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周叶支线END)

0

第十赛季刚开始,我们就把兴欣给刷了个零鸭蛋,搞得比赛完后就人心惶惶——虽然是邪教徒,刷起分来连我都没手软,虽然理是对的,但是


多不好意思啊。


按照杜明的说法——这多不给娘家面子啊。


他一说我才想起那个信封,连忙把它拿了出来,这么一来大家也不顾着休息了,一水儿地围上来看信封,队长的眼睛也死死地钉在了上面,都


快把它烧出一个洞了。


我多留了个心眼,一边撕一边往对面看,谁想到一看吧,正对上大哥的眼睛。


这已经快聪明成精的人朝我眨眨眼,然后就回头去和沐橙姐说话了。


嘶啦一声,我低头看信封,再抬头,教友们一个个看完信封再看我。


“这颜色……什么意思?”


“你选颜色靠什么选的?”


“这个……黄色难道是黄少天?”


我心里咯噔一下,把这张卡纸抽出来,往后翻。


神佛保佑我!!神佛保佑我!!!神佛保佑我!!!!


手腕一翻,黑的!上面还被我吧唧贴了个轮回标志!!!!!!


我立马瞪了眼睛往队长那儿看。


怎,怎么说呢,虽然是一直以来所期望的,但是,但是!!!当它真的成为现实之后!我我我我……


“急死人了,是谁你倒是说啊!!!”

孙翔急的都要跺脚了,也是他蠢,没看自己身上队服是啥颜色,其他人三秒过后都明白了,卧槽一声就欢喜的差点儿哭出来了。


“太棒了!!队长雀屏中选了!!!”杜明头一个就欢呼起来。


喂,这词是这么用的吗!!!!


01

我盯着面前的大哥,手里拽着他一包烟,不顾他和他身边的老魏一脸心疼。


“说!是什么时候!不说我就灭人质!”


我叉着腰指着我哥。


“虽然很高兴——但是我觉得我被隐瞒了好多东西!快给我把真相吐出来!!说,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哥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打了个响指……可惜没响。


“包子,去把她手里的烟抢回来。”


包子叫了一声诶,然后就真的把我举了起来,成功把我手里的烟趁乱抢了过来:“抱歉大小姐!这是老大的命令!!!”


这只忠犬真是好听我哥的话啊!


我哥得意洋洋地接过了烟盒子,当着沐橙姐的面没敢抽,而是放到了口袋里:“大人的事情,小孩子需要知道个什么?没你的事儿,赢了还敢


过来,不怕我们兴欣的粉丝把你吃了?”


我呸,还把我吃了,你们粉丝光看你就没看够,还吃我咧。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

我自认很隐晦的问。


结果大哥一脸惊讶:“你问的也太直接了,这叫哥怎么回答。”


我恨不得学我爸那样一鸡毛掸子抽上去。


“你一点儿风声都没透漏,害得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你叫我怎么回答我那群邪教徒教友!”


还不停地说既然是小姨子应该有什么不知道的细节……细节你奶奶个腿!


“哦——你们那么急就拆开了啊。”我哥从休息室的桌子上叉了块果盘里的水果,随意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呢?”


你居然反问起我来了!你怎么有脸反问我?!难道不是你们俩背着大家慢慢勾搭上了还不说一声?!


“他抱着信封笑的像……像得了结婚证似的!”


我觉得头上掉下了一打的黑线——我真不是有心黑队长,可是那模样真的太傻了,活像电视剧里得了小女生手帕,坐在座位上痴痴看的小男生



噗的一下,老板娘刚刚喝进嘴的饮料都喷出来了。


沐橙姐笑得打跌。


“这个问题嘛……我们还是不要去追究了,”她压着我的脑袋往外走,大概是也才知道真的成了,满面红光,“毕竟谈恋爱这事儿,是个隐蔽


的私事,不是吗~”


02

等我们出门后,我才听见老板娘发出了一声高呼。


“神马?!和周泽楷谈,谈谈谈谈恋爱?!”


……


我看向沐橙姐:“老板娘……不知道?”


沐橙姐笑眯眯地:“该不知道的……都不知道。”


哦,那就是该知道的猜也猜得到,不该知道的是一点也不知道。


……所以我是不该知道的吗。


我蹲了下来,陷入了深深的忧郁中。


03

周泽楷看着兴欣休息室门口种蘑菇的叶悠,很体贴地没有去出声打扰她,而是把她抱起来,挪到了旁边的休息椅上,然后……站住了脚。


“……咦队长你什么时候来的?!”


大约十分钟后,终于回过神了的叶悠发出了惊呼。


周泽楷:…………


开门准备回去的兴欣:……………………


04

周泽楷无法用言语去描述,在他看到叶悠用一种中彩票的眼神看向自己时,当自己理解了那个眼神的意义时,心中就像被打翻了所有东西的感


觉。


他一向是个嘴拙地跟不上思维的人,更不会用美妙的语言去与别人交流。


该怎么描述这种心情呢?


该怎么向大家叙述自己的狂喜呢?


这种,如同大雨初歇,花苞绽开,比世界上任何一样东西都让他觉得喜悦和惊讶,比任何一种感情都要让他觉得开心的,恋爱结果的美妙感受



就好像……恩……


周泽楷低头看着那张被叶悠涂成黑色,还贴了个轮回标志的卡纸。


就好像……如获新生。


他伸出手去,细细地摩挲着那张纸,嘴角怎么压也压不下去,在一群狂喜的队友中他显得格外宁静。


站在观望台上负责拍摄的随队记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这样一个柔情满面的枪王却还是忍不住把快门往下摁,手都停不下来。


都说恋爱中的少女是最美的……但从之后得到的照片来看,美男子,也是一样的。


05

兴欣的人一如既往地不太喜欢在观众面前逗留,叶修仿佛没看到这边的惊涛骇浪一样,悠悠地抱着手臂就带领他们会休息室休整了。


“队长我先去一趟!你随后就上!”

叶悠一拍大腿,跳起来就通敌去了,周泽楷站在原地被队友们七嘴八舌地说恭喜恭喜。


杜明说,队长雀屏中选了!


吴启说,多年媳妇熬成婆啦!


于念说,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终能磨成针!


吕泊远说,你们别在那儿不懂装懂,瞎用什么词语啊!


方明华说,能别说风凉话了吗,队长看上去,咳咳,已经乐傻了。


此句一出,所有人的眼神都刷的看向了周泽楷,孙翔本来失落难过地要命,现在也不情不愿地朝周泽楷看过去。


果不其然,一个似乎是被风干的美青年站在那里,眼神犹如见到春光的小鹿。


湿漉漉的眼神,加重的呼吸,还有不变的视线,僵硬的身躯,都表现了傻之一字的精髓。


“……”

江波涛有些头痛地扶住了额头。


“总之,先把小周带到前辈那儿去?有人有异议吗?”


“没有——”


除了孙翔在大喊‘有!’以外,所有人一致地拖长音道。


“好。”江波涛拍拍手,然后拍了一下周泽楷就走,“那就走吧。”


……


吧唧。


所有人都以=O-的表情看着头上挂着联盟第一美男子,轮回队长,枪王,安静的美男子等等一系列头衔的周泽楷,就这样,一个不防备,因为惯


性而,倒了下去。


“队长,队长!!!!队长你没事儿吧!”


“副队你到底用了多大劲儿去拍啊!”


“医疗箱,不,救护车,不,产婆!”


“闭,闭嘴!我们这边叫产婆干嘛!!!!”


“你才是闭嘴,产婆什么鬼啊!!!”


06

“就是这么一回事。”

很费劲儿地解释完这一团乱麻后,杜明眼睁睁地看着叶悠的表情从=。=到=口=,最后变成了=皿=。


那边副队正在和老板娘聊得热火朝天,大意是虽然我们这次赢了你们,但是轮回和兴欣的友谊是不能断的,既然是在S市,请务必一起吃个饭一


起逛个街联络感情……


我一看老板娘,老板娘好忽悠,那表情就是‘我已经快信了’,沐橙姐满脸笑容,但是脸上俨然写着‘我可不信哦’几个大字。


我再看看大哥,他正盯着队长,队长也盯着他。


……喂,你们俩面对面看着对方为什么一个字也不说啊?!难道现在不应该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我懂你你懂我,然后立马就相视一笑,甜甜


蜜蜜在一起,HAPPY ENDING的时候吗!


……好吧,我知道这也不现实!


但是!


大哥你为何一脸有趣的表情!队长你为什么一脸被老师叫去请家长的表情!你紧张个甚啊!


“……知道了?”看了眼被拿在队长手里的卡纸,我哥拿拳头锤了一下掌心,“哦,哥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


……我去!你不会真的忘了吧?喂,这不能吧!


“不过,这确实是哥当初做下的选择,”我哥咳嗽一声,小声道,“别当成玩笑了。”


说完他就麻溜儿地往前走了。


我傻在原地。


……这……这么利索的,说完走人……


我扯扯队长的袖子,指着我哥问:“他这是……害羞了?”


队长一脸幸福的要死的样子摇摇头,不说话。


也不知道他是说不知道,还是在说,不是。


“对了,”我哥突然遥遥的站在走廊那一头对我们喊,“小周,到现在为止,‘那个’有所改变吗?”


……咦,什么?


我一头雾水地抬头去看队长,队长保持着那样的表情对我哥摇摇头。


“没有!”

他非常大声地喊出了这两个字——真是令人羞耻啊——然后脸颊就开始发红。


……哦哦哦,我大致上有点懂了。


亏你们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一问一答啊!


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微妙。


“……恩,想想也是。”我哥耸耸肩,又转向我,“还不跟上来,站着做什么怪表情,皮痒呢!饿死了饿死了,打了这么久,不吃饭啦!”


“……”

我在那一刻很想糊大哥一脸大姨妈。


是这个气氛吗喂!这种时候是该是这个气氛吗喂!你们到底有没有勾搭上啊!


吃吃吃,吃死你算了!!!


07

我叫叶悠,今年十四。


刚刚得知了队长和大哥的恋情的我……不禁开始怀疑‘恋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这郁闷的人生,给我去死啊!


08

兴欣的人被迫在S市留了一晚,在轮回提供的宾馆居住了下来。


叶悠因此气呼呼地跑去跟叶修挤一床被子,说是要和大哥通宵打荣耀,用‘职业选手的方式’聊聊人生,但是也许是今天比赛用力过猛,还很


需要睡眠的中学生就这样吧唧倒在了软乎乎的被子里,一睡不起。


叶修安然地打着游戏,时不时还帮妹妹捻一下被子。


“前,前辈。”


啊,看看,哥就说有什么很眼熟,原来是这个。


他自己,熟睡的妹子,还有半夜阳台上颜值颇高的汉子。


叶修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望向了阳台:“你说你们小年轻,一个个怎么都不爱好好敲门呢,不是叫门就是爬阳台,很危险啊。”


周泽楷从阳台边缘下地,紧张地一步一顿,刚想开口,看到床上的叶悠,又不敢发声了,生怕吵醒自己的后辈。


“果然在这里。”

他有点无奈地说。


“她又偷跑过来的啊?”叶修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巧克力味的POKCY,扔了一根到嘴里,“都没人看着啊,你们轮回的安保也太差了。”


“孙翔。”周泽楷有点不高兴地道。


孙翔和叶悠,嘴上吵吵闹闹,动起手来也是打打闹闹,但是关系迅速升温的,反而也是他们,叶悠能偷溜过来,就是因为孙翔给她打了掩护,


保安也被支开了。


一开始谁能想到孙翔能给叶悠打掩护?


不过说起来,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江波涛禁止叶悠夜晚出门,也只是因为她的路痴毛病至今未愈而已。


不过S市的这家宾馆她倒是跑熟了——毕竟不是智商有问题,而只是普通的路痴而已。


“来,手伸出来哥看看,”看出了周泽楷紧张地不得了,叶修反而放松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并伸出手,“别磨叽,快。”


周泽楷抿抿嘴,把手掌伸了出来。


不用叶修继续说明,他也知道叶修说的是哪只手。


叶修把那只似乎无论怎样都晒不黑的白皙手掌放在自己掌心,后辈的手并不比前辈的要小,与之相反,看上去更有力的,反而是年纪小的这只



他看着这只手中细细的掌纹,按照他记得那些老亲戚们说过的话来看,周泽楷的手相着实是好,家庭美满,事业大成,桃花运也是好得不得了


,如果不是他没有女朋友,说他一句人生赢家也不为过。


而在这些掌纹之上,有一道并不明显的,淡淡的伤疤痕迹,虽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但到底是存在过的东西,总要留下点痕迹。


叶修用手指去摩挲着那道疤,问出了前个月已经问过的问题:“还痛吗?”


周泽楷也不抽回自己的手掌,微笑着摇摇头。


“真傻,”叶修说着,又重复了一遍,“真傻。”


周泽楷还是微笑着,也不反驳,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前辈。叶修看了他一眼:“连床上那个都知道哥不会真的刺下去。”


话音刚落,叶修就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周泽楷抱着他仿佛考拉留恋地窝在树上,四肢纠缠的同时恨不得把自己也嵌进去,更何况周泽楷


还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前辈的脖颈里。


“哎,哎,多大了,还撒娇。”叶修拍拍他,示意他起来,周泽楷却不动窝,用闷闷的声音说这话,听起来挺像小孩子向家长告状撒娇,却带


着比孩子要更深刻更纯粹的后怕。


“我害怕。”他把叶修抱得更紧了一点,重复道,“叶修,我害怕。”


他害怕极了。


要是那把刀真的刺下去。


要是那把刀真的刺进叶修的胸膛。


要是叶修的存在就此在这个世界上被抹去——


不,不能再想,而在那个时候,刀刺下去的时候,周泽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速度,就那样抢下了那把刀,那时候,他一片空白的思


维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最宝贵的手被划了一道口子。


他不说话,双臂紧紧地把叶修禁锢在自己怀里,用自己的胸膛,紧贴着叶修的,去感受那种心脏的律动,和属于健康身躯的热度。


“别怕,”叶修反手抱住他,笑了,“哥就在这里。”


“追上你了。”

周泽楷轻声道,把头抬起来,双手触碰着叶修的脸。


这个人的呼吸还在,这个人的心跳还在,这个人,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真是太好了。


“是,是,追上了……怎么了啊,”叶修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怎么是一副要哭的表情啊?”


“现在……可以说吗?”

周泽楷期待地看着叶修,上次的告白被叶修所打断,也是在这样的夜晚,那么这次……


“已经不需要了。”

叶修笑笑,然后伸手固定住后辈的脸,脸凑了上去。


然后他的嘴唇,就在后辈的唇上深深地印了下去。


因为,答案早已给出了啊。


09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孩子,他长得好看,成精很好,却不爱说话,因此受到了小朋友们的排挤。


到后来,小朋友们成了大朋友,小孩子也被同学们接受了,但是他却一点也不开心。


喜欢他的人往往因为他的脸而喜欢他,讨厌他的人往往因为他的不善言辞和脸而讨厌他,这样的朋友和敌人,小孩子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一点


也没有意义。


后来小孩子背负着这样的苦闷一步步长大了,踏着优秀的道路一点点成长了,小孩子成了少年,成了青年,眼睛却从学习移开到了游戏上,渐


渐地走到了一条名为荣耀的路上,有了自己喜欢的不得了的东西,又有了一群真正包容他,信任他的同伴,告别了亲切又不得不服老的前辈…



然后,就看到了那个自己恐怕一生都会喜欢的不得了的人。


那个人跑的好快,站的好高,青年得用仰视的角度去寻找他的身影,那个人是世界上插得最高最稳的旗帜,不论是风言风语还是队友的意义排


挤都无法动他一丝一毫。


青年羡慕着,仰慕着那个人,然后,又慢慢地,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上了那个人。


到底是为什么喜欢,青年觉得以自己的口舌,恐怕到了五十岁都无法说清。


喜欢,喜欢,好喜欢……一直都爱着啊。


可是那个人站的实在太高了,他是青年世界里的最耀眼的一颗启明星,有无数的人想要把他抓入自己的手中,抱进自己的怀里,青年根本无从


接近,他不会说伶俐的情话,不会做出更主动的事情,连直视对方的眼睛都做不到,在起跑线上更是慢了好几年。


于是他只好不断地变强,变强,再变强,只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天空中的一颗星宿,能成为有资格和他并肩的人。


但是这一切都在那个人遇到危险时瓦解了。


青年这才意识到,比得不到那颗星宿的爱的,更可怕的事情……是那耀眼的星宿在世上再无痕迹。


什么都不重要了,敌人,自己,还有自己也许无法得到回应的爱,抱住那个人的那一刻,青年心想,啊,只要他活着就好了。


只要他还在这个世上,对青年来说,就再没有什么可以恐惧的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对此快要灰心的青年惊讶地发现,他的世界被重新照亮了——


——因为这一次,是那颗星宿,主动地跳进了他的怀里。


10

那一晚,耳朵很尖的叶悠,终于没有重蹈覆辙,终于在这关键的时刻悄悄醒过来,听到了结尾。


她听到自己的大哥说:


“上一次,也是这个夜晚,我和你说,等你的人生足够长,你的经验足够丰富,再也不会动摇你的决心,到那时,如果你还是不打算改变心意


,就再来和哥说这句话。”


她没敢睁眼,耳朵动了动,听到了衣衫摩挲的声音。


“那么现在,你真的确定了吗?”叶修的声音里带着笑,带着狡黠,“现在可是哥主动选了你,翻了你的牌子啊,小周,周泽楷,要是在这之


后你让哥没面子,你会后悔的哦,哥可告诉你,哥上头有人,你长得再帅也没有用,哥就这样一枪毙了你都没人……诶哥就说着玩你跪下来干


嘛!”


卧槽。


叶悠心想,这信息量太大了。


上个晚上,你们上个晚上干了什么!!!队长你现在又干了什么!!!!


她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掏出早就藏在枕头底下的小镜子,反射着看,然后就=///=地马上闭了眼睛。


只见美貌的青年单膝跪地,将前辈做手枪状的那只手……慢慢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毙吧。”

从来都语句短小的青年发出了威力巨大的一击。


“这里,”他拿叶修做枪口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你的。”


叶修在青年微笑着说‘你的’时,看着他的演讲,瞬间明白了为何眼前的后辈会有那么多的粉丝。


他不由得伸手摸摸自己一大把年纪(自认),居然还发烫的脸。


明明是自己手指戳中了对方的心口,怎么到最后是自己的心脏像只兔子一样被对方慢慢地收拢在掌心,快速跳动?一定是因为对方太帅了。


这真是,太狡猾了……


他这么想着,任由后辈的吻从手指慢慢向上……任由自己的唇再次被捕捉到。周泽楷看上去文文静静,吻起来却十分凶猛,叶修的唇被他磨蹭到发肿发烫,二十几年的纯洁逐渐败在了后辈的进攻之下,就像轮回第一次夺冠之时,他被兴奋的后辈压在墙上强吻一样,抵抗力连五都没有。


一旁的叶悠赶紧闭上了眼任由自己继续跟周公聊天。


嘘——


这是好孩子需要闭嘴睡觉的夜晚哦。


11

之后不管谁问叶悠,周泽楷和叶修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亦或者,第十赛季第一场比赛那天晚上,周泽楷到底和叶修做了什么,她都选择闭口不言。


这个问题过了一年,两年,直到叶悠被周泽楷哐当丢下的队长位置所困扰,后者和叶修开开心心去旅行时,她都没有因为压力,或者因为喝了几杯就把答案说漏嘴。


后来戴妍琦死命地缠着她,问她:“难道周队是凭颜值和不放弃取胜的?”


她也只是这样回答戴妍琦:


“不,我家队长,有着非常给力的把汉方式。”


12

“哈——秋。”

周泽楷揉揉自己的鼻子,皱眉,伸手从背包里掏出两件衣服,一件给叶修搭上,一件给自己搭上。


海风悠悠地吹,叶修端着一杯滚烫的果酒问他:“怎么了小周?着凉了?”


周泽楷摇摇头,还没说话,就看见叶修也哈秋了一声,顿时紧张了起来:“冷吗?”


“不,不冷,”叶修小口尝了尝果酒,把杯子递给了周泽楷,“我觉得吧,应该是孙翔叶悠那俩拐着弯骂我们呢——你就这么干脆地卸任,真的没问题?我妈打电话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说我妹瘦了,我倒是胖了三斤。”


“不管他们。”曾经负有无比责任心,关爱后辈的周泽楷抿抿嘴,开心地找准叶修在杯子上留下的痕迹,对着那个位置喝了一口酒,甜蜜的酒液在玻璃杯里晃荡出亮丽的色泽,“弟弟也骂了。”


“呵,许久没见他胆儿肥了啊!”叶修一挑眉,一拍船沿,“不管他,走,洛克大叔说请咱们吃好吃的,累了这么久,该歇歇了。”


“恩!”


周泽楷跟只兔子一样点头,乖巧地跟了上去,“晕船?”


“没晕了,你说这玩应怎么回事儿,跟间歇性抽风似的……”

风声将两人的话语声渐渐稀释的稀薄,两人的并肩的背影慢慢在甲板上缩小为一个点,最后消失在厨房门口。


——这场堪称蜜月的旅行,还长着呢,至于其他的东西,比如父母的抱怨,弟妹的哀怨,后辈的埋怨……


……恩,这些无关的事情,就先丢到一边去吧,因为在不长的青春人生里……


恋爱最高。


END

难产,绝对的难产,OTZ,不知道为什么,在学校里就是写不起来!难道因为是冬天了?!

下一个支线你们想看谁?伞修注定要放最后,别跟我说,虽然我已经写完了。

PS:我真的还能赶得上CP吗吗吗吗QAQ


评论(24)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