚。

 

只可惜酒店里没有可以盖住四个人的被子。

 

“如果我说,当年是他杀,你会怎么办?”苏沐秋问被搂在苏沐橙怀里的叶悠,小姑娘哼了一声:“没怎么办,什么都不干。”

 

但是看那意思,团团可能是卫云的那件事儿,她也就不准备说了。

 

17

到凌晨三点的时候,苏沐橙醒着,叶悠却支支吾吾陷入了梦境,梦话叽里咕噜的,听起来挺可爱,苏沐橙摸着她的脑袋,默默听着两个哥哥浅浅的呼吸声。她像以前做小姑娘的时候一样把自己缩起来,把叶悠包在自己怀里,就像以前哥哥和叶修抱着她一样。

 

她一向是最乖巧的女孩儿,哥哥们的心肝宝贝,然而就是这么个心肝宝贝,今天也又哭又叫地拿拳头开始砸人,砸到最后也只剩下哭,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一句话也指责不出来。

 

做鬼并不好,谁都能猜到。不能吃,不能喝,手上没有触感,嘴上没有味觉,穿墙而过,上天入地,世界上所有的法则都把鬼魂给遗忘了,他明明在这世界上,却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话,也没有任何痕迹表示他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这个人,这抹魂,到底算什么呢?

 

如果真是他杀就好了,这样至少恨意还有宣泄的地方,这样苏沐橙还能自私地哄哄自己,哥哥住在卫云身体里没问题,这是一报还一报,可是事实就是,那只是个意外,卫云虽然嘴上刻毒,当年和现在却也没有那么丧心病狂。

 

如果说那是天意,苏沐橙简直想冲天喊一声苍天不公,叶修和和哥哥才该是荣耀第一搭档,嘉世的那些事情根本不会发生!!就算两个人都到了年纪,邱非也好叶悠也好,谁都可以继承一叶之秋,就算是孙翔她也没意见!可是她哥哥就这样在梦想刚刚要实现的时候折在了一场车祸里!

 

都说天妒英才,不过如是!可是,那个英才为什么要是她哥哥?

 

苏沐橙把叶悠又抱紧了一点,看着哥哥的背后,她突然就很羡慕叶悠遇鬼就病的体质,纵使叶悠老嫌这体质给自己添了很多麻烦——

 

——可是它终究能告诉叶悠,苏沐秋还在这个世上啊。

 

18

全明星过后,兄妹四个一下飞机来到了之前的医院,来看叶悠那个,与其说是观察推测,不如说是第六感的结论,到底准不准。

团团依旧住在以前那个病房里,接受医院的调养,还好他们来的早,再晚来一点,团团就要出院了。

 

苏沐秋远远一看这孩子就知道,叶悠神准的第六感,这次也没错,并不是他学识渊博,而是光是走到房门外头,他就觉得自己不太能调动这具身体了。

 

苏沐橙一直在看他的表情,一看他不对劲,苏沐橙脸上的血色也慢慢退了下去,揪住了苏沐秋的衣角,下意识地说:“别走。”

“沐橙……”

“就一下,”苏沐橙咬着下唇快要咬出血,一路拉着他飞奔,远离人群,远离那个病房,气喘吁吁也不停下,“就等一下,好不好,我还有好多话没有和哥哥说,叶修还有好多话没有和哥哥说,哥哥你就等一下,好不好!”

 

“别这么着急行不行?”叶悠抓住了他的另一边袖子,脸色极其难看,“你……”

 

她想说你之前就不剩什么底子了,没身体会不会直接消散?可是看着站在一边此刻居然一句话也不说的叶修,这话能说吗?!

 

终于到了一个僻静地方,苏沐橙才停下来,看着苏沐秋眼泪就往下掉,做了再好的心理准备,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等于是再一次送他去死,什么心理准备都得崩溃。

 

“事到如今,哥呢,也不好说点别的,”叶修把气喘匀了后,轻轻地捶了下苏沐秋的肩膀,“你还记得我对卫云说过什么吗?”

 

苏沐秋反问:“你知道为什么卫云的魂魄会出体吗?因为他被小鬼啃了一部分灵魂。”

 

叶修道:“你干的。”

 

苏沐秋笑笑:“当然是我干的,我干过的坏事还不止一件,不止对卫云一个人,从一只鬼的角度来说,我算得上做了好多违规的坏事。”

 

“你现在那么多话,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要升天了?”叶修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他心想这特么是什么,止痛剂,麻醉药,还是安乐死?这老鬼到事到临头还要作把死,叶修都没办法理解他的思维,“是不是世上没有人记得你,没有人惦记你你就高兴了?”

 

苏沐秋慢慢地摇摇头:“怎么会啊?”他轻轻地撩起苏沐橙的头发,又放下,“我希望不管别人怎么样,只有你们,就算忘记了别人,也不要忘记我,忘记了我就是在用刀剐我的心脏,别人可以忘记,只有你们不可以。”

 

他把妹妹抱在怀里拍拍,“可是呢,如果记着,记得太痛苦,剐我的心就剐我吧。”

 

叶修闭上眼睛又睁开,把哭得打嗝的叶悠搂在怀里拍拍,才说话。

“哥对卫云说过——有些人,对哥来说,就是这样,犯了再多的错,改变了再多,无论如何,”叶修道,“我都深爱着他们。你懂吗?他们杀人我帮着毁尸灭迹的那种————你应该一字不漏的,都听到了吧。”叶修看着苏沐秋,看着那张卫云的脸,四平八稳的面具此刻一点点被撕了下来,声音里带着颤抖,“所以不要觉得你作恶多端我就会忘的一干二净!你懂吗?”

不要怕我厌恶你,不要怕我恨你,不要因为这些破事儿就要走,就要再次离开。我早就说过,我喜欢你,我中意你,我爱你。

苏沐秋,我爱你,我现在和你说,你懂吗?

“……先说爱的人,”苏沐秋颤着音,微笑着回答,“可不就是我吗?那不是托梦啊,只是身为一个懦夫的我……找的借口。”

【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只希望你能好。】

【因为我爱你。】

所以现在站在叶修对面,苏沐秋说:“我懂的。”

然后他的身体,就慢慢地向后倒了下去,叶修下意识伸手去抓,最后却什么也没抓到。

直到最后,苏沐秋依旧没有明白地回答他,也没有给过他一个吻。

19

“哥?哥!!哥你醒醒!!!”苏沐橙终于嚎啕了起来,抓着那具身体前摇后晃,甚至忍不住玉手一拍,就开始扇巴掌,“哥!”

叶悠看出了一点苗头,沉默地上前,掏出一瓶清凉油,抹在手上,往苏沐橙怀里的人的人中上揉按了一会儿,男人才悠悠转醒。

“……叶修?”他就好像刚刚出生的孩子,懵懂地朝叶修看过去,叶修慢慢地露出一个笑,道:“卫云。”

“我……嘶!”被苏沐橙一把丢在地上,卫云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看着女人哭着跑走的背影,百思不解,“她是谁?”

叶修没有回答他,而是牵起妹妹的手:“你的看法是什么?”

叶悠抬起自己惨淡的一张脸,轻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心愿已了,投胎去了。”

“是吗?”叶修点点头,“那记下这个日子,好歹纠缠了大半辈子,哥活的长点,说不定还有缘分见到他。希望他再投胎,投胎到一个家庭富足,圆圆满满的家庭吧。”

说着,他牵着叶悠的手,不顾卫云若有所思的视线,慢慢地往外走,叶悠握着那只手,只觉得满手冷汗,又冰又黏,哥哥的眼睛像是干枯了的树木,了无生机。

“喂————叶修!!!!”

兄妹俩愣住了。男孩的声音又轻又脆,从天而降,带着一种狂喜。

“看这里!!这里!!!抬头啊你们俩!!!”

生机又有了。叶悠下意识地心想,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叶修也慢慢抬了起来,今日天气正好,满满的天光照亮了他的眼瞳。

医院的三楼,一个不大不小的窗口上,小名团团的男孩正在不停地挥手:“上来,快上来!”

叶修愣了,然后他立马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把抱起妹妹,直接就往医院后门冲,团团住在哪里他们刚刚才去过,熟门熟路,但是叶修却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路了。

叶悠只觉得自己被哥哥抱着一路狂奔,狂奔过大厅,楼梯,走廊,一路上多少人以为他们是疯子,但体力废的叶修此刻一秒都没停,直到跑到男孩的病房门前,推门而入。

蹭蹭蹭几步,叶悠就觉得自己身上也是一重,我次奥,他居然直接往上扑!!!

这次扑上来的人比任何人都不含糊。叶修还没喘口气,看到男孩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就开始往这边跑,就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所有的体力都消耗殆尽,所有的氧气都被制住,如果这是一场救他的人工呼吸,那么叶修宁愿把所有的氧气都还回去了,换一个能让他心里的猜想成真的机会。

“叶修,”男孩一个跳跃扑在了他的身上,说,“叶修——”

他这次再没含糊,把自己小小的唇落在叶修的唇上,用还不够尖锐的虎牙磨蹭着叶修的唇瓣,舌尖舔舐着被他咬破的伤口,吸允着叶修的血,就好像他是吸血鬼,舔了这抹血他就能够活过来。

事实上他也确实是活过来了。

“叶修,”他依依不舍的放开叶修的唇,“叶修,我不会走了,我可以留下来了!!我可以打荣耀了,可以亲你了,以后——”

叶修道:“……你先下来!!!!哥要抱不住了!!!要倒了要倒了……不要扒脖子!”

叶悠下地就溜:“…………我什么都没看见,请继续把我当空气!!”

叶修喘完了气,看着面前身高不足自己胸口的男孩,伸出自己的手。

“现在你还要我忘记你吗,苏大神?”

“千万别啊,叶大神,”苏沐秋笑容都快咧到耳根子去了,“我还打算和你过一辈子呢,你把我忘了,重新追可是很麻烦的,追你这种人更麻烦。”

叶修没想到他如此不知羞耻,哦了一声:“可是你不是不……”

苏沐秋跳起来堵住了他的嘴,堵完一抹嘴,喜滋滋地说:“叶修,我喜欢你。”

“恩。”

“我爱你。”

“恩。”

“和我过一辈子。”

“……不然呢?”

“不然我生生世世都不放过你!”苏沐秋大笑了起来,“现在你把手伸出来,我可不会放了!”

“好的啊。”叶修抱着他,笑笑,“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可别放手啊。”

放?放个球!

十年才迎来了这不像样的真正的重逢,打死也不会放啊!!!

20

再去轮回探监啊呸,探望的时候,班长就得知了后续,深感世界之奇妙,以及苏沐秋之二逼。

“所以说,”班长说,“他早就转世了,就是那个叫团团的,因为执念太重所以意识部分才一直当阿飘,执念散了回去了就好了?团团是植物人也是因为他的意识部分一直没跟着转世?”

叶悠和他躲在角落里说悄悄话:“你也觉得扯是吧?我也觉得扯,可是大概就是这样,他说也许还是要折寿,但是总比魂飞魄散好,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他还挺乐呵,说以后和我哥一起那什么,再一起投胎,被我哥暴揍一顿,拿了鸡毛掸子直接家暴,啧啧~”

“他现在人呢?”班长问。

“上学呢。”叶悠说到这个就乐,“他现在的父母送他进了名校,学的东西特别多,沐秋哥啊……很有几门及格线垂危,前几天考完试还要沐橙姐给他开家长会!沐橙姐老惯着他,多给他小零食当上课零嘴,他活活胖一圈!正太的样子很萌啊!我看他得多喝牛奶,这个子想压我哥,难咯!”

“幸灾乐祸。”班长看了叶悠一眼,“什么时候让我围观一下。”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不科学的转世,他的三观碎了后已经补得差不多了,现在还要再补一点。

叶悠乐的卖哥:“好啊好啊,是得看看,你说我们怎么没发现呢,团团其实长得和沐秋哥挺像的,就是还没长开,沐秋哥比他还黑一点。”

“家庭条件所致。”班长说,“现在这破事儿完了,你就没借口生病逃作业和练习了,对不对?”

叶悠:…………救命!!你怎么还记着作业!

END

听着《loveless world》写伞修,心情真是酸爽啊……这结局很掰,但是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所想的结局只有这个!!!鬼魂终究是要投胎的!但是投胎也是有技术的!折寿就是没喝孟婆汤的代价,如果伞哥知道自己早就投胎了,大概就不会这么作死了。这条支线达成的很难,如果说是游戏,分支点就在小鬼啃卫云那里,如果卫云没有摔那一跤把魂魄摔出去,伞哥已经因为支付代价灰飞烟灭了,团团就得继续做植物人。

想把魂魄摔出去,可能性比较小,这就是分支点,达成了这个条件,就成就了这个支线。

都说有因有果,卫云在团团身体里住了好久就是因为这个‘因’。

终于写完所有结局了!接下来就剩青悠,吴叶,卫叶了,副CP我会看着交代一点,不过毕竟是all叶,不打算给太多的篇幅,恩,朝着完稿努力!

愿伞修千百世和和美美!!!

PS:给你们跪了,团团在结局章出现过你们还猜了半天你们忘了吗!

评论(25)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