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双叶支线END(下)

05

我有点无语地看着坐在我床边的人。


“我说,娘娘,”他那表情,搞得我觉得他才是被打的那一个,“被打的是我吧?不小心把脚扭了的是我吧?现在抬不起胳膊的是我吧?怎么你比我还难受呢,你这叫我怎么好跟一帆交代,好歹是我小师弟……哎呦!”


“说什么呢。”我哥吹吹自己的拳头,就好像它有多厉害似的,“人家小朋友好心来看你,你这样对人家,小心一帆找你JJC。”


不,一帆那么乖,他才不会呢。


“对,但是老王会,因为你欺负他儿子。”说完,大哥啃了一口从我桌子上顺来的苹果,慢悠悠地走了。


我:…………


06

“阿悠,”高英杰用一副很担忧的表情看着我,“下次我们不这样了,好吗?”


“不哪样啊?”我不得不囧着一张脸,高英杰你的语气好像哄我去吃糖的怪蜀黍你造吗!


“以身试险,”高英杰看了看我的胳膊,“你是女孩子,不要老是冲在最前面,好吗?有时候,你可以走走女孩子的路,别老是用粗暴的方法去解决问题。”


“比如?”


高英杰想了想:“你可以嘴巴甜一点,抱着你爸爸的大腿或者手,低个头,我想你爸爸肯定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了。”


我哦了一声:“原来你是这样避免家暴的?”


高英杰:…………并不是!!!


他沉默了,从旁边拿了个苹果,慢慢地拿小刀削,要我说,到底是王队的眼珠子,德智体美他是全了,有时候看着这种人我都会想,为何世界上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呢?


我不得不有话找话说:“王队怎么让你来了?”


高英杰看了我一眼:“队长说,目标太大,让我来表示慰问。”


慰问什么?挨打啊还是出柜啊?


“阿悠,这栋房子是……”高英杰看看我们所在的房间,“这栋房子,应该不是你家的产业吧?”


我瞪他:“我看上去有那么蠢吗?往连钟叔都有钥匙的自己家的房子跑?这又不是去别墅度个假!”


“你是够蠢的。”


……


“……班长,你可以走门吗?”我一边安抚着被吓到QAQ的高英杰,一边看着房子的主人。


班长面无表情地说:“放开。”


“啊?”


“我在和你手里的网瘾少年说话。”


我:…………


07

我默默地看着高英杰光速离开的背影,很想问问班长……算了我知道是白问的,要是这房子里没他的一只眼睛在看着,我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谁知道这家伙居然早早和大哥勾搭成奸啊呸,狼狈为奸!我们一出门就有车子接,除了钟伯放水开了大门,绝对还有大哥绝对要时刻准备跑路的考虑!跑到门外三步就有出租车,大哥还说是凑巧,你哄鬼呢,出租车上会有车载冰箱?我哥犹豫都不犹豫一下就拿来给我敷被抽伤的腿啊喂!


不过,大哥那五分钟内真是神勇无比,扛着我拉着二哥就跑,二哥刚开始还懵逼了半天,等我哥开始体力不支,他才恍然大悟地把我接了过去,转而拉着大哥跑,要我说,不说双Q,他这心理素质确实有问题,真不知道是不是大哥样样都太好的缘故——唉,有时候有个太好的哥哥,也会惆怅啊。


“手还抬不起来?”班长从阳台上下来,翻进屋里,手里提了个我很眼熟的食盒——我觉得吧,这食盒大概已经成我专用的了。


班长虽然瘫着一张脸,气势却没少——我说,这是生哪门子气呢。


“手。”他的手掌冲我向上翻。


我很努力地把手放到被子以外,老头的手劲儿很大,后遗症比想象中的还要重,被抽的地方留了印子且不说,肌肉的痛感这一两天的还下不去,班长刚刚看到我的时候直接瞪着眼睛把我胳膊左看看右看看,要不是大哥一声咳嗽,我简直觉得他要把我肩膀也看看——以脱衣服的方式,搞得我还有点小惊恐。


说实话,那眼神,很像‘艾玛发现肉好像缺斤少两了,很想把肉仔细切开看看’的买肉人。


“你又在想什么。”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于外露,班长不快地问我。


我实话实说:“我不好吃。”


班长道:“吃了才知道好不好吃。”


大哥的身影突然从门外一闪而过(他到底在干嘛呢):“没熟,不给吃。”


我:“……卧槽!什么意思?”


“你不用知道,”班长把我的手拉过来,手指在伤痕上面一摁,语气里似乎还有点惊叹,有点不善,但还是掏出一盒药,慢慢给我擦了上去,:“鸡毛掸子打得怎么这么重!!!”


“老头子手段非人,据说爷爷当年打他,能把他打得三个月起不来床。”我瘪嘴,“咱能不看了吗?有啥好看的?我爸抽我还算轻的了!”


班长抬头看了我一眼,手指在伤口上狠狠一摁!我擦你和我有什么仇!!


“值得吗?”他的表情告诉我,他很想骂我一顿,“早就有所耳闻,叶家叔叔,越老,脾气越暴躁。”


“如果孙翔挨打,只要你去了就能打轻点儿,你去吗?”我反问他。


班长冷笑一声:“阿姨那么疼他,姨父要是敢动他一根手指头,那倒好了。”


我:………………


08

叶秋静静地看着叶悠的房门口,一句话都没说,直到叶修拿着一杯热水回房间,问他:“看什么呢——哦,小三啊,怎么,后悔了?”


叶秋抿嘴:“……后悔也没用,不挺下去,这打就白挨了。”


他说的这么果决,叶修倒是对他另眼相看了:“哎呦,没想到啊,发个烧你就这么有哥的杀伐果决之风了,都知道说这种话了,有所成长啊你。”


叶秋无力跟他吵嘴,干巴巴地说:“带她到大的是我不是你!”


长兄幼妹,又是叶秋亲手从小养到大的,从还不会叫声哥哥到现在她都会为他挨打了,其中付出了多少得到了多少并不是‘岁月匆匆’四个字可以包含的,叶秋自问要是让他真的下狠劲儿打叶悠一下,他自己都觉得疼,叶秋当年还愤愤,小没良心的,养了她这么多年,看见荣耀就跑了!跑的倒是爽快!这哪里是带妹妹,分明是带大了个不孝女!


然而‘不孝女’却替他挨了好几下打,抱着她的时候叶秋看着那个伤口都觉得心被愧疚扎的滴血,再看看叶修,一坐到车上就瘫了,就好像刚才已经用完了他一辈子的劲儿似的,再想想刚才叶爸打得,叶修替他挨得那一巴掌,叶秋觉得自己的心被扎了后又被狠狠地戳了好大一下。


放弃的话,求饶的话其实都在心里转悠,可是放弃的话会怎么样?本来就和叶修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现在要自己转过去,和叶修背靠背,怎么走都走不到一起?!


叶秋一想这个结果就气的喘不过气,凭什么啊?!!!


“哥,”叶秋说道,“也许当年离家出走的是我,你就明白我当年的感受了。”


“恩?”叶修挑眉。


“双胞胎,也许真的有些奇妙。”叶秋的眼睛盯在了叶悠身上,心神却定在了叶修身上,“你还记不记得,钟叔说,我们小时候,一旦分开,就会一起哭。”


“你哭了?”


“没有。”叶秋道,“但是我确实很伤心,慢慢地,我又发现,我不仅伤心,我还痛心。”


——心头好像被剐去了一大块,什么也补不上,心头血慢慢滴,就算随着时间它会慢慢长好,可是伤疤永久不灭。


想当年叶秋的同学还笑着开玩笑问,心上人,心上人,为什么恋人要叫做心上人呢?


——那当然是因为,人的一颗心都给了所爱的那个人,那个人占有了好大一部分的心神,一旦没了心上人,心也就跟着没了啊。


心不在,人可存?


09

叶修是在一阵躁动中清醒过来的,热,非常地热,叶修觉得这得亏是冬天,不然他得给烧熟了。


“叶秋?”他轻声地问着身后的弟弟,手小心地伸向后方,推了推把胸都摁到自己背后的人,“你揣了个大火炉呢?!怎么这么热?脚又跑哥这边……来……”他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叶秋一句话都没说,叶修背着他还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手却被叶秋一把捉住,引向了那个男人身上最烫的地方,那个地方像是充电完毕一样,不复睡前的瘫软,硬邦邦又滚烫着,叶秋的手握着哥哥的手,急切地用那只堪称艺术品的手抚摸着那里。


卧槽尼玛。


叶修暗骂一声,空着的那只手趁叶秋不备直捣额头,果然额头也是滚烫的!!!叶修心想你这是几岁的毛病了,怎么过了十几年还没好!!!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发愁一受惊就要发会儿烧,怎么这次还连带发情?!


“哥,”叶秋的嘴唇蹭着叶修的耳后,又亲昵又委屈,“安慰我。”


“你几岁了……”叶修白着张脸想把自己的手抽回去,叶秋的力气虽不大,却也比他大,他死活抽不回来,“我去找点药,等哥哥回来啊,乖?”


“你不疼我了,”叶修转头时,就看见叶秋拿一双泛着光的眼睛瞅着他,“你以前明明都会安慰我的,现在你只会安慰叶悠了,就把我丢到一边了,你不爱我了。”


叶修忍不住抗议:“你哥我安慰你的方式,就算让我做,我也不能拿去安慰叶悠!硬件不对!”


叶秋说:“那你就安慰我。”


叶修:…………


“哥,”叶秋的声音听上去就要哭,叶修还没来得及抵抗,就被他压了下来,嘴唇直接在叶修的脸上乱蹭,“我做了个噩梦,安慰我,我想你,我想你,我……”


叶修停止了抵抗。


吻直直落了下来。


上一次,叶秋想要吻他,被他躲开了,这一次,他想躲,却没能够躲开。


因为这个吻实在是太绝望了。


“哥,你为什么选择和我一起走?”在叶秋越来越往下的亲吻中,叶修听见他这样问。


这问题多新鲜。


“因为我们在私奔,”叶修喘着气骂,“加个后缀,I,N,G……次奥你别用牙咬!”


10

第二天的清晨,终于把脚养好的叶悠踹开了两个哥哥的房门,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两个滚成一团窝在被子里的人。


她冲自己终于清醒了,退烧了,脸红了的二哥露出一个微笑。


“昨晚过得好吗?烧退了没?”


叶秋抽抽嘴角:“你……什么意思?”


“过得好,退烧了,可以挨打了。”叶悠举举手里的马鞭,“我为了抑制我的暴躁,跑到隔壁的马场溜了一圈才回来——想象一下,你在养伤,我被人给办了?”


叶秋刚刚想张开的嘴闭上了。


“我不会开抽的,我手劲儿太大,会把你抽坏。”叶悠笑眯眯地晃了一下马鞭,“过来——穿上裤子后过来。”


11

“小悠,你在干什么?”姑姑很苦恼地看着我,“这样绑着你哥作甚?”


我瞅了眼被我用马鞭捆地结结实实拖过来的二哥,心里无限地暗爽着——从小都是他教训我,打我手板子,现在风水轮流转,换我捆他了!


一抽马鞭,二哥就滚到了沙发上,眼睛瞪着我,又连忙正襟危坐,询问地看着姑姑,显然,姑姑并不是一个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姑姑跑去求咱爸了。”我言简意赅地说。


其实班长和钟叔给我的消息是——姑姑抱着我爸的手臂,嗓子都快跟她儿子一样哭哑了,楼大少哄都哄不过来——你说回娘家哭就哭,怎么还抱着楼二少呢——据说还有经典台词出现,显得我爸我妈特别冷酷。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打他们,这是要我的命啊!!他们哪个都是咱家的命根子,哪个不是好孩子?你还打!简直是冷酷无情!”


……唉,估摸着最近姑姑太闲,电视剧看的有点多。


“你们先别回家了,”姑姑看着我和二哥,“大哥还没有消气,你,你们,我在h市有套房子,你们先往那儿去!等大哥消气了,再好好说,啊!”


二哥低着头,不说话。


姑姑叹气:“就算你是喜欢你大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咦?!!我次奥,谁告的密啊?!我们没和老头子说这茬啊?!谁,谁告诉姑姑的!等下,刚才那话,是姑姑说的?


只见姑姑满面深沉:“我呢,这辈子,前半生只得了兄嫂子侄等家人的爱护,谈恋爱这种事情,我到现在也不太懂,只知道,只有真心爱你的人,才叫家人,你们大哥当年和我说,这是个贱人,他不爱你,你爱他有什么用?他永远也不会把你当家人!”她拉过二哥的手,“小秋啊,你不要灰心,姑姑支持你,本来,家人之间有什么没办法谈的?你大哥是你的家人,家人本来就是爱你的,你爱的人!只有家人才是永远不会伤害你的人!”说着说着她又哭了,“你们,千万不要因为大哥的一席话,就兄弟之间互相远离,猜忌,那样我死了都不瞑目啊……”


我擦咧,姑姑,他们要是‘远离’‘猜忌’——我们离家出走私奔干嘛?!


“姑姑,没人这么说,”二哥傻了半天,才连忙安慰,“我们不会分开的!我们没有放弃的打算。”


“那就好,那就好!”姑姑化悲为喜。


我开始暗暗思考一个问题,这特么到底是谁误导的我姑姑?!!!!


等下,姑姑,你不会就这么对我爸说了吧?!!!


12

实际上,楼少是非常给力的,是非常及时的,他很给力地体察到了我爸的认知和姑姑认知的微妙不同,又很及时地拦下了姑姑,阻止她说出了关键部分,搞得我爸还以为我们三个一起跑只是因为感情太好,我是从犯,大哥是共犯,包庇弟弟不说自己身上也有同罪。


不过关键部分他没有体会到,那危险级别就还好。


然而之后我才知道楼少为什么这么给力——他是为了给钟少擦屁股才这么努力的。


“啥?钟少和你妈说的?!”我瞪着低声下气的楼少半天,发现他真没跟我开玩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他怎么知道的!!!!”


楼少一脸晦气:“谁知道呢。”


我无语地看着他,傻白甜到这个份上,不是装傻,就是真傻。


“好吧,那你告诉我,现在怎么办啊?”我问楼少,他反而吃惊地看着我:“难道不是现在这样最好吗?”


我想了想,不回家,不缺钱,两个人住一起,不在B市大本营,这情况还真是最好——刚说他傻,现在又让我怀疑他的智商数值了。


“那就……这样吧。”


13

大哥和二哥在H市住了大概有一年,老头子才稍微松松口,过年的时候,我就被允许回家了,然而我并不情愿——叫我一个人坐回那张桌子上,我又不傻。


但是就算我最后真的没回去,我们家给我送的年货也多出了很多,副队在这方面一向很有眼力,说这些东西并不像是只送给我一个人的,而且更奇怪地是,我妈还给我发了个短信,说什么实在不行,也就算了。


我搞不懂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副队想了想,说:“也许伯父知道了,也许伯父猜到了,也许他有点预感,总之嘛,这是友好桥梁的第一步。”


我问他:“真的?”


“真的,”副队一戳我脑门,“这世上没有父母干的过孩子的,因为孩子就知道仗着父母的爱横行霸道。”


我不太好意思地点头,带着这些东西去了大哥二哥的住处,二哥挺惆怅,大哥很坦荡,说过个几年再回去,到时候不成也得成,失去了之后总该长点教训,在这之前就让我一个人好好孝顺孝顺,让二老开心开心。


这还真是仗着父母的爱横行霸道。


要么怎么说大哥聪明呢,一回生二回熟,二哥连坦白该怎么逃家都没想好,大哥连存折都准备好了,独立的,不会被我爸冻结的,二哥的零花钱和工资都在里面。


“不然我为什么找你要银行卡?”大哥得意道,二哥翻了个白眼,低头扒饭,大哥得意完了还给我夹了块叶家特制卤猪蹄,“来,多吃点,别像你二哥,吃的饭都到下面去了,上面一点存货都没有。”


二哥的筷子重重插在米饭里:“我记得,我们家的产业,都是我在管。”说完还瞪我,“我说什么来着?不准偷懒,跟我学着管!你转眼间又跑去玩荣耀。”


我干巴巴地说:“术业有专攻,我是职业选手。”


二哥道:“未来的叶家香火就看你了,你要我怎么放纵你去术业有专攻?我又没让你退役,好好学习不行吗!”


二哥这半年来变得比我爸还啰嗦!一副他马上和大哥双宿双飞然后想把家里丢给我的样子,妈个蛋,恋爱你们谈,打我挨,孩子还要我生,产业居然还要我管,要脸吗你们!!!


我看向大哥:“大哥,他又打压我对职业的爱!”


大哥顺溜地接下去:“今天让他一个人睡。”


二哥:………………


14

也许是我告状告的太明显,过了几天,二哥翻出了一张私藏照片出来,拿手机一拍,直接用大哥的手机发送到职业选手群,此等险恶心肠,他果然是长歪了!!!


照片上双胞胎男孩一起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又胖又圆,脚丫子都快踹到男孩脸上去了,睡的直流口水,我看着都脸红,卧槽,这照片他到底打哪儿翻出来的?!


“哥还以为这张照片在家里,”大哥乐颠颠地道,“怎么翻出来的?”


“个人珍藏。”二哥遗憾地道,“你离家出走之前,我们就拍了这一张,再往前往后找,不是没有你,就是没有叶悠。”


大哥无言以对。


我想了想,看我二哥一张怨妇脸,然后想起班长好像送过我一个小单反,因为他去年生日我送了一台摄像机给他,本来是为了膈应他的‘无处不在’,没想到他居然还敢回礼,那单反一打开,我擦咧,全是他自己的照片,删的我手都酸了。


“哥?”


“啥?”


“什么?”


哎呀,这二重奏,听着还蛮顺耳。


“我们再照一张吧,把沐橙姐叫过来,照一张,不,好多张。”


15

陈果非常郁闷地发现自己又当了回照相师,不仅如此,上次一照三个毛团子,这次变成了四个,一个叠一个,还有一个被悬空抬起来了,这姿势真是太醉了。


“你们,真的不脱?”陈果说,“室内暖气很暖和。”


苏沐橙笑道:“这样不是很有趣吗果果?”


陈果郁闷地问:“有趣?你是说你们四个红红的毛团福袋吗?还买三大送一小?”


“噗……”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老板娘快点拍,哥手臂撑不住了,小三这些日子又胖了。”


叶悠本来两只手臂分别撑在两个哥哥肩膀上,被哥哥们扛了起来,一听这话立马爆了:“大哥!!!”


“好啦好啦你们别闹了,”陈果站在单反前,“来来来看镜头,三——”


“哥,”看着陈果,叶秋不禁想起他年年找叶修,年年自己回家的悲惨记录,“你不会走了吧?以后都能……一起过年吧?”


“二——”


叶修轻轻一笑:“看你还像个七岁小孩,哥哥我哪里敢,下半辈子就用来陪你了,叶小朋友。”


“那——”


叶悠突然咬牙低声开口:“这不是拍结婚照,你能不能别老一张怨妇脸,二哥!”


苏沐橙使劲儿抿着嘴,笑着不去看后面的三个人。


“一!”


四个人一起看向了镜头,咔擦一声,新的合照便出炉了,苏沐橙手飞快,一看照片上四个红毛团有三张相似的脸,比福娃还好玩,看着看着就乐了,拿手机备份了一份后又发微博上去了,转发破万。


一百四十字的空间,她拟写的标题却非常短。


阖家欢乐。


END

当我好不容易考完英语,放假回家,发现键盘坏了的时候,我的内心实在是崩溃的……


下一个结局就是伞修啦,完结在望!!好想马上跳到青悠甜甜的戏份!!!希望几年后这全家福有他的份XD


PS:钟楼这CP,其实也是很萌的!


评论(16)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