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89-1098)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89

虽然最近比赛越打越顺手,但我心里好似塞了一口血,吐也吐不出来。

我再也没有被抢夺过身体,似乎是因为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但是我再也没有听过沐秋哥的声音了。

大概是我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别人我有心事,队长多次问我是不是有哪里不开心。

看着他担忧的表情,我觉得越来越难受了。

——这都什么破事儿啊!

为了不让队长跟着我一起糟心,我只好说我看了一部白烂小说,剧情十分之虐,虐的我一口血卡在喉咙里,都吐不出来。

糟糕的是,这个理由被吴启杜明知道了,偶尔在大群(联盟群)里调侃我时,还被李迅看见了。

迅哥儿那是什么人啊,那是能把一个点说出十个花儿的人,一传十十传百,没过多久,该知道的人就都知道了。

“我就不明白了,”我纳闷儿地对阿戴说,“我不就是看个小说?我看个小说卡的吐血管他迅哥儿屁事!”

阿戴忍笑忍得辛苦极了:“矮油,这不是稀罕你吗,你看你长得那么像叶神,叶神那么完美,大家借你YY一下,图个乐子,有什么不行。”

“你们YY还有理了!”

我瞪眼。

有本事他们稀罕那个和大哥长得一模一样的二哥去!

“说起来——到底是什么小说能把你虐的吐血!”阿戴想到这个就来了精神,“快说说看?”

我一听她这话,觉得大概让她也帮忙想想也不错。

只是该怎么表述呢?

1090

我想了半天,用一句话跟阿戴总结了所有事情。

“一只鬼用别人的身体,借由托梦,和他广受好评,多人追求,生前双箭头许久的基友告白了。”

“诶……诶?!!!!什么鬼?!”

1091

几番讲解,绕来绕去,瞒去大部分事情细节,我总算是给阿戴讲清楚了——这真是太不容易了,这种事情就该让班长来,费脑力的事情非学霸者还是别干了。

“我看到的剧情就在这里为止,”我冲阿戴摊手,“我既不知道那只鬼到底怎么了,也不知道他基友到底是怎么想的。”

阿戴咔擦一口咬下一大块饼干,“你确定他基友不知道他的存在嘛?作者在之前有没有埋下伏笔?”

我伸出两根手指:“知道鬼存在的就两个人,被附身者和他的同学,两个人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个死活不敢告诉任何人,你觉得基友是怎么知道的。”

“咦,你没发现吗?”

阿戴诧异的说。

“啊?我该发现什么?”

“哼哼,”阿戴得意地笑了几声,“之前的剧情里有过的啊,有欺负基友的坏人,被鬼恐吓了回去——那个人和基友是曾经的朋友对不对?说不定就是他说的呢,以便于挑拨离间!!!!”

……卧槽。

我擦!!!!!

我把陶轩给忘了!!!!

“还有啊,”阿戴仔细想了想,再伸出一根手指,“坏人的老板也不知道吗?那个老板不是喜欢基友吗?要是是老板要坏人说漏嘴的怎么办?”

………………我擦擦擦擦!!!!

我终于发觉最近有个人很安分又很可疑了。

卫!云!

1092

“这是怎么了?居然连点心都吃不下去了。”

在微草对轮回的时候,王队一边看我一边皱眉,说我最近不好好吃饭,然而还是让高英杰拿出点心来招待我。

山楂糕,绿豆糕,驴打滚,都是好东西,可是我愁得一样都吃不下,只能闷头喝茶。

“哟,馋猫今天不馋嘴了?”刘小别一戳我脑门,“终于下定决心要减肥了?可喜可贺。”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是标准身材谢谢。”

他一耸肩,没反驳我:“你愿意这么想我也没意见。”

……靠。

突然他一拍脑门,看着我的眼神突然杀气腾腾起来:“对了,听说是你把我的号码给的小鬼?”

……咦,是我吗?好像不是我啊。

我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不是我!”

一听这话,他的杀气一下子全像破掉的气球一样被放掉了——我说,这到底是遭了卢瀚文那厮怎样的摧残啊!

“你们就不能管管他吗,”刘小别跟我抱怨,“跟橡皮糖一样,黏的要死,天天PKPKPK,叫我说,他就不该给黄少天当徒弟,刚开始也没见他这么吵啊!”

……咦,这师徒俩的段数还真是匮乏啊,黄少好像也是老叫着找我哥PK,虽然他谁都缠着要PK,可是他偏偏就格外对我哥孜孜不倦,我哥从来都懒得应,他也不在意,天天上来求打。

“如果他是给喻队当徒弟,”我嘿嘿两声,不怀好意地道,“那你就爽了。”

到时候你就不是嫌烦了,而是该哭了。

说实话,也不是第一次看这情况了,别人不觉得,我还看不出来卢瀚文是几个意思?

如果他真的得了喻队真传,诶嘿,那我们九期群就不该担心卢瀚文天天讨人嫌,最后被刘小别忍不住暴打了,而是八期群该担心刘小别那单身狗,大魔法师的名号不保了。

到时候,刘小别就真该哭了。

刘小别看上去很认真地在思考我的提议。

然后他大概是知道自己只有几分黑水,不敌心脏和小心脏,想了想立马打了个哆嗦。

“他还是继续当黄少天的徒弟吧。”

刘小别斩钉截铁地道。

1093

什么都知道,但是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王队在比赛后,大家聚会的时间里把我叫到了他宿舍喝茶。

说实话,有哪个女孩子喜欢喝苦茶的,都是我家老头子带起来的习惯,吃几口甜食必须喝一口茶,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王队是谁啊,四角俱全挑不出一丁点不好,说的就是他,看到他我就想叹息自己的二哥愚钝无比,这辈子都是蠢蠢兄控没救了。

班长得知我的想法后给我的评价是:太肤浅。

我瞪他他还不给个解释,只说了一句‘四角俱全未必就开心了’给我。

我左想想右想想,也不觉得王队是不开心的那个人,搞不懂班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什么难处吗?”

王队一句温和的问话把我惊醒。

“不不不,”我头摇的飞快,“没有!”

我说的干脆,可惜王队啊,副队啊这种人,都跟点了读心术一样,一眼看过去就明白我说的是真话假话。

“是叶修的事情?”

他说的平淡,跟副队发现我偷吃糖似的,却把我惊的差点把杯子摔了。

王队一笑,并不再多谈大哥,反而和我聊起了所谓的小说。

“你不用紧张,我说了,你可以把我当你哥哥一样随意,”他轻轻地接过我手里的杯子,放在桌面上,“听说你最近被一部小说呕的差点吐血?”

……喂,怎么连你也知道啊?!

八卦这玩意儿传的到底是有多快啊?!

“愿意和我说一说吗?”

他那双不太对称的眼睛看着我,态度温和却令人无法拒绝。

“那个痴心不改的鬼,和广受欢迎的男人的故事。”

1094

当我第二次喝上满满的热茶时,大概的故事终于讲完了。

该怎么描述这种精力耗尽的感觉呢——对了,就好像被黄少天缠着PK了三天后又被卢瀚文缠着PK了三天,最后又用奶号和张副互打了三个小时一样。

总而言之两个字,想死。

“这样啊……”王队低头沉吟,思索的样子看上去绝对不像在思考小说情节——但是我又怎么敢问他呢?

难不成叫我笑的跟朵花儿一样,抬手招招手,说嗨王队,你开了眼没,见了鬼没?

还是说叫我问他,王队,你是不是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otz。

“不用担心。”

……嘎?啊?王队你说啥?

王队拿茶盖刮刮茶杯口,看着我笑笑。

“你真的觉得,那个和鬼有过纠葛的男人会不知道吗?”

“……不敢想。”我低头模糊地嘟囔。

“你是叶修的妹妹,”他突然不提小说了,“胆子应该要放大些,”他有点开玩笑的意思,“你连孙翔都敢打,反倒怕说个话,问一句?”

他转折得如此之快,快的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脑袋里就回旋着两句话。

——我擦啊,您真的知道啊?!!!!!!!

——您怎么就这样说开了啊?!

您叫我如何回答你啊!!!

“他是你的哥哥,”王队叹息了一声,“虽然苏沐橙在他身边长大,你却是家里最小的,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不是他娇惯你,你没有这么自在的。”

你这么一说我更难受了啊有木有——我瞒着这样的惊天大消息,天天平白无故还病啊病的,为此心惊胆跳,我容易吗我。

“所以说,不管你是瞒着他什么,还是背着他做了什么事情,”王队又叹息了一声,似乎是觉得我还是没理解他的意思,“难道他还会怪你吗?”

我抿嘴喝茶,不说话。

“叶修难道不心疼你?”王队说,“你的生日本来就特别,身边有只鬼,又是个女孩子……你自从离开家就七病八灾,但是听说你射箭骑马都很娴熟,显然是从小就身体好,叶悠,你总不能告诉我,你是出了家门就水土不服吧。”

……OTZ,跪了,真的给跪了,我知道我有很多破绽,但是王队你也忒细心了!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谁也没有告诉。”

王队拍了拍我的头。

“但是,这件事,总归是要你自己告诉叶修的。”

唉。

“难道,你要等到那只鬼魂飞魄散之时,你才告诉叶修,让他后悔吗?”

我被这句话吓得一哆嗦:“王队你别吓我!”

“我没有吓你,”王队平静地说,“就算是一串菩提子佛珠,都能辟邪驱鬼,这世上能奈何鬼怪的东西,太多了。”

我看着他模样,很想问问他,神算您是不是又知道了点别的。

1095

回去的时候我忍不住问王队。

“您为什么比我还要关心这事儿?”我说真的,十分的不了解,“虽然我很明白您的人品很赞,但是您要知道,那个小说里,鬼和男人,是双箭头暗恋。”

王队摸着我的狗头,叫高英杰去把一盒甜食塞到我包包里。

“因为那是他在乎的人,爱他的人。”

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而我一样爱他。”

他语气铮铮,里面的决断不少分毫,我突然就明白了他为何这么关切这件事。

“叶悠,虽然还有点早,但是现在你听着,有些话,我现在帮你哥哥教给你。”

王队不顾旁边高英杰咳咳几声,微笑着道。

“爱情不是战利品,不是需要别人让出的东西,也不是需要轮班排次去获得的东西。”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情感,是可以不劳而获的,只有付出相对的东西,才会可能得到同等的结果。”

“而爱从来都不是公平可言的东西,所谓先来后到,所谓相处时间长短,甚至曾经的爱,其实都无关紧要,如果世界上每一种东西都能公平地衡量,那么爱情就没有可贵性了。”

“一个照面,一句言谈,爱情就可能产生,爱本就是忽然间产生的情感,它没有根基,所以无法轻易从根子上更改。”

“所以,”他最后轻轻说到,“如果你去喜欢一个人,想要获得他的爱,你要做的并不是把前面的障碍统统排除,而是要用尽你的一切手段去让他幸福。”

“如果因为你的原因,他不幸福,因果轮回,最后,爱着他的你,终归是不会觉得幸福的。”

1096

比赛日程越来越紧,大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跟轮回经理谈了谈,越发不肯让我上场。

我索性经常去H市,偶尔给他买买饭,倒倒水,他倒好,头一回去时先抽了我一顿!

“手是我们吃饭的家伙,哥先不打你手,腿伸出来!”

他装的似模似样,好像个二大爷,拿着不知道是不是从陈姐那里偷出来的装饰用拂尘抽我的小腿——不得不说,有点儿疼。

但是我发誓,这抽人的习惯是他学家里老头子的!

我擦啊,你一把年纪没说谈个女朋友,找个大嫂给我生个大侄子,我也就算了,你现在倒是学起老头子抽儿子的模样了啊!

当初被老头子抽,现在换你抽,是不是特别爽啊你!!

当然,事后老板娘来找拂尘时,看到我被抽的小腿当然是气坏了,抓着他的耳朵就骂,说家暴不可取,孩子要用爱去养,一把年纪打妹妹等等,最后骂,亏他做得出来!

说得好啊老板娘!

“你看看她,”我哥一边呲牙咧嘴地揉耳朵,一边指着我,“看个小说看得憋屈,这就算了,憋屈的人尽皆知,这还打不打算好好打荣耀了!打游戏也是一门学问,哥当年是多么天赋异禀还勤学好问啊,哥当初是多么艰辛地磨练自己的技术啊,现在她啥都有了,还偷起懒了!”

旁边老魏立马拆起他的台:“我呸,还勤学好问呢,还艰辛,你他妈当初天天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稀有材料都攥在你手里呢,还好意思说自己什么都没有!”

“听好了,小三儿,”我哥鄙视地看了老魏一眼,懒得计较,看向我,认真地举起一瓶……可乐,“我们老叶家的人,可是家学渊源,哥知道,叶秋老和你说荣耀的坏话,但是既然选了这条路,你就是职业选手。”

看着他这一本正经的模样,我不禁也正经了起来。

“我们——是职业选手,”他把可乐放了下来,“辛辛苦苦,一心为的是什么?打好荣耀。”

他一把掌住我的头。

“所以啊,别的事情少想,少说,少听,别浪费了你的天赋,也不要忘记你当初离家出走时的那份决心。”

1097

“听大眼儿说他帮我教了教妹妹,怎么回事?”

我哥永远都不会看气氛。

我还在感慨他不愧是荣耀第一人,这话说的就是那么有道理,我都快给他感动得跪了,他给我来一句这个。

我斟酌了一下:“现在不好说。”

我哥挑眉:“那就回去说吧。”

等回到旧楼之后,我把王队最后和我说的话一句不掉地告诉了他,想了想,有贼心没贼胆,最后一笔带过了所谓的‘小说情节’。

啊,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个只是唬人用的,但是,说不准我哥就是不知道呢?

他也好歹算是快要奔三的人了,虽然大家看看我,都会觉得我哥还小,但是看看我哥,他其实也不小了。

谁叫我们兄妹年龄差距大呢。

我哥听完我说的,笑了笑。

“大眼儿这个人啊,还是没放开。打荣耀是这样,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是这样——但是偏偏谁都爱他这一点。”

“那你爱吗?”我眨巴眨巴眼,问他。

“大概是爱吧,”他长叹一声,“他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他什么时候能舒坦一把,哥倒是也替他高兴。”

我听得一头雾水,他却不给我仔细解释,还和我开玩笑:“下个假期把你送到大眼儿那里怎么样?我觉得女孩子就得学老王那样,看看你这小模样,又不温柔又不娴静,长得还没你姐漂亮,将来没人要,就只好便宜那个孙翔家的了。”

“……哥。”

“诶。”

“我是你亲妹妹吗!!!!滚滚滚,抢你的BOSS去,别在这儿讨人嫌!”

“不气不气,”我哥笑的肚子疼,大概是看我不开心了他就开心了,揉着我的头凑过来说悄悄话,“透露一个消息给你,怎么样。”

“什么消息,我才不听咧!”我抽抽嘴角。

我哥神秘一笑。

“照你哥我毒辣的眼光……你大概马上就要和小周他们一起,踏上新一轮的巅峰了吧。”

我觉得这话有意思,刚想问,结果就听他说:

“然后——会被哥和你姐他们一起在下一赛季拉下来。”

“……滚滚滚!!!”

1098

虽说我叫大哥滚,但是不得不说,他别的不提,眼光一流,我观察了一下,这个看法他谁都没说,就告诉了我。

比赛虽然不到最后一刻不出结果,不好下评断,但现在看来,至少这个赛季,我哥心里还是比较有数的。

他的那句话,被我渐渐忘了,但是它成了马上就实现的预言,直到我乐疯了的时候才被我再度记起来。

第九赛季职业联赛,冠军,轮回。

TBC

卡,卡,卡,卡成狗-。-

还要准备什么校园卡拉OK大赛,一个学院选四个人,这还有何玩头……

你们这些人啊,一说刀片就都不潜水了哼╭(╯^╰)╮

我要多多的留言!

评论(1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