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周叶)狐狸娶亲

在下雨又有着太阳的日子,不能出门。

小小的周泽楷被奶奶这样告知。

“为什么?”他嘴里嚼着黏黏的青团子,抓着奶奶的衣襟摇了摇。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摇了摇扇子,笑的露出一口牙:“因为那是狐狸们在办婚嫁~像咱们泽楷这样的小孩子,看见了狐狸新娘子,新娘子会把你抓去滚床再吃掉的~”

“滚床?”

“就是让男孩子女孩子在床上滚一滚,祝福新娘子早生贵子~如果泽楷滚完床不被吃掉,会变成小狐狸的哦,以后还会娶狐狸精做新娘子的哦。”

小小的男孩被变成狐狸这句话吓了一跳,立马使了吃了奶的劲儿去摇头:“我不出门。”

他不想变成小狐狸,他也不想去狐狸精当新娘子,故事里的狐狸精都是骗男人的坏蛋,会把男人吃掉的。

“好好好,”周奶奶揽了他,“咱们泽楷不去,泽楷不变狐狸,所以啊,狐狸娶亲的日子,千万别出门啊。”

周泽楷点了点自己圆团团的脸,再啃了一口青团子。

———————————————————————————————

“哦,太阳雨啊。”

听到江波涛这样说的时候,周泽楷看向天空,果然看到了晴空之上落下点点雨丝。

“狐狸娶亲。”他小声说道。

虽然只是小时候周奶奶讲的封建迷信故事,周泽楷却一直记得清清楚楚,不仅仅是这个,周奶奶说过的所有他都记得,只是不知为何,印象特别深刻。

“哦,是有这个叫法来着。”吴启从书包里拿出一把伞,“社长,你现在回家不?”

周泽楷摇了摇头:“会议。”

虽然轮回高中已经放了学,学生会却在一小时后有着一场临时会议,周泽楷早就和家里打过电话,今天就在外面解决晚饭。

“那我们走啦!”企鹅研究社的社员一个个和他告别,周泽楷一一点头,目送他们离开后,便站在一楼门外的走廊里,静静地看着这场晴天雨。四十五度的完美角度,美男子的侧脸引起学妹们一阵阵的手机咔擦声。

天空里泛起朦朦的雾,渐渐地太阳便被遮掩住了大半光芒,雨一直在下,周泽楷闲着无事,默默地数着天空聚了又散的云雾,猛然间却看到一抹红一闪而过。

……那是什么?

周泽楷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那一点红离自己越来越近。

一般来说,看到这种景象,孩童的反应是圣诞老人,大人的反应是高空坠落物,中二少年的反应是红色的从宇宙而来的UFO或者飞船什么的,唯有周泽楷,又不算孩童又不算大人,偏偏也不是中二少年,于是他下意识的伸出了手……然后被撞倒在地。

入耳便是清脆的叮铃铃几声,周泽楷从巨大的冲击力中睁开眼,抬眼一片血红。

“哦,对不起,哥这就把盖头拿开。”随即周泽楷便感受到自己身上一空。

男人的声音。

……盖头?

周泽楷有点迷茫,等鲜亮的大红盖头被拿掉,他有点困难地一手撑地一手坐起,眼睛慢慢地从下往上转。

最先入眼的,是一双缀了美玉的红色绣鞋,随后是镶着紫绣祥云边的红色裙摆,模样奇怪的红玉佩,有着万福万囍金丝绣纹的腰带,金色的镶边流苏……一切的一切都有着鲜明夺目的大红和各种老人们口中的吉祥图案,不用周泽楷有多好的历史成绩,电视剧都能告诉他,这是一件做工精良的喜服,一件精良的嫁衣。

……但是穿着者不对。

穿着这一件锦绣嫁衣的,是一名双手叉腰,把绣着大大的囍字盖头丢到一边的,有着长长黑发的男性。

一名既不算丑,也不算是绝色的男性,他的头上甚至还顶着一顶金色的凤冠,纯金上雕刻出了白凤浴火的花样,珊瑚珠子串着珍珠微微垂下,一下一下地阻挡着男人的面容。

“不好意思啊,漂亮的小家伙,诺,这个送给你当赔礼,你今天就当没看见哥吧,哥先走一步!”

男人冲他打了个响指,周泽楷就觉得身上的疼痛浑然一轻,随后几个重物便被男人丢到了他的怀里,还没仔细看就把他的眼睛给闪瞎了。

“你是……”他的话还未出口就被堵住,男人一根手指抵在他的唇边,冲他微微一笑。

“嘘——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骗人。

周泽楷看着他的脸,有点痴痴地想。

……你明明是一只狐狸。

该怎么形容那一瞬间,男人带给他的感受呢。

明明只有中上的相貌,周泽楷自己就比他俊秀了不知道多少,可是这个人好像天生就懂得挑动人心,一个嘴角绽开的弧度,一个瞥过来的眼神,一句压低了声线的话语,一切就好像冰雪初融,令人脸红心跳的气息就从有到无,这甚至都不用一秒,更何况男人还有着一双摄人心魄的蜂蜜色眼瞳,光是盯住它看,就好像陷入了甜蜜的陷阱,一刻也挣扎不出来,他肤色苍白,嫁衣的红光衬得他越发脸色红润,一点红珊瑚珠正垂在他的眉心,点亮了整副平淡的眉眼。

它不像狐狸,长得并不细眼尖脸,可是周泽楷一眼望过去,就是觉得他应该就是一只狐狸精。

他忽然就明白了商纣王为何宠爱妲己,美人确实是要多少就有多少,可是以色侍人终会老去,恩宠不在,唯有这种非人的动人摄去了纣王的心魂,美貌在它面前反而就像吃腻的鱼翅燕窝,吃腻了尚且不如一碗白米饭,从此黯淡了下来,


“你拿着这个玉佩,以后遇到危险就打碎,哥就来帮你一次,”男人拍了拍周泽楷的脸,“醒醒,小伙子,要是有人问你,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懂吗?也别乱回答,回答错了会被老韩的小鬼压进十八层地狱的哦。”

“……”他这么恐吓着周泽楷,周泽楷只能愣愣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老韩‘是什么,回过神来才觉得自己似乎该说些什么。

“你的名字?”他冲着已经开跑的男人问道。


“啊,”男人回头,摆摆手,“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养的修。”

他步伐轻巧,一跃便越过学校的围栏,跳上了一棵大树,不过是一阵青烟弥漫,他就如当初来之前一样,无影无踪,只剩周泽楷看着手里那几颗硕大的珍珠,和那枚红玉佩,伫立在那里默默无言。

狐狸,真的娶亲了……不,这应该是……


……狐狸出嫁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着那人一身嫁衣,周泽楷心里莫名地空落落了起来。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明明身边有着千万朵花,却总是为了那一棵草而挂心,明明也只是见过它一眼,而那棵草对你无所了解。

有些人管这种心态叫做犯贱,有些人,则管这种展开叫做……命中注定。

END

恩,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额,总之,小周生日快乐!送你一只逃婚的叶修狐狸精!

这段子是完结了,不过这也是试着写一写,打算拿这设定开个新文wwww

你们猜原新郎是谁?

评论(28)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