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伞修)what is your name?

※伞哥转世,真·转世,慎入,慎入。

※叶修梦缚灵设定——一直在梦的世界里,无法投胎。

※恩,我只想说,大家,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去去旧虐,以求新甜。


00

叮铃————


引魂铃系在鬼差的衣角,在风中作响。它领着一个白衣的少年,走过阴间路和忘川,路过奈何桥和三生石,最终跪倒在阎罗殿上,由着少年扬


起自己年轻却又不因为死亡而失去笑颜的脸。


阎王敲响惊堂木,大声质问:“你为何不愿喝下孟婆汤轮回转世?”


“阎王大人,我不是不愿意,只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说。”


少年本来笔直伫立的身躯慢慢拜下。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的声音渐渐隐没在忘川河畔吹来的阴风之中。


01

苏黎原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的十二岁生日那一天。


那天恰逢七月初七,鬼门大开,苏黎原背着父母出去玩,黄昏时分才想起来回家,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逢魔时刻的世界仿佛一枚蛋,平安的那一部分被切开扔在了白天,不安的那一部分被拿起丢在夜晚,看似干净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混沌的内心,


昼夜交替之时鬼魅众多,叫嚣着汲取着人类的精力用以塑造自己。


然后取命的噩梦就此丛生。


苏黎原就在那天迷路在了梦里,还被无头女鬼追了好久,从梦里的河岸一直跑到森林,心里的尖叫早已响了无数次,周遭却一点人影也不见,


等女鬼狰狞的面孔终于放大到他眼前,血淋淋的爪子碰上了他的衣角,救星这才如许多小说中说的一样从天而降。


“哎哟,这世道是怎么了,无头女鬼也要猥琐正太了?”


浑然不觉自己也是算个正太的救星叶修摇头晃脑,扛着一把银白色的伞从空气中浮现,随即啪嗒一声,掉在了女鬼身上,正好压住了女鬼伸向


苏黎原的鬼爪,后者凄厉一声尖吼响彻云霄,救星还浑然不觉,屁股动了动,死死压着女鬼,手里的伞转了个花,伞尖直指女鬼切口不甚平整


的脖颈。


“嗯,让哥想想……天雷地火?”


苏黎原愣愣的看着伞尖刀光一闪,随即噼里啪啦地雷光四射,女鬼被落雷与火焰打烧的干干净净,就好像他们家清明节烧的纸钱,灰飞烟灭。


救星这才站了起来——虽然苏黎原纯粹是觉得他没地方坐了又不想坐地上——冲苏黎原挥了挥手。


“回神了,苏小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姓苏?”苏黎原又是一愣,想了想对着叶修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又问,“你又是谁?”


“你当哥是谁……哦哦哦忘了介绍自己,”救星少年把伞一扛,手在虚空中一抓,还没等苏黎原看清楚他的嘴里就叼了支烟,火星忽明忽灭,


“哥呢,是H市小朋友们的守护者。”


“……虽然听起来很帅但是一定是骗人的。”


“哎呦居然被你识破了!”叶修一副你怎么知道的模样,一手搭在苏黎原的肩膀上,“好吧,其实哥是专属于你的守护者。”


苏黎原还是觉得叶修在驴他,一巴掌打开了叶修的手,“骗人。”


“啧啧,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叶修也不惊讶,抽了几口烟就把烟扔了,“好吧,那么正是自我介绍一下。”


他对着苏黎原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哥是这个地方的梦缚灵,叶修。”


02

梦的回廊是螺旋而又旖旎的。


“妈蛋啊!能不能更土点?”


苏黎原辗转反侧一遍又一遍,和自己很相像的声音始终萦绕在梦境里,影像却被云雾死死地包裹着,他看不清说话的人也看不清回话的人,只


记得他们所在的老房子看起来破旧又眼熟,阳光照亮了墙上的绿苔,温暖而富有生机。


“不给看!”


“差不多,没什么可看的。”


少年们富有活力的声音七嘴八舌地交杂着一件件琐碎的事情,苏黎原从小听到大早已倒背如流,只是每每清晨醒来都不记得细节,记忆就像细


沙,越攥流速越快,到最后他已经懒得回忆这个从小困扰他到现在的无频率梦症到底让他梦到了什么了。


很快他走到了回廊尽头,一推门,烟雾袅袅,很有点仙风道骨的范儿。


苏黎原咳嗽几声:“我说叶修,咱们能不抽烟吗?”


大片大片的红色帷幕被悬挂在梦的空间里,金色的吊饰娓娓垂下,烟雾中隐约可以看见叶修懒洋洋窝在电脑前的身影。


“哎呦哥都死了你都不让哥抽一口烟,人性呢阿原。”


“……我讨厌烟味啊。”苏黎原坐了下来,“今天教我什么啊阿修?”


自从被叶修救了一命,俩人就天天梦中见面,叶修虽然是个正太身,有着一颗老鬼心,为防止苏黎原再次因为八字阴气重导致于鬼缠身,免费


教导他如何控制自己的梦境而不被鬼纠缠。


鬼怪天生无实体,唯有梦境才是他们活动的地方。


从此苏黎原爱上了这种天天盼梦的生活。


“教你怎么用梦的力量变出美女,喜欢吗?”


“不喜欢,你给我亲一口我就喜欢了。”


“要点脸成吗?”


“可是阿修真的很可爱啊。”苏黎原一屁股坐在叶修旁边,微笑着把叶修的头掰过来,“看看我嘛阿修,老盯着电脑干嘛,又不联网。”


“好吧那今天咱们来继续聊聊历史——你历史又不及格了对吧,上次讲到哪里了?汉武帝他的小心肝是主战匈奴的?”


“好啊好啊。”

苏黎原笑得开心。


其实他是故意不及格的,他就是喜欢这种叶修一拿烟,一关电脑,坐下来和他谈一晚上的相处模式。耳边是叶修悠哉悠哉的声音,旁边金色的


铜质留声机咿呀咿呀地放着低低的曲子,像是少年在低低哼歌。


“这是什么歌啊阿修。”


“老朋友搞的。”把头靠在苏黎原的膝盖上,叶修打了个呵欠,“以前给妹妹做催眠曲用的,好听吗。”


“还行。”

苏黎原笑笑,低头伸手,拨弄着叶修的刘海,“你为什么老长不大啊叶修?你年纪已经很大了吧?”


“哥是永远的十三岁,你懂?”


“懂,那等我到了十八岁,二十八岁,八十岁,你还是老头子咯?”


“是啊,到时候可别哭着羡慕嫉妒恨啊。”


“切切,长不高你就偷着哭吧!”

03


“然后呢?”戴妍琦声音干涩地张嘴,肖时钦递给她一杯新的茶水,说:“我大致可以猜到下面的事情了。”


他直勾勾地盯着苏黎原,一声叹息无奈而又悠长。


“肖老师还是这么聪明。”苏黎原笑笑,“然后十八岁我成年的那一天,他离开了我。”


屋子里一瞬间静默无声。


“为……为什么?”戴妍琦的音调拔高,不可置信地看看自己的学生和丈夫,“这是……为什么?苏黎原喜欢叶神不是吗?叶神应该也是喜欢


苏黎原的不是吗?就算不喜欢,为什么要离开啊?”


肖时钦摇摇头又摸了摸戴妍琦的头,妻子一生顺风顺水,不管长多大,阅历多丰富,终究还是当年那个对感情要求很高的小姑娘啊。


“因为我是苏沐秋的转世啊。所以他不可以喜欢我。”

苏黎原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咬,戴妍琦听在耳里,无法想象这两句话在少年的心里到底是如何把那块柔软之地划得鲜血淋漓。


“十八岁以后我就能记起大部分的记忆了——我是说那个梦,那是我前世的记忆,据说是因为转世途中出了点问题,才会在保有记忆的情况下


在鬼月出生,而且在十八岁之前拥有召引鬼怪的体制————但是这不是重点,戴老师。”


苏黎原俯下身,轻轻地倚在戴妍琦的身边,就像小时候读书时那样,还像个孩子一样把脸蒙在老师的膝盖里。


“戴老师你说……为什么,他喜欢苏沐秋,却拒绝再见我呢?”


在那个他刚刚高中毕业的日子,他对叶修说我喜欢你。


然而叶修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以及,离开了他。


从此苏黎原再也没有梦到过叶修。


“我,我给你一个地址……那里也许有你要的答案。”

戴妍琦擦擦自己的眼泪,抽出一张餐巾纸,扯下肖时钦口袋里的笔刷刷刷地写完,又在肖时钦不怎么赞同的目光下给了苏黎原。


“阿原,”她又像当初苏黎原小时候一样叫着苏黎原,“不要怪……不,不是,我是说……”


“老师?”


“不要……永远不要忘记他。”


戴妍琦抓着学生的手,眼泪止不住地掉,却又倔强地忍住,再露出个微笑。


“如果到最后我们这一辈人都不在了的话……至少,我希望你能记得他。”


05


苏黎原根据那个地址找到了一家孤儿院。


他拿着纸条就扣响了门房的门,微笑着向保安问询:“请问苏老师在这里吗?”


保安看了他一眼,挺和蔼地说:“你是苏老师的亲戚吧?以前没见过你啊小伙子,你和她长得真像。”


苏黎原一愣,随即笑容复原,“是啊是啊,我有事想找姑姑,麻烦您帮我指指路啊谢谢。”


“前面那栋红房子三楼左边第一间是她的办公室。”


“好的好的,谢谢您。”


他心里隐约已经猜到了所谓“苏女士”的身份。自己的那位戴老师终归还是心软,不愿意告诉自己那位苏女士是谁,却因为情分还是让他送上


了门来。


和自己长得很像,同姓,年龄比戴老师戴妍琦还大的女性,除了被叶修当做妹妹的那位可爱温柔苏女神,大概再也没有别人了。


苏沐橙,第四赛季出道,黄金一代中耀眼的枪炮师,兴欣第二任队长,联盟第一任女神……这些东西都是苏黎原可以查到的,而对于他自己来


说,苏女神却是那个苏沐秋记忆里乖巧伶俐的小丫头,苏沐秋和叶修的宝贝妹妹。


他心想艾玛这辈分真让人哭笑不得,自己才二十出头啊,已经是一位高龄女士的哥哥了。


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就像他倔强地和所有叶修的故人抗议着说自己不想当苏沐秋的转世,但是嘴上再怎么强硬,现在他站在了苏沐橙的宿舍门前,还是有种忐忑不


安混杂着紧张期待的心情在胸口打转,脑袋里对于见妹妹的渴望没有减少哪怕一分。


他终究还是活在了苏沐秋的影子之下。


“哐哐哐。”他伸手敲了敲刷着温暖橙色的防盗门,很快里面便传来了温柔的女声:“请等一下。”


随即苏黎原就听到拖鞋在地上走过摩擦的声音,门几秒后吱呀一声打开。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被叶修叨念了十几年的妹妹。那个在他的记忆之中单薄瘦弱的小丫头已然年过五十,却依旧如同叶修所说的那样,温柔又漂


亮,皱纹丝毫无法磨损她的容光,反而带给她年轻女人所不能有的沉稳和祥和。


她过得很好,一目了然。


苏沐橙看到苏黎原时先是猛的一抽气,笑容被猛的扯掉,然而她却还是强撑着想要扯开笑容:“是苏……同学吗?小戴已经和我打过电……”


“沐橙。”

苏黎原摇摇头,苦笑着冲比自己年长的女性深处手臂,展开怀抱。


苏沐橙僵住了,嘴唇颤抖着不说话。


“沐橙。”苏黎原又重复了一遍。


不用介绍,不用熟悉,那个以往的称呼就那样从他嘴里蹦了出来,就好像他已经这样称呼了她很多年。


苏沐橙再也忍不住,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她之前为此建立的心理准备就此决堤。


“哥……”


她嘴唇张开又闭上,终于把那个已经生疏了几十年的称呼说出了口。


“是,是。”


苏黎原抱着她,手在她的背上拍着,安慰她:“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但是谁能告诉他,站在这里的到底是苏黎原,还是苏沐秋呢?


06

一盘切好的橙子,一壶热茶,苏黎原和苏沐橙紧挨着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个下午,直到天黑分开时苏沐橙都未放开他的手。


“我很羡慕哥哥……”即使已经五十几,苏沐橙对着哥哥还是女孩的口吻,“叶修哥很少入我的梦,也很少入叶秋的梦,他认为这样会影响我


们的正常生活。”


苏黎原不禁想到现在自己苦苦寻找也不能见叶修一面,顿觉兄妹俩同病相怜。


“他老是这样自己决定,从没问过我们是不是愿意。”他喝下一口茶,使劲儿咽下嘴里的苦涩,“我也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如果不是这样,


我也不会顺着戴老师找到你。”


“别这样啊哥,”虽然灵魂上是妹妹,苏沐橙却比苏黎原活了更长时间,看的更开。她拉过苏黎原的手,郑重地说,“我不知道你记起来了多


少……但是哥,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欺负叶修哥。”


“我没有……”苏黎原苦笑着摇头,“我怎么可能欺负得了他。”


“哥,”苏沐橙用力地握紧他的手,尚且明亮的眼睛里仿佛有面镜子,照的苏黎原心神不宁,“你一定要对他好————他已经吃了太多苦,


等了太久了,我知道你因为记忆的原因还在犹豫,但是不论如何,请你不要以任何形式去伤害叶修哥。”


女人的声音温和,柔美,阳光般温暖朦胧,却狠狠地插在了苏黎原的心上。


“他是宁愿替你挡下千万刀,也不愿意被你划伤一下的人啊。”


而他又干了什么呢?


苏黎原闭上眼睛。


【如果你喜欢的是苏沐秋而不是我的话,那么你就不要再见我好了。】

年轻而又气盛的十八岁少年对着心上人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温不火,但是苏黎原知道一切都完蛋了。


他触雷了,那个在叶修心中一直存在的,叫做苏沐秋的雷。


世界就是这么公平又不公平,做错了事情会受到惩罚,而人的心天生也会偏颇,天平的高高在上的一头永远是胜利者——


——即使两端所处的本来就是同一座天平。


07

神情肃然,五官威严的老人坐在苏黎原的对面,那双至今还未褪去严厉的眼睛在青年年轻的五官上流连。


“你是苏黎原?”

他问到。


“是。”苏黎原还是温温微笑着,任这叫韩文清的退伍军官扫视目审,端坐着,如对方一样不动如山。


“你是苏沐秋?”


“……是。”


“你不是。”韩文清笃定的反驳了他,“心有犹豫,记忆不全,你不是他。”


苏黎原笑笑,“我为什么不是?你和前世的我很熟吗?”


“那只是‘前世’而已。”韩文清说,“你不该来找我,既然叶修已经离开了你身边,你就该知道你从此只是苏黎原。”


“你和叶修很熟吗?”


韩文清冷哼一声,“化成灰我都认得他。”


苏黎原目光一转,视线定在了老人背后的相框上。


穿着黑色队服的男人被叼着烟,被穿着白色队服的叶修拉着,看起来不情不愿,目光却是柔软的,他们背后是青蓝色的大海,被阳光照的璀璨


斑斓。


而那男人不是现在这种硬如钢冷似铁的模样。


岁月和时间永远不饶人,它带走了叶修,带走了面前这个男人心中最重要的东西,磨去了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叶修是怎么和你说的?”韩文清看他不出声,自己开口问到,“‘前世种种如昨日,今世种种如新生’?”


“……他说,”苏黎原唇齿张开,想复述一遍,可是看着相框里,相片上那张慵懒又带笑的脸,只觉得连记忆都开始模糊起来。


他说了什么呢?他离开之前,站在那么远的地方,在自己追上之前,到底说了什么?


“苏黎原?”


记忆中,梦中的那个人嘴唇一张一合,神色平淡,到底说了什么?


哦,他记起来了。


“他说……”


苏黎原慢慢地低下头,捂住了脸。


那个人和他说————


阿原,忘了哥吧。


这一世你父母双全,没有妹妹需要养活,衣食富裕,读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将来会有一个好的前程,有一个好的姑娘,子孙满堂。


你的人生还有很长。


08

后来在韩文清的建议下,苏黎原终究是停止了他关于寻找叶修的旅程。


“你拥有自己的人生,不需要执着于叶修也不需要停在苏沐秋的人生点上,你自己好好活着,过得好,他就高兴了。”


于是他再也没有去寻找关于叶修的踪迹。


苏沐秋的人生停在了那一年,苏黎原的人生还需要继续下去,即使这个人生,再也不会有叶修这个人的存在。


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回家,继续学业,毕业,工作,苏黎原在计算机上有着常人不可相比的天赋,一份高薪工作妥妥的,一切都是那么顺


利。


但是苏黎原有时候会想,是不是如果他没有在那个夏天的梦里梦见叶修,他的人生是不是就会一直顺畅下去?


或者死于女鬼爪下?


读书,考试,工作,谈个漂亮女朋友,娶妻,生子,时不时抓着孩子去玩几把荣耀,妻子在一旁虽然骂骂咧咧还是帮他倒水煮饭……


但每当苏黎原这么想的时候,就觉得心里有个地方在抗议。


他无法想象那张他自己都看不清的所谓‘妻子’的脸,也无法想象没有叶修的他的人生到底是什么样子,即使他的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大概他


也不会是现在的苏黎原了,而是任何一个人海茫茫中可以忽略的人,和叶修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和苏沐秋也没有任何关系。


是苏沐秋的转世又怎么样呢?叶修现在不也照样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吗?


苏黎原对着镜子,嘴角努力上扯,想要弄出一个和以往一样的笑容。


可是不行。


不可能了。


苏黎原无法想象没有叶修出现过的属于他的人生。


所以当叶修离开之后,那种属于苏黎原,或者说苏沐秋的笑容,再也没有在他脸上出现过。


他再也没能这样深深地喜欢上一个人。


09

“卧槽!”


“你大爷的苏沐秋,看看现在几点好吗?!”


“……”

苏沐秋愣愣地看着和自己挤在同一张小床上的叶修,几秒后猛的扑了上去,差点没把叶修勒断气。


“卧槽苏沐秋你要死啊?!”叶修咳嗽了几声,“做噩梦了?”


“阿修阿修我告诉你,我做了个梦,梦见我过几天出事死了,然后你带着沐橙被老陶欺负地要死,一叶之秋也被个臭小子拿了,然后我转世了


你做鬼都不愿意见我……”


“停停停,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不是才和老陶签约吗?”叶修一脸纳闷,哭笑不得,“还不睡啊?这都快天亮了,明天你还送不送沐橙上学


了?”


“送送送!”苏沐秋往下一躺,“你不会消失吧?”


“……吃药了没?”叶修冷静地说道。


于是两个少年又睡下了。


荣耀联盟职业赛第一年,嘉世搭档一赛成名,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这对搭档一出现就被老油条们大骂狗男男又来了。


苏沐秋和叶修才不在意,第一赛季冠军直接被狗男男搭档以势不可挡的劲头拿下。


然后又是二连冠,三连冠,四连冠,直到黄金一代逐渐成熟,冠军这才略略移步。


十年最佳搭档,两人分摊最有价值选手,国家队出征夺冠,时间过得很快,却又很充足,和叶修一起站在世界联赛领奖台上时,苏沐秋转身看


他,两个人笑的一样满足,都一只手抱着奖杯,另一只手牵着对方,同款的冠军戒指闪闪发光。


荣光无限。


后来两个人都慢慢变老了,叶家叶秋,苏家苏沐橙,两个各种结了婚的人都多子多孙,抱着侄孙和外甥孙,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照样乐呵,俩


老头坐在阳台上天天晒太阳,斗斗嘴,不亦乐乎。


直到苏沐秋再也坐不起身来。


他躺在床上,看着周围的亲戚后辈,眼睛已经老的看不清东西了,手还在被子外面乱动。


“阿修呢……”他声音沙哑地说道,耳朵里隐约听到孩子们的抽泣声,“……阿修,阿修呢?”


“哥在这里啊,沐秋。”


一只手握住了苏沐秋苍老的手,十指紧紧相扣。


那只手不像老头子,枯树皮一样,反而是年轻人的,柔润温暖,苏沐秋用指腹摸索着,光靠想象都能想象出那是一只多么漂亮的手。


那是叶修的手。


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叶修依旧那么年轻?


啊,苏沐秋知道了。


“原来是梦吗?”


幸福美满的梦一下子破灭。苏沐秋看着面前散开的景象,默默等了一会儿,果然又看见了熟悉的大红帷幕,手指动一动,帷幕上的荣耀吊饰就


哗啦哗啦地响。


“阿修。”苏黎原张嘴呼唤着,“阿修,阿修……”


“哥在这里。”

红色的帷幕被那只线型优美的手掀开,叶修那张永远稚嫩的脸终于出现在了苏黎原的视野里。


“谢谢你让我做梦,”苏黎原淡笑着,握住那只他似乎永远也握不住的手,“我很喜欢。而且,我终于想起来了,你长大的模样……以后不用


装嫩了吧。”


“那种事情无所谓,都忘了吧,”叶修也跟着笑笑,拿起千机伞,伞尖直指苏黎原的脑门,惆怅道,“如果沐秋还活着,大概就是梦里那样的


场景吧……可是那不是属于你的人生,你知道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年年许愿,想要回到前世,回到过去,阿原?”


“阿修,没有分别的。”苏黎原摇摇头,他看着叶修,不禁想起了当年他刚刚遇到叶修的时候。


手持千机伞的梦缚灵从天而降,笑容懒散肆意,随后便一年年陪伴他长大。


“可是为什么你现在不笑呢?”苏黎原一步一步走过去,走一步身体便变化一分,等他走到叶修面前,他俨然就是当年那个只有钱穿白衬衫的


苏沐秋。


苏黎原伸手触碰着叶修的脸,温柔地在上面落下一吻。


叶修身体一颤,但是终究没有躲避。


“你喜欢我吗阿修?”


“……你猜啊?”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懒散略带笑意,音色却在发颤。


“阿修,我马上就要去投胎了。”


“……”


“之前说过的话不算数好吗?如果你还是梦缚灵,就一直去找我吧。”


就像是这一世一样,不论我投胎于哪个世界,哪个地方,哪户家里,你都要第一时间找到我,然后——


——“然后,告诉每一世的我,最开始我是一个叫做苏沐秋的人,一直深爱着你。”


不管哪生哪世,都不要让‘我’忘记灵魂里所深刻着的属于挚爱之人的痕迹。


“再见,阿修……”


00

叶修永远都记得自己离开人世的前一天自己梦到了苏沐秋这件事。


漂浮在世界十几年魂魄受损的魂灵终于要去转世,却跪在了阎王面前请求了一件事情。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取一个愿望。不管付多重的代价,请不管哪生哪世,都不要让‘我’忘记灵魂里所深刻着的属于挚爱之人的痕迹。



生命永远停止的苏沐秋跪在阎罗殿之上,笑容灿烂如往昔。


“所以呢,哥怎么会让你自己每一世都要受十八年受鬼神侵扰的麻烦呢……别忘了我们说过要一直在一起的啊沐秋。”


梦的回廊里,随着叶修轻轻的一声低语,红幕闭合,饰物哗啦啦地碰撞声渐渐宁静。


累了累了,自己也累了……叶修这么想着,将伞丢到一旁,抬手捂住了眼睛。


整整五十年,从苏黎原降生自己就没有合过眼,一个不小心鬼怪就会入侵小孩的梦境吞噬小孩的灵魂,自己又怎么敢放松——


——就算这一世的苏沐秋不记得过去也没关系,不记得他自己也没关系,甚至不去找沐橙也没关系,一切都是上一世的事情,这一世的苏沐秋


,只该是个好好少年苏黎原。


这样就够了不是吗?


“呵,到最后还是一样啊……那么下次再见了,沐秋。”


叶修想,他要小睡一会。


然后等待着下一个轮回的到来。


——【你喜欢我吗阿修?】


——“恩,喜欢啊。”


END

不要吐槽转世君的名字,我真的只是看着……恩,来起的,起名废。

要真的做个解析的话,就是,‘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好啦,发完这篇旧稿装完B我可以去继续码双叶啦!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