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双花番外

0

俗话说得好,男人,要先成家,后立业。

 

不过由于时代在发展,文化在进步,先立业后成家也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情,忙事业忙到三十几还不成家也是有的,男人嘛,毕竟是这个社会上最被宽容的存在,只要有出息,男人四十一枝花,钻石王老五不愁家。

 

如今张佳乐就遇到了这么个问题。

 

他亲妈,亲娘,问他——你啊,也拿了个世界冠军了,也该给我找个儿媳妇了吧?

 

当时难得回趟家的张佳乐就一口饭呛在喉咙里了。

 

就这样他老娘还在唠叨,说隔壁的那谁谁儿子都会骂人了……

 

“妈,会骂人是夸人的话吗?”张佳乐喝口水后吐槽道。

 

“你闭嘴!”他妈瞪他一眼,“你这个月内就给我带个女朋友回来!不然就给我好好相亲去!”

 

噗。

 

刚喝进去的水就这样被张佳乐喷出来了。

 

那么问题来了——张佳乐有女朋友吗?

 

这个问题,你就算随便抓个人,谁都能告诉你,他没有。

 

而如果你抓的是叶悠,她会告诉你,张佳乐有男朋友。

 

如果你抓的是叶修,那么他会告诉你,张佳乐是别人的女朋友。

 

——那么问题真的来了。

 

1

噗————

 

叶悠一口水喷了出来。

 

张佳乐早有预感地躲了过去,他旁边陪坐的宋奇英就这样遭了秧,正在努力拿餐巾纸擦水中。

 

“不找女朋友就相亲?一个月?!”

叶悠站了起来,这一年她长高了不少,穿着内增高靴子还算高挑,对着张佳乐上下看着,“你妈这是逼着你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啊?这是准备趁你世界冠军的热度还没过去给你找个好女人?”

 

“你还用上古诗了,”张佳乐郁闷地搅动着面前玻璃杯里的草莓巴菲,“还不给我想个办法!我请你出来吃甜品不是让你喷我一身水的!”

 

“遭殃的是小宋又不是你,”叶悠坐下来晃荡双脚,提议,“你可以把老孙带……好好好,别瞪我,我不说,问题是,你是怎么想的?”

 

“你平时不是鬼点子挺多的?”张佳乐道,“想个办法先,我才不想相亲,从小到大,我妈喜欢的类型统统都是我不喜欢的,我才不去。”

 

“我把我姐借你?”叶悠笑眯眯地提议。

 

“别,千万别,你哥——就是大的那个,”张佳乐连忙举起双手,“你哥队里那个小忍者忒不好惹,看的人阴森森的,黄少天的前车之鉴摆在前面,他就不是个善茬,你当我傻啊!”

 

叶悠颇为惊讶的看他:“哟,你怎么知道莫凡和我姐有一腿啊?”

 

张佳乐抽抽嘴角:“她空间里都是双人逛街照,我长眼睛了。”

 

“没看出来啊,你情商还蛮高啊!”叶悠啧啧道。

 

你说你有这情商当初怎么就和老孙be了呢……

 

“那是,我告诉你,苏沐橙这种女人我妈最喜欢了,我一带过去保管是去民政局登记的命。”张佳乐笃定地道。

 

叶悠翻了个白眼:“你想娶我家还不给呢!”

 

她拿勺子挖了一勺提拉米苏吃:“那我把小戴借你?好歹她是个萌妹子,青春靓丽有活力,嘴又甜……”

 

张佳乐很干脆的说:“那我还不如去相亲呢。”

 

宋奇英在旁边沉默地点点头,戴妍琦不是你想借就能用的,雷霆的混世魔王,肖时钦都快制不住她了,更何况是他们霸图不善装严肃装前辈的张佳乐前辈?

 

他真怕张佳乐前辈被调戏的渣都不剩啊。

 

“那楚女王?”叶悠说。

 

“所以这不就让你帮忙说说嘛。”张佳乐说,“虽说是一个国家队的,但是……”

 

“我懂我懂,”叶悠小脑袋一点一点,“这事儿是不好说。行,这忙我帮了,但是你做好心理准备。”

 

张佳乐哈了一声,问:“为什么?”

 

“最近有个同人展。”宋奇英突然插嘴。

 

叶悠点头,接口:

 

“所以就算天塌下来,你也不一定能在这个月把她拉出来。”

 

2

张佳乐在桌子上装死了大概有十几秒,叶悠一戳他就又复活了。

 

“你哥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他虚心向叶悠请假,“总不能把苏妹子带回去吧?”

 

他还记得当年叶悠嚷嚷过相亲怎么破的问题,当时真是激起一番腥风血雨,然而正当他想看看叶修的乐子时,这个事情被无声无息地解决了。

 

叶悠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说:“这个方法你用不了。”

 

张佳乐一拍桌子:“你倒是说啊!”

 

叶悠也一拍桌子:“你不能比啊!”

 

“到底是什么!”

 

叶悠给了张佳乐一个鄙视的眼神。

 

“当年我妈刚准备给我哥安排相亲,我还没反应过来呢,我二哥扑通一下跪下去向家里出柜了。”

 

张佳乐:…………

 

叶悠一摊手:“总之罗里吧嗦说了半天,我还帮忙挨了顿打,最后呢,这件事不了了之,因为我二哥的意思明显是’如果亲爸妈往我的恋情上撒盐我就不活了’……这你能比吗?”

 

张佳乐:…………

 

宋奇英在旁边淡定地捂耳朵。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听到,会比较安全。

 

3

最后张佳乐还是没能在一个月内带回一个女朋友。

 

于是理所当然的,名为相亲的噩梦降临在了他的头上。

 

“这姑娘你们从小也一起玩过,”张佳乐的老妈在他出门前叮嘱,“人长得好看,现在在当老师,贼好了这姑娘!好好把握机会!”

 

她一脸兴奋地拍着儿子的肩膀,而后者只想立马溜回俱乐部。

 

就和当初班长在轮回可以横行霸道一样,学渣怕学霸,网瘾青年怕老师,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张佳乐觉得他要是跟这姑娘谈了恋爱,大概他的职业生涯就得再次stop了。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想起第一次stop,愤愤地拽着包关上了家里的大门。

 

混账孙哲平。

 

4

很幸运而又很不幸的是,和张佳乐相亲的是个很腼腆的姑娘,张佳乐看着她的五官,确实觉得眼熟,应该是小时候玩过好一阵的,然而再细想就想不起来了。

 

这姑娘不会因为他的职业对他说教,但是因为个性,大概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张佳乐看着对面默默低头喝咖啡的姑娘,心想他还是习惯叶悠那种女性,打一架就能熟,嘴巴像开了阀门一样,噼里啪啦什么都敢说,那样才能聊的痛快。

 

这姑娘姓林,叫林茉,人如其名,清秀的像刚刚盛开的茉莉花,一身白裙子飘逸靓丽,声音也婉转悠扬。

 

是个好姑娘,但是委实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更何况他心底那个位置早就狭窄地住不下第二个人了。

 

张佳乐点了几份甜点,一杯咖啡,咳嗽几声:“还有什么想吃的吗?别客气,咱们就当闲聊。”

 

林茉摇摇头,抿嘴笑笑,“不用。好久没见了,乐哥还好吗?”

 

“挺好的,”张佳乐小时候被一群小伙伴这么叫过,现在却尴尬的不得了,人家记得你你不记得人家,真是挺尴尬的,“那什么,你呢?听说你做了老师?”

 

“小学老师,小孩子挺可爱的。”林茉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张佳乐点点头,抓心挠肺地想要再找点话说:“林小姐……”

 

“乐哥可以向以前那样叫我茉茉的。”林茉低头玩着自己手上的银链子,苦笑“这么久没见,果然就是容易生疏啊。”

 

张佳乐看她这样子心叫一声不好,这难道是小时候犯下的桃花债?!不能够啊,他真没印象!

 

这时叮铃一声,咖啡店的门再次被打开了,随即张佳乐就听到了救星的声音。

 

“哟,乐乐,在这儿干嘛呢?”

 

张佳乐感激地向走进来的叶悠望过去。

 

然后差点把自己吓得一层三尺高。

 

“大孙?!”

 

5

今天的叶悠是久违的裙装,那是张佳乐去年送她的生日礼物,层层叠叠的白裙子,胸前一个音符项链,红色的发带系起一边的头发,看上去温文尔雅,很像个淑女。

 

只不过张佳乐看着她这样心想,这一年来她就没长个子啊……

 

为了生命安全,他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

 

最让他吃惊的是叶悠挽着胳膊的人……不,与其说是挽着,那个力度和姿势,不如说是掐……

 

“哟。”

孙哲平抬起手,表情十分淡然。

 

哟你妹啊。

张佳乐在那一刻差点爆了粗口。

 

“哟乐乐。”叶悠也抬起手招了招,“好巧啊~你对面这位是你妹?”

 

“咦?不,我……”林茉摆摆手,“我是乐哥的……朋友……”

 

她声音越说越小,不太有底气,叶悠挑眉,没有多说什么。

 

“大孙你……们怎么在这儿?”张佳乐觉得自己右眼直跳,“你们不是隔的挺远?”

 

“哦,来找你玩啊。”叶悠一摊手,眨眨眼。

 

“来看你,”孙哲平言简意赅地道,顺便举起手中一堆袋子,“再来看看阿姨。”

 

这个阿姨,指的是张佳乐的妈,张佳乐懂。

 

但是张佳乐还是一道杀人光线刷的就看向了叶悠——你干的?!

 

叶悠转过身举起手,表示投降——这事儿还真是她不小心泄露的,她定票时不小心被她哥看见了,她哥不知出于什么心态,立马在孙哲平那儿把她给卖了。

 

这年头,兄妹之间不互相坑坑,都不好意思说是亲兄妹。

 

简直世风日下。

 

张佳乐琢磨半天,对着这不平凡的组合,也只好说:

 

“要不你俩跟我回家吃饭?”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叶悠蹭的一下就扑过去了,“乐乐最好了!”

 

“去去去,热死了!”

 

6

叶悠年纪小,因为爱吃甜,长得圆润,嘴巴被她哥调教过一番,对长辈也嘴甜,只要不板出那副叶家家传面瘫脸,还是蛮讨人喜欢的,张佳乐他们家算上伯伯叔叔家,都只有四个秃小子,叶悠这水水嫩嫩的小女孩在张家自然是惹人爱的。

 

孙哲平更好,来张佳乐家不是一次两次了,他长得高高大大,是个威武汉子模样,看的张佳乐他妈羡慕极了,她老觉得自己儿子像个小白脸,对儿子的朋友也是喜爱的。

 

因此这俩人结伴而来,把张佳乐膈应的不轻,张佳乐他妈却是高兴的,张罗着做了好多菜,还拿出零食给叶悠,又打发张佳乐去买酒回来喝。

 

林茉也在她的热情下跟着一起被留下吃完饭,张佳乐看着左边俩损友,右边一妹子,就觉得头疼——这都什么事儿啊?!

 

叶悠还在那儿添乱,胳膊肘不老实,一拐他:“感情你还有个青梅?长得挺漂亮啊,软妹子,有福气。”

 

福气你个头。

 

张佳乐逮着他妈和林茉去厨房一个不注意,就双手用上了,不停地挠叶悠的痒痒肉:“你是来帮我还是来害我的啊!还是不是好战友了!你是来添乱的吧?!”

 

叶悠被他闹得不住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直接跑到孙哲平身后躲着了,孙哲平闭着眼睛当没看到,张佳乐心虚,不敢过去,叶悠缓过气就张牙舞爪地回击过去,“张佳乐,乐乐,花花,你长胆儿了啊!”

 

张佳乐的战斗力不是5就是6,哪里抵得过她,力气差就是巨大的,只好绕着屋子跑,闹到最后孙哲平看不过眼,一手拎了一个,语气是鄙夷的:“你们俩是猫?一个追一个地挠。”

 

叶悠吐舌头做鬼脸,拿起茶杯和一盘子鸭油酥饼和玫瑰饼慢慢啃,张佳乐手欠地想去上一块,被孙哲平一句话说住了。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眼神充满了打量的意味,“你哪儿来的青梅竹马?还相亲上了?”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亲妈安排的,嘴上又不是这个说法:“我怎么就不能有青梅竹马了,我怎么就不能有相亲了。”

 

说完就哼哼唧唧不理人了。

 

旁边的叶悠恨不得呵呵哒一声,嚯,感情国外比赛时,天天接着孙哲平送饭就抱着他说还是大孙你最了解我的不是你张佳乐!

 

耍花腔,你们俩就是在耍花腔!

 

7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从吃饭就能看出个一二来。

 

叶悠是家里战队两头严抓的用饭礼仪,在这方面上,叶夫人,叶秋,江波涛都是她头上压着的三座大山。

偏偏她又有一个叫做叶修的哥,轮回也没第二个女队员了,一帮男的抢吃的从不手软,她却下手快准狠,可谓是家学渊源。

 

因此叶悠吃饭,就跟黄少天出剑似的,行云流水,优雅顺畅,又快又狠,哪儿像传统版本的千金大小姐,慢条斯理的。

 

反观孙哲平,家里条件不差,吃饭却是经典的汉子,自己吃的欢还能照顾照顾张佳乐,当初在一个战队里,还嘲笑过张佳乐,说他吃的像猫食,就那么一碗饭就够了,把张佳乐气的晚上打地铺睡时真拿他挠了几爪子。

 

林茉吃的少,动作也秀气,慢条斯理的,沉默寡言,看着这样的软妹子吃饭,能把桌上三个人给急死。

 

这顿饭吃的不够得劲儿,叶悠看张佳乐,张佳乐看孙哲平,孙哲平皱眉看林茉,林茉偷偷看张佳乐,就张佳乐他妈乐的不行,吃完饭还拉着他谈天谈地,谈到最后还问孙哲平谈了女朋友没。

 

他谈个P。

 

叶悠一边腹诽,一边低头啃张佳乐左挑右挑挑给她的橘子。

 

谁知道孙哲平后头第一句话就开始惊天地泣鬼神。

 

“谈了。”孙哲平说着,平静地对张佳乐的妈说,“今天就是来提亲的。”

 

……

“孙哲平卧槽你大爷!你不嘴里跑火车能死啊!”

张佳乐立马就跳起来了。

 

叶悠一脸惨不忍睹地捂着脸。

 

本以为这年纪了,孙哲平总该圆滑了……谁知道,他还是我土豪我任性啊!!!

 

8

张佳乐光速把人拉了出去,很没有队友爱的留下叶悠一个人面对还没搞懂怎么了的张妈妈,和捂住嘴没叫出来的林茉。

 

她咬着指甲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咬完才想起来,这指甲短了半截,回去又要被训了。

 

“这个……总而言之就是,他们已经两情相悦了好几年了。”

 

张妈妈看上去一片茫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林姐姐,”叶悠拍拍林茉的肩膀,后者露出一个苦笑,却没想到叶悠下一句却是:“我看你面容清丽,身娇体软易推倒,要不就从了我——”

 

“叶悠——”张佳乐在楼道口拖长了声音警告她。

 

“咳咳,好吧,那就——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死在乐乐这一朵花上?”叶悠耸耸肩,

“我认识很多高富帅,可以帮你介绍。”

 

她意有所指,林茉一愣,叶悠指了指她胸口花型的项链,微笑不说话。

 

那个项链,是百花俱乐部三周年的纪念品,限量发售,叶悠只在邹远那里见到过,她威胁利用都用上了才得了一条,最后还被班长锁柜子里去了,说设计的太难看,叶悠要是赤裸裸地戴在身上说不定还会被认为是个叛徒。

 

就算今天是林茉和张佳乐第一次见面,从这条项链看,叶悠就觉得这位清新系美女对张佳乐的感情不简单,她和孙哲平说的时候孙哲平还不信,但她用她哥的名号发誓,这美女不是暗恋乐乐多年她就把项链吃下去给他看!

 

事实证明,叶悠确实是联盟里一等一的好运气,好直觉。

 

她发誓证明的事情,是再也没有错的。

 

9

和孙哲平谈恋爱,永远都像在被FFF团处刑——没有过多的言语给你辩解,没有过多的时间给你拒绝,火焰沉默却又嚣张地跳动着,从唇齿间烧到心脏,直到五脏六腑全部被这张狂的火焰所侵蚀。

 

每次被孙哲平所注视,张佳乐就觉得自己像叶悠嘴里的娇花,一点儿抵抗力也没有的就被烧掉了,又好像邹远每期必看的动物世界,妈的,还没意识到自己被打上了猎物的标签,血肉已经被这头猛兽给吃掉了。

 

已经是近七点多了,夏天日头长,楼道里半亮不亮,还没有亮起灯,孙哲平也不在意,张佳乐一质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直接一把把这个战五渣压倒在墙上,扯开衬衫就一口咬了上去,满嘴的铁锈味,满嘴的温热,他的手还不轻不重地压着张佳乐的手腕,慢慢地又从手腕滑到脊背,不过是顺着那条骨骼一抹,张佳乐自己先软了,像是被吸血鬼捕捉的猎物,无力又哆嗦着承受着孙哲平唇齿的袭击。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孙哲平,既不算谈了恋爱,也不算分了手。

 

当年他还在暗搓搓地暗恋时,孙哲平给了他张纸条,拍拍屁股就走,几年后他和孙哲平喝酒,他骗了孙哲平,说自己已经不在乎了,都过去了,但是第二天早上起床被窝里却有一个热乎的孙哲平,被丢出去的叶悠悄悄和他说,孙哲平就是在装醉。

 

之后的展开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悠悠地飞没了影,有时候张佳乐觉得自己脑袋里是有‘理性’‘自尊’‘坚忍’这几根筋的,可是被孙哲平一撩,他就会发现这大概只是他的错觉。

 

抵挡不住啊,完全抵挡不住,就算张佳乐不愿意承认,他也得承认,第一次和孙哲平滚上床,完全是干柴遇上烈火,邀请赛得到冠军的兴奋和难过就像一杯鸡尾酒,一杯就把他灌醉了,庆功宴上的酒也流水一样把他喝的腿软,叶修坑了他妹一把,挡下了一大半的酒,就算如此都倒下了了,更何况他?

 

孙哲平把他扛回去的时候正是午夜,热水早就放了一浴缸,灯光,酒醉,热气,三者之下,张佳乐半睁着眼看着孙哲平笑,脸上漾着晕红,人比花娇。

 

他连眼神都是醉人的,孙哲平捏着他的下巴,看他的眼神就觉得自己被勾引了,三下两下就干脆地脱了他的衣服,把他扔进了浴缸里,把他洗的热腾腾了后,孙哲平自己的第三只手也举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切好似勇士打倒了魔王就迎娶白富美那样顺理成章,张佳乐就那样赤裸裸地和孙哲平滚作了一团,酒醉是醉着,人没晕,脑袋里想着这大概是不行的,身体却比脑袋还快地做出了反应,要不怎么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生物?

 

张佳乐却不是贪恋下半身舒爽的人,他当时满头热,觉得高兴又委屈,终于得到冠军的喜悦和孙哲平这丫当年丢下自己的委屈一起冲刷着他的思维,他愤愤地咬着孙哲平的唇,纠缠着孙哲平的舌尖,泄愤一样地把指甲抓进孙哲平的肉里,却又真实地渴求着孙哲平的拥抱,接触,和亲吻。

因为他实在是太想念孙哲平了,孙哲平又实在是离开太久了。

 

亲吻也好,啃咬也好,被掰开大腿也好,只要那双眼睛还在看着自己,只要空落落的掌心里有着孙哲平手掌的温度,只要他们紧密地贴在一起,似乎什么都没有问题。


酒醉的张佳乐是疯狂的,孙哲平却是清醒的,正因为清醒,他才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君子不应趁人不备而不轨,但是孙哲平觉得这个时候如果还要装君子,他就不是个男人,他懂张佳乐的脾气,也懂他的小性子,酒醉的再厉害,如果不是心里早就松了口,自己的举动绝不会顺利。

 

如果两个人是相爱的,为什么不可以亲吻,拥抱,和在一起?

 

他不会放过这个绝无仅有的好机会。

 

管他张佳乐醒来会多气恼,多羞耻,多用力地抓着自己骂呢,只要这个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叫他孙哲平吃掉,都属于他,张佳乐再没路可逃。

 

一夜被浪翻滚,从此世界上就少了个幸运E的魔法师。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10

林茉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张佳乐的脖子。

 

血淋淋的,乱七八糟的牙印,就算被衬衫领子死死地遮着也非常醒目,点点红色好像出墙的红杏,暧昧分明,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甜腻的气息。

 

张佳乐尴尬地继续把领子揪紧一点。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林茉。

 

“乐哥,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啊?啊?没关系,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

 

林茉笑了。


“乐哥大概是忘了,我从小就学跆拳道,现在已经是黑带了。”

 

战五渣张佳乐:…………

 

“比起那个……”出了张家,林茉反而舒展了开来,她伸了个懒腰,看着张佳乐,“……乐哥,现在幸福吗?”

“……额……”张佳乐一时无法回答她。

 

“也许乐哥不记得,”林茉伸手挑起自己胸前的项链,“小时候我长得难看,脾气也不好,周围的邻居的孩子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玩,后来我不小心打破了乐哥种的一盆花,还是乐哥安慰的我。”

 

她这么一说,张佳乐倒是记起来了,小时后……似乎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打破过他的花盆。

 

那盆花怏怏的,本来要被丢了,是他后来千辛万苦才养好的,因此印象特别深刻。

 

“你……”张佳乐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原来你是个女孩子啊!”

 

他记忆里是末末,而不是茉茉,现在想来,应该是林茉为了学习跆拳道,小时候不穿裙子的缘故。

 

“是的,”林茉一点尴尬都没有,反而很高兴张佳乐想了起来,“当时我说要陪乐哥一盆好花,乐哥还说,既然认定了这盆花能活的是你,那么你一定要负起责任来把它养好,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她低头看着胸前的项链:“所以知道乐哥当了职业选手后,我一直在关注着乐哥,因为在那个时候,乐哥是给了我鼓励,给了我意志的人。”

 

“咳咳,小时候的话,你……”张佳乐听见自己小时候说的话,脸上有点羞耻的意味,听到后面,看着林茉胸前的那枚项链,又有点惆怅,“这个款式很难抢吧。”

 

“因为我一直喜欢着乐哥啊。”林茉一点矜持都没有,反而点点头。

 

张佳乐猛烈地咳嗽起来。

 

“不过乐哥放心,我什么其他的问题也没有,”林茉伸出双手表示自己的无辜,“来相亲也只是想看看乐哥过的怎么样……乐哥现在,应该已经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

 

林茉看着面前已经长得高大的儿时伙伴,想起了当年的很多东西。

 

“乐哥,爱他吗?”

 

最开始那盆花,百花的崛起,繁花血景,还有转到霸图之后,被万人苛责的张佳乐。

 

“乐哥现在,已经能肆无忌惮地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

 

不是荣耀意义上的粉丝,而是作为朋友,林茉关心的从来都是张佳乐个人的感想。

 

不回百花又有什么错呢。

 

想要冠军又有什么错呢。

 

她抱着这种不解的心态一直通过媒体注视着张佳乐,直到终于看到了后者站在领奖台上,作为冠军,意气风发,笑容灿烂。

 

她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张佳乐想了想,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什么别的想对林茉说的。

 

“已经都好起来了,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我也确实爱他。”最终他这样回答林茉,不带一丝犹豫,最后还真诚地说,“谢谢。”

 

林茉再次微笑了起来,点头。

 

“那就太好了。”

 

她的视力很好,一下子就从张佳乐的肩头看过去,看到了马路对面站着的男人。

 

一如既往张狂,不收敛的男人。

 

“那么我就回家啦。”林茉鞠了个躬,“谢谢伯母的招待,不过也请乐哥好好对伯母解释你的脖子……”

 

张佳乐尴尬地抬头望天,点头。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严重。

 

他和林茉告了个别,刚刚走过马路就被孙哲平一把拉住。

 

“很开心?”孙哲平明知故问。

 

“有点。”张佳乐点点头,下一秒又被捏住下巴,赶紧一把推过去,“滚滚滚,又发疯!我还没追究你我这一脖子的牙印呢!你怎么在这儿,叶悠呢,我妈呢?”

 

“前者在开导后者,”孙哲平说道,“熟练工了她。”

 

张佳乐明白所谓的熟练是所指的是什么,抽了抽嘴角。

 

突然从马路对面又传来了林茉遥遥的呼声。

 

“对了——乐哥,有一句话——我还没说!”

 

两个人顿时齐齐看着马路对面。

 

只见美丽的女性举起手,放在嘴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喊了出来,声音响亮。

 

“张佳乐!孙哲平!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万!年!”


END

双花就好像断了线的项链,接上了就好了。

爱其实一直都在,从未被时间磨灭。


咳咳,非常不好意思,最近一直被社团搞得精疲力尽,再加上有在养病,一直没有更新……每天半夜打开电脑,牙疼头痛一起来,打了个 一千字就下不去了。

在这里正式给姑娘们道个歉,这个本子CP17估计是赶不上了,作为补偿,会在CP发放无料小本,预计五十份,内容根据统计定了是青悠番外,到时也会收录到本子里。唔,虽然很渣,我也会带点手绘明信片去,有缘的妹子如果不嫌弃可以拿一份回去,我定了两个火漆,姑娘们也可以戳一个在明信片上再带回去。


and than,主催和我说,差不多要开预售了,我估摸着一张粉红色毛爷爷是肯定要的,不过开的是预售定金制,姑娘们不必一下子就为此吃土。

支线番外继续制作中,下一更是喻黄叶,咱们到时再chu~

评论(26)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