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67-1073)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67

包厢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我心叫一声不好,这怕是又要我上去把他打个猪头才能糊弄过去的节奏了——说起来,这孙翔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就弄不明白了,怎么他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该犯蠢的时候老是太聪明呢?


他总不能是有觉醒技能,暴走开大了吧!


不该暴走的时候暴走,真特么是个坏习惯。


“您好,你们的汤来了。”


服务员端着老鸭汤进来时俨然是被我们的气氛吓傻了,站在那里不敢进来,“客人,你们有什么需求吗?”


我哥哦了一声:“麻烦你添一碗汤给这位消消火。”


他手指一指孙翔,后者脸涨得红的像鸭肝。


鸭肉清火,这老鸭汤是该给孙翔灌一灌,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孙翔!”副队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看在小叶面子上也不该闹!”


孙翔这时也会过来,他对着我摆手,没好气的说:“你生日还闹,是我错了,罚酒三杯!”


我扯扯嘴角:“别,您大爷的很,我惹不起,到时候因为喝了酒又手抖,倒还是我的错!”


孙翔呲牙,拉着我出门说私话,一戳我脑门:“你还摆上谱了!”


“你先摆的!你这是哪门子大爷的范儿啊,”我装傻说道,“什么选不选的,我一头雾水呢——我哥选什么管你什么事儿?咸吃萝卜淡操心。”


孙翔不愧是孙翔,一下子急了:“还,还能是什么啊,不就是那个事!”


“哪个事儿啊。”我转过身去闭眼睛。


“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事儿!”


不知道是我演技太好还是怎么的,孙翔急的汗都出来了,“你不会不记得了吧!太没义气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是说说啊,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孙翔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了,张牙舞爪地要跟我玩命。


“好啊,你这是耍我呢!!!”


1068

我们俩跑到门外吹冷风——我真是怕了他了,他真是时时刻刻就能爆发一下,每一次爆发都能给我莫大的惊吓。


我很诚恳地建议他:“你要不学学你弟,再走个迂回战术,把你们家那只镯子给我哥试试?”


“我,我,”孙翔提到这个就泄气,“我有和我妈提过,一提她就哭,到现在还没松口。”


我奇怪的问:“那班长是怎么把那只镯子捞出来的?”


孙翔一提这个就来气:“我和他能一样吗!他妈根本就是由着他来,他七岁时就把镯子扔给他了!”


“哈?!”


“然后我姨妈就说,”孙翔一脸‘为什么我没这么好的运气’的表情,“看上谁自己去套,套中了谁就是谁,娶老婆是自己的事情,她不管!!!!”


……


不,等下,这不是值得羡慕的事情吧!!!!


我盯着我手上的镯子,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成为了地摊上的物品,变成了那个倒霉的被套中的人……不不不,这个太可怕了,我不要这样!


“这个还给班长,”我把镯子扒下来,给孙翔,“告诉他这玩意太具有意义性了,我不能收。”


“这镯子除了给你还能给谁?”孙翔一副你疯了吗的表情看着我,把镯子强硬地套在我手腕上。


“你是不是傻,”我脱口而出,“一个人怎么可能一辈子都喜欢同一个人。”


“怎么不可能!!!”

孙翔也是脱口而出,“为什么不可能!”


……


为什么不可能一辈子喜欢同一个人?


等下。


好像,是真的,可以。


我郁闷地蹲下身,发觉这个理由已经不足以说服我自己了——一辈子都喜欢同一个人,在我身边这堆人之中,似乎并不足为奇。


一辈子都喜欢同一个人。


一辈子都喜欢同一个人。


我深呼吸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脸。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弟啊。”孙翔又一次脱口而出说出了禁句。


我看了他一眼,呵呵哒一声,又说了一句话,随后扬长而去。


“你猜啊!”


1069

“……你让我睡个觉行不行。”


闹了半天的时间,最后我一头倒在床上睡着时,本来以为会看见周公,结果看见的还是某个嬉皮笑脸,永远十八岁的人。


我瞪着沐秋哥。


“就是因为你要我转达的东西,害的孙翔又开始搞小爆发了,我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

我面无表情地说。


我要是再看不出来那不是普通的梦,而是他托梦,我就真的是傻子了——说真的,我也是第一次觉得,鬼魂果然是鬼魂,这种东西说起来玄妙,真正做起来还是蛮容易的。


说起之前那个梦——


那些牌并没有针对性,而是概括性地代表了所有的追求者。


那个问题代表大哥和我的困惑。


所有人都爱着最为耀眼的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只有一个啊,被这么多人所追求,到底选谁最合适,到底自己最喜欢谁,这也是一个非常难以抉择的问题。


对大哥来说更是如此,在他的生命中,可以说血亲对他的成长并无太大参与,他就好像我们老叶家门庭前突然成长起来的芝兰玉树,所有的精华都被上天偏心的给了他,就算是打游戏这种工作,他也能做的令人心服口服。


荣耀圈有很多头衔,拳皇,剑圣,枪王,魔术师。


然而斗神却只有一个,被封神的人只有那么一个,只有他站在荣耀金字塔最顶尖的地方。


那么,当他低头往下望的时候,到底会最先看见哪一个呢?


“其实我觉得,蓝雨那对儿绑定出售的真不要脸,”沐秋哥笑眯眯地剥着一个橘子,“小喻同志心脏,小黄又胆儿大,但是呢,越是灵巧的心思越是难以拿准叶修,我不太看的好这对。”


我抽抽嘴角,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起了这个,干脆也无聊的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橘子慢慢剥。


啊呜,好酸啊!


“韩文清太凶了,他命格太硬,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可以心疼你哥的人。”


恩,然后?


“王杰希倒是会心疼人,”沐秋哥不知道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也是聪明人,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有数,不过呢,友达以上最难满,这个说不好啊。”


你倒是满挑剔咧。


“孙翔,啧啧,我都不想说了,那叫一个傻啊,”他吃了一片橘子,优哉游哉,“他那张嘴和那个脑子,早晚会搞坏事的。”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你二哥……唉,真是难啊。”他感叹了一下。


是啊,真是难啊,怎么样才能让他避免被老头子打折腿呢?


“你队长倒是不错,长得帅,技术棒,任劳任怨,有耐心,不愧是联盟主席的心尖尖,新一代好青年。”


那是,不是我自夸,我们队长这种人,百年难见着这么一个。


“就是口残,太无趣了。”


我斜着眼睛看他,看他那副模样就来气:“你是婆婆挑媳妇吗?!七不情愿八不情愿,人都被你挑剔完了,选什么选!!!”


他不接我的茬,继续挑:“至于卫云……看见他你们还是先打110吧。”


我只有一句话,你敢在这里跟我唠叨挑剔,有本事你上啊,你去做那个四角俱全的完美人选啊,天天在这儿跟我托梦算什么事儿啊!!!!


“至于你大师兄……”


“我哥压根没有考虑过吧,辈分毕竟在那里啊。”我耸肩。


大师兄的心思一直埋藏的很深,我一直都不确定,既然沐秋哥确定了,那么肯定是有一定证据的。


“……”沐秋哥不知道为什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拍拍我的肩膀。


“不管怎么说——如果这里面有他喜欢的就太好了,如果做不出决定,一起要了也没关系!”


“……你当这是后宫翻牌子吗喂!!!!”


1070

阳台的门静静开了一条缝。


下一秒,孙翔就蹑手蹑脚地进来了。


叶悠还睡在床上,孙翔看了看左右,小心地抬手……掀起了女孩的被子。


镯子正好好地戴在叶悠的手腕上。


他松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佛:“真是忘性大,居然把挂坠掉了,顾青翳你真是好样的,送礼物还带掉零件!”


孙翔破为手笨地抬起叶悠堪称细瘦的手腕,把那个小小的玉佛串在了镯子上一个小小的环里,一捏,玉佛便稳稳地挂在了镯子上。


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一个小小的行为,会搞出多大的麻烦,会给他自己搞出多大的麻烦。


无知是福,古人诚不欺人也。


1071

“不好,她发烧了。”


一睡不起不是个好兆头,看着指针都过了四点了还不见叶悠人影,江波涛本准备着让她放松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结果谁知道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小姑娘缩在床上满身冷汗?一量温度四十一度,再烧就能把人烧傻了。


轮回的人闻讯而来,周泽楷拉着叶修走的比叶修还快,俩人赶到的时候,队医正在摇头,说不知道病因是什么,但是再烧下去确实很危险。


叶修惊得烟都要掉了:“这是要怎么了?!怎么突然地又发起烧来了?”


他伸手去摸妹妹的额头,觉得真是烫手又棘手:“这倒霉孩子,怎么每当这个时候都七灾八难的?”


“咦,难不成那个说法是真的啊?”杜明大吃一惊,“不,不会这么邪门吧……”


“哥也不信啊,”叶修发愁的坐下来,“可是每年都这么来一趟,不信也得信了……现在去烧香拜佛还来得及吗?”


“她手上挂着一个玉佛呢。”孙翔被挤到了超后排,只好长着身高踮起脚看,这个时候不忘刷一把存在感,“我弟给的,家传的,百鬼不侵!”


“哟,之前还没看到呢,”叶修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那个镯子的不同了,似笑非笑地瞥向孙翔,“什么时候给戴上的?哥可警告你,以后再敢对我妹动手动脚,哥能弄死你。”


孙翔嘀咕着:“你倒是来啊。”然后就又看向叶悠,磨牙,“睡着了还不安分,这在唠叨什么呢。”


叶修一听他这话,看向叶悠,果然后者不太安分,左动右动,嘴里念叨着什么,像是在烧久了在说胡话。


“像是在叫哥。”江波涛听了一下,说道,“还在说别走之类的。”


叶修心想这到底是梦着什么了,需要叫他?还是说,这打小的习惯没那么容易改,这只是在叫叶秋?


“你哥在这里呢。”


想了想,他还是伸手握住叶悠的手,安慰道。


“哥在这里。”


他没注意到,孙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挤到了他的背后,眼睁睁看着他温和地抚摸妹妹的额头。


“哥不走。”


——要是能得到叶修这样的温柔,就算叫他去死估计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吧。


孙翔这么想到,心里不太愿意承认,却又没办法不承认。


不是想不开,不是被爱情糊了眼。


实在是那个人柔软下来的模样,太过吸引自己了!


而人,永远都在奢望自己所得不到的东西。


1072

当我觉得梦里天摇地晃的时候,我还没发现沐秋哥的身影正在变淡。


等他告诉我,有人往我手上挂了一个玉佛,他为此正在魂飞魄散时,我是真的想骂娘了。


谁特么这么恨我,往这时候的我手上挂玉佛!!谁!谁干的!!!


我一把拉住他胳膊——谢天谢地我还拉得住——然后大喊:“你倒是想个办法啊!等下你别这么笑,我怕!”


“那个办法不行。”他居然这样对我说,挣脱了我的手,“虽然还想做点事儿——你还是当,不知道我的存在吧。”


不,不行,你特么不能这样啊!!!


“沐秋哥你别走!!!”我看他越飘越远,急得跳脚,“沐秋哥!!沐秋哥你特么停下来!!!你敢走试试!!等下你别无视我!!”


他不愧鬼魂之名,笑的飘忽,脚下也飘忽,我追过去时,本来想抓他,结果一个不稳栽了下去,偏偏他已经半透明了,不能给我做个肉垫——


——诶?


瞬间而已,天就亮了,梦就碎了。


大哥的脸出现在我的眼睛前。


然而我听见我自己说:


“……我这是怎么了?”


我发誓,这不是我要说的话。


这不是我说的话。


1073

苏沐秋在叶悠跌下来的那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被什么给吸纳了进去。


瞬间而已,天亮了,梦碎了,叶修也出现了。


叶修看小姑娘坐在床上沉默不语,问:“醒了?”


苏沐秋没说话,直直的看着他,心里想要是能这样长长久久地看着他就好了。


现在这模样,估计是小姑娘八字太特别,做梦即是短暂离魂,自己被带进了这个驱壳,玉佛自然是不会管生灵身体以内的东西的。


然而这方法他也是知道的,但是这也是不能用的法子——死灵入体,病个半年都算好的,小姑娘本来活蹦乱跳的,被自己一搞就天天七病八病,得多无耻的人才能用这法子?


苏沐秋自认不是个无耻的人,然而现在想反悔也得应付了叶修再说。


……说是这么说,有身体的感觉却又真的是和幽魂不一样的,陶轩那一回,是爽在拳拳到肉,现在这一回,却是好在,又一次被那个人所注视。


在被叶修注视的那一瞬间,苏沐秋莫名的胆怯了起来。


不能说出真相。


所以他心一横,心里说了句对不起对不起啦三儿,不顾叶悠,擅自开了口,对叶修说出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句话。


“……我这是怎么了?”

他用疑惑的语气问叶修,愣是没发现自己光是看着对方,嘴角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多好啊,我终于看着你,你终于看着我了。


多好啊。


苏沐秋看着叶修想。


我还在这里看着你,你却不知道我还在。


你不知道我还在,真是太好了。


TBC

也许是牙疼头痛的缘故,还是忍不住暴躁的在正文刷了伞哥,对不起米娜桑QAQ

卡剧情卡的要死,然而下册封面都出来了……

我要再好好想想OTZ……

来,提醒我一下,谁好久没出场了?


评论(39)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