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139-1153)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139

在和黄少天他们说要分头找后,班长说要去查点东西,我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跑到了一家衣服店里重新买了衣服。


把头发扎紧塞进帽子里,带上黑漆漆的墨镜,换上陌生的男装,再把衣领竖起来,穿上增高鞋……我努力地想要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


真佩服那些易容术满级的人,他们能面具一套声音一变,扒了别人衣服就了事,我还得战战兢兢地把自己伪装起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我给队长发了条短信,让他注意留意大哥在哪里,如果他身边有陌生人,就暂时不要靠近了。


然后我跑到了游乐场旁边的森林里,在中心的湖边儿深呼吸一口气。


“苏沐秋。”我一字一句地说,“你再不出来,我就跳下去给你看。”


……没动静。


你是打准我不会跳呢,还是打准了我会游泳啊。


“带我去找大哥,你应该能够知道吧。”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仰头,把刀尖儿对着自己的一只眼睛。


“听说瞎了的人会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们来试试怎么样?”


说着我放开了手——


——就在那一刻,熟悉的痛感在左眼里炸裂了。


刀被稳稳地抓在了手里。


这么利索的的动作,当然不可能是我干的。


有什么东西紧紧束缚住了我的手。


“到现在才出来,”我对空气说,“看起来我哥的状况不好也不坏咯?”


而有人也笑了一声,伸手戳我的脑门。


“你个小混蛋,下次不要用自己来威胁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身体发肤是你父母给的,你没有自己伤害的权利。”


草地上被人用石子摆出这一排字,看起来挺像变魔术的。


“是啊是啊,我也没打算真这么干,只是想看看情况严不严重而已。”


如果很严重,恐怕我还没开始,他就出来了,如果我威胁一下还不出来,说明情况并不坏,如果再来一下他出来了,说明情况也不算好,确实由他指引会更好一点。


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所以说我哥现在在干嘛?人在哪里?”


石子们浮在空中,顿了一下,才排出了一个让我有点吐血的答案。


“人就在游乐园啊,他好吃好喝完了后,在跟人一边玩遍游乐园一边谈人生哲学,还打算晚上去看下星星月亮什么的。”


……我急得要死你就给我这么个答案,你特么在逗我啊?!


1140

沐秋哥是这么跟我说的。


“他快活着呢,哼哼,那个卫云把他当国王殿下伺候着,什么好东西,只要他喜欢,卫云都给他搞来了,我看没十几分钟他就能胖一圈。”


……咦,我还真忘了,卫云是我哥的死党粉丝。


再怎么神经病,就算是个我妻由乃类型的,该担心人身安全的也不该是我哥——


——所以说,那孙翔那个蠢货到底去哪儿了?!


“别急,我帮你去看看。”


说着他就没动静了。


大概过个十分钟吧,他非常缓慢地在水面上写出了断断续续的句子,我只好凑过去看,拿手机录像。


孙翔在


和你家队长一起


跟踪卫云


和叶修。


……我盯着录像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才理解了这些短句合起来的意思。


孙翔在和我家队长一起跟踪卫云和我哥。


……我听不懂。


…………我真的听不懂、我是说,我真是……


…………What the fuck!!!!!!


1141

“谢谢你啊小兴,”张家兴把手里的孩子递还给姐姐时收到了姐姐的感谢,“平时都没什么时间,还好你愿意陪这孩子,嫁到这边来后也没什么亲戚……笑笑,我们跟舅舅说拜拜好不好~”


张家兴姐姐手里的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说:“可是笑笑想再和小舅舅多呆一会。”


张家兴笑了笑:“等下次吧,小舅舅会来看笑笑的……诶?”


“怎么了小兴?”


“……我看到熟人了,姐,我就先走了。”


张姐姐连忙点头,抱着小男孩就和他道了别,看着姐姐走远,张家兴才疑惑地看向不远处的旋转木马。


刚刚转过去的那个马车里……是叶队?


1142

再做一次旋转木马,刚开始时叶修是拒绝的。


他真的只想搞明白自己的老同学是想干什么,谁知道这家伙还没等他问就拿出了一套加大号的校服,正是他们当初上学时的款式,和卫云自己穿在身上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卫云带着那种叶修并不明白的微笑,拒绝了所有仆人的帮助,亲自帮助叶修换上了这套衣服,扣子一颗一颗扣好,领带也好好地系好,最后他拿出了一把梳子,微微打理了一下叶修的头发,再把镜子搬过来时,一个好学生赫然出现在了镜子里。


“以前就擅长这一套,怎么现在当了总裁还这样啊,”拨弄着头发的发梢,叶修有点兴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没压力地跟卫云说,“我跟你说啊小卫,你这样不行……”


以前他为了不被老黄集中火力,经常拉卫云出去一起玩,玩的头毛凌乱时,卫云就会拿出一把梳子,梳的整整齐齐后俩人再一起回去,好歹让老黄少喷一点口水在他的形象问题上。


“没关系,”卫云的微笑加深了一些,伸手帮叶修把衣领松开一点,“我只会帮你做这些。”


叶修哆嗦了一下:“别,你如今什么价位的人,哥一个打游戏的可承受不起这特殊优待——对了,下午做什么?”


他有点忧虑地看着自己的小肚子。


中午好吃的太多,吃撑了的结果就是他现在远没有学生年代那么英俊潇洒,俊秀苗条。


卫云拿上了旁边的一个书包,叶修看着眼熟极了——可不就是初中时他用的那一款吗。


“在游乐园一直玩到晚上好不好?”

卫云温柔地问道。


叶修看着拿着这个包的他,好半天才噗嗤一下笑出来,拿过那个包。


“走吧走吧,这包还是给哥背——”


他转身就走,笑道:


“小卫,你其实还在记恨哥当时老让你帮哥背包对不对?”


“怎么会?”卫云快步跟上,笑容一直从嘴角舒展到眼底。


“我情愿帮你背一辈子的包。”他轻柔的语气仿若在说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只要……”


——只要你不离开我。


叶修拿包的手哆嗦了一下,老同学们说的话在此刻惊雷一样被他响了起来。


【“真的叶哥,之前不是你和他同桌吗,从此以后,直到高中毕业,他再也没有让人和他同桌过,也没有找过搭档……所以我们觉得,他一定是对你旧情难忘。”】


他无声地叹出一口气,脚步不停地出了房门。


1143

“哥要坐马。”


“坐下。”


“哥才不要再坐马车——”


“坐下。”


一双强硬的手把叶修塞进了马车里。


叶修控诉道:“你这是强买强卖,无理取闹——”


卫云的态度还是那么温柔:“一匹马坐不下两个人。”


说着他坐了进去。


叶修:……哦,原来大爷你也要坐这里啊。


“我不会离开你半步的,”卫云笑笑,“你的偷溜技能有多好,我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叶修啧啧两声:“好说好说,总比当初翻墙都困难的人好。”


叮铃铃的一声,旋转木马开始转动,随着音乐的欢快响起,马车外的一切事物都随着顺时针转了起来,唯有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因为两个人的端坐而保持着静止的状态。


“有什么好玩的——”叶修看了一会儿外面的景色,打了个呵欠,“要不你跟哥一起打荣耀玩?看在同学的份上,哥亲自教你。”


卫云微微笑笑,摇摇头。


“我们毕业的时候,全班都一起去了游乐园玩,”卫云说,“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搭档,只有我没有,所有人都有熟悉的朋友,只有我没有。所有的人都去了,只有你没去——”


他看着叶修,非常意味深长地道:


“叶修,你差我的,可不止那剩下的几个月学习和毕业照。”


叶修挑眉看着他,不说话。


“你要补偿我。”


卫云牵起叶修的手,很满意叶修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将那只手放在脸颊旁,蹭了蹭。


叶修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什么时候学的毛病。”


他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这让卫云的眼里热度又多了一分。


“想听听我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吗?”


他非常享受地看着穿着旧日校服的叶修,随意地靠在一边。


叶修学着他那样,微微笑笑,看上去倒是有了几分当年的潇洒风范。


“好啊。”


1144

“哎呦,痛痛痛……”


“对不起!我有急事……叶队妹妹?!”


……咦?


我还没来得及把帽子重新戴上,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苍白又惊诧莫名的脸。


“张家兴?!”


我目瞪口呆。


“你怎么在这里!!”


“我带外甥来这边玩,把他送回去后看到了你哥哥,”显然,张家兴也知道不能说废话,“你们不在一块儿?”


“我和他在一块儿我跑什么啊!!!!”我都快疯了,“你打哪儿看到的他!”


张家兴抿抿嘴:“旋转木马。”


我累个擦卫云还蛮有少女心咧!!!


“怎么了?我刚刚看到周队和孙翔也跑过去了,”张家兴轻声问,“出了什么事儿吗?”


什么事儿都出了。


我有点想哭:“你怎么什么都看到了,我却什么都没看到啊!他们往那边儿跑了?”


还是先找我哥吧。


我转身就跑,对张家兴摆摆手:“我先去找我哥!!你还是快点回家吧!”


这麻烦事儿,我看还是少点人知道比较好。


“他们现在坐标哪儿?”我轻声问。


【碰碰车……】


“我类个去,童心未泯?!”


【现在嘛,你把地图打开看看。】


我把游乐园的地图打开,半响,才听到空气里犹豫的声音。


【现在好像是在往过山车在走。】


“你说卫云是怎么想的啊,沐秋哥,”我站在原地喘口气,“旋转木马,碰碰车,过山车……这是玩遍游乐园的节奏?”


【恭喜你猜对了。】


“对你个头!!!!!”


【不过他们为什么不顺路玩?非要在游乐园里绕Z字?叶修那个战五渣,撑得住?】


……这个问题,我的直觉告诉我有猫腻,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继续冲过山车跑,托他们的福,我也一直在游乐园里走Z字,看这个趋势,走完Z就得走S。


就在我快冲到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我接起手机,“啊,班长?”


班长在电话那一头问我:“你有没有你哥哥初中同学的电话。”


“没,但是我二哥肯定有。”


“去查一查你哥那个班当年毕业时,一起去游乐园玩的时候的状况,最好问问他们,当时玩的游乐设施的顺序。”


“……诶,为嘛?”


“你问了就知道了。”班长说。


【……呀,看上去他又在你身上装了信号发信器呢。】


……我擦?!这结论怎么出来的?!


1145

事实上班长是对的。


我的直觉也是对的。


“啊,当年玩的顺序?我想想……”陈岚在电话里犹疑了半天,“好像是一开始女生吵着去坐旋转木马,所以下个项目顺路换男生选了碰碰车,再下一个是保留项目,诶,是过山车还是升降椅来着……”


他一边说我一边记,手机拿脸跟肩膀夹着,差点没把脖子折了。


【难怪他们走了半天的Z字,】空气里的沐秋哥感叹,【当年是顺路,这家游乐园是新开的,只好绕路噗。】


这话我有点似懂非懂的。


我对陈岚匆匆说了声谢,就打电话给班长,阐述了想法。


班长立马给出了结论:“他在按照当年他们班毕业时的路线走!”


“问题是这有何意义啊?”我问班长。


“这说明他在恋旧,”班长反问我,“如果今天我限制你吃布丁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我不限制你了,你第一时间会做什么?”


“吃布丁吃到死。”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对,这就看出来你这么个德性总体来说就是吃货,”班长还顺带刺我一句,“我刚才查了查,卫云在这几年里不停地吞并瓦解他父亲的股份,而且在不停打压他母亲家里的势力,事实上,现在在卫氏,他是说一不二,这家游乐园也有他的股份。”


“你想表达什么?”


“我的意思是,”班长不耐烦地道,“现在他就是没了限制的你,你哥就是那块儿布丁!而现在没人阻止他吃那块儿布丁!你还不麻溜地跑快点!!!”


“哇啊啊你别说了,好可怕,我现在就去!!!!!”


“记住,”班长警告我了一句话,令我毛骨悚然,“你不能让别人认不出你。”


“……诶?”


“只有当你是叶悠的时候,你才是最安全的,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快去吧。”


1146

刷。


箭枝软软地掉落在地上。


“哎,所以哥早都说了,哥不擅长这个。”叶修放下手里粗糙的木制弓,看着惨不忍睹的一地箭枝,“这种体力活儿还是小三儿擅长。”


叶悠深得老爷子喜爱,曾被他手把手教导各种危险的武器玩法。


听到‘小三’两个字,旁边的卫云略微有些动容:“三妹妹是个有趣又特别的人。”


叶修一哆嗦:“你这什么称呼,还三妹妹,你当这是红楼梦啊,还是宅斗戏啊!”


“她在家里排行第三,不就是三妹妹?”卫云笑着说。


叶修拿弓轰他:“走开走开,别叫那么亲热,什么家里,那是我家里!三妹妹也不是你叫的。”


面对叶修的这种话,卫云的反应从来都是露出一个令叶修觉得又熟悉又蛋疼的表情,那种‘我懂你你不用这样’的表情,总是令当年十几岁的叶修怀疑自己的副班得了神经性面瘫症。


“她总会成为我的三妹妹的。”

卫云笃定地说。


又来了又来了……


叶修在时隔多年后,再一次尝到了年少时的那种蛋疼。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叶修捂着额头想,当年把人家一个人抛下可不就是作孽……


看看,间歇性神经病还带进化的!


“来吧,其实这个要射好非常简单,叶修你的眼力并不是问题,所缺的只是力气。”


站在叶修背后,卫云伸出手,叶修心里暗叫一个不好,果然下一秒就被他环在了怀里。


“低头!”


刷的一声,叶修本能地听从那个突然出现的熟悉声音一低头,再一抬头,就发现卫云已经退后了几步。


一支箭插在了卫云身后不远处的树干上,那边射击馆的老板还在怒吼‘不能对准靶心以外的东西拉弓!’。


手持弓的女孩子还站在原地,连拉弓的胳膊都没有放下来,但是叶修却舒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


这个叶悠啊……她终究还是追过来了。


不过追过来也好,好歹自己的屁股有了确实的保障,叶修光是看看自己再看看卫云,就觉得自己需要担心担心自己屁股的安危……


叶悠姓叶,是叶修的亲妹妹,卫云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可能不看叶修的情分去动她,这点叶修还是知晓的。


看着妹妹朝自己跑过来,叶修心里微叹,他也不想这么防备卫云的,可是没办法啊。


他怎么不清楚卫云的心思?卫云已经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再不清楚他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可是当年十五岁的叶修是真的不知道。


所以二十几的叶修必须装作不知道,不仅得不知道,还得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


……哎哎,没办法,谁叫他真的对不起人家呢。


都是年轻时犯下的错啊。


1147

“哥你没事儿吧!”


我把弓一扔,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大哥,“你的衣服……”


我擦啊,怎么吃个饭连衣服也换了!!!!


“没事儿,哥没事儿!”大哥举起手摆了摆说道,我觉得他好像气色比之前还好,油光水滑,珠圆玉润。


卫云肯定给他吃好东西了,这是要长肉的节奏啊!


我有点悲愤的望着卫云——这是要养肥了好吃的意思?


我擦,我在游乐园里不停地跑,跑的气喘吁吁,你们俩倒好,一副水嫩青葱的学生装,特么还是我们学校的校服,这是玩什么,制服PLAY?


“你跑到哪里去了!!!!!”我瞪着大哥,明知故问,“找你找半天!看个棺材就不见了,哥你能耐啊!”


“叶修是中途看见了我,应我邀请一起游玩。”


卫云一副我是大爷的表情跟我温文尔雅地解释道,“三妹妹可以放心,我是不会让叶修有事的。”


三你个头。


我觉得我现在肯定一脸‘怎么又是你’‘你好烦’的表情。


“不好意思,今天大哥说好了陪我的。”我一把拉过大哥的手臂抱在胸前,使劲踮着脚,只恨自己没有36D,不可以骄傲地挺胸耀武扬威,“谢!谢!你!照!顾!家!兄!卫少你可以走了。”


“没有关系,”卫云用一副让我恨的牙痒的表情温和地说,“我们可以带你一起玩。”


=皿=!!!!!


什么态度啊你个小婊砸!!!!我哥哥,我亲哥,为嘛是你用施舍的语气让我跟你们一起玩?!


【冷静,冷静,不要动手!!冷静!!!!!忍住,一定要忍住啊!】


空气里那谁在我耳边碎碎念,结果卫云还在使劲儿地拉仇恨。


“不过,为了应景,你需要先换一身衣服。”


换!你!妹!!!!!!


1148

孙翔和周泽楷互相看了一眼,前者眼睛瞪的滚圆,后者紧张地抿嘴。


“这什么意思?玩个游乐园还要换衣服?”孙翔小声地问,紧张地要命,“叶悠怎么找过来的!”


“跑着找。”周泽楷轻声回答。


孙翔啧了一声。


他之前失踪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刚开始只是闲着无聊去逛逛,后来就看到一个被他弟标记为危险人物的男人一晃而过,身后的工作人员还抬着一尊棺材,他本能地觉得危险,就跟了上去,手机也调成了静音。


没想到还没过多久,叶修跟着那个男人一起从鬼屋地下的设备出口出来了。


要不怎么他弟都不想救他了呢,孙翔这脑袋一热冲出去的下场就是被捆起来扔到森林里,据说这还是看在叶修的份上。


他躺在树海茫茫的草丛里发了半天的呆,仔细思考了一下这男人是来干嘛的,从绑架想到奸杀后就开始后悔把手机给搞成静音还给扔包里了,如果在口袋里,他手长,还可以试着拿一拿,快捷键1是他弟,一摁就能接通,特别方便。


后来过了好久,他也没有挣开,他就望着天空,心里还蛮后悔的。


“我要是知道我会栽这儿,”孙翔心想,“我就先把白给告了。”


如果他今天死在了这里,他觉得他一定会后悔死的,后悔没有先给叶修告白。


多好啊,一死了之后,叶修再也忘不了他了,说不定到死都会记得他孙翔是为他叶修死的。


可惜周泽楷没让他达成这个愿望。


1149

周泽楷默默地走过来给孙翔解开绳子时,后者是惊愕的。


“周泽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周泽楷不说话,也没计较他没有叫队长。


孙翔刚来的时候和周泽楷横看不顺眼,竖看不顺眼,和叶悠也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最后是叶悠卷起袖子手脚并用和他打了一架,他才乖乖地在公共场合叫周泽楷队长。


总而言之,比之前冷哼一声不说话好多了。


被绑了半天,手脚发麻,孙翔躺地上活动了几分钟才能勉强再次站起来,“谢啦。”


周泽楷摇了摇头:“前辈的短信。”


这回不用翻译,孙翔就秒懂了自己队长的话。


——因为叶修发的短信,周泽楷才知道孙翔在森林里。


孙翔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这就好像突然有人在他饿了的时候时给了他一碗面,偏偏这碗面的浇头是蛇肉,不是不好,只是忒没有那种幸福滋味。


“……诶?那叶修呢?!”

孙翔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周泽楷摇摇头,看着他只说了一句话。


“被带进去了。”


孙翔的回答是一分钟的沉默。


他看向周泽楷。


“我要去救他,”他十分认真地对周泽楷说,“你要去吗?”


俊美的青年几乎是一秒钟点了头。


“一起。”

周泽楷说。


“行,算你是个汉子!”孙翔点了点头。


许久以来,他第一次觉得周泽楷是自己队友——


——因为同一个目标。


1150

大哥紧紧地牵着我的手,我一步一步跟在他身边,就好像我还是不会走路的孩子,大哥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除了上厕所,决不允许我离开他三步。


看上去他也不是不明白卫云的危险级别有多高。


但是我又很惆怅——我是来保护他的,但是很显然,我来了之后他操心的更多了。


“来,三妹妹,这根给你。”

卫云递了一个甜筒给我,我拿过来很嫌弃地看了一眼,很想全部糊他脸上去。


都说了不要叫我三妹妹啊!!


卫云却不在乎我什么表情,继续转头跟我哥笑着聊天:“那个时候罗曼就和陈岚在碰碰车那儿互相撞了起来,最后他们俩没有控制好,把莉莎的车给撞了……”


我哥居然还蛮乐,一边笑一边揉我的头玩:“那莉莎该发飙了,然后呢?”


“当然发飙了,”卫云显然很享受这种感觉,“最后潘乐把莉莎拦了下来,陈岚最后请他们三个人一人一个甜筒。”


“就拿甜筒就打发了?”我哥挑眉,伸头咬了一口我的甜筒,满嘴白色冰淇淋,“要哥来说,起码得几个稀有材料吧。”


“那是你的标准。”卫云笑笑,“怎么吃东西还是不注意形象?”


他拿出了餐巾纸,我一看不好,急忙眼疾手快地拿出餐巾纸先给我哥擦了满嘴的白沫子。


“后来阿晓在射击场射歪了,差点没把所有人给灭口。”


“阿晓一直是这么个性子,好面子。”我哥点头,“像她会做的事情,叫哥说,你们就该统统装作没看见。”


卫云摊手,笑的很狡黠:“因为当初都约好了,谁的环数最小,谁请客。”


大哥哦了一声:“难怪——”


“不过最后请客的是王落川的男朋友,”卫云说,“她拉不看弓。”


大哥喷了,然后就捂着肚子笑的很欢:“女朋友受罚,男朋友是该分担分担。”


为什么我老说卫云是个小婊砸呢。


因为小婊砸就在这种时候幽幽开口了:“要是你去就好了。”


“恩?”我哥很茫然地发了个音以作询问。


然后我就看见小婊砸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哥,声音温柔地能掐出水来。


“——因为就算你得了最后一名,我也愿意为你分担分担啊。”


我在一旁觉得昨天吃的东西都要争先恐后的涌上喉咙了。


求求你别这么肉麻了小婊砸!!!!!


我还在旁边呢喂!!!


你当我是什么?!连电灯泡都不算吗?!


喂喂喂,说的就是你,把手从我哥手上放开啊喂!警察,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啊!!!!


1151

“啊,说起来,三妹妹是觉得听得很无聊吗?”


趁着我哥去厕所的时候,卫云对我说起了话。


……咦,为嘛他突然把火力对准我了!


“也是啊,”他的笑容虽然很迷人,却让我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恶意,“毕竟——那是你还在学说话的时候的事情了。”


“那又怎么样啊。”我咬牙说道。


“差了这么多年,对哥哥的生活没有了解也是正常的,”卫云的语气绝对不能说是友好,“当年的叶修,可是学校里最闪耀的一颗星啊。”


而这些,我并没有了解,也并没有参加。


这就是卫云想要告诉我的。


我和大哥二哥在一开始,在一些方面,是有着距离的。


我出生的太晚,离大哥二哥整整差了十几岁……我擦,这东西怪我咯!!!


“你不恨吗?”卫云再次问出了这种令人觉得他是神经病的句子,“抛下你十几年,最后也没有把你纳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以后还要你和他战斗……你就没有恨过?


喂,你到底是爱我哥还是恨我哥啊?


我伸手冲卫云做了个猪鼻子鬼脸。


“那又怎么样?”


我比了个十五的手势。


“这个年龄以后的,我哥的世界,难道你就了解?”


同学,我们俩彼此彼此吧!!


“就像我大师兄说的那样,”我这个时候真的觉得大师兄当时说的好,“只要在这个荣耀圈里,就没有抛下这个词可谈。”


哎呀呀,说起来被抛下的……


“被抛下的,难道不是你吗?”


在这一刻,我觉得我肯定是跟沐秋哥学坏了。


一定的。


1152

卫云的表情有那么几秒钟的空白。


可怕的空白。


就在我暗搓搓地揣测他是不是被我打击傻了的时候,大哥回来了。


“在这大眼瞪小眼干嘛呢?”我哥随意问道。


卫云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我一眼,那表情说不出的空洞。


突然,他笑了起来。


我看着他笑的连声都发抖了,总觉得他肯定又要说不好的话了。


然而,他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在下一秒就跳起来了。


“没什么,只是想和三妹妹聊聊而已。”


他的笑容让我全身发冷。


“叶修,你知道吗?三妹妹,可是有一个秘密的朋友一直瞒着你呢,要不是陶老板和我说,我还真不知道,三妹妹居然是这么地特别。”


不好。


我在这一刻感到所有的血液都逆流了回去,心脏和疼痛一下子全部炸了开来,我不敢去看我哥的表情,我只想马上逃开这个地方。


“三妹妹,”卫云几乎是不掩盖他的恶意地问我,“你能告诉我吗?你的朋友,那个半夜——”


不,不行,不能说,现在不能让我哥知道!!!


“那个恐吓了陶老板的人叫——”


1153


“小卫。”


……


我愣愣地抬起头。


大哥伸手把我搂紧,把我的头背对卫云,我无从得知我哥的表情。


“够了,哥还没死呢,就开始欺负哥妹子。”

我哥平淡地说道。


他不疑惑吗?他不惊讶吗?


还是说,他其实全部……都知道?


我突然感到了害怕——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哥会不会讨厌我?会不会恨我瞒着他?


“小卫啊,”我哥拿手拍着我的背,“你好像搞错了什么。”


“恩?”卫云回道。


我听见我哥笑了一声。


“不管叶悠做了什么,隐瞒了我什么,她都是哥妹妹,做错了事情,打一顿就好了,因为不论如何,哥都不可能不护着她。”


“哦?”卫云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论什么都是一样?”


“恩,”我哥说,“不论什么都一样。”


他把下巴搁在我的脑袋上。


“因为有些人啊,对哥来说,就是这样,犯了再多的错,改变了再多,无论如何,”大哥说,“我都深爱着他们。你懂吗?他们杀人我帮着毁尸灭迹的那种,懂?”


…………我也是啊,大哥。


我使劲儿地把脸埋进了大哥的怀抱里,胳膊紧紧地搂着他。


——最喜欢你了。


TBC

在二维设计课上画起了班长的Q版……在严肃考虑要不要用到封底上。

来来来,关于番外,大家和我说说,

想看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什么都可以的【X


封面都出来啦,好看不wwww


上册的花画的我吐血,所以上色就只好随便糊糊……再也不画这种多瓣花了!!!!!



PS:您所看到的所有异瞳小三都是伞哥版本!

评论(38)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