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44-1053)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1044

嘉世倒了,暂时的倒了,且挂牌出售。


几家欢喜几家愁。


阿戴快要乐疯了,不用说,雷霆是要把肖时钦给弄回去的,那是雷霆永远的王,就和我哥对于嘉世一样,意义凌驾于任何选手之上。


刘皓应该是比较高兴的,据说我哥也说过,他被换去雷霆实在是走了大运,现在看来,真的是走了运,不然嘉世一倒,他这个要啥没啥,技术中等以上的嘉世副队,真的没太大吸引力。


但是我哥是毫无疑问不高兴的。


嘉世这一次,是真的支离破碎了。


我曾询问过大师兄的去向,到处打听都没啥结果,后来是大师兄自己告诉我,微草向他递出了橄榄枝,得,这回王队又得多带个大半孩子,真成奶爸了。


而我最最愧疚的,则是被和肖时钦一起转去雷霆的张家兴。


嘉世宣布挂牌出售后三天,我在旧楼楼下看见了他,他举着一把伞一直站在雨里不说话,我站在楼上看了一会,觉得他应该不是来找我的。


三十分钟后他给我打了电话。


“我们之间的约定,是无效的,对吧。”


“我哥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觉得这个时候说错一句话都会有问题,“你有心就好——为什么不上来?”


“……不用了。”

他在电话里说道。


“我知道队长他不在这里。”


1045

“我觉得啊,自己就好像一个笨蛋一样。”

他对着我说,“没眼力,没技术,之前队伍里那样貌合神离,我却老觉得队伍是有希望的,是可以夺冠的。”


我没有做声,坐在沙发上听他讲电话。


“……其实我也知道,”他的声音很低落,“所谓的默契都是虚假的,从一开始,所谓的听从队长就是个幌子,谁都有着自己的心思……但是曾经我还因为这个兴奋过……真的像个笨蛋一样对吧。”


……真的是个笨蛋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突然提高了声音,像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去和我说这一句话,“……我是真的为这个而奋斗过的啊!我是真的,为了抱有和队长同一个目标这件事而感到兴奋,为那个人曾经投过来的目光感到高兴……”


大雨倾盆,雨声几乎要遮掩他所有的难过。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得不说,像刘皓那样只注意名声,也是一种特有技能和好事儿啊。


记得太多,在意太多,早晚会伤心的。


“嘉世倒了,就这样倒了,我的一切都被否定了,奋斗,兴奋,高兴,努力,不甘,绝望……这下子都没了。”我透过玻璃窗看他,他抬起头来,不顾雨水顺着倾斜的伞落到脸上,低声说着几乎没有声音的话。


“这下子,我就连这么一点记忆,这么一点痕迹都没办法留下了。”


1046

浓浓的愧疚此刻差点要把我埋了。


到底是做事老不思考,我当初就不应该去和他做那个约定——他做不到,却又有着希望,最后希望被我哥一手打碎。


我实在是不应该让他有这方面想法的,也许做单纯的敌人更适合他这种人。


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在我跑上来把他拉进家里时,他看着房间里大概是沐橙姐放的,兴欣挑战赛冠军合照,愣神了半天,最后居然盯着其中安文逸的位子,眼睛里放出类似于羡慕的光。


“知道我看到他,有什么感觉吗?”

他问我。


我老实摇头。


“我刚开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苦笑,“在我心里,队长就是注定要来保护我的重要角色,他不倒,我就不会倒,我倒了,他还是不会倒。”


……怎么听起来,你倒是T,我哥是奶啊?


“我当时甚至还有一瞬间的惊讶——怎么队长反倒是来搞死我了?后来,我才反应过来,却生出了……快要变成恨的嫉妒。”

他指着安文逸的位置,眼睛里的难过深到我从未见过的地步。


他慢慢闭上了眼,捂着脸慢慢把头低了下来。


“那个位子,应该是我的,本来应该是我的啊!!”


1047

考虑到转会的事情我没办法更改,我打了个电话给阿戴,巴拉巴拉说了一通,简而言之,赶紧把绝望的失足青年拯救了吧,他信心条快掉没了。


三周以后阿戴给我打了电话,说事情解决了。


我问她怎么解决的。


“因为啊,他发现,比起更蠢的那些人,他作为强队牧师,战术和技术意识高的不是一点两点呀……”阿戴琢磨着,“对比产生希望和信心,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吧。”


……怎么听上去那么不靠谱呢?


1048

当我和孙翔双双在班长家里被罚抄蜀道难的时候,我接到了大师兄的电话。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已经抄的头晕目眩,在那儿自顾自地唱了起来,孙翔又嫌我吵,一语不合即将打起来的时候,班长敲敲我,我一回头,看到手机铃声已经响到了曲子末尾的手机。


“这个东西设铃声对你来说有什么用?”

他挑眉,一副蔑视众生,我恨不得一鞋垫拍上去的淡然表情。


我眼角抽搐地接过手机。


“喂?”


“阿悠。”大师兄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的安定,“有一件事,我觉得需要告诉你。”


“啊?大师兄你有事就说啊?”我这么一说,孙翔不淡定了,凑上来问:“谁?是邱非那小子?快快给我说两句,他不是签了去微草?”


“你说个P啊!”我一把把他推旁边去,问大师兄:“大师兄你想说什么?”


大师兄深呼吸一口气。


然后他说了一句话,彻底把我惊呆了。


旁边偷听的孙翔也惊呆了,跳起来的速度比我还快。


“啥,你不去微草了?!”


“大师兄你说你要呆在嘉世?!”


我和孙翔同时说完,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看向消息最灵通的那个人。


班长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们一眼。


“看我做什么——你们不知道嘉世最后还是保住了?”


……我擦?!!!


不,我们不知道!!!!


1049

我立刻,马上,打电话给了我哥。


结果我就听沐橙姐接了电话,他在电话那头遥遥喊着‘知道——’两个字,这一刻我真想揍他。


“你你你你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们觉得小邱自己会和你说的呀。”


沐橙姐的声音很轻快。


是,他是说了,可是我受到的的惊吓很大啊!!!我特么都已经威逼利诱高英杰,叫他一定要好好关照我大师兄了,结果现在你们告诉我,这条光明大道他不要了,他要留下来走羊肠小路?


你们特么逗我呢!!!


“我觉得你可以自己问问他,”沐橙姐不知为何笑了出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他一定会好好告诉你的。”


“我受到了惊吓……”


“这可是好事情呀。”沐橙姐哼起了歌。


1050

我约了大师兄在一家咖啡厅见面,点了一杯草莓巴菲,一边吃一边等,谁知道他一见到我,就皱眉头:“还没有到夏天,女孩子少吃一点冷饮比较好。”


我把杯子推到了一边去,严肃的看着他:“这不是重点——”


“对,这不是重点。”非要跟着我来的孙翔一拍桌子,“说,你小子怎么回事!!”


“没有怎么一回事,孙翔前辈,”大师兄坐的纹丝不动,“只是想留下来而已。”


“你当我没长眼睛啊!”孙翔再次一拍桌子,一指大师兄,那气势很有点黄少天训卢瀚文的派头,“你小子 ,嘴上一句话也不说,训练和开会的时候眼睛都快把经理和老板瞪出个洞了,叶修以前的房间也从不进去,叫你一起吃个饭都得我拽,你说你留下来,你逗我呢?”


我挺惊讶地看向孙翔——你还观察的蛮仔细啊、


“你说你,好歹是个不错的战法,王杰希那个人特神经,我早就叫你别去,”孙翔唾沫横飞,“但是嘉世比微草更糟糕!你还想不想当职业选手了?!这点眼光都没有,以后别说在我手下呆过!”


他耍威风耍的我一曲奇塞过去了,正好,堵住嘴!


算了,不用说,他估计是爱屋及乌了,把大师兄当自己徒弟照顾了,自己都没整清楚就瞎操心。


“孙翔同学,”我很严肃地说,“我们师门的事儿,你就少插点嘴行不行,老使着劲儿跟我哥套近乎,有完没完,找打呢?!”


“谁要和你哥套近乎了!”孙翔一下子炸了,“我是很认真地在作为一个前辈给一个后辈做建议!”


“你的建议有什么用啊,你的眼光又好得到哪里去了!”我一拍桌子。


“叶悠,你可别忘了,”他哼了一声,指指自己指指我,“马上,咱们就要是队友了,我眼光不好,你的眼光也一样!”


我嗤笑一声,“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啊,是我们轮回挑的你好吗!”


“你再说一遍!!!”孙翔瞪着我,看起来头发都要气的翘起来了。


“能不能麻烦你们,”大师兄很无奈地在我们俩快打起来的时候,一手拉了一个,“在公共场合保持冷静呢。”


1051

“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大师兄双手抱着一杯咖啡,喝了一口,抿了抿嘴,脑袋微微垂下,“很抱歉,辜负了孙翔前辈的关心,不过,留在嘉世,不关乎眼光,前程,只是我自己想要留下来而已。”


“……”孙翔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不知道脑补了什么。


“在看过兴欣的发布会后,我想了好久,”大师兄看向我,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如果谁都认为嘉世没有希望了,大概它很快就会被遗忘了吧。”


他的手指在桌子上画了一个零。


“那么,等过了很久以后,嘉世的以前,又有谁会记得?没有人会再记得一个落魄的俱乐部的,”大师兄坚定地说,“但是没有人记得的话,它的存在就会失去意义,那么到时候,前辈们为嘉世所奋斗的一切,又有谁会记得?”


大师兄轻声说着:“那么前辈们的一切,嘉世的一切,都会被否定,被世界所彻底否定再丢弃——嘉世最后是很不堪,但是难道最开始的那些都是虚假的吗?”


……这个说法我似乎恍然在哪里听过。


对了,似乎是张家兴。


我从未听过大师兄对我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他似乎是真的思考了很久,不然的话现在我们俩只有大眼瞪小眼的份儿,然而现在他句句在理,情深意切,现在连我都觉得,似乎大师兄留下来是最好的。


本来,嘉世队长这个职位,如果大哥不被赶走的话,迟早是会被交给大师兄的,而我个人而言,为了大哥,我也不想嘉世真的倒下。


“我会证明的。”大师兄说道。


我问:“证明什么?”


“证明队……叶修前辈说的是对的,”大师兄淡然地说道,“嘉世是一种精神,永远的精神——它是永远也不会倒的。”


说完他转过身去,用包容大度的语气从我们后面的座位上拎出了和我们一样包的严严实实的大哥……


……等下,大哥?!


我和孙翔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大哥干瞪眼。


“偶遇,偶遇而已,”我哥大概是第一次干偷听这种事情,一手蹂躏我的头,一手蹂躏大师兄的,“吃了没,一起去吃点?”


“……”我无奈的看着他,演技太烂了好吗。


“我早就从玻璃的反光里看到你了,前辈。”大师兄笑笑,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大哥偷听的行径。


于是大哥只好心情复杂地看着我们俩,不顾孙翔都快紧张的跳起来了。


“唉,孩子大了,就是不好带啊……”


“前辈。”突然,大师兄叫了一声大哥,然后在下一秒,深深地弯下腰,对着大哥鞠躬。


“诶,你这干嘛呢!!”大哥一时反应不过来,把大师兄一把拉起来,“又不是过年,鞠躬没红包啊。”


大师兄坚决不肯起来,头深深垂下。


“前辈。”


他说。


“从今天起,就彻底要和前辈走向两条路了——很抱歉,之前所设想的和前辈一起战斗,再也不可能实现了。”


大哥不说话了。


大师兄抬起头来,脸上是比成人还要明显,而且老成的神情与轮廓。


“但是,前辈的教导,我一日也不敢忘记。”


大哥笑了起来:“哥没做什么,是你自己好。”


大师兄也笑着摇摇头,不说话,再次鞠躬。


“前辈,”他诚恳的说,“这一次,轮到你等我们回来了。”


大哥再次一把拉他起来,神色轻松而又柔软。


“好。”

他伸出手,把大师兄抱在怀里,不顾他的挣扎和慌乱,羞涩,把他的头发揉乱。


“我等你回来。”


1052

在送大师兄的时候我坐在孙翔的车里,靠在车窗上,望着大师兄的背影想到了很多东西。


初次见面时我的不服输。


半夜听录音后在食堂一起找鸡蛋热敷的尴尬。


被班长科普了嘉世内幕时,冷静到极点的失望表情。


目送大哥出门时他消瘦高挑的身影。


雨里找来的少年剪影。


老被我叫大师兄时的无奈神色。


不论何时,每一个决定都很坚定的意志。


默默跟在孙翔身后的低垂着的脑袋。


最后是,扛下了很多东西,坚持要一个人走下去的,真正把嘉世之名背负在身上时的这个,渐渐远去的背影。


我突然就感到了一阵心酸,打开车窗就开始喊。


“大师兄,你没事多来看看我!!!”


如果有事,一定要来找我帮忙啊,大师兄。


我不知道大师兄听懂了没,但是远处那个大哥最早的,最出色的学生没有回头,冲我摇了摇手,继续走远。


1053

“好,那么,希望今后我们合作愉快。”


经理满意的收起合同,然后奇怪的看着孙翔:“孙翔?小孙?”


我在桌子底下一踹他,他才反应过来,跟个孙子一样看着我:“啊?”


啊你妹啊。


“小孙还有什么问题吗?”经理很尽责地问。


“啊,哦,没有了。”孙翔站起身来,“我可以去房间了吧。”


“没问题,”帮忙的副队笑的很标准,“你的房间就在左起第三间,这几天不急着比赛,可以多熟悉熟悉环境。”


“哦,”他没精打采地回应,拉起行李就去找房间了。


等他走了副队趁机悄悄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哼了一声。


“被我哥无视了,自己瞎闹心呢。”


“这几天多看着点,我们现在就你闲了。”


“他好二!”我嫌弃的道。


我并不想接这个任务,可是姜还是老的辣,副队拍了拍我的头,笑得非常有猫腻:


“你有没有发现孙翔的房间在哪里?”


我:………………


应该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想想副队在游戏里很黑,现实里也很黑的手,我发现这还真不是不可能。


我以光速冲去了宿舍。


然后惨叫出声。


“为什么孙翔在我隔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BC

我已经累得不知道在写啥了。


有谁,能告诉我,有效防止军训站久了脚痛的法子吗……感觉像被人时刻拿针扎一样的痛……


六点一刻晨训,还能不能好了……


评论(43)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