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修)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王叶支线END

0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老话总是不错的。


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被窝里暖烘烘的,病房里也暖烘烘的,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儿来,脸颊都是烫的,好似煲了老久的老母鸡,骨头里都是酥的。


再一动,哟,身上好像还压了个脑袋。


“醒了?”

那个脑袋一瞬间就被叶修惊醒,抬起头来,大小眼还没完全睁开,黯淡的脸色里透着深深的疲惫,“我去给你热热粥,你再眯一会儿。”


叶修看着他,很想叫叫他的名字,不为什么,就是想叫一叫,叫叫老王,叫叫大眼,叫什么都好,只要他能叫。


但是他看着对方的神色,终究没有叫出声,只是在对方把额头伸过来感受自己的额头时,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脸。


“好。”

叶修这么说着,又闭上了眼睛,安心地睡了过去。


1

叶修烧了好几天,胃里基本都没什么东西,天天打点滴,还是王杰希心细,天天掰着他的嘴给他喂下些粥,粥被熬了很久,米粒都熬得开花,一下子就能灌下去,只是叶修嘴里早就淡出了个鸟来,嚷嚷着要吃肉。


“叶悠在我家里给你看着鱼汤,”王杰希一边给他喂了一勺子粥,一边说,“你现在还不能吃荤腥。”


“她知道厨房门儿在哪儿开就不错了,”叶修懒洋洋地道,“她哪儿炖过汤。”


“我炖的,小别在看着她,别担心,”王杰希又给他喂了一勺子,“别任性,好好吃粥,过些时候才能吃点肉。”


“别啊,我妹生病时家里还给炖鸡汤的,怎么到我这儿只剩粥了,”叶修把嘴一别,“我想吃肉。”

他随性地时候也不充大佬了,也不自称哥了,说不吃就不吃,勺子死活进不了嘴。


王杰希看他这样,也只好叹气,一个电话打到了自家,电话里吵吵嚷嚷,听起来不止一大一小,王杰希也懒得追究这么多,直接告诉叶悠,她哥想吃肉,叫刘小别帮着她熬点肉汤来。


“啊?不是不能吃吗?他那千疮百孔的胃……”叶悠有点愕然,“王队,你被他威胁了?还是病情刷的一下好了?”


“本来也没多大的事儿,”王杰希看着床上的人,语气里带点笑,“烧退了就好了,我现在喂了他一点粥,他撒娇说想吃肉,那就依他吧。”


一听撒娇俩字,叶修眼睛就瞪圆了去瞪他,电话里叶悠和别的几个人爆出一声哈哈哈的大笑,王杰希则安然地挂掉了电话。


“都依了你了,好好吃粥吧。”

说着,他一勺子粥递了进去,正好堵了叶修想要说话的嘴。


2

“既然是病人要喝的,那些油花儿都要拿勺子撇了……”刘小别口头指导着叶悠,后者笨手笨脚,脑袋不笨,做的还行,他还挺欣慰,“对对对就这样……”


“说起来你们那儿到底怎么了?叶神居然得进医院,看把队长熬得,”袁柏清在一旁啥也帮不上,咬了一口苹果,“这看着可重啊。”


“出柜被打了。”叶悠想起来就气,简单地概括道,“突然地我哥就和我说,他和王队成了,我问他什么时候,怎么了,他说就问了王队,出柜吗,王队说,恩。他说的轻巧,我爸打得鸡毛掸子都断了,风一吹,他再一倔,伤口还感染了,发几天烧真是便宜他了。”

袁柏清和刘小别面面相看,无语凝噎。

这是什么新奇的告白方式。

“哇,鸡毛掸子都打断了……”卢瀚文砸吧砸吧嘴,窝在一边的沙发上乖巧地缩成团,才刚刚来B市玩就碰到这种大事件,不得不说他运气不太好,“听起来好痛啊。”


“可不是,二哥都不让我看,我扒了他的手,就看了那么一眼,就撑不住了,”叶悠叹气,“好说歹说抱着我爸大腿哭,哭的我头都疼了,这才没让他继续拿拖把来打,我哥也是,别跟我爸顶嘴,不就没那么重了吗。”


“哦,原来前天你眼睛肿的像个桃子是为这个……”袁柏清点头。


“叶神没事了吧?”高英杰帮忙切着葱花,有点担忧,“一帆他们也很担心……但是叶修前辈不让他们过来探病。”


叶悠心想这确实是她哥干得出来的事情。


“烧退了,我爸也软了,王队在他身边,他现在也没什么吧,”她小心地撇出最后一点点油花,“你们等会谁陪我去送汤?友情提醒,要去的都带墨镜。”


“笑话,我大蓝雨难道还怕微草队长秀秀恩爱?”卢瀚文一拍桌,“我去!”


“你得了吧,你脸上就写了八卦两个字,”叶悠脑子都不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警告你,你去别哥就不去,别哥去你就不能去……别这么看着我,你这双无敌撒娇星星眼对我没用。”


旁边的刘小别毫无声息地腹诽,无敌撒娇星星眼是什么鬼?


“我去吧,小别你看着这家伙,让队长清净会儿。”袁柏清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围巾,套在脖子上,“英杰你跟不跟我去?”


“我,我留下来做点好消化的东西……”高英杰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一帆有教过我的,我想做给叶修前辈尝尝。”


“行,娘娘你继续贤惠,我们先走一步,”叶悠抱着保温桶出来,一边抱怨一边看这个桶,“王队家的桶怎么这么大!”


“不公平!”卢瀚文跳了起来想跟着去,“我也想去啊!你们不能因为微草和蓝雨有不共戴天之仇就这样排我!”


“排的就是你!坐下吧小奸细。”刘小别臭着一张脸走过来,摁下他的头,“老实点!”


“刘小别前辈陪我坐嘛!”卢瀚文打蛇随棍上这点比黄少天还溜,立马抱住了刘小别的胳膊,“等会我们来PK吧PK吧!”


……

高英杰一狠心,不顾刘小别求助的眼神,转过身躯和起了面。


我什么都看不见!


半单身狗高英杰如此自我催眠道。


3

“说起来,你爸妈就真没有半点意见?”

叶修一边端详着着手腕上的一串红绳系串着的铜钱,一边百思不得其解,“你说这铜钱怎么就那么邪门,当初帮我挡了一下子弹,现在又帮我挡了一下我爸摔下来的瓷瓶。”


那瓷瓶都被摔成碎片了,片片锋利,叶修倒地上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割腕子了,结果一看,只有铜钱上留下了痕迹,手腕一点儿都没事。


“本来就是做给你的护身符。”王杰希拿了个大枕头给他垫在后面,淡淡地笑着,“这不是最基本的吗——至于我爸妈,我爸看了一眼我占卜的结果,他就同意了。”


“什么结果?”叶修看他一眼,“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什么结果,”王杰希给他盖好被子,神色如常,“我不早就告诉过你?”


叶修愣住了。王杰希这人什么都记得清,他却很容易忘记一些什么,一听他这么说,脑袋里有什么片段一闪而过,却抓不住。


“你什么时候说的?说的什么?”他忍不住反问,“我年老记忆衰退,麻烦你重复一下?”


王杰希笑笑。


“我们是天生一对啊。”他的语气相当轻描淡写,“我早就和你说了,你还没有信?”


叶修反而被他噎住了——他当初还真是不信的,或者说,信了又有什么用呢?这世界上似乎一切都有着命中注定四个字压在头上,却也有些事情总是超脱本该有的规划,当初卫云还信校园传说呢,结果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校园传说似乎也并不全为假,如果用科学效应去解释恋爱,那能够解析出一打的荷尔蒙相关资料,可校园传说里的‘同台’似乎靠的不是荷尔蒙,是几率,科学还说女性荷尔蒙会吸引男性呢,世界上还不是有那么多搞基的,爱情这个玩意本就无规律可言。


但是叶修当年没觉得,现在回头看看,不说那么多对儿‘证据’,单看卫云,就可以知道,有些东西冥冥中的可怕,那并不是能简单地用‘被周围人说惯了就真的喜欢了’‘说着说着自己就喜欢了’‘吊桥效应’‘从众效应’可以解释清楚的。


可是他居然真的深深喜欢上了叶修,从友谊到喜欢,从喜欢到爱,再从独占到爱,他是校园传说里唯一一个求而不得的人,求得都快成疯了,如果叶修再不坚定一点,脑袋再不清楚一点,或者说如果他是个智商情商都在普通水准的人,只怕校园传说又要多上靓丽的一笔,题目都能现场起好,就叫十年后的再恋。


“大眼儿,难道你真的信吗?”叶修问,“我不是说否定咱俩这关系,但是关于命这个东西,你真的信吗?难道你真的一开始就卜出了这个结果?每次比赛前也能算出结果?这不能够吧?”


王杰希不接话,抬抬下巴,“伸手。”


叶修把手伸过去,王杰希解下了那串铜钱手链,放在一边,拿出了一串新的,这回不串铜钱了,挂着一枚王字型水苍玉,一看就是有年头的,叶修看了就笑:“怎么,我妹手上挂了一只,你也给我个祖传的啊?”


“她那个是别人给她的,这个是我给你的,”王杰希细心地系好红绳,抬头看他,“不一样。”


这个不一样,意义不言而喻。


“至于命……”他沉吟了一会儿,手上开保温桶的动作还一丝不差,叶修忍不住看了一眼,鸡汤撇去了油花,撒上了小葱,汤汁清亮,“我倒是相信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但是,我并不是永远都相信我占卜出来的结果,占卜出来的东西只是很浅显的,模糊的大概,结局到底如何,还是要靠自己的判断。”


“说来听听?”叶修来了精神,抱着保温桶尝了口鸡汤,“哎呦喂,终于尝到肉味了。”


王杰希又去开窗通风,拿小桌放在他床上,这才在他床边坐了下来,慢悠悠地给他剥橙子吃。


“当年如果我爸不喜欢我妈,他会跑到危险的地方去?不,他压根不会去卜这一卦,”王杰希撕着橙子上的白皮,“很多所谓的‘命’,其实是人自己的选择,都说相由心生,命,也是一样的,如果我心里不是这样想的,算再多也没用,就算卦象显示我和你八字不合,如果我放弃了,那么最后卦象就对了,如果我不信它,我和你在一起了,我还为什么要去信一个不准的东西?”


他剥了一瓣,放在旁边的盘子里:“命这种东西,是我愿意的,我信的,才叫命,不愿意,不信,那叫挫折,迈过它,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命。”


他抬起眼来,看着叶修,微微一笑。


叶修不是没见过王杰希朝他笑,王杰希这个人,一眼看过去,你不会注意到他的,但是如果你在盯着他的时候,他朝你笑笑,你就会觉得他那双眼睛也许真的是有魔力的,明明只是单纯的黑色,你却似乎能在他眼里看到万千世界,或是世界一切都停止了,褪色了,变得虚幻了,只有他是真的。有的人说,这种人的眼睛是有禅意的,是有佛性的,但是毫无疑问,王大眼不信神佛,要信也是信耶稣,或者梅林,或者玉皇大帝,总之叶修觉得他是不会有剃光头的资质的。


“你以后可别对别人笑了。”叶修叹了一口气。


“怎么?”王杰希没想到他突然会说这个。


“你那眼睛本来就没普通人大,”叶修捞了一瓣王杰希剥好的橙子,借佛祖的花献佛祖,塞到他嘴里,“在笑的时候嘛……装我一个就够了,懂?”


他很少说这种意图明显的话,所以等王杰希有些诧异地看过去时,叶修已经把脸转过去了,喝汤喝的滋滋响,好似汤里有黄金,死活不抬头,一看就是装的。


王杰希笑笑,既然叶修想装,那就装吧。他干脆专心剥起了橙子,剥完橙子又开始削苹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他就听见保温桶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我说大眼儿,”叶修凑了过来,“你觉得你的命是什么?”


“原来你刚才在想这个?”王杰希给他捏好被子,“为什么这么问?”


叶修歪歪头,“不是,我说啊,大眼儿,你说你那么久以前就开始对我好,好了几年,难道你真的一直坚信,到最后我选的会是你?说不准我就和沐橙甜甜蜜蜜回家了呢?或者喜欢别的什么谁——”


“我不信那些莫须有的,没有发生的东西。”

王杰希一根指头堵了叶修那张随口跑火车的嘴,看着他笑,笃定地道。


他永远都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连笃定都像锤子慢慢砸到地上,却又那么沉重,那么响。


“我爱你,这是我对我爱情命的判断,而我们是天生一对儿,这确实也是我卜出来的。”王杰希突然露出一丝狡黠,“不过,东西被我动了手脚,不论多少次,它只能卜出这个结果。”


“啊?”叶修差点把下巴惊掉,“卧槽,你也会玩出老千啊?!”


“这不是出老千。”王杰希依旧安之若素,淡淡地道,“这只是用来告诉我自己,告诉我爸的一种方式而已,我只接受这种结果,因为我确定自己爱你。”


“大眼儿……你不觉得羞耻吗?!”叶修抽了一口气,把自己埋到了被子里,王杰希这个人就是这样,看着一本正经,看着人模人样,说起情话来却比谁都淡定,“我困了,要睡觉!”


“这没什么好羞耻的。”王杰希也不去揭开他的被子,悠悠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


叶修探出一哥脑袋:“什么?”


王杰希低头,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轻的不能再轻,却好像第一束落到雪地上的阳光,融化了积雪,那一瞬间叶修躲在自己的被子里,深恨自己没有王杰希脸皮厚。


他把自己滚烫的脸都缩到了被子里,好半天都没有出声。


但是他却悄悄露出了一只手露在被子外,王杰希安安静静地牵了它,连着自己的手也一起塞到了被窝里。


“睡吧。”王杰希说,“我在这儿,再睡一觉,醒来我们就回家。”


他的左手灵巧的点燃自家拿过来的香灯,点起了助眠的香料,然后把被子从叶修的脑袋上拉下来,免得他背了气。


“睡吧。”他重复道。


然后他们谁也没有再说话了,只留一室暗香,助人入眠。


4

后来叶修就和王杰希搬了出去住,叶老头子气的不行,王家倒是淡定,王太太还经常送吃的过去,两个大男人住一起,一点儿也不嫌寂寞,放假就把叶悠和高英杰接过来手把手授课,只住了一个晚上,叶悠就不想回家了。


“太舒坦了。”她语文不算太好,也不愿意吐露太多,只这么对八卦群众说,“我哥今年肯定会胖十斤,我拿自己的体重发誓!而且他会懒成狗的!王队太惯他了!”


这发誓够毒了,于是群众便信了,又跑去找苏沐橙打听,后者也悠闲,说:


“如果是王队,再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啦。”


说完便嗑瓜子聊天去了,徒留八卦群众抓心挠肺不得其解。


只有苏沐橙知道,王杰希到底对叶修说了什么,叶修在重复的时候,虽然嘴上讨人嫌,眼睛却是骗不了她的。


他是真的爱王杰希,两个人是真的在一起舒舒心心的过日子,那么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所谓的幸福,也不过是这样罢了啊。


只要叶修幸福,那么苏沐橙就幸福,这是从十年前就开始的,再也没有错,没有变更过的准则。


所以现在,他们都很幸福。


5

叶修永远记得王杰希那轻轻巧巧的几句话。


是情话吗?也许是的。是对自己的定论吗?也许是的。是告白吗?也许也是的。


王杰希对他说——


“我在意识到我爱你的同时,我只接受一个命。”


男人的声音轻轻柔柔,却有无限暖意。


“那就是,我们在一起,我只接受这个命为我的命,只接受这个未来是我的未来,我把未来的几十年都早早地预定给了你,也希望你把你的几十年也预定给我,我不想错过它,不愿意别人得到它,所以我不会接受别的命,放弃从来都不是我需要的。”


最后他笑着说:


“所以,我最后得到了你,和你的那未来几十年,我得到了我的‘天命’。”


兜兜转转,千百个日子过去,你还是爱上了我,你还是选择了我。


因为你也爱我,卦象和天命,变成了真。


我们真的是天生一对。

END

王叶的线埋藏在千万个他对叶修好的日子里,到最后才掀起来,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HE了,没有征兆的。

我其实特别喜欢王队wwww其实他的眼睛是魔性之眼啊2333


抱歉抱歉昨天晚上淘宝出了点问题,没有顺利打开预售通道,在这里再来一次: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4408868749


评论(16)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