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喻黄叶支线END

0

街上的人都非常喜欢那栋旧楼里住进来不久的那对兄弟。


六月份的一个大晴天,一大早就有人看到搬家公司不停地进出,没几个小时就把为数不多的东西给搞定了,等到家家户户都煮起午饭时,看上去游手好闲的兄长,已经在带着他的弟弟四处给邻居送点心当见面礼了。


没有女人不八卦,家庭主妇们打听了一通后就轻松得到了消息。


原来这对兄弟里的弟弟是来考试的,而哥哥则是来陪还没成年的弟弟的。


哥哥叫叶修,弟弟叫叶悠,这对黑发黑眼的中国兄弟对邻居们十分客气,英语也讲得十分流利,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而小男孩在这条街上可招女孩子喜欢了。


贝尔街的人都是过的淳朴日子,看着小男孩天天摆弄着自己种的紫色绣球花,天天拉着自己哥哥出去遛弯,晚上再练习上几个小时的钢琴,就觉得这对兄弟真是把日子过的舒心,时不时地还有小姑娘约男孩出去玩,男孩可以说是非常吃香。


他们丝毫也想不到——


——这对叶家兄弟,或者说,兄妹,完完全全是逃着来这儿的。


1

半年之前,世界荣耀职业联赛,中国队夺冠。


回国之际,队长喻文州和队员黄少天,再次对领队进行了伟大的,令人瞠目结舌的告白。


叶修当时没说话,静静地抽了会儿烟,把叶悠从吴雪峰身上撕了下来,一走就没影儿。


喻文州哭笑不得,黄少天指天骂地,也换不回叶修的回头,工作人员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们俩,直到几个小时后王杰希听到某某航班起飞才恍然大悟。


这可是在机场。


“这,这……”连平时只装个背景板的李轩,都说不出什么话来,这事儿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谁都想不到,叶修竟然是立刻,马上地,带着叶悠落荒而逃。


消息小范围地传开,整个圈子震了三震!


对一向四平八稳的叶修来说,这个举动实在是……


狼狈之极。


2

叶悠抱起膝盖窝在沙发上,手指如飞,音乐声不绝于耳。


叶修用同样的姿势坐在一旁,难得悠闲地一边啃隔壁夫人送来的小甜饼,一边看着电视上对于今年联盟战队训练营爆满盛况的报道,啃完一盘子还回头跟他妹说:“你玩个音乐节奏游戏怎么这么大声儿,哥就不该给你买这个PSP。”


他妹——也就是叶悠,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亲爱的大哥,反而啧一声:“啧,别吵我,节奏乱了。”


叶修心想这才几天没管,孩子就要翻天了,刚刚板起脸就要开始抢叶悠手里的PSP,谁想到他刚刚挽起袖子,敲门声就砰砰地折腾起了他的耳朵。


现在指针刚刚指向下午五点,这条街上的人吃晚饭早,此刻家家户户都应该是空虚的胃,颤抖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嘴巴大部分都用来吃饭了。


所以在这个时间点敲门,要么是邻居家大妈又来送炖菜,要么是送快件的,叶修想了想,最近他应该没买快件,叶悠的快件才刚刚到了一批,所以来的应该是送炖菜的大妈。


“谁啊?”他用英文喊了一声。


门外传来隔壁山姆夫人热情的声音。


“小伙子们,今天我们家做了南瓜汤,还有几道新学的中国菜,愿意尝尝吗?”


“哦夫人,我们很愿意!”叶修一边喊着,一边起身,他看了看自己身上,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拖拉着拖鞋跑去开了门。


山姆夫人壮硕的身躯出现在门后,一股南瓜夹杂着奶油的甜香扑面而来,叶修不由得眼前一亮,接过了南瓜做的碗:“我要是现在口水滴答下来,夫人您可别笑我。”


“你喜欢就好,”山姆夫人甜蜜地说,“你弟弟呢?我家的玛丽今天还问,说大哥哥们今天找不找她玩。”


“替我向小玛丽问好,”叶修笑笑,“哦夫人,这个我来拿——叶悠!放下你的PSP!还不快来拿东西!”


叶悠抬起头瞥了一眼——


然后她就因为角度问题被吓得魂飞魄散。


“我靠!”她情不自禁地爆了句粗口。


“怎么了?游戏死菜了?”叶修浑然不觉,一边顺口问着,一边腾出一只手接过山姆夫人递过来的篮子,“哦,我闻到了糖醋鱼的味道……”


“是我家新来的房客教我做的,他是个好小伙子,我觉得你们一定可以谈得来。”


山姆夫人这么笑着说,让开了自己的身体,露出了后面一直被遮挡着的‘好小伙子’。


不祥的预感立马跟草泥马一样席卷而来,叶修立刻,马上,明白了叶悠那一声‘我靠’的真正含义。


“卧槽尼玛……”

这下连他都情不自禁暴了句粗口,“你怎么在这儿?!”


被夸赞的‘好小伙子’笑了笑,接过叶修手上的篮子,一步踏了进去。


“因为……我知道你想吃糖醋鱼了?”


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叶悠你这个发型真是越长越难看,你看看街上的人怎么叫你的,小男孩,大哥哥,噗哈哈哈哈哈叶修他肯定没给你再修发型吧,肯定没有吧!”


半小时后,住在隔壁的隔壁的黄少天不负众望也坐在了叶家的餐厅里,对着青筋直冒的叶悠指指点点。


自从叶悠的半长发再次被叶修一剪子剪成了狗啃过的草坪,她就耻于出现在熟人面前了。


“说真的,你就不该让叶修一剪子下去,”黄少天笑了半天还觉得口渴,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喝,“你就该飞回去找吴雪峰解决你的头发,你说说,好好一姑娘,搞成这个样子,你看你回去你那小班长还要不要你哈哈哈哈!!!”


“黄少,你闭嘴。”叶悠颠着手里的玻璃杯,“想让我一口气把这套玻璃茶具都砸你脸上去就直说,你知道的,我们家不差钱。”


“哟呵,大半年不见你很狂啊!”黄少天毫不畏惧叶悠的暴力,一拍桌子,“怎么跟前辈说话的!JJC见JJC见JJC见!半年没回队你连键盘都不会摸了吧,看我不帮周泽楷教训教训他后辈!”


叶悠哼了一声,不理他,抱着碗慢慢喝奶油南瓜汤,叶修则敲敲桌子:“少天你停一下——你们俩谁能告诉哥,你俩是来干嘛的?怎么来的?”


“这个,恐怕不太好说。”喻文州说。


“不好说就出去。”叶修毫不停顿地一手指门口,“别以为守口如瓶有用,谁是那个叛徒哥迟早会查出来的。”


追求者不好打发,叛徒还是要先揪出来枪毙五分钟的,现在就敢卖他的消息,以后还得了。


“还能是谁,李迅呗。”黄少天卖起人来轻轻松松,“哎呀我跟你说他们那个奇妙的群真是消息灵通,李迅居然在快递公司有人,一查叶悠和苏沐橙的一些快递流动他就查到这儿来了,简直比007还溜,詹姆斯·邦德还需要一个Q帮他黑网络呢!”


叶悠:“=皿=等我回去,他!就!完!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少天,你嘴太快了。”


“没事儿,这是我卖的队友,跟队长你没关系,”黄少天依旧轻松,“他还是得卖消息给你的。”


“明明是双人组队,伤害却是分开的,你们要脸不要。”叶修啧啧道,满脸忧愁地拿出了一根棒棒糖叼着,“你们过来干嘛啊,不比赛了啊?”


“是叶修你忘了,今年过年早,春节假放的也早。”喻文州自从叶修退役连前辈都不叫了,捧着柠檬水却不喝,“想到前辈连过年都在国外,我和少天就分外担忧,于是商量了一下,就一起过来了。”


你们能不组队吗。


叶修看着这两人,心里暗暗想。


叶悠舀起一勺子糖醋鱼的酱汁,浇到米饭上:“喻队,你们打算呆多久?”


“是你们打算待多久。”喻文州双手交叉,把胳膊搁在桌子上,“小叶,你的考试——”


“其实是音乐交流会,”叶悠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三轮考试考核完就可以参加了,前天已经开完了。”


“周队和江副队都对你表达了想念,”喻队温温和和地说,“也许你可以回去了,知道我们来了后,孙翔还在群里说要你给他带土产。”


叶悠心想装,你继续装,你们这组队偷跑,孙翔那丫肯定没说什么好话。


她不停地拿酱汁拌饭吃,偶尔还夹几筷子龙井虾仁,喻文州手艺不错,教的山姆夫人中国菜已经做得很地道了,叶修看了看她,一推:“回你房间练习去!或者打你的PSP,和你的小班长讲电话,和孙翔再视频吵吵架,调戏一下远在天边的乐乐……总之干什么都成。”


叶悠翻了个白眼:“就好像谁不知道你们要谈什么似的——你洗碗。”


“好好好哥洗,你是哥祖宗。”叶修揉一把她的脑袋,后者就跳下高脚椅子,蹬蹬蹬跑回楼上自己的房间去了。


黄少天看着她那头惨不忍睹的发型就想笑,看看叶修又忍了下来。叶修一直在凝视着他们,偶尔左右循环一下,手指在桌子上不断敲打着节奏,听上去倒像是哪里的奏鸣曲。


“为什么过来?”喻文州发型,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言简意赅了起来。他的微笑不变,推了推面前的盘子,“因为我和少天想过来。”


叶修挑了挑眉,用好像看一百八十个黄少天的难耐眼神看着他们,“那哥换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非要组队?”


黄少天吹了声口哨,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惊奇和惊喜,半年前面对这种问题他还能抿嘴,再深沉思考一下,现在什么问题他都能轻松地玩转在手指间,答案就藏在唇齿之间,等到时机一到就迫不及待地被吐出去。


当问题已经得出了答案之后,过程的痛苦也就会被很快丢在脑后了。


“很简单,”黄少天双手摊开,“因为老叶你就是个大BOSS,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如果我们想要攻略的话,一个人是攻略不下来的,只有组队才能刷到你,只有组队才能把通关后掉落的你拿回去。”


世界就是这么的奇妙,有些事情不组队就是办不到,被夸上天的党都要唱一句团结就是力量,黄少天和喻文州从很早以前就得承认,他们俩得组队才能撑起蓝雨。


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他们会喜欢上同样的人,更没想到,因为他们早期的争相扯后腿,他们得用组队,才能有足够的红条去把这场叫做恋爱的游戏继续下去。


因为他们谁都不想放弃。


4

“你听说过一个事儿吗。”张佳乐叼着一根玉米棒,兴致挺高地对屏幕上的叶悠说,“关于蓝雨的分票流。”


“什么鬼?”叶悠咔擦咬下一根巧克力棒。


“粉丝票啊,每次的全明星,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有不小的票数你知道吧?”


“恩。”


“但是有人计算过,蓝雨要是把这两个人的票数结合起来,他们可以直逼周泽楷——但是每个人只能投一票。”


“哦。”


“哦什么哦,发表一下意见啊。”张佳乐不满地道。


“意见就是我又看见你脖子上的牙印了,还不赶快换件高领去。”


“我操你大爷的孙哲平!”张佳乐跳了起来,啪嗒一声把摄像头一关找孙哲平算账去了。


叶悠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骂了句狗男男就开始喃喃自语。


“分票流啊……两个人都友达以上是没错……但是这真的能当加减法吗,一加一等于二?还是爱情可以被准确地分成两份?”


十分钟后,她抱着自己的抱枕转了个身,伸手去拿PSP,却想起来自己把它掉在楼下了。


真是太无聊了,问题是,现在她不能下楼,就冲半年前她发现信封里有两张卡纸,还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时,她就明白了叶修的犹豫。


说到底,这前途还算光明的。


“啊,谁来救救单身狗啊——”


5

叶悠收藏的手串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荼毒。


叶修找到了一串黄水晶的,还有一串蓝宝石的,一剪子就把它们给拆了,分成一颗颗等大的珠子,散落在了桌子上。黄少天则兴致勃勃的从银雕花的盒子里找出了一串绿猫眼的:“没想到叶悠还有这种风格的东西。”


“哥谢谢你,她好歹是个妹子,美术考试评价A的那一种,”叶修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把叶悠第三爱的手串拆成了一堆珠子,“等下,别动那串红玛瑙,那是别人送的,你拆了它我妹就能拆了你。”


“好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要一堆珠子做什么?”


叶修不做声,把珠子分作一堆一堆的,喻文州很体贴地伸手帮他捡了几颗滚走的珠子,放回到它应有的地方。


黄色和蓝色被分出同等的分量,放在一旁,红色的却很犹豫不定,叶修拨弄它们的手就像给孩子们分烤肉的母亲,不知道分给哪个孩子更多一点比较好。


理智和感情,终究是不同的东西,理智上说,一方需高于另一方,这样才有结果,可结果是,这两方是对等的。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自己去内部消化一下呢?


叶修有时候这样腹诽着,在非荣耀方面对蓝雨组队的实力有着山一般的恐惧。


是,他不得不老实承认,就是恐惧,如果说喻文州是打开胸腔的那把手术刀,黄少天就是握住人心脏的那只手,人家是一加一等于二,他们是一加一等于三,黄色的珠子和蓝色的珠子有着同等的数量,它们是三原色里截然不同的两色,没有相似之处。


红色在它们面前,看起来很亮丽很鲜艳,可红色到底只有一个颜色,被黄色和蓝色联手压制后就死死地出不来,只能乖乖地和它们混色,衍生出其他的颜色,三原色就此繁衍出万色,不过如此,再多颜色,不过全看色相的多少罢了。


“你还记得世界赛第一天你和我说的吗?”喻文州捻起一颗蓝色的珠子,把玩着,“你说要我们俩弄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组队,组队后的结果是否还是我们想要的。”


“现在我们想清楚了。”黄少天一拍桌子,伸手一指叶修,“叶修叶修叶修,现在该你们回答了,我们想清楚了,你呢?”


“哥早就说过了,”叶修嗤笑一声,翘起二郎腿,“哥谁都不选。”


“是‘谁’都不选,还是,我们俩之中谁都不选?”喻文州探出身子,伸手抓住叶修的手腕,想把叶修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看清楚,那是他用来反驳和说服叶修的武器,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我问过了,叶悠的手上,明明是有着那么一个信封的。”


“空的。”叶修张嘴就道。


“撒谎,”黄少天撇嘴,“你第一秒就说的答案肯定是撒谎!如果是个空信封,你当你妹傻啊,捏着空信封还不来把你烦死!我说叶修,都到这关头了,能不能来句实话?”


“实话就是真的是‘neither’。”叶修双手一摊,“我发誓。”


他脸上的表情真诚无比,真诚地不能再真诚了。


“我不信你没有感觉,”喻文州说,“如果不是真的有什么,李迅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我觉得,答案无法超脱我和少天,可是我又不知道你到底选的谁。”


黄少天站起身来,直接一屁股坐在叶修旁边,一只手抓着他的领子,伸出三根手指:“你说不说,再不说我就替你选啦,A,我亲你一下,B,文州亲你一下,C,”他狡黠地转转眼珠子,低声道:“我们俩一人亲你一下。”


叶修随手拿了本叶悠落在沙发上的书,一把把他脑袋拍开:“哥选D,你们俩都滚边儿去!”


然后书就被喻文州抽走,叶修一抬头,大片大片的阴影落在他脸上。


“如果你什么都不选,”蓝雨队长的脸上有着很微妙的微笑,“那就由我们来替你选吧。”


6

喻文州的手其实很漂亮,修长,白净,有着握笔握出的老茧,指甲从来都修的浑圆,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却又骨节分明,一看就知道是一位美男子的手。


手残这个名号,在喻文州伸手,除了速度以外,实在是再无说服力。


他一颗一颗地,把蓝色的珠子,黄色的珠子都归拢在一起,然后,把它们全部都推到了叶修的面前。


“都给你。”他轻声说道,“全部都给你,你不用去选择到底要舍弃哪一方。”


他的爱,黄少天的爱,都给你,全部都给你,只要你愿意接受这分外沉重又超负荷的爱。


喻文州伸出手,黄少天也伸出手,红色的玛瑙珠子在他们俩的掌心里滚来滚去,最后全部停在了手掌的边缘缝隙里,好似落到山谷小河里的雨水,汇聚一起,你说不清它到底是左边的还是右边的,总之它就在这里,无可反驳。


“而我们想一起收下你的全部。”


喻文州看向叶修的眼神后者十分熟悉,在他无可避免地和喻文州同一间房时,每天睁眼就可以看见喻文州用那样的表情看着他,那表情好像孩子看着喜欢的点心,因为太大而无法吃完,因此就要分给同伴,因此感到了难过。


叶修当时就心想,如果真的那么珍惜,为什么还舍得分给别人?


可是这两个人真的是组队来的,喻文州不显山不露水,黄少天锋芒毕露,很多事情一晃就过去了,可是仔细想想,这两个人,前者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抓住他的弱点,找出他的破绽,而后者则永远能一刻不停地出招,一个军师一个大将,组队起来简直没有破绽。


可一个人的爱不是蛋糕,无法切成一块块分给好多人,如果那样是可以的,他叶修估摸着就能大开后宫了,今天睡周贵妃,明天睡王嫔,后天再睡睡韩贵人,大后天再把喻常在和黄常在一起招幸了,多么美妙的人生,只要他不在下面,这就是某种意义上男人的美梦。


如果做不出选择,不如谁都不选。


“试一试好不好?”黄少天握住叶修的另一只手,他的眼睛紧紧盯住了叶修的眼底,“试一试好不好,叶修,就试一试,我知道这种选择你大概会看不起我,看不起文州,但是有些东西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你看啊,我们的爱都给你,你只需要出一份,多好啊,就算到了很多很多年以后,我们中有一个人先离开了,还有另一个人陪着你——”


叶修突然伸手一压他的脑袋。


“少说这种话!”叶修几乎算是严肃地在骂道,“黄少天你几岁!说这种话你对得起自己吗?”


“你生气啦?”黄少天反而高兴了,“你还是在乎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对你个头。


叶修把脸转到了背面,把自己的背留给喻文州和黄少天:“哥困了,想睡觉,你们可以回去了。”


“逃避可不是好习惯,”喻文州伸手把叶修给掰过来,“叶修,你迟早要做出选择。”


“嘿嘿,”黄少天看着叶修的脸,突然一笑,戳戳叶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家伙心软的很,但是吧,你谁都不选难道就对了?我告诉你老叶,你今儿要么两个一起收了,要么两个一起伤了,你选吧。”


但是叶修从他的眼里明明白白看到了恳求。


别否定我,别离开我,我为你收敛自己的刺,你也不要用敷衍别人的东西企图把我也敷衍到放弃。


别因为这样一个为了我好的理由,在一开始就把我拒之门外。


“直接选吧。”


——是直接接受双份的爱,还是直接给予大于双份的伤害呢?


叶修看着眼睛亮晶晶的黄少天,再看看笑容不变的喻文州,心里把魏琛骂了一千八百遍。


他这两个徒弟,真是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太心脏了。


真是……太狡猾了。


“两个大心脏。”他抱着黄少天靠过来的脑袋,有点愤愤不平,“什么时候我们家邱非小乔小三也能这样就好了,谁都不会被人欺负。”


“这话说得,我欺负你了吗!”黄少天控诉道,“明明是你欺负我们!”


“没办法。”喻文州俯下身来,轻轻地在叶修的手掌心落下一个吻,“因为我和少天无法忍受啊。”


被别人拥抱的你,被别人亲吻的你,找到了长久依靠和陪伴自己的人的你,慢慢消失在我们追逐世界里的你,再不好好暂停内战,好好回头看看,向上看看,你已经要跑到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了啊。


就好像那个枪声回响的晚上,名叫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人一起在摩天轮里看着遥远包厢里的你,无法触及,又好像同样的那个夜晚里,他们为了不添一丝一毫的麻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夺下你手中的利刃,只能看着别人来保护你,而他们也只能去找到该找到的人,迟早结束这场闹剧。


“如果一个人无法得到这份爱的话,就分享吧。”


喻文州喃喃地道。


“也许以后会有争执,也许会被人翻白眼,也许吧,我会天天嫉妒的要死,醋瓶子打翻好几次——叶修你别这样看我,我有自知之明!”黄少天嘟囔着,嘴里噼里啪啦地就吐出了忍了很久的话,“但是我无法接受BAD ENDING!”

如果喜欢的那块糕注定要被切开,那么他们宁可分给别人一部分,也不愿意去打翻,因为,爱本来就是无法轻易得取的东西,就和天赋一样,但是它和天赋不一样的是,它还好,还有回旋的余地。

“我宁愿你选我们两个,”黄少天咬了一口叶修的手指,“我也不愿意你去喜欢别人,叶修你还不懂吗?你真的不懂吗?真的真的不懂我们为什么这么执着的要组队吗?”

不组队的话,会被你逐一击破啊!

正因为深深爱着,才不愿意失去,正因为不愿意失去,才愿意分享。

因为爱而学会的分享。

“小孩子。”叶修呲牙咧嘴地骂了出声,“停停停,别用这个眼神看我,你是排排坐等待赤果果的小孩子吗?”

要融化了。

要被双人份的热切眼神给融化了。

叶修突然感受到了BOSS怪面对十人团的压力——双人份的攻击确实不能小看,一不小心就会对着泥潭踏了进去。

“小孩子就小孩子,”黄少天理直气壮地道,“既然是小孩子,你总不会连个进入游戏的账号卡都不舍得给我吧,老叶?”


7

卢瀚文抬头看了看门牌,有点不太理解地自言自语道:“应该是这里吧?”


他跺跺脚,呵出一口热气,“冷死了冷死了,黄少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他在出门之前就被一个被窝里的刘小别嘲笑了,说大冬天的一大早过去,找错地都不稀奇,他还再三保证,绝对不会犯蠢,门牌号抄了三遍,好好地捏在手里,可是怎么就是敲不开门呢?


半小时后叶悠哼着歌从楼梯口出现了。


“我去,你怎么来这么早。”叶悠被快冻僵的卢瀚文吓了一跳,“你来之前也不说一声啊!”


卢瀚文委屈极了:“我想给队长和黄少一个惊喜嘛!谁知道B市的早上那么冷!”


“你现在才是队长啊卢瀚文,”叶悠一边抽着嘴角一边掏出钥匙打开门,“谁想到你会一大清早跑过来,你不要有别哥的热被窝了?”


“要,”卢瀚文吸吸鼻子,“这不是同伴爱犹存嘛——说起来你不也是今年就要当队长了吗!你怎么这么早就在啊!你不是回家了吗!”


“我?”叶悠简直要哈哈大笑三声来嘲笑他的愚蠢,“我家就在隔壁不远一公里处,私家车半个小时不要就过来了,谢谢。”


“悠爷你说的是B市的交通吗?!”卢瀚文不敢置信,“说好的从二环堵到六环呢?”


“那是别人,不是我。”钥匙放进锁孔里,咔哒几声就开了,叶悠一努嘴,“进去吧,卢队。”


“彼此彼此,叶队——啊,怎么感觉像在叫叶修前辈。”卢瀚文吐舌。


自打今年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退役,在摆平轩然大波之后,他们俩便在B市买了套房子,和叶修一起搬了进去,地址几乎谁也没告诉,三套钥匙除了苏沐橙有一套,叶悠有一套,就他们自己有一套了,叶悠还暗搓搓地想过,若是她哥发了火,捏了钥匙把人赶出去,那估摸着这俩人是进不来的了。


卢瀚文还是私窗求来的地址,刚刚当上队长的他忙得脚不沾地,事务交接以外还得巩固实力,巩固自己的爱情,天天黑眼圈挂着,对叶悠的羡慕嫉妒恨之情都快化为实体砸过去了,江波涛和周泽楷今年还打算帮忙撑一年,毕竟,女性总是容易得到更多的呵护的。


但是你要叶悠来说,她绝对更羡慕孙翔。


“天天吃了睡睡了吃,除此之外不是荣耀PK就是真人PK,怎么人家就能这么轻松,我就这么累呢!”


她如是说道。


8

房子里静悄悄的。


卢瀚文踩着拖鞋进去,探头探脑地看了一番,拿出手机咔擦拍了几张照片,叶悠问他干嘛,他义正言辞地说;“我要让其他人看看什么叫做正宗的空间分割法。”


“那你真是孤陋寡闻。”叶悠淡淡地道。


同居的三个人其实在喜好上有明显的不同,就拿颜色来说,喻文州喜欢内敛的淡色和暗色,黄少天却喜欢的是张扬明快的颜色,至于叶修,他是什么都成,舒服就行。


叶悠第一次来参观的时候就看了他们的卫生间好久,洗漱台上三把牙刷,三种风格和三种放置方式,光看一眼就觉得自己的视野被分成了三分,眼睛生疼。


“我去煮点粥,你去把他们捞起来。”叶悠言简意赅地下达了命令,自从被告知要成为轮回的接班人,她在使唤人和调配资源这方面更有底气了,“他们现在肯定还没起床。”


“别,悠爷你别害我!”卢瀚文一脸惊恐,“要是我一掀被子,被子底下……咳咳,我就完了!”


“……”叶悠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你去煮。”


卢瀚文一脸空白:“不会。”


叶悠心想,你这种生活一级残废,到底是如何征服刘小别那种家政达人的啊?


“行了别忙活了,哥已经起来了。”叶修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从卧室里出来,“就算是只鬼都能被你们吵醒了,小卢你别看了,得知你今天要来,他们一早上就出去买菜了。”


“咦?!我谁都没说啊!”卢瀚文惊愕道,“队长他们怎么知道的!”


“那就是你的事儿了,回去赶紧查查队里有哪个当了叛徒呗。”叶修这个时候还不忘挑拨一把,“查出来枪毙十分钟——三啊,你裤子怎么了?”


“孙翔拽的。”叶悠一脸惨不忍睹,“我昨天过来的时候拽的,他被班长逮着补习英文去了,今年国际赛他英文再不过关,就不用上比赛了。”


“阿米豆腐。”叶修不怎么真诚地说,“小卢呢,听说今年提名有你,有心理准备了吗?”


“心理准备有了,英文准备还没有。”卢瀚文耸搭着脑袋,抱头哀嚎,“为什么我当了职业选手还要重温英语卷子啊——”


“哥。”叶悠举手,淡淡的道,“我觉得你需要去换一件衣服,高领的。”


“咳咳咳咳……哥去去就来。”叶修奔向了卧室,“今天别急着走啊,明天就大年初三了,有红包拿!”


9

“咳咳,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卢瀚文刚刚一拱手就扑了上去,“队长队长队长,黄少黄少黄少,我好想你们啊!红包红包红包快拿来!”


“急什么急什么!”黄少天看着卢瀚文,左看看右看看,满意的一点头,“又长高了——诶呦喂你急什么,你这是要攒老婆本啊!”


“可不是!”卢瀚文打蛇随棍上,“我这刚刚讨了小别前辈做老婆,可不得攒点奶粉钱……”


“去去去,你哪儿来的奶粉需求。”连黄少天都受不了徒弟越发坚硬厚实的脸皮,掏出红包,“给给给!来,叶老三,乖乖叫句姐夫这红包就——啊噗!”


黄少天捂着肚子倒下了,叶修抽过他手里的红包,连着自己的递到叶悠手里,“又涨一岁了,明年可不给了啊。”


“抠死你。”叶悠接过来,又接过喻文州的红包:“谢谢文州哥。”


“今年的国际赛你们俩都有提名,”喻文州现今已经是联盟中颇为高位的一员了,小道消息多,他也总是最有大人样子的那一个,“要好好加油啊。”


“是!”卢瀚文接过红包,“我还打算打完比赛和我家小别度个蜜月——”


黄少天大失所望:“你说你,怎么变成了老婆奴!你是我徒弟吗你!”


“行了行了,别教坏小朋友啊,黄少天你边儿去。”叶修白了他一眼。


“滚滚滚,秀恩爱死得快!”叶悠一脚把卢瀚文给踹到旁边去,“我眼睛都要被你们闪瞎了。”


“又不是没人要,是你自己不愿意啊!”卢瀚文捂着屁股嘀咕。


“卢!瀚!文!”叶悠一拍桌子,“你还是不是我同门了!”


自从叶修等三个人同居,李迅等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就戏称,叶悠,卢瀚文,邱非,唐柔这几个人,现在也算是同门师兄妹了,邱非大师兄的称号越发传得远,无奈地头发都被揪掉了几根。


“悠爷不气,不就是单身狗吗,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物种进化了。”卢瀚文今天是精神十足,十分愿意作作死。


哐当一声,叶悠暴跳起来就开追,卢瀚文哪敢站在原地挨打,立马往里间跑:“救命呐,杀人呐!!!悠爷,这点小事就杀人,您今天是不是来了大姨妈啊!别介啊,你可以回去找班长嘛!他上次不是还给你送了——”


“大姨妈你妹!”叶悠骂道,“我看你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大姨妈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欠呢!还有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的!”


“我听郭少他们说的,还有老闻——”


“等我回去闻理他完了!我先收拾你!”


……


叮咚一声,电饭煲到点的声音响的清脆。


“你说他们要闹到什么时候?”


叶修拿木勺盛了一碗饭,打了个呵欠,“好困……”


“我的错。”喻文州略带歉意地说,“昨天我和少天玩的有点疯。”


“是,疼的是哥,疯的是你们,哎呦喂哥的老腰……”叶修扶了扶自己的腰,“酸啊。”


“看你这样,莫不是有了……哎呦喂老叶,谋杀亲夫!”


喻文州笑笑,伸出手就开始帮他按摩:“补偿你怎么样?”


“什么补偿?”叶修颇有兴趣地抬头。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神秘地笑笑,一人坐在叶修的一边。


“今晚只做一次怎么样?”喻文州说。


“明天咱们就去泡温泉!”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说,“我票都买了,包厢,两个小的和他们各自家的,各两间,咱们三个一间,叶修我跟你说,泡温泉可好了,有助于修身养性,滋养身躯,活化肌肉,乃居家旅行必备之助兴良品!”


温!泉!啊!


无数个不良记忆涌了上来,叶修:………………


……哥能选择拒绝吗?


END

蓝雨夹心在本篇文里,如果不是组队,真的攻不下本文的叶修。


在叶修试着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对蓝雨夹心的感情,还没有达到爱,可是几年过后,连叶悠和卢瀚文都十八了,就算是铁打的心也化了。


唔,我在这里并不是想表达什么只要有机会有努力,任何人都能获得自己的爱情,可是如果轻而易举地被那些理由挡在第一关门外,是肯定获得不了爱情的,无法坚持到最后的,也根本算不上爱情。

爱情是无法轻易被分享,但是正因为无法轻易放开,才宁肯共享。

恭喜喻文州和黄少天,团结就是力量,在此支线以内获得了HAPPY END.本条支线转折点就在叶家那个晚上,被叶悠看见的那个。

恩,明天大概更王叶,在这里放出大家期待已久的淘宝预售地址!请好好阅读说明,因为是很多妹子都不熟悉的定金制!

淘宝预售地址走这边,二十号周五晚上开始!→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4408868749

有不懂的可以尽情留言,我一直到凌晨一点半都在线!

评论(38)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