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翔叶支线END(中)

本子预售地址请戳→预售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4408868749

07

“……”

疼。

孙翔擦擦嘴角的口水醒过来的时候,只有这么个感觉。


“下飞机啦!还睡!”叶悠吹了口哨声,收起自己的拳头——这正是造成孙翔头部剧痛的罪魁祸首。


孙翔心想,我擦,叶悠怎么在我房间里,她又翻我窗了?!他刚想训斥叶悠一通,就看见一张和叶悠极其相似的脸从视野的旁边晃了过去。


我擦,叶修怎么也在我房间里!!!!!


“醒醒,孙翔小朋友,收收你的口水,下飞机了。”

那个人说着,还掏出了一根烟,然后他就在孙翔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被叶悠劈手夺过了烟,耸耸肩,掏出了一根棒棒糖,“怎么,你也想吃棒棒糖?哥让给你,橙子味的。”


孙翔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爱吃橙子味……”


不好,他好像……还在做梦。


08

十秒钟后,孙翔走下了飞机,这才想起来为何他们在需要坐着飞机越过大洋彼岸,而叶修也在飞机上。


为了准备接下来到来的世界性的荣耀联赛,联盟准备了神一般的领队人选,被禁赛的叶悠看上去早就知道了一切,回来后就雪峰哥长雪峰哥短,似乎是在国外跟着准备赛事时受了那所谓的吴雪峰很好的照顾。


孙翔对此嗤之以鼻:“你就炫耀吧,不就一照顾你的小保姆,看你乐的,不就是个吴雪峰嘛。”


结果他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就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搞得他好茫然,丝毫都不清楚所有的队友都在担心他哪天又——对,是又——对叶修说出不该说的话。


叶悠为了表示她的愤怒,呵呵哒了一声,想了想,秉承着队友爱,对孙翔说:“就算是保姆,也是照顾过我哥的保姆,你有意见?”


“孙翔啊,”江波涛拍拍这位智商堪忧的队友的肩膀,“要尊敬前辈啊。”


长点心吧,孩子。


不尊重前辈的后辈,下场一般十分悲惨,看似成功的糖糕,除了遭到王杰希的暴打,不,吊打,至今偶尔还会遭到方锐的恶整,更别提没有前辈的谆谆教导,想要在联盟好好地混过危险期,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


被照顾的很好的新人有三个,卢瀚文,高英杰,叶悠,效果从大到小,成果显著,没被前辈罩着的新人很有几个,就算是孙翔唐昊这种直接闯过新人墙的人,某种程度上也是非常艰难的。


照叶悠的说法就是,有些人活得就是比你舒服,你觉得你没什么,但是就是没别人舒服,你能怎么办?


要问为什么,他们有人罩!听起来很怂很没用对吧,但是在这个圈子里,混得好才是硬道理!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孙翔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取出自己的行李,斜着眼睛看叶悠,“你又没被选上,翻译也不够年龄,难不成,是来当吉祥物?”


叶悠冲他露了个微笑。


“你该谢谢我——如果我不来,你觉得,落个单的领队……和谁睡?”


孙翔:…………!!!!!


09

“哥,你到底爱不爱我。”我很严肃,很正经地趴在床上,对旁边刷着副本的我哥问道,后者理都不理我,恩了一声:“恩,爱。”


“那你最爱的是不是我。”


“是是是,最爱的就是你了。”


我恨不得一把把电脑屏幕给他砸了,嘴上说着爱我,你眼睛都没瞅我一下!我从雪峰哥他们那里搬出来就是为了看你后脑勺的啊?!我觉得我现在肯定顶了张怨妇脸,虽然很不想这么黑自己,可是摸着我自己的脸,我都没有这个自信去说,此刻我的脸色很好看。


“你能转过来再用这些话哄我吗?”我从床上跳起来去掐他,“不就是出了个老千吗,先出老千的难道不是你吗?!你不跟我睡,你跟别人睡,我都怕别人晚上把你给办了啊!!!这可是国际赛啊!就你这一杯倒,我不跟你睡,你要是哪天被人灌醉了孙翔他都不晓得急!”


我哥此刻终于回过头来看着我,皮笑肉不笑。他张了张嘴,想了想先喝了口水润嘴,然后用轻柔的声音和我说:“如果是别人,哥还懒得哄呢。”


……我谢谢你啊。


“我这手技术还是你教的。”我忍不住说。


“要哥哥夸夸你吗,叶悠小朋友,”他把键盘打的啪啪响,“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好吧,”我耸肩,“我就是想问,你对孙翔是个什么想法?”


你说你选他吧,也不像啊,说你喜欢他吧,我也没看出来,问题是你又不介意和他一间房,却又介意和别人一间房,你到底怎么想的,能不能别让我猜了?


“我说三儿啊,”我哥索性转过身子来,探究地看着我,“你说你,你到底是为什么纠结了这个问题?”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难道就因为孙翔是你男朋友的表哥?”


我面无表情地抽了抽嘴角:“我,不想,和你,再重复,这个称呼问题!别逼我!”


“好吧,未来男朋友,”我哥的嘴永远不饶人,“真的,大人的事情,你插个什么手啊?”


我还是面无表情:“不插手,刚开始他们说抽签选房间的时候,有人先做了手脚,不知道是你还是谁,总之吧,不是我出老千,你就跟孙翔一个房了。”


大哥看着我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那也没什么不好。”


就是你这种态度我才满头雾水啊!!!!


不好的多了去了,我真搞不明白你说怎么想的!!!!孙翔那种人,有可能你对他屁意思没有他就觉得你喜欢他,但是也有可能你快把告白摔他脸上他都不知道……啊哦等一下,我手机响了。


“哥。”


“说。”


“你可以从电脑上下来了,现在,立刻,马上,换衣服带上钱包,出去。”


“啊?”


“雪峰哥说请你吃饭。”我想了想,咬重了你们这两个字,“就你们俩,就现在。”


大哥的脸上露出疑惑的怀疑表情,当然了,雪峰哥时间掐的这么准是因为我在通风报信……对不起,别说我没有队友爱!


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雪峰哥比孙翔靠谱,怎么破!!!!


10

“悠悠,我带来的瓜子你看见了没有?”

大约在晚上六点的时候沐橙姐跑来问我,“我丢在休息室桌子上呢,结果晚上就不见了。”


我非常无奈地指指我旁边隆起的一坨:“都被他磕光了。”


姐啊,难道你没有闻到我们这儿一股浓郁的奶油瓜子香?我又不吃这玩意!


沐橙姐拿一双美目上下左右扫视了一下那一团,然后惊讶地说:“哎呀,孙翔怎么在这里啊?就算开着空调,这么裹还是会捂出痱子哦。”


“这不是问题,”我说,“问题是他跟个神经病一样闯了进来,然后像头死猪一样把自己埋在了里面不动弹,我说了好几声他都不听,要不是我看见他房间里的瓜子壳和酒瓶,我还以为他被人打了。”


“那么问题来了,”云秀姐从沐橙姐后面走了出来,没瓜子磕的她看上去分外不满,“他到底在发什么毛病才会错闯——哦,是正确地闯进这个房间?”


我有点心虚地看了看裹着被子的孙翔一眼。


准确地说,是看了看裹着我哥被子的孙翔一眼。怎么办,我突然觉得我成了个棒打鸳鸯的罪人——即使我并没有这么个确切举动。


“大概——是觉得自己彻底失恋了吧。”


11

人生中总有一些镜头,比起其他就好似单反比之傻瓜照相机,清晰地足以从千万个人影与动作中脱颖而出,在人的脑海里留下再清晰明确不过的影像。


而且死也忘不掉。


即使你事后再怎么痛哭流涕地懊悔你怎么就眼尖了那么一回,该看到的还是记住了,该记住的还是刻在了心上。


所以很多人称之为,刻骨铭心。


怪谁呢?能怪谁?


最后的最后,只能,怪自己咯。


孙翔把头闷在被子里,被子里有股烟草的味道,大概是那个谁偷偷背着他妹吸烟留下的,亦或是他身上常年的烟味留下的,总之什么都好,他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就当是有了那个人的气息。


磕完了瓜子喝完了酒,男儿的眼泪却还止不住地想往下淌。


孙翔觉得一切都天旋地转,脑袋晕乎乎的,意识里也只剩下那一抹断片儿在回放。


————难得那么温柔和软的叶修,就任由那个陌生的男人抱住了自己,然后由着那个男人,在自己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


去你妈的刻骨铭心。


12

“七,八,九……”


叶修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班长拿着一个瓶子在数些什么,旁边还散落了一些,奇怪地问:“小班啊,你在干嘛?你不是被分配去翻译部分文件了吗?”


班长看了他一眼,已经放弃抗议那个称呼了,干脆地说道:“孙翔喝酒了,我在数他喝掉的酒瓶子的瓶数。”


叶修一想到刚才他已经数到了九,大大吃了一惊:“哟,九瓶,你跟哥开玩笑呢,九瓶都能称霸联盟了,孙翔不是据说顶多只能干掉一瓶?”


“那是说的白酒,”班长又丢了一个空瓶,淡定地道,“他最近酒会上练得不少,这种调好的鸡尾酒饮料他确实能干掉很多。”


三杯倒叶修:……………………


班长说:“我觉得你可以上去看看,他正裹在你的被子里,磕完了苏姐的瓜子,抢了云秀姐的话梅还有叶悠的大白兔,你再不去,他大概也只能在被闷死和被打死两者中选其一了。”


叶修看着孙翔这个所谓的表弟,再想想孙翔,无语了。也不知道有这么个弟弟,是孙翔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


他抬脚就往楼上的房间层走,心里琢磨着孙翔这到底是怎么了,等没几步就回了房间,还没打算开门就觉得身上多了只考拉,低头一看,哟,不是考拉,是他妹。


他妹还一脸‘你坑我’的表情:“你把孙翔怎么了?!”


叶修嘿了一声,心想女生就是外向——虽说不看好孙翔,平时打打闹闹,真闹出问题,担心的也是她,果然还是个小丫头,难怪和孙翔玩得来。


“我的糖袋子都被他拿了!!!他怎么找到的!!!!都是大哥你的错!你肯定又刺激他了!”


叶修:……………………


他拍拍妹妹的腮帮子:“来来来,给哥哥看看你的牙,不是说老郭才拔了牙?再吃那么多糖,你想和他一个样?捂着腮帮子痛的什么都不能吃?”叶悠还想反驳,被后面上来的班长一把捏了鼻子转到了一边去,从叶修的爪子下解救了出来,一脸严肃地和叶悠开始了关于蛀牙的问题。


于是叶修放心地一闪身进了门。


13

孙翔抬眼看着这片纯白色的世界,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这世界干净地连个倒影都不留给它,只剩下他茫然地四处张望,可是世界不愿意给他一点儿反应。


直到世界的一个角落突然出现了一片最显目的红,他才揉了揉审美疲劳的眼睛,冲那片红跑过去。


一个少年呆在那片血红之中,握着一张卡,盯着它几秒就要往下摔,孙翔差点一口气梗在喉咙眼里,猛地扑上去抢救,等把卡抢救下来后,他才开始重新呼吸,仔细翻看——再熟悉不过的荣耀初版账号卡,上面整齐的覆了膜,一叶之秋四个字写得像狗爬……


这就是孙翔每天都要塞在口袋里的那张价值千万的账号卡,没错。


孙翔呼出一口气,冲着少年劈头盖脸地就想骂蛇精病,结果少年却好似没事儿人,向前踏了一步。


他的表情很悲伤,却称不上认真,孙翔觉得蛮眼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卧槽?!叶修?!你是叶修吧!喂,喂你回答我的话啊,你是叶修吧?!”


孙翔心想他该怎么形容那种表情?这表情看上去太苦逼了,又太酸了,酸的他觉得这都不像叶修了,叶修从来都是游刃有余,谁能让他如此苦逼?


孙翔摸了摸下巴,咬牙想了想,这表情好像在哪里……哦对是叶悠!!半年前叶悠莫名其妙大半夜跑到了叶修那边,回来的时候就是一副表情。


可是那表情不像平时的叶悠,这个少年也不像平时的叶修。


孙翔浅一脚后一脚地跟着少年走着,走过一段路后一个女孩便哭泣着扑了过来,少年接住了她,抱着她细声细语地说这话,这些话孙翔却又听不见了,少年和女孩就好像和孙翔不在同一个世界,孙翔除了看,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一切都被隔离了开来。


他渐渐也意识到了什么,看了看那个女孩……看上去是挺像苏沐橙。传闻中的果然是真的。这么一想,孙翔有点恍然。


原来这两个人真的一起长大的,手牵手,相依为命的那一种,看现在这个劲儿,如果他和苏沐橙掉进水里,叶修估摸着是绝对不会看他一眼的。


他干脆原地坐了下来,看着每次都欺压一众男性去拎包的小苏沐橙在叶修的怀里哭,哭完又仰着脸问着叶修什么,而叶修的表情在孙翔看来简直可以揉出水,刚才那种麻木完全不见了,手还一下下地拍着女孩的背,为她擦干所有的眼泪。


一辆车从远方慢慢开了过来。


孙翔瞪着看那扇黑色的车门打开,出来的却是叶家的管家,这回孙翔看懂了他嘴里的话——


——他在叫叶修‘大少爷’,叫他‘回家’。


孙翔一下子就懵了。


怎么回事?这不是叶修和苏沐橙小时候的事情?不是说叶修好几年都没回家,连叶悠都不认得他?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猜错了?苏沐橙这看上去也就小了个八九岁,叶修也得进联盟了吧?!回什么家啊!啊?叶家那个死脑筋的老头,叶修又不是叶悠,一回家出的来?!


孙翔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在和苏沐橙说了些话以后,牵着她准备踏进车门,一下就慌了。


也许这确实是个梦吧。


他伸出手,向前伸去,指尖仅仅是指向了车辆的方向,黑色的车子就好似烧掉的纸张,碎裂地片片消散,而他也扎扎实实地握住了叶修的手。


这回世界在他们中间隔着的墙碎了。


他真实的,扎扎实实地,紧握住了叶修的手。


孙翔看着转过身来,一脸惊讶的少年叶修的脸,没有惊喜的感觉,反而想起了当初被自己撞倒在地,把脚崴了的叶修,大只的那个。


他的眼泪突然就和之前的苏沐橙一样刷的一下下来了,毫无阻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只能瞪着眼睛,用一只手的袖子把眼泪擦干,努力地做出没有事儿的样子。


太丢人了。


“你想干什么?”少年叶修问道,“你是谁?”


“你不管!”孙翔凶巴巴地,还是回道,“我是孙翔——你想带苏沐橙回你家?你是不是傻!你刚才还想把一叶之秋掰掉!叶修你脑袋终于锈了吗?”


“我的朋友死了,”叶修说道,“沐橙的哥哥死了,我要带她回家,有什么不对?”


“苏沐橙有哥哥?不对,重点不是这个——你回去了就出不来了,难道你不比我清楚吗?!”孙翔先是一愣,然后几乎是被这种版本的叶修气乐了,“回去当个大少爷,哦,荣耀也不玩了,也不装大爷了,学钢琴,和卫云那种人打交道,相亲,你嫌自己堕落的不够快啊?!”


少年叶修把头一扭:“用不着你来管,我一个人能做什么?我能带着沐橙做什么?”


孙翔说:“马上就会有个叫陶轩的垃圾来帮你,有个叫吴雪峰的人来帮你,还会有很多人喜欢你,你以后会很强,把所有后辈欺负个遍,而你居然不让我欺负回来就想走?”


“你是神棍吗,相信未来有人帮忙有什么用?我只看当下,”叶修拉着苏沐橙往前走,一走脚下一步红色的印记,“再见。”


“那我帮你啊!!!”

孙翔觉得脑袋要气爆炸了,他几乎是拿出全身的力气在对那个背影吼,“既然你觉得别人不会帮你,那就我帮你!我代替吴雪峰,我帮你扛陶轩,我帮你打刘皓……不是,先帮你把刘皓隔在门外!我帮你养苏沐橙,你家的叶悠我帮你养的那么好,我有什么不能帮你的!”


他越想越委屈,过去的事情一起争先恐后卡在嗓子眼里,他想想被驳回的申请,上前几步抓住叶修的手腕大喊:


“难道每次不是你先不要我的吗?!!”


人对于另一个人的回忆到底有多少?偶尔杂乱无章,偶尔整齐有序,最容易被回忆起来的,要么就是最爱的,要么就是最恨的,开始,过程等等却往往很容易被遗忘,剩下的东西往往最刻骨铭心。


孙翔抓着那只手,心里头的恨和愤怒驱使着他的行动,小少年使劲儿地抽着自己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开。


最后孙翔所能想起来的,也就是那个雪夜里,叶修牵着叶悠,头也不回地离开的那个背影。

你为什么不能在那个时候留下来?!!!

你为什么不愿意为了我,为了你的一叶之秋留下来?!!

“难道每次先走在前面,抛弃我,拒绝我的人不是你吗,叶修!!!”


那一瞬间整个纯白的世界都黑了下来,少年叶修的影像一点一点的破碎,最后像是被消磁一样晃动了几下,全部消散。


最后站在孙翔面前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少年。


一个穿着白衬衫,有着和苏沐橙八分相像的少年。

“初次见面,”少年对他说,“我叫苏沐秋。”

14

“卧槽!”

叶修被吓了一跳,眼睁睁地看着孙翔在喊了一堆胡话后,用一副宿醉头痛的醉汉模样从自己的被子里滚了出来。


“孙翔?二翔?翔翔?”叶修轻言轻语地拍拍滚落在地砸出一声大响的孙翔,“没摔出问题来吧?不用我明天比赛给你顶班吧?怎么了?三儿在糖袋子里放了只鞭炮?还是做恶梦了?”


孙翔慢慢地抬起头,直愣愣地看着他,一声不吭,眼睛从他的脸挪动到他身上红黑白三色相间的国家队队服,眼角还带着可疑的红。


“叶修?”他慢慢地问。


“啊?”叶修挑眉,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糖,“叫哥干啥?”


孙翔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等叶悠进来时又盯着叶悠看了好久,叶悠被看得毛骨悚然,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孙翔看了这兄妹俩半天,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眯起眼,眉都快拧成麻花了,横眉竖目,眼睛瞪圆。


叶悠和叶修都挺了解他,都知道这大概是他有什么自认为‘不好说但是绝对要说’的话要说了。叶悠有点警惕,一般来说,她的意见是,孙翔既然自己都知道不好说,那就不要说了。


谁知道孙翔下一秒就很快地嘴皮子一翻,开口了。


他的声音沙哑如同败落的枯叶,却直直地在叶悠心口上扎了一道细口子。


“告诉我,苏沐秋是谁?”


孙翔的手很长,长到一拉就能直接拉住了叶修的衣角,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虚的叶悠向后退了几步,在哥哥一个眼神下又退了几步。


“告诉我,都告诉我,我不知道的,我没经历过的,我不懂的东西,统统都告诉我。”


那个少年和他说了三句话,就三句话,孙翔却觉得自己被嘲讽了三车的话。


他说——


——你来晚了。


——你经历的太少了。


——你——好——蠢——啊——


其实孙翔在梦里想,是的,没错,对极了,但是那TMD又怎么样?!他稀罕吗!!!


醒来后他看着叶修,不得不在心里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他还真稀罕。


但现在的叶修是现在!现在的叶修身上穿的是国家队队服!和他一样的队服!现在他已经掌握了‘现在’,他还能等等那个‘未来’!


来晚了,不知道,那就问,引导后辈,开解后辈不是前辈该做的吗?答疑解惑不是前辈该做的吗?既然叶修仗着自己是前辈,那手握一叶之秋的他就是那个最正统的后辈!


想到这里,孙翔突然就觉得舒心了,梦里少年的话确实很扎心,在被那个不认识的少年用轻蔑的眼光看着的时候,他确实是觉得绝望的。


可是那又有什么问题?


孙翔看着对着自己揉额头,叹气,砸吧嘴思索的叶修,心里慢慢地高兴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叶修现在在这里,在联盟里,退役了还是个领队……挺好的。孙翔想了想,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把手从叶修的衣服上放开,打着胆子捏住了他的手腕。


叶修:?????


叶悠:!!!!!!


孙翔慢慢地呼出一口气,看着那只手。果然梦里的都是骗人的。

叶修这种人,孙翔很难想象他会被迫抛弃荣耀。


他不正是为了这个,才站在了这个苏黎世的土地上?


15

我有点哆嗦,真的。


整整大半年没出现的那种冷意一点一点地折磨着我,我总觉得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又有什么事儿发生了。


梦,梦……难道沐秋哥对孙翔干坏事儿了?!次奥,他都失踪快整整一年了,我怎么CALL都没反应,我还以为他消散了,现在跑来折腾孙翔……我说,这不能够吧?


我说不清自己是高兴还是难过。


班长说,这事儿你别管。


我能不管吗,我撺掇的雪峰哥今天找的我哥,孙翔肯定是受刺激了。


班长说,这事儿你管了也没用。


但是我还是挺想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喝完牛奶,在张副查完房后直接掐了自己一把,喝了口杯子里准备的茶,给自己提神,我哥看上去没什么,一直坐在床边翻着笔电看比赛视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管管孙翔的教育问题。


他下午和孙翔答应的是,有空讲,但是这个有空指的是什么,很耐人寻味,我总觉得吧,就算是我哥,这件事也无法越过明天去解决,我哥能忍多久?


讲故事都在睡前和三更半夜,不是吗?


16

…………


讲故事果然发生在三更半夜啊!


我这么感叹着,努力地掐着自己大腿,从而不让自己叹息出声。


但是奇怪的是,过了好久,一点声儿都没有!!!我就光听见一阵脚步声,很难得的,大哥还没去找孙翔,孙翔自己找上门了,啧,算他聪明,十一点张副睡了,十二点王队也睡了,一点钟,就算肖时钦和阿戴开会,那也得睡了,这个点来找我哥,可不是没人抓吗。


我悄悄地,悄悄地朝后头看了一眼,发现这货完全坐在我哥旁边,不说话,我哥睁着眼睛,也不说话,两个人居然没有一句话好说,让我不由得对他们在一起的可能性升起深深的怀疑。


这气氛这真的呆胶布?!


“你说不说。”


等我数到第三十只羊时,才听见孙翔的声音。


“你今天不说,我今天就不走了。”

孙翔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带着怒气。


大哥似乎也有点生气,因为他没逗孙翔。


“说不说的,你知道和不知道也没什么分别吧,”大哥打了个呵欠,“说到底,苏沐秋这么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孙翔。”


“靠,今天吓我……”孙翔的声音戛然而止,转了个高度,“你说我就说!!”


我次奥,听到最关键部分你倒知道掐了?!你倒是接着往下说啊混蛋!!!!


“……要不然,你告诉我吴雪峰和你什么关系也行。”孙翔大概是也觉得自己像来吵架的,声音放软了点,有点卡地道,“我,今天逛街路过,看见他亲你了……”


……哦。


你下午就是为了这个发神经啊……等下啊,你果然跟踪我哥了吧!!!这毛病跟谁学的!!班长吗!!!!


“……原来你下午就在为这个发脾气啊?”我哥的声音听上去也挺无语的。


“喂喂喂,难道你觉得这个事情很正常吗?!那可是一个男人吻你!!!”孙翔的声音听上去挺理直气壮,但是——


——就好像你不会这么干似的!


“只吻了额头。”我哥干巴巴地说,“而且是因为我哥刚给他发了张好人卡。”


………………嘎?!


“啊?好人卡?”

孙翔的声音告诉我……他傻眼了。


等下啊,好,人,卡?!!!


TBC

这世界上四件事情最可怕,即将袭来的牙痛,永远在爆的字数,卡不完的情节,关不完的窗……


明天又要去拔牙了,还是智齿,又要痛三天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刷牙……


PS:其实本章并不算伞哥出没,翔翔这个梦其实是历史遗留问题……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