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988-1012)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988

咔哒,咔哒——


刘小别按照约好的时间来到这家B市最高档的马场时,听到的就是响亮的马蹄声。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呢。”和他一起来的高英杰放下背着的包,有点不太适应地四处张望,“为,为什么要在这里来等阿悠……”


刘小别摊手:“我怎么知道。”


许赋虽然跟叶悠不算熟,但由于人在微草,这次为了看比赛,也跟着刘小别一起来了,他看了看那边的跑马场,眼尖地看见了从远处正快速跑来了一匹黑黝黝,载着人的马,一拽刘小别:“喂,刘小别你看那个,是不是叶悠?”


“……好像真的是啊。”刘小别不看还好,一看刷的冷汗就下来了。


咔哒,咔哒。


黑马踏着如鼓点般的步子,以令人眼花的速度朝这边冲了过来,上面骑着的女孩不长的头发扎在脑后,一身男式骑装,双脚紧紧夹着马腹,左手手持长弓,右手抽出一只羽箭,顷刻间便拉弓搭剑。


咻——


随着风声的方向看过去,刘小别立马看到一只离自己不远的木靶子被射到了红心的位置。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紧接着三个人就看见叶悠面无表情地骑着马快速拐弯,射出了第二箭。


咻——


“又是红心!原来叶神不是吹牛啊……”刘小别是听说过,叶神说自己妹妹在射箭和篮球方面特别擅长,但是似乎大部分人都以为他在吹牛,感叹,“真是真人不露相,我还以为叶悠这家伙是拳头派,没想到是武器派……”


“啊,跳起来了!!”

高英杰突然惊呼道。


骑马怎么能缺少跨栏?


只见叶悠一拉缰绳,双腿夹的更紧,黑马跑步如飞,如一道闪电,随后前蹄抬起,下一秒便飞越了障碍栏,飞驰在了空中。


而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叶悠拉开了第三次弓——


咻——


——红心。


黑马长叫了一声,这才在叶悠的控制下停了下来,随后她便让马小跑着返还,朝刘小别等人的位子跑来。


“……帅啊。”许赋拍拍手,“这可是成年的马,小孩子的话,爬上去都得费劲儿吧。”


“……你不能用常理来推断叶神家的人。”

刘小别下了个定论,“孙二翔这回惨了,我觉得他今天的比赛不论是赢是输,事后都要被痛打一顿,你们说呢。”


刚刚停完车过来的袁柏清不清楚前因后果,奇怪地发出一声疑问:“……啊?”


989

咻——


把陶轩打个稀巴烂。


咻——


把崔立打个稀巴烂。


咻——


把跟着掺和,落井下石的某些媒体打个稀巴烂。


“状态怎么样。”

班长从一旁骑着一匹白马跑了过来。


“很好,三箭红心,今天我的愿望一定都会实现。”

我满意地放下弓,摸摸我身下的黑马,“这孩子今天好乖。”


“……我就姑且不问你的愿望是什么好了。”班长说,“你还记得你今天还有工作吗。”


“当然。”我伸个懒腰,从马上跳下来,一指,“我朋友已经来接我了。”


班长挑眉:“那好——决赛后见。”


我摆了摆手,就冲刘小别他们跑了过去。


990

袁柏清在前方开着车,刘小别坐他旁边,我抱着自己的包包就和高英杰许赋挤在了一块儿。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为什么非要蹭我们的车啊。”

袁柏清一副很无奈的表情,“联盟会有专车吧。”


“同志,你有没有搞清楚我今天来的目的?我哪里是来做解说的,我就是来当个看点的啊。”我指着自己鄙视了袁柏清一把,“噱头很好不是吗,联盟也是墙头草,虽然是中立,但是扩大影响和闹出点新闻,他们也不是不乐意啊。”


刘小别打了个呵欠:“我觉得你想多了,你是不知道解说叶神的比赛有多难,我觉得你就是来救场的,李艺博前辈说不定还要请你吃饭呢。”


“怎么?”我来了兴趣,“我哥怎么了?”


“神转折呗,解说和直播每次一听他的名字就头疼,你不知道啊。”

刘小别抱着手机刷微博,“哟,微博今日头条还蛮文艺啊。”


“怎么个文艺范?”


“‘旧日大神与嘉世相爱相杀,大神啊,你改头换面为哪般’?”


“噗——这什么风骚题目,谁写的!!!!”


我打开微博刷了刷,看了看有关话题的评论,觉得自己的做法做的真是太特么明智了。


我今天要是真的跟着联盟的车去,我才是傻呢——这还没到点呢,已经嘉世粉开始聚众堵我了,简直可怕!


但是想想今天以后会有更多人去赌嘉世门口……我的心情一下子就爽了起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真的。


991

“……我说,你的表情好可怕啊。”

袁柏清停车的时候瞥了我一眼,抽抽嘴角。


“啊?”


“就好像马上嘉世和二翔就会被送去柴火堆那里烧死一样的兴高采烈。”


我微微一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简单啊……等下,你离我那么远干嘛。”


袁柏清又退了一步,光看天不说话。


“好啦好啦,我们先去周边吃点东西吧……”高英杰举手,“阿悠你就穿着男式西服戴帽子没问题吗?不会太显眼吗?”


“因为有增高鞋,而且还有眼镜啊。”我把帽子戴上,“一般来说,大家都盯着联盟的车,或者小女孩身形的人不是吗?男式西服反而是掩饰嘛,这附近不是没有公司,长得矮的人也不是没有吧。”


高英杰笑了起来:“啊,说的也是。”


“我们去逛逛怎么样?买点零食等会我稍给一帆,给他打气?”我对他眨眨眼睛。


“好!”


992

“马卡龙,手指泡芙……啊,英杰,栗子蛋糕要吗?”


“那个要的!”


“还有曲奇……”


“曲奇就算啦,很容易噎到,比赛前喝水的话,之后会很麻烦吧。”


“请给我四杯啊,是五杯奶茶谢谢——叶悠你喝奶茶吧?”


“我要柠檬红茶!”


“是,是——”


……


许赋一巴掌拍到我肩膀上,一巴掌拍到高英杰肩膀上,眼睛盯着抱着奶茶的刘小别,语重心长:


“你们……是来开茶话会的,还是来看比赛的?”


我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心虚地把多余的点心和零食给了袁柏清,后者认命地拿着它们去找车子了——拿着它们去看比赛确实不太方便,不如放车上。


“还有,”举着手机,许赋看着我说,“联盟那边找你找疯了,你再不过去,恐怕联盟就要宣布解说就有一个位子要开天窗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表,离开始还有四十分钟……


……我去,我们居然逛了那么久吗?!!!


993

我和高英杰顺着选手通道,两个人低着头戴着帽子,很快就找到了准备入场的我哥他们。


很奇妙的是,他们正在和嘉世的选手们面对面交谈着什么。


老魏正在说:“我就觉得吧!这么大个老板,亲自跑到我们跟前来干垃圾话这种脏话,也挺不容易的,得给人这个空间表现。”


咦,陶轩说了什么吗,我还以为他脸都被我闪肿了,人也被别人推坑里了,总该学乖了啊。


旁边我不太常见的罗辑和安文逸还在问那是谁——说起安文逸我真的很惊悚有木有,找一个霸图的牧师来给自己做奶妈,哥你真的不怕和霸图打的时候,因为殴打张副被放生吗。


“姐!!!”我朝着沐橙姐跑了过去。


“……啊,英杰!”乔一帆朝着和我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很好很好,非常美好。


“一帆!”高英杰看上去比乔一帆还紧张,两个人跑到角落里嘀嘀咕咕去了。


“你怎么还不去准备,”我哥一把戳我脑门上,“电视直播可快要开始了。”


我一把扑进沐橙姐的胸器里,蹭完才伸出一根小手指。


“答应我,等我从直播室出来,带着冠军来接我。”


我看着我哥如是说。


“好啊,等着吧。”


我哥一笑,伸出小拇指和我勾在了一起:“多大了还玩拉钩钩。”


“多大了也比你小啊哥。”


沐橙姐则在一旁笑了:“比赛完别忘了带我一起回去啊。”


“忘不了。”我哥说。


994

一旁的嘉世队员脸都青了。


我还是第一次正视穿着嘉世队服的肖时钦,他看上去瘦了一点,不知道是因为吃不好,还是因为心理压力。


“肖前辈今天也要加油啊。”我不太好再叫他肖队,只好这样意思意思。


肖时钦看上去毫不介意:“期待你今天的解说。”


他看上去有问题想问我,但是最终什么也没说。


995

我和孙翔的见面,永远都是在第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哼。”


“切。”


然后再扬长而去——


——如果不打起来的话。


还好,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而我们要走的是两条不一样的路。


“走吧,比赛要开始了。”他对着嘉世的人说道,看上去居然很有点队长风范。


跟在他身边的大师兄——我一直忍着没和他说话,但是我觉得他心里有谱——对我点了点头,随后就跟着孙翔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停顿了好久,觉得他大概在嘉世没受到虐待,过的不错,似乎还受到孙翔关照,比肖时钦站的位置还靠前。


好吧,既然过得好,那就好了。


“小叶!该进直播室啦!”

那边有工作人员在喊我。


“就来!!!”


996

“各位观众朋友晚上好,李指导晚上好。”


开始直播的时候,因为现场太过热闹,刘小别戴上了耳机,里面的联盟王牌搭档正在开始打招呼。


“晚上好,对了潘林,你可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位特别嘉宾啊。”


“是啊李指导,今天这位特别嘉宾,来头可不小啊——在网络上粉丝众多,和卢瀚文并肩的联盟最小选手,轮回的新生,还是今天场上选手之一,被称作荣耀教科书的叶修选手的妹妹——小叶,和大家道个晚上好吧。”


然后刘小别就听见了叶悠的声音,无比正经,无比温和,简直不像她的声音。


“那么,试麦,试麦——兴欣必胜!”

女孩子的声音差点没让刘小别惊得把耳机扔掉。


你就是故意的吧你。


“各位观众朋友晚上好,我是叶悠~”


他不知为何,听到这甚至带了点俏皮调调的声音,打了个寒颤,转头问袁柏清。


“你觉得她今天没吃药的几率是多少?”


袁柏清淡定地塞了一口爆米花。


“我只知道二翔这是要被揍的节奏。”


“我也这么觉得。”


997

我戴着耳机,嘴上跟着潘林,李艺博跑火车,眼睛紧紧地盯着显示屏。


之前我和大家讨论的时候,很多人觉得第一个出场的应该是孙翔,因为他一向是个冲锋的料子,然而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副队继而认可了我的想法。


“肖时钦不会让他那么干的。”副队神秘地笑笑,对其他人摇了摇头。


但是如果第一个出场的不是孙翔,就挺麻烦了。


现在我的预感真的成真了————兴欣被肖时钦刷刷干掉了两个人,其中的莫凡是个棘手的茬子,但是似乎是因为他在网游里出身拾荒者的缘故,技巧和智慧有余,冲劲儿不足,但是也耗掉了肖时钦很多红蓝。


而兴欣第三个上场的,就是我哥叶修,而缺德的是,他的对面俨然是我大师兄——邱非。


我看着大师兄那副气定凝神的样子就觉得牙痛。


 “现在,嘉世战队第二位出场选手已经向比赛席走去。我想很多观众对这位选手可能有点陌生。他的名字叫邱非,是嘉世战队本赛季从训练营提拔起来的选手。在去年夏天嘉世战队出局以内,战队也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三位主力选手离开了战队,肖时钦加入,再然后,就是这位叫邱非的选手从训练营入选到了一线队了。”潘林看着手中的资料,读着读着回头问我。


然后他们谈了一下嘉世内部的轮换,又谈了谈联盟的新生代。


“这赛季真是出现了不少新人呐!”李艺博感慨着。


“是的,像蓝雨的卢瀚文,微草的高英杰,轮回的叶悠,这赛季的表现都极其出色,统统入选了全明星阵容,可谓能被称作新的黄金一代了。”


“我发现很有意思的一点,卢瀚文、高英杰,再加上眼前这位叫邱非的选手,他们的职业,正巧都是本队的王牌角色职业,只有正坐在我们身边的叶悠,小叶是用的元素法师。”


“是啊,毕竟他们都将会是战队的未来,以及联盟的未来。”


“不过相比起来,卢瀚文和高英杰,叶悠,这三位选手已经经历过联赛的检验,邱非选手这赛季很遗憾地只能在挑战赛里征战啊!”


“不知道小叶有听说过这位选手没有?”潘林看着我,脸上似乎写满了快爆料三个字。


我觉得我应该不负他的期望,微微一笑:“当然,他是由我大哥一手教导起来的战斗法师选手,说起来我还要尊称一声大师兄。”


会场里立马一阵喧哗。


“哦,作为妹妹都没能第一时间拜师吗?”李艺博笑笑。


“没办法,入门晚,只好做师妹了。”我摆摆手,“不过我和大师兄的课程不一样,走的不是一个路子呢。”


“那么小叶对这场师徒之战有什么看法吗?”

似乎是绝对我说啥都不会被掐,他们使着劲儿把这些敏感问题丢给我,然而我不知为何,回答这些问题也蛮愉快的,可能是很多话说出来才比较爽吧。


“嘉世这步棋打得不错,”我微笑着回答,“但是大师兄离出师还早了点。”


“不过,比赛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不是吗?”李艺博很有深意地打了个圆场,把我这又扇了嘉世一巴掌的举动圆了过去,“这么说起来,这一场对于邱非来说,才是他真正面临的第一次大考啊!虽然对不起之前嘉世的对手,但是无疑到了这一刻,才是检验嘉世实力的时候,不是吗。”


“是啊,邱非选手这一次,第一个面对的就是教导过他的叶修选手,想必这一场比赛非常值得期待!”


我笑而不语。


妈的,劳资脸都要笑僵了!


998

大师兄是个比较沉默的人。


我一度以为他在比赛过程中会说些什么,毕竟他的心思最近越藏越深,见大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身边还有个孙翔,我简直不敢想象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事实上,大师兄还是大师兄。


他毕竟还是在心智上比我成熟,比我看得透的大师兄,他的打法不绚丽,却实在,战略一看就透,却很实用,基础雄厚,防守完备,基本上除了大哥这种大神级别的人以外,其他选手是没空子可钻的。


“他本来可以再冲一点的,”我在李艺博问我意见时评价,“不过大师兄还是大师兄,基础打得很扎实,各方面水准都比较拔尖,但是缺少经验,缺少更有利的战术和更具有爆发力的实力。”


“果然像小叶说的,邱非选手离出师还有点距离啊。”潘林笑道。


这时,大师兄的战斗格式终于倒下了,我站了起来,跟着观众一起拍起了巴掌。


“但是这并不妨碍大师兄的优秀——请允许我鼓个掌。”


“是啊,这并不阻止我们看到邱非选手的优秀,”李艺博非常善解人意,“让我们给这位还非常年轻的邱非选手致以热烈的掌声!”


这似乎不需要我们来带动了——


——因为嘉世的老粉丝区,早已掌声雷动,我还看到孙翔拍了拍大师兄的肩膀,这家伙总算有个前辈样子了。


我的大师兄邱非,虽败犹荣。


999

我上一秒刚刚夸了孙翔,他下一秒就下我脸。


“就是有点遗憾,你居然留了个半血的叶修给我,这样赢了也会被人说我胜之不武啊!没办法,看来只能快速一点解决啦!”

他喊得非常大声,由于摄像机一直投向他那边,我就算是看嘴型我都看懂了。


……没救了,这家伙真的没救了,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他一定是二死的!


你就是看着大师兄不会出手抽你是吧?


我觉得我现在手上要是有个什么东西可以砸过去,我一定立刻马上就砸过去了——


——然而我是不能的。


比赛马上就开始了。


1000

刘小别放下耳机,问身边的几个人。


“我觉得孙翔比完赛还会不止一顿好揍等着他,你们说呢?”


回应他的是一堆人点头如捣蒜。


1001

和外面人或者气疯想打人,或者为朋友所哀叹,或者期待着自己跟叶修立马打一架的人不同,孙翔此刻非常地耐心。


耐心到在场中慢慢晃悠着,准备等叶修刷完血刷完蓝再冲上去干他个二五八万的。


他当然能让叶修刷红蓝,刷满了他都不怕!


——而且他才不想用满血欺负叶修这个血皮,这不是爷们的作为!!!


如果来一个什么都知道的人去看他的表情,就会明白孙翔此刻是个什么心情。


——那简直是兴奋紧张到无以复加,就好像他马上就会赢了这场比赛,从而当上CEO,迎娶白富美啊呸,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一般的心情。


对了,之前就想说的‘那个’,就在现在说吧,有这么多观众为证,叶修就算是想抵赖都不行!


他咽了口唾沫,手放在键盘上,听着自己心跳的咚咚声,开始打字。


——这么做的时候,他完全忘记了之前表弟揪着他的耳朵反复唠叨的话。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打比赛就行了。】


【记不住的话,被打我就不救了。】


1002

“希望……祷言……”大哥在那儿刷蓝的时候,李艺博都开始结巴了。


我使劲儿地捏着自己的衣角,撑住,撑住,这是直播:“就是希望祷言啊,没人说比赛不能刷蓝不是?散人如果不具备牧师的能力,怎么能叫散人呢。”


“是,小叶说的也有道理……”


磨牙霍霍。


你说我怎么就没加入兴欣呢。


你说我要是进了兴欣,等会儿团队赛我不就可以妥妥地暴打那个二货了?


“额……李指导,你觉得孙翔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应该是他们还算有些私交,所以是指某些私事吧……”


看吧,看吧,这种敏感时期说那种话,孙翔真是嫌事儿不够多,不够乱。


然后李艺博和潘林一起用眼睛偷偷看我。


我依旧死死地盯着大屏幕。


【一叶之秋】:叶修,如果这次我赢了,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件事儿,就是那件事儿,你就应了吧。


救豆麻袋,你他妈和我哥说了哪件‘那件’事儿啊啊啊啊啊!!!!!


1003

高英杰看着大屏幕里直播室的场景。


李艺博似乎是终于忍不住,问叶悠:“小叶,你觉得孙翔所说的,会是什么呢?能不能给我们解解惑?”


虽然叶悠看上去还是个好好姑娘,正和蔼可亲的坐在那里,然而以高英杰对她的了解,此刻她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满脸狰狞了——每次她心情不好时,比赛前就是这个表情,每当看到这个表情,高英杰虽然并不是害怕会输,还是会暗暗祈祷自己不要遇到心情不好的叶悠。


“孙翔他怎么敢把这个私信都不能发的句子发到比赛公屏上?!发了就算了,居然还让叶神刷红蓝……”

袁柏清忍不住一拍大腿,“他是不是有点二——”


“你第一天才知道吗?”刘小别这回耳机都不取下来了。


许赋觉得自己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直到高英杰附耳过去:“是,是这样的啦,孙翔前辈他,也和队长一样,喜欢叶神……”


言下之意,这个所谓的‘应了’,很可能是那个‘应了’。


……


咔吧。


有谁的世界观,默默地第二次碎掉了。


1004

我就没见过这样做对手的,这种场景的出现,要么是对手太二,要么就是两个人在耍花腔,看看之前的对话——


“等会啊,我先回一下血蓝。”


“行,你先恢复。”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人像是在打麻将,还不停地私通消息,给对方吃牌呢。


再来看看现在的。


“过来了没有?”我哥悠悠的发问。


“怎么,恢复好了吗?”孙翔回道。


“差不多了。”我哥说。


“差不多?别啊,你再多恢复一些,我不着急,真的。”孙翔说。


——你他妈以为是在等女朋友换衣服吗,你不着急,我看你老板都快把矿泉水瓶捏爆了。


我看着对话频道,现在真是觉得哭笑不得。


你们俩是在合起来逗我是吧,裤子都脱了你们俩居然让广大人民群众看你们友爱谦让,互相帮助?!你们特么这是别人家的前后辈关系吧?!


我突然惊恐起来,我不会一下子穿越到了别人家的比赛中去了吧?!


“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今天的比赛中第一次发生选手交谈吧?”潘林说道。


“嗯,好像是的。”李艺博说。


我:…………


你们这么一讲,我更觉得底下打比赛的我哥和孙翔是无比友好的关系,而且还是棒棒的好基友啊。


天哪,天哪,我不要这个气氛,我才不要那么蠢的兄夫啊!!!!


1005

我一直不太搞得清楚自己对这场期待很久的比赛是怎么想的。


我是希望我哥赢?


没有错。


我是希望一叶之秋这个角色不要输?


好像也有这样的心情。


所以当最后,君莫笑只剩下百分之零点零三,把一叶之秋的血条清零时,我吊在嗓子眼的那口气,落下去时是有点失望的。


然而我对这场比赛并不失望。


我突然间明白了大哥为何顺着嘉世走,也一直对孙翔抱有一定的好感的原因。


——他真的有能力驾驭一叶之秋,并且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他只是运气不太好而已。


我突然不太甘心。


如果是我来,或者是大师兄来驾驭一叶之秋……算了这个不太实际,说真的,我们俩都没有孙翔适合在这个时候,接手一叶之秋,陶轩想的其实并不是全部都是错误的,如果他想排挤掉我哥,孙翔确实是个好选手。


然而这并不能掩盖他的二——如果他一开始没有像个大方男友一样耍威风,让我哥刷红蓝,也许现在赢得就是他了。


就差那么一点,历史就要改写了。


但是最后的结果的确是孙翔他输了,一叶之秋被我哥亲手击倒……听上去真是惨烈极了。


挑战赛决赛第六场,获胜方,兴欣,叶修,君莫笑。


毫无疑问。


1006

心情不好的我看到陶轩不爽的脸,就非常爽了起来。


但是很快我又爽不起来了。


嘉世最后的压轴选手,荣耀第一枪炮师,苏沐橙,我姐。


FUCKKKKKK!!!


敢情沐秋哥说的东西,他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不要慌。】


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在我耳边安慰我。


【他这是在作死。】


我表面上还是在微笑,心里真想比个中指再抖几下——冷,真的好冷啊!!!谁能给我拿个毯子来!


【罪恶堆积的越高,砸下来时就越痛,看着吧。】


【老陶会有报应的。】


1007

“和嘉世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在打出这句话后,沐橙姐走出选手席,越过嘉世的地方,直接走向了我哥那边。


她把头埋到了我哥的肩膀上,说了什么,我哥也回了什么,两个人脸上都是微笑。


在这一刻我突然不觉得冷了,春回大地一般的温暖朝我扑了过来。


这样才是正确的嘛——终于合家团聚了,不是吗?


我不顾一旁工作人员诧异的眼神,违背了我作为解说的中立立场,用话筒对沐橙姐说了一句话。


“姐,欢迎回家。”


沐橙姐在下面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随后通过镜头对着我招了招手。


解说加油。


她用口型对我说。


1008

接下来的比赛,我并没有紧张地去看。


我觉得这场比赛打完我肯定要多一门作业,所以在观看,思考战术之外,我在反思我自己的想法,和畅想未来。


这一场比赛我期待了好久,现在,我期待的事情,我期待的胜利马上就能实现,马上,嘉世的楼就要塌了。


这样失败的嘉世无疑会让粉丝失望,而后媒体的落井下石更会让嘉世受到谴责,嘉世的重楼会塌的又快又好,也许马上,这所谓的豪门战队就会化为历史上的灰尘,不再存在。


……然而,然后呢?


我在发觉这一点时,突然觉得非常的失望和恐惧。


我哥明明是对有着新血液的嘉世报以希望的。


我哥明明才是那个建起重楼的人。


嘉世,真的就因为这场失败,从此再也无法成为旧日里那个嘉世了吗?


不知道有多少时间被我这样浪费过去,等我再次把注意力回归到赛场上时,我看到的就是大哥带着治疗安文逸,面对孙翔。


一对二,我哥还带治疗,就算是我都得说,这比赛没法打了。


马上就是我所期待的胜利了,然而我却不太开心,真是……糟糕透了。


“早告诉过你,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现在,孙翔……你怎么看?”

我哥在频道里发了这么一句话。


我也挺想知道。


孙翔,你怎么看?


1009

孙翔看着频道的那句话,沉默了。


他本来还想去先去咬死小手冰凉,再跟叶修一对一……但是就在看到这句话的瞬间,他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不如叶修。


就这样GG吗?就这样GG吧。


孙翔把手再一次放到了键盘上,手指正要往下敲,却又停住了。


就这样吗,就这样放弃吗?


放弃这个词,对于孙翔来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足以让他失去所有的力气。


——明明知道自己是赢不了的,为什么他还是那么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输掉,不甘心就这样被叶修踩在脚下,但是最大的不甘心是——


孙翔咬了咬牙,最终在键盘上敲出了最后两句话,闭着眼睛发了出去,把第二句话发出去的那一瞬间,他选择了认输,却又把头埋到了桌子上,自己的臂弯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座椅上,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是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要是当初你没走,站在你身边的是我就好了。”


【你后悔过吗?】

表弟的声音在这个时候被他回想了起来。


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但是太晚了,他早该在最初的时候,从见到叶修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后悔,从嘉世开始逼退叶修的那一天就开始后悔。


孙翔抬起头来,看着电脑屏幕里的君莫笑。


现在后悔,实在是太晚了。


下一秒,系统判定了君莫笑的胜利。


一叶之秋认输,退出比赛场地。


挑战赛决赛,获胜方,兴欣。


1010

 “操!!!”


嘉世选手席上爆发出一声怒吼,他们的老板陶轩瞬间像是斗神附体,敏捷的跳了起来,手一甩,手中那瓶可怜的矿泉水,就狠狠地砸到了比赛台的台沿上。


“兴欣……兴欣赢了?”潘林眼带茫然地说道,李艺博肯定地点头:“是的,兴欣赢了,奇迹,他们真的创造了奇迹——你看,小叶已经激动地跑出直播室了。”他半开玩笑地说道。


“好吧,看着兴欣创造出的奇迹上,导演就原谅她这一回吧,”潘林也笑道,“这是人之常情,我们也不用太苛求小年轻们坐得住,唉,年轻就是好,你看,她已经到了。”


说完,他再度进入了角色:“说起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兴欣战胜了嘉世,赢了今年度挑战赛的胜利,他们将成为下赛季进军荣耀联盟的新军。嘉世呢?这支曾经荣耀史上的王朝战队,却要又一年地在挑战赛中征战,而将他们送入这一境地的,恰恰是曾经率领嘉世战队建立王朝基业的队长叶修。对于嘉世而言,他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我想每一位嘉世人的心情现在一定都非常复杂。但是我想,一份后悔的心情是少不了的,他们一定会很后悔,他们不该这样轻易地放任叶修退役离去的。”


李艺博也感叹道:“是啊,纵观在叶修手下被指导过的几位选手,唐柔,邱非,叶悠,后两者不提,据第八赛季全明星的报道,这位美女才刚刚接触荣耀没多久就打败了轮回的选手杜明,如果当初叶修没有走,就算不是作为比赛选手,我想,嘉世今日一定不会就这样落败。”


……


刘小别扯下了耳机,没有再听,眼睛和袁柏清一起盯在了嘉世的选手席上。


老板陶轩像是豪龙破军般地杀到了孙翔的面前,怒吼:“比赛还没有结束,为什么要退出!!”


孙翔摇头:“赢不了的。”


“还没打你怎么知道?就算赢不了,只要击杀一人,至少可以打平,可以拖入加时。”陶轩吼道。


“做不到的,因为,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孙翔说。


“你……”陶轩呆住,这分明是场上叶修对孙翔所说的话,结果又被孙翔拿来和他说。


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他也——”他怒吼着,声音却突然被一个人的到来而打断。


“陶老板,风度,风度。”

叶悠双手抱臂,高抬着下巴走了过来。


“你——”陶轩看着她那张脸就火冒三丈,怒吼:“你来干什么!你是解说,没资格来这里!”


“哦~我来看看,嘉世的老板要怎么把气撒到选手身上。”叶悠的脸上挂着颇有深意的笑,一指陶轩,“陶老板,你还嫌自己身上麻烦不够多吗?在你已经背了一屁股的漏洞的这个时候,不想想怎么办,反而在冲王牌选手发火,看起来你的智商也就这样了。”


“小叶——”肖时钦一看不好,对方是带着火气来的,连忙上前去,好歹他现在还是嘉世的人,嘉世的粉丝就在后面看台上坐着呢,女孩的音调高,喊得人人都听见都不是什么难事,“小叶,有话好好说……”


“好吧,其实我就是来逞威风的。”叶悠倒是干脆,双手一摊,所有人倒是因为这句话目瞪口呆。


逞威风,逞威风有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的吗?


“陶老板,”叶悠笑的狡黠,“你,不,您,当初赶走我哥时,可有想到这一天?”


她提高了声音,带着淡淡的怒火:“你有着最好的设备,最好的豪门名声,有着一叶之秋,沐雨橙风,生灵灭这样的顶尖角色,有着孙翔,肖时钦,我姐这样的顶尖选手,战术和战士都不缺,打得是挑战赛,面对的都不是职业选手,拥有庞大的公会为你们搜集材料,拥有拔尖的技术人员为你们制作贴身银装,所有一个冠军战队应该具备的条件你们都有了,不该具备的条件——这我就不说了,你自己懂——你也有了。”


叶悠跳到比赛台上,仰天笑了三声,在肖时钦觉得她尾巴都要翘起来的时候,她又居高临下地看着陶轩,手刷的一下指了过去。


“陶老板,就算是这样,你还是输了——但是你看,当初用那样的方法赶走我哥,让几乎他净身出户,他还是杀回来了,你说,你这么做,真的有意思吗?”


陶轩攥着拳头,脸气的铁青。


“人和人啊,就是有这样大的区别,你说是不是?”


说完这些,她不再多说什么,扬长而去,留下混乱无数。


1011

唱完恶人逞威风这出戏,出了这一口恶气之后,我疯狂地朝我哥跑了过去。


我哥赢了,他赢了。


他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


“哥————”


我大声喊着,却不料脚下一个踉跄——


——阿列,没摔?


“人都这么大了,走路小心点!”

孙翔把我放了下来——他什么时候跟在我身后的。


我想起一件事,急忙锤他一下:“你说你说你说,你特么到底要我哥答应你什么事情!!!还公屏说什么‘你就应了吧’,你特么当这是比武招亲呐?!”


孙翔面上没有什么情绪,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神如此淡薄,不由得担忧——这特么不会是看破红尘要出家了吧?!


“现在已经没关系了。”他这么说着,朝我哥走过去,说了声恭喜,然后顶着所有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因此投过来的视线,顺着选手通道走掉了。


“……他这是干嘛?”我哥本来叼了根烟,这下好了,烟都愣的忘记打火了。


我想了想,跳起来,一把拽掉我哥的烟。


“别管他,他这是要升级了。”

“也是,他也该长长心了。”

我哥感慨地道。

1012

我丝毫不顾影响,抱着我哥的手臂不放,就这样让我哥拖着我上台领奖。


年纪小就是好,做什么都是太年轻,以后就好了。


颁奖仪式的司仪看着我,似乎脸上抽了抽,然而他很识相的什么也没说。


“兴欣夺冠,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很大的意外和惊喜,对此,你们自己怎么看呢?”司仪把问题抛给了兴欣的队长,也是昔日嘉世的队长,叶修,我哥。


“嘉世很强,但是,兴欣赢得了比赛。我们是冠军,这是属于我们的荣耀。”我哥平静地说道。


我刚开始以为这是客气话,想了想,似乎是这样。


嘉世什么都比兴欣好,然而兴欣赢得了比赛,似乎这个回答,确实是最好的了。


嘉世很强,然而,兴欣是冠军。


掌声雷鸣般地响动,我喜滋滋地继续抱着我哥。


这是我哥,我哥,我亲哥,他赢了,我与有荣焉。


“下面是个有关您个人的问题,作为昔日嘉世的队长,赢得了这要的一场胜利,我想很多人大概都很好奇您本人现在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心情。”

……


一瞬间,万籁俱寂了。


靠,这司仪,我刚刚夸过他很识相,现在又来找爆点。


然而我哥是谁啊,我哥是传说中的记者克星,怎么会怕区区一个司仪?


“没什么,对于我个人而言,赢得比赛就是最重要的。”我哥继续淡定。


“那您有什么话要对嘉世说吗?”


“继续加油。”


如果不是当初我哥不想露面,我觉得嘉世根本不需要什么外交部。


就我哥这打太极和稀泥的能力,绝对是满级啊。


“还有一件事大家同样也很好奇,以前的您,是比较不喜欢暴露在公众下的,但是这次复出,为什么突然改变了这一习惯呢?”


“呵呵,这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顺其自然罢了。”我哥继续忽悠。


当然得忽悠,总不能告诉人家,我们家大哥是拿着二哥的身份证去比赛的,肯定要低调啦……


……咦。


我突然在场边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在这里的影子。


我,我靠……


“……哥。”在司仪大声说着请主席颁奖的时候,我嘴角抽搐,拉拉大哥。


“说。”大哥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我看见二哥了——旁边站着卫云。”


“…………”

一听这话,大哥的身影摇晃了一下。


挺住啊哥,真的勇士,要勇于面对惨淡的人……等下,为什么才获奖他就要面对惨淡的人生?!


导演,导演你剧本出问题啦!!!

TBC

想了想,还是写大长条好了,两章反而很麻烦。

谢谢姑娘们的关心,今天睡了一天,总算是好些了……

在写这一章的时候,依旧遇到了原文比较经典的问题,想了想,在一番修改之后,估计唯一的大改就是翔翔那多出来的一句话了。

我总觉得,就算是看原著,他的心理依旧是复杂的,只是虫叔没有写更多。

当然,作为解说,小悠这样胡来是会被骂的,请好同学不要学她,公私分明才能干好工作,不过联盟本来就动机不纯,扯平了。

PS:下一章双叶和王叶上线,卫云上线,叶神,你后宫起火啦!

PSS:小声说一句,现在已经找了一个校对,还有一个排版也来帮忙校对,有姑娘愿意来一起帮忙吗?

PSSS:听说我们军训只有十天,这真是好极了……


评论(29)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