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翔叶支线END(下)

17

叶修把自己整个裹在了被子里,用略有鼻音的声音给孙翔讲了那个故事。


十五岁离家出走的少年,三个人的小家,一叶之秋,秋木苏,君莫笑,车祸,葬礼……看似简单明了的故事,被孙翔用一个又一个词串联了起来,对他来说叶修扑朔迷离的过去直到现在才明了。


叶修讲完后就睡了过去,大概是孙翔来找他的这个时间点实在是太晚了,被张新杰,王杰希,肖时钦这三座大山调整出的时差压着这熬夜党困意绵绵,也大概是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


这个人,已经累了好久了。


孙翔觉得口袋都在发烫——一叶之秋就放在那里。他缩在叶修床边,像是嚼着好不容易得来的糖,仔细品味着那个故事,叶修用的语气非常平淡,对他的态度也很平淡,可孙翔就算只是想想这些事儿都觉得自己是个坏人!!!


就好像所有小男孩都会在小时候欺负女孩子一样,揪完她的小辫儿,偷走她的竖笛,弄脏她的手帕,霸占她的零食,当时开心的不得了,逗得


她生气地说再也不理你了,你心想好啊好啊,臭丫头不理我才好,长大以后却绝望地发现,当时的你是那么的幼稚,所有欺负她的举动只是为了她只看着你一个人。


——但其实,你根本就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


回过头看人生后因为悔恨和羞耻而感到痛苦,并不是只有喜欢小姑娘的男孩才会这么觉得,孙翔虽然是个大男人,也没有喜欢的女孩,但他觉得,他是扎扎实实地,欺负了一把叶修。


他是造成叶修惨境的帮凶。


难怪在刚开始和叶悠见面时,她要拎着包死命砸他,要是换成他弟这么被人欺负,他孙翔非得打死一打人才甘心。


这么想想,只是冷言冷语不给面子的苏沐橙,真是太温柔了——虽然这女人也不是什么淑女。


孙翔看着叶修带着黑眼圈的脸,恨不得一下子把这个人摇醒。


“你怎么就那么乖地交出来了?!你他妈就不会反抗一下?叶家那么有钱,你居然乖乖退役,叶修你傻啊!!!”


但是他真的能说出来吗这话?不能!孙翔崩溃地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里——他是帮凶,他就是帮凶!帮凶有资格说这话吗?!


这是个很严重的历史遗留问题,按理说,它早该碎成渣渣了,然而现在又被想了起来。

孙翔有点想去摸叶修的脸,手伸出去又缩回来——叶修睡眠很浅,这是叶悠说的。他孙翔自认是个体贴的人,那就让叶修睡吧,孙翔心里这么想着,眼眉都快拧成个结了。


他有点想不明白,还掏出了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左看右看,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叶修会肯把这张卡顺从地交到他的手里。想到这里他看了看叶悠——总不能是早就算到他要去轮回吧!总不能是觉得他退役后会把卡给叶悠吧!叶悠玩的是元素法师,又不是战斗法师!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


他早就打算好了,抛弃‘一叶之秋’,用‘君莫笑’,持着千机伞,重新开始。


“你真是好狠的心。”孙翔看着叶修的睡脸,忍不住低声道,“你居然真的忍心把跟了你十年的卡交给我。”


隔壁床的叶悠在被子里翻了个大白眼。


“你交给我的时候,手明明还是在发颤的!明明你是不舍得交给我的,你还是交给我了!!!”


叶悠翻了第二个白眼。


“你当初为什么走的那么痛快,你为什么不试试留下来!”


叶悠:………………


孙翔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放到叶修的枕边,觉得自己心里酸辣苦三味俱全了。


“你……果然,还是,还是,不对,我难道就——”


不能说。


说了的话,就是真的了。孙翔下意识地住了嘴,吸了吸鼻子,明明是大夏天,他却有点涕泪横流的冲动。他慢慢地,慢慢地把头埋到了叶修的被子上,把自己的呼吸自己的眼神全部埋进去,把声音也掐断在咽喉里,意识的茫茫海洋里闪过无数条画面,最终停在他白天看到的那一幕。


他知道他现在怪什么都没用,就算怪把他生晚了的老娘都没用,孙翔知道的很清楚,这东西就像是掉在地上的冰淇淋,再后悔都没用了。


也许他当初就不该先见叶修一面的,如果他是恨叶修的那该多好啊!!!孙翔心想这个男人都快奔三了,长得中平有没有36D,脾气又怪嘴巴又


坏,拿他在嘉世的中二期来看,如果之前没有先见过一面,他肯定会把叶修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就算知道嘉世不厚道,他还是不会和这个人友好握手。


可是他又能怎么办?


就算知道了叶修很欠,有着众多的追求者,喜欢的人已经死了……就算是他今天直接看到了一个男人吻了叶修,他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想法,就算忍住自己的骄傲心把后悔这两个字纳入自己的词典,他还是喜欢叶修。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仿佛把自己身上的力气,把这些时候积攒的力气全部抽走,抽空,抽的一丝不剩,只剩下一个软趴趴的自己。


而正是这个自己令心饱受折磨。


因为这个孙翔不是过去的孙翔,这个孙翔对着过去的孙翔说……


“我爱他。”孙翔低头,喃喃的道,“次奥啊,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啊……”


为什么被叶修喜欢的那个人不能是他孙翔?


那个被叶修选中的家伙,一定是把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


18

第二天,和腐国队约好的友谊训练赛到来时,孙翔没能上场,因为他‘发烧’了。


但事实上——他身体倍儿棒。


发热是因为被叶悠用热毛巾捂得快没气儿,温度计也被放在热毛巾中升温,舌苔被叶悠塞的果汁染得通红,队医宣布他病了的那一刻,他和叶悠都松了口气。


装病真不是人干的!!!


叶悠心想:贿赂队医真不是人干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拉了叶修出去谈,没一会儿,叶修抱着手臂叼着棒棒糖进来了,脸上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手冲孙翔一翻:


“得,今儿哥真的得给你顶班了,卡交出来呗。”


孙翔把自己的头塞进被子里,闷闷地说:“在你床边!”


叶修哦了一声,转身就出去了,也没问孙翔为什么卡会在自己床边,也没问孙翔为什么会感冒,就好像昨天晚上缠着讲故事的人和讲故事的不是他俩一样。


孙翔心想我次奥啊,我发个烧你居然问都不问一下!!!!


房门刚刚被叶修关上,叶悠就从隔壁的阳台上翻了过来,上来就抱着双臂,一脸孙翔熟的不得了的火冒三丈的表情。


她面无表情地道:“知道我为什么要你装病吗?”


孙翔一个大男人躺在床上,面对这么一个小姑娘,知道自己不该怕,看着那架势还是下意识地挪远了点,以他的经验来看,这表情,叶悠不是


在暴走,就是在暴走的边缘:“你,你你你,你别以为你一副我弟的面瘫样,我就会怕你!等下,离我远点!”


叶悠简直要给这个蠢货气吐血:“我已经不指望你什么了,但是我求求你长点心,这是重点吗?你到现在还在管这个?”


孙翔:“你能不能不要学我弟拐弯抹角损我,能不能直说?”


叶悠看了看自己的手,沉默了三秒,然后跳上了床,扑上去揪住了孙翔的衣领子使劲儿的摇——她昨天晚上就想那么干了!!!


“你个万年二大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次奥你干什么!!!!我是病号,病号!!!放开我啊你这个暴力女,你小点声啊!!!!等下别跳!床垮了,床要垮了!”


“笨蛋,蠢材,二货,双Q万年欠费!!!!”叶悠觉得自己半夜被气得喉头都堵了一口血,现在下手已经很轻了,不由得骂道,“你昨晚是想


说什么?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我说!不就雪峰哥亲个额头,你丧气个什么鬼!发什么疯啊你大半夜的,不知道我哥睡眠浅啊!!!”


孙翔听这一大长串就觉得头痛,叶悠好久没发挥她的嘴遁技能了,他现在有点晕:“停停停停停,我怎么觉得你像黄少天在说相声……等下你


昨天晚上都听见了?!你又干这种事儿!”


叶悠简直要呵呵哒他一脸,再吐他一脸血,她指指自己的黑眼圈:“可不是,都是你害的!大半夜的你要是把我哥气出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他睡了!”孙翔总算是联系上了叶悠的逻辑,理直气壮,“我声音很小,他不会醒的。”


叶悠再次呵呵哒了一下,心想,你是真以为我们家最高的智商担当跟你一样蠢啊,倒床就睡的技能可不是用在这里啊喂。


“那如果他根本就没睡着呢?”


孙翔:………………


叶悠:我就知道你没想!!!!


“听着,”叶悠一根手指指着孙翔,“你不觉得我哥今天关门声音有点响?”


孙翔道:“没注意……”


“他生气了。”叶悠努力地把怒火压下来,“他有点生气了你造吗。”


孙翔啊了一声,又哦了一声,抿着嘴不说话。


叶悠真是要给他跪了,叉着腰喊:“是不是非要把所有的话都给你说开你才懂啊混蛋!!!你还不想想怎么让我哥消气啊!!!我擦咧,我哥怎么特么就谁都不选选了你啊!!!!”


孙翔:…………啊?


选了,他?


等下。


选了他。


叶悠的话好似一道雷劈了下来,把孙翔从天灵盖到脚底都雷透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叶悠,嘴巴都合不上。


“你说……啥?”


叶悠瞪他:“他选了你啊混蛋!!!那个信封里剩下的那张卡纸是你啊孙二翔!!!我们队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啊同志!!!还傻着干嘛啊!!!非要我给你一条条分说啊!!!非要我踹啊!还不告白去!”


孙翔……孙翔的脑袋在理解了这句话的一瞬间,空白了。


他打了个激灵,从床上一跃而起,跳下床就往外跑,叶悠差点又被他气出个好歹,抓起一个茶杯就扔。


“回来!穿着背心和大裤衩就出去,你想被保安当做变态啊!!!!”


19

孙翔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在不断地自己打自己脸,或者让别人打自己脸。


但是这回,就算脸要被闪肿了,他都还要伸出自己的脸,再要叶悠打一下。


是真的吗。


——他真的,是那个幸运到,把自己的运气都用在这一件事儿上的那个人?


走廊,拐弯,电梯……不他不能坐电梯,电梯太慢!楼梯,拐弯,门,好,就这样孙翔,就这样打开训练室的门,然后就这样大声地询问他……也许还可以来个KISS什么的。


20

叶修面无表情地叼着一根棒糖,暗搓搓地琢磨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个东西叫做基佬吸引器。


高大,英俊,身材好的令所有女人流口水的腐国队长,用一种典型的‘宝贝儿这就是命运’的眼神瞅着他,这显然是个有着水准以上智商的男人,用练习赛进入了这个房间,又用复盘接近了他,现在这位队长正用一大长串英语去赞美他打荣耀的技术,甚至于话题正在逐渐从熔窑技术偏向于床上技术,而他正在努力装听不懂。


喻文州和黄少天正被一个大美女缠着,方锐,楚云秀这等人只嫌火不够旺,王杰希正在准备下一轮的训练赛,剩下的,呵,英语连渣渣都不算。


叶修头有点痛,觉得大概是昨晚没睡好的结果。


“早知道就把小三带出来了……”他小声嘟囔着。小孩子任性总是没人管的,因此小女孩任性有什么人会责怪她?就算她现在一拳揍上腐国队长的脸,事后都能以‘对不起,打错了’来收场,等再教她好好卖个萌服个软,就像她平常找江波涛多要一块糖那样,连被打的人都不会再怪


她什么。


看,这就是太年轻的好处。


叶修开始走神,从‘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一直走神到‘昨晚的风儿有些喧嚣’,再到‘孙翔肯定没发现他嘴里一股杨梅汁的味儿,这肯定是我妹干的’,只可惜就算是这样,他面前那个腐国队长还是没有放弃勾搭他,这位浑身肌肉的硬汉已经试图把手攀上他的肩膀了。


看看人家的身材再看看自己的,真是生无可恋啊。


……等下,这个腐国队长在说什么来着?怎么后面的女人都兴奋了起来?


……等下能不能一起去吃饭?不对,好像不是这个。


……你有没有恋人?lover是恋人的意思吧?


还没等叶修想出个一二三的回答方法,训练室的门啪的被打开,刷的一道风卷过,转眼间腐国队长就被推到了一旁,英俊的脑袋直直撞到了墙,腐国队的所有男人女人一齐尖叫了起来,为他们的队长。


上,叶修下意识地就摸了摸后脑门。


肯定很疼。


“Get lost!He is my man!”


来者愤怒地喊着,叶修觉得这大概是他英文最流利的一次。


然后他就被前者搂在怀里,进行了一次深层次的被谋杀——


——以被法式深吻的方式。


21

我在进入训练室的那一刻,发现我要找的那两个人居然不见了,英国佬们围着他们的队长愤愤不平,而被他们关心着的那位极品基佬——对,相信我,绝对是基佬,他曾经偷袭过我哥的屁股——正在抽噎。


从我不太棒也不太差的英文水平来看,他貌似是在抱怨自己的梦中情人飞了和某个人的粗鲁无礼……等下?!


我把头刷的扭向我们队那群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提高了声音问。


仁慈的喻队给我指了条光明大道:“如果你想找孙翔,他已经因为差点引起国际纠纷被你依旧迷人的哥哥领走了。”


真是一句话概括了所有我想问的,谢谢。


我说了句谢谢,掉头就往回跑,结果王队喊住了我:“你手上的是什么?”


我看了眼我手上拿的东西:“哦,没什么,鸡毛掸子而已,我家老头都用它来进行家庭暴力——不过我看现在应该……不需要了。”


22

我在外面转悠了大概十分钟,班长就打电话过来了:


“你有什么毛病,顶着大太阳在外面看风景?”


我就知道你又给我装定位了!!


“你先告诉我,你表哥要是把外国队长给揍了,怎么办?”


班长那边毫不犹豫:“告诉那边的外交,语言不通,有误会,揍错了。”


我:………………


好吧,其实这都不是事儿,只是我很怀疑以孙翔的行动力,我会不会一回去就发现我哥被他啃了……而且是在我的床上!因为我的床比较软!


结果我就被班长鄙视了:“你觉得他有那个贼胆?当众法式深吻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你不能期望他做更多了,说不定你一回去就会发现他们俩又在打游戏。”


好吧,你知道的多,你懂的多,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这么想着的我,走回了酒店,结果吧,解开指纹锁,扒着门缝一看,发现孙翔正对着床头跪着,这是干嘛呢?


我再往里面走了一点,发现我哥居然在玩荣耀,孙翔则是纯粹地对着床头跪着,一言不发,低着头,但是从耳朵的颜色来看,此人已经接近了混乱的边缘。


“哦,我说怎么找不到鸡毛掸子,原来在你这儿。”我哥回过头看了我一下,“哪儿浪去了?”


“跟班长打了个电话,”我管不住自己的眼神,它不停地往孙翔那里跑,“哥你从哪儿找的硬木板!你们这是在干嘛?”


我哥说:“捡的——让他好好思考一下,对别国队长动手,膝盖在之后会被人戳多痛。”


我还忍不住问孙翔:“感觉怎么样。‘


他居然回答我:“还好,至少不是搓衣板。”他想了想,“他是不是心疼我才没抽我?”


我次奥啊,你倒是在这里给我找个搓衣板来啊!!!!


我抽了抽嘴角:“没抽你是因为他没那个劲儿,如果他拿鸡毛掸子抽你,恭喜你,一只脚踏进了我们家的门槛。”


孙翔压低了声音:“为什么?”


我冲他笑笑。


“我爸的独门绝技,就是拿鸡毛掸子抽人,这是我们家家暴的独门秘诀,被它抽了,才叫家暴。”


孙翔面如死灰,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后悔,出门的时候没捞个鸡毛掸子,然后跪着递给我哥,求他来个家暴。


呵呵哒,该!


23

我昨晚其实在孙翔出去以后把我哥摇醒过,秉承我们家一贯的心眼多,他此刻绝对没睡!所以我在他似模似样地张开眼睛后很直接地问他:“哥啊,你到底为什么选他?你看把他折腾的,都快成蛇精病了!一个思考过度的孙翔,小心我们俱乐部找你要精神损失费啊!”


“你让哥睡觉行不行……”


“哥,大哥,亲哥,你不说我的话这晚上都睡不着了!”


“好吧那哥就告诉你——哥图个轻松。”


“……说真话!”


“这就是真话。”我哥翻了个身过去,“三啊,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谈恋爱需要什么吗,还是说你们觉得不需要什么?一叶之秋,嘉世,曾经是对手,我是不是旧情难忘,你们考虑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多?”


“啊?”


“啊你个大头,看你这样,哥都替孙翔他弟弟着急,”大哥一戳我,“睡你的觉去,不就谈恋爱吗,那么纠结,身边一群心脏,哥还就觉得和他在一起松快,那就试试呗,舒心就行,不舒心谈个P,他自己纠结太多不关哥事儿。”


我哼哧哼哧挤进他被窝里,八爪鱼一样扒着他:“你早知道他喜欢你啊?”


我哥呵呵哒一声:“你哥又不傻。”


“那是,熟能生巧……”


“你睡不睡觉——”我哥瞪了我一眼,似乎是,光线太暗我也没有透视眼,看不清,“八你老哥的桃花,很开心?”


我吧唧一下把脸贴在他背上:“哪有,我只是想近距离围观你的恋爱。”


“还是个小八婆!都是哥把你惯坏了,”大哥用一种痛心疾首的声音说,“哎呀,你说你到时候真的和小班长结婚,孙翔是做那个拦门的呢,还是敲门的呢?”


“……哦,如果他敢做那个叛徒,你就罚他跪搓衣板!”


“好主意。”


24

孙翔算了算他跪的时间,大概有两小时了——这混蛋叶修不会是玩着玩着把他给忘了吧!


“叶修,我能起来了吗?”他试探着说道。


叶修瞥了他一眼,“知道错了没?错哪儿了?”


“不该当场对别国队长动手——”孙翔不太情愿地拖长音说,“应该背地里揍!”


叶修抽抽嘴角:“就你这技术,撑死套个麻袋,你想干哥还得拦着,少生事儿!”


“我怎么了我!”孙翔嘴硬道,“你别瞧不起人,我现在也……”


叶修直接打断他:“我妹十岁的时候把一个背地里说我们家亲戚闲话的同学给打了,先蒙脸,光打,不出声,打完掳走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丢到了湖里,被打的据说至今为止都以为自己被打劫了。”


孙翔被叶悠的凶残史噎的说不出话来。


“二翔,你还是图样啊,”叶修把脑袋转了回去,Boss的脑袋当然比孙翔迷人,“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比如那句He is my man。


孙翔头微微一转,隔壁的阳台上叶悠对着他做杀鸡抹脖子的手势,心里知道这是再磨蹭她就不管了的意思……他心里给自己打气,心说孙翔你要挺住,你连那个尴尬的晚上你都熬过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叶修,我——”


“恩?”


“我喜欢你。”孙翔的语速突然变得很快,也许确实是憋了很久,他一下子滔滔不绝了起来,“我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你是叶秋!我从那个时候开始想跟你交朋友觉得你人挺好 ……当然,知道了你是叶秋后,我还是觉得你挺好,”他咽了口唾沫,有点难以描述当时的感觉,“当时我只是想不通,后来我觉得不甘心,你要是当时留在嘉世,现在起码叶悠和邱非我们一人教一个!我现在还想教叶悠打战法,到时候一叶之秋还是你们家的!我就不欠你了!”


叶修不为所动,头都不回。


孙翔再接再厉:“我知道我有时候挺蠢的,这个都被他们埋汰八百遍了,你做的事,你想的东西,我……可能都不懂,但是你可以说给我听,我绝对不会不耐烦!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认真听!”


叶修恩了一声,孙翔说不准这个‘恩’是什么意思,心往上提紧了一点,脑子里存的情话这时候一点儿不剩,他想来想去只好说:“我们俩谈恋爱,我存折都交你,房子都落你名下,我妈会游泳,我们家我做饭,保大……不对,我们这亲上加亲,我弟要是敢欺负叶悠,我帮你打上门去,我乱发脾气你就嘴炮我,我犯傻你也嘴炮我,嘴炮我听得懂为止,但是——”


他咬着牙说道:“你不能什么都憋着不说!!!!我行我素!”他想了想还加了句台词,“你当时瞒得我好苦!!!!”


叶修:……………………


孙翔张开手臂,大义凛然:“说吧,你到底接不接受!!!!要么死了心,要么答应,叶修你自己选!不准忽悠我!”


叶修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了一遍。


“二翔,”他砸吧砸吧嘴说道,“感情哥昨天晚上说了那么多,都是白说的?”


孙翔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我次奥啊,难道叶修还是……我擦叶悠你骗我?!


“不是你说的么,”叶修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向左了,翘起二郎腿,嘴角勾起,“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不过我说,你看看你的年纪,你和我妹差那么多岁,一叶之秋你用不了了,如果没人买,不还是她用……”


“……噶?”孙翔愣了,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没能明白叶修话里的意思,“我……等下,你——”


“别,别急着扑上来,只是试试而已,试试——”


孙翔嗷的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他手长,一下子就把叶修围住了,看着怀里似笑非笑的人,咽了口唾沫,声音低了起来:“我先收点福利!!!!”


……


旁边的叶悠捂脸,转身就进了房间,不再窥视这两个人——不就是用KISS谋杀空气吗,有什么好看的!!!!


25

我第二天大早起床的时候,看到孙翔,发现他处于一个很奇妙的状态,一会儿神清气爽,一会儿生无可恋。


“哟,怎么了,”我颠了下手上的红豆饭,“我连这东西都准备了,你怎么还不乐意?不乐意说啊,继任者恨不得撕了你呢,昨天还听到你那么大声地在楼底对我哥喊我爱你呢,结果我哥戴着耳机没听见,所以你今天就萎了?”


“谁说的!”孙翔一下子跳起来了,“还不是因为你丫!”


“我怎么了,”我莫名其妙,“关我什么事!!!”


孙翔忧伤地看了我一眼:


“叶修说了,就算恋爱谈的好,也等你跟我弟修成正果,他再让我爬床,跟我领证。”


他这么一说,我也傻眼了:“为什么?!”


孙翔瞪了我一眼,更忧伤了:“他说,路漫漫其修远兮,恋爱要慢慢谈……你那个三连冠之约,取消行不行啊?”


WTF,他还委屈上了!


……


别看我,你别看我!!!我才不当你恋爱的垫脚石!!!

END


翔叶出乎我意料的长……一直没更对不起!!因为这两周一直有点事情,从上海回来一堆麻烦事,社团排练从六点到十点,回来我就只想睡觉了……OTZ宿舍效率着实低下,在这里切腹谢个罪……


好在后天就放寒假了,民那桑我可以做到快快更完啦!!!剩下的支线有双叶和伞修(我知道你们关注这个),吴叶和卫叶结局作为特别番外,暂不放出,青悠其实我已经快写完了,啦啦啦!


关于本子,由于番外我狠狠地爆了字数,估摸着一月中旬定金结束,春节补尾款(压岁钱多),春节后发货,本子很厚,分三册,大家可以拎到学校慢慢品尝~


另外我有试着想写点肉,就看往剩下的哪个CP上掉馅饼了……


PS:你们觉得什么特典好?本人实在是个小白,不太懂,之前那个被推翻了,因为多了一册……



评论(17)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