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all叶]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975-987)

※有原创叶家小三妹,爆娇,兄控,不喜请见谅。

※叶家小三妹表示谁欺负我哥哥打死算我的。

※时间表是,叶修离家出走时叶家小三一岁半,所以第九赛季时小三大概十四岁。

※第一人称自述。

※心情不好写点轻松的。

欢迎订阅tag“请叫我叶家小助攻谢谢”

975

冲到隔壁房间我发现我想多了。

怎么说呢,恩,用一句话来说,乐乐是那个精神十足的,虽然表情大惊如洗,但是毫无疑问,他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而孙哲平反而顶着一张没睡醒的脸,双手在床上摆的是个奇怪的姿势,之前仿佛抱着什么。

这个半夜爬床的家伙居然还有脸不耐烦地抱怨:“大清早的,吵什么。”

吵什么,你说吵什么,爬床还有理啦你!!!

“我靠,孙哲平你怎么在这里!!!”

乐乐指着孙哲平大声地质问。

“乐乐你冷静……”

“阿悠你别拦我——我醒过来时你不在,你肯定被这家伙丢到其他什么地方去了,我靠靠靠,他到底怎么爬上来的,他不是喝醉了吗!”

“额,我说乐乐……”

“啊?”

“我是想说你声音小点……”我尴尬地听着走廊里门逐渐打开的声音,“你要把所有人都吵醒了。”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

我不忍地背过身去,关上了门。

这个时候的乐乐,脸上只剩下一片空白了……

976

“咦,小叶你怎么在这儿啊?”秦牧云看见我,揉揉眼睛,“我不是还在做梦吧。”

他看了看我站的房间门口:“这是……张佳乐前辈的房间吧,”他突然大惊失色,“等下,难道你和张佳乐前辈暗度陈仓——阿噗。”

我收回拳头。

“暗度陈仓你妹啊。”

暗度陈仓的那个在里面!!!!

我站着直直地守在门口。

我一定要好好守好这道门,不让任何人进去,这样才对得起我和乐乐的交情,被人捉那啥在床,而且其实什么都没干,听上去太羞耻也太冤枉了,不是吗?

我觉得我的心在这一瞬间坚定了。

“恩?叶悠?你怎么在这?张佳乐怎么了?”

不到一秒我觉得我的心就动摇了。

“……嗨,张副早上好。”我尴尬地打着哈哈,捏住自己的睡裙裙角,“那个,我昨天来找乐乐玩……”

“胡闹!”走廊尽头传来一声我并不陌生的呵斥。

……对不起,乐乐,我的防线看起来要崩溃了……

“……韩哥早上好,韩哥你吃了吗?”

977

我在韩哥和张副的双重教训下,和乐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排排坐,后来被赶去吃早饭,吃完我就被迫踏上了回程的飞机。

由于做错了事情,早上我们只有粥和小菜可以吃,然而孙哲平这丫被友好地请了出去,估计是没有我们的惨淡待遇,正在好吃好喝呢。

出于愤愤的心情,在乐乐送我到安检门口的时候,我拿出了手机。

“乐乐,我大老远的跑过来,合拍一个?”

乐乐没有发现我的阴暗心理,很干脆地答应了:“好啊。”

我举起手机,和乐乐脑袋靠脑袋,在按下快门那一刻,靠着我操作的稳准狠,侧头吧唧一口亲在了乐乐的脸蛋上。

吧唧。

咔擦。

偷香成功,我哈哈大笑,拿着手机跑向安检门口,徒留乐乐在我背后恼羞成怒地大叫:

“叶悠你给我站住!!!!!”

站住是傻子啊哈哈哈哈!!!

我刷刷地把这张图发给我哥,惊得他当即一个电话过来了:“你干嘛呢?这照片几个意思啊?!”

我哈哈大笑着对着电话大喊:“你就告诉孙哲平,他要是手再不快一点,不把乐乐哄好了,今天我流氓他老婆,呸,未来老婆,明天我就对乐乐展开进攻啦!!!”

978

“你说我要是有一天把孙哲平打趴下,怎么样?”自从流氓了别人家的老婆,我特别得意,时不时还给我哥发短信。

“哥听你在那儿做梦呢,”大哥明显不信,老是这样回复我,“唉,白日做梦是病,要治,哥都不好意思和你再说什么了。”

“怎么不行,我天生力气就大呢。”

“你先在荣耀里把他打趴下再说吧!”我哥往往这样打消我对把孙哲平痛打一顿的激情。

这个时候就需要转换话题了。

“嘉世有找你麻烦嘛?”我很关切这个问题,只等他一声令下,我就有理由去找人把嘉世老板套个麻袋痛打一顿。

我哥含糊地道:“这个……快了。”

……快了?

979

直到联盟的工作人员找上门来,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快了’。

“是兴欣的选手叶修说的,主席也同意了,不好意思,能不能请叶悠小姐先去一趟?有些问题,需要叶悠小姐作为一个非常关键的人,主席才好下决断……”

所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经理小心的搓着手:“这个,能不能透露一下,是什么事情?你也知道,我们家小叶还是个孩子,有些事情嘛,能不打扰她训练,就还是别打扰了……”

工作人员脸色看上去不太好:“主席说了,这事儿真的很重要,不过我保证,这个绝对和叶悠小姐没有太大关系,叶悠小姐只需要出个席,回答一下……恩,家庭的一些问题。”

他悄悄地说:“您知道的,是关于叶秋大神的。”

经理的脸一下子绿了。

队长的脸刷的就站起来了。

“我陪她去。”他简短地说道。

“这个不好吧,还有比赛呢。”经理说道。

“我陪她去。”队长坚决的说道。

我想了想,拍了拍队长的肩膀。

“队长,”我露出一个笑容,“你不用陪我去——我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了,这完全是小问题,没有大碍。”

家庭问题,关乎我哥的家庭问题,有什么需要找我过去的?联盟又不是查户口的!

不就是个真假身份证吗,不就是需要我证明有一个我二哥吗,我去就成了。

“那么,现在去哪里?”

我问工作人员。

“B市。”

980

等我到达B市,到达联盟为挑战赛选手安排的酒店里时,就被引进了一个酒店员工专用的会议室里。

冯主席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我觉得他也许需要备个医疗人员,然后再磕几颗药。

看到我来了,他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小叶来啦!”

我第一时间刷的坐大哥身边去了,才也微笑:“主席好!主席叫我来有什么事儿啊!”

我哥看了我一眼,意思很明显,装什么傻白甜。

“是这样的,”旁边一个明显是记者的人看上去耐不住,先开口了,“是叶秋大神说,他当初的证件问题——他说他当初和嘉世签约用的身份证,并不是他自己的,请问叶悠小姐,这是真的吗?”

我转向我哥。

“你没告诉他们?”

“哥说了啊,结果老陶和曹记者一口咬定我是骗人的啊?”大哥摊开手,“也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了,双胞胎很难信吗?”

我觉得挺好笑:“不就是双胞胎吗,烟雨还有对双胞胎呢。”

那边的曹记者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那么说是真的?!!”

我莫名其妙地反问:“为什么不是真的?”

曹记者看了旁边的陶老板:“可陶老板说……”

我站了起来,抱着双臂,不知为何有点爽地看着陶轩和曹记者:“那么,这位——”

我哥接口:“曹记者。”

“曹记者,你是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老板说的话,比我,我哥的妹妹说的更为真实?”

其实我更想问他一句话——你脑袋被驴踢了啊?这种问题都不信,还非要把我找过来,这不是闲着没事干吗。

曹记者一下子噎住了,一定是我说的太有道理,他无言以对了。

“不,是你不小心把粗口说出来了。”我哥无奈地看了我一点,“这种场合,注意影响。”

“这样吧,你有什么证据?”陶轩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看上去,他的脑袋才是被踢过的那一个,“虽然时间过了很久,我还是记得,刚开始,叶秋是和沐橙住在一起的,呵呵,那时我可没听说什么双胞胎弟弟。”

“嘎?谁也没说过不能离家住吧?”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照你这个说法,我也不是他妹妹?您是这个意思吗,陶老板,还是说为了您的怀疑,我需要去做个DNA鉴定?”

快说是,你说了是,我就能骂你离间我们兄妹感情,到时候一状告到我爸那里去,我看你怎么死。

“唉,好好地说啦,”主席看上去力不从心,“小叶也别生气,陶老板他不是这个意思,这个,陶老板是叶秋很久以前就交好的朋友,没听过,现在怀疑也是有的……”

话里话外是半信半疑。

“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

曹记者似乎是觉得被我扯了面子,这个时候紧紧咬住我不放。

“你这不扯淡吗,”我不咸不淡的说,“这就好像曹记者您抓住了一个女人说她偷了东西,叫她脱衣服搜身以证清白——”

“老曹,”大哥此刻开口,“揪住一个小孩子不放可不是大人的风度,这是欺负哥没说话呢?”

我挑眉,大概整理了下思绪。

这嘉世这边的人,似乎是使劲儿地想把办假证的名头套在我哥头上,又想抓住我哥‘谎称’有双胞胎兄弟这一点,大肆宣扬,破坏他的人品。

只是我就奇了怪了,他们怎么认定他一定没有双胞胎弟弟呢?

“你说给证据我就给,我岂不是太听你的话了。”我翘起二郎腿。

“你是心虚了吧。”旁边的嘉世经理冷哼一声。

我也冷哼了一声,听上去颇有我妈的味道

“主席,能借个电脑来吗?”

981

我从电脑里调出我私人网络相册的一张照片,用投影机大大的投影在墙壁上。

在投影显示的那一刻,我是畅快无比的。

照片的背景是明显很高级的酒店婚礼现场,上面王队站在左边,我哥站在中间,右边是韩队,二哥使劲儿地从后面弹出个头,我则站在大哥面前,几个人都西装革履,我们兄妹三人的脸更是如出一辙的像,特别是大只的那两个,完全一模一样。

“怎么,”我笑颜盈盈地说,“是不是还要把王队和韩队找过来对峙?看我是不是PS的?”

主席抹着汗:“不用了,不用了……额,小叶,你这位哥哥,从事……”

“私人隐私,恕不解答。”

我笑眯眯地关掉了投影仪。

然后转身就开始欣赏三张见了鬼的男人的脸。

——我大概是知道了,他们是被谁坑了!

唉,说起来上层社会就是这点不好,消息瞒的死死的,不外传,非上层社会要想查点什么,他们不能知道的,一定查不到,如果查到了,那一定是假的。

看,这不就被坑了?

真是,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982

“嗯,就是这样了,我用了我双胞胎兄弟的身份,才得以报名,而现在所用的叶修,才是我真实的身份——咱们现在能好好谈谈了吧。”

大哥淡定地看我打击完人,估计是心情也特别爽,他一直在啃着桌子上装饰用的苹果,现在还悠悠地说这种让人吐血的话,完全一副啥事儿没有的模样。

嘉世经理似乎反应比较快,立刻冷笑着道:“你不会以为,现在你换回真身份,一切事就当没发生了吧?你当所有人都是傻瓜吗?”

“当然不会。”我哥摇摇头,“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小心妥善地处理~”

“我们?”嘉世经理像是又听到了一个笑话似的,又是一声冷笑,“麻烦的还是你吧。”

这种无耻,真是令人难以抑制手痒的冲动,感情泼脏水没证据就赖账啊?

怎么还能是你们有理呢?

我笑眯眯地对着主席开口:“主席,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

“什么?”主席看上去也没反应过来。

“我的大哥用我二哥的身份证签约参赛,那一叶之秋,到底是属于大哥的,还是二哥的呢?”

“这个,”主席努力地擦着汗,“这个……这就看一叶之秋这个账号注册之时用的是谁的身份证了,如果要从这里彻底将账号转让权限,是要双方签字,通知官方修改的……而且有着记录。”

我觉得我现在要不是努力忍着,肯定要笑翻了天。

嘉世经理好像也意识到了有哪里不对。

陶轩蹭的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好似要杀人一样可怕。

我觉得,他大概终于懂了我的意思。

“也就是说,我哥的签字,是无权转让一叶之秋的,对不对?”

我接着问。

“对……”主席很快地接口,突然也明白了。

你们真是太配合了。

一旁的包子似乎也反应过来了:“咦,这样的话,老大以前的账号,所有权岂不是老大的弟弟!!!老大,你弟弟也玩荣耀吗?”

他居然还转头对陶轩语重心长的说:“你们这样不好,要把账号卡还给老大的弟弟啊!”

你真是太上道了。

我哥淡定地给了嘉世三人重重一刀。

“也就是说,这是不成立的违法合同,里面所描述的权限,都是随之不成立——”他闭着一只眼睛,另一只看着陶轩,“说吧,老陶,现在,你还不想坐下好好商量吗?”

“冒名顶替,用别人的证件,这件事,严肃对待的话,你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陶轩咬牙:“你真的不怕打官司?”

看起来他也明白了,真的切实打起官司来,虽然我哥需要支付违约金,但是一叶之秋的权利就需要重新归属了,即使最后不属于我二哥,一叶之秋的赛季也会被耽搁。

嘉世现在可耽搁不起了!也丢不起人了!!!而且一谈到违约金,当初他们的逼退行为,也可以拿出来谈谈了。

我现在特别感谢学校曾经有开法律课,真是太感谢贵族学校的教育质量了。

“我就问你一句,”我往前跳了几步,展示给他看我妈给买的,新买的,不菲的新裙子,新鞋子,新包包,“陶老板,您看我们家,像是缺钱,和没有律师可以请的吗?”

……妈的,我穿的这么奢华来就是为了炫富的,听起来真的好想死。

但是就像副队教导我的一样——

——有时候,炫耀一下自己的实力,是对对手最好的打击。

983

“咳咳,我现在先要确认一件事。”主席开口了,“那个,叶秋,啊,是叶修,这些年来,一直在比赛的人,都是你吧?你的弟弟,那个真正的叶秋,应该没有在比赛场上出现过吧?”

“一直是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玄乎。”叶修笑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荣耀。”

那是,讨厌到天天关我电闸。

“那就好,那就好,那这件事可操作的余地还是蛮大的……”主席搓着手,“艺名,就说叶秋是艺名,怎么样?”

“联盟的方面,就麻烦主席了。”陶轩看起来也认命了。

……

他们那边开始讨论,我仰天大笑出门去,然后在餐厅吃饭时开始思考。

这件事儿到底是谁给嘉世挖了一个坑,还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往下跳?

984

临走的时候,主席给了我一个不知是惊吓还是惊喜的提议。

“小叶,这次辛苦你了,不过还有一件事。”

“啊?什么事儿主席。”

我站的直直的,考虑到主席还是蛮近人情的,我决定这次还是正经一点好,“您说,是又有什么活动需要我去做吗?”

“是这样的……”他有点犹豫,“挑战赛的总决赛,联盟决定请一个专业一点的嘉宾……”

我觉得这一定是前一段时间刘小别他们抱怨过后,偷偷匿名寄信给联盟起了效果。

“……和解说一起观看比赛,我想着这不是你哥吗,还是你比较了解,所以不知道你……”

“我去!我一定去,主席请务必要把这份工作给我!!!!”

985

经理和队长,副队经过商量之后,决定暂停我这一段时间的出场。

这个时候真的是太敏感了,轮回又没办法完全拒绝记者,再加上脸面邀请我当嘉宾,在这种情况下,我安然的又闲了下来。

记者果然在之后不断地找轮回打听消息,我出个门都有记者围堵,拿着个录音笔问我,你对嘉世怎么看啊?

这都是嘉世干的好事——他们就欺负我哥懒得出面解释,使劲儿地利用舆论把脏水往他身上泼,还拼命洗白自己,说他们不是因为对叶秋施压,叶秋才退役再建战队,还暗暗指责叶秋不承认,还披个马甲糊弄大众……

我呸!不要脸到天边去了!

我发现我现在已经懒得理这帮人了,自从知道有个人在暗暗坑嘉世,我就觉得他们是在作死。

现在破的脏水有多黑,他们日后被抽脸的事实就会越亮。

嘉世泼到别人身上,还是我哥身上的脏水,总有一天会加倍被泼回到他们自己身上!

班长偶尔给我打电话时也说:“你看着,现在嘉世粉还堵着兴欣门口抗议,等嘉世败北,什么都明了之后,他们被欺骗的愤怒会加倍还给嘉世的。”

我几乎要给班长点赞,这真是一针见血啊。

我正准备开口夸班长几句,就听见电话那边冷笑三声。

“对了,我听说,你对别人家的老婆流氓了?还要追一个长得比你还好看的男人?”

啪的一声,我立马把电话挂了。

……我现在真的是很好奇他的消息渠道,真的。

986

等到总决赛的前一天,我来到了B市。

我不知为何,这次是没有再回家,想想大半夜的,大哥和蓝雨二人组在那儿干过什么,我就再也没办法直视我们家的阳台了,这都是大哥他们的错!

“干什么呢,苦着一张脸。”来接我的大哥问我。

“我在思考人生。”我面无表情地回答。

“下个雨而已,你就思考起人生了?”

“你管我!”

我这不是愁吗。

虽然我觉得大哥能赢,而且嘉世一定能赢,但是吧,一叶之秋要是输了,估计也是我哥第一个不好过。

还有沐橙姐,大师兄,都在嘉世压着呢……

这都什么破事儿啊……

天空似乎也觉得我心情阴郁,我一下飞机就开始下大雨,外面雨声响的厉害,好不容易找了辆车到了酒店,我哥又说想去买包烟。

我死死地瞪着他,然后无奈的发现这个时候我没办法苛责他什么,烟就烟吧,他高兴就成。

然而我们俩谁都没有带伞,酒店的伞似乎也被借光了,我们俩只好站在门口,干瞪眼。

我总不能打个电话叫家里的司机买包烟送过来吧。

————然而我忘了,有一个人,他永远出现的很神奇。

“叶悠?”

班长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边收伞一边问,“你怎么站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呢。”我无语凝噎。

我记得他不是在自修音乐和金融管理吗,怎么这么闲?

“我妈有命,”他身高不矮,收起伞我才发现他身后站着一个人,赫然是我哥明天的对手,我快愁死的一叶之秋的拥有者孙翔,“作为弟弟要现场支持兄长的比赛。”

我哥的脸上一副羡慕嫉妒恨:“哥怎么没有这样的老妈,这样的弟弟呢。”

“你有这样的妹妹,谢谢。”我抽着嘴角抬头看他。

孙翔似乎是被班长提前叮嘱了什么,一言不发地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倒是让大哥很不习惯。

“这是怎么了?”

他纳闷地问班长,“怎么这表情看上去跟老韩差不多严肃。”

是啊,这画风太不习惯了。

班长淡定地道:“别管他,吃撑了,对了,你们是没伞?这把给你们——”

砰。

突然一把还没收起的伞被丢了过来,甩了我一脸水。

“我去!”大哥正好被张开的伞砸进了伞顶里,莫名其妙,“哪儿来的伞?”

我往旁边站站,愤怒地抹去脸上的水,抬头一看,孙翔正昂着下巴,别着脑袋。

“看在你们俩一个老一个弱的份上,这伞给你们用吧,可别太感谢我!”

……老弱你妹!!!

我磨牙霍霍,觉得自己很可以上去给他几拳让他看看谁才是老弱。

我哥倒是无所谓:“哦,谢了。”

然后他就撑着伞走了出去。

987

然而就在我哥走远的同时,刷的一声,班长闪了过去,从转角揪出不知为何在蹲着捂脸的孙翔。

“你能别这么没用吗。”

班长看上去已经很无奈了。

“我又说错话了我又说错话了我又说错话了我又说错话了……”

孙翔把自己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双手掩面碎碎念,看上去已经万念俱灰,身影都褪色了,“我特么怎么就一时没忍住!!!”

……

我抽抽嘴角,陡然想起他丢伞这模式赫然就是少女漫画才有的耍帅情节,忍不住也一巴掌抽他脑袋上。

“帅也没耍成,做了又后悔,你能别这么没用吗!”

TBC

想到军训我就停不住我写文的手(悲伤

法律相关是我私设,那个时候距离现在已经八九年了,也许当时已经有了相应的法律,吧……考据党请放我一马谢谢么么哒

一叶之秋最后属于谁我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使用别人的证件确实违法,但是二哥本人肯定不会去起诉哥哥用他证件,这么一来问题就只在荣耀上了,真的打起官司,在结果出来前,一叶之秋肯定是不能被使用了……

恩这些都无视吧,我只是来让小三来耍耍威风爽一把的,下一章大概是嘉世VS兴欣,继续爽。

PS:按照少女漫画的情节,翔翔就应该丢完伞,刷完帅就冲进雨幕,然而他并不用再出去而且还说错了话,最后说完自己先缩了……真的是太没用了!

PSS:明天大概还有更新

评论(24)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