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202-end-支线START?)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202


……


我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我才慢慢想清楚了一系列问题——我谁,几点,这哪儿,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能够想明白,我为什么在这儿,而且躺床上一动不动地发呆。


……也不是不能动,只是一动吧,咔吧一下,腿和尾巴骨往死里痛啊。


就在我以为我又掉进梦空间哪个疙瘩角落的时候,有个人一出声把我吓了一跳,那语气,森森的不满都快爆炸了。


“叶悠你终于醒了?!”


“我次奥——”

我梗着脖子一下下转头,差点被吓一跳。


不怪我,真的,当你看到一个人头趴你旁边时,身后还站着一个人时,你也会惊叫的。


……不过这脑袋真眼熟,谁家的?


“我家的!”

站那个脑袋后面的孙翔顶着一双硕大的黑眼圈,我看他眼球都熬出血丝了,“你真能睡啊!先是取完子弹,然后就发烧,烧完就睡,睡了足足四天三夜!我们还以为你被烧傻了!现在又三更半夜才醒!重症病患都没你折腾!”


“如果现在是三更半夜,”我哑着嗓子问,“你大爷的,这破嗓子——你怎么在这儿?”


孙翔横了我一眼,让到一边去,露出我的隔壁床——顺便一说,这果然是医院啊。


“今天轮到我看护。”他硬邦邦地说,“黄少天刚刚走。”


看护这个词真是太凶残了!需要看护难道不是重症病人?!


一个恬静安睡的看起来应该是我哥的家伙,躺在隔壁床上,我瞪着看了好久,才觉得,这虚胖的脸,应该不会是我二哥。


…………卧槽,大,大哥?!


救豆麻袋,怎么回事,大哥,大哥你怎么躺着了!!!!


1203

大概是看我吓得三魂六魄都快飞了,孙翔还算好心的给我解惑。


“你吧,后来好像是没力气了,就在我背上晕过去了,叶修像中了邪一样,突然就去和卫云抢那个观音坠子,刷的一下就给丢远了,哇,那个卫云就跟发疯一样去抢,叶修就因为这个把腿给折了,你们俩真是好样的,一个左腿一个右腿,真是亲兄妹。”


……玉佛?


“观音?”我重复了一遍。


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我一定忘了什么,而且是很重要的东西,我靠,谁来告诉我!!!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突然地,趴我床边的那个脑袋刷的一下就起来了。


……


我差点吓得再一次背过气去。


班长!班长你怎么在这里啊!!!!!


1204

“……忘了就忘了吧。”

班长盯着我看了许久,说了很奇怪的话,“不过……你还记得你们家几口人吗?”


……这问题怎么那么奇怪?


“我爸妈,我,我三个哥哥,沐橙姐……啊!!!”


要不是我现在躺着没办法动弹,我恨不得一巴掌拍到大腿上。


哥啊!!!!沐秋哥!!!!沐秋哥怎么样了!!!


我说我怎么就忘了什么!!!!!!!


“那么,最后呢,最后呢!!!!班长你知道我在问什么的!”


我不管孙翔‘你哪儿来三个哥哥’的疑问,眼睛非常用力的瞪着班长。


班长却摇了摇头。


“除了你,还有谁能知道?”


……啊?!


班长从旁边的床头拿起一个保温桶,慢慢地扭开盖子:“你三天都没吃东西了,我带了粥过来,现在应该还是热的,吃点吧。”


……你到底几点来的啊?!


不,不对,现在的问题是……


“班长我——”


“先吃。”

班长低声说道,舀了一勺粥递到我面前,“张嘴。”


我看着他黑黝黝的眼圈和精力不足的脸,踌躇了半天。


最终我还是战胜了‘这样真的好羞耻啊’这个念头,乖乖张嘴接受了他的喂食。


“啊呜。”


热乎乎,挺好吃的。


1205

“对了,”喂到第三口的时候班长又开口,“有一件事情,我觉得你需要知道。”


这语气真是令人不爽。


我把那口粥依依不舍的咽下去,说实话,这粥挺入味的,我老家B市一向是清粥寡水的调调,班长大概考虑到我很饿,送来的是熬得入味的肉茸粥,特别香,闻得我口水都下来了。


“啥事儿?”


“卫云失忆了。”

班长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拿勺子又舀起一勺粥,递到我嘴边,说这话的语气仿佛在说‘明天晚上吃炸鱼块’一样普通。


我:“………………………………我次奥?!”


“我是让黄少天和喻文州领着去的,那时候你身上的GPS没了信号,如果不是他们,我没办法领着人找到你们,”班长徐徐说道,特地挑了一大块肉喂我,“但是等我到那里的时候,就看见令上流圈子里闻风丧胆的卫少站在那里,眼神据说比他五岁时还要纯洁。”


我:“…………”


什么展开。


这是什么展开。


这是!什么!展开!!!!


1206

“把你的下巴合上。”班长一边拿勺子搅拌着粥一边伸手把我的下巴合上,“这是件好事。”


“好,好好好事?!”我吓得都结巴了。


“忘记了一切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班长再喂了我一口,还拿勺子刮刮我嘴角的粥沫子,“难道他老惦记你哥哥是好事?”


“NOOOOOO!!!”


话刚说完,就听见孙翔哼了一声。


你哼什么哼?!


“但是,这个失忆,难道……”难道真的是意外?!别和我说是意外啊,我才不信咧!!这意外的也忒好了!


“你们啊,真是精力旺盛的小年轻,呵~~~欠,吵死了。”旁边的床上耸动耸动,然后就传来被子掀开的声音和大哥懒洋洋的呵欠声,“失忆……对小卫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低声说着。


“忘记一切,从头再来,有什么不行的?”


1207

我本来还想追究追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队长三锥子扎不出三句话,孙翔老说废话,班长呢,什么话都不多说,大哥则满嘴跑火车。


他们这样的态度,让其他人越发不肯告诉我,那天晚上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偏偏我又想不明白我是怎么晕过去的,何时晕过去的,那……


我也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是住院第四天半夜醒的,第五天我妈就跟磕了药一样奔过来了,来了居然就抱着我哭的稀里哗啦,我都被吓傻了,哭完又拉着我哥哭的稀里哗啦加一顿臭骂,看大哥那表情,估计已经不是第一顿了,默哀。


也是,儿子女儿被俩变态拿枪口对着,饶是我妈,也吃不消啊,也不知道伤好后会不会被老头子揪回去打板子。


“是妈不好,”我妈一改她高贵冷艳的态度,快把我揉进她那36D里去了,“当初不该逼你们那么紧,让你们非得一个个在外面吃苦。”


“那可好,”我大哥可会见缝插针了,“以后老头子要干嘛您就拦着点儿呗,我腿都快被他打折了。”


我擦咧,老头子听起来真是气死了啊:“老头子打你了?!”


我哥一听就来劲儿:“可不是,臭骂的我都快找不着北了,都是文州他们,非得通知你二哥,王大眼儿也是,给他们电话干嘛……”


“胡说!”我妈立马高了三个分贝,“你那些朋友都是稳重的好孩子,要不是他们,你还打算瞒着我跟你爸?你就算不在乎自己,你妹妹也不在乎了?!病养不好,留下病根,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不通知我们,医疗设备跟不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稳重的好孩子。


稳重的好孩子想着你儿子的屁股呢妈。


我听着我妈可这劲儿地夸,脸都快为他们羞愧地红了,也不知道以后得知具体,我妈还会不会这样夸。


“哎呦喂妈,你想太复杂了……”我哥说着说着就把头转过去了,“我这腿都是被爸打得,哪儿是摔的……”


二哥本来在一边儿充当我妈的护妈使者,看着我哥再看看我,再看看我哥……然后脑袋就不转了,死盯着我哥,时不时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在旁边充当护花侍卫,啊呸,护叶侍卫的我队长。


看看他那眼神,我心惊胆战地帮他吸引我妈的注意力——免得他成为我们家第二个被打的人。


唉。


二哥这辈子,算是完咯。


1208

其实说起来,我伤的也不是很重,卫云那丫还算看了点我哥面子,打得是我的腿,而不是我的胳膊,肩膀,或者手,任何一个会摧毁职业生涯的地方,子弹取出来,上药包扎,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无聊的时候我挺纳闷的——老鬼他到底去哪儿了?!是好是歹,倒是来个人吱一声啊!我这天天提心吊胆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的……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担心吗?


怎么所有人都好吃好睡呢?


班长在查看每天他给我带的保温桶和食盒后给了我一个久违的看笨蛋的眼神。


“你哥都没说话,你操什么心?”


“可是我……”


“不要可是,”他不耐烦地说,“你还想着瞒着你哥,成了吗?”


“但是……”


“但是什么,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管多了才会落到这个下场,蠢死了。”


“我……”


“你什么?你还想顶嘴?”


“我次奥!!!班长你闭嘴啊啊啊啊!!!”


得亏我哥现在下去遛弯了,不然我肯定又得当场为这个气哭出来——我擦咧,我真的是病人吗,为什么我都躺医院了还要受他打击?!为什么!!

谁知道班长看上去比我还烦:“你才是闭嘴——你怎么就不能学学卫云,把该忘掉的都忘掉?!”


“忘你妹啊,这种事情能忘掉吗!!!”


我从床上跳起来抓住他的领子往死里摇。


“如果我忘掉——”


“那更好啊。”班长的脸还是那样跟个棺材板一样,“反正就算是坏消息,你也瞒不下来。”


…………嘎?


“薛定谔的猫,听说过吗?盒子打开前,猫的生死一概不知,”班长把他的衣领从我的手下解放出来,“唯一能够接触那只鬼的你,若是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你这种把什么都写在脸上,写在眼睛里的人,是一定瞒不过去的啊。”


我有吗,我有吗,我有吗!!!!


“你真当你哥万事通?”班长双手把我摁回去,给我盖好被子,“你和苏沐秋,一个不知道怎么遮掩,一个不屑于遮掩,你大哥那样的人,一颗心九个窍,察言观色不一定比传说中的王杰希,喻文州差,看上去粗糙,其实他是个细致的人。”


我一下子泄气了,躺在床上。


他说得对,如果我探知出的是坏消息,那么被我哥看出来,我就坏事儿了。有些坏消息,不知道更好。


“那我还能干什么。”我在这一刻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就是世界里的一颗尘埃,觉得自己有点重要,其实啥也做不到。


“你还能干什么?”班长坐回我床头,拿出他带过来的书,一巴掌拍我枕头旁,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学习,准备下个赛季的比赛,接受你哥的魔鬼训练。”


……你比我还干脆是怎么回事。


我翻了个身,抓起二哥给我带来的一叶之秋的抱枕抱在怀里,“你不反对我打游戏了?!”


“反对有用吗?你听吗?”班长抬起头来看我一眼,反问我。


我摇头摇头再摇头。


“那我反对干什么。”班长又淡定地低头下去,“你就是一辈子都打游戏,我也认了。”


“啊?啥意思!”我往前凑了凑。


“没什么。”班长抬起头,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只是我看了你哥哥,你哥哥的朋友,现在倒觉得,打荣耀,也许也不错。”


我下意识地回了句‘那当然’和一句‘别揉我头’,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


打荣耀,也许也不错?


天哪!!!!


我的妈,太阳今天从西边升起来了啊啊啊啊!!!!!


1209

“喂喂喂叶修叶修叶修,你说,我们站这儿好吗?你看啊,孙翔他弟弟,正在做出特别特别感人的发言,我跟你说,我看好这小子,虽然年纪不大,挺有想法……”


黄少天觉得自己此刻特别的尴尬,恩,特别的,所以在不停地找话说,


一回来就听见孙翔他弟对叶修他妹说什么‘一辈子打游戏我也认了’这种话……


“有什么不好的?”


叶修双手抱臂,伸出好的那只脚,一脚把门踹开,一副捉拿罪犯的表情:“行了行了,真心话大告白到此为止,我说小班儿啊,你每天来,也不累啊。”


班长淡定的回头:“我不叫小班儿,前辈。”


“这不是你名字太难记了吗,反正你就是个班长。”叶修挠挠头,伸手接受了他妹的飞扑,“哟,看着恢复的不错啊叶悠,我看明天你就能出院了。”


叶悠把自己挂在哥哥身上:“我看大哥你还是多躺几天吧,你看你这小身板,都快挂不住我了。”


“明明是你胖了,”叶修笑眯眯地说,“今儿早喝了两碗鸭肉粥,一笼包子,还多吃了三个虾饺的难道不是你?”


叶悠一拳就上去了:“不要跟我说胖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正准备拯救被妹妹抱以老拳的叶修呢,就听见那边护士在敲门。


“是203床的叶修先生吗?李医生请您过去一趟。”


“干嘛,我们刚刚结束恢复治疗啊?”黄少天问,“难道说还有什么落下?不会吧?”


护士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


“实际上是……有人想要见叶修先生。”


1210

“咦?!!!卡普格拉妄想症?!什么东西?!”

坚决地就算扒着哥哥大腿也要跟去的叶悠,在听到医生陈述病症的时候吃了一惊,使劲儿地瞪着医生,“不是失忆吗?”


“并不是单纯的失忆,”医生在她凶光毕露的眼神下硬着头皮说,“实际上,就算是失忆,人的潜意识上还存留着多种感觉,而卫云先生的情况,似乎是多加了一种反向卡普格拉妄想症,现在他不断地说他并不是他父母的儿子,他并不认识父母,并且潜意识里把他们当做陌生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坐着的贵妇人就发出了一声呜咽。


叶悠和叶修一起看过去——这就是卫云的养母,卫太太了。


“阿云做出这种事情,我是不指望叶家能原谅我们家……”卫太太缓缓站起身来,“但是,能不能,请叶少去看一眼阿云?那孩子现在硬是闹着要出院,不肯回家,想来是我们没能给他安全感……”


叶悠当场就想呲牙说,关我们家什么事,却被叶修一把捂住嘴以免她又开火。


“不就是看看嘛,您言重了,”叶修想想当年受到这位太太的照顾,真诚地对着面前的卫太太说,“您也别客气,什么叶少,以前您都是叫我小叶的。”


叶悠一听到‘小叶’就条件反射地想答到,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指自己哥哥。


李医生站起身来,脸上赔笑:“这就好解决了——我来为你们领路。”


一路上,叶悠瞪着卫太太,卫太太则不做声,而李医生倒是和叶修在闲聊,什么今年的病例真是独特啊,今年运气还不错啊之类的,说着说着就没看见路,一个男孩抱着球跑着跑着就一头撞上了。


“哟,这不是团团吗?”李医生蹲下来看着小男孩,“迷路了吗?你爸爸妈妈呢?”


男孩沉默的摇摇头,默默地跑走了。


……


但是他又倒了回来,用一种迷茫的眼神看着大哥。


叶悠从哥哥身后弹出个头,看了男孩一眼:“这谁?”


叶修耸肩:“不认得。”


看着看着,男孩伸手,拉住了叶修的衣角……然后哭了起来。


叶悠为此被吓得跳了起来。


“呜哇他为什么哭了啦!!难道是我长得太可怕了吗?啊?!”


1211

李医生怎么哄男孩都没用,问为什么哭也只是答,自己觉得很害怕,觉得忘记了很多东西。


男孩挂着两行泪,最后被他的父母抱走了,临走前还是看了叶修一眼,让叶悠很怀疑——


——难道老鬼这回换了个口味去附身?!可是这反应不对啊!!!


“这也是我说今年运气好的原因,”李医生感慨地道,“这是五岁就因为出了车祸,一直是植物人状态的团团,今年也有,我想想,九岁了吧,都说他今年活不成了,谁想到突然恢复了神智,除了因为长时间沉睡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没什么大问题,他父母可开心了,他哥哥也天天来看弟弟,不胜其烦地对弟弟进行教育,现在总算像个正常孩子了。”


叶修唔了一声,想起自己的弟弟,笑了:“那挺好的。”


“到了,就是这里。”


说着,李医生推开了房门,“就请叶修先生一个人进去吧,我想卫太太还是在外面留着比较好。”


卫太太忍住泪,点点头,抹泪道:“都是我平常没有注意到阿云……”


叶修也不是第一次见这位太太了,这是位慈母,但不得不说,也是她真的把卫云惯坏了,好家伙,那架势,只要卫云在某些事情上听话,要星星不给月亮,现在面对着也算淡定:“没事儿,一切都会过去的。”


说完他就进去了,而叶悠,不得不说,她对卫云的警惕和对大哥的执着,让她用要成为哥哥的手臂挂件一样的姿态被他拖了进去。


卫太太简直把这儿子疼到了骨子里,因为事情被几家人压了下来,卫云好歹不用被刑事拘留,现在给他的病房是特别的风景房,叶修一推开,先闻到的不是消毒水的味道,而是暖暖的精油香气,随后映入视野的便是一大片通透的落地窗,和窗外的璀璨光芒。


卫云就坐在窗边,背对着他们,只听见一声霹雳哐啷的,有什么东西被他七手八脚地收起来了。


“谁啊?”


说着他回过了头,一愣。


“请问……您是哪位?如果是来探望我的,不胜感激,”他转过身来,有点为难的摸摸头,“不过,如果是熟人就请见谅,我……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呢。”


叶修眯着眼睛看了他很久,又越过他,看到被摆放在窗台上的电脑屏幕,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话。


“没什么,哥只是你的一个老朋友,来看看你罢了。”


他笑着摆摆手,拖着自己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妹妹转头就走。


“你好好养病,别让伯母为你担心啊。”


卫云笑着点点头:“劳你费心,等我康复后,再去拜访。”


这似乎还是那个卫云,文绉绉的,礼仪周全,没了那种深沉,却又多了点什么。


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了。


他一步步走出去,出门后对着卫太太摇头:“他嘛,也不认得我,不过这状态,您和伯父好好陪他一阵子,态度放软点,会有好转的。”


卫太太含着泪点点头,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地,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两个盒子。


“我知道,你不会想接受这个,”卫太太看着这两个盒子心酸无比,“但是现在想想,也许我做错了也说不定——这个,按照阿云的意愿,本来就是该给你的。另外这个,是给叶三小姐的见面礼。”


叶悠本来想大喊‘我才不要’,但是看看这位太太的低姿态,和大哥杀鸡抹脖子的手势,什么话也就说不出口了。


“您不需要这样,”叶修看着这位太太叹口气,“他既然已经失忆,会有新的家庭,新的爱人……咳咳,我想这个盒子里,是他提过的戒指?”


“小叶,”卫太太恳求道,“你就当帮个忙,家里也不缺这一对戒指,只是我觉得,这个,还是交给你才算物归原主。”


那是卫云亲手画的图纸,选的材料,又去学了手艺,亲自笨手笨脚做成的一对儿戒指,摆放了好几年,最终还是未能送出去。


那是卫云已逝的,再也无法回来,亦无法得到回忆,留不下一丝痕迹的爱情。


当妈的疼儿子,像叶修这种人,真没敢说个不字。


“……这样吧。”叶修把装戒指的那个盒子拿在手里,把所谓的见面礼递给叶悠,正视着卫太太,“这个,我先拿在手里保管,等有朝一日,小卫真正找到了爱的人,再来找我拿回他。”


他把戒指盒放进口袋,笑的很没型。


“到时候,可不要吝啬到缺了我一杯喜酒啊,伯母。”


1212

我看着手里一对儿兔头羊脂玉手镯,发了半天的呆。


我们出院后直接回了二哥在S市的房子修养,而二哥却忙个不停,例如这次涉及的安全问题,或者跟卫家的交涉问题,老头子气都气饱了,就把事情全部丢给他去做了,可怜哦。


沐橙姐来看望我的时候还挺高兴的:“诶,这镯子很漂亮嘛,上面的兔子挺可爱的,你正好也属兔对不对?”


这所谓的见面礼是挺可爱的,可是我发呆的不是这个问题啊。


我琢磨着,卫家哪有闲工夫看我属什么……难道这是卫云备的?


啧,这问题真说不准,我觉得他一颗红心向我哥,对我只是面子情,但是真把不准他是不是有细心地给我备见面礼,或者得知我属什么?


大哥倒是满坦然,从家里翻出个盒子丢给我:“哥当年得了这一对白玉牛摆件,小卫选的,估计是当时就准备了给你的,结果哥离家出走就没往来了。”


我看了看那对摆件,对着光照了照,以我妈教授的相关常识来看,好像跟我那对兔子镯子真是从一块玉上下来的。


那就是卫云当年备的?


“哥昨天给你讲的课你听懂没有?”我哥问,手往上一翻,显然很享受当老师催作业的感觉,“作业呢?”


我愤愤的放下镯子回到电脑前开始拿键盘敲作业。


打游戏的职业选手,放暑假还要写作业,这是人干的事儿?!!!


1213

“所以说你到底在想什么?”

后来我发呆的时候班长也这么问我。


“不是,班长啊……”


“你哪次能不这么叫我吗。”


“哎呀习惯了——你说,失忆,能让卫云玩起荣耀吗?你说这是谁给他推荐的?”

我那天跟着我哥去瞅卫云,他七手八脚收起来的电脑屏幕上,我隐约看见了荣耀的标志啊。


班长的回答是一连串的沉默。


等我以为他已经沉默到睡着时,他问我:“他现在还在住院?”


“不,好像是在他们家的别墅疗养,怎么了?”


“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我第一次看到班长用这么纠结的脸跟我说话,“那……他可真有本事。”


“什么啊?哪个人啊?”


班长看了我一眼。


“你不用知道。”


我沉默了半响,发现他是真的不打算告诉我时,掀桌。


“我次奥顾青懿你别蹬鼻子上脸啊!!!!”


1214

班长他死都不告诉我他的猜测是什么。


死都不告诉,我和他打了一架他也不告诉。


总有一天我要把他灌醉,从他嘴里翘出来,绝对。


1215

在我被我哥的作业和班长的作业压死的时候,我妈闲来无事跑来看了我们一通。


她用了一个下午来阐述‘我哥该谈个恋爱了’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并在说服的途中喝了三杯茶,她嘴巴挑,又喜欢贪那口热气,光给她泡茶我就累得够呛。


我哥听的时候还是老样子,漫不经心,脑袋一点一点的,我妈气的脸立马就高冷了:“你这是什么样子?!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是,是,”我哥打了个呵欠。


“你姑姑怀孕了,有时间带着你妹妹去看看。”


“是,是。”


咦——姑父动作蛮快啊!!!这么说来,我也可以当回姐姐了?!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你什么时候能把你对象带回家看看?”我妈对这个问题穷追不舍。


我真是都不好意思去看她,生怕自己脸上写着‘估计没指望了’这几个字。


没想到啊,我哥居然说:


“恩,已经有目标了,到时候带回来给你们看看。”


1216

“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惊愕吗。”

回到轮回后,我和教友们唠嗑的时候手舞足蹈地说着,“我真是吓得把茶杯都给摔了啊!!!!”


“你跟你们家茶杯多大仇啊!”杜明吐槽我,一脸紧张兮兮的表情,“所以说,到底是谁?!”


“谁知道啊?!我都快把我哥摇吐了他都不告诉我!”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最后我拿了一堆不同颜色的卡纸给他抽,好歹给个提示,他倒好——”


于念问:“没抽?”


“不,”我一脸蛋疼地说,“抽了,但是是背着我抽的,抽完了还把其他的都烧掉了,抽的那张封进了一个信封里,说这场比赛我要是赢了才能拆开。”


第十赛季正式开始,按照惯例,我们作为上个赛季的冠军,今天就对上了新入联盟的——我哥他们队。


“他什么意思!我们轮回难道还打不过兴欣吗?!看我等会就去把兴欣杀个零鸭蛋!”

整个夏休都在为这个抓心挠肺的孙翔气的一拍桌。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终于对轮回有了归属感——虽然他自己也没察觉到,但是似乎是因为卫云那件事,他和队长的默契终于蹭蹭蹭上去了。


有种名叫‘队友’‘轮回是一个大家庭’的概念,终于好好在他脑袋里重新安装了。


但是你的兴奋用在这里真的好吗?!


方明华今天给我拿了一些好吃的团子过来,我分了一些给孙翔:“你太吵了!吃你的!”


“嘛,我倒觉得,叶神的意思是——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副队用一副放心的表情提出了他的意见,“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难事——那,各位,这新赛季的第一场比赛,就算是为了小叶可以拆红包,也得好好干咯?”


教友们连连点头如捣蒜。


“行,那咱们也出发吧,时间也不早了!”副队这么说着,他旁边一脸肃穆,仿佛要上战场,实际上也确实是要上战场的队长就站了起来,率先打开休息室的门,说了句:


“走吧!”


“是!!!!”我们这么喊着,站起了身来往外走。


孙翔还一把咬完剩下的丸子,走着走着嘲笑我:“你这小短腿,跟着我这大长腿,可别走丢了!”


“你又皮痒了是不是啊?!”我给了他一拳就往队长身边跑,“队长我要跟你一起走。”


“好。”虽然赛场上队长往往不言苟笑,但是还是牵住了我的手,昂首阔步带着我往前走


还是队长最好啦!


我摸摸口袋里的信封,觉得胸膛里充满了力量。


就让我能成功知道到底是谁吧,荣耀之神保佑我。


“我告诉你,你可别因为是叶修就放水啊,输了也别哭。”孙翔一摁我脑袋。


“我呸!你才哭鼻子!我哥的手下败将!”


“呵,你连手下败将都做的是立扑!”


“还吵呢!你们两个真是没哪一天不斗个嘴的,”副队一手摁一个,队长拉拉我的手,“走了!”


“是!!!!”


“好——”


“赢了去吃海鲜火锅吧!”


“好!!!!”


前往赛场的路越来越短,我们很快就听到了属于赛场的喧嚣声,而当我跨出那道门时,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满目观众,而是我最吊儿郎当,最嘴毒心软,终于重新站回了这个赛场的大哥叶修。


我最了不起,最了不起的哥哥叶修,正用一种‘嗨你们快跪下唱征服’‘啊什么时候能开始啊——’的表情望着这边。


他冲我招了招手,我也冲他招了招手,解说慷慨激昂的开场词估摸着我们俩谁都没听,沐橙姐也跟着对我做了个鬼脸,我也回了个鬼脸回去。


靠,孙翔这丫又在呲牙咧嘴对我哥了,他还想不想追对象了!


……队长啊,虽然你现在不能对对方傻笑,绷着张脸反而让你变得更僵硬了你造吗,一看就有问题啊。


……


我们就这样瞎闹的瞎闹,做鬼脸的做鬼脸,吐槽的吐槽,直到尖叫声,和音响里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响起,才一起望向解说屏幕。


要开始了。


这场真正属于大哥的,刚刚开始的战役,还有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的,我要正式站在我哥对面,以能让他骄傲的对手为名,和他在赛场上刀剑相见。


他不会让人失望的,所有人一直坚信着这一点。


因为,他是叶修啊!


喇叭里的声音,洪亮而被拉长:


“——我宣布,荣耀联盟第十赛季,第一场,轮回战队VS兴欣战队,现在,正式——开始!!!”


END


在打下END的时候,下意识地打下了TBC。

真的有点……唯一的儿子嫁出去了的赶脚=。=

从去年因为心情不好而开萌萌哒的段子到现在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说实话真心没想到这个故事能蔓延这么长。


亲人去世时,心情低落时,苦恼时,都受到了姑娘们不离不弃的鼓励,在这里郑重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不是大家的热情,这个文肯定是没能有这么长的,说不定一两章就坑了。


有的时候我会在想,叶小三是不是做多了,是不是宣兵夺主了,是不是太主观了,她会不会做错什么,后来释然了——她是个人,做错了,也就是做错了。

这是一个我尽力让它完整的故事,是一个故事,一个世界,我到最后有点无力干扰它的结局,这也是我的老毛病——就算想要某某结局,我也写不出来,因为剧情发展不了这种结局。


怎么说呢,与其说想要叶小三变成个鼎鼎大名的人物,我更倾向于想让她是个完整的人。


于是就有了各种心塞和卡文,OTZ。


那么来说说我卡了三天的结局——大家都关心的伞哥下场已经半隐含在了这最后一章,真相会在伞修支线揭晓,大家可以努力猜测;卫云这个人,你说他是正恶,我不能同意,说他是正善,我也不同意,他是被现实所逼迫而出的恶,又因为有着所爱而生出一些善,说白了,就是有病,而不是天生的罪犯,治好了病根也就好了,至于其他,就看姑娘们的理解了。


而关于叶小三和班长——爱情确实还未结果,还需努力,叶小三对班长有所依赖,还未发展成爱情,而班长……唉班长是个我都无法理解的男人OTZ。


结局无疑是开放式的,支线什么的让我们来期待番外就好www


而有些看上去对叶修有点意思,却没能成的人,也会有他们其他的结局恩。


宣可以点进我的主页看,试阅有彩蛋哟!至于预售,我估摸着肯定得到十一月去了,默……


PS:你们想先攻略哪条支线呢?


PSS:双花番外不知为何写的贼快,已经快写完了!



评论(4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