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日

长期乐乐附体的双修女神棍。

诅咒谁请找我。

请叫我阿七谢谢。

(龙鱼)偷食

※给梨的礼物,是我第一次开男人车,还是这么个尺度

※我真的不会写肉,这肉一点也不香,谨慎啊大家,小心车祸,拉紧安全带

※cp龙鱼,二版龙x鱼,假设→,鱼后来还是醒来了。 

    

    

01

海境一般没有所谓的四季之分,它像是只属于‘海’这一个季节的国家与城市,地面上的温度远远影响不到深海之中,无根水造就的环境远比陆地舒适,陆地的季节来临时,夏季不过是略闷一些,冬季也不过是略冷一些而已。 

    

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活着就会有意外存在,就好比现在,天色渐暗,欲星移命人点起了最近的烛火,又让人在屋子里点起来了熏炉,和着一把好香,暖融融地烧了起来。透过熏笼上蜿蜒的花纹空隙,还能看见火星在里面蹦跳着,像是几颗炸开的星,欲星移却颇满意这个温度,搓了搓手又轻轻拍着自己的膝盖,仿若一个已过耄耋之年的老人一般。

    

他自从醒来便身体抱恙,整个人仿佛被拿到哪里狂锤了一通,或者被人拆了骨头又重新装回去,可忘记上油的骨头立是立起来了,呼吸作弄起来便嘎吱嘎吱哪儿哪儿透着不适感,冬天更是有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阴寒酸痛,温度比之其他季节差一点都不行。

    

欲星移刚醒来的时候,状态更差,鳞王为此差点愁白了头,让十几个太医令围着这珍贵的师相打转,可就算是砚寒清亲自关怀老师,最后也只能做到现在这样了。

    

但若是这么暖暖地烧了起来,不一会儿,欲星移又很无奈——这里毕竟是四季差一点就如春的海境,这里毕竟是属于师相的装潢精密的屋宇,在这样的屋子里,窗户紧闭地点起火盆,是不可能不热的。

    

欲星移强行又坐了一会儿,脖颈上都泛起一层薄薄的汗,不得已,他站起身转到内室放置的一架屏风后面去,脱掉了那件质地不算柔软的厚实衣服,换上一件鲛纱做的袍子,又将手伸向了腰带,打算松松腰带,让领口能透出一点缝隙,别紧密地贴在脖子上,再这么捂着,恐怕就算是海境也要把人热昏。 

    

但他才刚摸上腰带,一只手便擒住了他的那只手,而与此同时,一个喘着热气的存在就这么从他的背后贴了过来,一句话也不说,空着的那只手几乎是瞬间就揪住了欲星移那件外袍的领子,毫不珍惜地连拉带扒,连带着勒紧了欲星移的脖子,仿佛要掐死他一般。 

    

欲星移叹了口气,虽然不用转头他就知道到底是谁敢袭击师相府上,可这时候在不转头,他恐怕就是第一个死于窒息的鲛人,于是便从善如流地跟着那件被扯下的外袍转了一圈,直接反客为主,吻住了那袭击者的嘴唇,没被擒住的那只手甚至直接攀上了对方的肩膀,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就好像这并不是一场袭击,是一场早已约定好的私会,隐秘的热情早已存在,只需要一个信号就能触发,比如扒了欲星移那件镶珠嵌玉的外袍。

    

对方也确实好像遵从了这个信号,他绝没有被欲星移的主动吓到哪怕一秒,欲星移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吻,他也毫不客气,撕咬着鲛人线条优美的嘴唇,那里吐出来的唇舌热的仿佛烧起来一样,纠缠翻滚之间透出一种格外私密的气息,只要开了这个头,便逃脱不了接下来的隐蔽私事。

    

请跳转看图吃鱼谢谢。

https://wx1.sinaimg.cn/mw690/8722b840gy1g2gg9uphj8j20c383qx2i.jpg

评论(8)

热度(64)